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099 | 回覆: 4 | 跳轉到指定樓層
風宇
子爵 | 2009-3-27 15:17:48

  眼淚,是透明的寶石,是我對你的感動。
  眼淚,是心的碎片,是我對你的失落。
  一滴眼淚,給你給我的,是不一樣的模樣
  然而,眼淚流過之後,會不會給你給我一片不一樣的天空?



**1**

  
  記憶中,我在大家的眼裡是個愛哭鬼,舉凡大事小事,甚至踩死一隻蟑螂我都會哭的稀哩嘩拉的,大家都很受不了我,我也知道我很愛哭,只是我覺得我哭不是因為我脆弱,只是代表我感情比較豐富。
  眼淚對我來說,都是為自己流的,直到遇見他,我才知道我的眼淚也可以為別人而流,為愛情而流。

  「你今天很慢喔,睡過頭了?」他站在公車站牌下,指著他的手錶問我。
  「昨天看書看太晚嘛。」我吐吐舌頭。
  坐在公車裡,我不斷的聽他對我碎碎唸,從昨晚的晚睡到今早的睡過頭,一些零零碎碎的事情,只差沒有把我的內衣內褲穿什麼顏色都發表意見了,當然啦!前提是他得有看到才行。
  「白郁薇,許名聖!為什麼這麼晚才來學校?回到位置上站著。」一進教室,我們的導師就用斜眼看著我們,我感覺到導師的殺氣,只好乖乖的站在位置上,只有許名聖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白痴,回到位置還大剌剌的坐了下去。
  後來他領到了一張警告單,不是因為老師叫他站著而他不站,而是因為他因為坐了下來跟老師大吵了一架。
  「開春第一砲啊!一年級就敢這樣,小心一點啊!未來三年我會好好盯著你的。」教官在教官室裡跟他說完這句話之後,就叫他走了。
  「讓妳久等啦!」從教官室出來之後,他露出白痴笑容對著我說。
  「還敢笑?小心你被家裡罵。」我說。
  「放心啦!頂多被罰一下禁足而已,沒什麼,誰叫他要叫妳罰站。」聽到這裡,我的心中突然有一種甜甜的感覺,說不上來是為什麼,至少我現在還不懂。
  「白痴喔。」我輕輕打了他一下然後快步走掉,讓他在後面追我。
  「喂!等我啊!」

  回到教室之後,老師剛好發下考卷,一大堆英文單字橫躺在一張薄薄的紙上,昨晚已經做好萬全準備的我,當然不會放棄這個考高分的機會。
  我氣勢十足的拿出鉛筆,氣勢十足的寫第一題、第二題……不知道寫了幾題,我突然就糊裡糊塗的睡著了。
  我睡的很熟,真的很熟,熟到我還作了個夢。
  夢裡,我一個人坐在我家附近公園的鞦韆上,周圍沒有半個人,只有幾隻麻雀在我眼前跳來跳去,不知道怎麼地,夢裡的我好悲傷、好孤單,就像被全世界給遺棄了一樣,就這樣盪著鞦韆,夕陽橘紅的光線把我的影子拉的長長的,不知不覺的,我緩緩的流下了淚來。
  「有那個時間哭泣,不如找時間讓自己開心。」不知道何時,我的身旁出現了一個一樣在盪著鞦韆的小男孩,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皺巴巴的衛生紙,然後遞給我。
  就這樣,我和小男孩在公園裡玩的好開心,然後天黑了,伸手不見五指了,男孩開心的臉突然落漠了起來。
  「我該走了。」他說。
  「你要去哪裡?」我緊抓住他的手。
  「回我該去的地方。」
  「不可以走。」我把手抓的更緊了。
  男孩沒再說話,只是對我笑了一下,然後慢慢消失在夜色中。
  然後我就醒了。
  
  醒來之後,我發現還沒下課,可是我桌上的考卷卻憑空消失了。
  我慌張了,不停的翻著抽屜,急得都快哭出來了,就在我的眼淚快要從眼睛裡飆出來的時候,我看見名聖不慌不忙的把一張考卷放到我桌上,老師剛好在這時候轉過去看黑板,沒有看到名聖遞給我考卷的動作。
  一張寫滿答案的英文考卷,沒有空白,字很漂亮,而且又全對。
  通常這種小考老師是不會告訴我們分數的,那為什麼我會知道全對呢?
  因為老師在改完考卷後的下一節下課,把我叫到辦公室去。
  「這次考試考的不錯,全班就只有妳跟許名聖兩個人考一百分喔!好好保持。」老師給了我一個期許萬分的表情。
  「老師是不是懷疑你作弊啊?」我剛回到教室的時候,名聖劈頭就問我這一句。
  「為什麼這樣問?」我說。
  「因為妳每次都考很爛啊!這次突然考一百分,老師一定會懷疑我們作弊的嘛。」他露出得意的表情。
  「什麼很爛……嗯?你怎麼知道你考一百分?」
  只見他聽完問題之後,向後靠在椅子上,露出一副很囂張的表情,讓我很想扁他,真的很想。
  「因為我強啊!考試滿分,捨我其誰?」他大笑。
  好吧,我扁下去了。

  放學時候人潮洶湧,我和名聖找不到座位坐,只好跟別人一起擠公車,相信擠過公車的人都知道,車內是一個密閉式空間,只要誰身上有一點異味,整台車上就會像毒氣室一樣可怕。
  就像我身旁這個流著汗的胖老頭一樣。
  「唉唷……好臭喔……」我小聲的抱怨著。
  這時候名聖緩緩的側身鑽了過來,擋在我和胖老頭的中間,還若有似無的把我和胖老頭隔開一段距離,減輕那可怕味道對我的荼毒。
  「好熱喔,真想快點回家吹冷氣。」走在路上,他一邊拿著書包擋陽光,一邊拿起他的招牌扇子搧風。
  「沒人叫你陪我回家啊!你幹麻還特地繞路過來?」雖然他陪我回家我是很高興,不過聽他這樣一路碎碎念還真是不爽,真想朝他屁股踢下去。
  「沒有啊!我想逛逛嘛!所以就順便送你回家囉!」
  「嘴硬……」我給了他一個白眼。
  好不容易走到我家公寓樓下的時候,正想跟他說再見,這人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我看他說要出來逛逛是真的。
  唉……這種人真是要人想稱讚他也沒辦法。
  回到家,我突然感覺到家裡異常的安靜;看了看鐘,時間是下午六點;看了看樓上老媽房間,燈沒開;聽了聽廚房,沒有鍋鏟翻炒的聲響;聞了聞家裡,沒有一點晚餐的香味。
  正我感到納悶要回房間的時候,我發現電視上頭有一個醒目的東西。
  那是一張紙條,是老媽寫的。

  「郁薇,媽跟爸到南部去玩一兩天,抽屜裡有留兩千塊是給你這兩天花用的,記得不要亂跑,有事就用電話連絡。」

  短短幾行字,不但說明了我爸媽的貪玩還有任性,也註定了我這兩天的可憐遭遇。
  還好今天是禮拜五,兩天假日我可以過的輕鬆一點,至少我晚睡也沒人過問囉!哈!
  洗了澡,一把抓了皮包,準備出門買東西,祭祭我的五臟廟。
  「晚上還這麼熱,現在真的是秋天嗎?」手中拿著剛剛才買的珍珠綠茶,邊喝邊抱怨著台中悶熱的天氣。
  走了好幾圈,飲料喝完了,腳也痠了,還是找不到有什麼東西好吃,於是我在一家便利商店前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突然間,我懷念起老媽每天煮的晚餐。
  「唉……」嘆了一口氣,我走進便利商店裡,買了一個巧克力麵包和一罐純喫綠茶,緩緩的朝附近的公園走去。
  跟夢裡的不一樣,公園裡並不會伸手不見五指,而是到處都佇立著橘黃色的路燈。
  其實這些路燈是這幾年才建的,因為太暗很容易讓一些宵小躲在這裡做壞事,像是這座公園以前就有好幾次有人在這被怪老伯鹹豬手了,所以平常我媽都是不准我入夜之後來這座公園的。
  走到鞦韆前,我隨便用腳踢了一下鞦韆,鞦韆盪阿盪的,我跳了上去,站在鞦韆上,鞦韆隨著我的力道越晃越高,越晃越快,連我手中裝麵包和飲料的袋子都飛了出去。
  「唉唷!」一個男生的慘叫從離我不遠的步道上傳來,我知道我打到人了,急急忙忙的想從鞦韆上跳下來,卻一不小心失去平衡,從半空中飛了出去。
  「啊!」我尖叫,腦海中不斷浮現出過去的種種,然後我看到一張我記憶中極熟悉的臉。
  「郁薇?」接住我的男孩露出疑惑的眼神,看著我。


    ** 這故事告訴我們,鞦韆不可以用站的。
       還有盪鞦韆的時候,手上不可以拿東西…… **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7 15:18:36

**2**



  「真是嚇我一大跳耶!沒想到妳會就這樣飛過來,還好我反應快。」偉哲笑了笑,從剛剛我砸到他的袋子裡,拿出我的巧克力麵包。
  「這是妳的晚餐?」他瞪大了眼睛看著麵包。
  「有意見喔?」我一把抓走麵包,連裝著純喫茶的袋子也拿了過來。
  「妳在減肥?」
  「沒有啊!我只是不知道要吃什麼而已。」
  「喔。」他向後躺在椅子上,看著天空,好像在想什麼的樣子。
  他叫邵偉哲,算是跟我青梅竹馬的兒時玩伴,不過大我四歲的他現在已經是個大學生了,因為他讀的大學在台北,所以他很少回來,我也好一段時間沒見過他了。
  「現在又不是假日,你怎麼有空回來?」啃著巧克力麵包,我把我還沒開的純喫綠遞給他。
  「這世界上有一種假日,叫做『自我放假』。」他接過我的純喫綠,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
  「就是翹課嘛!說的這麼好聽……」吃完最後一口麵包,我把包裝袋揉一揉丟向他,但他很俐落的閃了過去,還扮了一個鬼臉。
  「哈哈哈!丟不到丟不到!」然後他把包裝袋丟回來,但是我沒閃過。
  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逃離我的攻擊範圍之外了。
  「別跑!」
  「短腿薇,追不到!」
  「你就不要被我抓到!」
  於是我們在公園裡演起了大逃殺,沿路上能用的武器我都拿起來狂丟,但是他也很靈巧的閃過,有時還會反擊。
  「你們這兩個小鬼,給我站住!」後來我丟出去的「終極火燄霹靂榴彈飛鋁罐」擊中管理員伯伯的後腦杓,管理員伯伯氣得拿起他的寶貝掃把追著我們跑,這時偉哲靈機一動,我們便在伯伯沒注意的時候跳進草叢裡,就這樣躲過了伯伯的最終大追擊。

  「剛剛好險。」我心有餘悸的說,還不停的看後面的公園,就怕管理員伯伯拿著掃把追了出來。
  「放心吧!我剛剛已經看了一下,他已經回到管理員室裡了。」偉哲一邊拍著身上的葉子,一邊喝著他從頭到尾都沒有離手的純喫綠茶。
  「那就好。」我看著他手上的純喫綠茶。「你是不是很窮啊?已經被追成那樣了,還緊緊抓著飲料不放。」
  「哪有啊!我只是覺得這樣很浪費而已。」他看了看手上沾到泥土還有樹葉的瓶身。
  「因為這是妳給我的……」他小聲的說,但我聽的很清楚。
  「你說什麼?」我大聲的問。
  「沒有,我送妳回家吧!走!」他一口氣吸乾剩下的飲料,然後丟進便利商店前的垃圾桶裡。
  「那我走囉!短腿薇。」送我到公寓樓下之後偉哲就走了,臨走之前還敲了我的頭。
  「你說誰是短腿薇啊?你才是呆頭哲勒!」

  「真是的,邵偉哲那笨蛋,真是氣死我了……」走到門口,我把手伸進口袋哩,準備掏鑰匙開門,卻發現我的口袋空空如也。
  「不、會、吧……」我把口袋都拉出來了,但是裡面確實只有皮包而已。
  很好,一定是剛剛在公園演出大逃殺的時候掉的。
  我幾乎是用跳的下樓,回到街道上,開始尋找偉哲的身影,跑過一個街道之後,才發現那個呆頭在買鹽酥雞吃。
  「妳是笨蛋啊?鑰匙也會丟掉,你爸媽勒?」我們兩個在公園裡用棍子翻著每一處我們走過的地方,甚至還到管理員室問管理員伯伯。
  「混蛋!我沒看到!」管理員伯伯大聲的吼,還抓起他的寶貝掃把,嚇的我們兩個拔腿就跑。
  「怎麼辦……」我坐在便利商店前,無力的感覺讓我的眼淚就像水龍頭被打開一樣,經過的人都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我。
  「喂,拿去。」偉哲戳戳我的肩膀,遞給我一包衛生紙。
  「謝謝……」
  「妳一點都沒變,還是一樣愛哭。」他笑了笑,拉住我的右手,拉我站了起來。
  「走吧。」他說。
  「要去哪?」
  「我家。」

  說真的,我己經不是第一次去他家了,不過已經好久沒去了,所以說,就會變成現在這種局面。
  「郁薇,妳長大了呢!」
  「郁薇變漂亮囉,果然是女大十八變啊!」
  「郁薇妳現在讀的怎麼樣?」
  「郁薇妳交男朋友沒有?跟妳說啊!我們家偉哲……」
  「媽,夠了喔。」
  就是這樣,左一句郁薇,右一句郁薇,我雖然不是很厭惡這種殷勤的問候但是這種情況實在是讓我無所適從,只好一直傻笑。
  好不容易等到那尷尬的場面過去,偉哲的媽媽跟我講說她已經打電話跟我媽聯絡了,叫我今天晚上先睡這裡。
  找了一間客房,偉哲很自動的幫我拿來棉被和枕頭之後,我們兩個就跑去客廳看電視了。
  「偉哲,早點去睡覺,明天要帶郁薇去找鎖匠,知道嗎?」偉哲的媽媽穿著一件絲質的華麗睡衣,不要說我,連身為她兒子的偉哲,臉上都露出一副被嚇到的樣子,看來這件睡衣是故意穿給我看的。
  「好,我知道了。」偉哲說。
  「我媽就是這樣,其實她平常穿都是運動衣,她只是不想失禮。」在偉哲的媽媽進房間之後,她小聲的告訴我。

  「一共五百。」隔天,鎖匠在幫我開門之後,向我索求這個我認為很誇張的金額,不過我還是給了,只是在心裡多罵了他幾句很難聽的話。
  「那我走了,妳自己注意一點,出門不要再忘記鑰匙了。」然後他從他口袋裡拿出一個鑰匙圈,上面還掛著一個藍色透明,像是寶石的墜子。
  「這是假的吧?玻璃嗎?」我端詳著那顆藍色的東西。
  「這可不是玻璃喔!不過也不是什麼名貴的東西啦!是我上次去西班牙的時候買回來的,這是藍水晶。」
  「哇!水晶耶!」這下我可不敢小看這個墜子了,深怕一不小心把它弄壞就糟糕了。
  「對啊!我還給它取了一個名字,叫『藍淚』。」
  「到這麼遠的地方去買啊!會不會很貴?如果很貴我不能收耶。」
  「不會啦!妳放心好了,記得把鑰匙扣進鑰匙圈裡,這樣以後就不會忘記帶鑰匙了。」
  「你放心啦!這個鑰匙圈這麼漂亮,我一定會好好保存的。」我對偉哲笑了笑。
  偉哲拍拍我的頭,轉身離開了門口。

  回到房間之後,我迫不及待的把鑰匙扣在鑰匙圈裡,然後躺在床上看著鑰匙圈上的藍水晶墜子,陽光透過水晶,折射出藍色的光芒,當那目眩神迷的感覺充滿腦海裡的時候,我的手機也在這時候響了起來。
  看了看來電顯示,是名聖打來的,我按下了接通鍵。
  「妳現在有空嗎?」



             ** 藍色的水晶之淚,握在手中之後
                是不是從此以後它就會替我流淚? **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7 15:19:12

**3**



  坐在名聖的摩托車上,迎面的風吹在臉上,感覺很涼爽。
  「你應該還沒拿到駕照吧?」我問。
  「廢話,我也才跟你一樣十六歲而已啊!」
  「你就不要被抓到,到時候繳罰單你媽一定會砍死妳。」
  「放心啦!我能騎摩托車也是我媽允許的,而且我很遵守交通規則的。」
  「最好是這樣。」
  騎了一段時間,名聖的摩托車在台中技術學院前停了下來,然後我們一起走進人山人海的一中街裡吃午餐。
  進了一家拉麵店坐了下來,這裡的冷氣很舒服,不像外面的氣溫實在是高的讓人受不了。
  因為坐在靠窗的位置,所以會有幾道陽光透進來,我下意識的拿出口袋裡的藍淚鑰匙圈,讓它就像我剛剛在家裡的時候一樣,透過陽光折射出美麗的藍色光芒。
  「你要吃什麼啦?」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名聖眼睛睜大大的看著我,我才知道我剛剛又看鑰匙圈看的出神了。
  「這是什麼?」他指著我的鑰匙圈。
  然後我把昨天晚上忘記鑰匙,還有在偉哲家過夜的事跟他說,他聽到之後驚訝了一下,然後給我了一個苦笑。
  我不懂他聽到之後的苦笑是什麼意思,但我突然感覺到他的臉上,浮出淡淡的哀愁。

  吃了一頓不是很有味道的午餐之後,名聖載我回家,一路上他沒有再說過一句話,而我只是在他載我回家之後,我從樓上的窗戶看見名聖發誓絕不再抽的香菸。
  正想開窗罵人的時候,我的鑰匙圈從口袋裡掉出來,突然間我了解了一切,放在窗戶上的手停了下來,而我的眼淚一滴滴的滑過我的臉。
  我依舊還是拿著鑰匙圈躺在床上發呆,不知不覺的,我就在涼爽的冷氣包圍下,進入甜甜的夢鄉。
  我依舊在公園的鞦韆上盪著,不同以往的夢境,這次我看到的景色是東方魚肚白,天空漸漸的亮了起來。
  藍色的天空,陽光灑落在地上,我一個人盪著鞦韆,眼淚依舊是一滴滴的滑落,用手拭去淚珠,我跳下鞦韆。
  公園裡的沙池沒有其他人,我默默的堆著沙堡,我一堆一堆的把沙抓起來,然後一層一層的堆了上去,直到太陽已經完全在我的頭頂了,我才堆好了一座城堡。
  看了看眼前的沙堡,好像少了點什麼,於是我在沙池裡四處翻找,試圖點綴我蓋好的沙堡。
  「用這個就好看多了。」一個帶有溫暖微笑的少年突然出現,拿了一顆藍水晶放在城堡的屋頂上。
  藍色的光芒暈開,少年對我笑了一笑。
  「我叫它做藍淚,漂亮吧!送給妳。」少年把藍水晶從沙堡上拿下來,遞給我,然後摸摸我的頭。
  「該醒囉。」他對我笑了笑。
  慢慢張開眼睛,我發現躺在我身旁的手機響的很大聲,我接起了電話,是偉哲打來的。

  車子停在大度山上,我和偉哲下車看著山下的夜景,山上不會很熱,甚至還有一點涼,偉哲遞給我剛剛我們在市區買的可麗餅。
  「這是什麼口味的?」接過可麗餅之後我問他。
  「煙燻雞肉。」
  「那你的呢?」我作勢探頭過去看的可麗餅內的東西。
  「黑胡椒牛肉。」
  「好機車喔你,明明知道我喜歡吃黑胡椒口味的,我要跟你換!」我轉身過去搶他的可麗餅,他一溜煙的衝到車子裡,還把門鎖上。
  「搶不到搶不到!」他啃著他的可麗餅。
  「給我出來!」
  於是我們又在可麗餅吃進肚子裡之後,在大度山演出大逃殺,這次我佔有絕對優勢,因為他的車鑰匙握在我手上。
  「你再跑我就把鑰匙丟到山下去!」我拿起鑰匙威脅他,結果他就乖乖的走過來被我虐待了。  
  「好痛……」後來他在回程的時候一直重複這句話,而我在車上笑的樂不可支,讓他恨的牙癢癢的。

  星期一,今天我起的特別早,因為我怕名聖會像那天一樣在公車上罵我一路,然後又唸到學校。
  走到公車站牌前,今天沒有平常會跟我一起等車的名聖站在那挑我的毛病,感覺很奇怪,我一直左顧右盼,覺得他只是想躲在一旁嚇我而已。
  就這樣,一輛公車過去了,第二輛也過去了,第三輛、第四輛都過去了他還是沒有出現,我開始覺得奇怪。
  撥了通電話給他也是關機中,沒辦法,只好先去學校了。
  進了教室,他的座位空空如也,問班上的同學,大家也不知道他去哪裡,甚至還有人反問我。
  給了他一個白眼之後,我回到我的位置上。

  好不容易過了一個很空虛的星期一之後,我慢慢的走出校門,今天沒有名聖在我耳邊嘮叨說他好熱,我低著頭走著走著,一不小心撞上了前面的人,我連忙道歉。
  「對不起……咦?」抬頭一看,原來是偉哲,他笑笑的摸摸我的頭。
  「我來接你放學。」他說。
  坐在偉哲的車上,我呆呆的看著車窗外,一路上都是放學的人潮,此起彼落的嬉笑聲透過車窗進來,不知道為什麼的,我又流下了淚來。
  「妳怎麼了?」見我一直沒說話,偉哲關心的問問我。
  「沒事。」
  看著天空,烏雲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起來,正當我擔心會不會下雨的時候,偌大的雨滴突然的從天而降,接著我看到落荒而逃的人群。
  「下雨了啊……」偉哲看著車窗外說。
  「你車上有傘嗎?」我問。
  「有啊!妳沒帶傘喔?」
  「今天早上天氣很好,我以為不會下雨。」
  「對阿,這場雨下得真奇怪。」
  偉哲開車蠻快的,所以我們一下子就快到了,因為剛好停紅燈,所以我看著窗外。
  大家都撐著傘,不然就是穿雨衣,所以我看到兩個很突兀的人騎著摩托車過去,因為他們沒有任何雨具。
  再仔細看了一眼,騎著摩托車的是名聖,而且後面還載著一個穿著很火辣的棕髮美女。
  綠燈了,名聖載著她右轉,而這時候偉哲剛好要左轉。
  「快右轉!」我大叫。
  「可是妳家在……」
  「右轉就對了!快!」
  「好吧……」
  於是我們就一路追到好幾條街之外,直到名聖停車。
  「停。」我說。
  我們停在離名聖的摩托車還有一段距離的地方,這個距離不會被發現,但我可以很清楚的看見他們。

  「妳到底要幹麻?為什麼要跟蹤他們?」
  「閉嘴。」
  「……」偉哲把椅子放倒躺了下去,而我一直注意名聖他們。
  棕髮美女下車之後,站在騎樓下跟名聖有說有笑的,有時她還會玩笑似的輕打名聖的肩膀。
  雖然這一幕幕在我眼中竟是如此不可思議,但從別的角度想,名聖很帥,功課又好,還是學校樂團裡的主力吉他手兼主唱,有很多女生喜歡也是一定的,我不應該做出任何的批評。
  嘆了一口氣,正要把視線從他們兩個人身上移回來的時候,我卻看到了我最不想看見的一幕。
  那個棕髮女孩在上樓之前,雙手環住名聖的脖子,吻上了他的嘴。


     ** 「我該走了。」夢裡的的小男孩跟我說。
        那時候我不知道你要去哪裡,現在我知道了…… **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7 15:20:05

**4**  



  「別哭了。」偉哲拿了一張衛生紙給我。
  「謝謝……」
  在名聖離開一陣子之後,偉哲才開車送我回家。
  「這個還你。」我把鑰匙從藍淚上拆了下來,然後把藍淚還給偉哲。
  「為什麼要還給我?妳不喜歡?」偉哲接過藍淚之後問我。
  「不,我很喜歡。」我說。
  「那為什麼……」
  「因為我現在還無法接受你給我這麼貴重的東西,你就當作是我任性吧!總之我實在不能接受它。」我對偉哲笑了笑。
  我們兩個沉默了很久,直到他對我笑了一下。
  「我知道了。」然後他把身體伸出車窗,用左手輕輕抓著我的後腦杓,吻了我的額頭。
  「再見。」然後他關上車窗,而我站在原地目送他離開。
  爸媽上班還沒回來,我一個人走到房間,不知不覺的我把窗簾全部拉了起來,然後我才抱著枕頭痛哭。

  連續好幾個禮拜去學校,名聖都沒有再跟我說過話,連正眼都沒看過我一眼,而且偉哲也回去學校上課了,頓時失去依靠的我不知道該怎麼辦,而我也不再跟任何人說話,大家都覺得我很奇怪。
  「郁薇妳過來。」導師把我叫到辦公室去,一開始我有點疑惑,不過想想也知道是發生什麼事,大概就是成績的事吧。
  「妳……是不是交男朋友了?」老師問我。
  「啊?」
  後來老師把我最近失常,加上功課一落千丈的事都歸咎於我「疑似」交男朋友身上,雖然沒有明說我的男朋友是名聖,不過從他問我話的口氣已經可以略知一二。
  「兩個人都要一起進步,不要一起退步,知道嗎?」
  「知道。」我離開了辦公室。

  放學,十一月的太陽落的很快,公園路燈不知道什麼時候壞了,鞦韆旁黑的很可怕,我一個人走到鞦韆上坐了下來,靜靜的看著天空。
  圍牆外人群很多,大多都是路過的人群,但我卻在人群中看見一個很慌張的身影,他左顧右盼的不知道在找什麼,直到轉過來我這邊。
  那人一步步的走近我,因為公園裡太暗,等到他走到我面前我才看清楚他的樣子。
  「老是哭,醜死了。」偉哲坐在我旁邊的鞦韆上,遞給我一張面紙。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愛哭。」接過面紙,我擦了擦眼淚。
  接下來又是一段空白,長到我差點忘記要哭泣,偉哲從鞦韆上跳了下來,站在我面前。
  「那個男的,是妳喜歡的人吧?」
  「嗯……」
  「妳想見他嗎?」
  我搖搖頭。「她有女朋友了。」
  眼淚繼續從我眼眶中流出來,這時候偉哲一把抓住我的手,把我拉了起來。

  「你要帶我去哪裡?」坐在偉哲的車上,偉哲的臉上露出了我從來沒看過的表情,一種既落寞又著急的表情。
  車停在我們上次一起去的大度山上,車開到的時候,我已經看見一個人站在那裡,是名聖。
  「你們好好談談吧!我先走了。」偉哲的車開離我的視線範圍之外,名聖也走了過來,站在我的面前。
  「痾……那個……」正當我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名聖突然把我抱住,我嚇了一跳,但下一秒我卻感到生氣,因為我想起了那個吻上他嘴唇的棕髮女孩。
  我推開他,也用力的甩了他一記耳光,他摸著臉,驚訝的看著我。
  「妳幹什麼?」他說。
  「我又不是你女朋友,你幹麻抱住我?」我又推了他一下。「還是,你以為你很帥,可以隨便的對女生亂來?」
  「妳在說什麼?」他向我走近了一步。
  「走開,不要靠近我!」我推開他。
  我的眼淚終於又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我告訴自己,他只是一個花心大蘿蔔,不值得我為他哭泣,於是我用手抹去臉上的淚,轉身就走。
  「等一下!」他拉住我的手。
  「放開我!」
  接著他一把把我拉回來,緊緊的抱住我。
  「放開!」我想掙脫,可是他的力氣好大
  「妳聽我說!我知道你看到了,可是我跟那女生一點關係都沒有。」
  「你騙誰啊?她都已經親你了。」我踢了他一腳,他放開了我。
  「那是……我故意氣妳的……」
  「你說什麼?」我看著他。
  「誰叫你跟那個,什麼偉哲的這麼好,還去他家過夜,所以我吃醋啊!很生氣所以故意氣妳的。」他看著我,露出很難為情的表情,卻又故意要裝做一副酷樣。
  「我去他家關你屁事啊?你幹嘛吃醋?還有啊!你又不是我的誰,你幹麻要氣我啊?」我大吼。
  「因為我喜歡妳阿!」
  「你喜歡我關我屁事啊?嗯?你說什麼?」
  他沒有再說話,只是在下一秒又用力的抱住我,把我緊緊的摟在懷裡,深怕下一秒就會失去我。
  「很痛耶!」我又踢了他一腳。

  後來我們兩個用走的下大度山,一路上他叫我上車我都不要,因為他在載過那個棕髮女孩之後沒有洗過車子。
  「有什麼關係嘛!」他說。
  「誰叫她要親你,我不想坐她坐過的地方,除非你洗過。」我加快我下山的速度。
  「剛剛就跟妳說過我也有罵過她啦!我又不知道她會親我。」
  「不管啦!總之你不洗車我就不會上車!」
  「現在怎麼洗啊?」
  「那你就陪我走下山吧!」我開始用跑的,而他手忙腳亂的在後面牽著他的機車追著我。
  而我在最後,隱隱約約在山路的另一邊見到了,偉哲的水晶藍淚,反射出來的藍光閃耀在山下,就像在流著淚一樣……


       ** 藍淚不能代替我流淚,不知道能不能代替你流淚?
          但我知道我的眼淚,從此不用再反映我的悲傷。 **
回覆 使用道具
andyalways
侯爵 | 2009-11-2 15:01:33

謝謝大大的分享謝謝大大的分享謝謝大大的分享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