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4291 | 回覆: 1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風客
勳爵士 | 2009-3-16 20:29:42

本文最後由 風客 於 2009-6-29 23:54 編輯

很喜歡白小茶的說
可惜~紅顏總是薄命呀

花了一個禮拜的時間, 總算把劇情整理起來
可能還有點遺漏吧, 下次有機會再補 ^^"

第一次po文若有言詞不順的地方
傷了大家的眼, 還請大大多多指教!!  ^^"

◎劇情均摘自《霹靂國際多媒體》劇集,純屬欣賞,請勿私自轉載,謝謝!

霹靂神州之天罪 25

孤星崖上

小茶漫步到了孤星崖:「唉,忙了一天,總算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一陣香味撲鼻而來「嗯,真香」

小茶左右查看,想找出香味的來源,看到了一朵小白花「難道是這朵花?嗯,走過去看詳細」

坐在一旁的天狼星,手中的死神鐮刀閃動。

註:(天狼星是魖族人,普通人無法看到他,除非他自動現身,而天狼星一直都在孤星崖)

∼※※※∼※※※∼※※※∼※※※∼

霹靂神州之天罪 26

小茶走近小白花,用手將花香往自己的方向搧「好香的一朵花」小茶高興的欣賞著小白花,就在一旁靠著石頭躺下,感嘆的說「如果每一天都能聞到這樣的花香,不知有多好」

突然小茶像想到什麼,跳起來奔到一旁查看藏在石縫中的〝祝融花〞「果然根莖還留著完整,嗯,這樣就好,你又救了一個人了。過幾年,你若有機會結花種,這座山開滿祝融花,一定能救更多的人」小茶放心的在旁坐下繼續欣賞著小白花「好美麗的花、好香的氣味,但是如果這樣下去,早晚也會被人摘走,嗯∼這個世界應該多一點美麗的事物,明天開始,來這裡種花吧,哈!」小茶高興的心想著,便又躺在石上享受著花香,一旁的天狼星默默注視著小茶。

∼※※※∼※※※∼※※※∼※※※∼

霹靂神州之天罪 28

邵德村

小茶提著菜籃穿梭在紹德村中

村民:「大棵樹呀,又要去摘野菜囉」

小茶:「是啊怎樣了?要光顧嗎?一斤十文錢,看你英俊打你八折」

村民:「我是要跟妳說,聽說學海無涯正在三十里外的牛頭村在協助救災,可能過兩天就會來這裡了,暫時不用擔心村莊的災情」

小茶:「學海無涯?那不是有很多斯文美男子!」

村民:「怎樣,妳想嫁了?」

小茶:「差不多十五年前,我就將這當作第一志願了。」

村民:「切」

這時一顆小石頭飛過來打中小茶的頭,小茶吃痛的叫了一聲「哎唷」

一旁的頑童調皮的拿著彈弓叫道:「大棵樹、醜女人,大棵樹、醜女人!」

村民生氣的罵道:「死孩子,你幹什麼!沒禮貌!」

小茶走近孩童,一手就將孩童提了起來,孩童驚慌慘叫:「啊、啊、啊∼」

小茶低頭問著小孩:「你知道你做錯什麼呢?」

孩童無法著地的雙腳胡亂的擺動著,想要掙脫小茶的束縛,雖然害怕但還是大叫道:「啊、啊、大胖子!我不怕妳、我不怕妳哦!」

小茶對孩童說:「拿彈弓打人是會傷到人的,小孩子做錯事情,你知道會怎樣嗎?」

孩童:「妳要打我?男子漢不怕打,哼哼,要打就打、我不怕!」

「我知道你不怕,等你長大我就嫁給你」小茶嚇唬的道

孩童一聽,怕的大叫:「哇∼∼我不要娶妳、我不要娶妳,我不要啦、我不要啦!」

小茶:「知道錯了嗎?」

孩童:「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妳快放我下來!」小茶鬆開對小孩的束縛,雙腳一落地便飛也似的逃走了

村民見了對小茶說:「大棵樹,妳實在是...」還沒說完,小茶接著說「很可愛」後就離開

村民失笑的搖搖頭

~~※※※~~※※※~~※※※~~

小茶採完了野菜便來到了弱葉的住處,發現一名男子拿著兔子在屋外徘徊,驚訝的發現是那個男人「是他!」

男子發現小茶的出現,急忙轉身要離開,小茶叫住他「喂!你站在這裡鬼鬼崇崇作什麼?」

男子:「沒有,只是路過。」

小茶:「你叫什麼名字?」

男子:「秋不鳴」秋不鳴轉身回答「是村內的獵戶」

小茶:「我又沒問你的職業,獵戶是嗎?你身上這隻兔子是今天打到的?」

秋不鳴:「是啊。」

小茶:「那我跟你買」

秋不鳴:「買?」

小茶:「十文錢」小茶將錢塞進秋不鳴的手中,順道取走他手中的兔子。

秋不鳴:「這...」

小茶:「嫌便宜?」

「沒、沒、沒有這個意思」秋不鳴急忙否認

小茶:「那就多謝了,哈!」小茶高興的拿著兔子轉身進屋,秋不鳴見狀也摸摸鼻子轉身離開

~~※※※~~※※※~~※※※~~

「咳咳」小茶一進屋就看到弱葉坐在桌邊不停的輕咳

小茶看了趕忙要弱葉躺回床上去「妳又咳嗽了,快躺下。」

「不用∼咳咳,我不要緊。」弱葉輕聲的回絕

小茶見狀也不勉強「今天有加菜,妳稍等一下,我替妳準備晚餐。」

弱葉:「加菜?」

小茶:「有人送的,妳先休息吧。」小茶轉身入內準備晚餐,留下滿心疑惑弱葉

~~※※※~~※※※~~※※※~~

孤星崖

小茶拿著花的種子在孤星崖撥種,片刻後小茶滿意的看著自己的成果,愉快的席地而坐

「再過不久,孤星崖上就會開滿鮮花」小茶想像著開滿花的孤星崖,不禁開心的輕笑出聲「哈」

抬頭欣賞滿天的星晨,感嘆道「每次來到這裡,我的心情就放鬆不少,就算是一日的奔波,也感覺沒什麼了」

小茶想到什麼,站了起來「對了!今天我看到他了,看來他也對弱葉有意思呢!」

小茶思忖片刻「嗯∼若是他,跟弱葉倒是一對,但是弱葉一直對她的丈夫念念不忘,小白花,我有一個問題要問你,不知你是不是有解答?」

小茶轉身看著小白花「如果有一天你發現你喜歡的人喜歡你最好的朋友,你該怎麼辦?」

當然,小白花不可能有回應,而一旁的天狼星也默默無語。

註:(天狼星是魖族人,普通人無法看到他,除非他自動現身,而天狼星一直都在孤星崖)

∼※※※∼※※※∼※※※∼※※※∼

霹靂神州之天罪 29

學海無涯的人來到邵德村發米賑災

學海無涯的人:「大家排隊慢慢來,御部的學生過兩天就會來到,為你們重建你們的房子,這段日子學海會盡力救災」

村民A「多謝多謝,多謝你呀!學海無涯真是好人。」

學海無涯的人:「人溺己溺,份所當為,求學本就是濟世,老丈不用客氣」

村民A「雖然你講的我聽不懂,但是還是跟你說謝謝」村民B「多謝哦」

學海無涯的人看到小茶嚇一跳,暗叫道:「金大棵(真胖)」搖搖頭暗忖「嘖,真是糟蹋米糧」

輪到一位老婆婆時,無涯的人抱歉說「抱歉阿嬤,我們這次分派的米糧沒了」本欲離開的小茶聽到剎時止步

老婆婆「什麼?但是我家的老爺被倒塌的樑柱壓傷,我們已經好幾天沒有好好的吃一頓了,好不容易盼到你們來到」

學海無涯的人「我們也很抱歉,請妳再等三天,三天後學海會再送物資過來」

婆婆一臉失望的轉身要離開,小茶迎向前,將剛剛領到的白米倒給了婆婆,婆婆感動的看著小茶「大棵樹∼」

小茶小聲的道:「別講出去,我在減肥啦」

婆婆:「多謝妳、多謝妳」

小茶見婆婆離開後也跟著要離開,突然一聲「喀喳」聲,一道閃光刺痛了小茶的眼,小茶急忙摀住眼睛,大叫「誰?」

「哈囉∼」一名穿著光鮮華麗的金髮男子,拿著一個怪怪的黑盒子,用著怪怪的異國腔調向小茶打著招呼「這位氣質非凡的美女,可以替妳照一張相嗎?」

「你是什麼人?真沒禮貌!」小茶生氣的質問。

男子行禮道歉「抱歉,請原諒我的無禮,自我介紹,我叫央森,平生追求世間真善美的一切事物,美女∼可以讓我為妳留一個紀念嗎?」

小茶:「哇咧∼原來是消遣我!」

央森極力否認:「歐NO∼NO∼NO∼我沒有這個意思。」

「無聊的男人」小茶生氣的轉身就走,不顧央森在後喊叫

「稍等一下,美女,稍等一下∼」

學海無涯的人看到大為驚奇,和同伴道:「原來書執令喜歡這種的!」

同伴搖頭低嘆:「真是想不到」這時央森突然出現在他們的背後

「咳咳咳∼不可以開執令的玩笑,開執令的玩笑是會生一種很喘很喘的病喔!」被嚇到的學海無涯的人奇怪的問「為什麼會生一種很喘的病?」

央森:「因為書執令的我,會叫你去幫御部學生搬運救災建材」

學海無涯的人大驚「呃∼學生知錯了!」

∼※※※∼※※※∼※※※∼※※※∼

霹靂神州之天罪 30

弱葉的住所,武御史來到了弱葉的床邊

弱葉查覺有人接近,抬眼一望,映入眼簾的竟是自己朝思慕想的人:「武哥你回來了。」

武御史「嗯,我馬上要離開了。」

弱葉大驚「離開?為什麼?你可知曉這七年來,我是如何的思念你,我朝朝暮暮盼你回來,你怎能馬上就要走!」

武御史「我離開,是為了幫妳找到麒麟玉」

「不需要!我不需要,我想要你陪在我身邊,我的病沒好也不要緊,我只要你陪在我身邊,你別離開好嗎,啊∼」弱葉激動的要武御史留下來並頻頻拭淚

「別說這種傻話,要珍惜性命,每一個人都應該珍惜生命,無論是怎樣的卑微,活下去才有希望」武御史起身後退

弱葉急忙問「你要去哪裡?你要去哪裡?別再離開我了」

「再見了」身形消逝

「別走、別走」弱葉驚醒,一旁的小茶聽到聲音,趕緊進來查看

「姊姊妳怎樣了?作惡夢了嗎?」

弱葉一身冷汗「我...我夢見...」

小茶「嗯?」

弱葉欲言又止「沒、沒有,咳咳咳咳」

小茶:「妳的病情惡化了,快躺下,藥要煮好了,等一下我服侍妳喝藥。」

弱葉:「我...我不想喝藥」

小茶:「別說這種話,妳沒珍惜自己的性命,又有誰會珍惜妳的生命呢?妳不是要等武大哥回來,妳不好好保護自己的身體,不是會讓他很失望嗎?」

弱葉問道「武哥他還會回來嗎?他還會...咳咳咳」

「妳在胡言亂語什麼,最相信武大哥的人不就是妳嗎?快睡吧,睡飽了吃藥。」小茶安撫著弱葉

弱葉「小茶,你真是個好人,真是一個好人!」

小茶「別亂叫我好人啦,我會感冒」

弱葉「嗯」

∼※※※∼※※※∼※※※∼※※※∼

小茶來到了孤星崖,心中為了弱葉的身體苦惱不已「今天弱葉作了一個惡夢,我不知道究竟該不該勸她繼續等下去?」 一旁的天狼星默默聆聽著小茶的自言自語

「武大哥雖然很愛弱葉,但是∼但是七年了!七年來他連一個音訊也沒有,只會耽誤了弱葉的青春,唉∼」小茶看著小白花「小白花啊小白花,妳說∼我該怎麼辦才好啊?」

須臾間閻王鎖竟然出現在小茶的身後!
(閻王鎖是魖族人,普通人無法看到他,除非他自動現身)

閻王鎖「我們見面了∼天狼星」

天狼星「別輕舉妄動!閻王鎖」

旁白「天狼星、閻王鎖,惡靈界中的兩名神秘人物首次會面,他們之間有何恩怨?有何衝突?」

∼※※※∼※※※∼※※※∼※※※∼

霹靂神州之天罪 31

孤星崖

閻王鎖「又見到你了,天狼星!」

天狼星手中的鎌刀閃閃生輝:「別輕舉妄動!閻王鎖」

閻王鎖無做反應,默默坐在小茶身後的大石上,這時不知情的小茶還在苦思弱葉的問題「唉,秋哥喜歡弱葉,但若是武大哥沒回來,弱葉的病就沒救,如果武大哥回來,秋哥就一定失戀,小白花,是不是在這個世界上,有一個人開心,就會有另一個人傷心呢?就沒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嗎?」

閻王鎖聽完讚賞的說:「好問題,如果不能相應的取得,相等的剝奪便是最大的公平。」

天狼星:「她聽不見你的靈言密語。」

閻王鎖:「我可以贈予她聆聽的機會,更可以賜予她掌握決定的關鍵。」

天狼星聞言沉默不語。

白小茶:「啊∼算了,想太多也沒有效,還是早一點睡好了。」說完便離開孤星崖。

閻王鎖:「我擁有這樣的權力。」

天狼星:「你擁有怎樣的權力也與我無關。」

閻王鎖:「一個失去心的惡靈,徘徊在世間作無主的孤魂嗎?」

天狼星:「如果我還能感受到憤怒,你的心計才對我有效。」

閻王鎖:「那你佇留在此為什麼?因為這朵花嗎?」

天狼星:「他的香味是我來到人間之後唯一得到的感受。」

閻王鎖:「失心也讓你老實了。」

天狼星:「謊言需要動機,我沒任何動機。」

閻王鎖:「我用這朵花,交換你手中死神祕鑑的下半冊,好嗎?」鎌刀揮動.

「你看過死神的眼淚嗎?」天狼星也揮動他的鎌刀,兩人一觸即發。

「呵呵呵∼」閻王鎖輕笑間收起鎌刀,轉身離開的身影突然間回頭快攻天狼星,天狼星提刀急擋

閻王鎖:「再會了。」語落已閃身消失。

∼※※※∼※※※∼※※※∼※※※∼


霹靂神州之天罪 31

邵德村,弱葉的家中

大夫為弱葉診脈後,面露難色不發一語,小茶心急問道「大夫如何?」

大夫「大棵樹呀借一步講話」

弱葉「咳咳,不用了,大夫你有話就直說吧,咳咳」

大夫「這、這,那我就直言了,妳的病情撐不過三個月」

小茶驚慌不已「你說什麼?」

大夫接續道「她所患的心癆症是一種絕症,我也愛莫能助。」

小茶「但是武大哥不是說麒麟玉能醫治她的病症?」

大夫「麒麟玉?不曾聽聞,醫學如此廣博,也許有什麼仙丹妙藥能夠救她,但是我只是一個村落的小大夫,我的醫術實在是無能為力。」小茶聞言,難掩情緒悲傷,低頭落淚。

弱葉「小茶妳別傷心,咳咳,你盡力了,我很感謝妳這麼久以來辛苦的照顧我。」

大夫收捨東西走出房外,留下兩人獨處。

小茶上前反安慰著弱葉「別這樣講,我若流眼淚那就滿臉都是油」

弱葉想笑但卻力不從心,忍俊不住輕咳了起來「咳咳,呃∼」口嘔鮮血

小茶嚇了一跳「妳別說話休息一下」

弱葉「武哥若是回來,替我轉告他,我...等不及了。」

小茶反駁道「別說的好像要斷氣的樣子,三個月是九十天,是一千零八十個時辰,若說每一刻都有希望,就是八千六百四十個希望,妳若現在就放棄,那就全沒希望了。」

弱葉「咳咳咳」

小茶見弱葉被她說動,再接再勵的鼓勵她「還有∼妳若現在就死,我不是作了七年的白工,我不准!總之多一天是一天,妳給我好好活下去,知道嗎。」

弱葉感激的輕輕答應「嗯」

大夫拿著藥包進來交給小茶「這份藥包照三餐服下,可以暫時...」小茶打斷大夫的話「大夫多謝你」並送大夫出去

送走了大夫,小茶看到屋前的欄杆上綁著一隻已斷氣的白兔,「又有人送禮來了」走上前拿起白兔進入屋內

∼※※※∼※※※∼※※※∼※※※∼

這日,秋不鳴又送了兔子來,本想放在門外就此離去,誰知被小茶發現

小茶「你又來了,怎麼不先打一個招呼」

「嗯...沒事我先離開了。」秋不鳴轉身就要離開,小茶攔住了他的去路「誰講沒事的,你不想進入裡面坐坐嗎?」

秋不鳴搖頭拒絕「不用」要離開又被小茶擋住去路「大男人拖拖拉拉做什麼。」小茶不由分說的將秋不鳴拖進了弱葉的住處

弱葉「小茶你來了,咦?這位先生是?」

小茶「他就是每日在門口放東西的人啦。」

秋不鳴急忙打斷小茶的話「等一下,我...」

小茶「怎樣?男子漢敢做不敢當?」

秋不鳴「不、不是。」

弱葉「小茶你...」

小茶「以後你想吃什麼儘管吩咐他不要緊啦。」佯裝想到什麼「啊!我想起來了,我要去忙了,再見」揮揮手轉身離去,留下弱葉及秋不鳴兩人獨處。

∼※※※∼※※※∼※※※∼※※※∼

小茶離開了弱葉的家,想到孤星崖看小白花,卻被兩個人擋住去路,小茶認出了這兩個人是日前在村內協助賑災的人,疑惑問道「你們不是協助救災的學海學生,站在這裡做什麼?」

學海學生A「執令吩咐不可讓人靠近。」

小茶搖搖頭「真無聊,是為什麼原因?」

學海學生B「呃∼我們也不知道,只是奉命行事。」

突然一陣冷風襲來,一名殺氣騰騰的黑衣男子走了過來劈頭就問「妳是∼邵德村的村民嗎?」

(註:黑衣男子是日盲族大祭司派出來尋找麒麟玉的殺手,名叫「櫻尸鬼」)

小茶「你是誰?」

櫻尸鬼「妳認識武御使嗎?」

小茶「武御使?你是說武大哥?他什麼時候作御使了?」

櫻尸鬼一聽小茶認識武御使,身形一閃即隻手擒住小茶的脖子命令道「帶我去找他。」

小茶痛苦掙札「呀∼你、你要做什麼?放手呀!呃∼」

學海學生A「你做什麼?快放手呀」學海學生B「啊」兩人衝向前要阻止櫻尸鬼,櫻尸鬼擒住小茶的手未放,身形移位閃過兩人的攻擊。

「真吵」櫻尸鬼手一掃,手中的武器飛將瞬間便將學海學生A的頭掃落。

一旁的學海學生B不可置信「啊!學弟呀。」怒急發掌攻擊櫻尸鬼,但氣功擊中櫻尸鬼卻只有引起風塵,人卻毫髮無傷,足見兩人功力之差距,學海學生B嚇的冷汗直流

櫻尸鬼不屑的道「這種功夫也來學人多管閒事!」手再揮動,武器即刻扣住學海學生B的頸項,一出力,頭斷!

小茶嚇的花容失色「呃∼殺人了,呃∼救命∼」小茶痛苦掙扎卻是一點用都沒,櫻尸鬼逐漸使力,將小茶抬離地面,冷聲質問「武御使在哪裡?麒麟玉在哪裡?」

小茶痛苦難當,幾近無法呼吸「我∼呃∼」櫻尸鬼手漸勒緊

∼※※※∼※※※∼※※※∼※※※∼

霹靂神州之天罪 33

孤星崖上

櫻尸鬼手中武器揮動,學海學生B頭斷魂飛!

小茶嚇的花容失色痛苦掙扎,櫻尸鬼逐漸使力將小茶抬離地面冷聲質問「武御使在哪裡?麒麟玉在哪裡?」

櫻尸鬼緊握小茶頸項的手漸勒緊,小茶痛苦難當幾近無法呼吸「我、我、我不知道,你、你放手呀!」

櫻尸鬼「再不說,就讓你--」

「死」坐在一旁許久未動的天狼星,突然一聲沉喝,鎌刀舞動,櫻尸鬼的脖子被強勁的氣流掃過,整顆頭不受控制的旋轉,小茶見狀嚇的連聲慘叫「啊啊啊∼∼」

緊捉小茶的手已無力捉握,小茶摔落地面,不住喘氣,稍微壓住了心中的恐慌,起身查看左右「是誰?是誰救了我?」

「是我。」天狼星出聲了

「你是誰?」小茶看看左右,卻沒看到人影,疑惑萬分「你在哪裡?你若好心麻煩一下,我的腳軟了」小茶走沒幾步就跪倒在地「雖然、雖然有一些重,也請你扶一下。」

這時天狼星發現一旁的小白花產生了異象「小白花!」

小茶一聽到小白花,趕緊抬頭看看,這一看不禁驚呼出聲「小白花?小白花!小白花怎麼會變黑還逐漸枯萎?怎會這樣?」小茶情急想向前查看小白花,無奈無力的雙腳已無法支撐,只能緩緩向前爬行。

小茶暗語「你祖母真的是腳軟了。」好不容易爬到了小白花旁邊「小白花怎會變成這樣?啊∼」

天狼星觀察著小茶,抬起手低下身將小白花的黑氣吸出。

小茶看到小白花恢復,高興的道「小白花又恢復了!太好了!」

這時一旁吸了黑氣的天狼星,逐漸現出了模糊的身影。

小茶看到嚇了一跳「啊!!鬼啊!走呀∼」全身顫抖的轉身逃跑

∼※※※∼※※※∼※※※∼※※※∼

孤星崖

地上焚燒的金紙,只見小茶在旁跪天祭拜

小茶起身,對著前方的空地說道「不知哪來的遊魂,多謝你替我解圍,本姑娘請不起法師,所以自己替你超渡,啊金剛經我是不會念,往生咒我也不會唱,只望你好心有好報,早早投胎,千萬別做孤魂野鬼,更千萬別再出來傷人了,南無南無...」

小茶看看左右「呃,那、遊魂野鬼,你還在嗎?如果在的話,應一聲。」

「嗯。」一旁的天狼星出聲了

「哇勒」小茶嚇的倒地「啊∼還真的應聲!糟了,我的腳又開始軟了,你、你不會害我吧?」

天狼星未答腔。

小茶問道「你在哪裡?」

天狼星「妳的旁邊。」

小茶驚魂未定「我的腳∼∼好似灌了好幾斤的醋,又酸又軟啊」

天狼星未做動作,小茶接著說「我只準備了水果,你喜歡嗎?還是你要我準備三牲四果,我盡力去準備給你就是。」

天狼星「不用。」

小茶暗忖「也是了,你死都死了,不用吃太豐盛」再問道「嗯∼你為什麼會留在這裡?」

天狼星「小白花。」

小茶「你是為了這朵小白花?你也喜歡花?」

狼星「這朵花是我的。」

小茶「這朵花是你的?」

天狼星「嗯。」

白小茶暗忖「我還不知道作鬼還可以種花」又問「我可以問你幾個問題嗎?」

天狼星「嗯,我也有問題想問妳。」

小茶「喔,你也有問題想問我,那好,我們可以交一個朋友。」暗忖「唉∼白小茶妳是發瘋嗎?竟然跟鬼搏感情。」

天狼星「嗯∼∼」

小茶「嗯是答應了?」心想「哈,竟然有跟鬼聊天的機會,也沒幾個人有這種運氣了」

「我就坐這裡了。」小茶找了個地方就坐下。

天狼星「妳坐到我身上了!」

「啊啊,抱歉。」小茶連忙跳了起來移到一旁坐,待坐好後就問出在心中的問題「你為什麼要殺人?」

天狼星「我不殺他,妳就死了。」

小茶「你是為了救我?」

天狼星「嗯。」

小茶「你、你可以現身給我看嗎?」

天狼星「現身?妳要看?妳要看我的形貌?」

小茶急忙否認「不用不用,唉,還是不用了,今天我受的刺激太多了,我怕心臟一個無力,死在這裡作花肥,而且是名符其實的花∼肥∼」

天狼星沒反應

小茶暗道「竟然對我的笑話沒反應,你一定是很苦悶的鬼。」

∼※※※∼※※※∼※※※∼※※※∼

霹靂神州之天罪 35

孤星崖

小茶今日又來到了孤星崖「阿飄兄,我又來了」小茶左看右看「你在嗎?若在的話就應一聲,你不應聲我又看不到你。」

天狼星回答「在。」

小茶「對嘛,這樣我才能知道你在,對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你叫什麼名字?」

天狼星「天狼星。」

小茶「天狼星?還不錯聽,以後我就叫你阿星好了。」

天狼星強調「我叫天狼星。」

小茶「那叫你小天,還是阿狼?」

天狼星再次強調「我叫天狼星。」

白小茶「阿星。」天狼星閉眼。

白小茶「天狼星。」

天狼星「嗯。」

小茶再次試探的喚道「阿星。」天狼星依舊相應不理,小茶掩嘴偷笑。

小茶:「天狼星。」

天狼星語氣加重「嗯!」

小茶「你還真固執,我叫做---」

天狼星「白小茶。」

小茶「原來你知道啊,你可以叫我小茶姑娘,或者大棵樹。」

天狼星「白小茶!」

小茶「算你真會凹」小茶走向前「你上次不是有問題要問我,是什麼問題?」

天狼星「妳為何不怕我?」

小茶「怕你?」

天狼星「人∼對自己不熟悉,與看不見的事物,最為恐懼,而妳竟然不怕我。」

小茶「怕是當然會怕,一開始我也會軟腳,不過你救了我,就算是鬼,也是一隻好鬼,我現在當然不怕你。」

天狼星「我救過妳,不代表我不會殺妳。」

小茶「奇怪了,既然要殺我,為何要救我?救了我,又為何要殺我?」

天狼星「殺人與救人需要理由嗎?」

小茶「廢話,你是作鬼作到糊塗了嗎?」

天狼星「這是因為你們有心,所以你們才會這樣想。」

「啊你∼」小茶想要反駁但隨即想到「對喔,他不知道死多久了,說不定他真的是沒心所以才會∼難道作鬼都會變成這樣?」

天狼星見小茶欲言又止,問道「妳想什麼,為何不講話了?」

小茶「你變成這樣多久了?」

天狼星「很長很長的日子。」

小茶「是多長,幾年?幾十年?」

天狼星「分不清了,自我失去喜怒哀樂的能力之後,我便分不清日子對我的意義。」

小茶「你怎會...我的意思是,你怎會變成這樣,聽你的聲音,你變成這樣的時候應該很年輕。」

天狼星「我的心被取走了。」

小茶聞言嚇了一跳「啥?!」暗忖「他竟然是被挖心而死,好殘忍。」隨即又問「是什麼人這麼殘忍對待你?」

天狼星「死神。」

小茶「死神?不是牛頭馬面在牽魂嗎?」

天狼星「牛頭馬面?我不認識。」

小茶「你可以讓我看你長的什麼模樣嗎?」

天狼星「妳想見我?」

小茶「我想過了,反正你也不是壞鬼,這次我心理準備做好了,來,我不怕!」

天狼星「注意看了。」說完,天狼星身影漸漸清晰,一旁的小茶害怕的用手摀住眼睛,怕看到恐怖的景像。

「啊啊」小茶做好心理準備,將手放下看向天狼星「咦,原來你不難看嘛,除了那個頭髮直挺挺,你會用頭髮砍死人嗎?」

天狼星「不會。」

小茶看天狼星都沒反應,抱怨道「你真是一點幽默感都沒有。」

天狼星依舊默默無語。

∼※※※∼※※※∼※※※∼※※※∼

霹靂神州之天罪 35

邵德村,弱葉的小屋中

「有人來了,我去開門。」小茶發覺屋外有聲音轉身去開門,來的人是秋不鳴

小茶「啊,你來得剛好,我有事情要走,晚餐就交給你款待了」小茶轉身對弱葉說「我很快就回來了,再見」說完揮揮手便離開

「稍等一下」弱葉想叫住小茶,但小茶頭也不回的走了,只好回身向秋不鳴道歉「抱歉,我替你倒杯茶」

秋不鳴「不用,你身體不好,我自己來即可。」隨即進入屋內將手中的獵物放在桌上

弱葉「嗯,秋公子你是明理的人,所以有一些話我直說就好,我知道小茶的意思,但是弱葉已是有丈夫的人,而且命不長久,公子你不用再費心了」

秋不鳴「我只是來幫忙並無他意,姑娘不用多心」

弱葉「啊∼抱歉!」

∼※※※∼※※※∼※※※∼※※※∼

(這集開始要跟小茶一樣喚天狼星為阿星囉 ^^)

孤星崖

話說離開弱葉家的小茶又來到了孤星崖

小茶「阿星,我又來找你了,現一下身子可以吧!」

本來不見蹤影的天狼星漸漸浮現,並再次強調自己的名字「我叫天狼星。」

小茶「叫全名太生疏了,叫阿星親切又好聽,取這個名一定會紅到嗆,以後你就會相信。」

阿星「妳的朋友病的很重。」

小茶「你知道?」

阿星「嗯。」

小茶「你有辦法幫助她嗎?」

阿星「沒辦法。」

小茶陶侃阿星「你這隻鬼真沒有用。」

阿星相應不理

小茶「我對這個問題也很煩惱,武哥離開家鄉之後一直沒音訊,他若是沒回來弱葉的病就沒救,他若是回來,秋不鳴這個笨蛋就會失戀.但是弱葉要等到何時,等了七年都沒回來,要等十年?等十年沒回來,要等二十年?武哥一直沒回來,難道要等到死為止?」

阿星「她沒十年的命,連一年都沒有。」

小茶「這不是重點。」

阿星「妳這樣作,想得到怎樣的結果?」

「這嘛」小茶隨地躺下,隻手撐著頭「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任何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利。」

「那妳呢?」阿星反問

小茶「我?」

阿星「妳喜歡那名秋不鳴的男人。」

「哈,別開玩笑了。」小茶輕笑反駁

阿星「妳來到孤星崖所講的話,我都聽見了。」

小茶嚇了一跳坐了起來,大聲著指責著阿星「你偷聽我講話?啊∼你這隻鬼啊∼∼」

阿星「我一直坐在這裡沒離開,是妳自己的問題。」

小茶「算了,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阿星「妳還未回答我的問題,妳喜歡那名男子,卻自願放棄。」

小茶「這也沒辦法啊,人有美醜,這是天注定,求不得啊。」

阿星「人類不是時常說,內在最重要。」

小茶「那句話只能聽不能信,再說,弱葉難道就很壞很邪惡嗎?能有選擇的時候,怎會選一個較差的。」

阿星「那就違背了妳講的那句『任何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力』」

小茶「做人要有自知之明。」

阿星「還是矛盾。為何有自知之明的不是那個男子?女人所等的人不回來,女人就要死,她所等的人回來,男人就失去那個女人,他所追求的是同樣的失望。」

小茶聞言想打醒他「笨蛋」,但揮出去的手卻是揮空,這才想到「啊!突然忘記你是鬼,摸不到。」搖搖頭接著道「人啊,如果只追求自己的幸福,那就不會有真正的幸福,只有懂得欣賞別人幸福的人,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這樣你瞭解嗎?」

阿星「不懂,因為那名女人要死了。」

小茶生氣道「別一直死死死說不停好不好,我們在等待的都是同樣的東西。」

阿星「什麼東西?」

小茶「奇蹟。」

阿星「奇蹟?」

小茶「這個世界每天都有人傷心有人開心,我們只能依靠自己,如果付出等不到收穫,那就等待奇蹟吧!」

阿星「嗯∼∼」

∼※※※∼※※※∼※※※∼※※※∼

邵德村,弱葉家中

這日小茶又到弱葉家拜訪

小茶「嗯∼秋哥今天沒過來嗎?」

「咳咳,還沒有。」弱葉搖搖頭

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

「說人人到。」小茶連忙去開門,卻發現來的人不是秋不鳴,問道「嗯?你是什麼人?」

男子「我是來送東西的」

「是什麼東西」小茶問

男子「麒麟玉」弱葉及小茶均感到震驚

「武哥真的找到麒麟玉了?快給我」小茶過去想拿麒麟玉,男子手腳敏捷的閃開了「不行,你不是弱葉,我不能交給你」

小茶「你又知道了。」

男子「妳若是我老婆,我哪有可能日日夜夜思念妳,還千里為妳尋藥,找老鼠藥一口吞下比較實在。」

小茶「我手上有兩斤,你要泡滾水還是配茶?」

身後的弱葉出聲了「武哥、武哥有回來嗎?」

男子聽到聲音探頭一看,不禁說道「哇∼果然很美,若不是妳有病在身,真想將妳帶回去當夫人」

小茶「如果娶我八折」

男子「呃呃呃,你怎會知道我在想什麼?」

小茶「哎唷,你講這麼大聲聾子也聽見了。」

「啊∼失禮、失禮了,呃∼裡面有一封信」男子將盒子拿給弱葉「嫂子妳先看過,妳先別激動,冷靜、冷靜!」男子冷汗不停冒出「呼呼∼要冷靜,呼呼∼千萬要冷靜呀!」小茶步向前,只聽男子還在不停的說著「嫂子,妳千萬、千萬要冷靜呀!」

弱葉打開木盒取出信觀看,看完後低語「中秋已經過了好幾天了。」

小茶想著最差的結果「那武哥不是...」

弱葉禁不住情緒的激動,手一軟便昏厥過去。

男子驚慌的大叫「啊∼嫂子昏倒了,糟了糟了!嫂子昏倒了,要冷靜。要冷靜!」

小茶生氣的罵道「冷你的大頭啦,快叫醫生啦」

「哦哦哦」男子急忙奔出去找醫生

∼※※※∼※※※∼※※※∼※※※∼

醫生來到了弱葉家中,為其診脈

大夫「她是一時悲傷過度,氣血攻心,休息一下便無妨了。」

「多謝你大夫」小茶連聲道謝

「嗯」大夫轉身離去

弱葉「小茶∼」

小茶「妳先別起來,先休息」

弱葉「那位壯士,我有事情要問你」原本守在門外的男子,一聽到弱葉要找他問話趕忙進屋,弱葉問道「請問你是為何會為先夫送來這件麒麟玉?」

「事情是這樣」男子為其解釋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來如此,唉∼為了我一條賤命,竟然害死這麼多人。」弱葉難掩傷心「多謝壯士,還不知道你的姓名,若有他日,定當圖報。」

「我怨無敵一向施恩不忘報,留情不留名,關於我的姓名妳就不用多問了。」怨無敵故做瀟灑的答道

「嗯∼多謝你,怨恩公」弱葉輕聲道謝

怨無敵聽到弱葉叫他怨恩公,大驚問道「呃∼妳怎會知道我姓怨?」

小茶搖搖頭失笑「我是真的被你打敗了!」感激的說「多謝你嘿,要留下來過夜嗎?」

怨無敵「呃∼孤男寡女多所不便,請了、請了!」 說完便已轉身離開

小茶「雖然憨直,卻是一名真正的好人。弱葉妳∼妳不要緊吧?」

弱葉「嗯,小茶,妳能幫我找一位名醫嗎?」

「咦∼妳、妳願意?」小茶驚訝問

弱葉「妳以為我會輕生?」

小茶「呃∼也不是啦,但是∼∼」

弱葉「為了我一個人已經害死這麼多人,如果我再輕生,那我如何對得起這一路為我送藥的人。」

小茶「好啦,我答應妳,我盡力幫妳找尋名醫。」

「但是我們這麼窮,只怕∼」弱葉擔心的問

小茶「錢我來想辦法。」

弱葉「多謝妳小茶,我欠妳的這輩子都無法還清。」

「唉∼多講的,休息吧。」小茶扶弱葉躺下

小茶離開弱葉的屋子,身後有一條不尋常的黑色人影「追麒麟玉已一路追至邵德村,為何不見守在此地的羅護法與櫻尸鬼?」他看到了小茶「白小茶,根據查探他是弱葉最好的朋友,而弱葉便是武御使的妻子。先將她擒住,嗯∼」打定主意後左手輕揚,黑色蟲子己盤據在手上,正待揮出時,一道不明的氣體劃過此人的咽喉,來不及出聲便已鮮血狂噴,倒地不起。

孤星崖上的天狼星收起鎌刀,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而小茶完全沒有查覺任何異樣繼續前進著。

∼※※※∼※※※∼※※※∼※※※∼

途中

羅生夜暗地注視著小茶
(羅護法,盲族大祭司派出來的人)

「背後偷看不是紳士的行為喔!」怪異的腔調引起羅生夜的注意「哦∼」

一名金髮男子由後方樹叢中步出,羅生夜舉劍攻向金髮男子

「過份」金髮男子輕易閃過「這樣對初次見面的人打招呼是很沒禮貌」

「哈哈哈」羅生夜哈哈大笑,收起手中的劍問道「你是學海哪一部的執令?」

央森「書部執令,叫我央森就好了。」

羅生夜「日盲族,羅生夜。」

央森「你怎麼知道我是學海無涯的執令?」

羅生夜「學海無涯在此失蹤了三名學生,怎麼可能不查?而能避開我這一刀的人,唯有六部執令以上才有可能」

央森「喔∼你知道我的學生是如何失蹤的嗎?」

羅生夜「其中兩名是被我屬下所殺。」

央森「你準備代表他去學海受刑了?」

羅生夜「你不能這樣作,你這樣做就將讓整個邵德村陷入火海」

央森「恐嚇我嗎?」

羅生夜「因為邵德村中有日盲族勢在必得之物,如果我沒取回,日盲族將傾全族之力來搶奪此物,如果學海有準備與日盲族生死一搏的決心,那也無妨。」

央森「日盲族勢在必得之物與這名平凡的美女有什麼關係?如果我沒弄錯,你跟著她已經超過三天了。」

羅生夜「她平凡嗎?如果你知道已經有兩名日盲族的殺手在接近她之後身亡,你還會認為她是怎樣的平凡?還有,你失蹤的學生是三名,其中一名並非是吾族所害。」

央森「你的意思是邵德村還有高手了?」

「就在孤星崖上!」羅生夜指向孤星崖

央森「孤星崖?孤星崖上沒人呀?」

羅生夜「日族擁有在太陽之下辨物的能力,便失去了對陰邪之物的敏銳。」

央森「即然你看得見他,為何不直接去找他。」

羅生夜「我不敢!」

央森「這個回答更直接」

羅生夜「做一個交易!」

央森「怎樣的交易?」

羅生夜「我告知你孤星崖上有什麼,你幫我取回我要之物,這可以拯救邵德村可能的危機,也可以化消吾族對學海之間的恩怨。」

「嗯」央森閉目思考

∼※※※∼※※※∼※※※∼※※※∼

霹靂神州之天罪 38

孤星崖

小茶為了弱葉的病來找天狼星「阿星!」

阿星再次重申「我叫天狼星。」

「知道了知道了」小茶隨便的敷衍過去,繼續問道「阿星∼你有錢嗎?」

阿星「我沒有,但是如果妳要錢,我可以替妳拿到。」

小茶「你要怎麼拿?」

阿星「下面的死人應該有。」

「哎唷,拜託一下」小茶走向前「我就講我不要冥紙了,弱葉的病需要名醫為她醫治,但是現在我沒錢,實在頭痛。」

阿星「她若死,妳與那名男人就有機會。」

小茶生氣的說「你說什麼瘋話?做人怎麼可以抱有這種想法?」

「為何妳會這樣幫助一個人,妳與弱葉並沒有關係。」阿星不解的問道

小茶「她是我的好姊妹。」

阿星「無血緣。」

小茶「血緣不重要。」

阿星「妳連自保都很困難,妳的日子過的並不好。」

「錯了錯了」小茶反駁「我的日子過的很好,正因為我的日子過得太好,所以我才有能力幫助別人,因為有剩才能給別人,這不是很淺的道理嗎?」

阿星「妳很特別,非常特別。」

小茶「你講的是身材嗎?」

阿星「在我住的地方,力量代表一切,強者吞噬弱者,有能者玩弄無能者,只有貪婪!只有殺戮!像妳這樣只替別人著想的人,我從不曾見過。」

小茶「你住的地方是地獄,跟人界不同!不過,你生前到底是作了多少壞事,到現在還不能投胎?」

天狼星沉默不語

小茶「可以講一下你生前的故事嗎?」

阿星「生前的故事?」

小茶「就是∼就是你失去心之前的事情。」

阿星「殺戮,只有殺戮。」

小茶「你、你看起來沒這麼殘忍啊。」

阿星「因為我已失去感情,我的心被取走之後,我就無喜,無悲,無法憤怒也無法痛苦,所以我也失去殺戮的快感,失去殺戮的慾望。」

小茶「難怪你到現在還沒辦法投胎,那你重新投胎之後,還會繼續殺戮嗎?」

阿星「也許吧!」

小茶「那你還是繼續作鬼好了!」

原本一直望著前方的天狼星,突然回頭凝視著小茶

小茶「你這樣看我做什麼?」

阿星緩緩收回視線「如果我早遇見妳,說不定我會開始思考殺戮的意義。」

「如果這是愛的告白,那很抱歉,人鬼殊途,我只能含淚說,下輩子再見了,嗚∼」小茶假哭的摀著臉,一旁的天狼星似無所覺,偷看著天狼星小茶暗道:「竟然沒笑,可惡,又失敗了。」

阿星「我講過,我已經失去感情。」

小茶「你、你很可憐。」

阿星「為什麼?」

小茶「感情是上天給我們最大的禮物,悲傷的時候不能哭,高興的時候不能笑,那跟行屍走肉有什麼不同,如果我死後也會變得跟你一樣,那就慘慘慘了,我這樣講傷到你的心了?」

阿星「最近孤星崖不平靜,沒必要妳就別上來。」

小茶「咦?為什麼?」

阿星「妳不用問。」

小茶「嗯,對了,你以後都會一直在這看著小白花嗎?」

天狼星:「嗯。」

小茶「都不走?」

阿星「這朵花,是死神送給我的禮物,最後的禮物。」

「嗯,看來死神做人還不錯,再見了。」小茶轉身離去

∼※※※∼※※※∼※※※∼※※※∼

弱葉的屋前

小茶走近弱葉的屋子,正要進入時突然「咖喳」一聲,一道閃光刺得小茶摀住雙眼。

「又是你」小茶生氣的認出這個人是上次在村裡遇到的無聊男子

「美女」央森走向前行禮「別害羞也別生氣,麻煩給我拍一下就好!」

「我是哪裡美?哈!無聊!」小茶生氣道

「嘖嘖嘖,別人不會欣賞,我卻是看得非常詳細!」

「嗯」小茶思考一下「你真的想拍我?」

央森聽出小茶有意願,急切的回答「當然、當然,非常真心的當然!」

「十兩銀外加你給我一個消息」小茶開出她的條件

央森一口答應「十兩銀沒問題,你要什麼消息?」

小茶「你可知道哪裡有名醫可以用麒麟玉醫治一種名叫心癆症的絕症?」

央森「嗯!知道!」

小茶「在哪裡?」

央森拍拍自己「在這裡」

小茶「這裡?」

央森「就是我啊!」

小茶生氣的說「又在消遣我。」轉身就要進屋

央森見小茶不信,趕忙移至弱葉屋前擋住小茶的去路,這時一道殺氣襲來,央森感受到一股不尋常的殺氣,冒出冷汗暗忖「來自孤星崖方向的莫名殺氣,竟然這麼遠就能有所感應。他,是為了保護白小茶?我真真需要小心注意啊」央森隨即對小茶說「我真的能醫,如果治不好一千兩賠妳,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小茶問

央森「妳朋友的病若是痊癒,就將麒麟玉送我。」

小茶「這困難,麒麟玉對我朋友有相當的意義」

央森「就因為麒麟玉非常難得,妳不想讓他幫助其他心癆症的患者嗎?」

「這...」小茶遲疑道「我會與她商量。」

央森「讓我進去看你朋友的病情。」

小茶帶央森進入診斷弱葉的病情

央森「已是將近末期。」

小茶嚇一跳「末期!」

央森「將近而已,就是不要緊。」

小茶「那要如何醫治?」

央森「醫治心癆症為何須要麒麟玉?麒麟玉本身非是藥材,它最大的功效是兼具土火冰三屬之氣,而根治心癆症的藥方分別是烈陽草、陰月花、尖石黃,這三種藥方皆是極烈互衝之藥,若無麒麟玉導引氣脈,將至氣血反衝嘔血而死。」

小茶「兩個字簡單回答,聽不懂」

央森「這三項藥材我手上皆有,一般而言需要用藥七七四十九次方能成效,但你遇到我,所以只需...」小茶「七天?」

央森「七個時辰,你現在去煎藥」央森從懷中拿出一包藥交給小茶「這是藥包,每個時辰一次,煎好之後即刻送入,我用內力替她疏通經脈,加強療效,七個時辰便可功成。」小茶「嗯」

央森「七個時辰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別失神了!」

「當然」小茶進去煎藥

∼※※※∼※※※∼※※※∼※※※∼

七個時辰過後∼∼

央森、小茶雙雙步出屋外

央森「美女你的朋友病好了」

小茶「嗯,多謝你。」

央森「那麒麟玉我帶走了喔!」

小茶「我知道,你一開始便是為了這塊麒麟玉而來的」

央森「喔」

小茶「我並未講得到心癆症的人是我的朋友,生病的人也可能是我的親人,可是你一開始便確定了是我的朋友得到心癆症,而且,你還知道她就住在這裡。」

「哈哈哈」央森輕笑數聲「是我太大意了,那妳還相信我?」

小茶「你是學海的執令,想搶我們這種不會武功的人的東西太簡單了,你沒必要大費周章來騙。」

央森「也許我是偽君子呢?」

小茶「相信總是比猜忌還好,不是嗎?」

央森「這句話我會記下,很美!」

小茶「弱葉的病真的好了?」

央森「若出問題來學海找我,我招牌給你拆。」

小茶「哈」

「最後的約定」央森拿起相機對準小茶「笑一個」

小茶「嗯」

央森拍完收起相機對小茶說「說真的,妳可能是我拍過最美麗的女人了。」

小茶跟本就不相信「又在胡言亂語。」

小茶見央森離開便轉身進入弱葉屋內,誰知一推開門,整個世界化作一片漆黑

小茶「這是?這是怎麼一回事?」回頭看已無來時之路「啊!入口呢?怎麼入口也不見了?」

∼※※※∼※※※∼※※※∼※※※∼

霹靂神州之天罪 39

某地,天狼星為小茶尋上了閻王鎖。

閻王鎖:「你來了。」

天狼星手上拿著黑卡:「人呢?」

閻王鎖:「這是一個表演。」

「你見過死神的眼淚嗎?」天狼星手上的鎌刀閃耀

閻王鎖:「擔心是一種怎樣的感覺?呼吸急促、手掌冒汗、渾身燥熱,如果你還有心,那你的心一定跳得很快,但是這是人的反應,魖族的反應呢?身為魖族,我從來不知擔憂是一種怎樣的感受。」

閻王鎖見天狼星沒任何反應,繼續接著道:「你可以告知我你的感受嗎?我想知道魖族是如何感受到擔心這種感覺。」

天狼星:「魖族與人共同的感受便是死亡,這是我的賜予,讓你體驗死亡。」

閻王鎖伸出左手,手上現出白小茶、弱葉、秋不鳴的影像,不待天狼星看清便將影像收回「用死神祕鑑下半冊換取他們三人的性命。」

天狼星:「他們當中任一個人死,你就死,他們活,你才有機會活,你當知道我口中所說出的話就是信條,絕不動搖。」

閻王鎖:「哈,你還是同樣毫無商量的餘地。」

天狼星:「你見過魖族為了別人的生命而犧牲嗎?魖族只有復仇,他們死、你就死,他們活、你才能活。」

閻王鎖:「你將同樣的話重複兩次,你著急了。」

天狼星:「你可以試,但記住,性命只有一次機會。」

閻王鎖:「你說得沒錯,魖族從不為別人的生命而犧牲,除了一個特例!唯一的一個特例,流下眼淚的死國之神。」

天狼星:「他也死了,死得很久很久了。」

閻王鎖:「既然魖族從不肯為人犧牲,那就來一場賭注吧,用死神祕鑑上下冊,來作一個賭注。」

天狼星用手指著閻王鎖問「賭什麼?」

閻王鎖:「哼哼哼哼∼」

∼※※※∼※※※∼※※※∼※※※∼

閻王鎖帶天狼星到小茶被關的地方
(畫面帶到3X3鑰匙孔及兩把鑰匙)

閻王鎖「這是白小茶的房間。」小茶躺在一旁的石床上。

「其他兩人呢?」天狼星問

閻王鎖:「你認為我會笨得帶你去嗎?」天狼星沉默以對。

閻王鎖:「你可以選擇任何一間房間,開始我們的賭注。」

天狼星:「不用,就這間吧!」

閻王鎖:「如我們先前所說,人族中不乏願意犧牲自己救別人的人,但更多是充滿自私與貪婪,願意犧牲自己的人少之又少。」天狼星沒回話,閻王鎖問他「你認為這三個人是願意犧牲自己的人嗎?」

天狼星不假思索的回答「我相信。」

閻王鎖:「哈哈哈哈,希望他們別讓你失望啊!」

天狼星:「說出你的遊戲規則吧。」

閻王鎖:「如你所見,每一間房間都有相同的佈置,每一個人有兩支鎖匙,而那塊石板上,有著九個鎖匙孔,分成三列,第一列代表是弱葉,第二列代表是白小茶,第三列就是秋不鳴。每一個人都有兩支鎖匙,這兩支鎖匙就是他們選擇要救的人,他們可以兩支都投給自己,也可以選擇犧牲自己插在別人的位置上,也就是說,一個人有兩票,他可以選擇要救誰。」

天狼星:「再來呢?」

閻王鎖:「投票結束之後,我將會公佈每一個人的得票,票數最低的人他將得到大獎,那便是死亡,只有一個狀況他們能全部存活。」

天狼星:「怎樣的情況?」

閻王鎖:「每一個人都將票投給其他兩人,三人皆得兩票,我就放過他們三人,但是這個條件,我並不會告知他們,所以他們並不知曉有這樣的機會,如果真發生這種事情,我會將死神秘鑑上冊交你,這是你找回失落之心的唯一方式。」

天狼星:「你輸定了。」

閻王鎖:「是嗎?如果∼如果真有變數,我賭你會出手救他們。」

天狼星:「嗯?」

閻王鎖:「這場賭注所賭的,就是你必然會出手救他們,你若出手,就要交出死神秘鑑,若是你沒出手,那就是我輸了。」

天狼星:「可以。」

閻王鎖:「哈哈哈哈,你真是愚蠢。」

天狼星:「喔?」

閻王鎖「你觀察這三人很久了,我的觀察卻比你更透徹」手指指向天狼星「白小茶對秋不鳴有特殊的情感,弱葉是他們之間的障礙!秋不鳴雖愛弱葉,但弱葉顧念白小茶的情感,遲遲不願接受他,而弱葉虧欠白小茶太多了,如果讓她選擇,她會選擇讓誰活下去?他們每一個人真會放棄這個機會,讓其他倆人存活嗎?」

天狼星毫不考慮「會。」

閻王鎖:「那就讓我拭目以待吧!」

∼※※※∼※※※∼※※※∼※※※∼

霹靂神州之天罪 40

囚禁小茶的房內

小茶「誰?你是誰?為何將我關在這裡?」

閻王鎖「在地上有兩支鎖匙,在妳面前有妳的選擇,妳可以用這兩支鎖匙決定妳要救的人」小茶拿起地上的鑰匙

閻王鎖「妳也可以選擇兩支鎖匙都救妳自己,也可以選擇其他妳要救的人」

閻王鎖的聲音同時傳達給被關的三個人「被關在另一端的人,是妳最好的兩名朋友,票數最少的人將會得到死亡的淘汰。現在∼遊戲開始。」

小茶問「你為什麼要這樣做?你到底是誰?」

閻王鎖「這只是遊戲,考驗你們友情的遊戲!」

小茶氣憤的道「友情無須考驗,生命更不是給你拿來玩遊戲。」

閻王鎖勒緊小茶頸上的鎖練,小茶痛苦的發出嗚咽「呃呃」天狼星見小茶痛苦手中鎌刀即刻揮出抵住閻王鎖頸上。

閻王鎖「你緊張了!」

天狼星「我講過,只要她死,你就一定要死,我的話就是信條,絕不動搖。」

閻王鎖鬆開小茶頸上的鎖練,天狼星也收起手中的鎌刀。

閻王鎖「哈哈哈哈,讓我提示妳這個遊戲的訣竅吧」
「嗯」小茶疑惑

閻王鎖「每一個人都有兩支鎖匙,而得票最少的人將會死亡,也就是說得到兩支鎖匙的人,她將獲得生命的保障。」

小茶問「就是說『只要我兩支鎖匙都選擇自己,我就一定不會死』?」

閻王鎖「沒錯,因為剩下的四支鎖匙無論怎樣分配最多是平手」

小茶又問「如果平手呢?」

閻王鎖「再來一次,直到遊戲結束」

小茶「你這樣做,我的朋友會找你算帳哦!別說我沒提醒你,本姑娘可是有一個非常利害的朋友,給我做靠山哦。」

閻王鎖聞言轉身問天狼星「她在說你嗎?天狼星你要出手幫她嗎?」

天狼星「我相信他們會作出最正確的選擇。」

閻王鎖「那就好,莫忘了我們的賭注,只要你出手那就是輸了。」

小茶「喂!你怎麼不講話了?」

閻王鎖「遊戲已經開始了,現在妳剩下的只有抉擇!」

小茶注視著鑰匙孔,用力握緊手中的鎖匙「阿星,你會來救我嗎?」

天狼星聞言不禁緊握手中的鎌刀(旁白:一句簡單的話語,瞬間刺入心頭,天狼星納悶,已無感情的自己,怎有這樣異樣的感覺?)

小茶將鎖匙插入鑰匙孔

閻王鎖「妳選擇了讓其他兩人活命的機會。」

小茶「如果每一個人都只選擇自己,那誰也逃不了,這個遊戲總是需要有人犧牲才能脫出牢籠。他們現在已經有很美滿的幸福在等他們,少我一個倒是沒差啦。」

「那現在∼公佈結果了!」閻王鎖手一揮,出現的結果是弱葉、秋不鳴都沒選小茶。

閻王鎖「答案公佈,你的朋友背叛了妳!」語落,閻王鎖舉起鎌刀攻向小茶,天狼星舉刀阻擋

小茶「阿星!」

天狼星「誰也不能殺她!」

閻王鎖「你輸了∼天狼星!」

∼※※※∼※※※∼※※※∼※※※∼

閻王鎖舉起鎌刀攻向小茶,天狼星舉刀阻擋

小茶「阿星!」

閻王鎖「你輸了!」

天狼星「這是騙局!」

閻王鎖「哈」收回攻勢退回原地,並承認道「沒錯,我確實作弊!他們贏得了這場比賽。」牆上出現的答案變成每個人都沒投給自己「他們三人都衷心希望剩下的兩個人能夠活命,所以這場表演他們都贏了!贏得了活命的機會。」閻王鎖轉身看天狼星「不過,我們的賭注是:你會出手救這個女人。他們贏了,我也贏了,輸的人只有你!天狼星。」

天狼星「....」

閻王鎖「你說出的話就是信條,絕不更改。那就交出你所擁有的死神秘鑑」

天狼星「欺騙我的後果就要承擔。」

小茶「阿星,這是怎麼一回事?」

閻王鎖「哈哈哈哈,將死神秘鑑交我吧!」

(旁白:只見天狼星手一伸,竟插入自己體內)

小茶見了大驚失色「啊∼∼」

天狼星由體內取出一顆黑色丸子丟向閻王鎖「拿去!」

閻王鎖接過黑色丸子,不住得意的笑「哼哼哼哼」丸子漸漸沒入手掌之中

天狼星「讓她離開!」

「當然。」閻王鎖用氣功將鎖鍊打斷,用手示意要小茶離開,小茶急忙要跑去天狼星的身邊「阿星啊∼∼」就在這時,小茶脖子上的機關鎖緊,頓時血流如注「啊∼∼」

天狼星大驚,快速將機關砍斷,但受傷的小茶忍不住劇痛全身顫抖不已,跑沒幾步便已無力的倒地「啊∼∼」

「啊∼∼」天狼星疾速奔至小茶的身邊

(旁白:欲扶的手卻是透體而過,無法挽住的身軀倒落塵埃,竟是連一句遺言也不及交代)

(旁白:隨即是致命刀光!)

天狼星不敢置信,手中握緊鎌刀,舞出逼命殺招,閻王鎖早已料到天狼星會有所攻擊,輕易擋下攻勢,更使出暗招攻擊天狼星的背部,天狼星大意中招。

「閻王鎖我要你死!」天狼星不顧自己的傷勢連攻閻王鎖,閻王鎖閃躲的同時問著天狼星「遺憾嗎?你會感覺遺憾嗎?痛苦嗎?如果你還能感受痛苦!」

「喝」天狼星大喝一聲。

(旁白:索命的鎌刀,劃出致命的弧度,天狼星不明白,明明是在意的人,為何自己竟無一絲悲傷,竟無一絲痛苦,唯有說不出的陰鬱,說不出的沈重!)


閻王鎖「你現在的感覺是什麼?無喜無怒無悲無苦,失心的你連憤怒也沒有!看來我們的遊戲,還未到結束的時候喔。」說完便閃身離開

天狼星對於身上的傷毫無所覺,眼中只有小茶的身影「小茶∼∼∼」奔至小茶的旁邊,想要扶起小茶的身體卻是什麼也碰不到

「為什麼?為什麼我一點感覺都沒有?」天狼星緊緊撫住自己的胸口「這種沈重的感覺,這種籠罩的陰鬱,死神∼為何你要奪走我的心?」

(旁白:刺心無感,原來不能悲傷竟是比悲傷更深的悲傷,原來不能憤怒,是憤怒更嘶吼的憤怒。)

∼※※※∼※※※∼※※※∼※※※∼

其後..阿星與央森談論到小茶...

霹靂天啟 32

央森和閻王鎖對決之際,天狼星突然出現帶走央森,兩人現身在孤星崖。

央森:哦哦∼天狼星你沒死!

天狼星:我是死而重生。

央森:這真是太好了。(央森高興的抱住天狼星)

天狼星:你變得比以前更熱情。

央森:看見你讓我太高興了,但是你為什麼要阻止我和那個光頭決鬥?

天狼星:這場戰沒必要,你是我的朋友,而他還有用處,不管輸贏如何,都是我不樂見的結果。

央森:好吧,看你安然無恙復活,想必是經歷一番奇遇,閻王鎖就交給你去處理,別再讓他來煩我了。

天狼星:我知曉,我和他的仇還沒了結。(天狼星轉身望向小茶的墓)

央森:自從你死後我都有定期回來看小茶姑娘。

天狼星神情一震:白...小茶...唉...

央森:怎樣了?

天狼星:沒什麼,只是直到現在才知道,念著她的名字內心竟是這般的沉重。

央森:你的心?

天狼星:回來了。

央森:太好了太狼星!

天狼星:以後叫我阿星。

央森:嗯!

天狼星:我們是朋友,不是嗎?

央森:沒錯,阿星!小茶姑娘看見你恢復一定會很高興。

天狼星:不管怎樣,她總是有辦法高興。

央森:哈哈,說得也對。

∼※※※∼※※※∼※※※∼※※※∼

評分

已有 2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惡魔貓喵喵 + 1 很用心~~只差沒有播出來看而已^^
楊少智 + 30 + 30 我也很喜歡白小茶 外表不能代表一個人

總評分: 名聲 + 31  J幣 + 3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NO.1835
鄉紳 | 2009-3-21 01:08:11

人鬼殊途 配角的悲哀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收起 理由
惡魔貓喵喵 + 2

總評分: 名聲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goodka02
公爵 | 2009-3-21 20:28:24

天狼星真是稀奇的死神!!
想要有 愛!!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收起 理由
惡魔貓喵喵 + 2

總評分: 名聲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mark111
鄉紳 | 2009-4-3 16:41:17

白小茶 算是內在美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收起 理由
惡魔貓喵喵 + 2

總評分: 名聲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mark88202
伯爵 | 2009-4-12 11:54:41

小茶人這麼好
卻死的這麼慘
可惡的光頭佬啊!
我決定多敲你一下!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惡魔貓喵喵 + 2 + 2 幫喵喵多敲幾下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jacky0603g
公爵 | 2009-4-13 17:05:26

很少有這麼陽光的女孩,
尤其他的際遇也非一帆風順
祝福一路好走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惡魔貓喵喵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mark111
鄉紳 | 2009-4-14 14:16:29

最美麗的女人 心真美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收起 理由
惡魔貓喵喵 + 2

總評分: 名聲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heerohun
公爵 | 2009-5-6 12:17:48

果然是符合天理[紅顏薄命+好人不長命]
白小茶除了內心美麗還很愛講笑話,
只是有點{:3_325:}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惡魔貓喵喵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boyae
準男爵 | 2009-5-23 18:50:43

真的是好感人耶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收起 理由
惡魔貓喵喵 + 2

總評分: 名聲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sivsmost
大公爵 | 2009-6-11 20:47:22

雖然白小茶死了!
但是永在霹靂米之心啊!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惡魔貓喵喵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eric_chen
王子 | 2010-3-18 12:07:17

難得一見的角色
可愛的小茶...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