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619 | 回覆: 4 | 跳轉到指定樓層
風宇
子爵 | 2009-3-27 14:07:12

  虛空的世界,以無數個數位邏輯運算構成的世界,
  它的存在,帶給了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進步,
  讓世界不再廣大,變的密集,
  一個螢幕,一個鍵盤,一個滑鼠,可以遨遊到世界各地,
  是的,它叫做網路。
  然而信件可以傳遞,東西可以網購,聊天可以不必花錢打電話,
  那愛情呢?也能夠在這虛空的世界裡自在的遨遊嗎?
  套一句拿破崙說過的話:「我的字典裡沒有『不可能』三個字。」
  於是網路中,傳遞愛情也不是不可能的,
  更何況是遇見愛情……


  「哇!真的假的?」
  「帥嗎帥嗎?」
  「唉唷!我不知道啦!」
  下課時間,教室後面傳來一陣一陣的討論聲、喧鬧聲,還有讚嘆聲,轉頭一看,才知道教室後面聚集了一大群人。
  「哇靠!現在是怎樣?」我說。
  通常的情況下,一大群人聚在一起講話對我來說可是一點吸引力都沒有,不想理會他們,我靜靜的走出門口,朝著廁所走去。
  「震維!震維!」
  「幹麻?」我轉過頭去,迎面而來的是我的同學,林俊銘。
  為什麼我會說「同學」而不是「朋友」呢?因為我從不把我的高中同窗當成朋友,總覺得他們一天到晚在那耍心機,跟他們太好都會被他們出賣,所以我選擇當他們的同學。
  不過他倒是還好,所以我把他當「好同學」。
  「你要去廁所喔?一起去啊!」他對我露出一個很陽光的笑。
  「好啊。」
  上完廁所,我和他一起走回教室,他突然拍我的背,害我嚇了一大跳。
  「欸!」
  「幹麻?」我問。
  「你知道他們在討論什麼嗎?」他指著教室裡依舊聚集著的一堆人。
  「不知道,沒興趣。」我說。
  「你一定要聽啦!就是啊!我們班那個劉語含啊!她不是晚上有在學校福利社打工嗎?昨天啊!她就……」
  「停!」我喝止。
  「為什麼?」
  「你講話不要加那麼多語助詞好不好?什麼『啦』、『啊』、『嗎』的,聽得我快瘋了!」我抓頭。
  「喔。好啦!我不會再說了啦!」
  算了算了……

  「愛情公寓?什麼東東啊?」我問。
  「你不知道啊?那是一個交友網站啊!」他說。
  「沒興趣知道。」我攤手。
  後來在走廊上聽了一整個下課的廢話之後,大概知道了那個要追她的人,跟她說了自己在「愛情公寓」裡所謂的住戶編號,希望她跟可以跟自己「同居」。  
  越聽越沒趣,正想制止他的滔滔不絕時,剛好上課鐘聲響了,於是我和他慢慢踱步回教室。
  人散了,不是因為討論完了,而是老師的威力很大。
  靜靜的坐在教室裡,聽著老師在台上滔滔不絕,彷彿思緒也跟著教室裡凝結著的空氣一樣,慢慢的化為空白。
  三月的天氣有點悶熱,剛剛脫離了寒冷的冬天,春雷卻始終躲在雲端睡著懶覺,雨不下,空氣中的濕氣快到了滿點。
  悶啊!跟我的心情一樣。
  「搞屁啊!」我喊。
  「什麼啊?」坐在我隔壁的同學被我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嚇到,我揮揮手示意沒事,叫他轉過去繼續上課。

  家裡的電腦玩過幾百回,網路的世界能逛的、不能逛的我都逛過了,在百無聊賴中,我的腦海裡突然浮現了四個字。
  是的,「愛情公寓」。
  打開奇摩的首頁搜尋之後,點進連結,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充斥著鮮紅色的網頁。
  「看到就沒興趣。」我說。
  隨便瀏覽了幾個頁面之後,看了好幾個正妹的照片,沒錯,就只是正妹的照片。
  很多照片都是用網路上流傳的網路美少女的照片來移花接木,普通人一看就可以知道,更何況是對攝影有一點研究的我。
  好吧好吧,反正閒著也是閒著,看看對我也沒什麼損失。於是螢幕又跳了幾個畫面,然後我看到一個人的照片。
  沒有經過過份的修飾,只有用一些光影來襯托出他幾乎沒有瑕疵的臉。看了這張照片,我不自覺笑了一下。
  「寶寶?」看著她的暱稱,真有一種從心裡笑出來的感覺,帶著好奇的心情打開視窗,才算是初步認識她。
  沒想到這種交友網站還真讓我提不起興趣去一窺它的全貌,算是禮貌性的留言跟她打聲招呼後,我關掉了視窗。
  「好像很好玩耶!」孟學搖著手中的飲料吸管對我說。
  「好玩個屁,有夠無聊的……」長嘆了一聲氣之後,我趴在7-11外的桌上喝著純喫茶。
  「不會啊!網路上的邂逅耶!很浪漫啊!很適合你這種人不是嗎?」
  「浪個屁……」我給了他一個中指。
  
  開學之後,很快的就快要第一次段考了,大家照慣例,假日的時候都會到後車站的補習班裡去唸書,當然啦!我也不例外。
  今天人很少,自習室裡特別安靜,在冷氣房裡讀了一整個早上,我開始覺得有點冷,於是我走到外面去透透氣。
  太陽很大,人很多,由於這裡離德安商場很近,所以很熱鬧,喧鬧聲不絕於耳,和自習室裡的寂靜大相逕庭。
  看了看時間,已經很接近中午了,正想要回去拿我的皮夾過去德安吃飯的時候,剛好遇見了跟我一樣過來這裡唸書的同學們。
  「震維,要不要跟我們去打撞球?」
  看了看他們,我笑笑說我不去,進教室拿了皮夾之後,我沒馬上向德安走去,我走到我補習班隔壁的另一家補習班。
  這樣說也許有點難懂,總之就是這裡有很多補習班就是了。
  「嗨!等很久了嗎?」眼前的玻璃門被打開,走出了一個擁有我熟悉的面孔的女孩。
  「我剛到。」我轉身向後,和她一起走向德安。

  「是你留言到我的留言版嗎?」過了幾天,當我因為要教孟學那臭小子如何使用愛情公寓時,我在我的留言版看見這一篇留言。
  「有人回應你了耶!你的浪漫愛情始開始萌芽囉!」於是我揍了他一拳。
  當然啦!會留「我只是來看看,你可以當作我沒來過,也可以當作我曾經在這做過短暫停留,無論如何,我只是一陣風,經過之後不會有任何變化,只會留下吹過的痕跡。」的這種白痴,我想也沒有其他人了吧。
  「怎麼了嗎?」我回了她。
  過了幾分鐘,當我還在教孟學一些介面的功能時,赫然發現她已經回訊了。
  「快看快看!」他催著我。
  「你很煩耶!你到底是要我教你還是要看我跟別人傳訊啦?」我怒道。
  「我要看!」他堅決的說。
  好個臭小子,你完了你……

  「其實也沒什麼啦!只是覺得你留的很有趣、很不一樣,所以就回回你訊嚕!你剛上線啊?」
  「很不一樣?那大概因為我是個怪胎吧。上線一陣子了,在教我朋友用愛情公寓。」我回。
  然後就這樣一封來一封去的,在陳孟學那小子看的津津有味之下,我也漸漸的認識了這個女孩。
  他有著一個我認為很特別的名字,叫做劉寶凌,因為我個人對「凌」這個字有特別的偏好,所以我覺得她的名字很不錯。
  「她住台中喔……」在寶凌下線之後,孟學若有所思的在旁邊自言自語。
  「幹麻?有正妹吃不到了嗎?失望喔?」我說。
  「不是,我在想,你不是在台中讀書嗎?」
  「是又怎樣?」我將視線移開電腦,轉到了在裝沉思的陳孟學上。
  「這樣不是很方便嗎?所謂近水樓臺先得月……」不給他說完話的機會,我一腳把他踹倒。
  讓他受完「處刑」之後,不理他躺在地上哀嚎,我將視線移回電腦螢幕上,盯著我跟女孩互傳的每一篇留言,想到剛剛那躺在地上唉嚎的陳孟學說的話。
  「從以前到現在,每個的愛情戰爭中,我總是輸家,在我熟知的世界裡要和喜歡的人在一起都已經困難重重了,現在想在我還了解的不是很透徹的世界裡尋找愛情?算了吧。」我說。
  「老友啊!不要再固執了,靜兒她不是屬於你的,你還是看著眼前這個寶藏吧!」好不容易恢復傷勢的他,是想要再被我重創一次了。
  於是乎,他又中了我一腳,而我想他這輩子絕對無法忘記我的鞋子是穿幾號了。


  ** 一封留言就可以讓我認識妳,
     那如果要和妳在一起,要花上多少的留言? **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7 14:08:50

  德安裡的人很多,我和寶凌靜靜的逛著,因為是第一次見面,場面難免尷尬,這時候我慶幸我媽生了一個多話的嘴給我。
  面對我滔滔不絕的話,很多時候寶凌都只是聽而不答,就這樣逛了快一個小時,我和她來到了地下一樓的美食街。
  「妳想吃什麼?」我問。
  「其實我不太餓,你吃就好了。」
  「不行不行。」我搖搖手。「就算妳不餓,不吃東西對胃會不好的,這樣好了。」
  我指著旁邊一家賣日式料理的攤子。「我們兩個點一份東西,一起吃,怎麼樣?」
  她沒有回答我,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
  就這樣,我和她找了個位子坐了下來,一起解決我們面前這一大盤的蛋包飯。
  有人說女生在人前都不會吃的太多,是爲了自己的形象,我不知道寶凌她是不是因為要顧好她的形象才吃的少,不過事實是那一大盤蛋包飯有四分之三是我解決掉的。
  吃完飯,她下午要回補習班上課,由於她已經高三了,,所以再怎麼樣都要有點衝勁,不像我剛還渾渾噩噩的過著我的高二生活。
  在她的補習班門口前分手,她推開玻璃門進去,看著她轉身離去的背影,我突然感到一絲惆悵,彷彿見面之後才知道我跟她的距離,是這麼的遙遠。
  去他的網路愛情,去他的近水樓臺。

  安靜的冷氣房裡聽不見一絲講話聲,我的同學們從中午去打撞球之後就沒回來過了,看他們的位置上空著,背包也帶走了,我想應該是不會回來了吧。
  翻開電子學筆記,正準備要跟她做個生死搏鬥時,發現我的手機傳來一聲巨響,至少在這安靜的空間裡,說這是巨響一點也不為過。
  躲過眾人犀利的眼光之後,我將我的視線移到我的手機螢幕上,是寶凌傳來的。
  「我很喜歡你,認識你很開心,我是第一次跟剛見面的人一起吃東西,第一次跟剛見面的人可以聊的很開心。」
  我笑了一下。喜歡?我不是很懂這個意思,至少現在的我不懂她說的「喜歡」這兩個字所隱含的意義。
  關上手機,翻了翻電子學筆記,我發現我的心都不在我眼前的筆記上,當然也不是剛剛傳給我簡訊的寶凌身上,而是那遠在山城南投埔里,我所深愛的女孩身上。

  「見過面了有沒有更加深彼此的感情了啊?」
  「沒有,反而造成反效果。」我說。
  「早叫你放棄徐靜兒了嘛!你就是不聽,你看,搞得自己放棄了這麼多段感情,再這樣下去啊!小心老了沒人陪唷!」他用他手中已經快燒完的菸指著我,我瞪了他一眼。
  「如果一段已經放了許多心意的感情可以說放就放的話,愛情就不會讓人要死要活的了。」我說完之後,捻熄手中的菸。
  「說的也是……」他也捻熄了他的菸。
  在外面晃的夠久了,我起身向孟學示意我要回家。
  「走吧。」我說。
  「嗯。」
  回家的路上,我一反常態的改變我平常走慣的路,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你要經過她家喔?」孟學問我。
  「是啊,我想看看。」
  「有什麼好看的?她家離你家這麼近,不是時常都可以看到嗎?幹麻要特地繞過去啊?」
  「你管我,我爽就好。」

  夜已經深了,妳睡了嗎?好久不見了,想跟妳像以前一樣說說話,一起歡笑,妳知道嗎?其實到現在,我還是很喜歡妳……
  在她家門外坐了一下,直到孟學說他腳酸要回去的時候,我才驚覺現在已經是午夜十二點了。
  「我明天要去學校重修,你如果害我起不來你就完了你。」在他進門前還不忘威嚇我一下,真是個欠揍的小子。
  對他扮了個鬼臉,我逕自的轉身離去,卻在剛要踏出第一步的時候就被他叫住。
  「震維。」
  「幹麻?」我不爽的回他。
  「雖然認為你跟徐靜兒是不可能的,不過站在兄弟的立場,我還是希望你能得到屬於自己的幸福。」他對我笑了笑。
  我罵了他一聲白痴,卻發現我的嘴角卻是帶著微笑的。
  「加油吧!徐靜兒不行的話,至少還有你的寶寶唷!」說完之後他很快的逃進他家裡面,好像知道他說完這句話會被我海扁一樣。
  算你逃的快。

  一連過了好幾個禮拜,我和寶凌之間絲毫沒有半點的進展,更不用說那幾乎跟我絕緣的徐靜兒了。
  唯一隨著時間改變的,就是可惡的功課壓力和越堆越多的考試卷了。
  「唉……」我無力的趴在桌上嘆氣。
  「怎麼了?」俊銘問我。
  我沒有抬頭,只是從我的抽屜拿出了一張只有六十五分的悲慘考卷給他看。
  「就這樣?」他說。
  「那我不是要去自殺了?」他把他的考卷塞到我的面前。
  四十八分,比我還慘。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我們兩個一起嘆氣。

  不知道是哪個白痴發明同學會這個活動的,我想這個人一定過的很孤獨乏味吧!不然怎麼會把朋友拉來陪他一起無聊呢?
  選了一個不熱的禮拜六,一大群國中同學聚集在埔里的一家茶藝館「茶古厝」裡,聊著大家最近的生活。
  對於這種大場面我不是很喜歡,於是我找了一個最靠近邊垂地帶的位置,慢條斯理的喝著我的百香綠。
  偶爾會有幾個老同學來找我聊天,我也只用「嗯」、「啊」、「喔」、「是嗎?」、「哈哈哈」等的語句來搪塞。
  無聊,真的很無聊。
  「你怎麼都不過去跟大家聊天?他們都說你很不合群喔!」
  「他們?他們是誰?」我說。
  把頭轉了回來,看了看現在在我面前的這個女孩,多麼讓我魂牽夢縈,只是現在的我卻無法再多看她一眼。
  逃避,是逃避吧!我笑了一笑之後,將視線移回窗外。
 
  本想靜兒會像之前那幾個過來找我的人一樣知難而退,不過她卻出乎意料的坐了下來。
  「我應該可以坐下來吧。」她問我。
  「妳不是已經坐下來了嗎?」我對她笑了一下。
  「說的也是,呵呵呵……」
  就這樣和靜兒獨自聊了兩三個鐘頭,直到大家都散場了之後,我和她才互相道別。
  沒人載,正確的來說是我叫載我來的人載靜兒回家,而我獨自踱步在街上,試著整理我混亂的思緒。
  「很好啊,要乘勝追擊。」孟學邊啃著鹽酥雞邊跟我說話。
  「你敢還說勒,你自己不來還在給我說風涼話。」我把空的純喫茶盒子丟到他身上。
  「那你怎麼想?」
  「不怎麼想,還是一樣絕緣,她只把我當朋友而已。」
  「靜兒病毒,恐怖唷!恐怖到了極點唷!把我們家的震維搞的茶不思飯不想唷!」
  然後「砰」的一聲巨響,我收拳,他倒地。
  「救我……」他倒在地上呻吟。
  「什麼救你?」
  「只有『寶凌疫苗』可以救我脫離苦海……」
  又是一聲轟然巨響,看了看他,我考慮要叫救護車來。


  ** 去你的靜兒病毒,去你的寶凌疫苗。 **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7 14:09:42

  說真的,每次在用著即時通跟寶凌做那種不用面對面的聊天時,我們總是比較多話聊,或許是見面之後一定有某種程度的尷尬吧。雖然我們認識了兩三個月了,但我們之間始終還是沒有那種好朋友之間的感覺。
  就像隔了一個透明玻璃那樣,我看的見她,她也看的見我,但我始終是觸碰不到她。
  「寶凌有什麼不好?幹麻不追她?」在對寶凌有某種程度認識以及跟寶凌聊過天的陳孟學先生給了我這一個問題。
  「你以為要喜歡上一個人很容易喔?」
  「兄弟啊……」他語重心長的走了過來,拍拍我的肩。
  「怎樣?」
  「有句話說:『喜歡上一個人只需要一分鐘,但忘掉一個人卻要用上一輩子』」
  「然後呢?你是想說我可以很容易喜歡上寶凌嗎?」
  「錯。我是想說,你完了,你永遠都沒辦法忘掉徐靜兒了……」
  「靠!」我給了他一個中指。
  「說真的啦!寶凌真的不錯,要好好把握。」
  「你給我管這麼多。」     

  「你現在有空嗎?可不可以陪我去書局買個東西?」看著手機裡靜兒傳來的簡訊,我毫不考慮的答應了她,然後下樓,走出家門。
  她家到我家走路不用花上一分鐘,在簡單的換裝之後,我用了我自認為很快的速度來到了她家樓下,看了看門口,她還沒有出來,於是我繼續等著。
  過了五分鐘,我等的有點煩,下意識的摸了摸口袋,才發現我忘記帶菸出門。
  正想要回去拿菸的時候,才想起靜兒不喜歡別人在她面前抽菸,於是我打消了回家拿菸的念頭,繼續坐在她家門口。
  「等很久了嗎?」紗門被打開了之後她問我。
  「說不會是騙人的,不過我習慣早到。」我對她笑了一下。
  「那我們走吧。」我說。
  「好。」
   初春的一個禮拜六下午,吹著和煦的風,我和靜兒並肩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我的心中有一種久未浮現的心情,好輕鬆,好快樂。
  自從同學會之後,我和靜兒常常會像這樣子出來走走,聊著彼此的近況,只是常常聊一聊就話題就會轉到我有沒有交女朋友的這個敏感話題上,搞的我哭笑不得。
  「你就跟他說你喜歡她就好啦!」
  「老兄,我以前已經告白過好多次了好嗎?哪一次不失敗你告訴我?」吐了一口煙,我將剩下的純喫紅一飲而盡,也把燒剩的菸蒂彈向孟學那。
  「哇靠!差點燒到我。」他拍拍胸前。
  「哈哈哈……」

  「你看起來很憂鬱喔。」在跟寶凌一起去中友吃飯的時候,她對我說。
  「有嗎?我摸不出來啊!」我摸摸我的臉。
  「憂鬱摸的出來嗎?你真的很搞笑喔!」
  「呵呵呵……」
  好快的,又要第二次段考了,因為我通常在考試前的那個週末都不會回家,所以寶凌約了我禮拜六下午的時間,陪她到中友逛逛街、散散心,說是要消除她最近在應付考試的疲勞。
  「也不要讀的太累了,該休息還是要休息。」我說。
  「當然啦!睡眠不足可是女性皮膚的大敵耶!」
  氣候微熱,在這春末接近夏天的時候,我所熟知的台中已經接近夏天那樣的炎熱了,但是我的心卻還像在過冬似的寒冷。
  是我太優柔寡斷嗎?還是我其實是很花心的呢?原本我以為我可以一直守著我對靜兒的這段感情的,但我卻在寶凌出現之後開始動搖。
  我的心不再堅定了嗎?我愛的到底是誰?我不斷的問著自己……

  「我決定去追寶凌了。」我說。
  「哇!老兄,你開竅啦!終於知道寶凌比較好了吼!」孟學拍拍我的背。
  「吵死了!你又不認識她,你怎麼知道她跟靜兒誰好啊?」
  「她沒有比較好的話你幹麻要去追她?」
  「我只是想通了……」攤手,我靠在7-11外的牆上,嘆了一口氣。
  「想通什麼?」
  抬頭看著天空上的星星,我沒有馬上回答他問的問題,腦中只是不斷浮現出靜兒和寶凌的臉,交替、重疊,分開再交替重疊。
  「好痛!你幹麻?」我大叫。
  「是你自己在那裡入定不理我你還敢說。」說完他做出了準備要揮拳的姿勢,於是我瞪了他一眼。
  「我是在想,不管我有多愛靜兒,我和她始終是不可能的,所以與其浪費時間一直窮追猛打,倒不如以朋友的身分祝她幸福,這樣我也可以放下心來尋找屬於我的幸福。」
  「有道理。」他說。
  「所以啦!如果我和寶凌在一起的話,對我或對靜兒來說都是最好的,不是嗎?」
  「好像是這樣沒錯,畢竟她看起來就一副比徐靜兒正的樣子。」
  「誰像你只會用下半身思考啊?對我來說,靜兒最正!哇哈哈……」
  「是是是,靜兒最正,孟學最帥!」
  「是你的大頭鬼。」我說。
 


  ** 在愛上一個人的時候,就要有放棄她的準備。 **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7 14:10:26

  
  即時通,又是即時通,每當寶凌上線的時候,她第一個總是會先密我,然後我們就開始談天說地幾個小時,直到她要去補習。
  正如孟學所說的一樣,在我放下心中對靜兒的束縛之後,終於可以用比較不一樣的心去面對寶凌了。
  而我和她之間的溫度,也正在快速升高中。
  「放棄靜兒是好的,早跟你說你跟她沒希望了,還在那裡死撐,看了真想扁你。」
  一天下午,我和我國中的好友若紋約在茶館喝茶的時候,我跟她說了我跟寶凌的事,以及我放棄了靜兒的事。
  「你不要跟孟學那臭小子講一樣的話好不好?聽的我都快長繭了。」我作示挖我的耳朵。
  「這表示我說的是實話啊!」她喝著她的飲料。
  「是是是。」
  今天的茶館裡沒有什麼人,所以就我和她的聲音響徹了整個空間,或許是放下心中的一塊石頭了吧,所以現在的我感到無比的輕鬆。
  回顧我這幾年追靜兒的紀錄,真的是可以用「輝煌」來形容了。畢竟對我目前所過的人生來說,五年多算是一段很長的時間,所以這當中所發生的事,自然也是難以計算了。
  「那你現在跟寶寶在一起了嗎?」
  「不要叫她寶寶,她叫劉寶凌。」我說。
  「好好好,那你跟寶凌在一起了嗎?」
  「還沒。」
  決定要追求寶凌也不是今天的事了,早在三天前我已經向寶凌表白了我的心意,只是她說要給她一點時間想想。
  「下禮拜,我學校辦園遊會,她說她到那時候才會給我答案。」
  向後躺在椅背上,吸了一口從香菸裡燃燒出來的廢氣,我繼續沉默。

  就這樣過了好幾天,寶凌始終沒有聯絡我,連園遊會她也沒有來,她的消息自從那天我跟她告白之後,開始石沉大海。
  現實果然是殘酷的,對吧?
  快學期末了,我依舊在學校過著渾渾噩噩的日子,上課下課,睡覺起床,好幾個禮拜都沒回埔里的我,別說寶凌的消息了,連現在靜兒的動態,我更是一概不知。
  而每天在學校看著考完統測的學長姐們在學校優遊自在的樣子,真是有一種爆幹的感覺。
  萬念俱灰的我,來到好久沒來過的網咖,打開我好久沒有上過線的奇摩即時通,希望碰碰運氣。
  「好久不見。」剛登入即時通的時候,寶凌傳給我這個訊息。
  「是啊!好久不見。最近好嗎?」
  「還不錯,我考完統測了,現在在找打工。」
  「是嗎?不錯啊。」
  「嗯……我問你一件事喔。」
  「好啊。」
  「你什麼時候回家?」
  「考完期末考吧!暑假才會回去。怎麼了嗎?」
  「我可以去找你嗎?」
  「找我?」
  「嗯,我想去埔里看看。」

  七月一號星期六,天氣晴。現在是太陽威力最猛烈的中午時分,我站在客運的總站,迎接著一個從台中到來的故人。
  「說故人太不實際,應該說是朝思暮想的人。」
  「去你的。」我捶了孟學的頭一拳。
  今天埔里的空氣很不一樣,瀰漫著一種名為「愛情」的味道。
  「我還有一件事情要拜託你。」
  「妳說。」
  「可以在那天,讓我當你一天的女朋友嗎?」
  牽著寶凌的手,我們慢慢踱步在埔里的街道上,此刻我的心裡充滿著一種滿足的感覺。
  這就是幸福吧!不過只有一天。

  「你們來了啊!快進來。」
  因為老媽在家裡,所以把寶凌帶回家可能會完蛋,於是我們選在孟學家稍作休息。
  「果然跟照片一樣。」在孟學仔細端詳寶凌一下之後,他說出了這句話,而我卻不知道爲什麼有一種想起身扁他的衝動。
  「嗯?」
  「不要理他。」我對寶凌說。
  騎著我的「無敵黑色小VINO」,載著寶凌在埔里四處逛逛,一路上她不發一語,只是靜靜的抱著我,看著一路上的風景發呆。
  「到了。」我說。
  「這裡是……」
  「這裡是沒有人知道的好地方,我稱它為『回憶之地』。」
  「回憶之地?」她不解的看著我。
  「是啊!曾經,有一群好朋友在這裡無憂無慮的談天說地,那時的他們很快樂,但卻無情的被分開。」
  「爲什麼?」
  「是時間,還有現實。一旦跟這兩個東西扯上關係的話,不管再怎麼捨不得,還是會被迫分開。很無情,對吧?」
  指著前面一望無際的大草原,我對寶凌說:「過去的東西就不會再回來了,尤其是最美好的事物。」
  「就是因為美好才捨不得忘掉吧。」寶凌看著我說。
  「嗯,所以我把我所有的美好回憶都封在這裡,這裡不會有人來,所以我的回憶不會有人破壞,對我來說,這裡的一切都是我的回憶藏寶箱。無論是風、草、還是花和樹木,每當我一來到這裡,它們都會幫我把失去的回憶放出來給我,無論是過了幾年,甚至我老了,這裡的回憶都會原封不動的留著。」
  「那我也在這裡嗎?」
  「嗯?」
  「我也在這片屬於你的回憶之地裡嗎?」
  「嗯。」我指著前面的一棵樹。「在那裡,從我們來這裡到現在,只有那棵樹沒有因為風吹而搖動,那是因為它要努力的保護著我們現在在這裡留下來的回憶,而不被飛吹跑。」
  「它很盡責,不是嗎?」我說。
  「嗯。」



  ** 回憶,是指失去以後,只供想念的東西。 **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7 14:11:29

  一天之約結束了,當晚我收到寶凌傳來的簡訊,她說她確定想要跟我一起走下去。
  「不錯嘛。」孟學看著我的手機說。
  「是是是,手機還我。」我一把把手機搶了回來。
  暑假了,看著窗外人來人往的,我卻一點也沒有放暑假的感覺。
  為了不再依靠家裡拿零用錢給我,我選擇找個地方打工,找來找去,還是找了我最常去的7-11。
  每天搬貨、結帳,乏味的日子過的很無趣,還好有寶凌在。
  每天互傳一封簡訊是例行公事,主要是交代彼此的近況,沒辦法,我和她都很忙,見面的時間少之又少,只靠簡訊來聯絡感情也是沒辦法的事。
  很快的,七月十四號到了,今天是寶凌的生日,我也剛好休假,但寶凌卻不想我去陪她。
  「爲什麼?」我說。
  「今年的生日我想一個人靜靜的過,就這樣子了。」說完她把電話掛上,而我撥了幾通,卻都是關機中。
  
  「不妙了,兄弟。」在休假那天回埔里找孟學出來喝茶的時候,他這樣對我說。
  「怎麼個不妙法?」我說。
  「她應該是要跟你分手了吧……」他看著天空若有所思的樣子。「如果那件事是真的的話,那應該是八九不離十了……」
  「你知道什麼?」
  「我那天去看她的部落格,看到一篇怪怪的文章。」
  「怪怪的文章?」
  「就是在說思念什麼的,不過好像那不是在說你。」
  「然後呢?」
  「然後我有去問她啊!不過她跟我說沒事,還叫我不要告訴你這件事,所以我就沒說了。」
  「我是知道她之前還有喜歡的人啦……不會吧………」
  「會的。兄弟,節哀順變吧。」他拍拍我的肩膀。
  果不其然,過了幾天之後,我收到寶凌傳來的分手簡訊,而訊息的內容,果然跟我擔心的事一模一樣。
  就這樣,我跟寶凌短短幾天的交往正式宣告終結,只留下無數的遺憾還有問號。

  過了兩個禮拜行屍走肉的日子,我身上的靈魂一點一點地被抽乾,每晚夜深人靜的時候,我總會靜靜的看著窗外發呆,腦海裡浮現的是無數的疑問,卻沒有任何解答。

  好不容易在七月底,店長放了我一個有點長的假期,三天。於是我收拾行囊回到我的故鄉。
  入夏的風熱的令人難受,回憶之地裡的風好像是抗議我在這放了一個不好的回憶似的罷工,連草也發出沙沙的盛怒聲。
  走到那棵放了我跟寶凌回憶的樹前,我閉上眼睛,試著回憶一切,而當我腦海裡的那幾句寶凌跟我分手的語句出現時,突然颳起了一陣大風,樹上的葉子也在一瞬間被吹飛,有些樹枝也就這樣應聲而斷。
  「該放棄了,對吧……」我轉身離開那棵樹,回到我走來的路上,卻看到一個我不敢相信的人出現在我面前。
  「妳怎麼會來這裡?」載著靜兒離開『回憶之地』的時候我問她。
  「我來這裡看看啊!看看我留在這裡的回憶。」
  「妳的回憶?」
  「對啊!別忘了,在這裡留下回憶的人,可不止你一個喔!」
  「嗯,不是我,是『我們』。對吧?」
  「沒錯。」

  快八月了,八月開始我就要到學校去上暑假輔導課,然後以後就可能不會再有機會回埔里了。
  「真的假的?那我們以後不就會見不到面了嗎?」剛坐上離開埔里的客運上,我打給靜兒,靜兒這樣對我說。
  「很重要嗎?對妳來說。」
  「嗯……#@%&*&!$」抱歉,她說的太小聲了。
  「妳說什麼?」
  「我想說……直到最近我才發現,原來我一直存在於有你的世界裡,對我來說,你是一種習慣,就像空氣的存在一樣不被查覺,直到我驚覺要失去你的時候,我才知道你對我有多重要。」  
  「……」深吸了一口氣,我沒說話。
  「我不敢把這種感覺對你說,因為你之前跟我表明了這麼多次心意我都沒有接受你,我怕你已經放棄,所以沒有跟你說。」
  「不過我知道現在我不說不行了,因為你要離開了,不管結局如何,至少我已經對你說出來了,也可以說是沒有遺憾了吧。」
  「那你上台中小心,我先掛電話了,掰掰……」
  「等一下。」
  「嗯?」
  「妳現在在哪裡?」
  「我在家。」
  「等我!」
  使盡全力奔向前方車門口,我想我這輩子沒有跑這麼快過。是的,在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才發現我對她的感情一點都沒有變過,於是我決定去找她,去追尋那段歷經長時間的等待以及失敗,真正屬於我的愛情。  



** 原來最終我真正遇見的愛情,其實早就在妳身上。 **



                                (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