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733 | 回覆: 2 | 跳轉到指定樓層
風宇
子爵 | 2009-3-27 15:22:11

翻著過去的舊相冊,我會開始想著,
究竟我跟妳之間,算不算的上是愛情?
看看天空,連空氣中都有妳的氣息。
愛妳跟不愛妳,怎麼區分?
直到妳牽著我的手說:「那我愛妳就好啦!」
我才知道,只要有妳在身邊,我就永遠不會孤單。


1.

  天空陰陰的,看起來好像快下雨,但是球場上還是很多人在打著籃球,他們那樣揮汗如雨的熱情,讓我想起高中時期的我。
  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仔細的瀏覽過整個學校,雖然高中時期常常跑到沒人的地方偷抽菸,但是像現在這樣走遍整個學校,這還真是頭一回。
  「不好意思,可以幫我們撿一下球嗎?」接著是一顆籃球滾到我的腳邊。
  我轉了過去,撿起那顆球,然後丟回去給他們。
  走到門口,警衛伯伯跟我打了聲招呼,於是我走過去跟他聊聊天。
  「你還繼續在這裡啊?」我說。
  「當然啦!我還打算在這做到退休呢!」
  「你不無聊喔?」
  「還好,反正也蠻清閒的,只要學生沒鬧事都算還好,而且偶爾還會有學生像你一樣回來找我聊聊天,怎麼會無聊呢?」
  「哈哈哈,說的也是。」
  跟警衛聊了一會兒,天空突然響起一陣悶雷,接著豆粒般大的雨滴落了下來,眼前立刻陷入一片迷濛。

  「下雨了。」我說。
  「對啊!你有帶傘嗎?」
  「有。」我把手中的摺疊傘拿起來給警衛伯伯看。
  下雨後視線變的很差,我看不到遠一點的地方,也不知道我等的她有沒有帶傘。
  「在等人啊?」伯伯問我。
  「對啊。」
  「是女朋友?」
  我沒有回答,只是對著警衛伯伯笑了一下,然後從我的口袋裡掏出菸盒,遞了一根菸給他。
  然後我們就在校門口抽起了菸來,而伯伯也在那長篇大論他以前的愛情史,也逼我說出我跟她的故事。
  


  那是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對凱歆他們來說,好像就是一個適合去動物園看動物的日子。
  因為他們幾個現在趴在我右邊的窗戶上一直看著我,就好像在木柵動物園看國王企鵝和無尾熊一樣。
  「喂,快一點啦!等一下就沒有車子了耶!」凱歆對著窗子裡的我用氣音講話,而我無奈的看著她,指著站在講台上的阿屏老師。
  凱歆搖搖頭,站在她後面的顥偉也搖搖頭,轉身靠在走廊邊的柱子上。
  我乏力的靠在椅背上,看著班上;新同學、新教室、新老師,一切陌生,雖然只是從隔壁班轉過來這一班,但我還是不禁深深咒罵著那可惡的分班制度。

  「誰叫你分班考試的時候不認真?嘗到苦頭了吧?」坐在往九族文化村的車上,顥偉毫不客氣的指責我。
  「沒辦法啊!我就不想看書吼!」把頭上戴的帽子壓的更低了些,我吐了好長的一口氣,越來越感到無力。
  「你吼!」顥偉用手揮了我的頭一下,我痛的大叫。
  「喂!安靜一點啦!吵死了!」坐在我後面的佩瑩壓住我的頭,害我差一點從椅子上滑了下去。
  就這樣,從顥偉打了我那一下開始,凱歆、羽涵、佩瑩、筱琪、若紋還有駿棋,紛紛把我當成玩具一樣玩了起來。車子開了多久,我就被玩了多久,我突然很懷疑我為什麼會這麼心甘情願被他們打來打去的,我是不是有被虐狂啊?
  「你有。」顥偉喝著手中的紅茶,斬釘截鐵的對我說。
  「屁。」我說。

  晴空萬里,我們一行人走在九族文化村園區裡,雖然只是六月底,但是太陽強力的放射著它的熱情,逼得我們汗流浹背的。
  「熱死了……」顥偉坐在路旁的長椅上,手上的飲料早就已經換過一罐,甚至他還從他的背包裡拿出他的強力避暑聖器,扇子。
  「肉丸!我們走啦!玩那個!」因為顥偉一整個就是怕高,所以他不敢玩太高的遊樂設施,像是幽浮啦!或是高空纜車之類的,一遇到那個,他立刻躲的遠遠的,所以我和駿棋就一直被拉來拉去的,一下子玩那個,一下子玩這個。而他只好負責幫我們顧著包包。
  「喂!你幹麻一直待在這裡不玩啊?那你來這裡幹麻的?」剛從自由落體幽浮和我們一起下來的佩瑩和羽涵跑過去問著一臉蒼白的顥偉問。
  「我怕高你又不是不知道。」手中的扇子依舊搧著,飲料也又被他喝到見底了,只是他從進來到現在玩過的遊樂設施,卻是用一隻手的手指頭就可以數的出來。
  不過俗話說的好:「眾怒難犯」,佩瑩和羽涵以刺激的都被他們玩過了為由,拉著游顥偉那個不合群的石頭去玩接下來的遊樂設施。
  「換我們顧包包啦?」我看著椅子旁的一堆包包,然後坐在我旁邊的駿棋也對我苦笑。

  尖叫,除了尖叫還是尖叫,這是唯一一群群從金礦山水道衝下來的人共同的聲音,除了游顥偉。
  「愛面子吼!怎麼沒聽到你叫的聲音?」我看著臉色變的更蒼白的他,忍不住調侃他一下。
  「我又不是公雞,叫什麼叫?」他用手中的扇子打了我的頭一下,而且還是用橫的打過來,害我痛的要死。
  「靠!」我作勢要過去搶他的扇子,他馬上拔腿落跑。
  後來我沒有追多遠,他也沒有跑多遠,因為接下來她馬上就被一票娘子軍們抓去遊樂設施戰場了。

  被逼著玩好多遊樂設施的游顥偉在後來一個小時的精神和身體的折磨下掛點了,癱軟無力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發楞,而我們開開心心的吃著遊樂區餐廳裡的超貴餐點。
  「你要不要吃點什麼?還是要喝點什麼?」駿棋拿著薯條走過去顥偉那邊,而他只是抬頭看了一下駿棋,然後低頭哀號他自己的。
  「唔……啊……喔……」
  駿棋白了他一眼,任由他在那邊耍白痴,然後他就走回來我們這邊的桌子旁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接下來勒?要去哪?」我一邊吃著咖哩飯邊問。
  突然間,週遭開始陷入一片討論聲中,這也難怪,因為平常最有活力、最會幫大家出主意的游顥偉現在像中邪一樣坐在旁邊恍神,而習慣被他帶來帶去的我們,突然被問出這個問題,只好開始自己想了。
  嗯,這可不代表我們只會被他帶著跑喔!只是我們懶的想而已。  
  在我們七嘴八舌的討論之下,難免會因為人多而有爭議,不過我們最後還是決定在玩其他設施之前,先到各族的文化區去走走,順便消化消化胃裡那些遲到的午餐。
  
  我們離開餐廳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太陽的光芒已經不像中午的時候這麼毒辣,反而我覺得很涼爽,看到大家的表情輕鬆,我想他們的感覺也是跟我差不多吧!
  而離開對游顥偉來說是可怕戰場的遊樂區之後,他的精神也漸漸回來了,從一開始的垂頭喪氣到昂首闊步,甚至現在誇張到身輕如燕的在我們前面跳來跳去的,改變真的是有夠大。
  「好想扁他……」駿棋偷偷跟我說。
  「我有同感。」我望向駿棋的臉,我們同時賊笑。
  後來游顥偉在跑進某個部落的房子的時候,被我和駿棋偷偷拖到角落去痛扁了一頓,而我當然是先搶了他的扇子來海扁他。
  解決掉那個智障之後,我和駿棋作勢拍了拍灰塵走了出來,然後我看見佩瑩他們跟我們班上的馮啟全在人行道旁講話。
  「好巧喔。」我說。
  「這叫陰魂不散。」游顥偉冷不防的從我們後面出現,嚇了我和駿棋兩個一大跳。
  「不過在這邊遇到也算很難得了吧。」駿棋說。
  「對啊。」話才說完,一個本來被眾人遮住的小女生從啟全的身旁探出了頭來,看著我們三個笑。
  不對,是只有看著我笑。
  


           ** 回眸一笑百媚生,萬般英雄皆低頭。 **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7 15:22:49

2.

  後來的時間裡,馮啟全加入我們的行列,原來剛才在他後面看我們的女生是他老媽朋友的小孩,今天因為他們兩邊的媽媽都要出去,所以叫她跟啟全還有啟全他弟弟一起來九族玩。
  「有事沒事跑來這裡玩,太閒啦?」我和顥偉還有駿棋三個人走在一群娘子軍還有啟全一夥人後面的時候,我對顥偉發牢騷。
  「我們好像沒資格說別人吼。」顥偉嘴角上揚的看著我們兩個,手上的扇子輕輕的點了我和駿棋的頭。
  「你以為你是諸葛亮啊?」駿棋把顥偉的扇子撥開。
  「有點無聊……吾人得想個妙計。」顥偉把扇子收回來之後,一邊搧一邊若有所思的樣子。
  「夠了夠了,我們不要理他。」駿棋勾著我的肩膀逃離現場,放下落後的游顥偉一個人在後面耍白痴。
  「嘿嘿!小姐們!」才一個沒注意,游顥偉突然衝到前面領先群的娘子軍裡,左手勾著筱琪的肩膀,右手放在惠娟的肩膀上,有說有笑的跟她們一起繼續往前走,狠狠的拋棄了我和駿棋。
  「好小子……」我暗罵。

  好不容易又在非遊樂區晃了一個多小時,這時候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一票娘子軍嚷著要回家了,於是我們開始找交通工具回大門口。
  走了一會兒,映入眼簾的是園區裡的纜車,這時候我看到一派輕鬆的顥偉臉色突然綠了一半。
  「我、我們真的要做這個下去喔?」顥偉面有難色的問。
  「坐這個最快啊!」佩瑩斬釘截鐵的回答。
  在其他人的附和下,游顥偉低頭認輸,只好乖乖的答應和大家一起坐纜車下山。
  「等一下喔!一台纜車好像只能坐三個人,我們有一、二……十一個人,所以分四台,三、三、三、二這樣坐,現在猜拳。」惠娟不知道從哪邊得到這個結論,硬是要我們猜拳分配座位。
  我是覺得沒什麼差別,反正只要快一點可以下山就好了,跟誰一起坐沒有很重要,雖然後來的結果有點離奇……
  
  「呵呵呵……」坐在纜車裡,我對著眼前這個坐在我對面的女孩傻笑,她好像也有點尷尬吧,所以也跟著我笑了一下。
  這時候我開始後悔為什麼要答應猜拳選座位,結果一猜就讓我跟最陌生的人一起度過這尷尬的五分鐘。
  「不錯啦!她看起來對你還蠻有意思的啊!趁這個機會多聊一點,認識一下也好,說不定可以因為這樣交到一個女朋友勒!多好多好!哈!」然後我就看著他和惠娟還有羽涵一起坐進去同一台纜車裡。
  「自己跟自己喜歡的人坐同一台纜車,開心就算了,還要調侃我……」看著前面那台坐著游顥偉和惠娟羽涵的纜車,我不禁碎碎念了起來。
  「什麼喜歡的人啊?」這時候我前面那個女孩突然靠近我問了這個問題,把剛回過神來的我嚇了一大跳。
  「啊?喔,沒有啦……就是那個在剛剛一直勾著兩個女生的肩膀跟你們聊天的那個男生啊!他跟他喜歡的人一起坐同一台纜車。」
  「他喜歡的人喔?是不是現在坐在他旁邊的那一個啊?他剛剛有勾她的肩膀,那個就是他喜歡的女生喔?」她轉了過去,手指著前面的纜車裡,坐在顥偉旁邊的惠娟。
  「不是,是現在坐在他對面的那個女生。」我指著羽涵。
  「是喔……她蠻漂亮的耶!你朋友的眼光不錯啊!」她微笑了一下。
  「謝謝……嗯?不對,我幹麻說謝謝?我是白痴喔?」
  「哈哈!你還蠻好笑的耶,自問自答。」女孩笑著,於是我也跟著她一起笑,就這樣,尷尬沒有了,纜車車廂裡剩下的都是我們的笑聲和談話聲。
  不知道怎麼的,自從在纜車裡和她聊開之後,我們下了纜車、走出門口、外面等車,還有回程坐在車上的時候,我都沒有再跟顥偉、駿棋或是那一票娘子軍聊天,幾乎都是在和她聊天。
  「我也讀宏仁國中啊!我要升二年級了。」
  「是喔?我升三年級啦,跟馮啟全他同年,而且同班。」
  「哈哈!好倒楣喔!跟他同班。」
  「噓。講小聲一點,他坐在後面一點點的地方而已耶。」我把食指放到嘴巴前面,做出很驚慌的表情。
  「為什麼?他聽到會生氣喔?」她露出疑惑又擔心的表情。
  「不是,我怕他會自尊心受創,如果不是只有我覺得別人跟他在同一班很可憐了,那他不就無地自容了嗎?」然後故作緊張的我突然笑場,惹得她哈哈大笑。
  「你真的很好玩耶!很搞笑。」
  「還好啦!哈!」


  「欸!小子,很不錯喔!」下了車,目送她和啟全回去之後,顥偉突然用手肘頂了一下我的手臂,然後看著我奸笑。
  「什麼很不錯?」
  「少來了,從下纜車就開始跟她一直聊,進展還蠻好的嘛。」游顥偉那張奸詐的臉依舊盯著我看,接下來就是駿棋還有娘子軍團一起過來調侃我。
  雖然在我的極力否認之下,他們暫時打退堂鼓,但是依他們的個性,我想過幾天到學校去之後,他們一定會來逼問我跟她的進展之類的。
  「還好和他們不同班。」躺在我房間的床上,我看著天花板說。
  
  在上所謂的暑期加強班之前,我們有將近一個禮拜的空檔可以好好放假,只是雖然得到升三年級之前難得的暑假假期,但是我跟顥偉還是不知道要做什麼。
  「欸!那個小正妹勒?」一起坐在7-11外面的座位時,顥偉邊喝著手邊的純喫茶紅茶邊問我。
  「什麼小正妹?」我疑惑了一下。
  「少來了啦!昨天去九族認識的那個啊!回去都沒聯絡嗎?」
  「沒有啊。」
  「是……嗎?」他把臉湊近了一些,而且用很懷疑的眼光看著我。
  「你、你幹麻?」我嚇了一大跳。
  「懷疑你啊。」
  「就沒有吼!」被顥偉的眼神看的怪不舒服的,我只好把頭轉過去,任憑他怎麼看著我。
  「好!走吧!」在我們雙雙沉默了一下子之後,顥偉突然站了起來,拉著我一起坐上他的單車。
  「你要去哪裡?」我問。
  「隨便繞繞啊!反正無聊。」
  「你還真的很無聊。」
  「哈!一點點而已啦!」說著說著顥偉叫我坐上了單車,朝著市區騎去。

  夏天很熱,但是黃昏時的感覺一如往常的涼爽,所以並沒有讓我有熱到想要朝前面的游顥偉的頭槌下去的衝動,即使他現在那張看起來很享受的臉有點欠揍。
  「對了,你家羽涵勒?」我問。
  「什麼羽涵?怎樣?」
  「就你跟她啊!有沒有什麼進展?可以告白了嗎?」我把頭伸到顥偉的左後方問他。
  「告你個大頭,連行動都還沒有行動,要追個屁啊?」
  「誰叫你自己不行動的。」
  「沒有這麼簡單啦!她現在有喜歡的人,要攻破心防很困難勒!」他點點頭說。
  「誰啊?這麼囂張?」
  「就班上那個許柏浩啊!很高,一百八那個。」講到這裡,不知道為什麼,
我好像看到他的臉上有一種落寞的神情,我只好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
  「靠!白痴喔?」雖然他罵了我一聲,不過看的出來他有點安慰就是了,算了,能做到哪就算哪吧!畢竟我也沒辦法幫他追羽涵。
 
  接下來場面尷尬了幾分鐘,我都沒有再跟他說過什麼觸及核心的話,除了他一直跟我說哪裡有正妹之外,我們的話題就漫無邊際的越飄越遠。
  「欸,要吃飯了,我要回家了喔。」在繞過市區不下三圈之後,游顥偉就帶著我準備繞回家了。
  「喔,好啊。」
  在漸漸暗下來的路上,站在單車上的我不經意的看著街上的風景,剛亮起來的路燈、過往車流的光線、住家的燈火通明,雖然我已經從小看到大了,可是有時候還是免不了要這樣耍氣質一下。
  不知道為什麼,當我還沉溺在自己那種憂鬱的氣氛的時候,游顥偉那個傢伙突然給我來個緊急煞車,害我差點沒從車上跌個倒栽蔥。
  「幹麻啦?差點摔下去……」及時從車上跳車下來的我正想狠狠的敲那個白痴游顥偉的頭時,我看到他不可思議的往前面看去。
  「你看。」他對我說。
  「什麼東西。」我朝他看的方向看過去,沒想到不看還好,一看讓我嚇一大跳,因為昨天才在九族遇見的那個女孩,現在就站在我們面前,還差點被游顥偉撞到。
  「妳……」我嚇到突然結巴了起來,只能眼直直的盯著她看。
  「嗨!」她揮揮手,露出一貫的笑臉。



** 「這應該就叫緣份吧。」游顥偉在我耳邊說。 
   「你屁。」我說。              **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7 15:23:33

3.
  
  我在想,是不是每個人在發生一段愛情的時候都會有像現在這樣特別的際遇?雖然我認為這種奇妙的際遇就是愛情它迷人的地方。
  不過我後來聽游顥偉把這種際遇解讀成是因為是每個人在心理上都會以為自己的際遇最特別,叫做「自我意識」,跟情人眼裡出西施的情況差不多。
  「那,游大師,現在這種情況怎解啊?」莫名其妙的跟她還有她朋友、游顥偉坐在茶店「稻香村」裡,我無奈的把手交叉在胸前,看著眼前的情況。
  「這就叫做『天機不可洩漏』,冥冥之中自有定數,我不能隨便把這秘密告訴你。」然後他又不知道從哪裡拿出扇子來搧著風,一副自得意滿的臉真是有夠欠揍。
  「我聽你在唬濫。」
  剛才在那段奇遇之後,游顥偉他竟然以我的名義,說是因為差點撞到她們很抱歉,所以請她們喝個飲料算是補償。
  為了這個,我還必須要特地跟他一起各自打電話回家說不回去吃晚餐了,這種先斬後奏的的行動害他自己被他媽罵到臭頭,真是有夠活該。
  「等等你要付她的錢喔。」顥偉在點完飲料之後,把我拉到一邊,然後指著坐在我對面位置的她。
  「為什麼?差點撞到她們的是你,約她們來的也是你,怎麼是我……」
  「噓!你太大聲了啦!」他摀住了我的嘴巴,很緊張的把食指放在嘴巴前面叫我小聲一點。
  「我在幫你製造機會耶!機會,懂嗎?沒有向你要媒人金已經很好了,還好意思叫我付全部的錢?」
  「哇靠!你很會講,都給你講就好啦!」
  「當然啦!哈!總之就是這樣啦!我先去廁所。」然後他就一溜煙的溜去二樓的廁所了,想拉他回來都拉不到。
  「跑的有夠快。」我暗忖。

  「你們剛剛在講什麼悄悄話啊?」回到座位上,他們兩個問我。
  「沒有啦,他剛剛要來這邊沒有事先跟他媽講,所以等等要我回去陪他解釋一下。」因為不想說出真正的原因,於是我隨便胡謅了一個理由,希望這種袒護的行為不會害我下地獄被剪舌頭。
  「話說回來,我都還不知道你們兩個的名字耶!」在我因為游顥偉還沒回來而有點坐立不安的時候,他突如其來的問我這一句,讓我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雖然姓名對我來說不是這麼重要,但是我也不能一直不知道她的名字,一直叫她「那個女生」好像有點怪怪的。
  「呃……李奕桓。」
  「奕桓喔……」她歪著頭想了一下。「我叫沂婷,黃沂婷。」
  然後她給我一個燦爛的笑臉。
  後來沂婷旁邊的她的朋友好像也有跟我講她的名字,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的,我就是想不起來。

  「因為你只注意那個沂婷啊!」又一次跟顥偉坐在7-11外面抬槓的時候,他這樣對我說。
  「對啦對啦!都給你講。」然後我從口袋裡拿出一張小卡片,上面寫著一串電話號碼。
  「她家的電話喔?」顥偉問。
  「對啊。」
  「不錯啊!知道名字,又有電話,這下要她約出來玩都不是難事了。」
  「是喔……」我看著卡片上面的電話號碼發呆,這時候游顥偉一把就把我手上的卡片搶了過去。
  「你幹麻?」
  「嗯、嗯……好,我背起來了。」然後他把卡片還給我。
  「背起來幹麻?」
  「本山人自有妙計,你等著看好了。」然後可想而知,那個傢伙拿出又不知道從哪裡來的扇子搧著,自信滿滿的。
  「你到底要幹麻啦?」邊把卡片收進口袋裡,我用著懷疑的眼神看著他,因為照以前的紀錄來看,他的花樣真是推陳出新,真是一點都不可以小看,一個不小心還會被他嚇的差點尿褲子。
  「嘿嘿嘿……」他繼續笑著不想理我,我看我之後只好不時的提醒我自己可要好好戒備一下,不然一個不注意就會被他耍到了。

  照著游顥偉跟我說的「電話在手,希望無窮」的道理,我應該可以多約約沂婷出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的,那張小卡片看了又看、瞄了又瞄,始終就是沒有播出電話的衝動,有幾次已經拿出卡片走到電話邊了,還是處於只拿起話筒聽裡面的嘟嘟聲到它沒聲音為止的階段。
  「你這個小孬孬。」這是我把我的想法和作法告訴游顥偉之後,他對我所做的評論。
  於是,就給他這樣過了五天,我終於該穿起制服、背起書包,乖乖的當我的好學生了。
  開始上暑期輔導課的第一天,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反正之前在所謂的升學班裡早就被壓榨的毫無休假可言了,現在這種暑期的課算什麼。
  一切都跟以前一樣,跟顥偉還有駿棋一起吃早餐,然後再一起去學校,一點都沒有什麼不同,除了今天早上一直賊笑的游顥偉。
  「你笑什麼?」吃著早餐的時候,我看著一直對我猛笑的顥偉說。
  「沒有啊!我很正常。」
  「屁啦!」
  「一切盡在不言中啊!」然後扇子大哥又出現,即使現在一點都不熱。

  「江西省是中國大陸的一個省份,這個地方呢……」
  上課很無聊,看著阿屏老師在黑板上畫出好像是江西省的地圖,我無聊的在課本上瀏覽,突然坐在我旁邊的亞程突然拍我的肩膀,我轉了過去。
  「幹麻?」我問。
  「江西簡稱什麼?」
  「贛(ㄍㄢˋ)啊!」我沒抬頭的說。
  突然間,我感覺到異樣的眼光掃了過來,而且還不只一個。
  抬頭一看,班上幾乎所有人的眼睛都是注視著我的,甚至阿屏老師教課也中斷了,一夥人就這樣盯著我看,旁邊的亞程卻是笑的很開心。
  「這小子竟然敢設計我……」我一把勾住亞程的脖子,讓他沒辦法繼續笑下去,然後連忙向台上的阿屏老師說:「沒有啦!他剛剛問我江西省的簡稱啦!哈哈哈!」
  乾笑了幾聲,我總算從全班的注視中逃脫了,想當然耳,我就趁阿屏老師不注意的時候,狠狠的踹了亞程幾腿洩憤。
  「江西省的氣候……」阿屏老師繼續教他的課,則班上越來越多人的視線從我身上轉到課本,然後慢慢移到跟周公對奕的棋盤上。
  我也很想睡,不過顥偉叫我等等下課要出來,說有重要的事情,所以我只好用力的撐開眼皮,只差沒有拿牙籤來頂著了。
  
  「什麼重要的事啦?」下課的時候,顥偉走到我們班的門口找我,然後帶著我朝福利社過去。
  「沒有啊!找你去福利社買東西而已。」
  「最好是這樣而已吼。」
  「真的真的。」他手中的扇子依舊搖著。
  太陽很大,還好走在走廊裡沒被太陽照到,看著在中庭打羽毛球的人,真懷疑他們是不是一點都不怕熱。
  「不熱喔?」搖著扇子的顥偉看著打羽毛球的人說。
  「如果是打籃球的話,我可能會比較勤勞一點。」我說。
  「嗯,如果你再高一點的話,那你應該會積極的打籃球。」
  「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你還沒有一百六十公分的意思。」
  「哪天我長的比你高我就要嗆死你。」
  「哈哈哈!這個好笑!」
  被別人嗆我矮不是第一次了,雖然我已經很釋懷了,反正我就是長不高這個事實已經是大家都知道的,不過這樣被嗆我還是很不爽。
  
  「不是有重要的事嗎?」看著跟我一起拿著飲料從福利社走出來的游顥偉
,我突然想了起來他找我出來的原因。
  「哦!對吼!差點忘記。哈哈哈!」
  「拜託……」我白了他一眼,可是他還是絲毫不在意的往前走。
  「到底是什麼?」走著走著都快走回教室了,他還是一副什麼都不想說的樣子,真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嗯?你看旁邊有樓梯耶!」他指著走廊旁的樓梯說。
  「我不是在跟你說樓梯啦!」我眼神飄往樓梯那方向。「嗯?」
  我真的嚇了一大跳,因為我竟然看到沂婷從樓梯上走了下來,還看著我。

  和我四目相對之後,我錯愕的臉,她發呆的臉,游顥偉的表情我沒看到,因為他早就在我回頭看他之前溜的不見人影了。
  「原來是這招。」我呆呆的看著慢慢從樓梯上走下來的沂婷,小聲的說。
  「什麼這招?」
  「哈哈哈!沒事沒事!」我乾笑了幾聲。
  然後我轉頭望向游顥偉他們那一班的門口,他竟然給我站在門口搖著扇子,看著我賊笑。
  「我是為了你製造機會啊!」我彷彿可以從他的眼神中看到這句話。
  然後我無言了,因為我把頭轉回來之後,還有一個麻煩要我搞定呢。


          
           ** 千算萬算機關盡,卻忘顥偉精又精 **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