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681 | 回覆: 4 | 跳轉到指定樓層
風宇
子爵 | 2009-3-27 14:02:42

  我是你的天使
  但我不能帶你飛上天際
  因為我沒有完整的羽翼 
  我只能靜靜的在這裡
  然後靜靜的離開你
  選擇另一片,與你相似的天空……



  結束了一整天的工作,我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中,還來不及打開我家那沉重的鐵門前,卻發現一件不尋常的事。
  我那平常只會出現水、電費帳單及廣告信件的破爛信箱中,多了兩封特別不一樣的信。
  一封看起來很普通,是一般的平信,另一封是燙著金色字體的紅色信封,上面寫著「結婚誌慶」。
  「又是哪個傢伙將走進戀愛的墳墓了啊?」眼下不經意地瞄向喜帖。
  我選擇將那封平信擺在一旁,撕開那滾著刺眼燙金的雙紅囍字。
  我慢慢的拆開,腦海快速過濾著死黨名單,正納悶是誰時,我卻因為看見了內容而呆了半晌說不出話來,因為那新娘的名字,是我怎麼樣也不想見到的。
  或許真的很老套,但我現在真的很想就這樣大喊「為什麼新郎不是我?」不過我選擇的是沉默。漸漸的,腦海裡慢慢的浮現出她的身影,一段我曾經想遺忘的回憶,卻也快速的在這一刻像潮水般淹沒了我,而我的思緒,就這樣被那封喜帖,帶回到四年前的過去。
  一切,都是由這裡開始的。

  一個不算寒冷的冬天,我獨自漫步在宏仁國中旁的小路上,一如往常的叼著菸,我品嚐著埔里小鎮夜裡的孤寂。
  今天是星期五,因為我那鄰居兼國中同學的好麻吉游顥偉要留在台中畫教室佈置的海報,所以平常兩個人走的小路,今天只剩下我一個人。
  他平常很喜歡寫些東西,像小說啦,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像是歌詞又像是詩的東西,而負責看這些東西的,就是他的一群好朋友們。
  他曾經說過以後想當個小說家,只是他現在畢竟還是個高中生,所以得先把學業完成,其他的等到以後再說。
  我坐在學校的圍牆旁看著天空上的星星,顥偉他很喜歡看星星,他說看星星的時候會讓他的心安靜下來,也會很有靈感寫東西。
  「靠!怎麼一直想到他?」我把菸蒂彈了出去。
  沒想到他沒有跟我一起來還真的是怪怪的,我看我還是早點回去好了。
  快十點了,氣溫變的越來越低,周圍都是一陣涼颼颼的,我拉緊外套正準備要離開這裡時,突然聽見好幾輛腳踏車的聲音從我背後傳來,所以我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下。
  原本只是想看看,那麼晚了到底是誰還會騎進這條偏僻的小路裡,沒想到我才一轉身,頭馬上就被一個大麻袋給蓋上了。
  那些人用麻袋蓋住我之後就是一陣打,在那麻袋裡我看不到他們是誰,也不知道對方究竟有多少人,我只能感受到那拳頭以及棍子落在我身上的痛楚。
  其實那些人用的力道都沒有很強,也都沒有打中我的要害,所以我還勉強撐的下去。
  等到他們打累了,拳頭及棍子落下的次數變少了,我試著緩緩的站起身來,想從這麻袋裡出去,看看是誰打我。
  沒想到當我的膝蓋才剛離地而已,我的頭馬上就不知道被誰用棍子給直接命中。
  而後腦勺中了一記悶棍的我,就這樣子昏了過去。

  「你還好吧?喂!醒醒啊!」
  好好聽的聲音……
  在我昏過去之前,我隱隱約約聽見那些毆打我的傢伙,騎著他們的腳踏車揚長而去的聲音,直到我感覺到頭上流下幾道滾燙的熱流之後,我才真正的昏了過去。
  我作了個夢,夢中有一個天使,有著一雙潔白的羽翼,也有張美麗的面容,她一路帶著我飛到天堂。天堂裡的一切就像是許多圖畫裡所畫的及書本描寫的一樣美好,沒想到我到了天堂的最高處的時候,見到的上帝卻是那該死的屎人游顥偉。
  「你來這裡做什麼?給我滾!」說完他一腳把我從天堂給踹了下來,接著我就醒了。
  緩緩的睜開眼睛之後,眼前看到的景色比我剛剛做的夢還要令我震驚。
  「這裡是哪裡?」看著四周,這是一個房間,但這是一個女生的房間,而且房裡的一切事物都是那麼的陌生,不會吧?天堂裡也有這麼像人間的地方喔?
  「不對不對,我在想什麼?」敲了敲自己的頭,試著讓思緒清楚一點,卻一不小心打中我頭上的傷,我痛的大叫。
  不叫還好,這一叫不得了,因為我聽到了一陣腳步聲從房門外傳來,而且越來越近,越來越快……
  任何人對於未知的的事物都是會感到害怕的,所以此刻的我已經是整個人縮到牆角去,因為我根本不知道正在靠近的會是人還是鬼,說不定是個怪物……
  縮到牆角去躲起來的確不像個男子漢,甚至可以說是孬種,不過我剛剛才不知道被誰圍毆完之後又馬上在意識不清的時候被送到我不知道是哪裡的地方來,加上房門外莫名的腳步聲,我可就真的冷靜不下來了。
  後來我把前面那幾句話告訴游顥偉之後,他跟我說了一長串他會讓自己冷靜下來思考的方法,我想反駁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好吧,我承認我孬種……

  門打開了,我的手不自覺的緊緊握住,呼吸變得急促,眼神看著前方,全神貫注地迎接下一秒會進來的未知物體。
  只是當「她」進來之後,我開始懷疑我人是不是還在天堂。
  太像了!她就是我夢裡出現的那個天使,雖然沒有穿著潔白如雪的長袍,也少了對可以飛翔在天際的雙翼,但我非常確定是她沒錯。
  我傻了,真的傻了。
  「這裡是天堂嗎?」
  「啊?」她的聲音好美,就像風輕拂過風鈴時發出的清脆聲響,和她美麗的臉真是絕配。
  「妳是天使嗎?」
  她笑了,笑起來更顯得她的美麗,好像整個人正在發光似的。
  「咳,這裡不是天堂,是我的房間。我不是天使,我是人類,我叫李郁菁。我是在前面的小路旁看見你滿頭是血,但我叫不醒妳,所以只好把你帶來我這裡,再等你醒過來嚕!」她用幾句話道出她帶我來的原因,但我懷疑她為什麼不幫我叫救護車……
  不過幸好她沒叫,不然我就見不到她了。
  李郁菁,好名字,至少我覺得配在像她這樣清新脫俗的美女身上,就算她叫什麼張三還是李四的,我也會覺得這是個好名字。
  「那你呢?」當我還在思考她的名字的時候,她突然問出這句話,讓我一時反應不過來。
  「啊?我?」該死,怎麼反應不過來?我該不會腦子被打傻了吧?
  「對啊!你叫做什麼?」一陣風輕輕的拂過,風鈴的清脆聲響充斥在我的耳中,好美,真的好美。
  「我叫李奕桓……」

  後來我解釋了我為什麼會倒在路邊之後,她不可思議的看著我,搞的我渾身不自在。
  「幹、幹麻這樣看我?」我把頭別過一邊,避免和她的眼神直接接觸,雖然被美女盯著看心裡是會很爽,不過她用這種眼神看我,我還是會覺得很奇怪。
  「沒有啊!你看起來這麼乖,應該是不會跟別人結仇才對啊!怎麼會被打呢?」
  我乖?我會乖就不叫李奕桓了。嗯?名字和個性好像沒有什麼絕對性的關聯才對吼……
  哎呀!管他的,總之我不是乖小孩就對了。
  「我跟妳說……」
  「嗯?」她的大眼睛看著我,好像要把我的魂勾走一樣,。真是個發電機,不對,是美麗的發電機。
  「其實,我一點都不乖……」我小聲的說。
  並不是我不想講大聲一點,只是我不乖這種事實在是不值得宣揚。
  「你說什麼?我剛剛沒聽到耶!」跟我想的一樣,她果然沒聽清楚,那現在就是我抉擇的時候啦!到底是該誠實,還是在她面前裝乖呢?
  上帝實在是待我不薄,祂除了讓我見到美麗的天使之外,還讓我不用說我不想說的話。
  「我說,我不是……」話還沒說完,郁菁就向我撲了過來,我還來不及作反應,整個人就被她硬生生的推回了床上,而我的頭就這樣重重的在床頭櫃上撞了一下。
  「呃啊!」我慘叫一聲,頭卻又被郁菁塞進棉被裡,然後我聽見電視被打開的聲音,還有一個人壓在我身上。
  「郁菁啊!啊妳在做什麼?怎麼這麼大聲勒?我在樓下都可以聽到妳房間裡的聲音了捏!」有一個操著台灣國語,聽起來像是四、五十歲的大嬸進來了,大概是我們剛剛說話的聲音太大聲的樣子,所以引起她的注意了。
  話說回來,現在郁菁整個人是壓在我身上的哪!而且中間只隔著一條棉被,現在這種情況還真是叫人意亂情迷。
  不行,我不能有邪念。
  「我在看電視啦!不小心轉太大聲了一點,歹勢。」郁菁說台語耶!真的好可愛喔!
  在大嬸跟郁菁寒喧到沒有話說了之後,我才聽見有人有人把門關上的聲音。
  而當郁菁掀開棉被的那一瞬間,我有種重獲新生的感覺,我想我這輩子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渴望呼吸的,我現在終於可以了解那些被悶死的人死前的感受了。
  「呼、哈、呼、哈!」我大口大口吸氣,大口大口呼氣。
  「你還好吧?」
  「還、還好……」
  好不容易平順了呼吸之後,我坐了起來。
  「剛剛那是……」我問。
  「是我阿姨,我的老家在台中,自己一個人來這裡讀大學,因為找不到地方可以住,所以向我阿姨租了這層樓。」
  「原來……嗯?妳是大學生?」
  「對啊!我讀暨南大學外語系二年級。」
  「那、那妳今年幾歲?」
  「明年三月滿二十。」哇咧……大我三歲……
  「怎麼了嗎?」她疑惑的看著我。
  「沒有啦……只是我想說妳怎麼會比我大。」
  「是嗎?我以為你也是大學生耶!那你幾歲啊?」
  「明年三月滿十七……」

  離開她家的時候已經是十一點多了,我扶著我還微痛的頭,慢慢的踱步回家。
  她阿姨家離宏仁國中真的還蠻近的,我想她可能是回家時經過那條小路才看到我倒在路邊的吧!
  「我下次還能再見到妳嗎?」我問。
  「可以啊!如果有緣的話。」然後她對我笑了一下。
  嗯,我確定她是個美麗又強力的發電機。
  不,是發電廠。

   
            ** 我下次還能再見到妳嗎?我的天使……
               可以啊!如果有緣的話。 **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7 14:03:44

  「你不是都比較喜歡小妹妹的嗎?」
  「屁啦!我又不是有戀童癖!」
  「是喔……是不是你的腦子被打壞啦?不然我怎麼從來都沒有在這附近見過什麼美女?還天使咧!」他笑了,而且笑的非常誇張。
  「如果她是天使,我就是上帝啦!哈哈哈……」
  還好我沒有把我夢到他是上帝的事跟他說,不然他一定會比現在還要囂張。
  隨手抓起地上的樹枝,我靜靜的從他背後靠近,只是我沒想到他反應會這麼快。
  當我一棒揮下去的時候,他很快的閃開,然後朝操場直奔而去。
  「想K我?不知道我背後有長眼睛啊?」
  「啊?」
  「屁眼啊!哈哈哈!」看看四周,發現沒有其他人之後,我暗自竊喜沒有人發現我跟這個低俗的傢伙是認識的。
  屎人游顥偉真不愧是練過田徑的,跑起來就跟飛的一樣。 
  不想當晚上在宏仁國中裡跑操場的瘋子,所以我選擇坐回我剛剛坐的銅像底下,靜靜的抽著我的菸。
  「喂喂!不要抽菸啦!很臭耶!」剛從操場另一邊跑回來的他氣喘吁吁的對我說。
  「你自己戒了菸就不許別人抽菸喔?」
  「對!」哇勒,還真理直氣壯……
  「那你幹麻不去當反菸大使?」
  「因為我覺得那樣很智障。」他做了一個拿著牌子的姿勢,然後露了一個露出牙齒、很假的笑,還不忘用右手比個「五」。
  「如果這都可以叫人家戒菸的話,那麼那些反菸大使一定會被菸商用亂棍打死。」他說。
  反菸大使不會被亂棍打死,因為我還在抽菸。

  「就這間喔?」他問。
  「嗯……」
  他對我笑了一下,然後兩手伸到嘴邊。這時候我覺得不用想也知道他要幹麻了吧。
  「李……」他第一個字還沒喊完我就衝上前,硬是摀住了他的嘴。
  還好我反應也不錯快,還好……
  回到家之後,我心裡想的,還是我心中那天使的身影,我想念著他美麗的臉龐,脫俗的氣質,還有那風鈴般清脆的嗓音,但是我卻沒有再和她相見的機會。
  她阿姨家的位置我是再清楚不過了,但是我卻找不到任何能見她的理由。
  在郁菁阿姨家站了將近一個小時,本來向趁郁菁出門或回家時來個「不期而遇」的,怎麼知道等到最後我們見到的卻是一個體態臃腫,看起來年已過半百的大嬸。
  她就是郁菁的阿姨了吧!我想。
  「你不告訴她你想她,她會知道才奇怪勒!」這是那屎人大喊無聊,想回家的時候說的話,只是他這句話著實讓我恍然大悟。
  躺在床上,我不斷反覆的想著。是啊!我不跟她說她怎麼會知道?
  真是一句話點醒我夢中人,緊抓著快速跳動的心臟,我現在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沒錯,我要去找她!
  「媽的……」不是我故意要罵髒話的,實在是因為我終於做了一個人生中極大的決定時,樓下的鐵門也就這樣無情的給我關上,擋住了我的去路。
  「十一點……」我家的鐵門很舊了,開的時候會發出很大的聲音,會把家裡的人都吵醒,如果讓我爸媽知道我現在這時候還要出去的話,無疑是在找死。
  好極了,我總共在床上發呆了兩個多小時,早知道會這樣,倒不如剛剛跟游顥偉那傢伙出去時就應該直接去找她了。
  真是失策……
  回到房間,因為沒其他事做,所以正準備打開電腦上網的我,卻看到放在桌上的手機外螢幕上有一個不尋常的東西。
  「您有一封新訊息。」
  因為傳訊人的手機號碼是我從來沒看過的,所以我猜想應該是誰又換門號了吧。
  我邊開電腦視窗邊把訊息打開,只是當我看見簡訊內容之後,我的手再也沒有握住手機的力氣,差一點就讓它掉到地上去了。
  「你找我嗎?   BY 郁菁」

  隔天,一個風和日麗的禮拜天下午,我和郁菁兩個人坐在一家名叫稻香村的茶店樓上。
  除了一開始進來的時候,有互相打個招呼之外,我們之間幾乎沒有再說過話,是尷尬嗎?我和她之間好像隔了一道透明的牆,我可以看見她,卻無法與她交談。
  「呃……你怎麼會想見我?」在郁菁的茉香奶茶喝剩一半時,她突然問我。
  「嗯……這個……那個……」
  「什麼這個那個啊?」
  她看著我,我突然就說不出話來,好像有一個東西要吐出來了,卻因為喉嚨太窄,就這樣卡在裡面。
  現在啊!我真不知道該要謝謝那個屎人還是要狠狠的扁那個屎人好了。
  原來昨天在我們各自回家之後,游顥偉又騎著他那輛「無敵黑色小VINO」出現在郁菁的家門口,很不怕死的把郁菁叫出來之後,還給了郁菁我的手機號碼。
  她見我沒有回答,也就沒有再問下去了,那她是知道我為什麼想見她嗎?不可能的,說不定她只是懶的問而已。
  其實我很想妳!好吧,我承認我沒有勇氣說出口……
  郁菁對我笑了一下之後,繼續喝著她的茉香奶茶,而她笑的那瞬間,我的心突然像是被雷打到似的震了一下,於是我也笑了。
  好吧,游顥偉,我還是謝謝你好了。

  時間是流不完的,可是飲料卻是會喝光的,雖然我很想跟她在這裡待久一點,不過總不能叫她一直喝一直喝吧。
  所以啦,雖然很不甘願,我還是毅然決然的離開了稻香村。
  今天偷偷騎了我媽的光陽125出來,我不像游顥偉那麼天才,還幫自己的摩托車取名字,所以暫且叫它「老媽牌125」好了。
  今天老媽牌125很聽話,從頭到尾都沒有發出什麼怪聲音,也沒有因為載了兩個人就宣告罷工。
  雖說是陽光普照,不過冬天裡的下午也會有點冷,寒風一吹來,郁菁就像嬰兒一樣縮在我的身後,有點小發抖。
  「妳會冷嗎?」我問。
  「有點。」
  我把車停在路旁,然後把我身上穿的大件風衣蓋在她的身上。
  「你不會冷嗎?」她問我。
  「如果妳這樣就不會冷的話,那我也不會冷。」
  然後她笑了,冬天的低溫凍得她的臉微紅,笑起來就像一顆紅紅的蘋果一樣,真想咬上一口。
  晚餐我們選在夜市裡解決,夜市裡很多人,所以很溫暖,而我和她就這樣融入了人群裡,而我靜靜的享受著這片刻的幸福。
  她的聲音、她的笑,一切的一切對我來說就像夢境一樣美麗,雖然很真實,卻也像夢境一樣的虛幻,深怕一睜開眼睛,她就會在我面前消失。



          ** 因為太完美,所以我懷疑這是夢。
             那當我夢醒之後,妳還會在我身邊嗎? **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7 14:04:41

  「該死……昨天太晚睡了,早知道不要看電視看的這麼晚。」禮拜一早上,我慢慢的晃進學校裡,因為太想睡了,我竟然沒有看到教官站在門口,而且還是個很機車的教官。
  「李奕桓!幹什麼這麼沒精神?」
  「沒有啊!」跟他說話的時候,我的口氣通常都會很不好,因為這教官我真的很討厭,因為光是抽菸就不知道被他抓過都少次了。
  「過來旁邊把垃圾撿一下。」他指著他旁邊的一個塑膠袋對我說。
  「又不是我丟的。」我說。
  「不是你丟的你不會撿回去丟喔?要做環保啊!」可惡,擺明是存心找我麻煩。
  「啊要做你自己不會做喔?」說完我轉頭就走。
  「你這是什麼態度?」他拉高了聲音,並且加大了音量。
  「你給我到教官室前面罰站,等我回來再跟你算帳。」
  重重的在教官室前把書包放下之後,我靠在牆壁上,站著三七步。
  不一會兒的工夫,機車教官回來了,他沒給我好臉色看,所以我也不想給他好臉色看。
  經過我,他沒有多說話,只是走進去教官室裡,過了幾分鐘,他把我叫了進去。
  早自習結束了,我拎著機車教官開給我的小過單回到教室。
  「幹拎老師……」我說。
  「李奕桓啊!你在思春喔?」在廁所裡抽菸的時候,柏元問我。
  「思你個大頭鬼!快抽你的菸啦!」
  「那就是因為早上的事在不爽囉?」
  「對啦對啦!煩死了。」越想我越不爽,真想改天狠狠的揍他一頓,最好就是像那天那幾個白痴一樣,拿個麻袋蓋住他,然後把他打的頭破血流。
  那天?不好……我怎麼又想到郁菁了?
  熄了我手上的菸,我緩緩的走出廁所,卻看到一個綠色的身影。一個穿著墨綠色軍服的教官,和我擦身而過。  
  「幹拎老師……」這次不是我說的,是柏元那小子。
  在廁所抽菸被抓到之後,他被叫到教官室裡,領了一張跟我一樣的小過單,而我慶幸我沒有跟他一樣在廁所裡抽第二根菸。
  「你再抽嘛,活該。」我說。
  於是我挨了他一拳。

  已經過了幾個禮拜了,我和郁菁還是停留在傳傳簡訊、打打電話的程度。因為她有時候有很多報告要寫,而且寫的時間都是在假日,我根本約不到時間跟他出來。
  「她在躲你啦!誰叫你看起來就是一副色瞇瞇的樣子,而且還會抽菸。」於是游顥偉挨了我一拳。
  「唉……無聊斃了。」躺在床上,我翻來覆去,好好的一個星期六卻這樣無所事事的,感覺真是差到極點。
  打開手機,我看著我和郁菁傳的簡訊,裡面的內容普通到不能再普通,就好像在路上作問卷調查一樣,我問什麼問題,她就回我什麼。
  突然間,手機響了,我嚇了一大跳,打來的人是我朝思暮想的那個她,而我接起來之後,聽到的是她在電話另一頭,很著急的聲音。
  「妳怎麼了?」我問。
  「我出車禍了……」
  仁愛公園旁停著兩輛摩托車,旁邊還有很多人圍觀,當我到的時候,那個我認為「做事速度比烏龜慢,沒事只會開罰單」的警察先生們也趕到了。
  「奕桓!是你啊?」一個警察先生跟我打了聲招呼。
  我常常進警局,所以很多警察都認識我,不是我太壞,而是因為我老爸也是個警察。
  我對那個警察笑了一下,然後轉過去看看郁菁在哪。
  她坐在她倒在地上的摩托車上面,一臉失魂落魄樣,就像一支戰敗的鬥雞一樣,一點精神都沒有。而她看見我之後,也沒有露出她一貫的甜美笑容,只是對我苦笑。
  「那個……」我拍了拍那個警察的肩膀。
  「嗯?什麼事?」
  我只指向郁菁的方向。「那個是我的朋友,我可以先帶她走嗎?」
  「這個嘛……」
  「拜託啦!反正也沒什麼事嘛,傷這樣而已也不用叫救護車來啊,對吧?」
  「她是你女朋友對不對?」他對我笑了一下。
  「啊?」
  「好吧好吧!趕快帶女朋友回去擦藥啦!走走走。」
  見他肯讓我先把郁菁帶走了,當然就是先走啦!至於有什麼誤會……下次再說吧,只要他不要把他所誤會的事跟我爸說就好了。
  「上車吧。」我對郁菁說。
  「嗯……」
 
  「好痛……」
  「別動,很快就好了。」在我幫她擦藥的時候,她痛到流了眼淚,我不忍心看她的臉,因為我怕我也會忍不住流下淚來。
  她的手、腳,還有身上都有擦傷,不嚴重,也沒有骨折或是什麼的,重要的是,她的臉一點傷都沒有。
  果然,女生都會特別保護自己的臉,至少我從這件事中證實了這一點。
  在衣服外面的傷我可以幫忙擦,但是在衣服裡面的我就愛莫能助了,只能讓她自己擦。
  我把房門關上,讓她在裡面處理自己的傷,然後我到我姐的房間裡找衣服給她替換。
  「好了嗎?」我在門外問。
  「嗯,你可以進來了。」
  「這是我姐的衣服,妳就先換上吧!」
  「啊?對吼,我的衣服都破了……」人說美女的腦筋都不太好,看樣子是真的,而且還有點遲鈍。
  「沒想到還蠻合身的耶!而且這衣服好漂亮喔!」她高興的轉來轉去的,而我好像看見一隻美麗的孔雀開屏之後,舞動的艷麗。
  「妳忘了妳的傷……」看出了神,等我回過神來才發現她身上還有剛剛出車禍的傷。
  「唉唷!好痛!」
  「我就說吧……」
  「嘻……」她很不好意思的摸摸頭,樣子可愛極了。
  「這是你的房間?」她問。
  「對啊,有點小亂,不要介意喔。」
  「不會啦!我以為男生的房間都會很凌亂,不過你的還蠻整齊的啊!」
  「真的嗎?呵呵……」
  做了簡單的傷口處理之後,我和她回到了仁愛公園,那裡的人早已經散去,只剩下郁菁的摩托車靜靜的躺在那裡,像是在抗議我們拋下它不管。
  「看來是不能騎了,先牽去修理吧!」我說。
  「好吧……」
  「為什麼妳會打電話給我呢?」
  「因為……他沒有接我電話……」她的臉色黯淡了下來,瞬間,我覺得全世界的色彩也因為她而轉變成灰色一般。
  「誰?」
  「沒事……」
  「喔。」她似乎不想回答我的樣子,沒辦法,她不說我也不好意思再問下去了。
  不過那個「他」究竟是誰呢?希望不是我想的那樣……

  「喂喂喂!你幫我猜猜看好不好?」我問游顥偉。
  「猜什麼東西?」
  「就是猜郁菁有沒有男朋友啊。」
  「這個嘛……她長的這麼漂亮,又是個大學生,沒有男朋友才奇怪吧!」
  「我想也是……」我又吸了一口菸。
  又是一個星期六,我跟郁菁約好在台中看場電影,因為她說她在那場車禍中欠我人情,所以答應我來看電影。
  「欠你的人情總要還嘛!對吧?」
  雖然賺到了一個跟她看電影的機會,不過還真是希望她不是因為要還我人情才答應我的。
  「嗨!」我到她家去接她,看見她站在門口,我對她打了聲招呼,她也對我笑了一下。
  「等很久了?」我問。
  「沒有……我才剛到。」
  「嗯,那我們走吧。」
  今天的她穿著一襲白色洋裝,配上她的長直髮以及她美麗的臉龐,看起來就像一個洋娃娃。
  「怎麼一直這樣看著我?」她問。
  「沒有啊!今天的妳……很漂亮。」
  「謝謝。」她笑了笑。
  進到黑暗的電影院裡,我的心情很複雜,可以跟郁菁出來看場電影當然是很美妙的事情啦!只是她一直拿出手機收發簡訊,一開始我還不覺得有什麼,可是當我看到其中一封的內容的時候,我無法再讓我自己開心起來。
  「為什麼?不要離開我……」

  電影的內容是什麼我沒有看的很仔細,因為我的注意力一直停留在郁菁的淚上。
  她流的淚是因為她傷心,而我傷心卻是因為她的淚。

  「我明年七月就要去加拿大留學了。」走在台中的街上,她對我說。
  「留學?」
  「對啊!我從一進大學就開始爭取,終於得到這個名額了。」
  「那很好啊!」才怪,一點都不好!
  她的表情開始變的落寞、傷心,就像天使潔白的翅膀,染上了一點灰色。
  「你知道我剛剛一直在傳簡訊嗎?」
  「嗯,我知道。」
  「他是我的男朋友,他叫劉翰哲。」
  我靜靜的聽他說她跟她男朋友認識的經過,以及她男朋友背叛她,和另一個女孩在一起的事,說著說著,她又流下淚來,而我的心又抽痛了一下。
  我把我背包裡的面紙遞給她,給她擦淚。
  「謝謝……」她擦著她的淚。
  「不過還好,一切很快就結束了,等到我離開台灣之後,我會慢慢淡忘這裡的傷心事的。」
  「也會忘了我嗎?」我說。
  
  晚上九點,車子緩緩的開進埔里小鎮,回到我的故鄉,回到我熟悉的地方,身邊卻因為少了郁菁,而顯得空虛。
  我後悔我今天約她到台中看電影,我後悔看她的簡訊,我後悔跟她到一中街逛街,我後悔今天的一切一切,也後悔跟她說了那句話。
  「你說什麼?」
  「我不希望妳忘了我,因為……」看著她,她也看著我,時間就在這一刻靜止了下來。
  她似乎猜出了我眼神裡所要表達的話,她低下了頭,小聲的從她的口中吐出了幾個字。
  「現在……不要對我說這個,好嗎?」
  後來我還是說了,因為我無法抑制住我滿到要溢出來的感情,就這樣,我做了一個我會後悔一生的決定。
  「我……我喜歡妳。」
  下了車,我獨自一個人走回家中,今晚的夜風好冷。
  我不像游顥偉那屎人一樣,連吹到冷得刺骨的寒風,都可以寫出一大堆東西來,我只能選擇靜靜的,品嚐著夜的滋味。

  一月溜走了,二月繞過我跑了過去,三月悄悄的到來,而我的心,卻沒有春天的溫暖,心裡滿滿的,都是冬末留下來的,那種椎心刺骨的凍寒。
  三月七號,是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的手機裡塞滿了朋友們傳來的祝賀簡訊,每一通都是傳來祝我生日快樂的,除了那個屎人游顥偉之外。
  「不要跟我要禮物!」短又明瞭,也非常的欠揍。
  翻了再翻,手機�真的沒有郁菁傳來的簡訊,我笑了笑,也不知道我在笑什麼,然後就把手機關上了。
  桌上的酒被我喝完了,菸盒裡的菸被我抽完了,我滿十七歲的第一天,只有我自己幫我慶祝。
  郁菁也是三月生日,而且很巧的是,她也跟我同一天生日,不知道她現在在哪裡,也不知道她現在在做什麼,她會跟我一樣,孤單的過著自己的生日嗎?
  打開手機,在訊息上寫了生日快樂四個字之後,我傳了出去。
  而我像是在心中放下一塊大石頭似的,放鬆的躺回床上。
  突然間,手機的響聲劃破寂靜,傳進我的耳朵裡,我坐起身,看看打來的人是誰。
  是郁菁……
  「喂。」
  「……」電話的另一頭傳出的是一個女孩的哭泣聲,我的心突然間抽痛了一下。
  「不要哭,妳怎麼了?」
  她還是沒有說話,只是一直哭。雖然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我知道一定很嚴重。
  「妳在家嗎?」我問。
  「嗯……」
  「好!妳在家不要亂跑,等我!」

  我想我一定是瘋了,明天還要上課,我竟然還在十一點之後,騎著摩托車往台中飆去。
  「什麼?你要借我的摩托車上台中?」
  「快一點啦!我要去救人!」
  「是郁菁喔?」
  「對啦!」
  使勁全力跑到游顥偉家之後,我看見他心不甘情不願的拿著鑰匙站在門口。
  「敢把我的車操壞的話,你就準備被我吊起來烤乳豬。」
  「OK!」
  VINO這種車馬力不大,所以騎不快,也飆不遠。正因為騎不快,所以我花了將近三個小時才到台中,也因為飆不遠,所以騎到她家的時候,游顥偉的「無敵黑色小VINO」就被我給操壞了。
  VINO的排氣管吐出黑煙對我抗議,我想我是要被吊起來烤乳豬了。
  一進門,就看到郁菁哭腫的雙眼和骨瘦如柴的身體,我看了真的好心疼。
  今天晚上,正當我還在家裡喝個爛醉時,郁菁的男朋友,也就是那位劉翰哲先生來找她復合,郁菁不肯,兩人大吵了一架之後,劉翰哲打了郁菁,郁菁挨打之後就一直坐在原地哭,而那個王八蛋就這樣走了,留下她一個人在空蕩蕩的屋子裡,直到我傳簡訊給她。
  我安慰著郁菁,安撫她上床睡覺,而我就在郁菁的床邊,靜靜的守著她。
  第一次看到郁菁的睡臉,有一種安祥的感覺,很可愛,就像嬰兒一樣,我就這樣看著她的臉,靜靜的感受她的呼吸,而她平穩的呼吸聲成了我的催眠曲。
  隔天早上,我張開眼睛,感覺身體很重,站不起來,直到我向下一看才知道郁菁整個人躺在我的腿上。
  我試著輕輕的移開她,不想把她吵醒,但是我失敗了,她嚇了一跳之後,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我。
  「嗨……早啊!」我說。
  她說她好幾天都沒有睡覺了,因為這幾天,劉翰哲一直打電話給她,有時是白天打,最近這幾天都是從早打到晚,甚至打到天亮。
  他真是個王八蛋……
 
  「我先去洗澡,等等再帶你去坐車。」
  「好。」
  我按摩著我發麻的腿,看著電視,想著昨晚的翹家和今天的翹課該用什麼理由來解釋才好。
  好吧!我承認我腦筋沒有游顥偉動的這麼快,還是晚點再打電話問他怎麼辦好了。
  時間匆匆過了兩個小時,郁菁一直沒有從浴室出來,我覺得很奇怪,所以走去看看。
  走到浴室門口,我聽不見任何沖水聲,叫了她幾聲也沒有回應,想了一下之後,我決定闖進去。
  反正就算真的沒事,了不起被她打了幾巴掌而已,萬一真的有事的話,我一定會後悔一輩子的。
  撞開門,我看到郁菁就這樣一絲不掛的倒在浴室裡。雖然真的很性感,但是現在絕對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我很快的把她抱回床上躺著,不斷的叫她,過了十幾分鐘之後,她緩緩的醒了過來。
  因為怕她會再昏倒一次,我選擇一直在她身邊陪著她,在這期間,我的電話響了好幾次,我都沒有接。
  「你先回去吧!」她說。
  「不行,這樣我會擔心妳。」
  「但我又不是你的誰,你這樣做,值得嗎?」
  我看了她,對她笑了一下之後,我說:「值得,因為我喜歡妳。」
  她又哭了,但這次不是悲傷的哭,因為我看的見,她眼淚中的高興。
  「奕桓,我想我喜歡上妳了」她說。


** 值得,因為我喜歡妳。
              奕桓,我想我喜歡上妳了。 **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7 14:05:22

  「我跟她交往了耶。」我說。
  「喔。」
  「我跟郁菁交往了耶。」
  「我知道。」
  「那你可以把我放下來了嗎?」
  「我還在找樹枝生火。」
  在我告訴游顥偉我把他的「無敵黑色小VINO」操壞之後,他還真的我吊了起來,而且還是吊在樹上。
  想起我剛把機車牽回他家的時候,他的表情已經不是用恐怖就可以形容的了,一雙眼睛彷彿射出一道光線把我貫穿,我差點以為我會被他分屍,抓到山上去埋了,還好他只有把我吊起來而已。
  從好好討論到苦苦哀求,最後我答應他要連續請他一個月的早餐之後,他才把我放了下來。
  我和郁菁之間,就像一般情侶一樣,真的沒什麼比較特別的,一樣的逛街、吃飯,一起笑,一起躺在草地上看天空,偶爾會讓她到我家坐坐。
  游顥偉跟我說,既然只剩下四個月的時間相處了,一定要幹場轟轟烈烈的大是讓她印象深刻才行。
  不用說,那屎人當然又是被我追著打,對於他那種腦袋裡裝滿了黃色思想的人吼,他說的「大事」一定就是……心照不宣。

  「天氣好涼爽喔!」我說。
  「是啊!下過雨之後,好像連空氣都被洗乾淨了一樣。」
  踏在河畔微濕的草地上,我和郁菁一起享受著傍晚的夕陽,春天的一切都是這樣的美好,如果沒下雨的話……
  說時遲那時快,正當我還在想我等等要跟郁菁去哪吃晚餐的時候,烏雲開始漫天的襲來,伴隨著雷聲的盛怒,斗大的雨滴急速的落了下來。
  風很大,雨也很大,沒地方躲的我們拼命的在雨中狂奔,直到一個沒人住的破屋子出現在我們的視線內,我們才有一種得救了的感覺。
  「這場雨下的還真急。」郁菁看著空屋騎樓外的大雨說。
  「是啊,搞得我全身上下都濕透了。」我習慣性的把上衣脫了下來,用力的擰乾,卻沒想到這�還有個郁菁。
  「抱、抱歉,我忘了。」於是我趕緊把衣服穿了起來。
  下了好久,雨似乎沒有停下來的意願,雲像是頑皮的小孩在天空中跑來跑去,而風也吹得人冷的發寒。
  郁菁站在騎樓,迎著風,我看見她有點發抖,於是我上前將把她抱在懷裡,而這時我慶幸我比她高。
  「這樣溫暖點了沒?」
  「嗯。」她點頭,然後轉了過來,看著我。
  『絕對不要放棄任何機會,因為這將是你成功的關鍵!』這是游顥偉之前跟我說過的話,如今仍然「音猶在耳」。
  我把臉湊了上去,面對這將是我人生中第一個吻,我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郁菁閉上了眼睛,一切的一切都是這麼順利,只是當我的唇接近她的唇時,她就像一些爛斃了的偶像劇的劇情一樣,打了個噴嚏。
  伴隨著噴嚏一過,剛剛的氣氛蕩然無存,只留下她害羞的笑及我尷尬的笑。
  後來我打了電話叫游顥偉來救我,他也很有義氣的在五分鐘之內趕到,只是那天晚上為了「報答」他,我這個月的生活費差點就隨風逝去了。

  天氣漸漸的熱了起來,而我的衣服也從長袖變成了短袖,應該是快快樂樂迎接暑假到來的我,心情卻再這個時候蒙上了一層灰色。
  七月快到了,郁菁要走了。
  六月三十號,明天就是郁菁要搭飛機離開台灣的日子了,學校結業式結束之後,我靜靜的走回家。今天郁菁叫我不要去找她,因為她要整理明天要上飛機的東西。
  我坐在床上,腦筋一片空白,身邊好像少了郁菁的聲音就什麼都不對勁了,我很想去找她,但她卻不想見我,電話打了幾十通都是關機中,我該上台中嗎?還是在這裡等著她,明天再去機場送她呢?
  我不知道,我一點頭緒都沒有。
  我的房間窗戶很小,縱使在白天,只要關上燈就會變的很暗,而我現在獨自躺在黑暗的房間裡,試圖讓我不要再想起郁菁,因為我越想,我可能就越無法承受她離去的失落。 
  一陣陣的手機和弦鈴聲,把我從一片空白的世界拉回來現實,我接起了電話,而電話另一頭,是我再熟悉不過的聲音。
  「喂!」沒錯,是游顥偉。
  「幹麻……」
  「哇靠你幹麻一副要死的樣子?」
  「沒有啊!我在睡覺……」
  「我命令你現在立刻給我趕到台中來!」
  「為什麼……」
  「因為你的人質現在在我旁邊,我勸你在兩小時以內來台中贖回她,不然我就據為己有。」
  「啊?」

  「你是白癡喔?腦筋壞了嗎?郁菁叫你不要找她你就不要找她喔?明天她就要走了耶!」游顥偉在台中火車站前對我大聲咆嘯,我還真想裝做不認識他,不過我沒辦法,因為郁菁現在就在她身後。
  「我知道……」
  「因為你把我的『無敵黑色小VINO』給操壞了,所以我命令你今天給我好好陪她!知不知道?」
  「那你呢?」我問。
  「你是白痴啊?你們小倆口親熱還要我當電燈泡喔?要不要我順便拿V8幫你們拍啊?」
  「夠了夠了,你快點回埔里吧。」我說。
  「好啦好啦!郁菁啊!呵呵呵……」她對郁菁露出一個很淫蕩的笑之後,就轉身走了。
  那天我們幾乎都沒有說過話,也沒有什麼互動,就只有牽著手一直走,我想我們的感情已經到一種有默契的程度,雖然知道明天就會分開,雖然明天開始就有可能不會再見面,但是我們選擇不說話,用心靈去互相感應。
  回到她家,我們分別坐在床的兩旁,她的大眼睛一直盯著我看,換作是幾個月前的我,一定會把頭別過去,不過我現在卻很想要讓她這樣看著我。
  「奕桓,別動!」
  「嗯?」
  「我想把你的樣子記下來,這樣我去加拿大後才不會忘記。」然後她流淚了,一顆顆像水晶一樣透明的眼淚不斷從她臉上滑落,我摸摸了她的臉,吻上她的淚,也吻上她的唇。
  那晚,她把她的一切都給了我,她的心靈,還有她的身體。因為她說,她不想離開這片故土的時候,還會留下什麼遺憾。

  七月一號,桃園中正國際機場。
  今天只有我來送飛機,因為她說不想要讓太多人來看她哭的樣子,我笑了一笑,然後抹去她的淚。
  在候機室她給了我一張紙條,叫我等她上飛機再打開看。
  飛機起飛了,飛機的機翼就像是天使的翅膀,載著我的天使離開台灣,目的地是遠在北美洲的加拿大,而我還站在台灣的土地上,靜靜的流著悲傷的淚。
  那張紙條是這麼寫的:

  「請原諒我的自私,
   因為這一去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夠回來,
   我不想你因為我而失去你可能擁有的更好的機會,
   所以我們分手吧!
   留下一段美麗的回憶之後,
   那段戀情,通常都會很難忘。
   正如我所說的,我已經深深的記住了你的樣子,
   不管離開多遠、多久,我都不會忘記。
   也永遠不會忘記那個夜,我們對彼此付出的一切。
   奕桓,再見了。
   希望我們能夠再見面,如果有緣的話……」



        ** 希望我們能夠再見面,如果有緣的話…… **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7 14:06:19

  時光又匆匆的過了三年,我站在家裡呆看著那張喜帖,新娘的確實是寫著「李郁菁」三個字,讓我想笑也笑不出來,想哭也沒眼淚可流。
  還記得她剛離開不久的時候,游顥偉就叫我要寫信給她,沒有為什麼,就因為他也看了郁菁給我的那張紙條。
  他掏出郁菁在上飛機之前給他的,她在的加拿大叔叔家的地址,我很疑惑她為什麼沒給我,而給游顥偉那屎人。
  他說,因為郁菁不好意思直接問我的近況,所以想透過他來知道我過的怎麼樣了。
  「為什麼她不敢直接問我?」我問。
  「白痴喔?她如果要直接問你的話,幹麻還寫紙條跟你說分手啊?他是女生耶!臉皮沒這麼厚好嗎?」他打了我一拳。
  在寄去加拿大的信紙裡,我洋洋灑灑的寫了十幾張,現在的我已經忘記我那時到底寫了什麼了,我只記得在信的末端,我寫了一句我最想跟她說的話。
  「You are my angel . I wish we can fly in the sky forever .」  

  我丟下了喜帖,打開了那一封我剛剛擱在桌上的平信,字跡很眼熟,是郁菁的字,我坐在椅子上平復剛剛看到喜帖的震驚,然後看著這位故人捎來的消息。
  三年多了,這是她寄給我的第一封信,和我一樣,她也寫了很多,其他不重要的問候話我不想看,我的注意力放在最後一張信紙上。
---───────────────────────────────

  收到這封信的時候,你應該也收到我的喜帖了吧!
  沒錯,我要結婚了。
  跟你在一起的時光,我真的很開心,你對我的好、對我的照顧,我全都看的見,也感受的到,只是我自認我沒有什麼可以回報給你的,所以你越對我好,我就越愧疚,感覺欠你的越來越多。
  所以我選擇離開了你,縱使我還愛著你。
  
  我在加拿大讀書,有一個男孩也是台灣人,我很快的就和他相戀,也很快的論及婚嫁。
  他長的跟你很像,簡直是一模一樣,只是我和他之間,沒有我和你之間的回憶,也沒有對你的愧疚,所以我選擇了他。
  我的記性真的不好,所以我只能看著他,來回憶你的樣子,你不會怪我吧?

  我是你的天使
  但我不能帶你飛上天際
  因為我沒有完整的羽翼 
  我只能靜靜的在這裡
  然後靜靜的離開你
  選擇另一片,與你相似的天空……

                           By 李郁菁

--────────────────────────────────


  後來她的喜宴我沒去,而游顥偉雖然收到了喜帖,他也沒有去。
  他問我為什麼不想去,我說我不想看到我還深愛的女孩和另一個與我相似的男孩步在紅地毯的樣子,但我會祝福他們。
  「那你為什麼不去?你是為了要挺我嗎?」
  「不是,因為我沒錢包紅包。」於是他又挨了我一拳。

  看著埔里的小河,我想起三年多前和郁菁走在這裡的回憶,現在郁菁和別人在一起了,而我身旁的,就只剩下和我一樣單身的屎人游顥偉。
  拿起打火機點了火,看著紅色的喜帖慢慢燒成灰燼,我點起一根菸坐在河邊,這時候游顥偉說他突然很有雅興,所以就即興寫了一首歌,看他在紙上寫了幾行字,然後就這樣在河邊唱了起來。

---───────────────────────────────
是否妳還會記得
我們走過的那條小河
河水依舊留著
染上了思念的顏色

是否妳還在想著
我們在一起的快樂
愛就是愛 沒有規則
所以離去是妳唯一選擇

我愛了 所以我懂了
愛過妳是上天給我最大的施捨
淚流乾了 感情淡了
回憶卻一直在我心中留著

我放了 所以妳自由了
在他身邊是對妳最好的抉擇
縱使還有很多無法割捨
但放妳走 妳才能真正快樂

---───────────────────────────────
 
  他把這首歌叫做「懂了」,還說總有一天要錄在CD裡送給我。
  「算了吧!」我說。
  再河邊抽完菸盒裡最後一根菸,我和游顥偉在夕陽照耀的河堤旁,靜靜的走上歸途。


                 ** 再見了,李郁菁。
                    再見了,我的天使 **



             

                  **** 完 ****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