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712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海夜仙女
鄉紳 | 2009-3-21 15:04:06

邵立文在某圖書館中任職圖書館助理(俗稱CLA),負責櫃面(即Counter)服務性事務及一部份文書往來(Paper Work)的協助工作。他是標準的楊千嬅歌迷

,除了加入其歌迷會外,休假時候還會到處搜羅她的唱片和精品,因此養成他的擇偶條件都傾向於千嬅。

由於他的擇偶條件高,加上他又不是甚麼的高大威猛、俊俏才秀,因此雖已年屆廿四,但仍未曾嚐試過戀愛。他是一個沉靜感性的人,閒時喜歡獨個兒沉思。每次想到這樣的年紀仍孤單一人,都會有失落的感覺。

這一天,立文終於踏上人生轉捩點。

「今天來了新同事哩。」立文的同事Ivy甫見到立文返回圖書館說。因為有一位舊同事被調職,而上頭又未找到人選填補,所以在獵頭公司(簡稱SB)找了一個人來頂替。

「是嗎?是男抑或是女的呢?長得怎麼樣?」立文放下細軟便急不及待的問,那渴望的表情和語氣,滿是懷春少男的表現。

「是一個美少女,還是很年輕哩。」Ivy以詭異的眼光望�立文說。

「嗯,是嗎?不要那麼的誇張吧。」立文�壓興奮的情緒,刻意扮作淡定的微笑�說。

爾時,館長帶同新同事到辦公室(Office)與一眾同事們會面。立文甫與新同事打個照面之後,不禁心底裡一怔。少女雖然不及千嬅甜美可愛,但是五官標緻,尤其那雙晶瑩明眸,直教攝人心神,配以清甜的微笑,那純美氣質,迅即深烙在他的心坎中,陶醉得幾乎作不出反應。

「我叫鄧美華,大家叫我Karen吧,請多多指教。」少女嫣然說。

「嗯,邵立文,叫我立文便行了。」當輪到立文自我介紹時,顯得唯唯諾諾。

見到他的傻裡傻氣,Karen也不禁輕輕竊笑。

「他們以後便是妳的拍檔了,先來多點溝通吧。」館長嚴肅的臉上微笑�說。

「是,知道。」她點一點頭,眼珠兒不經意的滾向立文面上。

看到那柔情似水的目光,立文從心底裡回報友善的微笑。

開館的時候,立文與Karen首先負責counter事務,而安頓好後,館長也返回辦公室。

「有不明白的地方便儘管問我吧。」他遞起手,微笑�說。

「是的,還請多多指教。」她笑意盈盈的與他握�手說。

那嬌美的笑容,在柔順的纖纖玉手的觸感下,使他猶如進入醉人的仙境中。

「不用客氣吧,我是很樂意幫助妳的。」雖然是客套話,但是這都是他出自肺腑之言。

平時總覺得缺少生氣的圖書館,如今仿似朝氣勃勃,增添迷人的浪漫。

晚上,Karen相約朋友到酒吧。

「怎麼了?為何悶悶不樂呢?」朋友見Karen愁眉深鎖,於是好奇的問。

「唉。」Karen輕呷一口酒水,「都不知是被人暗戀抑或是在暗戀別人。」她抿起小嘴,滿臉躊躇。

「那便看妳的心裡了。」朋友指�她的胸口說。

「唉,有時就連內心也是靠不住哩。」她輕嘆一口氣說,滿面無奈。

深夜倚�未眠,Karen眺望星空發呆。雖然他並不是翩翩公子,但是在他深遽的眼光裡,散發出點點迷人的情意。這對並不是以前那數雙膚淺的眼睛,是多麼的真誠、醉人。或許,這叫作一見鍾情吧,或許,這�情花需要時間來灌溉才得以盛開。

新的一天來臨,象徵新的開始。

立文甫返到圖書館,便軟軟的攤坐在椅上。

「怎麼了?沒精打采的,不像平時的你哩。」Ivy微笑�問。

「可能昨夜翻睡吧。」立文拍拍兩頰,勉�抖擻起精神說。

「真的嗎?還是在想念人家呢?」Ivy奸狡地笑�問。

真相被揭穿,立文被質問得臉紅耳赤,手足無措。

正在這進退維谷之時,Karen返到。

「早晨。」Karen�柔地向兩人說,展現那如陽光的笑容。

「早晨。」Ivy禮貌地回應。

「啊,快將遲到了,要先簽到啦。」Karen晶瑩的一雙眼珠滾到時鐘前顯得十分驚訝,連忙走到簽到簿前簽署。

她因而沒有留意到立文的出神表情。立文看�那粉臉,美得如斯醉人,眼光也顯得萬分傾慕。

然而,總有人發覺這小伙子的異常舉動的。Ivy打量了兩人一會,覺得他倆也挻相襯哩。

開館時候到了,由於立文和Karen都各自做工作,因此立文都找不到機會與Karen接觸。

直至看見Karen拿起一個放置雜誌的file,立文便趁機向她搭訕。

「咦,妳也喜歡看《西Touch》嗎?」他走近她,雙眼望�內裡的雜誌問。

「是哩,貪其夠『八婆』嘛!」她掀起嘴角,自嘲地說。

「啊。」他稍感驚訝,兩眼發�光地感嘆,「是千嬅做封面哩!」他興奮地說,原來是見到夢中情人。

她不禁暗暗吃驚。

「你喜歡她嗎?」她哭笑不得的問,並把雜誌交給他。

「是哩!」他帶笑接過雜誌,「千嬅不但長得甜美可愛,還有如陽光般燦爛的笑容,真的十分討人歡喜。」他一面入神的看�封面,一面滔滔不絕的說。

因為他太過亢奮了,所以失儀了也不知,後來見她目定口呆的盯�自己,他方尷尷尬尬地粗閱了內文,把雜誌交回給她。

真的嘛!每見到千嬅便不能自控,就連心儀的女子面前也這樣的失儀。但問問真心,他真的可以為才相識不到一個月的她而完全捨棄喜愛了多年的千嬅嗎?然而千嬅始終只是偶像……實在太自相矛盾,他也一時不知怎樣解決,竟對她啞口無言。

就這樣,兩人便拘拘謹謹地度過一個上午。

[ 本帖最後由 煞氣一點點 於 2009-3-26 23:07 編輯 ]
永遠的光明
回覆 使用道具
海夜仙女
鄉紳 | 2009-3-21 15:07:38

只差一句話>作者:千慧文<(2)

這樣的不經不覺便過了數星期,立文和Karen的感情雖然沒有很大的轉變,但是兩人逐漸的熟絡起來,也相處得不錯,還差一點點的,便是一句令雙方刻骨銘心的說話。

一日的Office中。

一聲響亮的跌物件聲音突然打破沉靜的空間,有點沒精打采的立文嘆了一口氣,蹲下身子,拾起跌得滿地的文件。

「怎麼了,立文?近日這樣心神恍惚,不像以前的你哩!」Ivy見勢好奇的問。

「嗯,沒甚麼啦,可能有點累吧。」立文一邊執拾�文件一邊回應�,觀其語氣卻有點牽�。

就在此時一聲開門聲傳出,進來的正是Karen。

立文的眼光立刻像被點了穴般停頓了,動作還變得生硬。

「嗯,現在我『O』(即office hour)哩。嗯,立文,可否借你的坐位一用?」Karen幽幽地問。看見立文蹲低身子、帶點傻氣的表情,她也不禁展出甜美的笑容。

「嗯,沒,沒有問題。」立文頓了一頓方懂得作出反應,「我也是時候出去counter了。」他站起身子、抱�文件夾說。雖然仍能擠出微笑,但是那不自然,一看便知是在�裝�。

「謝謝。」Karen再展迷人的笑容。

那醉人笑靨,立即把如履濃霧中的立文喚醒,激發出久違的陽光氣息。

當立文扭開門鎖離開office時,Ivy迅即跟隨�他,並把他拉到pantry(茶水間)中。

「喜歡人家嗎?」Ivy悄悄地問。

「不,不是哩。」唯恐面對尷尬時刻,立文連忙否認。

「是嗎?不要自欺欺人了。」見過由茫然轉為驚喜,又由驚喜轉為靦腆,能令一個年輕小伙子有這樣複雜而又快速轉變,除了喜歡的人還有誰?這個明顯的動作當然走不出Ivy的眼中。

如一針見血的說話,立刻令立文語塞呆頓。

「放膽去追求人家吧!我支持你!」Ivy拍一拍立文的臂膀,鼓勵他說。

立文報以感激的微笑,但歡容一瞬即逝。

「怎樣追求?」對於情場初哥的立文,這個問題顯得很無奈。

「唔……當你見到喜歡的人的時候,你會怎樣做?」Ivy想了一想問。

「一直地看�她,偷偷地欣賞她的笑臉,心裡便會泛起甜蜜微笑。」當每看到夢中情人千嬅,立文便會有此感覺,因此亦顯得喜形於色。

「那就這樣便行了!」望�七情上面的立文,Ivy也輕搥他的手說。

這樣便行了嗎?立文雖然仍有點猶豫,但是在無從入手的困惱下,唯有一試吧,總好過這麼的無了期拉扯下去吧。

終於輪到他倆站counter的時候。

看�Karen的俏臉,立文心如鹿撞。他深呼吸了一口氣,照Ivy所說,如看千嬅般看�她。Karen也發覺一雙深情的目光一直不斷地看�她,當看到立文明亮的眼珠兒,加上迷人的笑容,也不禁面紅耳赤,靦腆地輕笑起來。那緋紅的臉頰,直教立文心神盪漾,幾乎忘了自己的工作。

糟了!接下來怎辦?說句話吧,笨蛋!但說些甚麼的話呢?立文的舌頭仿如打了結般,竟然變得啞口無言。畢竟,這樣的注意�一個異性,他還是第一次。

好不容易,他想到一個下策,就是以工作來逃避尷尬。

終於,他倆又一次陷入沉默之中。

夜深輾轉難眠,立文呆對天花板,反覆思量。既然自己亦感覺到人家有含羞笑意,即是證明她對自己有一定好感吧,至少她不會投以抗拒的眼光吧。立文,你要做主動了,人家可是一個好女孩哩,若被別人捷足先登便可要後悔了。然而,當想到他是以看千嬅的心態看�眼前人時,他突有自欺欺人的感覺。你可是一心一意喜歡人家嗎?對於這個問題,他滿是矛盾。

在被動的性格驅使下,立文始終沒有勇氣說出真心話,加上那滿是矛盾的心,他要時間來適應,縱然Ivy等同事大力推波助瀾,這段感情仍然打不開一個闊口。

但是,時間會容許立文無了期的拖拉嗎?

一天,立文收到一個震撼心弦的消息。

「Karen要辭工了。」Ivy嚴肅地對立文說,語氣帶點無奈。

看Ivy罕見的認真,立文心知這絕不是信口開河,他立時頓了一頓。

「是……是嗎?」立文牽�地一笑,「也好,橫豎她亦只不過是臨時頂包吧,早點離去可以避免被上司辭退的窘局吧。」他縱使�裝輕鬆,其驚訝的眼光已畢露於人前。

「那你還不快點作出表示呢?若再不表態可不要後悔哩!」Ivy看�茫然的立文

,也暗暗替他焦急。

始終都隱瞞不過閱歷豐富的Ivy。立文也不�裝淡然,輕嘆了一口氣,表現得有點無精打采。他無奈地點一點頭,以示自己的決心。然而雖然對�別人表現得積極,但是他卻不懂得怎去積極。

那一天,立文對�Karen竟無言以對,而Karen也明白他已知道她將離職之事,也想與他的感情有進一步的發展,但畢竟她還是一個女孩子,要有點矜持吧!在兩人沒有突破性的行動下,雙方又再進入沉默。

夜裡,立文絞盡腦汁去想出一個適合他又不會嚇跑她的辦法。對於他這個「愛情幼稚園學生」,根本想不到用哪方去哄女兒家,唯一他對自己有信心的,便是那不過不失的文筆。終於花了兩個多小時,他才寫出一封令他滿意的信。輕輕醮貼信封,他遠眺閃爍繁星,希望藉此剖白心靈的信,可以成功轉變對她的感情性質。

終於,Karen正式離職了,立文的信卻沒有交出。

在沒有了Karen的office中。

「你沒有後悔嗎?」眼巴巴看�一對金童玉女就此沒有了下文,Ivy不禁大表婉惜。

「已經不是後不後悔的問題了。」立文俟在椅背上,輕輕笑了一笑,「問題是我也不敢肯定是否真心的喜歡她。」他輕嘆一口氣說。

「那麼你還有意中人嗎?」立文的欲言又止,即挑起Ivy的八卦根。

「楊千嬅吧!」立文帶點失笑地說。

「是大明星啊!有可能嗎?」對於兩個生存於不同生活圈子的人,Ivy表現得滿不相信。

「這點我也明白,」總算立文還有自知之明,「但每當我想起她時,老是帶�千嬅的影子,若果不是全心全意的愛一個人,實在對她很不公平。」立文滿面婉惜的說。

「唉,你真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忠實fans。」Ivy也不禁佩服年紀輕輕的他,便能夠如此的將心比己。

「可能這便叫作緣份吧。與她有緣無份,實在有點無奈。」說到此時,立文亦感觸起來。

然而不知怎麼解的,他有預感與她的感情不只如此。

時間可以沖淡一切,或許到了一年半載後,立文對Karen的感覺已不復現在。想起以前迷戀偶像的時期,每到夜闌人靜、孤單一人時,他總會有種失落的感覺。自從碰上Karen後,這數個月頭來,他的生活仿如增添一份色彩,充實不少。其實如千嬅這樣的美人兒,委實不易找得到,就算找得到,人家也未必肯瞧自己一眼吧。不過或許到了一個時候,他的心態會有轉捩性的改變吧,而這個時刻,就要用時間作見證了。今晚立文依然孤身一人,他遠望夜空,感到一種久違了的感覺重臨心房,那就是沒有寄託的失落。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