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69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海夜仙女
鄉紳 | 2009-3-21 14:55:52

夜深的街道上,一個男人正專注地看著色情雜誌,向著書中裸女圖片「埋頭苦幹」,旁若無人地走著路。這名色中餓鬼,就連前方的街燈柱也看不見,繼續踏上歸家之路。「噹」,一聲清脆碰撞聲音,男人的額頭如火星撞地球般,正面撞上堅硬的燈柱,痛得他呱呱大叫,就連手中的色情雜誌也跌在地上。

「哎呀……這死電燈柱,竟然破壞我的『美夢』!」男人按著紅腫了一片的額頭,一面呼痛一面嚷著。

當然,這色鬼腦子裡的所謂「美夢」,不外乎是男人對女人的原始慾望罷了。

這個不務正業、一無是處的傢伙名叫陳百德,才廿多歲人,滿腦子都是猥褻的思想,直教任何女性也不敢接近這個大色狼。這個孤獨宅男,色情資訊便是他唯一能發泄的途徑,已陷心理不平衡的邊緣。

陳百德一面咕嚕著,一面拾起地上的「珍藏」。忽爾,一股強勁的陰風吹過來,當即把花花綠綠的色情雜誌吹起,他連忙伸手執拾,亦就在這時,忽然發現旁邊的暗巷處,亮著微微燈光。

「夜深如此,還在開門嗎?這店子的主人當真奇怪。」陳百德一邊掃平摺曲了的裸女圖片,一邊凝視著暗巷內的古怪店舖。

好開不開的,偏偏開在暗巷處,可見這傢伙的生意頭腦多麼的差勁!

原本陳百德不欲理會那燈光詭異的夜店,就在他欲舉步離開之際,耳畔忽爾響起一把奇怪的聲音。

「來吧,這裡可以讓你實現任何願望……」言詞教每一個人都心動,聲音卻空洞非常,爾時涼風再度吹起,就像刻意引導陳百德般,教他不禁打了個哆嗦。他有意無意地,瞥向暗巷內的店舖,突然湧出好奇的慾望。

「就看看內裡有甚麼好東西!」陳百德覺得這店舖與別不同,於是朝店子方向走去。

燈光稍為陰暗的商店,沒有顯眼的牌匾,就連名稱也沒有,若不是櫥窗擺滿奇怪的小玩意,倒也沒有人相信這就是一間商店。陳百德打量了一會兒,認為不外乎是一些類似寄賣二手物品的買賣店,雖然無甚特別,但是既然來到這裡,進去看看倒也不壞。說不定內裡有一些「極級珍藏」,這是他此刻的想法。

陳百德踏進無名店舖後,頓覺四周豁然開朗。店舖雖然不算太大,但是裝潢豪華,所有商品都擺放得井井有條,也可看見一些較為高價值的東西,特意擺放到個別櫃子內,可見這間二手買賣店,所寄賣的並非全部都是低廉小玩意。

「歡迎光臨!這裡應有盡有,你只要說得出口的,我都可以拿出來讓你看看。」店主是一個年邁老頭,站在旁邊的收銀處說。

老頭子嗓子不大,卻教陳百德嚇了一跳。陳百德一直在左顧右盼,老頭子出聲後,他才發現其位置,倒也有點始料不及。

「嗯……我想看多一會兒。」陳百德隨意編造一個藉口說。

說得出的便有嗎?這老傢伙未免太信口雌黃了,陳百德當然不會相信這衣著平凡的老頭子。陳百德本來打算離去,但見店內的東西千奇百怪,很多更見所未聞,認為這些東西都價值不菲。見獵心喜,他忽萌貪念,竟泛起不勞而獲的念頭。

陳百德刻意拿起數件東西把玩著,裝作非常有興趣並仔細考慮的樣子,老人見他久久都沒有購買之意,於是煞有介事地笑了一笑,轉過身子,拿起抹布,仔細抹拭後方的壁櫥。

陳百德表面在挑選物品,暗裡不時留意著老人的一舉一動。他見老人注意力集中在眼前壁櫥期間,開始其盜竊的行動。他迅速掃射過旁邊的櫥架,那裡擺滿看似名貴的物品,忽然被一抹刺眼的閃光吸引住。轉頭望過去,是一隻金光閃閃的手錶,猶像手錶名牌「勞力士」般矜貴。

「這隻錶的價值足夠讓我購買好幾十本色情雜誌……」陳百德的貪念一發不可收拾,再三留意老人的動靜,見老人仍專注在清潔,於是吸一口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奪去那名貴手錶,接著氣也不喘,一口氣衝出店舖。

「叮……叮……」玻璃門急速開關,使掛在一旁的風鈴搖動得叮叮作響。老人靜靜站在櫥櫃前,看他氣定神閒的樣子,不但沒有追究之意,更如意料之中般,對著大門泛起詭異的微笑。他輕輕點頭,猶似預料得到,陳百德這個「小偷」的下場。

  陳百德拼盡吃奶之力,見路便跑,直至體力不支,跌在牆腳上為止。他連連呼氣,凝視著竊取得來的名貴腕錶。腕錶在月光反射下,更顯璀璨奪目,他可以肯定,這隻錶必能賣得個極好的價錢。

「吁……明天一早便把你賣給別人,以免夜長夢多……」陳百德一邊喘著氣,一邊盯住眼前罕見的手錶說。

手錶散發著異樣的光芒,直教陳百德有點不捨賣出之心,他就像被這種詭異光芒迷倒似的,迷迷糊糊的,踏上歸家之路。

這晚陳百德睡得特別香甜,卻萬料不到,自此踏上不歸之路。

  不知睡了多少時候,陳百德被一股濃烈的香味弄醒。他張開雙眼,赫然發覺身處一個不知名的地方。他頓然清醒過來,撐起身子,留意著四周。高床軟枕、金彫玉砌的裝潢,與他那如狗窩般的居所截然不同。

「究竟是怎麼的一回事?」陳百德皺起眉頭,努力想著如何到了這地方之時,一把嬌美的聲音突然響起,他望過去,精神為之一振。

「主人,你醒來了嗎?」是一個美麗絕倫的女子,除了甜美的嗓子外,她的衣著直教陳百德熱血沸騰。

美女僅穿一件薄身吊帶褻衣,豐滿身段表露無遺,隱約還可見內裡極度誘人的身體。

四周環境未明,陳百德警戒之心未減,美女縱然誘人之極,仍未敢接近,更迅速退到一邊,視線未敢離開過她的面孔。她只是一直在微笑著,站在大床旁邊,並沒有進一步的行動。

陳百德見美女沒有甚麼特別舉動,忽然若有所思,於是朝著自己面臉,狠狠地摑自己一個耳光。

「拍!」、「哇!」陳百德痛得高聲大叫,面頰當即紅腫了一大片。他至此才敢肯定,並不是在造夢!天!幹嗎會變成這樣?但這樣子倒也不壞……

陳百德欲下床,美女即時蹲下,把拖鞋遞到他腳下。他俯視她豐腴的胸脯,猛吞一口唾液。他突然內急,連忙奔去廁所裡解決。

「嘩啦……」陳百德解決完後,連連洗臉,務求讓自己盡快清醒。他關上金製的水龍頭,照照大鏡子,大力拍打了兩邊面頰數次,感覺確實無誤。

「真的不是夢境嗎?我幹了甚麼事情?為甚麼一切都轉變得如此突然?」陳百德對著鏡中的倒影問,當然,倒影絕不會回答他。

陳百德走出廁所,美女早已站在他身前,恭候多時。

「請問,妳叫甚麼名字呢?為何會在這裡出現?」滿腦子問號的陳百德,對衣著性感的美女問。

「我叫『曼玉』,主人你忘了嗎?這裡可是你的家居,而我就是你的貼身僕人。」美女瞪起烏黑雙眼,盯著陳百德說,一臉疑惑。

「曼玉!」陳百德掩住嘴巴嚷著,這名字不就是他的夢中情人名字嗎?

怎麼搞的?如此美女竟然穿成這樣,還改了這麼一個名字!

陳百德的疑惑很快被好色本性完全掩蓋,他目不轉睛地注視著曼玉的胴體,這色鬼準沒好念頭。她就像看穿他心思般,拉下兩邊的肩帶,薄紗裙徐徐而下。

曼玉竟然一絲不掛地站在陳百德面前!教他幾乎噴出鼻血!他深呼了數口,方能穩住情緒,一副比任何色情雜誌女郎還要美好的軀體,盡展眼前,使他的慾念擴展至不能自拔。他的眼光離不開她的胸部,她但笑不語,執起他的雙手,把他的一雙手掌放在她的胸膛上!

陳百德的情慾如火山爆發般,手足之慾盡地滿足後,便抱起曼玉,欲再作進一步的行動。

「主人,還不是時候。」曼玉軟言阻止陳百德,「先行吃個早餐吧。」她岔開話題,替他的慾火降溫。

爾時,陳百德肚子咕咕作響,才發肚餓非常。

「也好,先祭五臟廟,然後再『吃掉妳』。」陳百德曖昧地說著,說罷放下曼玉。

曼玉穿回薄紗,帶領陳百德到樓下大廳用膳。他左顧右盼,嘖嘖稱奇,忽爾變成億萬巨富,除了是天降橫運外,也想不出是甚麼原因。

  走到飯廳內,陳設如電視劇集般,富麗堂皇,陳百德此時亦發覺,其他的「僕人」都穿上如曼玉般誘人的衣飾,而且,全部都是美女!

曼玉著陳百德坐到主人座位上,桌前是豐盛的早點,四個性感美女分別站在桌子兩邊,他望望四女,竟有點吃不消的感覺。

「主人,吃早餐吧。」四美齊聲說著,說時彎低身子,酥胸半露,誘人畫面盡入眼簾。

前有四美,後有曼玉,忽然來了這麼多的美女,還只是服侍自己一人,陳百德雖然陶醉非常,但五女服侍一男,未免太多罷了?就在他心存懷疑之時,其中一個性感美女忽爾把一份報紙遞到他眼前。

「謝謝。」陳百德立即接過報紙,第一時間便細意觀看,望能從報章的內容,找出世界驀地變成這樣的原因。

陳百德瞥見報紙上的日期後,表現得甚為驚訝。

「二月三十日?愚人節提早了嗎?」陳百德失笑著說,印了如此荒誕的日子,這間報社未免太不小心吧。

「主人,今天確是二月三十日。」另一美女的回應頓使陳百德啼笑皆非。

「笑話!二月何來三十日?三歲小孩子也知道吧!」陳百德把報紙擲在桌子上說。

在場包括曼玉五人均向陳百德投以詫異的眼光,就像錯愕他為何說這樣的話。他見五人古裡古怪的,於是站起來,打算走出這間古怪房屋。

「主人,你要去那裡?」曼玉欲跟隨,話未說完便被陳百德狠狠阻止。

「站著,不要動!我要出外走走,妳穿成這個樣子怎樣出外?留在這裡吧!妳們全部都留在這裡!」陳百德向五女拋下一句說話後,便三步併作兩步地離開。

曼玉與四女眼巴巴看著陳百德關上大門後,面面相覷,都說不出話來。

  陳百德好不容易離開「豪華大宅」,在街道上徘徊。

「究竟我落在甚麼的地方?為甚麼個個都這麼古怪?」陳百德邊走邊努力回想著。他這時亦發覺,街上遇到的人,全部都是女人,而且個個都穿得性感冶艷,還無不都是美女!

陳百德愈想愈不對勁,欲拿出手提電話,聯絡相識的人。只不過,他搜勻全身也找不到電話。

「真是禍不單行!連手電也遺留在那怪房子裡!」陳百德以為唯一的通訊工具落在古怪性感女郎們手中。

陳百德感到非常徬徨,而經過他身邊的女子雖然都嫵媚動人,但是每個人的眼光都十分怪異,曖昧得來挾帶攻擊性,彷彿要把他生吞活剝似的。就在此時,他看見前方有一個報紙攤檔。

「去找檔子的老闆吧!說不定他有離開這裡的辦法。」陳百德打量了攤檔一會兒後,認為沒有異處,才小心亦亦地走到攤檔之前。

「老闆,請問可否襄借電話一用?」陳百德彬彬有禮地向老闆借用電話,當他看清楚老闆的模樣後,頓地語塞。

「老闆」是一個嬌艷嫵媚的女人,身穿低胸貼身上衣。天!怎麼連報紙攤檔的檔主也是女人,還是性感美女!縱使陳百德對這類女性百看不厭,然而滿街盡是這種女人的話,說到底也會覺得膩吧?

「德公,來買報紙嗎?」老闆娘稍微成熟一點,仍風情萬種,卻似乎答非所問。

對於「德公」這個稱號,陳百德只能報以尷尬一笑。然而這個女人怎會知道自己的名字?他可以肯定,兩人素未謀面。姑且不論這個疑點,現時他最重要的是盡快與外界溝通,見老闆娘開腔便是談生意,他也略有所悟,沒有交易便過主,顯淺不過的道理。

「那給我一份報紙吧!」陳百德摸摸口袋,此時他方想起,根本身無分文,「嗯,老闆娘,待會兒才向妳購買吧,可否做做好心,借個電話一用呢?」有求於人,他的態度變得相當謙卑。

「德公,不要說笑了,你要的東西誰膽敢不給呢?這裡所有的東西你都可以隨便拿去。」老闆娘依然銷魂蝕骨,卻隻字不提借用電話之事。

陳百德見老闆娘沒有借用電話之意,只好放棄,但聽他可以隨便拿取檔裡的東西,貪小便宜的心態始終不變。

「這裡的所有,我都可以隨便拿走嗎?」陳百德指住面前擺放報紙的空間,刻意強調「隨便拿走」四字,並留意老闆娘的態度。

老闆娘點頭微笑,還作出「隨便」的手勢。陳百德戰戰競競地拿起一份報紙,期間視線一直沒有離開過她。

「我沒有錢的,這樣真的可以離開嗎?」陳百德搖搖手上的報紙問,再三確認。

老闆娘疊起雙腳,露出一雙白晢玉腿,輕輕淺笑,意態撩人。陳百德見她沒有追究之意,立刻急步離去。

  大概走了數條街,陳百德見沒有人追來,才敢鬆一口氣,依傍在旁邊牆壁上,喘了數口氣。

「究竟我進入了怎麼樣的地方?為何四周的人都如此古怪?」陳百德走得全身發熱,以報紙代替扇子,撥向頸項消消熱氣。

爾時,陳百德發現不遠處燈火通明,細看之下,原來是一間茶餐廳。

「茶餐廳理應會有電話吧?」想到唯一可脫離此地之法,陳百德深吸了一口氣,也不理內裡是否龍潭虎穴,毫不猶豫便走進茶餐廳。

陳百德隨意選了一張圓桌子坐下,當即感到有十數對眼睛正盯住自己。他四周觀望,天!所有茶客,清一色都是女性,而且也是性感女郎!不知是否見得太多的關係,他竟然感到有點暈眩。

「德公,想要點甚麼?」陌生而甜美的聲音,又是那個古怪的稱呼。

陳百德抬頭一望,一幕噴血畫面展現眼前。那是個胸部異常豐滿的女子,穿上露肩低胸服飾,難道這個巨胸女子就是茶餐廳的伙記嗎?他還未懂得作反應,瞥見旁邊專門烹製麵類的廚子,竟然也是個性感巨胸女郎!

簡直見所未見、聞所未聞!陳百德張大嘴巴,說不出話來,只是低胸性感伙記的壓迫感猶在,他也只好隨口說出幾句話來。

「腿蛋治……凍奶茶……」陳百德以微微顫抖的聲音對伙記說。

美艷性感女郎向陳百德拋拋媚眼,便離開桌子。他見滿店子都是美麗性感女郎,有點不安之感,怎麼直至現時為止,除了自己外,也不見半個別的男人?

陳百德不敢再細想下去,看見手上的報紙,於是打開細看,看看有何玄機。才揭開頭版,他的血液猶如頓時凝固下來,呆呆盯著報紙的上方,已不能言語。

報紙的日子印著:二月三十日!

「沒有可能,怎麼可能!二月怎會有三十日!」陳百德猛力搖頭,極力否定這個絕不會存在的日子。然而,一份報紙尚有可能出錯,兩份報紙都同時出錯嗎?機會可不大。他有點失控地抓住身邊的女人,身穿半透明衣著的女人以妖嬈的眼光望住他。

「小姐,請問今天是幾月幾日?」陳百德對妖嬈女人問。

「是二月三十日哩,德公。」女人的嘴唇幾乎貼在陳百德的嘴巴,以極度誘人的聲線回答。

陳百德立刻俟後身子,此刻的他已再沒有甚麼的慾念,只有一個個問號,以及越來越強烈的恐懼。他見整間茶餐廳都是女性、都同樣向他投以曖昧的眼光,面對這群「性感美女」,他心裡竟湧出一股寒意。

「還是速逃為妙!」陳百德連忙丟下報紙,拔腿就跑,離開那間詭異茶餐廳。

當陳百德走出茶餐廳時,眼前情景直教他倒抽一口涼氣。

在陳百德前方的街道,站滿年輕貌美的少女,而且,她們全部都是赤裸裸的!他極目四周,裸女、裸女,都是裸女!全世界彷彿只有他一個男人!

受到一眾赤裸美女簇擁,本是陳百德的「夢想」,然而數之不盡的裸女,無論他如何色膽包天,也都不禁嚇了一跳吧!而且,所有裸女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目光曖昧,只不過,數以百計的曖昧目光,集合起來就是壓倒性的恐怖!

「德公,來我的身邊吧……」一段又一段妖嬈的聲音,無數裸女逐步向陳百德處進逼!

陳百德被眼前「奇景」嚇得牙關打顫,若落入這群如狼似虎的「美女」手中,相信他必會比死更難受。

「救命呀!」陳百德歇斯底里地大叫一聲,接著拔足狂奔。

陳百德慌不擇路,但那些「裸女」的體力竟然出奇地充沛,時間一久,他與「裸女們」的距離已漸漸拉近。千鈞一髮,就在他奔至一暗巷轉角處,一隻白晢的玉手忽爾拉住他,硬生生地把他拉進黑暗的巷子中。

暗巷伸手不見五指,陳百德只感到天旋地轉,神智逐漸糢糊。他暈倒之前,除了聽到一連串嚇人的腳步聲音外,還嗅到一股熟悉的體香。

  陳百德醒來之後,發覺身處似曾相識的房間,還有那個熟悉不過的人。

「曼玉?」陳百德頓然醒悟,那教人難忘的體香,正是首個在這世界裡遇上的女人所發出。

「主人,你終於醒來了。」曼玉如放下心頭大石般,說時暗呼一口氣。

長期掛著的甜美笑容,還有那襲不像衣服的衣服,以及若隱若現的完美胴體,曼玉依然那麼誘人。陳百德勉力撐起身子,她欲上前攙扶,他狠狠拒絕。他坐在床舖上,厲詞嚴色,著她站在前面,表現得前所未有的謹慎和認真。

「這裡究竟是甚麼地方?」陳百德雖然問得認真,但見曼玉體態撩人,始終改不掉色鬼的小動作,吞著唾液,不時注視著她的軀體。

「這裡?不就是主人的寢宮嗎?」曼玉瞪起雙眼,就像疑惑陳百德為何明知故問。

「這地方只有女人,還是那麼……那麼……為甚麼這裡只有我一個男人?還被這麼多女人窮追不捨……」回想剛才被「裸女大軍」追捕的情景,陳百德猶有餘悸。

「主人,你真的忘記了嗎?在這個時候,你這類『天然男人』可謂絕無僅有,所有的女人都要靠你來『傳宗接代』。」曼玉說出幾乎讓陳百德昏過去的說話。

「甚麼『天然男人』?究竟是怎麼的一回事?」陳百德搔著頭皮,如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

無論是男人抑或女人,都不是「天然」嗎?有甚麼天然不天然之分?

曼玉縱然對陳百德的態度感到有點奇怪,仍耐心地娓娓道出這個世界變成如斯模樣的原因。自百多年前起,人類基因出現重大變化,男性與女性的出生率差異一年比一年擴大。由母體誕下的男嬰急劇下降,相反,女嬰則一年比一年增加。直至近十年多,這類自母體出生的「天然男人」已所餘無幾,雖然政府有意研發「複製男人」和經人工培養的「人工男人」,但是人工男人所誕下的嬰兒,不是智障便是畸型,難以健康存活,而複製男人更是由於基因突變的問題,無法生育。為了確保人類能延續下去,政府硬性規定要這些僅存的「天然男人」肩負起「傳宗接代」大任,除了提供最好的物質生活外,還要他們與最優秀的女人「結合」,生兒育女。而那些無法「結合」的女人,怨念日增,久而久之產生「強奪」的心態,不惜一切,都要與「天然男人」結合。

「哦,那我明白了,外面那些女人之所以如狼似虎地追著我,就是想與我『結合』。」陳百德恍然大悟,雖然這世界未免有點荒誕,但是生活如此奢華,倒也不錯。

稱得上是僅餘的「天然男人」,附近一帶的女人知道他的名字並不出奇,而她們也不怕穿得如此誘人,反正滿街都是女人,沒有人會對她們的身體有與趣吧?

想到每天都有女人與自己「結合」,色鬼陳百德當然求之不得。他開始發著綺夢之時,身前的曼玉已有所行動。

曼玉把身上僅餘的衣服脫去,赤裸裸地站在陳百德面前。雖然他並不是首次見到她的身體,但是她那均稱的體態,以及身上散發出來的幽香,其他女人都無法取締。真正教他色心大動的,就是這個完美女人。

「難道……今天是妳與我『結合』的嗎?」陳百德已急不及待,彈站起來,雙手已有所行動。

「我真是很幸運,可以抽中與主人『結合』,尤其能成為主人今天的『第一個』。」曼玉含羞答答地說著。

曼玉嬌艷欲滴,然而她那番奇怪的說話直教陳百德大惑不解,他停止了動作,心想,難道她與外面的怪女人們都是一樣嗎?

「第一個?甚麼的『第一個』?」陳百德擠出笑容,滿臉奇怪地問。

「主人每天都要與五十個女人『結合』,難道主人忘了嗎?」曼玉瞪起一雙鳳眼反問陳百德,說罷已貼近至他的身前。

曼玉的體香頓教陳百德清醒過來,五十個?天!難道要他每天和五十個女人『結合』?這怎麼可能!不出兩天他必筋疲力竭而亡!一股不祥預兆襲上心頭,他嚇得雙腳一軟,倒跌在床舖上。

「五十個……曼玉姐……請妳不要說笑吧……一個男人怎麼可能一天與五十個女人……」陳百德抬頭向曼玉苦笑,爾時她的嬌軀已移近至他上方。

「主人不與五十個女人『結合』,試問人類又怎能延續下去?」曼玉豐腴的胸部已貼近至陳百德的面門,只不過,此刻他只感到她的身體有極度的壓迫感。

為甚麼世界會變成這樣?就連「夢中情人」也變成如斯模樣?陳百德開始崩潰,失聲大叫,狠狠地推開曼玉。她表現得相當驚訝,只是一直盯著他,倒也沒有其他行動。

「嗯,我突然內急,想上洗手間!」陳百德話未說完便如一枝箭般衝進浴室內,並大力地關上浴室門。

陳百德在偌大的浴室內來回踱步,窮腦汁想著脫險之法。思考期間,他瞥見唯一的氣窗,立刻走到窗前。猶幸窗戶比想像中大,而且沒有窗框,他打量了一會兒,認為窗戶足以讓他穿過。

「外面總算有逃跑的空間,好過在這裡坐以待斃,死便死吧!」陳百德咬緊牙關,迅即推開玻璃窗,然後雙手一撐,順利越過窗戶逃出大宅外。

才不過一層樓的高度,陳百德三爬兩撥便沿渠道攀到地下,約略了解四周環境後,便選了一個較為明亮的方向,步步為營地前行。

  走出巷子,陳百德到達大街上。甫看見周遭環境,他便聽到一段段教他膽顫心驚的聲音。

混亂成一片的腳步聲音,陳百德依聲音之源望過去,竟是那群一直等待著他出來的裸女!

「媽呀!」陳百德想也不想拔腿就跑,如狼似虎的裸女群窮追不捨。

跑至一暗巷前,陳百德再度聽到那些嚇人的腳步聲,定睛向前望過去,天!另一群裸女正迎面向他逼近過來。時勢緊急,他也不理會暗巷內有甚麼東西,飛奔進去。

跑進暗巷內,陳百德突然看見一道熟悉的光線。那不就是昨晚那間古怪店舖嗎?早不出、晚不出,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難道這裡的一切都是那老傢伙搞鬼的嗎?

「救星到了!」此刻的陳百德只感到店舖主人能夠助他脫離險境,毫不猶疑就飛奔進入怪店子裡。

「哎呀!」陳百德因太過心急而察覺不到玄門檻,雙腳重重撞上,便如滾地葫蘆,跌過七葷八素。「鏗鏘」,一聲金屬碰撞地面聲音,一件熟悉東西自他口袋裡跌出來,正是昨晚在此處偷竊的手錶。

陳百德赫然發現,錶面所示的日期,竟是二月三十日!這來歷不明的手錶必有古怪!他恍然大悟,抬頭一看,店主老頭兒已走至他身前。

老頭兒蹲下身子,拾起古怪手錶,而陳百德勉力撐起身子,不知是否絆倒時弄傷了筋骨,雙腳竟然站不起來。老頭兒就像知道他會變成這個樣子般,繼續蹲著身子,凝視著他。

「老闆,見到你便好了,總算在這裡遇上一個男人。」陳百德勉強撐起上半身,依傍在玻璃門前說。

「怎麼了?這隻手錶能讓你達成願望嗎?」老頭兒手持古怪手錶說,並對陳百德報以一個詭異的微笑。

老闆滿帶寒意的微笑,教陳百德頓然清醒過來。觀乎老頭兒一副意料中事的樣子,難道他知道怪錶的秘密?甚至,陳百德成功偷竊怪錶之事,都是老闆的精心安排?陳百德此時心裡泛起寒意,原來,這間不平凡的店舖,所賣的東西,都絕不平凡。

「對不起……我把手錶物歸原主吧……求你把我送回原來的世界吧……」陳百德央求著,無法行動的他只能做到這樣。

「偷了人家的東西,光是歸還便行了嗎?」老頭兒雙眼散發出異樣光芒,雖然仍面帶微笑,但是似乎並不善罷甘休。

「那麼我賠償給你吧,我只想返回原來的世界,只想有男人……」陳百德悔不當初,若不是一時貪念,便不會淪落至這個田地。

「賠償?嘿嘿,小伙子,並不是所有的東西都能以錢作補償的,何況你有那麼多錢來賠嗎?」老頭兒緩緩站起來,此時的他全身散發著一股黑氣。

任何人也看得出,這老頭兒絕非普通人,陳百德早已嚇至魂飛魄散,奈何雙腳不聽使喚,無法動彈。

「老闆,好老闆,我把一切都給予你吧,求你,求你放過我……」陳百德心知不妙,連忙抬頭向老頭兒哀求著。

老闆已走至陳百德跟前,並沒有理會陳百德,面目猙獰,對陳百德泛起詭異淺笑。

「既然你這麼想要男人,那麼我便讓你見過飽吧!」老闆話未說完,便舉起右手,一個氣團自掌心處產生。

陳百德望著黑色氣團,已然絕望,只得緊閉雙眼,接受偷竊異界物品的懲罰。氣團打到他的頭蓋上,他立即感到天旋地轉,不知方向。

  不知過了多少時間,陳百德被猛烈的陽光刺得醒過來,他張開雙眼,發覺身處一街道上,正倚傍在欄河上。

陳百德攙扶住欄河,勉力撐起身子,發現身處光明街道上,古怪店舖和恐怖老闆已不知所終。他左顧右盼,滿街盡是男人,雖然衣著尚算整齊,但是每人的表情都非常怪異,滿面愁容,使整個空間添上一層灰濛。

「陳百德!陳百德!」就在陳百德沉思之時,一把雄厚的聲線打斷他的思維,他不經意望過去,頓時張大嘴色,說不出話來。

一群如軍隊般的強壯男人,排列有序地走向陳百德處,為首的是一個魁悟壯漢,一行數十人,穿著同一款式的制服,就像捉拿罪犯般,向陳百德處推進。

陳百德見狀立即拔腿就跑,只是很快便被眾壯丁包圍。首領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幾乎把他整個人揪起來。

「老哥,究竟是甚麼事情?我干犯了何等罪行?」陳百德帶點慌張地對揪著他的首領問。

「你被『女王』選中了,是今天五十個要『結合』的男人之一!」首領以粗獷的聲音喝道。

甚麼?五十個、結合、女王……陳百德突感腦袋劇痛,不祥預兆湧襲心頭。

一眾壯男合力抬起呆若木雞的陳百德,他經過那些沒被選中的男人身邊時,隱約可見他們既羨慕又憐憫的眼光。

陳百德被帶到一處金碧輝煌的宮殿中,那裡與當初遇上曼玉的地方大同小異,最大的不同,就是由健碩壯男取代性感美女。

兩名壯漢半推半就的,把陳百德帶到一間大房間前,房門上掛著「女王」兩個大字。

「不!不要這樣……」陳百德還未開始掙扎,兩漢已打開房門,猛力把他推進房間。

「蓬」地一聲,房門關上,陳百德俯伏在地上,撞得七葷八素。

「帥哥兒!」一把矯揉造作的聲音,連帶一段重型腳步聲音,突然自陳百德前方響起。

陳百德抬起頭來,只有張大嘴巴,慘叫一聲,一個賤肉橫生的醜陋裸女,已壓得他透不過氣來。

陳百德就在慘叫聲中,來償還使用「夢想手錶」的代價。




[ 本帖最後由 海夜仙女 於 2009-3-21 22:55 編輯 ]
永遠的光明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