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665 | 回覆: 3 | 跳轉到指定樓層
風宇
子爵 | 2009-3-27 14:12:22

  大雨滂沱,埔里的雨伴隨著風降落在大地,路上行人很少,大家都選擇窩在家裡打打電腦,看看電視,而我還是像瘋子一樣在路上閒晃著。
  撐著傘,我走到我常去的飲料店前,飲料店的阿姨看起來還是那樣的笑容可掬,對她打了聲招呼,我逕自的走向裡面的位子。
  「雨下這麼大還跑出來外面喔?」阿姨在遞給我百香綠茶的時候問我。
  「沒有我這樣的人,妳就沒生意啦!」我笑了笑,深深的喝了一大口百香綠,酸酸甜甜的滋味充斥著嘴巴,沖淡了一些雨天的孤寂。
  坐在店裡,我看著窗外的雨絲,正當我已沉溺在這充滿複雜情感的雨天時,一個人影突然出現在窗外,讓我嚇了一大跳。
  「啊!」我大叫,差點從椅子跌下來,而她就是一股腦的笑。
  「哈哈哈!你好白痴唷,這樣就被我嚇到了。」脫掉雨衣,女孩緩緩的走了進來。
  她叫詹怡君,飲料店阿姨的女兒,她常常會來店裡幫他媽媽的忙,因為我常來,所以跟她還蠻熟的。

  「跟人家很熟?你知道她的生日嗎?」冒著大雨出去買晚餐回來,才跟我的好麻吉聊起今天的事而已,他劈頭就開始數落我了。
  「不知道。」我吃著我的魷魚羹麵,看著我的電視,打算這樣呼弄過去。
  「你知道她喜歡吃什麼嗎?」
  「不知道,不過我知道她討厭吃蔬菜。」
  「知道討厭的幹麻?你要請她吃嗎?」
  「高孟哲你夠了喔!你快吃你的飯,你再不吃我等一下拿去外面給KURO吃!」說著我硬是搶走他手上的那盒肉絲炒飯,他嚇的趕緊閉嘴。
  KURO是樓下房東養的小黑狗,什麼都不會,就是好動,而且很愛吃,孟哲有好幾次因為耍白爛而晚餐被我拿去餵狗的紀錄,所以他怕那條狗可是怕的要死。
  「惱羞成怒……」當他搶回那盒炒飯的時候,我彷彿聽見他小聲的抱怨著。
  「你說什麼?」
  「肉絲炒飯好好吃!哈哈!」

  我跟孟哲都是南投縣暨南大學的學生,不僅如此,我們從國小、國中、高中都在一起,就算不是同班,不然也都是同校,真的很有緣。
  「這叫陰魂不散。」但每次當人家問我跟孟哲之間的緣分時,我們總是異口同聲的說出這句話。
  不過我們都知道,友情的根早已在我們兩個的心中深深的植下了。
  「高孟哲,你看點書好不好?我都已經要升二年級了,你還要重讀一年,丟不丟臉啊你?」吃完飯後,看到那白癡老神在在的看著電視,我忍不住臭罵他一頓,順便報報他剛剛數落我的仇。
  「老大,今天幾號?」他問我。
  「六月十九號啊!怎樣?」
  「是不是快暑假了?」
  「廢話!」
  「那你暑假會想看書嗎?」坐在沙發上,他向後用斜眼看了我一眼。
  「……」我又無言了,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的我,看到孟哲勝利的笑,我很想衝上去扁他。
  「哇哈哈!嗯?你幹什麼?不要過來!哇啊!」想當然爾,我當然是撲上去K了他一頓,一開始他還可以抵抗,但十分鐘過後,他就像個死屍一樣躺在沙發上不省人事了。
  「越來越難搞定了……」拍拍雙手,我從沙發上站起來,給了他一個白眼。

  雨還是不停的下,梅雨季節搞得我心情很煩燥,房間裡散落一地的漫畫、小說已經打發了我無數的無聊時光,但是翻都翻爛了之後,那種我幾乎背的出對話的東西已經不能引起我新的刺激了,於是我將手中看到一半的漫畫一丟,直接倒在我的「漫畫地毯」上了。
  「好無聊啊……」伴隨著有氣無力的呻吟,我看到的是經典恐怖片「七夜怪談」中的經典劇情,貞子,不,高孟哲那傢伙從我半開的門縫爬進來,慢慢爬到我身邊,抓住了我的腳。
  不知道該怎麼說他的我,只是順手抓了一本漫畫從他頭頂轟下去,他慘叫一聲倒地,然後就沒再發出聲音了。
  我抓住他的頭髮把他的頭抬了起來,除了翻白眼之外沒有口吐白沫,呼吸也很正常,於是我放開他的頭髮,他的頭瞬間撞地發出「咚」一聲。
  這次沒有慘叫,他只悶哼了一聲就繼續爬行了。
  「滾。」
  聽到我的命令之後,他緩緩的爬出我的房間。
  「好無聊啊……」走廊又再次響起了哀怨的聲音。
  正當我想去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被鬼附身的時候,我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響起的鈴聲剛好恐怖片「鬼來電」中的經典鈴聲,雖然是我自己設定的,不過在這節骨眼聽到也蠻恐怖的。
  「喂?」我接起電話。
  「喂,是政皓嗎?我是佳容啦!」電話另一頭響起的不是恐怖的女鬼聲音說我七天後會死,也沒有聽到我自己死前的慘叫聲,而是一個有朝氣的女孩甜美的聲音。
  佳容是我在美術社中所少數認識的社員其中之一,怎麼熟的我忘了,隱隱約約的記憶就是常常我在畫畫的時候,她都會跑來跟我說話。
  她是埔里人,所以我和孟哲剛到這裡讀書的時候,總是她帶我們兩個到埔里市區去逛的,不然我們可就悶慘了。
  「怎麼了嗎?」我問。
  「我現在人在崎下,你可以來載我嗎?」雨下很大,所以她的聲音我聽的不是很清楚,不過她的聲音聽起來很急。
  「OK!我十分鐘到。」

  抓了鑰匙,正準備要離開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了疑似被鬼附身的高孟哲,於是我走到他房門外看看他。
  只見他依舊那副被鬼附身的樣子的在房間裡爬來爬去的,我走了進去,抓了他放在床邊的鋁棒,朝他的頭揮了一棒。
  「鏘」的一聲,中了一記悶棍的他倒了下來,四腳朝天,用他虛弱的眼睛看著我。
  「鬼走了沒?」我問。
  「好無聊啊……」於是我又槌了他一棒,然後看他在那抱頭慘叫,我想應該是正常了。
  「我要出門了喔,你有沒有要我買什麼?」把鋁棒放回原處,我看到他緩緩的站了起來。
  「我要跟你去。」他頂著頭上的兩個腫包說。
  大雨滂沱,我和孟哲兩個人穿著雨衣、騎著機車在路上狂飆,騎在他前面的我不時回頭看他,怕他等一下又突然被鬼附身。
  幾分鐘後,我和孟哲來到了崎下,下了車,我看見淋得一身濕的佳容站在全家便利商店的門口,用哀怨的眼神看著我們。
  「很慢耶!都已經快二十分鐘了。」佳容喝著飲料向我抱怨,於是我把剛剛發生的事,包括孟哲剛剛疑似被鬼附身,還有我用鋁棒猛轟他的頭的事情都講了出來。
  「真的假的……」佳容用一種既害怕又好奇的眼光看著孟哲,而我背對著孟哲,是因為我不想看到他的白痴舉動。
  從下車開始,高孟哲那白癡就不停的起立又蹲下,搞得全部的人都在看他,我們只好裝做不認識。
  
  「政皓!你看孟哲!」聽到佳容驚訝的表情,我知道高孟哲他已經不是起立蹲下這麼簡單了,搞不好已經開始頭轉了。
  只是我還來不及轉過去,我耳邊響起了孟哲那輛機車的聲音,回頭一看,他已經發動機車準備走人,而且連安全帽還有雨衣都沒有戴上。
  「喂!你瘋了喔?」我跳上車,接著佳容也跳上了我的車,我們不像那個瘋子,我們很謹慎的戴上安全帽、穿上雨衣才開始追。
  雨滴打在我的臉上,視線變的有點模糊,我的車子性能比高孟哲他那輛中古車好,於是我很快的追上他,只是當我過馬路的時候沒有注意到一輛闖紅燈的野狼125,就這樣硬生生的撞了下去。
  我的視線從高孟哲車子的尾燈移到天空,然後我看到坐在我後面的佳容也飛了起來,然後是天空上落下來的雨水,接著我看到地上紅紅的一片。

   
            
              ** 我一定會扁死你的,高孟哲。 **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7 14:12:59

  跟佳容走出埔里基督教醫院的時候雨剛好停了,我們兩個看到已經恢復正常的孟哲坐在外面抽菸。
  他一反常態的用著少見的膽怯的眼光看著我,看來他真的覺得這次的玩笑開開大了。
  「對不起啦……」孟哲走過來要扶我,我叫他去扶佳容。
  剛剛的車禍裡,我跟佳容只有扭傷腳,還有一些不嚴重的皮肉傷,而被我們撞的人可就倒楣多了,因為他沒戴安全帽,加上超速,而且失血過多,現在還是處於昏迷狀態。
  「沒關係啦,你白癡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記得下次請我們吃一頓豐盛的就好了。」拍拍他的肩膀,我笑了一下,他也放心的笑了出來。
  後來孟哲跟我們一起去派出所作筆錄,由於錯不在我們身上,所以我們應該沒什麼事,加上孟哲他老爸剛好是埔里派出所的主管,所以我們也很快的就離開了那個讓我感覺很差的地方。
  「為什麼會感覺很差啊?」佳容問我。
  「嗯……因為我討厭警察吧!」
  後來我把佳容載回家,而孟哲那小子被他的警察老爸抓過去訓了一頓,所以沒有跟我們一起走。
  一路上佳容很安靜,我以為她會像平常一樣多話的,而她只是靜靜的坐在我身後,而她的手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輕輕的環在我的腰際。
  「到了。」我停了車,讓佳容下車,而這時我慶幸我的傷勢很輕,不然我可就沒有辦法扶佳容進去了。
  開了門,這是我第一次進她家,跟她認識這麼久了,我們都不曾進過她家,但不是說尷尬什麼的,我們不能進她家的原因就只是她家教實在太嚴。
  
  「可以進去嗎?你爸不會……」扶她到她家客廳的沙發上坐下時,我緊張的環顧著四周,深怕她爸會突然出現,然後因為我害她女兒受傷而狠狠的痛扁我一頓。
  看到我緊張的四處張望的樣子,佳容突然笑了出來,我疑惑的回頭看著她,她好像一點都不擔心被她爸發現我進來的樣子。
  「放心啦!我爸媽都出去了,過幾天才會回來。」她繼續笑著,讓我覺得我好像是笨蛋一樣。
  「你剛剛怎麼都不告訴我?」我無奈的看著佳容說。
  「我故意的啊!我要讓你嚇一跳嘛!」
  「真是無聊耶妳!」我走過去敲了她一下頭,才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妳不是獨生女嗎?」
  「對啊!怎麼了嗎?」
  「妳爸媽不在,那妳不就是一個人在家了嗎?那妳生活作息誰照顧啊?」我指著她因為扭傷腫的跟豬頭一樣的腳踝說。
  她沒有說話,只是用一種很奸詐的表情看著我。
  好吧!我知道是我要照顧妳了。

  打個電話跟孟哲說一聲之後,我出發到市區買晚餐,而那位腳扭傷的大小姐就待在家裡悠閒的看著電視,等我把晚餐送達。
  跑到市區買了兩碗牛肉麵之後,我順道過去我常去的那家飲料店買飲料,阿姨一樣很忙,我探頭看了一下,怡君正悠閒的在店裡的座位上吃著她的晚餐。
  「嘿嘿嘿……」此時不報仇,更待何時呢?上次嚇我,這次我可要連本帶利討回來。
  我躡手躡腳的走近她,伸出我萬能的雙手,朝她的肩膀一拍。
  「哇!」我叫。
  「啊!」她大叫。
  事實證明了,人不可以心存報仇心,不然會有報應。
  因為她嚇了一跳之後,本能反應瞬間啟動,把她手上熱騰騰的牛肉麵往我身上丟過來,結果可想而知。

  水沖著,把我身上滿滿的牛肉麵味道沖走,我在思考人是不是不一定都有同情心,如果都有的話,那怡君一定是異類。
  除了她現在送我來她家洗個澡之外,她剛剛的反應實在是太欠揍了,不幫我擦就算了,還在那裡給我狂笑,還叫我把麵吃完。
  火啊!我真火。
  「牛肉麵好吃嗎?」當我洗好澡走到客廳的時候,剛剛幫我送衣服來還有送麵去給佳容的孟哲已經回來了,他們兩個人看著我不斷賊笑,搞得我簡直無地自容。
  「超好吃的,怎樣?高興了嗎?」把我剛剛換下的衣服放在袋子裡,地給傻笑中的孟哲,他拿繃帶給我重新包紮我扭傷的地方。
  「佳容還好吧?」邊綁繃帶的時候我問孟哲。
  「很好啊!她聽到你被牛肉麵潑到的時候簡直笑翻了。」說到這裡他忍不住的笑意從嘴角溢出來,讓我很想扁他。
  綁好繃帶,怡君送我們出她家,因為她等等還要回她媽的店那裡幫忙,所以叫孟哲送她回去,而我當然就是回佳容那裡了。
  剛剛洗澡的時候,被水沖到的地方到現在還隱隱作痛,不知道是不是被牛肉麵裡的不明添加物刺激到了傷口,總之就是痛。
  「你來啦!」在沙發上躺的很舒服的佳容慵懶的跟我打招呼,不過從她臉上的表情告訴我,她還是準備要消遣我一番。
  「牛肉很好吃啦!不要再問我了。」我無力的到另一張沙發椅上坐下,而佳容似乎很驚訝我說出來的話,睜大了眼睛看著我,不過才不到幾秒鐘她就笑了出來。

  在她家待到將近一點,等到她洗完澡、看完韓劇、刷完牙,終於在她肯乖乖上床睡覺之後,我才放心的離開她家。
  走到外面,在發動機車之前,我的心臟跳的很快,一度懷疑我的心臟是不是要從嘴巴跳出來了。
  
  「留下來陪我,好嗎?」這是在我離開她的房間之前,她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



     ** 不是我不留,實在是我真的怕被妳爸剁成肉醬。
        到時候我就必須附身在孟哲身上找妳爸報仇了。 **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7 14:13:33

  睡了一個不算飽的覺,早上七點我就被我床頭的小叮噹鬧鐘叫醒,基於佳容傷的比我嚴重的這個理由,我必須在她還沒睡醒的時候買早餐到她家裡去,偏偏她又是個習慣早起的人,我只好拜託我的小叮噹也早點起床囉!
  「好想睡……」我一邊嘟囔著一邊騎著機車,一想到現在孟哲那小子還在床上爽爽的睡著他的大頭覺,我心中就亂不爽一把的。
  到佳容家的時候已經快八點了,開了門,我發現佳容這早起的鳥兒而已經在客廳看電視了。
  「起的蠻早的嘛!帶什麼好吃的東西給我啊?」佳容帶著朝氣的感覺,跟昨天晚上還有點虛弱的樣子完全不一樣。
  昨天晚上?我突然又想起她睡著之前跟我說的那句話,害我突然尷尬了一下。
  「你站在門口幹嘛?快點把早餐拿給我啦!」
  「喔。」
  好久沒這麼早起了,早上的空氣果然比較好一點,氣象預報說這幾天會放晴,看起來像是真的。
  「喂!你有沒有在聽啊?」佳容用她手中的遙控器敲了我的頭一下,我才發現我剛剛都在發呆。
  「啊?妳剛剛說什麼?」我轉過去看著佳容,佳容看我心不在焉的樣子,剛開始用一種沒好氣的表情看著我,然後不知道為什麼的笑了起來。
  「笑什麼?」我問。
  「沒有啊!我想你一定是因為跟我這個美女共處一室,所以才坐立難安對不對?」
  「美妳個頭。」我繼續吃著我的早餐。
  「你一定是害羞。」佳容拿起桌上的紅茶,喝了一口。「看在你有眼光的份上,我就再跟你說一次我剛剛說的。」
  「請說。」
  「就是啊!下禮拜六我想上台中,你可不可以帶我去逛一下?」
  「妳受傷耶!逛什麼街啊?」
  「到那時候就會好很多了啦!不然我就到處跟人家說你載我去撞車喔。」
  「那是意外耶!要怪也是怪高孟哲那白癡,怎麼會是我?」
  「劉政皓……」
  「幹嘛?」
  「我腳好痛……」放下手中的紅茶杯,她把手放到扭傷的腳踝上,還裝出一副很痛苦的樣子。
  敢威脅我,妳好樣的。
  後來我還是答應要帶她去台中逛了,誰叫我有把柄在她手上。
  總之,等她傷好了她就完蛋了。

  「你打算這樣去她家照顧她到什麼時候?」車禍後第四天,這天因為沒有播佳容喜歡看的韓劇,所以她十點鐘就早早上床睡覺了,也正因為這樣,我才有辦法跟孟哲悠閒的坐在客廳裡聊天。
  「到她爸媽回來吧。」我說。
  「她爸媽什麼時候回來?」
  「後天。」
  「是這樣喔……」
  在客廳坐了一下,突然就快十一點了,不知道為什麼,我很想問孟哲一件事情。
  「喂。」我拍了拍孟哲的肩膀,正在看電視的他轉了過來。
  「幹嘛?」
  「你上次那個,是不是中邪了啊?」
  突然間,孟哲不再說話,感覺到異狀的我轉過頭去看了孟哲的臉,卻只看到孟哲很害怕的看著我們租的這層樓中,一直沒有用過的廚房。
  「你在看什麼?你看到什麼?」看到孟哲這樣,我也不知不覺的被感染了害怕的氣氛,正當我準備向廚房那邊看去的時候,電視不知道為什麼關上了,然後就是所有電燈一起熄滅,頓時間陷入了一片黑暗,我懷疑我跑進那種三流恐怖片裡面了。
  框啷框啷!廚房裡我從來沒去碰過的幾個鍋子掉了下來,發出一陣陣金屬的撞擊聲,然後是廚房的木板門轟的一聲關了起來,嚇了我們兩個好大一跳。
  就在我考慮要不要從客廳的門口逃走的時候,一切突然又恢復了正常,燈也亮了,電視裡的天線寶寶也繼續唱著歌。
  「不能提……」孟哲小聲的說。
  「真的假的?」我看著剛剛伴隨這巨大關門聲響的廚房的木板門,正如我剛剛所看見的,現在它是關著的沒錯,而現在我才想到,離廚房最近的地方就是孟哲的房間,難怪他會被鬼附身。
  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電燈突然閃了一下,不對,是兩下。
  我決定了,我要搬家。

  「真的假的?你們那裡有鬼喔?」怡君一邊喝著百香綠茶一邊用驚嘆又害怕的眼神看著我,還懷疑我昨天是不是不敢睡覺。
  「應該是吧!如果我昨天不是在作夢的話。」
  「哇!好刺激喔!」
  「刺激你個頭!我住在鬼屋耶!鬼屋妳知不知道啊!妳還在那給我說風涼話。」拿掉杯子上面的吸管,我喝了一大口的百香綠茶。
  「什麼鬼屋啊?」阿姨這時候走了進來,顯然是我剛剛的太激動了。
  「沒有啦!媽,他說他現在租的房子有鬼。」然後怡君把事情像是演講的講給阿姨聽,除了手舞足蹈之外,還不忘渲染一些劇情,而阿姨卻被怡君唬的一愣一愣的。
  而怡君表達的內容很簡單,大概就是把七夜怪談加上鬼來電,還有咒怨裡的劇情七湊八湊,不過孟哲被疑似鬼附身那一段她可沒忘,講的好像高孟哲在鬼界有多搶手一樣。
  「大概就是這樣了。」說完之後,怡君又喝了一口百香綠茶。
  「那你應該要快點搬家喔。」阿姨語重心長的告訴我,鬼屋一定住不得的,而且叫我在離開之前要跟房東問問這裡以前到底有沒有出過什麼事情,有的話說不定還可以坳一點租金回來。
  聽到這裡,我確定阿姨天生是個作生意人的料。

  「你暑假有沒有什麼計劃?」載怡君回家的時候,她這樣問我。
  「計劃喔……沒有耶!我和孟哲從一年級就開始瘋狂打工,到現在已經存了不少錢了,本來是想要這個暑假出去玩玩的,可是這些錢可能要用來花在搬家上面了。」想起昨天晚上的經歷,我就算傾家蕩產也要搬出那個「鬼」地方。
  「欸!」怡君拍拍我的肩膀。
  「幹嘛?」
  「我不想這麼早回去耶!載我去日月潭好不好?」
  「日月潭?妳瘋了喔?我不要!」我拒絕的很堅決。
  「要不要?」怡君用力的擰我的背,痛得我差一點飆淚。
  「那有這樣強迫別人的啊?」我停下車,轉過去大聲的吼她,只是我轉過去的時候,我看到她的表情,一個非常難過的表情。
  「人家,人家只是想要去日月潭看一下風景,放鬆一下嘛……幹嘛這麼兇……」說完之後,她開始眼泛淚光,我突然有一種感覺,覺得她很可憐。

  車子停在日月潭德化社的湖邊,今天沒有所謂的湖光山色,天空陰陰的,一副快下雨的樣子。
  話說我還在埔里街頭呆呆的看著她的裝可憐戲碼的時候,我感覺到路人不停的朝我們這邊看,再加上她已經用出裝可憐中的最高境界──嚎啕大哭。
  而怕被英勇路人甲狂毆的我,只好二話不說的回身發動車子狂飆,直到我們看到湖邊為止。
  怡君靠在湖邊的欄杆上,看著渾濁的湖水、烏雲密佈的天空,還一副很開心的樣子。但是我覺得,這裡除了風涼得很舒服之外,我簡直是一秒鐘都不想待在這裡。
  「在看什麼?」看到怡君看湖面看的這麼開心,我也很有興趣的過去看看,雖然我知道我八成會被騙……
  而當我手搭上欄杆往下看的時候,我感覺到一雙手環住我的腰際,然後天空開始落下斗大的雨滴,風也開始強了起來,強風鑽進我的耳朵裡,耳朵裡發出的嗡嗡聲,還有雨落下的聲音,模糊了我身後的怡君說出來的每一句話。
  「政皓,你喜歡我嗎?」
  雨繼續的下著……



          ** 「政皓,你喜歡我嗎?」
             我該怎麼回答妳呢? **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7 14:14:24

  隔天晚上,基於能不待在那鬼屋就不待的理由,我和孟哲跑到埔里市區的一家茶店來喝茶,然後他還叫我找怡君過來。
  「那不是很好嗎?佳容什麼時候跟你表白的?」
  「拜託,我很早之前就跟你說過了耶!你是白痴喔?」
  「然後勒?你想表達什麼?」孟哲低頭喝著他的珍珠奶茶,還把吸管咬的爛爛的。
  「說真的,其實我喜歡的是怡君,」
  「那也沒差啊!反正怡君又不喜歡你,快快放棄怡君去追佳容吧!」
  看到孟哲這般囂張的模樣,我只好把昨天發生的事一五一十的「據實以報」,說完之後,果真讓孟哲那小子聽的啞口無言。
  「真的假的?佳容喜歡你我還覺得有點道理,怡君喜歡你這就有一點匪夷所思了。」
  「這是什麼意思?我條件很差嗎?」我伸手過去掐他的脖子。
  「不是不是!老大您別生氣嘛,看!小妞們不是來了嗎?」孟哲用痛苦的表情苦笑著,然後指著我的身後。
  轉過身去,怡君從茶店門口走了進來,旁邊還跟了另一個小女孩。
  說她是小女孩或許有點過分,她只是長得很嬌小,屬於可愛型的那種女生。
  「這麼有閒情逸致啊!還跑到這裡來喝茶。」怡君坐下之後,向服務生點了一杯百香綠茶,那個女孩則點了一杯珍珠奶茶。
  突然間,我感覺到一種很奇怪的氣氛,不是怡君給我的那種感覺,而是從那女孩身上散發出來的,因為她一直看著孟哲那小子。
  那種眼神簡單的說叫作愛慕,也可以說是一見鍾情,這時候我終於知道那女孩為什麼點飲料之前會一直看著孟哲了,因為孟哲點的也是珍珠奶茶。
  「她叫佩蓉,是我高中的同班同學,她可是約會滿檔喔!今天可是好不容易才被我請來的呢!對不對啊!」怡君拍了拍佩蓉的肩膀,佩蓉從注視孟哲的眼神中回神過來,愣了一下之後才對著我們傻笑。
  我看它是逃不了孟哲這大色魔的魔掌了,愛情真盲目啊!
  
  「今天找我來到底要做什麼啊?」在逛市區的時候,怡君這樣問我。
  我突然尷尬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畢竟昨天下午她才問我那樣的話,現在自己卻裝的一副沒事的樣子,怎麼好像是我自己放不開啊!
  「沒有啦!是他要我找你來的,結果……」我指著走在我們前面,有說有笑的孟哲和佩蓉兩人。
  「呵呵呵,我第一次看到佩蓉可以跟第一次見面的人聊的這麼開耶!」
  「其實他剛認識我的時候,像個笨蛋一樣,要不是我教他幾招啊!他哪會……」
  「你不要學周星馳電影的句子喔!太老套了。」怡君笑著把我推了一下,剛好有一輛摩托車經過,差點撞到我,怡君趕緊把我拉回來。
  「喂!小心啊!」雖然怡君猛地把我拉回來,而我卻因為被拉過頭而來不及反應,整個人倒在怡君身上。
  咚的一聲,我的手肘為了保護怡君的頭,整個撞在柏油路上,而我們兩個尷尬的動作,更是引來所有人的側目。
  
  「喂喂喂!要做這種事情回家做好不好?在大街上丟不丟臉啊?」孟哲在把我從地上拉起來之後跟我說,而且我還看到佩蓉臉上滿滿的笑意。
  這小子,有了正妹就恢復正常了,我看以後有佩蓉,孟哲那小子再也不會有“疑似”被鬼附身的情形發生了。
  「起來吧。」我伸出右手去拉怡君起來,可是在怡君拉住我的手的時候,我忘記我的手因為剛剛護她的頭而受傷,痛的我眼淚都快流了出來。
  「妳還好吧?」我一邊揉著手一邊問怡君。
  「還好,沒受傷。」
  「真的嗎?」我捧起怡君的臉看她臉上有沒有受傷,畢竟女生的臉是最重要的,搞的不好受傷的話,她一定會恨我一輩子的。
  「你幹麻啦?」怡君用手胡亂擋開我的手,而我卻從怡君的身後看見了一個熟悉的人影。
  佳容提著便利商店的塑膠袋,站在馬路的另一頭看著我,從他的眼睛中我看到一種感覺,叫作傷心。

  佳容轉頭跑開,我看見她眼中的淚光,突然間,我的雙腳不聽使喚的牽動我的身體跑了出去。
  她的體育不好,跑的很慢,我一下子就追到只離他一步的距離,我的手只要一伸出去就可以抓住她的肩膀,讓她停下來,但是我的手卻還沒伸直就停了下來,這時她突然轉了過來,嚇了我一大跳。
  我從來沒有看到她這麼傷心過,認識了她一年,她在我心目中總是笑口常開,連上次出車禍時她也沒有流半滴眼淚,現在的她卻是那麼的脆弱、那樣的悲傷。
  「你喜歡她嗎?」佳容問我。
  我低頭,沒有多說一句話。她看到我這樣,自己卻先笑了出來,一時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我,只好站在那傻呼呼的看著她。
  「妳笑什麼?」我問。
  她搖搖頭,嘴角還是帶著微笑,下一秒,她掂起了腳尖,而我們的唇就這樣相觸。
  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八月,颱風剛過,小小的颱風掃過台灣,像是為台灣大掃除一樣,連悶熱的台中都有一絲涼意。
  走在故鄉台中,突然很懷念這裡的人事物,也難怪,我已經半年多沒有回來了。
  蹲在地上,我摸了摸路邊的小草,小草從柏油路的縫隙探頭出來,不畏風雨,生命力旺盛,不禁讓人肅然起敬。
  正當我還在仔細的看著地上的小草時,突然有個人悄悄的接近我的身後,手中還拿了一個「武器」,準備攻擊我的臉。
  「哇靠!好冰喔!」轉過身去,怡君手中拎著一杯百香綠茶逃跑,馬路的另一邊還有孟哲那小子還有他的女朋友在那邊幸災樂禍。
  「別跑!」我向前奔去。



     ** 風雨過後,熟悉的故鄉乍現,
        而我慶幸我可以與妳攜手走過,我的百香綠女孩。 **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