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458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3-21 08:08:38

一個機靈,我翻了個身,習慣性地將右手向枕邊兒的妻摸了過去……床上空空的。微睜雙目,身體的右側,是光滑的麻將似的竹席面兒。“哦!她去衛生間了!”我這樣想。我翻手摸來床頭櫃兒上的空調遙控,隨手把整夜嘶嘶響著的空調關了。這時,就聽“咣當!—”一聲,在屋�響起,卻有點兒“森森”的那種“味道”!我當時推論,是空調驟停時發出的聲音,可又分明聽得聲音是發自床下。我想應該是我聽錯了,也許是發自衛生間,妻的動作聲。……
  我沒有太在意,更沒有細究……。卻有點兒睡不著了,想著妻嫁給我這兩年來,同處的幸福和甜蜜……加之有這夜半微風的暢翔,卻有了一種愜意及宜人的感覺!心�有說不出來的舒服……
                 
  妻子,名叫紫嫣,是公司的會計,是典型的乖乖女!說話從不大聲,昨天剛拿到了涉外會計證書、海關報關員的證書。人,卻黑了瘦了一圈兒。卻在我眼�,顯得更動人楚楚地了……。如果是天氣不是太熱,她平時也總會躺在我的懷�入睡。我的右臂常常地被她壓得麻木,卻也總不捨得動一下!怕把她驚醒,影響她休息……
  前天,妻卻做了一件十分讓我氣憤的事兒!我這個辦事處�,前天,一筆帳頂多8000元,要付給裝潢公司、鋁合金門兒的錢。她卻說要壓縮資金,這兩個月集中進福州那兩批緊俏的貨。她跟人家說,推遲到三個月以後付,這兩個月公司就要光進不出了……。爲了信任之見,她還給對方押了一張空白支票,已作保證,章都蓋齊了,三個月之後對方填上數位,交銀行就行了……。
  可問題,就出在了這張支票上。她一時疏忽,卻沒有填上金額截止符和日期,恰好對方又有爭議在�面。說這批業務幹賠了,光成本兒就八千多……想要一萬八,可合同上訂的是八千!他們就是真的賠了!可商場無情,是要以合同爲證的啊?……關係有些僵持……。
  昨天,一問銀行?她立馬兒就蔫兒了,對方不等到期,竟私自提走了三萬元!我倒不是在乎這三萬元?而是狀況,已由我們的主動權變成了人家的主動權!打官司告狀,倒是小事兒!關鍵是,這口惡氣!實在是憋得慌!……
妻那白嘟嘟的小臉兒變成了紫色!我的臉色也是有點兒不對勁兒!我當時,是想要好好訓她一頓,可卻找不到了她的人兒?……
  公司上上下下的找了個遍,就是沒有她,於是我又來到二樓,屬於他自己的那間辦公室,屋�空空的沒有她……轉身剛要出來,卻見財務桌下一團紫色的東西一閃……,定睛看時,卻是穿了一身紫連衣裙的紫嫣,蹲在那�,就像是一隻自知做錯事了的小乖貓,忽閃著兩隻漂亮的大眼睛,靜靜地看著我……。
  我的身子、腦子,就像是灌了鉛似的,僵在了那�,心疼、愛憐之心油然而生……。她已早知錯了,且是不經意的疏忽,我怎還可以去怪她呢?我溫柔地伸進手去,想把她拉出來。但由於她在下面蹲得太久了,雙腿早已麻木,十分難受的樣子……,於是我過去,把它抱了出來……!
  可就當我把她抱出來之後,卻驚奇地發現,她呆過的地方!那桌下,卻有一團紫光紫暈,在那�晃動,大白天兒的!我搞不懂這是怎麽回事!後背上,浸出了絲絲冷汗……!
                 
  ……那是我和她,第一次的怪遇。
  ……
  窗外吹來的風,有一些涼了!我的思緒,又回到了床前。我隨手拽來了床邊兒的毯子。“鐺!—鐺!—”樓下大廳�的落地鍾,發出沈重且森森的報時聲。啊!已兩點了?她已在衛生間呆了近一個小時了嗎?我有點兒不信?可不信也信!那�邊兒馬桶的水箱上,放著幾本兒女性雜誌,也許看得入迷了呢?
  這時,就聽“咣當!—”一聲,在屋�響起,卻有點兒“森森”的那種“味道”!分明聽得聲音是發自床下。我當時就想,應該是我聽錯了,也許是發自衛生間,妻的動作聲,她就要出來了。我這樣想著……
  哈哈!嚇她一下!讓她昨天躲在桌子下,下了我一跳。今晚,我躲在床下,更嚇她一跳!我幻想著:事畢,他撲到我懷�的那份感覺!……
  我一骨碌的,就爬到了床下!……
  衛生間,就設在臥室,跟酒店�的設計一樣。我爬在床下,透過床單兒下邊的空間,正好看到衛生間的門兒的底部……門子關得很嚴。但它下邊有一條縫,臥室�沒有開燈,只有窗外昏暗的月光。突然,我的後脊背,一陣冷汗浸了出來,我看到了……!不可想像的事實!衛生間的門縫——竟是黑的!也就是說,�邊沒有開燈!也就是說,我剛才的設想,都不復存在……!
                 
  我又要一骨碌地爬起來,就聽“咚!—”的一聲,腦袋重重的碰在了床幫上,耳暈目眩,……眼前一片漆黑!緩過勁兒來,用手一摸,乒乓球一樣大的一個包已起在了後腦勺上……疼痛難忍!我哪里還顧得了眼前的痛疼,只想著去找我那可愛的妻子……!但還是“哎喲!—”的喊了一聲!可沒想到,身旁的床下,也“哎喲!—”的回了一聲!……
  我這次可聽清楚了,且確認,聲音就發出在床下,我的旁邊兒!……我渾身都在發抖!但思維還是沒有亂,我想莫非是妻子睡覺不小心掉在了床下?我向外挪了挪身子,用手撩高了一些床單兒,床下的情景稍微地就能看清楚了一點:一個黑影,躍現在了我的面前……,那果然是我妻子紫嫣,她側躺在那�,身子一動都沒動……“是不是昨天支票的事兒,她還很內疚?想不開……?”我在心�這麽想著。我伸出手,抓住她的手腕兒,想先把她拉出來抱到床上……。
  我的手所觸及到的,卻好像是一塊冰,很涼!我又去抱她的身體,更涼!……
                 
  我真的是嚇了一跳!:“啊!她死了嗎”……
  她,真的“死”過!……
  那還是前兩年,我還和她談戀愛的時候。記得那天,她的手指上,刺進了一個木刺,很疼的樣子?我就去取來了針,幫她挑刺!她那漂亮的大眼睛,死盯盯地盯著那刺入她肉中的針頭。也許是精神太過於集中、緊張的緣故,她昏死在了地上……。
  我不知所措,急忙喊人!很快,奶奶來了。她似有經驗地說:“快!我來掐她人中!千萬別亂動她的身體,你快去叫醫生來!”……半個小時後,醫生給她打了一個強心針,她才醒了過來……。
  醫生說:“確是這樣!這叫突擊性休克!亂動身體,或醫生來的不及時。是會有生命危險的……”
                 
  ……想到這些,我急忙掐住她的人中,心�想著怎樣打電話去叫醫生來!我一邊掐著她的人中,一邊慢慢地向外挪動著她,離床頭櫃上的電話,越來越近了……
  終於夠到了床頭櫃,我首先擰亮了床頭櫃上的臺燈……“啪——”隨著一聲清脆的響聲,一個閃電由臺燈�閃現在了屋子�面,怎麽形容呢?就像是照相機的閃光燈閃亮了一樣!但要比照相機的閃光時間長了約幾倍。這就有機會,讓我看到了更恐怖的一面兒:懷�哪里是什麽我的愛妻紫嫣,竟是一個我從沒有見到過的女人。只見她臉面異常的難看和恐怖,嘴唇和兩個眼角充滿著淤血,像是出車禍而亡的那類遇難者……異常的恐怖!“女鬼!——!”我驚呼道!急忙把還用手按著人中的她,狠狠地摔了出去……。
                 
  我急忙,站立起來奔跑著,打開了位於門口牆上的室燈開關。
  屋�頓時,燈火輝煌起來!
  更不可相信的是,大大的雙人床上,妻子紫嫣靜靜地還躺在那�,還發出了輕微的鼾聲……!剛才那恐怖女鬼,已不見了蹤迹……。
  我上前,迅速地把她搖醒,問他剛才在做什麽?
妻子睜開睡意朦朧的雙眼,用雙手揉了揉眼睛,隨即又撲在了我的懷�,松了一口氣說:“我剛才做了一個可怕的夢!夢到騙我們錢的那個人,全家,出了車禍!我正好剛從北京乘飛機回到上海浦東國際機場,打的回家的路上,正好看到了這一幕!就吩咐司機停車,下來看個究竟。”
  ……邊說,她又掙脫我的擁抱,去到電視機旁的飲水機�面,倒了一杯礦泉水,坐回到床前,繼續說:“那時來了許多警察,處理此事。遺憾的是,警察,忘了帶照相機,非要用一下我帶著的數碼相機,拍照現場……我同意了。警察在忙碌著。現場……車翻了,人卻飛出了車外,高速公路上,到處是他們車�、包�飛散出來的錢,一萬元一捆兒的,散落著十幾捆兒!還有無數張單張的……。許多路過,堵車下來的人們,都在偷偷地撿。我也就順便兒拿了一捆,放在了包�,反正我也是問心無愧!……”
  說罷,她就去到牆上挂著的包�去翻,果然從�面拿出了一萬元錢!
  我怎麽會相信呢?簡直是天方夜譚……,我心�卻想,都是編的。肯定是她內疚得厲害,就拿出了私房錢,充公,彌補罪過……
  我怎麽都不信!告訴她:“還是早點兒休息吧?有什麽事明天再講好嗎?”
  就這樣,我就先摟著她睡了……,剛才發生的事情,我就當是做夢或夢遊………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carsonsnow
公爵 | 2009-3-21 21:25:13

很努力的看完了 有點難以體會寫這故事的人的心情...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