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751 | 回覆: 4 | 跳轉到指定樓層
風宇
子爵 | 2009-3-26 12:01:22

  妳曾經問我,如果我的生命剩下十分鐘,
  我會做什麼?
  我沒辦法回答妳,因為我真的不知道我會做什麼。
  只是妳用行動證明了你生命的最後十分鐘,
  是的,妳說妳只想思念我,
  於是我答應妳,我用了十分鐘的時間想念妳,
  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思念。
  而那十分鐘,卻是我對妳的永恆。




  「老兄,你煙抽太大了喔。」阿桓手中拿著剛買的鹽酥雞對著我說。
  「你管我,我爽就好。」彈掉了菸蒂,看著菸的餘燼在地上綻放出璀璨的火花之後,我又點了一根菸。
  「隨便你……」
  其實,我也知道我抽的太多了,一包藍色DUNHILL在十分鐘之內被我抽了幾乎一整包,雖然不是濃菸,但也到了誇張的地步,所以平常也會抽菸的阿桓也對我有了意見。
  不對,是關心。
  對於我自己的健康,我當然也會擔心。但是,自從他走了之後,我手中的菸,就再也沒有停過……

  「趙子浩,你不要再抽菸了啦!很傷身體的你知不知道?我上次給你看的那些肺癌的照片了嗎?你是不是不要命啦?」
  她叫林渝婷,是我的女朋友兼健康小顧問,不為什麼,正因為她是個美麗動人又可愛惹人憐的古錐小護士。
  不用懷疑,這個稱號絕對是她自己想的。
  說真的,她真的蠻可愛的,但是跟美麗動人絕對扯不上關係,雖然她矮了點,但她卻一點也不惹人憐。
  沒錯,她很強悍。
  「好好好,我熄掉了喔,妳看!」我把菸蒂彈出窗外,也把整包菸都丟了出去,還好那包是空的。
  「不見了耶!」我搖搖我的手。
  「耍什麼白痴啊?快去洗澡啦!」她指著浴室的方向。
  「可是我剛剛才洗過……」
  「誰叫你要抽菸,去洗!」
  「我鬥不過她的……」在極力反抗卻還是進了浴室之後,我對著鏡子裡窩囊的我嘆氣。
  「反正她也是為了我好。」我說。
  「你知道就好,快洗喔!出來只要讓我聞到一點點的菸味的話,你今晚就要睡地板了,知不知道?」
  「好……」沒想到我這麼小聲說話還是會被她聽見,我看我還是快點洗一洗好了。

  在浴室裡,我打開窗,看著夏夜的星星,想著遠在北方一百九十幾公里外的故鄉埔里。
  離開埔里已經有兩天了,兩天前,我和渝婷商量好,決定在升上高三之前,找幾天好好的玩一玩,於是我們在暑假開始的第三個禮拜,從台中坐上火車,來到我從來也沒來過的陌生城市,高雄。
  南部的夏天比埔里熱多了,不過入夜之後的溫度還是差不多,至少這裡的晚風還蠻涼快的。
  「子浩,明天就是最後一天了吔,時間過的好快喔……」渝婷躺在床上,小聲的對我說。
  「嗯……」沒辦法,因為我太想睡了,所以在應了她一聲之後,我就不醒人事了,直到我夢到一顆隕石從太空直直落下,不偏不倚的打中我的頭,才讓我痛醒。
  醒過來之後,我看見房間的燈打開了,而渝婷手握了拳,正要朝我的腦袋瓜發動第二波攻勢。
  「等一下,等一下,有話好說……啊!」
  我說的沒錯吧,她很強悍。
  隔天,原本早早就要回埔里的我們,卻為了渝婷任性的要去看澄清湖,而耽誤了三個多小時。

  回到埔里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因為這幾天的行程實在是把我的身體給累掛了,再加上昨晚被渝婷用強硬的手段,逼我陪她聊天到天亮之後,所以我連澡也不想洗,就躺在床上不醒人事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我耳朵旁的手機聲吵醒我之後,我才緩緩的從床上爬了起來。
  「喂……」虛弱的我,用我虛弱的手,從嘴巴發出虛弱的聲音,對著電話另一頭的人示意我的虛弱。
  「嘿!老兄!你聲音聽起來蠻有精神的嘛!」阿桓在電話的另一頭用著富有朝氣的聲音說著。
  有精神?我真懷疑他的耳朵。
  「你見鬼啦?還是你耳朵長繭?你難道聽不出來我很累嗎?我要睡覺了,晚安……」伸出我虛弱的手指,正要把電話掛斷時,阿桓突然大吼,害我嚇了一大跳。
  「你才見鬼勒!現在已經九點了啦!是白天!不是晚上吔!」
  「什麼?」看看時鐘,看看外面天空。
  「哇靠!我睡這麼久了?」
  「你才知道喔,你老婆找人都找到我這裡來了吼!」聽到這句話,我的精神全來了,立刻從床上彈起來。
  「真的假的?那她有沒有跟你說什麼?」
  「嗯,鹽酥雞。」
  「鹽酥雞?什麼跟什麼啊?」
  「今晚,鹽酥雞。」
  「小子,你有種……藉機會跟我敲竹槓」
  「你聽出來啦?」
  「廢話,渝婷又不吃那種東西,今晚要找我出去的也只有你,況且,我認識你這麼久了,你肚子裡有什麼大便我還不知道嗎?」
  「那你是答應啦?」
  「對對對!快說!」
  中午十二點,我在渝婷家門口等她,因為她留給阿桓的那些話。
  「她說,她打了十幾通你都沒接,她很生氣。而且她還說,如果你在十二點之前沒有去她家找她的話,你就完了。」

  「你醒啦?」她走出門口,語態輕鬆,面露微笑的看著我說,而我知道,她一露出這種表情,就是她準備大開殺戒的時候了。
  「對、對啊,呵呵呵……」該死,我怎麼開始發抖了?
  「你還真會睡啊?」她邊說邊走了過來,這時候,我好像看見了一個拿著鐮刀的死神,正準備要取我的性命。
  後來我才知道,她中午會找我出來,是因為她家今天沒人在。她本來想找我出來吃早餐,再去逛個街,最後再一起吃午餐。
  只是這原本很美妙的一天,就因為我的晚起,而造成不可挽回的錯誤。
  「碗要洗乾淨一點喔!」她在她家客廳,一面看著電視,一面吆喝我做這做那的。
  而那個午餐我吃的很痛苦,因為她好像是故意叫我去很遠的地方買她想吃東西,還限時間,跑的我差點沒在她家掛掉。
  什麼?我才不怕她勒!我只是寵她而已。

  洗完碗,再加上一大堆家事之後,我累倒在沙發上。而在我快睡著的時候,我隱隱約約的感覺到有一隻手輕輕的拂過我的臉頰。
  「辛苦了……」然後我的臉,被輕輕的吻了一下。


            ** 妳對我生氣,我知道那是任性
               但我知道,其實妳還是心疼我的 **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6 12:02:18

  「不可能!」阿桓手中拿著我請客的鹽酥雞,指著我大喊。
  「真的,我沒說謊好嗎?」
  「三天耶!我就不信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會什麼都沒發生。況且她還是你女朋友。」
  「我們之間是純純的愛。」
  「我呸!」當他說完這句話時,馬上就後悔了,因為他看到面露兇光的我向他步步逼近。
  「啊!好痛!」我扁了他幾拳,而他手中的那包鹽酥雞差一點沒飛出去。
  
  暑假是什麼?對很多人來說,是個出門旅遊的好時機,也有可能是充實自己,增廣見聞的時候。而對我們這種即將升高三的學生來說,「暑假」,好像是個虛詞。
  八月一號,照我們學校的慣例,升高三的學生一律要在這一天開始,上那為期一個月的暑期輔導課,直到開學。
  住回台中的我,開始為了學業忙的不可開交,每天除了上課,就是考試,而這時候還交女朋友的我,擺明就在找死。
  還好渝婷她也為了升高三開始忙了起來,不然我可要被她每天拖出來逛街了。
  「喂?找我喔?」
  「廢話!打你電話不找你還找誰?」渝婷在電話另一頭大喊,這時我才驚覺,原來我剛剛讀書讀到睡著了。
  「幹麻這麼沒精神?」渝婷問我。
  「最近一直在考試,很累……」我有氣無力的回答。
  「真的喔?心疼捏!」她用著可愛的童音撒嬌,聽的我的心裡暖暖的。
  「呵,怎麼這麼晚還打來?都已經快一點了。」我看著手錶說。
  「剛剛做完一大堆報告,好累喔……」
  「真的喔?心疼捏……」我學著她剛剛的口氣。
  「趙子浩,夠了喔!你學起來很噁心。」
  「呵呵……對了,妳還沒說妳找我做什麼?」
  「也沒有啦,我就想說,明天是星期六嘛,人家想出去走走……」
  「好了好了,不要裝可憐。那妳要上來台中,還是要我回埔里?」
  「我上去找你好了。」
  「OK!那妳明天到了再告訴我,很晚了,早點睡吧,我也要睡了,晚安。」
  「嗯,晚安唷!」
  掛上電話,我看著擺滿各式參考書、考卷的書桌,不自覺嘆了一口氣,連收也不想收就上床睡了。

  隔天下午,我和渝婷漫步在不知道已經走過了多少次的一中街。人潮洶湧,是一中街的註冊商標,不過今天的一中街裡,人群卻是那樣的稀疏,一反常態的少。
  「今天人好少喔。」我說。
  「對啊,好像是中友百貨那邊在辦什麼活動吧!所以人都到那裡去了。」
她指著中友的方向說。
  「那,妳要過去嗎?」
  「嗯,好啊!」
  太陽很大,曬的我有點頭暈。中友那裡舉辦了一場歌星的簽唱會,人很多,加上太陽很猛,很多人都中暑離場,而怕熱的我,卻還是硬稱住,沒辦法,女朋友要看嘛,總要留點面子給自己。
  渝婷勾著我的左手,現場氣氛很high,渝婷也跟著瘋了起來,看著她,我覺得無比的滿足,因為她總是這樣的待在我的身邊,就算是生我氣也好,和我吵架也好,她都不會離開我。
  正當我將視線離開她,轉向台上時,我的左肩膀感到一陣重壓,隨即倒落在地面的,是有著蒼白面容的渝婷。
  「妳怎麼了?」把渝婷帶到陰涼處之後,她緩緩清醒了過來,但還是一副很虛弱的樣子。
  「我有點貧血……不礙事的……」她慢慢的坐了起來,蒼白的臉,留下了幾滴淚,卻是冷汗。
  「貧血?為什麼會貧血?」我問。
  「因為女生一個月有一段時間會大失血,這樣你懂了吧?」她對我做出了一個「妳怎麼這麼笨啊?」的表情。
  「哦!對吼!我都忘了!哈哈哈……」
  「笑什麼?」她踢了我一下,沒好氣的看了我,也跟著我笑了起來。

  我很慶幸老媽讓我一個人租房子在外面住,因為這樣很自由,不用受到宿舍那些雜七雜八,管來管去的規定。
  重點是,我愛帶誰回來跟我一起睡,就帶誰回來跟我一起睡!哈!
  「子浩……你在做什麼啊?」看小說看到一半的渝婷對坐在書桌前的我感到好奇,於是走過來看看我在做什麼。
  「當然是在看書啦!妳看我多認真!」我把那些老師叫我們算的電子學題目拿給她看,她露出一副有看沒有懂的樣子。
  「好像很複雜……」她說。
  「當然啦,不然我怎麼讀的那麼痛苦。」我擺出無力的樣子。
  「加油加油!」她幫我揉著肩膀。
  就是這樣,一點點的溫暖,在一段感情裡扮演著不可或缺的潤滑劑,也就是這樣,我們兩個之間才可以維持這麼久。
  四年了,真的好久……
  夜深了,但街上的燈卻沒有要熄滅的跡象,一整排的路燈照著,夜也有了一絲不想睡的感覺。
  渝婷躺在床上安穩的睡了,不想吵醒她,於是我靜靜的走到陽台上吹風。
  台中的風是很悶熱的,不過那也僅止於白天,入夜之後,代替那悶熱的,是那深夜的一絲清涼。
  點起菸盒裡的最後一根菸,卻沒有想吸它一口的衝動,可能是渝婷還在屋裡吧,對她多少有點愧疚感,拿著菸,讓他燒出來的白煙隨風四處飛散。就這樣,我不知道在陽台待了多久,只是當我回神之後,手中的菸,早已經燒盡。
  揉掉空菸盒,丟在陽台上的垃圾桶裡,而被夜深深包圍的我,選擇在陽台的躺椅上輕輕入眠。
  
  隔天起床之後,我才知道在陽台上睡覺是一個極不明智的決定,因為我的身體變成了蚊子的大溫床。
  「好癢啊!」我大吼。
  「你瘋啦你?還是你中乩了?」渝婷從浴室叼著一根牙刷走了出來,看著我的異常舉動,差點沒嚇傻。
  「不是啦!是有蚊子叮我啦!」我抓著那些被蚊子叮的腫包,有些都已經破皮了。
  幫我擦過藥,並萬般囑咐我不能抓那些腫包之後,渝婷說要回去她的宿舍。
  天氣很熱,我試著在台中川流不息的車陣中騎快一點,讓拂過我們身上的風,吹走一點夏天的酷熱。
  
  快樂的時光過的特別快,相對的,無聊的時間也過的一樣快。
  很快的,那個被我稱為「虛詞」的暑假就這樣過去了,而我正式踏入了高三的讀書地獄中。
  高三,為了要專心在課業上,很多人選擇去各個科所設的社團,美其名是社團,倒不如說是讀書會。
  我是電機科,台中高工堪稱升學率最高的科系,卻出了我這個叛逆鬼。
  沒錯,我不入那種讀書會,我在社團的申請單上填了我從高一待到高二的社團──吉他社。
  雖說待了兩年,但我的吉他技術也沒好到哪去,頂多只能彈彈幾首簡單的歌曲,和弦也不太熟,只能拿來騙騙新手。
  禮拜五,社團活動時間,我獨自坐在社辦的角落,靜靜的練著我的和弦,就因為我在社團話裡真的不多,所以在選幹部時也沒我的份,只因為我是吉他社裡所謂的「長老級」社員,所以我有資格待在社辦裡練我的吉他。
  「請問……」一個有點稚氣的聲音,衝破了社辦裡的寂靜,突破了我的破和弦,傳進我的耳朵裡。
  「嗯?有事嗎?」我放下了手中的吉他,看著這個聲音的主人。
  她不高,大概一百五十公分出頭,長的不錯,屬於可愛型的,只是對於有女朋友的我,卻是一點吸引力都沒有。
  「嗯……我要找一下社長……」
  「他今天沒來。」說完我轉過頭去繼續練我的和弦。
  「不好意思……」正當我又練和弦練了一段時間時,又是那個聲音,轉過頭去,原來那個女孩還沒走。
  「妳是一年級的吧。」我說。
  「嗯……」看的出來她很緊張,不過我的長相這麼和善,也不知道她在怕什麼。
  「我待吉他社很久了,有什麼事問我我大概都知道,妳說吧。」
  後來我在社辦裡教了她兩節課的基本和弦還有小蜜蜂,還另外告訴了她吉他社的歷史,而我得到的報酬就是一杯飲料和不知道幾聲的謝謝。
  徐韋汝,是她寫在吉他袋子上的名字,為什麼我會印象深刻呢?因為她的字很漂亮。
  沒錯,我對字漂亮的女生會印象深刻,尤其是特別漂亮的那種人。
  

                      ** 因為妳的字,所以我對妳印象深刻。                       那我印象深刻的,是妳的字,還是妳的人? **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6 12:02:50

  開學之後,很快就要第一次模擬考了,而我又開始因為考試忙的天昏地暗,雖然我的成績不是很好,不過還是得努力不要考太差。
  我和渝婷已經好幾個禮拜沒有見面了,頂多在晚上會通通電話,假日不是我沒空,就是她沒空,根本沒機會在一起。
  我總是把禮拜五的社團課當成一個忙裡偷閒的時間,靜靜的待在社辦裡,靜靜的聽著我的破和弦,享受那片刻心靈的寧靜。
  只不過,現在我旁邊多了一個可愛又多話的小妹妹,我想安靜也難。
  「學長,這個是什麼意思啊?」
  「喔,這個是……」
  「學長,為什麼……」
  「我也不太清楚。」
  「學長你會不會渴,我要去買飲料,你要喝嗎?」
  「不用了,謝謝。」
  「學長……」
  就這樣前一句學長,後一句學長的,搞的我片刻的寧靜全消失了,早知道會這樣的話,我還倒不如去參加電影社,至少還有電影可看。
  自從我運用我在吉他社的人脈,讓韋汝可以來社辦不用去教室也不會被記曠課之後,她幾乎每個禮拜都來找我,從一開始的一些有關於吉他以及吉他社的事,聊到沒什麼好聊的之後,我們開始在社辦裡天馬行空的聊著其他事。
  韋汝是屬於那種外向多話的女生,她對什麼事情都可以很快有興趣,也可以很快就失去興趣,說明一點就是三分鐘熱度啦!不過她好像很喜歡吉他似的,從沒聽她練吉他時會說「好無聊喔!」、「我不要練了啦!」之類的話,她總是在我教她的時候靜靜的聽,不過在練的時候卻邊練邊說話,真懷疑她怎麼有這麼多話好講。
  我們學校屬圖文傳播科女生最多,也是最有可能出一點美女的地方,所以中工裡面男生們最覬覦的科系,也就是圖文傳播科。
  很巧的,韋汝她也是圖傳科的,每次她只要忘了東西在社辦,我幫她拿去的教室時候,總會引起一堆人的側目,為了避免這種不必要的尷尬,我不只一次叫她不要把東西忘在社辦,只是她的兩個耳朵好像是相通的,我說的話她左耳進右耳出,好像是故意要我拿去給她一樣。

  「唉唷,子浩不錯嘛!這麼快就讓你泡上一個小正妹,功力不錯喔!」班上同學在我們聊天的時候突然插出這一句,讓我愣了一下。
  「你在說什麼東西啊?」我說。
  「還不承認唷?你不是最近跟一個一年級圖傳科的走很近嗎?」
  「啊?」我知道他們是在說我和韋汝,不過我跟她有到那種會讓人家懷疑的地步嗎?頂多就常常去她班上還東西給她,還有她偶爾會來找我一起去社團,去福利社買飲料而已。
  好吧……我承認是令人懷疑,不過我跟她真的沒什麼好嗎?
  「你們想太多了。」不理他們接下去會說什麼,我轉身走回位子上看書。
  「學長……」突然間,韋汝出現在窗戶外,因為我的位子就是在窗戶旁邊,所以我嚇了一大跳。
  我想我的表情應該很誇張吧,不然韋汝怎麼會笑成那樣子。
  至於她笑的多誇張就不要去探討了,因為真的很難形容。
  「找我幹麻?」我問。
  「這個給你……生日快樂。」她放下了一個用包裝紙包起來的小盒子之後,就頭也不回的衝向樓梯去了。
  回頭看著教室,一大堆人一副看好戲的樣子看著我手中的小盒子,我趕緊把盒子收到抽屜,然後再裝做一副沒事的樣子,翻起我的參考書。
  十月二十號,是我的生日,連我自己都快忘了……

  午休時間,我趁著大家熟睡的時候,偷偷的打開了韋汝送給我的小盒子,裡面裝的是一個手錶,看起來很精緻,價位應該在一千塊左右,真懷疑那小鬼哪來這麼多錢買這個東西。
  正要把盒子收進抽屜的時候,有一張紙從盒子的上方掉了下來,我撿起來看了一下,是個小卡片。

-----─────────────────────────────
子浩學長:  
     生日快樂唷!
     希望我送的禮物你會喜歡。
     

        P.S.我有事想跟你說,今晚七點到吉他社社辦前面來一下好嗎?

            
                                                              韋汝
---───────────────────────────────

  我沒有韋汝的手機號碼,所以沒有辦法在第一時間連絡她,所以我等下課的時候去他們班上找她,卻看不見她的人影。
  其實我心裡早有預感她會跟我說什麼,只是我不想傷她,畢竟我還有渝婷這個女朋友,所以跟她說我沒空去的話,總比我當面拒絕她還來的委婉吧。
  只是她好像是故意在躲我,一連好幾個下課去她班上找她,卻都不見她的人影,就這樣拖到了放學。
  當我漫步出校門口的時候,我赫然看見渝婷在門口的那一端等著我,她對我報以一個微笑,我也對她笑了一下…,只是對於現在心裡還掛念著另一個女孩的我,恐怕只是苦笑吧。

  很久不見渝婷了,她瘦了點,不過絲毫不損她天生的可愛。
  走在她旁邊,她突然開了話匣子,一路上說個不停,就連坐在機車上也是。停在一個紅綠燈的時候,她問我會不會覺得它變得很多話,我笑而不答。
  其實我早就習慣有一個人在我耳邊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了,只是那個人不是渝婷,而是韋汝。
  因為明天我還有很多試要考,所以我選擇在我租的房子裡開我的生日小派對,只有我和渝婷兩個人,歡笑中,我們回到幾個禮拜前的甜蜜,好像這幾個禮拜的分隔都是一場夢,現在,我確定我是幸福的,只是我的心還有一點東西放不下……
  「子浩,這是什麼?」渝婷看著我書包裡,那個韋汝送我的小盒子。
  「那是社團學妹送給我的生日禮物……嗯?」我突然想起韋汝留在盒子裡的小卡片,只是當我想阻止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她,應該很喜歡你吧……」渝婷看到卡片之後,沉默了一會,慢慢的吐出了這幾個字。
  「我不知道……」我極力想解釋些什麼,口中卻吐不出半個字,是愧疚吧,因為我沒有把韋汝的存在告訴她。
  就這樣,空氣在我的房間裡凝結了幾分鐘,而伴隨而來的,是渝婷的淚水以及她的奪門而出。
  當下,我二話不說追了出去,到了樓下沒看到人,我騎上摩托車到處找,打給渝婷,她手機關機,正當我感到無力的時候,天空這時候為了我流下無力的淚水。
  下雨了,雨下的很大,我沒有雨衣,也沒有雨傘,我任雨點打在我的身上,任風颳痛我的心。
  這場雨沒有要停的跡象,我擔心渝婷會不會被雨淋,擔心她回宿舍的時候安不安全,看了看時間,晚上九點,這時候我的腦海裡閃過了幾個字。
  
  「我有事想跟你說,今晚七點到吉他社社辦前面來一下好嗎?」

  一台黑色VINO恣意的在台中市裡狂飆,就像夜空裡的一道閃電,朝著台中高工轟去。
  到了中工後門,我趕快下車,衝向吉他社社辦,地上很濕,跑起來水花濺的我滿身,只是更令我在意的,是在吉他社社辦門口,那個倒在地上的女孩。
  把韋汝從中工載回我家,一路上韋汝的意識很不清楚,身體也一直在發抖,我讓她坐在我的前面,試著幫她取點暖,也預防她坐在我的後面會突然鬆手掉下車。
  而她一路上一直不斷的重複的同樣一句話,讓我的心再也承受不了負荷,而淚就這樣奪眶而出。

  「子浩學長,我喜歡你……」
 
              
              ** 「子浩學長,我喜歡你……」
                  抱歉……我還有渝婷…… **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6 12:03:29

  隔天的考試,我考的一塌糊塗,因為我昨天根本連一點書都沒有讀。
  韋汝昨晚在我家發高燒,好不容易在半夜好了一點,我早上讓她打電話回家跟她家人說一聲,因為她也住外面,所以她也沒有說她住在別人家裡,只是叫家裡幫她請個假。
  昨晚我又打了好幾通電話給渝婷,不過回答我的依舊只有進入語音留言的那個小姐的聲音。
  「好了點沒?」回家後,我發現韋汝還躺在床上,我想應該是病的很重了吧,所以她也沒辦法馬上自己回去。
  「好多了……」
  「那就好,妳先吃個東西,等等我載妳去看醫生之後,再載你回家。」我把我剛剛買的粥遞到她面前,然後轉過頭去,準備拿衣服去浴室洗澡。
  「學長……」
  「嗯?」我轉回去看她,她看著自己身上那不屬於自己的衣服,疑惑的看著我。
  「這是……」
  「喔,那是渝婷留在我這裡的衣服,妳昨天衣服全濕透了,又發燒,所以我幫妳把衣服換了,放心啦,我什麼都沒有看。」
  「騙人……」她臉紅了起來,看著我吊在陽台的她的衣服,還有她的貼身衣物。
  「好啦好啦,我有看,不過不看怎麼幫妳換衣服?不過我沒有任何邪念喔!相信我。」我拍拍我的胸舖做出很正直的表情。
  她笑了出來,雖然臉色有點蒼白,可是她的笑還是一樣這麼可愛。
  「我相信妳。」
  我對她笑了一下,然後轉身走向浴室洗澡。

  在浴室裡,我反覆思考著昨晚韋汝在機車上說的話,她為了等我而生病,我很心疼,但不等於我會喜歡她,況且現在最讓我掛心的,不是韋汝的病,而是渝婷的淚。
  洗了一個心事重重的澡之後,我走出浴室,卻看到韋汝早站在浴室口等著我,她身上一絲不掛,我嚇了一大跳。
  「妳做什麼?」我問。
  「你不是已經看過了嗎?」她看著我,慢慢的吐出這幾個字,但我看見她的眼神,是很認真的。
  我走了過去,拿起她放在地上的衣服,穿回她的身上,然後背對著她走向陽台。
  「為什麼幫我把衣服穿起來?」
  「因為……妳在生病。」
  「我不漂亮嗎?」我聽見哽咽的聲音。
  「不,妳很漂亮,只是……」
  「只是什麼?」
  「……」
  「學長……我……」
  「不用說了,妳說了也不會改變什麼。」我打斷她的話。
  「為什麼?」
  「因為……我有女朋友了。」
  她沒有再說話,但我聽到我身後傳來哭泣的聲音,我選擇讓她靜靜在我身後哭泣,後來,哭泣聲停了,伴隨而來的是門被打開的聲音。
  我嚇了一跳,我怕她就會這樣跑了出去,只是,正當我正要轉過頭去阻止韋汝衝出去時,我看到了門口出現我不敢相信的人。
  沒錯,是渝婷。

  我坐在樓下的7-11抽菸,因為我被渝婷從屋裡趕了出來,她說她要單獨跟韋汝談談。
  樓上安靜的讓我感到害怕,兩個人話都這麼多,卻連一點聲響都沒有。
  差不多過了一個小時,渝婷從樓上走了下來,看見她,我熄了菸,她向我走了過來,冷冷的看著我,那眼神,一點溫度都沒有。
  我昨天還沒注意到,原來她的臉色變的這麼蒼白,甚至一點血色也沒有。
  「你還沒戒菸?」
  「嗯……」
  「別再抽了,對身體不好。」說完之後,她轉身走開。
  「妳要走了?」我問。
  「嗯,我還有點事情,要回學校。她還在樓上等你,快去找她吧。」
  她坐上她的摩托車,是一輛粉紅色的VINO,那是去年我和他一起去買的,跟我的黑色VINO同一天買的。
  看著她漸去漸遠的身影,我慢慢踱步回到房間,房間裡只剩下韋汝。她已經穿回她自己的衣服,站在門口等我了。
  「走吧。」她說。
  坐上我的機車,載著她去看醫生,一路上我們都沒有說話,沉默是我們之間共同的語言。
  回到她的租的公寓,她拖著虛弱的身體走上樓,而我轉身騎著我的黑色VINO離去。
  這時候我的隨身聽裡放的,是周杰倫的「一路向北」,現在我真的是向著北方騎沒錯,只是我不是周杰倫,我也不是開AE86。

  自從那天後,渝婷沒再跟我聯絡,我也聯絡不到她,因為她的手機再也沒開過機,好幾次我試著去她宿舍找她,卻每次去她每次都不在,她在躲我嗎?我想是的。
  就這樣,我第一次跟渝婷完完全全失去聯絡,她也是第一次這樣任性的離開我,連一點機會都不肯給我。
  社團時間,幽暗的社團辦公室裡,依舊有著我的身影,但是少了難聽的破和弦,和歡天喜地的談笑聲。
  韋汝沒再來找過我,她選擇去社團教室而不再過來找我。我不知道她們那一個小時到底說了些什麼,我只知道,自從那天之後,一切的一切都已經失序,而我在這混亂的生活中,漸漸迷惘,找不出方向。
  天氣進入了一月,天氣越來越冷,我穿著厚外套窩在社辦裡靠著電暖爐取暖,一個人的生活我過慣了,縱使孤單,還是得習慣。
  過了寒假,很無聊的一個寒假,甚至我忘了壓歲錢拿了多少,反正錢也不多,所以也記不清楚了。
  已經下學期了,離四技二專入學統一測驗也剩不到四個月了,考試也越來越密集,我也不再試著在考試的夾縫中求一點呼吸的空間,因為求了,也沒有人陪我一起呼吸。
  
  「她真的就這樣沒跟你聯絡了喔。」
  「沒有錯……」我無力的坐在宏仁國中的階梯上,看著阿桓在那津津有味的吃著鹽酥雞。
  「好啦好啦!不要再想這件事了,統測都考完了對不對?何況你還請了一個禮拜的假,就讓我們好好的玩個痛快吧!」
  統測考完了,我為了讓我自己休息一下,所以請了一個禮拜的假,只是我覺得該休息的,是我的心。
  沒錯,我還是很想念渝婷。
  寂靜的夜空傳來一陣聲響,劃破了這般寧靜。
  「你的簡訊啦!」阿桓指著我放在腿旁的手機說。
  「我知道……」
  拿起手機,打開收信箱,我看到一個令我心碎的簡訊。

  「渝婷在醫院,她很想見你。」



           ** 渝婷,我很想妳……
              子浩,我很想見你…… **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6 12:04:35

  趕到埔里基督教醫院,我衝進渝婷的病房,映入眼簾的是一堆圍在病床旁的人,以及躺在床上,臉色蒼白到不行的渝婷。
  「你們可以出去一下嗎?我有事想跟子浩說。」
  他們應了一聲之後就全出去了,阿桓也跟著他們出去,整個房間只剩下我和渝婷。
  「妳怎麼了?怎麼會這樣?」我不可置信的看著她,她瘦的皮包骨,臉上一點血色都沒有,活像金庸故事裡的小龍女,只是她這樣我一點也不覺得美麗,只覺得心疼。
  「子浩……我有事要跟你說……」她現在的表情很認真,讓我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
  「我……活不了多久了……」
  聽到這句話,我的腳再也沒有站著的力氣,那一瞬間,我只聽到膝蓋撞地的撞擊聲。
  她說她的的病是地中海貧血症,照常理來說,這種病是不會致命的,但是她的體質天生有點缺陷,所以她說她從一出生,就等於在等死。
  「這就是我為什麼不跟你聯絡的原因,我不想讓你知道我要死了,只是我實在忍不住思念你,所以我只想在我死之前,再見妳一面。」
  「說不定不會死……說不定會有奇蹟……」
  「不可能的,奇蹟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說著說著,一滴晶瑩剔透的淚緩緩的從她的眼中流了下來,而我的眼前,也開始模糊。
  在我的極力爭取下,渝婷的家長同意讓我在醫院陪渝婷走這最後一程,直到她失去生命。
  
  看著眼前熟睡中的渝婷,我真不敢相信她是個將死之人,她的睡臉很安詳、很幸福。輕輕的吻上她的唇,然後走向窗戶。
  在醫院陪渝婷已經有三個多禮拜了,渝婷的身體越來越差這我是看在眼裡的,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會走,真希望她不要走。
  「你在想什麼?」身後突然傳來渝婷的聲音,我轉了過去,渝婷慢慢的把身體坐起來,看著站在窗邊的我。
  「沒有啊,今晚的夜空好美。」
  「對啊,好多星星喔。」
  「嗯……」
  「子浩,你記不記得我以前問過你一句話?」
  「哪一句話?」我問。
  「如果你的生命剩下十分鐘,你會做什麼?」
  「我知道,我那時候說我不知道,結果我們還大吵了一架。」
  「對啊,好久以前的事了……」
  我開始慢慢想起我跟她國中時候的事情,我的眼眶有點酸,眼淚就這樣流了下來。
  「子浩……妳想知道我的答案嗎?」
  「什麼?」
  「如果我的生命剩下十分鐘,我選擇想念你。」
  「……」
  「子浩,抱我好嗎?」
  我走了過去,輕輕的抱住了她,跟她一起坐在床上,我感受到她虛弱的呼吸,好像快消失了。
  「子浩,答應我一件事,好嗎?」
  「妳說。」
  「不管是不是你生命的最後一刻,撥個十分鐘,想念我,只要十分鐘……」
  之後她沒有再說過話,靜靜的,十分鐘過去了,渝婷的手鬆了,那微弱的呼吸被我的啜泣聲代替,我的淚,也就這樣無聲的,流了下來。
  在渝婷的葬禮裡,我沒再說過一句話,連淚也沒有再流過,因為我知道渝婷在走的那一刻是想著我的,她實現了她的承諾,我應該開心,不是嗎?
  葬禮一切從簡,所以很快就結束了。
  那晚,我又回到了我常去,也是充滿我回憶的宏仁國中,跟阿桓一起。
  「她下葬了嗎?」
  「下葬了。」
  「走的痛苦嗎?」
  「很安穩,一點痛苦都沒有。」
  「你在幹什麼?」
  「把剩下的十根菸燒掉。」

  一根菸,一分鐘,我把妳跟我在一起的一點一滴寄託在白煙中,送上天堂給我思念的妳,妳收到了嗎?還是你會因為討厭菸而不想收呢?
  渝婷,我做到了,這十分鐘,我用來思念妳,這是我答應妳的事。
  而我想答應妳另一件事,我會戒菸的,一定。

           
             ** 「子浩,撥個十分鐘,想念我」
                「趙子浩,你不要再抽菸了啦!」
                 渝婷,為了妳,我都會做到的…… **



                      ─────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