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724 | 回覆: 3 | 跳轉到指定樓層
風宇
子爵 | 2009-3-26 12:05:15

  或許我該做個選擇,
  但適合與最愛,我卻難以割捨,
  放了這一邊,另一邊又會如何?
  一顆心該怎麼樣分割?

  或許我該做個選擇,
  但要怎麼選擇,我才能快樂?
  愛情裡面,有太多灰色,
  我只想要一顆心,不再受冷……


  「慘了……今天留太晚了,得快點回家才行。」我奔跑在台中市的街道上,看著手錶,長針和短針分別指著「三」和「九」,我可愛的白色比雅久機車昨天因為撞車而送修,所以我今天只好趕公車。
  剛開學,學校有很多事情要做,尤其是班聯會文書小組長的我,更是忙得不可開交,就像今天,明明很早就放學了,還是要做一些文書報告做到現在,弄得我明天要考的科目都還沒有看。
  一路從宜寧中學跑到台中高工附近去搭公車,不是因為我們學校門口沒有公車站牌,而是這裡才有去逢甲大學的班車。
  好不容易在九點半搭上公車,離逢甲大學站還要四十分鐘左右吧!我決定在車上小睡一下,等等再回去開夜車。
  車上的人還蠻多的,不過我最喜歡的靠窗座位還是沒人坐,靠著窗戶,我沉浸窗外的夜色中,然後慢慢的睡著了。
  睡夢中,我坐在廣大的草原中央,靜靜的享受著和煦的陽光,然後枕在我最喜歡的那個男孩肩膀上。
  「哲維?」
  「妳怎麼在車上睡著了呢?快到了喔!」
  「啊?」我張開了眼睛。哇勒!真的快到了!
  咦?這是誰的肩膀?
  
  「小姐……」肩膀的主人發出了聲音叫我,我聽的很清楚,這不是哲維的聲音。
  我抬頭看了看他,他也怔怔的看著我,我僵住了,然後他笑了。
  他很帥,笑起來很迷人,可惜電不到我。
  「妳可以把頭抬起來嗎?我要下車了。」他還是那樣微微的笑,這時候我才發現我的頭還枕在她的肩膀上。
  「對、對不起……」我趕快把頭抬起來。
  「沒關係。」他起身走向車門口,他好高,應該超過一百八吧!又高又帥又有禮貌,此種珍物真是世間少有,別亂想,我只是單純欣賞。
  當我還在感嘆怎麼會有這種極品的時候,我才發現,原來我也是要在這站下車。
  「天啊!」我衝向車門口,這時候車門才剛要關起來,好心的司機先生又開了一次門,不然我就要被載到下一站去了。
  下了車,我往逢甲夜市的反方向走去,這裡都是住宅區,我租的房子也在這附近。
  入夜的街道裡,很安靜,但我心情很浮躁。
  天啊!明天要考會計!
  於是我選擇用跑的來爭取時間,還好我家蠻近的,不然我一定會跑死。

  只剩下一個轉角就到了,我加快速度準備右轉。只是趕著回家的我,怎麼知道轉角那裡會站了一個人呢?
  「碰」的一聲,我扎扎實實的撞在那個人身上,只是倒下的只有我。
  「妳還好吧?」一隻手把我從地上拉了起來,在路燈的照耀下,我才看清楚了他的面貌。
  是剛剛在公車上的那個男的,還真剛好。嗯……不會吧?這麼肥皂的劇情也會發生在我身上?
  呆呆的望著他,我的腦筋一片空白,接著我感覺到我的鼻子流出了熱熱的液體。
  「妳流鼻血了!」他從他的口袋拿出了一袋面紙遞給我,見我呆呆的沒有動作,他笑了一下之後,幫我拭去臉上的血。
  「剩下的給妳吧!」他收起手中的電話之後,轉身向巷內走去。
  回到家裡的時候,鼻血也不再流了,洗完澡後,我靜靜的趴在桌前,看著我和哲維拍的照片,想著那個我遠在南投埔里的男朋友。
  其實也不是很遠啦!只是我很久才回埔里一次,所以要跟他見面的機會真是少之又少。
  他叫呂哲維,是我國中時的同班同學,我在國二時開始跟他交往,而他跟我提交往的方式,直到現在我還是印象深刻。
  那是一個萬里無雲的夜晚,哲維邀我到溪南國小後面的高爾夫球場去看星星,那裡很遼闊,即使在夜晚也可以看到整片草原,風吹來,陣陣的青草味飄入鼻中,是一個會讓人心曠神怡的好環境。
  「哇!好多星星喔!」我說。
  「對啊,這裡的星星是最多的,哪像其他地方這麼多光害。」
  「嗯。」看著滿天星斗,雖然我叫不出它們的名字,但感動是一定的。
  星星很多,我看傻了眼,甚至連哲維離開過我都不知道。
  「星星很美吧!」他說。
  「嗯。」
  「我可以把星星摘給妳。」
  「啊?」我聽不懂這句話的意思,正想轉過去問他時,卻看到無數的星光從他手中飛散出來。
  好美,就像我們身旁正圍繞著天上所有的星星,螢火蟲不但在我們身旁繞來繞去,還時而停在我們身上,這份感動,絕對是無可比擬的。
  「沁婷,和我交往吧!」他說。
  於是我答應了他,而我和他也就這樣交往了三年,直到現在。

  中斷我的思念,我把那既可惡又厚重的會計課本給拿了出來,想著明天的考試,我就有一種無力感。
  「算了,能看多少就看多少吧……」我說。



                 ** 好久不見了,你好嗎?
                    哲維,我好想你…… **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6 12:06:17

  果然,隔天的考試我考砸了,至於分數嘛……實在是太難看了,所以我為了我的名聲著想,還是先不要把它拿出來獻醜好了。
  中午時間,我偷偷的從學校裡溜了出來,坐上台中客運102車。
  因為考不好實在很不爽,為了我的情緒著想,我想我還是不要待在學校裡會比較好一點。
  坐在車上,看著車上的人下了車又上了車,起身又坐下,雖坐在同一輛車上,我卻感覺到與他們的疏離。
  然後我想到了那晚在公車上發生的事,那個男的。
  是不是我和他發生的事只是一種巧合,如果說只是坐在旁邊都可以算巧合的話,那我和他的巧合,應該只是比我右邊的這位大叔來的久一點罷了吧!
  看著窗外的景色,映入我眼簾的是台中中友百貨,和旁邊的大叔說了聲借過,我慢慢走下車。
  中友樓上有一間不錯高級的書局,叫做誠品,每次我來中友的時候都會過來這裡一趟,不是因為我喜歡看什麼書,只是因為我有一個愛看小說的男朋友。
  每次我跟他來的話,他一定會逛過來誠品這邊,然後在小說區停留很久之後,才選出幾本他想看的買回家。
  今天我來中友了,也逛過來誠品書局了,只是我身邊卻沒有他的陪伴。

  書局裡的冷氣吹的我很舒服,至少在悶熱的九月天裡,這裡是一個很好的避暑場所。
  走到小說區,看著各式各樣的小說,這裡好多小說哲維都買過了,每次他買了之後,都會塞給我看,所以現在家裡有好幾十本,也還有很多沒看過的。
  我真是該慶幸他不會叫我要寫讀書心得,不然我會發瘋。
  「一共432元。」拿了三本書,我走到櫃檯結帳,一個長的很清秀的女店員很親切的幫我包起來,然後拿給我。
  「收您一千元,嗯……您稍等一下。凱鈞!」
  「怎麼了?」一個本來背對我在整理書的男店員轉了過來。什麼?這不是那天在公車上那個男的嗎?
  他看見我之後嚇了一跳,然後對我笑了一下,就轉過去剛剛那個女店員那裡了。
  「我這裡沒有零錢了,你幫我顧一下櫃檯,我去後面拿一下。」
  「好。」女店員走離櫃檯,然後那個男的就走了過來。
  「好巧。」他說。
  「對、對啊……」原來他還記得我。
  後來我和他聊了十幾分鐘,從那天的事聊到平常會做的事,只差沒有自我介紹了。
  他叫徐凱鈞,讀中興大學中文系二年級,平常喜歡寫些東西、打打球、有空會去唱歌,最喜歡游泳。

  「什麼?妳翹課!」他大喊。
  「什麼翹課啊?」這時女店員回來了,她端詳了我和凱鈞之後,對我笑了一下。
  「沒有啦,這傢伙竟然因為小考考不好就翹課出來了。」凱鈞指著我說。
  「你們認識啊?」女店員問我。
  「這個嘛……」
  見我沒有回答,女店員將視線移到凱鈞身上。
  「書蓉……這個真的很難解釋啦,總之也不算認識,只算是有過幾面之緣而已。」
  「是喔……」她沒有說話,只是低頭數錢。
  「妳女朋友?」我用唇語問凱鈞。
  凱鈞無奈的點點頭,而他女朋友應該是吃醋了吧,我想。
  「來,找您的568元。」書蓉把錢遞給我,雖然還是笑的很和善,膽我感覺到一股殺氣。
  「我又做錯什麼了?」我想。
  走到門口,我看到凱鈞在櫃檯一直跟書蓉小聲說話,好像是在解釋剛剛發生的事情。
  我笑了笑,嘆聲氣,靜靜的走出誠品。
  至少人家還有女朋友可以為男朋友吃醋,而我和我的男朋友卻一個月見不到一次面,想吃醋也沒有辦法。
  「喂!等一下!」在我才剛離開誠品沒幾步而已,就被跑的喘吁吁的凱鈞叫住了。
  坐在凱鈞的摩托車上,他的車子是YAMAHA的Majesty FI,坐起來還蠻舒服的,不知道是他的車好還是駕駛技術好。
  他說他下午有一堂課,要先回家拿東西,所以趁這個空檔順便載我回逢甲的家。
  我問他,難道他女朋友不會吃醋嗎?他說他跟書蓉解釋過了,所以她不會誤會我們兩個的關係,畢竟她不是那種不講理的人。
  「到了。」他說。
  「嗯。」
  轉身走進巷子裡,我慢慢走回我租的小公寓,上了樓梯,開了門,把剛剛買小說放在桌上,然後,我又開始盯著我和哲維的照片。
  看了看月曆,今天是九月十七號,而這禮拜六就是哲維的生日了,我想我這禮拜應該回埔里一趟才對。
  禮物嘛……我看就拿剛剛我買的小說給他好了。

  九月二十號,一個不算太熱的禮拜六,至少埔里的氣候不會像台中那麼熱,我和哲維坐在稻香村裡喝著茶。
  你可以說我是在幫他慶祝生日,不過就情侶之間的說法來說,我們現在算是在約會。
  沒錯,而且是一個很不怎麼樣的約會。
  一如往常,哲維的話還是很多,聽他說著他在學校發生的事,我卻有點插不上話,讓我感到有點失落。
  「哇!這三本我剛好沒有耶!太棒了!」看著他高興的樣子,像個小孩在那又叫又跳的,好不開心。
  把書放下之後,他輕輕的摟住了我的腰際,然後輕輕的吻了我的額頭。
  「謝謝。」他對我笑了一笑。
  喝著茶,我們之間沒什麼互動,就這樣靜靜的,他說他的事,我聽著,他笑了,我也跟著笑,我們好像回到以前剛交往的那個時候,只是一樣的人,一樣的地方,卻因為時間推移,使得我們之間有了看不見的改變。
  一聲鈴響劃破了我們相處的規律,看著他的手機傳來一封簡訊。打開之後,傳訊人是一個我從來沒聽過的名字。
  「生日快樂啦!不用太感謝我!哇哈哈……」
  「這臭小子……」他笑了一下。
  關上手機後,他說他要去一下廁所,就把手機放在桌上走了。

  看著他的手機,我突然有一種不安的感覺,好奇怪,我從來都不會去想要看他的手機,畢竟我們交往這麼久了,信任度是一定有的,況且他也從來沒有動過我的手機。
  我這樣做會不會很沒有禮貌啊?當我慢慢打開他手機的時候,我心裡這麼想著。
  「我只看一點點,只看一點點……」
  翻著簡訊的收件夾,裡面有將近四十封,看看最近的幾封,都是他朋友傳給他祝他生日快樂的,而且大多數都是女生。
  哲維他女生緣不錯這我是知道的,所以我也不多想什麼,只是繼續看下去。
  看了幾封之後,本來想說夠了,不然等等哲維回來的話,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
  於是我隨便移一下手機畫面,看看下面還有誰傳過來的,赫然發現一個讓我難以相信的事。
  剩下的十幾封簡訊裡,除了我傳給他的之外,幾乎都是一個叫做采婕的女孩寄給他的,而且最近的一封是昨天晚上傳的。
  懷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我打開了昨晚那個叫做采婕的女孩傳給他的簡訊,看了之後,我竟然就這樣呆住了。
  「我好想你?你在哪裡……」
  「哈囉!在看什麼……」他突然不說話了,因為我知道他看到我已經看到那封簡訊了。
  「……」我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把手機關上。
  「那是……我可以解釋……」他的手碰上我的肩膀,我甩了開,朝著樓梯口跑去。
  衝出稻香村,我在街上不停的跑著,我的眼眶很濕,眼前很迷濛,好幾次都差點被路上的車子撞到。
  在埔里街頭狂奔是有點蠢,只是現在的我也管不了這麼多了。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跑了多遠,直到我發現我附近再也沒有其他人之後,我蹲在路邊放聲大哭。

  晚上七點半,我坐上從埔里往台中的客運,離開了我的故鄉,也離開了他。
  從我衝出稻香村開始,我的手機沒有停響過,直到剛剛為止,我發現我的手機有超過一百通未接電話,然後還有近二十封簡訊。
  為了不要吵到車上的人,我將手機關機,然後輕輕閉上眼睛,試著將眼淚鎖在眼睛裡,也順便讓哭累的我休息一下。
  下了車,我到台中火車站附近的機車行牽我拿去修的比雅久,在喧囂的台中夜晚,我騎著我的比雅久,緩緩的回到我逢甲的家裡。
  我沒有立刻上樓,我選擇獨自坐在公寓樓下的椅子上,沉澱著我的心情。
  直到剛剛為止,我都不敢相信我今天發生的事情是真的,好像我今天下午看到簡訊的那件事是在作夢,我多希望是在作夢……
  心情很亂,因為我無法整理我的思緒。眼皮很重,所以我撐不住而讓它蓋了下來。眼淚很多,於是我選擇讓它奪眶而出。
  路燈下,椅子上,我哭的泣不成聲,天空也感覺到了我的悲傷,於是它也為我哭泣。
  雨打到我已經沒有知覺,雨滲到我已經分不清我有沒有流淚,直到他拿著雨傘出現在我面前。
  「別哭了……因為我今天帶的面紙不夠多……」


          ** 「別哭了……因為我今天帶的面紙不夠多……」
             於是我哭的更厲害了。 **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6 12:09:15

  凱鈞送我到樓上,並留下他的電話給我,有什麼事可以打給他。
  「嗯……」放下他寫著號碼的紙條,我躺在床上沉沉的睡去。
  隔天早上,我習慣性的先打開手機電源,然後再到浴室去梳洗,看著手機,依舊是一百多通的未接電話,但簡訊卻沒有再多了。
  我想他應該是也累了吧,不再打來也好,就現在的我來說,恐怕是聽不下任何解釋的。
  進到浴室,我看見鏡子裡憔悴的自己,沒想到才經過一夜,我也可以變的這麼的狼狽。
  我笑了一下,不知道是在笑自己癡,還是笑自己笨,接著再浴室梳洗一番之後,我回到了房間裡。
  哲維和我的照片被我放倒了,他買給我的娃娃我丟到地上了,他和我之間的一切一切好像都失序了,連愛著他的我都累了。
  我在宜寧的同班同學兼好朋友劉昭儀小姐曾經跟我說過,「最愛不一定要在一起,因為他不一定適合妳。」以前我不了解,想說在一起久了,經過那段磨合期之後,在一起就不會這麼辛苦了。
  結果我錯了,至少我和哲維就沒有辦法如我想像的一樣。
  雖然我知道他不一定劈腿,只是我真的無法忍受有女生在她身邊,何況那女生還喜歡她。
  躺在床上,我看著我放在枕頭邊,昨晚凱鈞留給我的電話號碼,拿起手機,我撥了他的電話。
  「喂……」
  「喂!是妳啊?怎麼了嗎?」
  「你在哪裡……」
  「啊?」
  
  坐在凱鈞的摩托車上,聽著凱鈞聊著他和書蓉的事,原來最近他們因為學校的事在忙而漸行漸遠,書蓉報告多,也辭去誠品的工作了,原來那天在誠品遇到書蓉,那天剛好是他最後一天上班。
  騎了幾個小時的路,他帶我到了很多景點,下午則帶我到東海藝術街去。
  在藝術街逛了好久,也去了好幾家有名的店,我玩的好開心,稍稍忘記了昨晚的難過,果然,打給凱鈞是正確的。
  天氣很熱,太陽也落的慢了些,好不容易到了七點之後,天空才漸漸的暗了下來。
  「我們去東海吧!」
  「嗯?」
  晚上八點半,天空真正暗了下來,我和凱鈞進了東海大學裡,他帶我在東海的散步路線裡走著。他說東海的散步路線有四個,分別有浪漫線、宗教線、自然線和建築線,各有特色。
  逛累了就坐下休息,休息夠了再繼續走,不知道走了多久,最後我們走到東海的相思林。
  「春天真吵春天,春天在遠方喊我,整座相思林的鷓鴣在喊我……」他看著相思林裡的樹,然後開始念念有詞。
  「啊?」
  「這是余光中在他寫的詩《大度山》裡寫的,剛好就是在寫相思林。」
  「真不愧是中文系的啊!」我笑了一下,並用手肘敲了他的左手臂。
  「那是當然的啦!」他做出很驕傲的表情。
  我笑了,然後他也笑了。

  「唉唷唷!我們家的沁婷小妹妹要移情別戀嚕!」昭儀邊喝著飲料邊說,還用她剛剛才拿過炸雞腿的手捏我的臉。
  「放手啦!你少亂說了好不好,我才沒有再想那種事勒!」
  「唉呀!人是不能嘴硬一輩子的!」
  「我沒有!」我拿我的包包敲她的頭,她很快了閃了開。
  「騙誰啊?你這幾個禮拜都跟那個叫做凱鈞的出去,然後妳埔里那個男朋友也沒再聯絡了,這樣還不算移情別戀?」
  我呆了一下,「哪、哪有啊?」
  「我還是那句老話『最愛不一定要在一起,因為他不一定適合妳。』既然那個凱鈞那麼完美,又對妳那麼好,妳乾脆跟他在一起就算了啦!不要再去想那個劈腿男友了。」
  「白痴喔,他還有女朋友啦!」
  「女朋友算什麼?橫刀奪愛才夠強啊!」這次我的包包可扎扎實實的打在她頭上了。
  「好痛!」她慘叫一聲之後,我的房間突然變成戰場,而那些娃娃和枕頭就變成了我們的武器。

  夜裡,我躺在床上,睡不著,聽著昭儀的呼聲,我真有一種想扁她的衝動,但是我睡不著的原因並不是她,所以她沒有嘗到我的「沁婷鐵拳」。
  打開手機,我撥了凱鈞的電話,接通之後,電話那一頭傳來的是凱鈞半死不活的聲音。
  「喂……不要吵我……」他掛上了電話。
  現在的我真想對他狂罵髒話來表達我的不滿,到底是誰說有事可以打給他的啊?現在老娘心情不好了,竟然還給我掛電話?真是有夠給他圈圈叉叉……
  不過現在已經是凌晨兩點多了,所以算了,饒了他吧。
  按下撥通鍵,我又打了一次他的電話,這次響了很久他才接起來,而另一頭還是那樣半死不活的聲音。
  「喂……」
  「你敢掛給我試試看……」我先發制人的嚇他,沒想到還真有效,他真的沒有掛了。
  坐在樓下的7-11前,我喝著凱鈞請我的純喫紅,而凱鈞他在一旁抽著他的悶菸。看他的表情好想很不爽,於是我走過去逗逗他。
  「嗯?怎麼啦?不開心喔?」
  「還好啦……有點煩,然後又有一個人把我從睡夢中挖起來。」他斜眼看了我一下。
  「對不起嘛……不然這個給你!」我把我手上的純喫紅空罐給了他,然後他看著我,露出很不屑的表情。
  「我看妳好像是沒有被菸屁股燙過的樣子喔……」他站了起來,追著我跑,雖然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會用菸屁股燙我,不過我看到他那耍狠的眼神,說什麼我也要跑給他追。
  
  那晚很累,我睏到沒力追的上他,那晚很瘋,所以我沒看出凱鈞那耍狠眼神中隱藏的悲傷……
  等到我了解那悲傷的涵義時,已經是一個月後的事了……
  十月初,當大家都還未段考結束而開心的狂歡時,我和凱鈞在星巴克裡耍憂鬱。
  「不會吧?真的分手了喔……」我說。
  「是啊,理念不同,思想越來越遠、越來越沒有共識,分開,對我們來說也是件好事吧。」凱鈞喝了一口摩卡,他說好苦。
  我的杯裡的拿鐵飄著濃郁的牛奶香,喝了一口,卻也感覺到苦澀。
  我想我現在的心情跟凱鈞一樣吧,一樣為了感情在煩惱著,於是咖啡的苦,成了反映出我現在心情的最好比喻。

  十一月的埔里小鎮,披上了入冬的寒意,橙色的葉一片片的飄落下來,踩在乾枯的落葉上,腳底下發出葉子破碎的聲音,而我的心也像被我踩碎的落葉一樣,飛一吹,就這樣隨風散去。
  終於是鬆了一口氣了,這幾個禮拜以來,凱鈞慢慢的把我從哲維給的傷痛泥沼中拉了出來,我很感謝他,只是對於昭儀的建議,我還得好好的考慮一下。
  「妳遲到了喔!」凱鈞在草地的另一頭看著我說。
  「沒辦法嘛!我騎腳踏車來耶!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摩托車放在台中。」
  「好吧好吧!我原諒妳。」他對我笑了一下,看著遠處,風輕輕拂過他的頭髮,微微棕色的頭髮隨風搖動,使得完美的他更顯得十全十美。
  「可不可以帶我去妳最有回憶的地方啊?」這是昨天晚上他傳給我的簡訊,很無厘頭,但我還是告訴了他這個地方,我最有回憶的地方。
  坐在高爾夫球場的草地上,我和他什麼話都沒說,我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不過我心裡想的,卻還是那個他。
  幾聲吉他聲劃破寂靜,我聽見遠方傳來幾聲和弦,不屬於我聽過的任何歌曲,應該是自創的歌吧。
  「有音樂。」我說。
  「我知道,這就是我找妳來的原因。」他站起身,看著音樂傳來的方向。
  「什麼?」
  「你可以出來了,哲維!」什麼?哲維?不會吧?
  凱鈞這一聲喚出,音樂聲立刻停止,然後我看見凱鈞看過去的那方向,走出一個人。
  是哲維,幾個月不見了,他削瘦了很多,原本體格有點壯碩的他,現在看起來像個白面書生。
  「好久不見了……」哲維對我說。
  「是啊……好久不見了。」
  凱鈞走向我,拍著我的肩膀,對我微笑。
  「好好談談吧,感情的事沒有妳想像中的那麼複雜。」說完之後他就走了,只留下我和哲維在草地上。
  他揹著吉他,輕輕的對我笑了一下,然後坐在地上,開始用他手中的PICK彈出一段又一段的旋律。

────────────────────────────────

我以為我早就遺忘,你手中放出的星光,
少了你,我徬徨,
在愛情裡不斷的流浪。

我以為我早就絕望,我和你之間的希望,
他出現,在身旁,
讓我的心不安的動盪。

或許我該做個選擇,
但適合與最愛,我卻難以割捨,
放了這一邊,另一邊又會如何?
一顆心該怎麼樣分割?

或許我該做個選擇,
但要怎麼選擇,我才能快樂?
愛情裡面,有太多灰色,
我只想要一顆心,不再受冷。

──────────────────────────────-


  歌唱完了,我的淚早已縱橫在臉上,他說這首歌的曲是他寫的,而歌詞是凱鈞寫的。
  原來他們前幾個禮拜就有聯絡了,是在我和凱鈞去過星巴克之後,凱鈞就回埔里找了哲維,表明他的來意,在談了許久之後,他們決定合作,以我的角度,做出這首歌來。
  「他跟我說,他會跟他女友分手,不只是個性不合,而是他找到了他更愛的一個女孩。」
  他放下了吉他,走了過來。「而那個女孩,就是妳。」
  我沒有再說話,看著他,他竟全身散發出一種成熟的英氣,跟幾個月以前,充滿稚氣的他完全不一樣。
  「沁婷,我只想跟妳說,我跟他,都放棄了最在乎我們的女孩。雖然我們知道對妳來說,適合和最愛,妳只能擇其一,但無論你選擇了哪一方,我們都不會後悔,因為為了妳,我們足以放棄一切。」
  坐在哲維的黑色VINO上,我緩緩的離開溪南國小後面的高爾夫球場。一路上我一直在想,剛剛哲維對我說的話,以及他們對我做的一切,我的腦袋很混亂,一點思考能力都沒有。
  我那一天終究還是沒有做出決定,而他們兩個人我也沒有再聯絡過。
  我把這件事告訴昭儀之後,她很狠的敲了我的頭,然後說她不想理我。
  「為什麼?」我問。
  「因為妳是白痴。」



          ** 我是白痴?不是吧!
             我只是不知道怎麼做選擇而已…… **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6 12:10:01

  很快的,寒假來了,寒假過去了,這幾個月來我還是獨自過著我自己的生活,他們沒聯絡我,我也沒主動聯絡他們。
  三月多,天空剛下春雨,我趁著好不容易放晴的一小段時間來到稻香村喝悶茶,天空卻在我進來之後下起大雨,還好雨天裡,稻香村沒什麼人來,我一個人落的安靜,暫且忘記沒帶雨傘的煩惱,我靜靜的喝著我的珍珠綠茶。
  凱鈞今早跟打電話跟我說他昨天來埔里玩,但他一到埔里之後卻下大雨,害他哪裡也不能去,只能躲在旅館裡看電視。
  我問他為什麼不乾脆回去算了,他說他剛領到薪水,不想回去那烏煙瘴氣的台中吸廢氣、喝有消毒味的開水。
  現在凱鈞在看電視吧?那哲維呢?他應該不會在彈吉他,因為自從那天之後,他的吉他就一直放在我家一直沒拿走。
  雨下很大,我越來越擔心我等等會回不去,還好快喝完的時候雨開始小了一點,不想再多浪費時間在這裡的我,決定頂著小雨走回家。
  一路上我走的很快,身上也一點點的濕了,我是個很不容易感冒的人,但是我不怎麼喜歡淋雨,只是我越想快點回家,那該死的天空,雨就給我越下越大。
  「該死……」天空的雨在我走到圓環的時候,硬是擋住了我的去路,沒辦法啦!只好搬救兵了。
  「嘟……嘟……喂?」電話另一頭傳來吵雜的電視聲,我叫他轉小聲一點。
  「你在哪裡?」我問。
  「我?我在鎮寶大飯店啊!小姐,想我嗎?」
  「是是是,快點來救我好不好?我在圓環這裡。」
  「OK!等我吧!馬上到。」他掛上了電話。
  雨很大,我看不清楚前面,所以凱鈞就算來了我也會看不清楚,我試著瞪大眼睛看前面,,看他會從哪個方向過來。
  等了二十分鐘,沒看到凱鈞過來,於是我下意識的又撥了一次電話,只是我凱鈞騎著他的Majesty FI過來之後,我才掛上了電話。
  上了車,他把傘遞給我,我看了看剛剛我撥出的電話,我嚇了一跳,因為我剛剛打的不是凱鈞,而是哲維。
  「到了……」他說。
  「嗯……謝謝。」
  下了車,我轉身要走進我家,手卻被凱鈞握住。
  「等一等……」
  「……」
  「我已經等了很久了,其實這次我來埔里,是想要跟妳要求一個答案的,我知道妳很為難,但我希望妳還是可以給我一個答案。別讓我空等,好嗎?」
  我沒有說話,但我的腦海裡浮現出一句話,是昭儀一直對我說的。
  「最愛不一定要在一起,因為他不一定適合妳。」
  我覺得我是被這句話影響的太深了,因為當他緊握著我的手,傳來陣陣溫暖的時候,我竟也就這樣轉身,緊緊的抱住了他。

  正如我所說的,雨很大,我看不清楚前面的路,只是當我抱住凱鈞,背對著我家門口的時候,我看到了另一個,我思念的男孩。
  哲維沒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我和凱鈞,雨很大,而他任憑雨打在他的身上而濕透,他輕笑,然後轉身離去。
  「哲維!等一下!」我喊出聲,凱鈞嚇了一跳,也跟著轉了過去。
  哲維停了下來,看著我和凱鈞。
  「原本我想說妳打給我是出了什麼事,沒想到我趕來之後,竟然讓我看到這一幕。」
  「我……」
  「我終於知道妳的選擇了……」說完之後,他轉身跑走,我卻只能站在原地流著淚,什麼也不能做。
  「去吧。」凱鈞放開我之後,對我說。
  「雖然妳剛剛抱住我我很高興,但妳看見他的那個眼神是騙不了人的。妳快去吧,別讓他誤會妳的選擇了。」
  我朝著哲維跑走的方向跑了出去,而在我衝出去那一剎那,我看見了凱鈞的眼神,是那樣的悲傷。
  「我終於知道妳的選擇了……」他說。

  那天我最後來是沒追到哲維,哲維的手機在那天之後也沒再開過,在我終於知道我該選擇誰之後,我選擇的那個人卻離我而去。
  我輕笑,然後背著吉他,靜靜的走到高爾夫球場的草地上。
  天氣已經放晴了好幾天,草地上的土也乾了,我背著吉他靜靜的來到這裡看星星。
  隨手撥了幾個和弦,我彈起那天哲維在這裡唱的那首歌,這是之後凱鈞教我彈的,但我所思念的那個男孩,卻聽不到我對他的思念。
  歌唱完了幾遍,我的眼淚靜靜的流了下來又流乾,正當我轉身要走了時候,我身後卻多出了一個人。
  「今天的星星好多啊!如果再多一些在我們的身邊,一定更美吧!」雙手放開,從他的手中又飛出了幾百隻螢火蟲,圍繞在我們的身旁。
  於是,我又哭了。
  在星光燦爛的夜空下,我看見了我真正的幸福,而給我幸福的那個男孩,不是我最愛的他,還會是誰?


      ** 直到最後,我才知道我做出的選擇對我來說是最好的。
         我慶幸著,我慶幸著。 **



 
                                        ---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