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761 | 回覆: 4 | 跳轉到指定樓層
風宇
子爵 | 2009-3-26 11:52:00

楔子

  華山山脈某谷,一群拿著武器的武林中人追擊著在他們前方不斷竄逃的妖魔,仔細一看,雙方皆有人掛彩,傷或輕或重,但絲毫不減他們身上所散發的殺氣,尤其是站在眾武林中人前方的青衣男子。
  妖魔們逃到山壁前,後方已是死路,前面又有追兵,進退兩難的妖魔們焦躁不已,這時後方人馬已經追至,雙方開始對峙。
  「今天一定要把你們魔族趕盡殺絕!」帶頭的青衣男子舉劍,劍氣隨著鋒芒散發,冷冽的眼神讓妖魔們不寒而慄。
  這時從妖群中走出一個似人形的老者,黑衣綠膚,全身散發出來的力量不亞於青衣男子的殺氣,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咳咳,你可知道吾是誰?」老者說。
  「誰管你是誰,我只要把你們全殺光就好了。」青衣男子一躍上前,劍尖直取老者腦門。
  只見老者輕笑了一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出手奪下了青衣男子的劍,然後另一隻手緊緊的抓住了青衣男子的頸子。
  「你……」
  「真可惜啊!吾以為來的會是獨孤宇雲,沒想到來了你這個小嘍囉,那吾大費周章的把你們引到這裡就沒什麼用了不是嗎?」
  眼見帶頭的男子被抓住,眾武林中人害怕的退了幾步。
  「我才不是小嘍囉,我可是沈致鋒,東宮劍莊的莊主,我可是要當武林盟主的人哪!」沈致鋒大喊,但老者的手卻更用力的掐了他的脖子,他登時昏死了過去。
  「真無趣……」正當老者要拿他所奪下的劍割斷沈致鋒的脖子時,煞時一道金光劍氣從天而降,老者速地放手,但右手還是硬生生的被斬了下來。

  「獨孤宇雲……」老者抓起掉落在地上的右手,惡狠狠的看著劍氣收回之處,一個穿著一襲道袍,白鬚白髮,眉宇之間散發不凡之氣的男子。
  而他正是現任的武林盟主,蜀山派的掌門,獨孤劍聖。
  「魔尊,我來晚了,沒讓你玩的盡興真不好意思。」
  「現在開始也不壞。」魔尊將斷掉的右手扔向在後面的的妖魔們,妖魔們一把接住,接著他一步向前,頓時左手的魔爪好像正在無限擴張,就像是要把所有人吞噬一樣的巨大魔氣,對獨孤宇雲席捲而來。
  獨孤宇雲右手雙指向天一指,背上的七星劍飛鞘而出,他一把抓住,跳進魔尊的巨大魔氣中。
  「金罡破魔劍!」此招一出,佈滿烏雲的天空透出幾道陽光,竄進獨孤宇雲的劍中,劍一揮斬,幾道金色劍氣將魔尊的魔氣斬碎,魔尊向後飛退到山壁上,一聲巨響,當魔尊撞上山壁時,口中吐出一大口綠色的血,身上也多了好幾道劍傷。
  此時正要收招的獨孤宇雲突然感到一股暗勁爆發,而且暗勁的力量直取心臟,他立刻將所有真氣移到心臟附近,然後一口氣放出來。
  「轟」的一聲,獨孤宇雲的上衣爆裂,偌大的真氣爆發使得周圍的人也被傷到,紛紛爆出鼻血。
  為了化解暗勁幾乎耗盡全身真氣的獨孤宇雲氣喘吁吁的半跪在地上,右手七星劍撐地,吐出一口鮮血。
  「幾年前我還不是你的對手,現在我們可以鬥到這種地步,看來你的魔體真的衰老不少啊!」獨孤緩緩站起身,看著需要眾妖魔攙扶才能勉強站的起來的魔尊說。
  「或許吾真的老了不少了吧,不過你真是讓吾刮目相看啊!短短幾年修為進步的如此驚人。」
  「今日一役,注定你們魔族將滅,覺悟吧!」獨孤宇雲縱身一躍,劍鋒直取魔尊,這時一個龐大的身影站出,擋在魔尊與獨孤之間,接下了獨孤這致命的一劍。
  「龐鬼,你……」魔尊看著上前去擋劍的妖怪龐鬼說。
  「魔尊大人,這裡就由我們擋下吧!」龐鬼說。
  「是啊,右尊大人就快回來了,等到他回來,這些人根本不算什麼。」另一個妖怪抓住獨孤宇雲的七星劍,剩下的妖魔們紛紛向前。
  「魔尊大人快走吧!記得要幫我族報仇。」水魔衝向前去,用盡全身力量弄出一道水牆,擋在兩方人馬之前。
  「誰都不許走!」水牆被斬了開來,方才昏迷的沈致鋒緊抓著劍,把水魔的頭給斬了下來。
  「魔尊大人快走!再慢就走不了啦!」一個妖怪大喊,把右手丟給魔尊,接著馬上又被沈致鋒給刺死。
  魔尊不甘心的咬牙,轉身躍上山壁,消失在樹叢間。
  「別想跑!」沈致鋒追上前去,卻在欲跳上山壁前被龐鬼擋了下來。
  「誰都不可以傷害魔尊大人!」

  而在樹林裡拼命逃竄的魔尊,隱隱約約聽到林外的山壁下傳來他所熟悉的聲音傳出來的哀號,他忿恨的握緊拳頭,一刻也不停歇的朝深林深處跑去。

  山壁下的妖魔被消滅殆盡,且絕大部分都是被沈致鋒殺掉的,被魔尊玩弄的屈辱讓他忿恨不平,連死去的妖魔屍體他也斬的稀巴爛。
  「致鋒,夠了。」獨孤按住沈致鋒的肩膀說。
  沈致鋒甩掉獨孤宇雲的手,全身濺滿妖怪血的他,緊握了劍走開,留下獨孤一個人在山壁前。
  「為了杜絕魔族做惡而滅掉魔族,這樣子究竟是對還是錯呢?」獨孤將七星劍抽出劍鞘,高舉向天。
  這時兩個黑色的身影像風一樣的來到獨孤宇雲的身後停了下來,兩人單膝跪地,雙手合握。
  「盟主,魅影雙鬼來遲。」
  「起來吧。」說完之後,雙鬼站了起來,看著獨孤身後的一地碎肉。
  「這是沈致鋒幹的?」魅鬼問獨孤。
  「別問這麼多,魅鬼、影鬼,你們兩個人能跑多快就跑多快,勢必要追上魔尊,我還有話想問他。」獨孤將劍向上一丟,縱身一躍,站在劍上。
  「是。」兩人一躍而上,一起消失在樹林裡。
  「唉。」獨孤宇雲搖搖頭,御劍飛離山壁。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6 11:52:52

第壹章 魔皇初成

   
  神州四大城之一,天甲城,位於京城北方,傳說中北方之神玄武安息之地,因為接近北方游牧民族之地,造就它擁有不同民族融合出來的文化特點,是目前神州大地上最繁榮的城市,也因為繁榮及特別的文化,讓此地演變成越夜越熱鬧的不夜城,比起京城有過之而無不及。
  神州四大城除了北方的天甲城之外,另外還有東方的青鳞城、南方的鳳炎城、西方的白牙城,各是傳說中四方神的安息之處,也是神州大地上最重要的防禦之地,四城抵禦外敵的重要性,也是造就四方神安息之處傳說的原因之一。

  
  「走開啦!死乞丐!」身著一襲華衣的男子踹開一個向他乞討的乞兒,不料乞兒鍥而不捨的巴著他不放,他氣得叫身邊的隨從打了他一頓,然後把他丟到天甲城外的北冥林裡。
  「別再讓我看到你了啊!不然我就打死你。」華衣男子吆喝著隨從離開,留下乞丐一個人在北冥林入口。
  北冥林是神州大地上最大的森林,沒有人計算過它有多大,只知道它最遠涵蓋到五嶽山脈外,可見範圍之大;再加上樹林裡妖怪橫行的傳聞眾說紛紜,而且沒有人進去之後還能再安全走出來,所以北冥林已成為大家口中的禁地,沒有人敢再進去。
  此刻乞兒靠在北冥林裡的一棵樹旁,他揉揉身上剛剛被打的傷,再看看身上的新舊傷痕,忽然他的肚子發出咕嚕聲,摸摸肚子,他流下了淚來。
  「又痛、又冷、又餓,為什麼,唉……」乞兒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原本應該灰心喪志的他,不知道怎麼地想到剛剛的華服男子,一股火湧上心頭,頓時他的眼神充滿殺意,他一拳打在樹上,力道之大甚至他自己也驚訝萬分。
  因為眼前這株足足有三個他身體這麼粗的巨木就這樣被他一拳打倒,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沒有受傷,當他回頭去看剛剛被他打倒的樹時,他看見一個人站在倒掉的樹幹上。
  遠遠看上去像是一個老人,穿著黑衣服,沒有右手,而且是微笑看著他的。
  乞兒突然感到不寒而慄,轉身就要走掉,只是當他才一回頭,老人已經到了他的面前,他嚇得跌坐在地上。
  「你、你想幹什麼?」全身發抖的乞兒隨便抓起地上的樹枝胡亂揮舞,本以為這個奇怪的老人會不敢靠近,沒想到老人亦步亦趨,這時月光從樹間灑下,照在老人的臉上,乞兒才看清楚了老人的樣子。
  黃眼綠膚,雙手的手指跟爪子一樣,頭上還有一對大角,嚇得乞兒快連向後退的力量都沒有了,只是拿著樹枝一直揮舞。
  怪物一直逼近,乞兒把樹枝刺向怪物,沒想到這一刺,卻刺進這恐怖的怪物的胸口,噁心的綠色液體從傷口流了出來,嘴巴也流出綠色的液體,只是他依舊笑著朝乞兒走了過來。
  恐懼到極點的乞兒在也忍不住膀胱的尿水,唏哩嘩啦的流了滿地。
  這時怪物已走到乞兒的面前,他將唯一還留著的左手放在乞兒的頭頂,對他說:「吾感到你心中的憤怒,還有邪氣,想不想得到一個報仇的機會?」
  「報仇?」乞兒收起害怕的情緒,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怪物。
  「對,對那些恣肆妄為的人類,報仇雪恨。」
  這時乞兒心中害怕的情緒一掃而空,他的心裡只有剛剛那怪物所說的,「報仇」二字。
  「怎麼做?」乞兒站起身,霎時他的眼神散發出微微的邪氣。
  「你很幸運,很少有人類可以發出像你這樣的邪氣,剛好可以勉強接受吾魔尊的無上魔功『混世滅元氣』。」
  「混世……滅元氣?」
  「這可是吾族最強大的魔功,只有歷代魔尊可以修練,修練此魔功,就可名正言順的當上魔族之尊的地位。」
  「魔族之尊?」
  「沒錯,吾現今將此魔功傳授於你,你就可以達成向看不起你的人報仇的這個目的,但是吾有一個要求。」魔尊放開置在乞兒頭頂上的手,就在地上坐了下來。
  「吾要你統領魔族,打倒正派武林!」魔尊面容突然變的凶狠,煞氣迸然。

  「就這麼簡單?」乞兒冷冷的說。
  「哈哈哈!很好!吾就是需要你的自信,準備好,吾將此魔功導入你體內,站穩了!」魔尊起身,運起全身魔功,加上他千年的魔功修為,一瞬間灌入乞兒體內。
  「啊!」乞兒痛苦的大叫,體內力量滿到像是要爆開一般,他感受到全身每一吋皮膚、肌肉都漲了起來,彷彿再多一點力量灌進來,身體就會因為承受不了而爆開。
  「混世滅元氣,逆轉乾坤!喝!」突然的一股暗勁傳了進來,乞兒體內狂暴的魔氣一瞬間炸開,分裂的魔氣快速的滲入乞兒的身體裡,剛剛痛苦的感覺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微微的刺痛感。
  「大功……告成……」魔尊脫力倒下,乞兒連忙將他給扶了起來。
  「你還好吧?」乞兒說。
  乞兒扶著魔尊到一旁坐下,讓魔尊無力的身軀靠在一旁的樹幹上休息。
  「你……你要記住,雖然你得到魔功,但是以你一屆人類之軀,恐怕吾族有人會不服你,尤其是楊召……」
  「楊召?他是誰?」
  「他是吾族的右尊,他心思縝密,魔功也只有在吾之下,而且他野心極大,要不是吾的修為還在他之上,他早就反叛了。」
  「這種人怎麼還留在身邊呢?早就應該除掉他了。」乞兒握拳向地上一打,拳頭深深的嵌進了地面。
  「不行,吾族大部分的部下都聽命於他,對他只能安撫,如果要強攻必定造成我族大大損傷,在正道武林攻來之前,吾族早就已經因為內亂覆滅了。」
  「那,我該怎麼做?我現在就算得到魔功,也不是他的對手吧?」
  「嗯,他擁有千年魔功的修為,你自然不是他對手,但是現在正道武林急著要殲滅吾族,他也很清楚現在引起內亂只會加速我族的滅亡,所以他現在不會對付你……呃啊!」魔尊吐出一大口綠色的血,痛苦的握住胸口。
  「你……先躲起來,等到你能自由的運用體內魔功之時,再回到魔界去,屆時統整魔族,反攻正道武林。」
  「是。」乞兒恭敬的半跪在地上,對魔尊鞠了個躬。
  魔尊抬起因虛弱發抖不停的左手,放在乞兒的頭頂,說:「現賜你名號,聖魔皇。」
  「多謝魔尊。」
  「有人來了,你快走吧。」魔尊看著北冥林深處說。
  「那你呢?」
  「吾大限已到,再活也不過幾個時辰了,帶著吾只會拖累你,快走。」魔尊手一揮,起了一陣狂風,把魔皇推離了一段距離。
  「快走!」
  乞兒再回頭看了百步之遙外的魔尊一眼,隨即飛奔進入北冥林深處。
  「偽君子,你們可終於來了,可惜……你們晚了一步,吾早已把魔尊之位給讓了出去,這樣子我族就免了群龍無首之禍了。」
  魔尊又嘔了一口血,失力的跌躺在地上。

  樹林裡兩個身影急竄,繞過層層的大樹幹,來到還散發微微魔氣的魔尊屍體前。
  「影鬼,這應該就是魔尊的屍體了吧。」魅鬼隨手翻著眼前動也不動的魔尊屍體說。
  「嗯……想到這麼快就死了,我們得回去報告獨孤掌門才行。」
  「好,走吧。」
  兩人抬起魔尊的屍體,以鬼魅般的速度離開了北冥林。


  烏雲漸漸掩蔽了天空,使北冥林裡更加陰暗,林中深處的一片小空地前,站著方才剛從魔尊那得來無上魔功的乞兒。
  此時的他全身充滿妖異的氣息,雙眼微微散發出青色光芒,體內再也抑制不了的邪氣還有魔氣散出體外,這至陰之氣使得周圍的樹幹上都結了薄薄的一層霜。
  一陣又一陣的魔氣散發開來,周圍的空氣令人窒息,他的長髮無風自動,雙手平舉,手掌心向天。
  「喝啊!」一道青光炸開,照亮了北冥林將近一半的範圍,這道光也瞬間把層層的烏雲擊散,天空又恢復在皎潔月光照耀之下。
  將手伸到眼前,他握了握拳,似乎很滿意現在這充滿力量的自己。
  「等著看吧……我聖魔皇,將帶來惡夢。」
  他大笑,震動著空氣。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6 11:53:44

第貳章 天甲崩毀

  深夜,依舊像不夜城的天甲城裡人潮依舊,大多聚集在燈紅酒綠的青樓內外,連方才欺負乞兒的華衣男子和他的隨從,也都搖搖晃晃的在天甲城街道裡步行著。
  「客倌,明兒還要再來啊!」青樓女子在大門外嬌媚的送走華衣男子。
  「彩蝶妹兒!妳這麼騷,明天我可要好好的再讓妳舒坦一回!哈哈哈!」華衣男子笑著,卻不留意的踢到了路上的碎石子,滑了一跤,所幸身旁隨從趕緊將他扶了起來。
  「少爺,您沒事吧?」扶著男子右手的隨從問。
  「多事!滾開!」男子逞強的站了起來,卻在站起來之後,看見剛才的乞兒站在他的面前。
  「又是你……」男子醉醺醺的白了他一眼,揮了揮手,對身後的隨從說:「別讓他擋路,給我狠狠揍他。」
  「是!」兩名隨從聞令立刻上前,分別抓住乞兒的左右兩肩,將他平抬了起來。
  乞兒見到這樣的情況一點也不驚慌失措,只是依舊用著他那陰邪的眼神,看著眼前的華衣男子。
  「你……」男子被他這麼一看,原本的酒意已經全失,只有極盛的憤怒及不知從何而來的些許畏懼。
  乞兒搖搖頭,深深吸了一口氣,瞬間,抓住他兩肩的隨從感覺到有一股力量從他的體內竄出來,接著兩人便被那股不可思議的力量給彈開,落在兩旁青樓的階梯上。
  「唉呀呀!打架啦?」青樓的老鴇揮著手裡的扇子走了出來,然後用低下的口吻對華衣男子說:「這幾位客倌,息息怒嘛!別在這裡鬧事,萬一出事了會很麻煩的!」
  「有膽子敢挑釁我況全璽,你難道不知道我的老子可是天甲城的總兵嗎?你是不是想找死?」況全璽大吼,把趕過來勸架的老鴇給推倒在地。
  
  「那又怎麼樣?」乞兒說。
  「又怎麼樣?」況全璽上前一步,憤怒的指著乞兒說:「我今天就要讓你魂斷此處!來人啊!給我宰了他!」
  況全璽一聲令下,後方剩下的隨從們立即抽出大刀,朝乞兒衝了過去。
  「現在這種場面,對我來說只不過是小意思罷了!喝啊!」乞兒雙掌一出,全身的魔氣開始運行,他雖然還無法將混世滅元氣控制自如,但是他體內所擁有的魔氣,足以將眼前的隨從們轟成碎片。
  「混世滅元氣─傲風逆天斬!」一股黑氣從乞兒體內爆發,周圍颳起了一陣強風,所有人被這陣風吹的連眼睛都睜不開,連街上大大小小、屋內屋外的燈籠都被風所吹落,燈籠掉落在地上整個燃燒了起來,這時除了燈籠燃燒的些微火光之外,整個街道陷入了一片黑暗。
  「這是什麼怪風?」況全璽用袖子擋住這股強風,卻在風停的時候,發現周圍已經一片漆黑,而且自己身上的衣服也被刮得破破爛爛的。
  「現在的你,跟我好像啊!」黑暗中傳來乞兒說話的聲音,接著是他狂妄的大笑。「不過,僅限於外表罷了。」
  「什麼?」況全璽瞪大了眼睛,看著視線朦朧中步步逼近自己的乞兒,驚恐的問:「難道,這都是你做的?」
  「當然,我已經得到今非昔比的力量,而現在,就是你的死期!」乞兒速地伸手抓住了況全璽的天靈,冷哼一聲,他的七竅爆出了鮮血。
  「真是輕鬆。」乞兒邪笑,放開了抓住況全璽的手,而他就像一個失去鐘擺的鐘一般,直直的跌落在地。
  殺了況全璽之後,乞兒的臉一下子沉了下來,黑暗中在地上蔓延開來的鮮血流到他的腳邊,他深吸了一口氣,享受這無與倫比的極度血腥之氣。
  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乞兒感到自己的力量正因為殺人之後急速攀升,多麼令人著迷的力量,如此強大到足以毀滅一切的能力,他只發揮了一點就有這樣的局面,他開始期待著,期待魔尊所說的,將混世滅元氣完全發揮那一天。
  大笑,乞兒一步步的離開了充斥著黑暗的街道。
  

  隔天清晨,獨孤宇雲帶著幾個門派的掌門,隨著魅影雙鬼來到他們在北冥林發現魔尊屍體的地方。
  「就是這裡。」魅鬼說。
  獨孤宇雲上前一步,閉上眼睛感受著魔尊殘留的魔氣,剩下的魔氣幾乎已經消失殆盡,但此地後方卻有一股猶如新生的魔氣聚集。
  「這是?」獨孤猛然的向後一轉,伸手向天一舉,背上揹著的七星劍出竅,他便踩著劍往他感受到魔氣聚集的方向而去。
  「盟主?」眾人不解,但還是尾隨著獨孤而去。
  眾人跑了一段距離,看見獨孤正在前面的小空地上站著,閉上眼睛且一語不發。
  「怎麼了,盟主?」華山派的掌門問。
  「你沒有感受到此處有不同於魔尊的魔氣聚集著嗎?」獨孤問。
  聽到獨孤這麼說的眾掌門紛紛閉上眼睛,接著他們像是被雷打中似的,全身震了一下,瞪大了眼睛。
  「這是……」武當派的掌門疑惑的問。
  「這是魔功『混世滅元氣』獨有的魔氣,只不過這還是個雛形。」獨孤望向魅影雙鬼說:「看來昨晚你們兩人晚來了一步,魔尊已經將他畢生所學傳授給別人了。」
  「怎麼會?這裡不可能會有妖魔出沒的啊!」影鬼大驚。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魔尊傳授魔功的對象就不是妖魔。」獨孤看著所有人,說:「而是人。」
  無法接受這事實的掌門們,露出慌張的表情,這時天上飛來幾個御劍而來的蜀山派弟子,來到獨孤跟前並跪下行了個禮。
  「掌門。」蜀山弟子站了起來。
  「怎麼了?」獨孤宇雲問。
  「弟子方才在天上巡視了一會兒,發現離這裡數里外的天甲城裡,發生了不得了的大事。」
  「什麼樣的大事?」獨孤雖然這麼問著,但心裡早已有個譜,十之八九是那得到魔功的人,在天甲城興風作浪。
  「一半的天甲城幾乎毀滅,地上滿是乾涸的血及碎肉塊,不知掌門是否要前往探知?」蜀山弟子問。
  「嗯,我們就去看看吧!」獨孤雙手把揹在身後,帶領著眾掌門朝天甲城走去。


  同一時間,京城皇宮大殿裡。
  大殿裡正在上早朝,文武百官們站成左右兩排,而中間長階梯最上方位置上坐的,是統治神州大地的最高核心,也就是當今聖上,姜彥皇帝。
  「啟稟聖上,臣鹿顏之有一件事情啟奏。」一名穿著官服的老者從眾人中走了出來,對姜彥行了一個禮。
  「什麼樣的事情?」姜彥問。
  「今晨,臣收到天甲城總兵況正的消息,說是天甲城在昨夜遭人破壞,在一夜之間,將近半個天甲城成了廢墟,死傷人數高達五千餘人。」鹿顏之說。
  「哦?有這樣的事?」姜彥明顯的全身震了一下,想不到堪稱神州四大城中,最有防禦力的大城天甲,竟會在一夜之間被破壞的這麼嚴重。
  「聖上,臣覺得事態相當嚴重,如果沒有及時處理,將會釀成天甲城防禦力嚴重減弱,導致外族侵犯,甚至威脅皇城。」
  「鹿顏之!你不要危言聳聽!」一名武官走了出來。
  「難道我說的天甲城被毀,這件事是錯誤的嗎?」鹿顏之瞪了過去,那名武官頓時啞口無言。
  「鹿卿家,你有什麼想法嗎?」姜彥看著鹿顏之問。
  「臣認為,應該是東南一方的外族戰天一族的軍隊,要不就是在北方極寒之地的天教所為,除了比較有勢力的他們兩個集團,再也沒有其他人有這個膽子感與我天朝作對了。」
  「天教跟戰天一族嗎……的確是有可能。」姜彥開始沉思。

  「請聖上派遣軍隊讓臣指揮,臣一定會在近期之內,將破壞天甲城的兇手緝拿到案。」鹿顏之上前一步,這時站在一旁的其他武官再也忍受不住,紛紛站了出來,對鹿顏之大吼。
  「憑你一屆文官,有何能耐帶領軍隊?」
  「你根本就是想掌握軍權吧?」
  「你還是乖乖的回去當你的六府巡按吧!別攪和這件事,這件事應該是我們軍隊所該做的事情!」
  武官們你一言我一句的數落鹿顏之,完完全全不把還在大殿上的姜彥放在眼裡。
  「住口!大殿上容許你們吵雜?你們都忘記聖上還在這裡嗎?」這時站在姜彥身邊的丞相上官役大吼一聲,所有人便安靜了下來。
  「上官卿家,你看這件事該怎麼解決?」姜彥望向上官役。
  上官被姜彥這麼一問,他搖了搖手中的羽扇,笑了笑對姜彥說:「聖上,就交給鹿卿家去辦吧!雖然他是文官,不懂御兵之術,但是他的頭腦卻比在場所有武官們還靈活,讓他去辦,說不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呢!」
  「好!既然連丞相都這麼說了,那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姜彥站了起來,指著鹿顏之說:「現在朕封你為六都將軍,負責統領天甲城的天甲一軍,記住,期限是三個月,如果不能在三個月之內查到事情的真相,就提你的人頭回來見朕!」
  「臣遵旨!」鹿顏之跪了下來,微笑,而站在姜彥身旁的上官也用羽扇掩著臉輕笑著。
  「聖上!」其餘武官還想阻止姜彥的決定,但姜彥揮動他的衣袖,瞪大眼睛看著所有人。
  「朕已經決定了,退朝!」姜彥轉身離開,只留下極不甘心的武官們和沾沾自喜的鹿顏之在大殿上。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7 14:15:48

第參章 戰天一族


  毀壞的天甲城殘破不堪,被破壞的街道兩旁盡是屍塊,義莊的仵作忙著將散落在地上的屍塊一個個的撿起來,放進他們身上揹著的大麻布袋裡。
  除了地上死無全屍的倒楣鬼之外,離當時乞兒較遠的幾座民房內的城民,也遭到傲風逆天斬的尾勁而被斬斷手腳。
  整座城裡死的死、傷的傷,讓城裡的仵作和大夫忙得不可開交。

  甫一進城,獨孤宇雲及眾人便聞到濃濃的血腥味,還有那狂霸的魔氣,一團又一團的覆蓋在天甲城的天空之上。
  「獨孤盟主,我想這應該不會錯了吧?」華山掌門眉頭深鎖,這團圍繞在天甲城內未散的魔氣,壓得他的心口有些悶痛。
  獨孤宇雲沉默不語,只見他若有所思的看著眼前的慘況,接著他吐了好長的一口氣,一步向前,右手雙指指向天際,大喝一聲。
  全身金色真氣圍繞著獨孤宇雲,全部衝向他指著天際的指間,他朝著天空畫了一道金符,大喊:「霞光破魔符!散!」
  金符隨著獨孤運氣衝向魔氣聚集之地,霎時天空大放金色光芒,有如第二個太陽照耀,魔氣也隨之煙消雲散。
  「獨孤盟主果然是修為驚人。」武當的掌門讚嘆說,這時站在一旁的沈致鋒輕哼了一聲,露出嫌惡的表情。
  雖然天空魔氣已除,但獨孤臉上的表情絲毫沒有一點放鬆的樣子,他的眼神愈來愈趨落寞,閉上了眼睛,他說:「魔獲魔功,僅長魔氣;人獲魔功,仙魔並長……」

  「掌門,此話何解?」跟在一旁的蜀山派門徒問著獨孤。
  獨孤宇雲雙手揹在身後,看著天空說:「魔僅有魔氣,就算獲得魔功也只能助長其魔氣,但人有仙氣,一旦獲得魔功,難保仙魔並長,屆時我們將遇見最難以對付的仙魔並體。」
  「這……」武當掌門聽見如此可怕的說法,登時啞口無言。
  「只是臆測,尚未證實。」這時沈致鋒手握著劍走出人群,站在獨孤宇雲面前說:「仙魔異途,獲魔功,何長仙?」
  聽到沈致鋒說的這句話,獨孤笑了笑,說:「此話有理。」
  「我看你是老糊塗了,長敵滅己。」說完沈致鋒轉身離去,漸漸消失在殘破不堪的天甲城裡。

  「這沈致鋒真是囂張,完全不把獨孤盟主放在眼裡,我去教訓教訓他!」說完華山掌門一步向前就要去追沈致鋒,卻被獨孤身手擋下。
  「稍等,沈莊主雖然跋扈,但他也不失為一代宗師,只是他不喜歡貧道,罷了,罷了。」獨孤笑笑。
  華山掌門嘆了口氣,退了一步。
  「我覺得方才沈莊主說的極有道理,但貧道不會冒著個風險,於是我有個想法,望眾掌門幫幫忙。」獨孤恭敬的點了點頭。
  「別這麼說,獨孤掌門您是武林盟主,我們各門派掌門聽命行事是理所當然,請說。」少林方丈說。
  「那貧道就直言了,貧道希望眾掌門能幫忙找一個人。」獨孤接著說:「如果有他在,相信即使遇到仙魔共體,我們還是會有勝算。」
  「那人如此的有能力?到底是……」峨嵋掌門問。
  「武林一代劍霸,烈雲。」獨孤堅定的說。



  翌日,剛獲得六都將軍封號的鹿顏之,帶著編制總數有一萬餘人的天甲一軍,從京城出發,浩浩蕩蕩的往東南方的戰天一族根據地前進。
  天甲城毀壞一事五天後,與鹿顏之長途跋涉的天甲一軍,終於抵達比南方的鳳炎城還要接近苗疆外族之地的戰天一族根據地,萬勝國。
  一萬餘天甲一軍直挺挺的站在離萬勝國一百丈外的山坡上,萬勝國城牆上的弓箭手瞄準著他們,空氣中滿滿的衝突味道。
  「我先過去,況將軍囑咐軍隊,千萬別輕舉妄動。」鹿顏之叮嚀著況正,隨後便上了馬,朝萬勝國而去。

  「來者何人?為何領軍來此?」負責守衛城牆的總兵對抵達城門前的鹿顏之大喊。
  「我乃天朝六都將軍鹿顏之,奉命調查天甲城被毀一事,我有事要見萬勝國的天王戰天霸,請開城門。」鹿顏之回話。
  「這……」總兵面有難色,轉向身後對旁邊的小兵耳語,小兵點了點頭便退了下去。
  約莫半個時辰,方才退下的小兵回到城門上,帶著一張黃紙,上有天王印記,總兵接了過去,看了一眼。
  「將城門打開!」總兵大喊一聲,城門大開,鹿顏之驅馬進城。

  有別於天朝,萬勝國裡所見的戰天一族男丁,包括街上的小販、平民,清一色充滿霸氣、身材壯碩,有如野獸一般的雙眼也直直的盯著鹿顏之看著。
  「果然是戰鬥民族。」鹿顏之嘴角上揚。
  鹿顏之到達王宮,下了馬,兩旁的守衛將馬領到一旁栓好,便開了宮門讓鹿顏之進去。
  萬勝國的王宮不比天朝來的富麗堂皇,反而那樣黑色的王宮色調,讓鹿顏之不禁感到這住著戰鬥民族的國家裡,連王宮都是那樣的霸氣十足。
  進了天王殿門,兩旁穿著盔甲的武官整齊劃一的站著,而坐在天王殿最中央的天王戰天霸,露出充滿戰意的微笑。
  「鹿顏之,是吧?」戰天霸問著。
  「是。」鹿顏之點頭。
  「一介老者擔任將軍,還帶著大軍,真的只是來問我問題的嗎?」戰天霸輕蔑的望著鹿顏之,打從心裡瞧不起他。
  「當然不是。」鹿顏之上前一步,眾武官緊張的擋住他。
  「退下。」戰天霸揮了揮手,站了起來,走下面前的階梯,站在鹿顏之的面前,雙眼惡狠狠的瞪著他。「難道,是想殲滅我萬勝國?你應該知道我們軍隊的實力。」
  「呵,當今世上,誰不知道萬勝國出軍,萬仗萬勝。」
  「那你還敢領軍前來討伐我們?你們皇帝姜彥是不是燒壞腦子了?」戰天霸說。

  「完全相反,我是來請你搗毀天朝。」鹿顏之說。
  「什麼?」戰天霸完全不敢相信鹿顏之所說的,連一旁的武官都開始細細耳語。
  鹿顏之輕笑一聲,對戰天霸說:「天朝軍隊體弱多病,也不如戰天一族矯勇
善戰,如果戰天一族能取代天朝,加上鹿某輔佐,必能大擴版圖,威震天下,屆時天王戰天霸的名號,將會響徹四方。」
  「這……不成,我戰天霸絕不會做那種事。」戰天霸轉身走回王座上坐下,看著鹿顏之說:「今天你反天朝,他日怎不會反我,我不會聽信一個叛徒的話,你可以滾了。」
  「呵。」鹿顏之聽了戰天霸的說詞,只是輕笑一聲。
  「你笑什麼!」戰天霸震怒。
  「似脅朝,實威外,君不犯,不犯君。」鹿顏之看著戰天霸說出這幾句話,在場的所有武官,包括戰天霸在內,全都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你……為什麼……」戰天霸瞪大了眼睛。
  「戰天一族堅守其制約的決心,果然幾百年來都毫無改變,鹿某算是見識到了,告辭。」鹿顏之轉身就要離開,卻被戰天霸叫住。
  「幾百年……本王有聽過傳言,每一代天王都會遇見一個人,試圖說服戰天一族取代天朝,你到底是什麼人?」戰天霸站了起來。
  鹿顏之聞語轉了過來,用著足以震攝住所有人的可怕綠色瞳孔說:「我,不是人。」接著便在眾人眼前,像煙霧一般的消失。


  回到天甲一軍裡的鹿顏之,就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似的坐上了馬,朝京城的方向撤軍。
  「鹿將軍,結果如何?」況正問。
  「不是戰天一族幹的,接下來可能要往天教而去,無論如何,此行毫無斬獲,還是得先回京城稟報聖上才行。」鹿顏之說,拉了一下疆繩。
  「是。」況正說。
  軍隊繼續往回程的路上,這時有一烏鴉飛來,停在鹿顏之的肩膀上,嘴巴開合開合,就像是在對鹿顏之說什麼話一般。
  「我明白了,你先回去吧!我馬上就會回去。」鹿顏之小聲的說,烏鴉便飛離鹿顏之。
  「沒想到連烏鴉都會來對鹿將軍報軍情呢!」一名在鹿顏之後方的將領開玩笑似的說。
  「哈哈哈!領軍打仗,不只要天助、人助,還需要動物相助啊!」鹿顏之大笑,但隨即露出外人難以言喻,極深層的複雜表情。
  「沒想到魔界動盪如此巨大,看來不回去一趟是不行了。」他心想。

  而一群軍隊之外的樹林裡,剛才那隻烏鴉幻化成人型,手持羽扇,看著逐漸遠去的天甲一軍說:「萬事拜託了,右尊大人。」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10-4-4 04:08:10

第肆章 魔攻天教


  「臣,鹿顏之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鹿顏之帶著天甲一軍回到京城之後,立刻隻身到皇宮裡參見姜彥。
  「平身。」姜彥擺手示意鹿顏之起身。
  「謝皇上。」鹿顏之慢慢將頭抬了起來。
  「鹿卿家,萬勝國一行結果如何?」姜彥問。
  「回皇上,毫無所獲。」
  「那就是天教幹的,是嗎?」
  「不,不是天教。」鹿顏之往前一步。
  「那是……」
  這時鹿顏之看著姜彥,露出了一個陰寒的微笑,讓姜彥感到不寒而慄。
 
  「是魔族所為。」鹿顏之說。
  「魔族?」姜彥想了想,突然盛怒,用力的拍了一下龍椅的扶手站了起來,對他大吼:「沒想到你想用這麼無稽的藉口搪塞朕,你的項上人頭是不是不想要了?」
  這時一旁對鹿顏之不滿許久的武官、文官們紛紛出聲辱罵他,但鹿顏之不動聲色,只是指著姜彥身後的上官役說:「魔,是的確存在的,上官宰相,我說的是不是?」
  「是的。」上官役微笑,揮動羽扇的雙手化成一對黑色翅膀,展翅飛到鹿顏之的身邊,鹿顏之也隨即幻化成一個全身穿滿詭異盔甲,白髮綠眼的妖魔。
  「你……是魔?」姜彥緊握了雙拳,雙腳卻不停的發抖。
  「是的,聖上,我正是魔界右尊楊召。」楊召對姜彥說:「皇城裡佈滿了龍氣,一般妖魔無法靠近,我可是花費了數十年的時間,用盡了各種方法好不容易消弭了龍氣結界,才和上官一起混進來的呢!」
  「你……」姜彥憤恨的咬牙。
  「可惜啊!現在魔界動盪不安,我沒有時間再陪你們玩下去了,這一趟回來皇城,是來對聖上您道別的呢!哈哈哈!」楊召大笑。
  「給我滾!我不許你在朕的國家裡搞鬼!」姜彥鼓起勇氣大吼。
  「是是是!咱們這就離開囉!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哈哈哈!」
  說完楊召和上官瞬間消失在大殿上,但那詭異的笑聲還迴盪在皇城大殿裡久久不去,使姜彥及文武百官連移動一步的勇氣都沒有。



  位於北方極寒之地的天教,自始祖凌昊天創教以來,據說已有數百年,在神州大地的宗教信仰上佔有一定的影響力;天教教眾個個據說都有近仙的修為,是除了五嶽山之外,欲修成正果的道士們皆嚮往的修仙聖地。
  天教所在的北方終年冰寒,但天教內部卻四季如春,有一說是因為凌昊天在天教內部下陣法,讓天教教眾不用害怕那天然的冰寒之氣。
  正如武林每個門派都有鎮派武學一般,天教除了教眾必修的五行法術及各種符術之外,也有自己的鎮教之寶。
  由創教始祖凌昊天所寫的兩本驚世奇書。

  
  一本奇書「天命」,修得之人可知人一生的旦夕禍福、前世今生,如果不計代價後果的話,還可改寫他人命格,替人逆天改命。
  另一本奇書「天運」,修得之人可知宇宙運行、天象陰晴,假如修為夠深的話,舉凡祈雨喚雷、招風驅雲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可惜這兩本奇書,只能由歷代天教教主所修煉,其他教眾一生只能耳聞其名,卻不見其書。
  只是不知是不是因為這兩本書的力量太過強大,所以凌昊天暗中在書上下了制約,導致無論每一代教主天資多麼聰穎,法力如何高深,總是突破不了只能練成一本書的窘境。
  於是天教裡盛行一句話:「二書練其一,在仙界也受敬三分;二書皆練全,連神仙也可不給面子。」


  是夜,現任天教教主凌雲站在天教占星台仰望星空,一語不發,身後一個黑影亦步亦趨,瞬間跳上他的肩膀。
  「月慈,妳真調皮。」凌雲把凌月慈攀在他肩膀上的手拿了下來,看著她微笑。
  「誰叫最近這幾天哥哥你晚上都跑來占星台,都不陪我玩了。」凌月慈嘟著嘴巴說。
  凌雲笑著搖頭,才三十歲就當上天教教主的他,看著這小他足足二十有六的妹妹,只能無奈的摸摸她的頭。
  「爹親兩個月前才剛飛升,我身為天教教主有很多事情要做,妳呢?符咒的作業完成了嗎?」凌雲問。
  「我才不想整天拿著筆,畫那些無趣的符咒呢!」月慈拉著凌雲長袍的衣角說:「陪我玩嘛!我想要玩像上次那樣,哥哥你用風咒讓我和小木鳥們一起在空中飛翔,好不好嘛?」
  月慈不斷拉著衣角晃著,水汪汪的大眼直對凌雲撒嬌,而從小就沒有妹妹,直到二十六歲才與月慈接緣的他,真是完全抵擋不了妹妹的柔情攻勢。
  「好好好,我們走吧!」凌雲搖搖頭,拉著月慈的手離開了占星台。


  就這樣,兄妹兩人在天教舉行法會的大廣場裡開心的玩樂著,正當兩人玩的歡樂不已之時,突然間天象異變,空曠毫無一片雲朵的廣闊星空上,打了好幾道響雷,接著一道閃電落在兩人眼前,木鳥一瞬間燒了起來。
  「啊!」月慈大聲尖叫,凌雲速地解除了風咒,驅咒築起了一道結界,將接踵而來的數道閃電全部隔絕在外。
  「怎麼可能?竟有如此強大的力量能突破天教結界?」凌雲瞪大了眼睛,朝天空看去,這時天空開始烏雲密佈遮蔽星空,一道紅光在雲端閃動。
  這時天教教眾都跑了出來,不敢相信天空上的異變。
  「幫我照顧月慈,本教主上去一探究竟。」凌雲將凌月慈託付給一名教眾,接著他雙手中指及食指合併,交叉放在胸前。
  「凌空騰雲術!喝!」隨著凌雲驅動咒語,他的身體飛快的朝雲端而去。


  穿過雲層來到雲端之前,那詭異的紅光愈趨明顯,凌雲臉色凝重,因為他感覺到一股強大的魔力在雲端之上等待著他。
  「等你很久了,凌雲教主。」凌雲突破雲層之時,看見數百隻妖魔停在空中,帶頭的便是右尊楊召。
  「你,是何人?」凌雲問。
  「我不是人,我是魔界右尊楊召。」楊召微笑。
  「你知道天教是神聖禁地,魔族不可進。」
  「我知道,所以我才停在空中,只為了把你引上來。」楊召伸手指著凌雲說:「有件事想請你幫忙。」
  凌雲不解楊召此言之意,他揮動長袍,雙手運氣成盾,瞬間張開強大的結界封印,將妖魔們包括楊召在內,全數彈到數丈之外。
  「我和你們沒什麼好說的,也不會幫助妖魔,不想死就快滾!」凌雲驅動雷咒,雙手之間金色的雷光閃動。
  「別這麼說嘛!我知道你們天教有一本天命之書,可以得知六道眾生,甚至仙佛妖魔之命運,我只是想跟你借來一瞧,這樣也不肯?」楊召故作輕鬆,但其已將體內魔氣醞釀著,蓄勢待發。
  「你還想打我鎮教之寶的主意?」凌雲深深吐了一口氣,大喊:「雷咒,五雷轟頂!」
  此咒一出,凌雲腳底下的雲層雷聲大作,數百道巨雷逆天上劈,將楊召身旁的妖魔全轟的灰飛煙滅。
  「有種!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看我廢了你這個自大的小鬼!」楊召大開雙手,黑色的魔氣擴張,將天空團團包住,凌雲躲避不及,被楊召造出來的魔氣結界給包覆住。
  
  
  「這是那裡?」凌雲看著伸手不見五指的周圍,他開始顯得慌亂,體內的真氣也開始被這黑色空間裡的魔氣給吞噬,他連一點法力都使不出來。
  「這是我做出來的魔閉空間,在這裡除了魔力或是法力比我強的人,才能使出招術,其餘的人,就只能等待法力及生命一點一點的被吞噬。」楊召的聲音從黑暗裡四面八方的傳來,但凌雲卻連一點辦法都沒有。
  黑暗的空間裡看不見任何東西,凌雲背上開始流出冷汗,他不斷驅動真氣,試圖逃離這個空間的束縛,卻一點效果都沒有。
  「放心,我使用這個空間,連我自己都動彈不得,所以不用害怕我會偷襲你,你可以慢慢等死。」楊召輕輕笑著。「只是你就這麼死了,真的很可惜,不如我再給你最後一個機會好了。」
  「什麼意思?」凌雲問。
  「只要你把天命之書交出來,我就解除這魔閉空間,怎麼樣?」楊召問。
  「你作夢!」凌雲大喊,卻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笑了一下。
  「你笑什麼?」楊召問。
  「真是可惜,你不應該關住我,而是在一開始就殺了我的,你馬上就會後悔你的愚行。」說完凌雲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在眼前畫了一道符咒。
  「你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這時楊召隱約在黑暗中嗅到了鮮血的味道,而魔閉空間也開始變的不穩定。
  「你做了什麼?」楊召大吼。
  「天教教主代代相傳的禁咒,『淨化血盟印』,不用法力也可驅動咒語。」黑暗慢慢退去,楊召和凌雲的臉慢慢的出現在原本的星空之中,且兩人腳底下的黑雲也消失殆盡。
  

  「你這個傢伙……」楊召氣得咬牙切齒,但隨後也露出了勝利的微笑。
  「你竟然還笑的出來?」凌雲說。
  「當然,雖然你破了我的魔力,但是我看的出來,你的法力和真氣已幾乎被魔閉空間吞噬殆盡,你現在根本不是我的對手。」楊召得意的說。
  「的確是這樣,但你未免太小看我教教眾了。」凌雲比了比下方,楊召朝下看去,一個不亞於方才淨化血盟印的強大能量直衝而上,一道散發紫色光芒的符印朝楊召直衝而去,楊召硬生生的接下此符,頓時體內巨大魔氣與符印所蘊藏的力量相抵,楊召嘔出一大口血。
  底下教眾一齊驅動法印,符印在天空炸開,將天教上空渲染出一片紫光,也將他狠狠的震了開來。
  「這就是天教的破邪符印,這下你算是見識到我們天教的厲害了吧?」凌雲微笑,慢慢的降落在教眾之中。
  「呵呵呵……天教教眾修為果然不同凡響,我今天輕敵,活該有如此下場,但是下次你們一定不會有這麼好運氣,等著看我捲土重來!」楊召緊抓胸口,嘴角還在滲血。
  「我等著。」凌雲勉強站直了身子,對楊召說。
  「哼!」楊召揮動右手,化成一道黑風離去。

  
  「教主您沒事吧?」教眾在楊召離去之後紛紛上前攙扶住凌雲,連月慈也擔心的跑到凌雲身旁,翻看他的臉。
  「月慈,妳現在知道符咒作業有多重要了吧?」凌雲微笑,接著便因真氣耗盡而昏了過去,由一旁教眾一齊扶他到房內休息。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