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778 | 回覆: 3 | 跳轉到指定樓層
風宇
子爵 | 2009-3-26 11:58:52

  「今晚的台中火車站前,
   車潮一樣湧流,
   人依舊汲汲營營,
   不同的是,
   我在人群中看到一個身影,
   跟我一樣的孤寂……」


  短短幾句話,是在他的部落格看到的。那是一個帶著微風的夜晚,當時間不為任何人停留,地球還在不斷轉動時,我遇見了他。
  而故事,是從這裡開始說起。

  「我說我們完了,妳聽不懂嗎?」
  「我……」
  「停!妳不用再多說什麼,一切正如妳所看見的,也正如妳所想像的,所以沒什麼好說的,再見。不!不用再見了,妳最好永遠在我面前消失!」他摟著他身旁的那個女孩轉身離去,我很想就這樣子停在原地不動,至少那一巴掌,我永遠不會挨到。
  啪的一聲,在我雙腳不聽使喚的追出去時,他紮紮實實的給了我一巴掌,再那一瞬間我才真正了解到,我們之間真的連一點挽回的餘地都沒有了。
  我跪倒在地上,而他就這樣子摟著她,逕自走去。
  那一巴掌,打走了我跟他之間一年多的感情,也打出了我不爭氣的淚水。
  
  我已經忘了我究竟在地上跪了多久,直到旁邊的路人把我扶了起來,我才發現我的雙腿早就已經麻痺到站不起來,而淚水也早已流滿我的臉,也沾濕了我的頭髮。
  坐在路旁的椅子上,我用我微長的頭髮稍微遮住了我的淚臉,我不擦掉那臉上的淚,我選擇讓它在我的臉上停留,至少那滾燙的淚,讓我知道我自己還有知覺。
  我靜靜的站起來,靜靜的走向紅綠燈,靜靜的低下頭,打開包包,我的視線停留在包包裡的一把美工刀上。
  是的,我想死。
  我不想忘了他,我想趁我還有知覺的時候,深深的記下他,然後把我對他的愛,以及我的靈魂,一起帶到天國去。

  一如往常的,台中火車站前的人潮還是一樣的多,是有將死的覺悟了嗎?我覺得四周的喧囂好像都不關我的事,我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而我開始想像著,在表面喧囂之外的層面,在這裡的這些人的內心,究竟都在想些什麼。
  有沒有人是快樂的?有沒有人是生氣的?有沒有人表面情緒和內心相反?有人跟我一樣絕望?如果有,他們會選擇什麼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
  我的淚還是不停的流,流過雙頰、髮梢,最後從我的下巴滴落。臉上的淚濕了又乾,乾了再濕,直到我再也感覺不到淚的溫熱,取而代之的是椎心刺骨的冰冷。
  我讓頭髮再垂下來些,不讓別人看見我在流淚,或許是我掩飾的好,又或者是他們已經司空見慣,一路上沒有任何人注意到我正在流淚,也沒有人對我表現他們的關心,直到我注意到一個男孩的眼神……
  
  他站在我的右邊,跟我一起等著紅綠燈,人很多,後面的人也不斷湧上前,直到把我跟他推到只剩下不到十公分的距離。
  他又看了我一眼,打開他的背包,似乎在找些什麼,不是我特別注意他,而是在這人潮中,只有他注意到我的悲傷。
  燈號由紅色變成綠色,他慌慌張張的拉上背包的拉鍊,然後隨著人潮向前走,他還是走在我的右邊,只是他的腳步比我快很多,所以才一下子,我們的距離從短短的十公分,變成了兩公尺。
  又是一個紅綠燈,我停了下來,拿出我的皮包,因為站牌就在馬路的另一頭,然後,我又看了那把刀一眼,嘆了口氣,眼淚在這時又掉下了一滴,滴在我皮包裡,那張我曾經跟一個男孩,開心歡笑的照片上。
  我的眼前又開始模糊,淚水讓我看不清楚眼前的事物,直到那兩道冰冷隨著我的臉而流下之後,我才赫然發現,那個背著背包的男孩,又把視線停留在我的身上。
  他發現我也在看他的時候,他嚇了一跳,趕快把頭別過去,然後又打開了背包,開始找他的東西。
  我沒有多想什麼,只覺得這個紅燈的時間好久,久到我幾乎忘了我還在等紅燈,這時候它才甘願變回綠燈。

  站牌前人不多,這是一個稀奇的現象,不過這樣也好,至少我比較不會被發現我流不停的淚。
  公車跟紅綠燈好像是一夥的,都是要讓人等的不耐煩,看著旁邊一對對的情侶,我突然想到摟著女孩走掉的他,而那冰冷不再是冰冷,而變成凍寒。
  「什麼事都可以看開,不需要用眼淚來示弱。」我回過頭去,那個背著背包的男孩遞給了我一張面紙,並報給我一個微笑。
  「謝謝……」對他道了謝,但我沒有接過那張面紙,只是轉過頭去,繼續讓那凍寒在我臉上縱橫。
  那男孩歪著頭看了我一眼,突然間,他抓住了我的手,我還來不及反應,他就把整包面紙塞到我的手上了。
  我驚訝的看著他,他對我做了一個好大的笑臉,眼睛都瞇到看不見,有沒有看過一個黃色的大頭圓型笑臉?真的就像那樣,笑的好燦爛,跟我產生對比。
  
  公車上的感應機在我的卡片接近之後,發出了「嗶」了一聲。上車之後,我走向車尾最邊邊的位置,坐了下來。
  那包面紙依舊握在我手上,但我一點都沒有想要擦淚的念頭。
  「我可以坐妳旁邊嗎?」這個聲音好耳熟,是那個背著背包的男孩,我沒說話,但他還是坐了下來,坐在我的旁邊。
  「妳還沒有用那些面紙啊?」
  「……」
  「流淚會變醜喔!」他在我面前扮了一個醜醜的鬼臉,我笑了出來。
  「妳看看,笑一笑多好看。」他又對我報了一個大大的笑臉。
  我真的很佩服他的勇氣,對一個不認識的人,可以這樣的安慰,真懷疑他是不是常常去當義工。
  在車上我沒跟他聊很多,所以他就一直說他自己的事,他真的很厲害,他竟然有辦法這樣對一個素不相識的人扯東扯西的,好像話匣子一開就停不了,我沒有很注意聽,但是他還是一直說,直到他比我先下車。
  「我到這裡就下車了……那,掰嚕!」他對我揮揮手,又給了我一個笑臉,這次是一個露出牙齒的笑,也是一樣的燦爛。
  「掰……」
  他下了車,車子繼續發動,過了幾站之後,到了我的目的地。
  回到熟悉的大里市,一陣風吹開了我的頭髮,我才發現,我的淚在我不知不覺中竟然早已流乾了。
  關上房門,今晚的家裡好安靜,爸媽出遠門旅遊,而姊也跟她男朋友出去,家裡空蕩蕩的,只有我一個人。
  男朋友?我突然想起了今晚在火車站前發生的事,那個在我皮包照片裡的那個男孩,給了我一巴掌的男孩,他叫劉祥易。
  他很高、很帥、很幽默,很會討女孩子歡心,在女多男少的台中家商裡,是一等一的搶手貨。
  他是我攝影社的學長,攝影技術一流,好像也得過幾次獎,但他就是不想當社長,只因為他不想擔太大的責任。
  我剛入社的時候,都是他教我的,他讓我從一個只會拿相機自拍的菜鳥,變成一個熟悉各種攝影技術的老手。
  他常常帶我到各個景點去,拍下許多風景,也常常在社辦討論各種跟攝影有關的知識。
  
  那一天,他叫我到社辦找他,我到了之後,沒看到任何人,只看到一張照片在桌上,那是一個有著夕陽的河邊,我認的出來,那裡是高雄的愛河。
  「妳願意跟我一起去看愛河的夕陽嗎?」在我看照片看的入迷時,他從我身後出現,對我說出了這句話。
  「你是笨蛋啊?最好愛河的特色是夕陽!」
  但後來我還是跟他到了愛河去,當然我們看的,就是愛河的夕陽,我也在那給了他我的初吻。
  「我們會永遠的在一起……」他這些話一直在我腦中迴盪,直到那一巴掌打醒了我,讓我不再活在夢想中。
  現在美工刀反射的光,映在我臉上,在要割下去的那一個剎那,我腦中閃過了好多好多的畫面,從以前,到現在,佔了最多篇幅的還是祥易,我笑了一下,至少在那個巴掌之前,他給我的回憶,都是美好的。
  突然間,我的腦海裡出現了另一個人,是那個背著背包的男孩,他的笑臉深深的印在我的心裡,然後我想起了他對我說的一句話。
  「什麼事都可以看開,不需要用眼淚來示弱。」



         **「什麼事都可以看開,不需要用眼淚來示弱。」
            正因為我懂這句話的意思,所以我看開了。**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6 11:59:25

  陽光映在我的臉上,我緩緩的醒了過來。是的,我還活著,昨天那一刀,我終究還是割了下去,只是我割的,是我皮包裡,那張和祥易在愛河拍的照片。
  今天是禮拜一,但我一點都沒有想上課的念頭,反正家裡沒有人,向學校請個假好了。
  打了電話,跟老師報備一聲之後,我轉身躺回床上,看著四周,我注意到了桌上的一個突兀的東西。
  那是昨晚那男生給我的面紙,在我一路緊握之後,它已經被我揉爛,我把那團面紙拿在手中,想起昨晚的他。
  很奇怪,我記得我昨晚明明就沒有很注意他,為什麼他的樣子現在卻這麼鮮明的出現在我面前呢?
  「我讀台中高工喔!妳讀哪啊?」       
  「……」我沒說話,只是一直看著窗外。
  「好吧好吧!那你有沒有聽說過……」
  我把他在昨晚對我說的話回想了一遍,我才赫然想起了一個名字。
  「我快到了耶……」
  「……」
  「我叫邱浩哲喔!邱澤的邱,張家浩的浩,哲學的哲。」他對我笑了一下。
  「……?」我對他投以一個疑惑的眼神,因為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讓我知道他的名字。
  「讓你這樣的美女知道我的名字,是我的榮幸啊!當你不開心時,想我的名字,就會想起像我一樣的笑臉喔!」然後他又笑了一下。

  中午時分,當大家都在吃午餐的時候,我坐在開往台中高工的公車上,靜靜的看著窗外,看著太陽,我想起他那個像陽光般的笑容。
  車停在高工附近的麥當勞對面,下了車,朝著高工的方向走,這裡的風景對我來說很熟悉,因為我小時候就住在這附近,直到小學二年級才搬到大里去。
  離我最近的是高工的後門,所以我選擇到後門去。
  一路上,我看著這裡變了許多的景色,跟小時候差好多,只剩下一些可供我回憶的東西。
  中午的太陽很大,獨自坐在高工後門人行道的椅子上,看著人來人往,車來車又去,我的內心很空,汗代替淚流了下來。忽然之間,我不知道我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我想見他嗎?但是我見到他又能如何呢?向他道聲謝?好像不具任何意義,或許他只是在同情我而已。
  我站了起來,向著走來的方向正要離去的時候,我聽到了一個鐘聲,緊接著終生而出現的,是一群高工學生。
  「五點了……」真沒想到我坐了這麼久,整整五個小時。
  走向門口,有一個女教官站在那,當我靠近門口時,她剛好轉了過來,並且很疑惑的看著我。
  「有事嗎?」她問我。
  「我想……找人。」
  「是學生嗎?還是老師?」
  「是一個學生……」
  「叫什麼名字?」
  「邱浩哲……」

  我站在高工的男生宿舍前,等待著擁有燦爛的笑臉的男孩。
  聽那個女教官說,他是一個很活潑的人,而且很有禮貌,雖然有點皮……而那個教官會認識他,是因為他曾經當過學校義工隊的小組長,而那個教官正是負責管理義工隊的。  
  「果然……」
  「嗯?妳說什麼?」
  「沒事沒事。」我對那個教官搖搖頭。
  那個教官很熱心的告訴我,他是住宿生,連住在哪一間都跟我說了,在我進去校門口之前,她給了我一個笑,但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他快來了,等一下喔。」一個男宿的住宿生對我說。
  「恩,謝謝。」
  「妳是他女朋友喔?他還真好命耶……」
  「不……我並不是……」我的話還沒說完,就看到他緩緩的走出了宿舍門口,他東張西望的不知道在看什麼,直到那個跟我抬槓的住宿生把他帶過來。
  「好啦!我不做電燈泡了,你們慢慢培養感情吧!掰!」他走掉了,留下一頭霧水的邱浩哲和沉默的我。
  「妳……怎麼會來找我?」他驚訝的看著我。
  「我……是來向你道謝的……」
  他聽了之後,歪著頭想了一下,哈哈大笑了起來。
  「區區小事,不足掛齒啦!任何人看到別人在哭,都會想過去安慰一下吧!
我只是把想法化成行動表示出來罷了。」他把雙手放在頭後方,做出很輕鬆的樣子。
  他帶著我在他們學校逛著,高工很大,所以我跟他走了半小時,他又跟我說了有關他的事,不過這次他說的是他的家鄉。
  「妳有看到天上的月亮嗎?」他指著天上的月亮。
  「有啊。」
  「但是沒看到星星對吧!」
  「嗯……」
  「我跟妳說喔,在我家埔里那邊啊!光害很少,星星都可以看的超清楚的,尤其是虎頭山上,有一個滑翔翼的場地,那裡看到的星星才最多,有時候還可以看到流星耶!」他一臉興奮的敘述著,好像他現在就在埔里一樣。
  「真的嗎?那你有許願嗎?」
  「當然是……沒有啦!」
  「為什麼?」
  他安靜了下來,好像在想些什麼,直到他坐在操場的草地上之後,才緩緩的吐出了幾個字。
  「因為……我不相信這種事。」
  「什麼?」
  「因為我不相信向流星許願,願望就可以實現,那太愚蠢了。」他做出了一個嘆氣的表情之後,就躺了下去。
  那是我今天第一次看到他笑臉以外的表情,那樣的孤寂。
  「那……你下次可以帶我去那裡嗎?」
  「哪裡?」他問。
  「可以看到流星的地方。」
  「可以啊!如果妳想去的話,我都可以帶妳去啊!」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他做出一個「妳不相信我嗎?」的表情,我笑了出來。

  
            ** 連流星都無法實現人的願望,
               但至少我想要一個希望 **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6 11:59:56

  陽光映在我的臉上,我緩緩的醒了過來。是的,我還活著,昨天那一刀,我終究還是割了下去,只是我割的,是我皮包裡,那張和祥易在愛河拍的照片。
  今天是禮拜一,但我一點都沒有想上課的念頭,反正家裡沒有人,向學校請個假好了。
  打了電話,跟老師報備一聲之後,我轉身躺回床上,看著四周,我注意到了桌上的一個突兀的東西。
  那是昨晚那男生給我的面紙,在我一路緊握之後,它已經被我揉爛,我把那團面紙拿在手中,想起昨晚的他。
  很奇怪,我記得我昨晚明明就沒有很注意他,為什麼他的樣子現在卻這麼鮮明的出現在我面前呢?
  「我讀台中高工喔!妳讀哪啊?」       
  「……」我沒說話,只是一直看著窗外。
  「好吧好吧!那你有沒有聽說過……」
  我把他在昨晚對我說的話回想了一遍,我才赫然想起了一個名字。
  「我快到了耶……」
  「……」
  「我叫邱浩哲喔!邱澤的邱,張家浩的浩,哲學的哲。」他對我笑了一下。
  「……?」我對他投以一個疑惑的眼神,因為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讓我知道他的名字。
  「讓你這樣的美女知道我的名字,是我的榮幸啊!當你不開心時,想我的名字,就會想起像我一樣的笑臉喔!」然後他又笑了一下。

  中午時分,當大家都在吃午餐的時候,我坐在開往台中高工的公車上,靜靜的看著窗外,看著太陽,我想起他那個像陽光般的笑容。
  車停在高工附近的麥當勞對面,下了車,朝著高工的方向走,這裡的風景對我來說很熟悉,因為我小時候就住在這附近,直到小學二年級才搬到大里去。
  離我最近的是高工的後門,所以我選擇到後門去。
  一路上,我看著這裡變了許多的景色,跟小時候差好多,只剩下一些可供我回憶的東西。
  中午的太陽很大,獨自坐在高工後門人行道的椅子上,看著人來人往,車來車又去,我的內心很空,汗代替淚流了下來。忽然之間,我不知道我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我想見他嗎?但是我見到他又能如何呢?向他道聲謝?好像不具任何意義,或許他只是在同情我而已。
  我站了起來,向著走來的方向正要離去的時候,我聽到了一個鐘聲,緊接著終生而出現的,是一群高工學生。
  「五點了……」真沒想到我坐了這麼久,整整五個小時。
  走向門口,有一個女教官站在那,當我靠近門口時,她剛好轉了過來,並且很疑惑的看著我。
  「有事嗎?」她問我。
  「我想……找人。」
  「是學生嗎?還是老師?」
  「是一個學生……」
  「叫什麼名字?」
  「邱浩哲……」

  我站在高工的男生宿舍前,等待著擁有燦爛的笑臉的男孩。
  聽那個女教官說,他是一個很活潑的人,而且很有禮貌,雖然有點皮……而那個教官會認識他,是因為他曾經當過學校義工隊的小組長,而那個教官正是負責管理義工隊的。  
  「果然……」
  「嗯?妳說什麼?」
  「沒事沒事。」我對那個教官搖搖頭。
  那個教官很熱心的告訴我,他是住宿生,連住在哪一間都跟我說了,在我進去校門口之前,她給了我一個笑,但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他快來了,等一下喔。」一個男宿的住宿生對我說。
  「恩,謝謝。」
  「妳是他女朋友喔?他還真好命耶……」
  「不……我並不是……」我的話還沒說完,就看到他緩緩的走出了宿舍門口,他東張西望的不知道在看什麼,直到那個跟我抬槓的住宿生把他帶過來。
  「好啦!我不做電燈泡了,你們慢慢培養感情吧!掰!」他走掉了,留下一頭霧水的邱浩哲和沉默的我。
  「妳……怎麼會來找我?」他驚訝的看著我。
  「我……是來向你道謝的……」
  他聽了之後,歪著頭想了一下,哈哈大笑了起來。
  「區區小事,不足掛齒啦!任何人看到別人在哭,都會想過去安慰一下吧!
我只是把想法化成行動表示出來罷了。」他把雙手放在頭後方,做出很輕鬆的樣子。
  他帶著我在他們學校逛著,高工很大,所以我跟他走了半小時,他又跟我說了有關他的事,不過這次他說的是他的家鄉。
  「妳有看到天上的月亮嗎?」他指著天上的月亮。
  「有啊。」
  「但是沒看到星星對吧!」
  「嗯……」
  「我跟妳說喔,在我家埔里那邊啊!光害很少,星星都可以看的超清楚的,尤其是虎頭山上,有一個滑翔翼的場地,那裡看到的星星才最多,有時候還可以看到流星耶!」他一臉興奮的敘述著,好像他現在就在埔里一樣。
  「真的嗎?那你有許願嗎?」
  「當然是……沒有啦!」
  「為什麼?」
  他安靜了下來,好像在想些什麼,直到他坐在操場的草地上之後,才緩緩的吐出了幾個字。
  「因為……我不相信這種事。」
  「什麼?」
  「因為我不相信向流星許願,願望就可以實現,那太愚蠢了。」他做出了一個嘆氣的表情之後,就躺了下去。
  那是我今天第一次看到他笑臉以外的表情,那樣的孤寂。
  「那……你下次可以帶我去那裡嗎?」
  「哪裡?」他問。
  「可以看到流星的地方。」
  「可以啊!如果妳想去的話,我都可以帶妳去啊!」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他做出一個「妳不相信我嗎?」的表情,我笑了出來。

  
            ** 連流星都無法實現人的願望,
               但至少我想要一個希望 **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6 12:00:33

  坐在窗邊,我看著夜空,我想起那天在埔里看的星空,也好想念他的笑。
  那天離開埔里之後,我已經有兩個多禮拜沒跟他聯絡了,我沒有主動聯絡他,也沒有主動聯絡我。
  甚至連常常上線的他,在這兩個禮拜裡,也沒再上過線。
  認識他一個多月了,他從來沒這麼反常過,但是我也聯絡不到他,所以也沒辦法了。
  於是,我繼續過著一成不變的學校生活。
  為了避免再和祥易正面接觸,我選擇不去社團,還好我跟社長很好,所以他不會記我曠課。
  就這樣,漸漸的,那張笑臉已經在我的心中慢慢模糊,直到我到他部落格的那天……
  當我無聊的在網路上瀏覽時,我想起她跟我說過他有一個部落格,雖然不常上去,但是她偶而會在那上面寫寫東西。抒發抒發他的情緒。
  開啟了網頁,映入眼簾的是我跟他在宏仁國中照的照片,夕陽的紅色輝映灑在我們的身上,那是我用e-mail寄給他的照片。
  「原來他還是有上線的。」我繼續瀏覽照片下的文章,只是我看到的時候,淚水卻也這樣的流了下來。  

------────────────────────────────
Slowwind《微風》

  〈戀上妳的淚〉

  「今晚的台中火車站前,
   車潮一樣湧流,
   人依舊汲汲營營,
   不同的是,
   我在人群中看到一個身影,
   跟我一樣的孤寂……」


  今晚,我在火車站前遇見了一個女孩,她很美,只是她臉上的淚水,減去了他臉上的光輝。
  我鼓起我最大的勇氣,把我背包裡的面紙給了她,看著她的臉,我竟然有一種心動的感覺,這就叫做一見鍾情嗎?
  隔天,她到我學校找我,我嚇了一大跳,但也很高興,因為我又可以看見美麗的她了。
  帶著她在校園裡逛著,她還是一樣的沉默,而我只好用我一貫的笑臉來破除這場尷尬,直到她說那句話之後,不知道怎麼的,我突然一點都笑不出來了……

  「真的嗎?那你有許願嗎?」
  我跟她說了,我不相信這種事情,但是,曾幾何時,我又未嘗不相信呢?
  一年的夏天,我為了一個女孩等流星等了一夜,後來流星出現了,我也許了願了,但願望呢?它始終還是沒有實現……
  從那時候起,我再也不相信流星,因為我認為,它是個騙子。

  2006年,四月的埔里小鎮,有種不一樣的氣氛,因為有妳在,所以一切都變的不一樣,也因為跟妳的這趟旅程,讓我更確定了我對妳的感覺。
  但是一切來的太突然,我需要一點時先來沉澱我的心情,所以暫時不理妳,妳不會介意吧?
  我知道妳會等的不耐煩,所以妳一定會來看我的部落格,就是這樣,我才在這裡打上了我要跟妳說的話。哈哈哈!聰明吧!

  「真欠揍……」我說。
  
  最後,在這裡,我想對妳說的就是……
  蘇郁涵,我喜歡上妳了。
  妳願意永遠跟我一起在埔里山上看星星嗎?
------────────────────────────────

  忽然的,叮咚一聲,我嚇了一大跳,原來是我的MSN的視窗跳了出來。
  「有流星……」


         ** 「妳願意永遠跟我一起在埔里山上看星星嗎?」
            「是的,我願意。」 **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