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727 | 回覆: 2 | 跳轉到指定樓層
風宇
子爵 | 2009-3-27 15:24:34

那年,那一個青澀的回憶。
那個屬於我、也屬於妳的過往。
跟所有國中生一樣,我們擁有那樣美好的過去。
只是不同的是,我和妳之間,多了「愛情」這個不安定因素。
只因為我不知道我真正愛的人是妳,所以我迷失了五年。
那五年之後呢?沒想到找到屬於我的天空之後,
我還是只能像風輕輕的拂過,而不能停留。
一陣靜悄悄的微風,最後還是只能與幸福,擦身而過。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7 15:25:11

*** 1 ***

  又是一個無聊的星期天下午,太陽無情的曬著來往的路人,現在已經是九月底了,但是天氣卻沒有一點秋天該有的涼爽感覺,反而還像是七、八月那種夏天的高溫。我騎上了我的自行車,在猛烈的太陽之下,我開始咒罵著溫室效應,以及人類的污染。
  到飲料店買了一杯珍珠奶茶之後,載著踏板,朝家裡的方向而去。
  「連埔里的天氣都這麼悶熱了,那其他地方不是像火烤的一樣了嗎?」剛進家們的我,喝著手上的珍珠奶茶說。
  埔里,這個由中央山脈包圍住的山城,被人說是一個四季如春,空氣好、水好、酒好、人又美的地方,在外面人的印象中,埔里就像一個美好的世外桃源,不過我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嫌著這裡。
  喝完珍珠奶茶後,我躺在開了電風扇的房間裡睡著了,不知道過了多久,樓下傳來電話鈴聲,把我吵醒,我猛然起身,只是當我才剛走到房間門口時,鈴聲就停了,我揉揉惺忪的眼睛,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是六點十分了,我打開了房門,下了樓梯,走到電話旁等待下一通電話。
  終於,在我等到快睡著時,電話鈴聲再度嚇了我一跳,接起電話,我劈頭就是一聲大吼。
  「幹麻啦?」不管打來的是誰,我把我昨晚睡不飽的怒氣全出在他身上,不過還好,挨我怒氣的不是別人,就是我的死黨駿棋。不過就算是死黨,無緣無故挨了我的氣,就算再好也會非常不爽,至少他現在就是這樣子。
  「你吃錯藥啦?我欠你的是不是?你兇個屁啊?」他非常憤怒的在電話另一頭大吼。
  「好啦好啦!對不起嘛!只是我昨晚沒睡飽,現在又剛睡醒,所以……嘿嘿嘿!不要介意拉!」我在電話另一頭搔搔頭,很不好意思的說。
  「唉……算了,我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你,你這樣子我早就習慣了。我打來是要問你,今晚要在哪集合阿?是佩瑩他們要我問的。」
  「什麼在哪集合阿?」我不解的問。
  「你是不是睡昏頭了啊?今晚不是慶祝你生日的生日會嗎?你自己說你的生日是禮拜二,所以才延到今天辦阿!你是主角、又是主辦人之一耶!真懷疑你的記性都跑哪去了。」
  我偏著頭想了一下,恍然大悟的叫了一聲:「喔!我想起來了!」
  「什麼叫做『喔!你想起來了!』?等等我把你現在說的話跟他們說,看你會不會被打的稀八爛。」
  「不要啦,我會被打死的。」我知道佩瑩他們的脾氣,要是我對我自己已經決定,又跟人家約定好了的事漫不經心的話,我可能會被他們扒了層皮也說不一定。

  面對我的苦苦哀求,駿棋只用了大笑來回應我,笑聲誇張的程度,彷彿我在電話的另一頭還可以看到他捧腹大笑的樣子。
  「喂喂喂,你笑夠了沒拉!我要掛電話了喔。」
  「呵呵……好啦。對了,你到底決定好了沒?」他笑完之後,馬上變了一個口氣,好像已經很不耐煩似的。
  「我覺得還是直接在稻香村集合就好了,不然先到其他地方集合的話會很麻煩。你幫我跟佩瑩他們說一下,說我會晚個十幾分鐘到,我會盡量在七點半之前到的。尤其是羽涵喔,不然依他的脾氣,等等說不定會把蛋糕砸在我的臉上也說不一定勒。」我心有餘悸的說。
  「看來你的漫不經心,在他們的惡勢力之下,也不得不消失無蹤了吧!」他說到這裡,我又聽到他不經意的輕輕一笑。
  「對對對,你不要再虧我了,趕快去跟他們說吧!我先去洗澡了,拜拜。」
  「嗯,拜拜。」他掛上了電話。而我也掛上了電話。
  掛上電話之後,我到我的房間裡去找我等等要穿的衣服,我選得很仔細,因為對我來說,等一下的慶生會不是單純的慶生會這麼簡單而已。
  我想要藉著這次機會,跟我喜歡的女生告白,所以想當然爾,儀態當然要好一點。不過,如果現在的情形被奕桓看到的話,他一定會說:「這就是動物在求偶時的正常情形啦,就像是孔雀一樣嘛!人想穿帥一點也是這個道理。」
  想到這裡我笑了一下,然後挑了一件我看了最順眼的衣服,和一件牛仔褲就下樓了。

  在洗澡的時候,我滿腦子想的都是等等的可能會發生的情況,可能是太緊張了吧,我甚至連眼鏡都沒有拿下來,就這樣洗了下去。
  等到我發現眼鏡的存在時,它已經因為我擦頭髮而掉在地上了。「鏘」的一聲非常清脆,我低頭一看,差點沒罵出髒話,因為這一掉,左眼的鏡片竟然就這樣碎了。
  「完蛋了,這下又要被老媽罵個臭頭了……不管了,先出門再說吧。」擦乾了頭髮,我把已經少了一邊鏡片的眼鏡放在電視上面,用掃把把浴室裡的玻璃碎片掃了起來,然後帶著有點擔心,卻又雀躍的心情出門。

  在到大家指定的集合點之前,我先跟奕桓約在附近的便利商店前面,商討一會兒的計畫。
  「喂喂喂,你真的很慢耶!現在都已經七點多了,說什麼要早一點來跟我商討對策,結果勒?我看我們等一下不要遲到就阿彌陀佛了。」他生氣的看著我說,因為今天這一場告白戲,本來就是由他一手策劃的,原因就是我這個人太笨,不知道怎麼跟喜歡的女生表白,所以他才幫我安排這生日會。
  「不用擔心啦!我已經叫阿祺跟他們說了,我說我會晚一點去的。」我拍拍他的肩膀說。
  「晚一點去?拜託!你是今天的主角耶!你還晚去?況且你只說你要晚去,我可沒有事先交代喔!所以,我要先閃啦!拜拜!」他說完馬上跳上他的自行車揚長而去,而我在一陣錯愕中,來不及回神。
  「喂!你真的很沒人性耶!你這樣子,等一下我要怎麼跟她說啊?我不知道要說什麼,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要說啊!」我騎著我的自行車猛追,但他的速度還是沒有絲毫減少的樣子,他只是轉過頭來對我說:
  「唉唷!你放心啦,我是你的好麻吉耶!等等我怎麼說,你怎麼做就是了。」
  「喔,好吧。等等!如果等一下發生什麼狀況該怎麼辦?」我邊騎邊問。
  只見他在前面騎的飛快,頭也不回的猛騎,我耐不住性子一直狂問,終於,他在經過圓環之後停了下來,回頭跟我說:「你真的很囉唆耶!就說我說什麼你做什麼嘛,我不會害你的啦。只是看你有沒有那個種說而已。」
  他說完之後又繼續往前騎,我也一直跟著他,因為老實說,去稻香村的路我真的不熟,這就是我為什麼要叫奕桓先在附近的便利商店等我的原因了,當然,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
  看了看他的背影,他這個自稱情場老手的傢伙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但我還是沒辦法放心了下來,雖然他鬼點子很多,但是從他的失敗次數來看,我還是有一點怕怕的。
  騎了一會兒,我們終於到了稻香村門口,我和奕桓把車停在門口旁邊,下了車,我們往裡面走去。
  稻香村,是埔里的一家茶店,開在兩個圓環之間,一條小路的轉角,裡面的擺設都是木製的,有點古色古香,一進去這這裡就會覺得心情好像都放鬆了起來,所以我還蠻喜歡來這裡的。不過因為這裡並不是說非常顯眼,所以說就算是本地人,也會有人不知道稻香村在哪裡。
  唉,真是浪費了這個好地方,不過想想,這樣子也少了一些多餘的陌生人來破壞我每次來這放鬆的心情,所以說這也是好的。
  「他們應該在二樓吧!二樓才沒人抽煙,我們走吧!他們大概都在等我們了。」奕桓邊上樓邊跟我說。
  奕桓一馬當先的向樓梯衝去,而我慢慢的才剛進門口,直到奕桓已經消失在二樓的樓梯口時,我才剛走上了樓梯的第一階。
  我帶著忐忑的心情上樓,因為在樓上等我的其中一個女孩,正是我心儀的對象,我可以聽到二樓傳來的喧鬧聲,我可以很清楚的聽到眾多的聲音中,她那獨特的嗓音傳進我的耳朵裡、腦裡、心裡,我感覺到我的心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跳動著,所以我更怯步了,我似乎連踏上下一步階梯的勇氣也沒有,這時我聽到奕桓的聲音,他好像在叫誰過來的樣子。
  「喔,好!我去看看。」
  不、不會吧,這不是她的聲音嗎?我抬頭向二樓的樓梯口一看,果真是她下樓來了,正當我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她一個站不穩,從樓梯上跌了下來,撞上了在樓梯上的我。


   ** 就算我不敢上樓見妳 妳也不必飛下來找我吧?羽涵…… **
回覆 使用道具
風宇
子爵 | 2009-3-27 15:26:05

*** 2 ***

  「啊──!!」她尖叫著。我在她撞上了我之後,用力的撐在牆邊,因為樓下還有一些人,我可不希望被他們看到有兩個人從樓上飛了下去,不過現在她站不穩,而我雙手雙腳都撐在地上、牆壁上,還有樓梯的扶手上,根本沒辦法把他扶起來。所以我們就一直維持著這個姿勢,直到筱琪和奕桓從樓上下來看情況,才解救了我們。
  「你賺到了!」在我們好不容易上樓之後,坐在我旁邊的奕桓露出非常變態的笑臉,小聲的跟我說。就在我捏了一下他的大腿,他叫了一聲之後,他終於停止他那噁心的笑臉。
  我看著羽涵,而她也剛好看著我,雖然我現在沒有臉紅,不過從剛剛開始就沒有停過的強烈心跳,一直讓我無法專心在生日會上。她的一顰一笑,深深的影響我的心,我一直把視線停留在稻香村的木製地板上,直到我發現了另一人的視線。
  我一轉頭,駿棋用著鄙異的眼神看著我,他坐在我斜左邊,一副像是在看白痴的樣子在看我。我們總共有七個人,但是一個桌子最多只可以坐六個人,所以我們就三個人坐一邊,筱琪、奕桓還有若紋坐在一邊,而駿棋、佩瑩、羽涵坐另一邊,而我呢,因為沒有椅子了,所以我就從旁邊的小桌子那,搬來一張椅子坐在中間,因為駿棋已經注意到了我的異狀,所以我不敢再注視離我最遠的羽涵,只能將我的視線改落在桌上的生日蛋糕。

  這時候他們已經將蠟燭點上火了,也開始在唱生日歌,我跟著大/家一起唱,不過我唱的很小聲,因為我怕將她的聲音蓋過去,我很專心的聽,專心到我閉上了眼睛,專心到了他們唱完了我還沒回過神來。
  「喂!你在幹麻?入定了喔?」佩瑩敲了敲我的頭,不解的問。
  「幹麻拉?很痛耶!」我拉開了佩瑩的手,搓了搓我被敲的地方,因為她打的有點用力,所以還真的很痛。不過我的心不在焉,已經讓眾人非常不解了,佩瑩跟我說,我平常還沒這麼嚴重,今天怎麼像一個弱智兒一樣。
  「妳才是喜憨兒勒!我很正常好不好!」我按著依然快速跳動的心臟,看著了解這一切事情原委的奕桓,我試著保持正常,偷偷的長吸了一口氣後,我把目標轉移到插在蛋糕上的蠟燭。
  「游顥偉先生,為了補償你的心不在焉,糟蹋了我們的好意,現在罰你把前兩個生日願望都許在我們這些麻吉的身上,不然……」佩瑩搓著他的拳頭,讓我不寒而慄,逼著我只好把前兩個願望許成祝大家中樂透和長命百歲。
  「接下來是最後一個願望了喔!不能說出來唷!」佩瑩非常“熱心”的提醒著我。
  「廢話!你當我白痴阿?真雞婆……」這句話我說的很小聲,小生到連我自己都聽不太清楚,因為我知道說出來之後的後果是什麼,所以我只好把一肚子的牢騷吞回肚子裡。
  我雙手相握,作祈禱的樣子,看著眼前搖動的燭火,然後又偷偷瞄了羽涵一眼之後,閉上了眼。
  “讓我能跟羽涵交往吧!”這是我許下的第三個願望,雖然我只是默念,不過我非常想要讓他聽見。真的!我真的很希望她能夠聽的見,然後對我說……說……說什麼呢?我也不知道,總之我希望她可以答應我,跟我交往。
  許完願之後,我吹熄了蠟燭,那些許的白煙飛散之後,我的心情也平靜了許多,大概是把心中的那塊大石頭寄託在生日願望上了吧!有時候不由得你不信,心理作用的威力,遠比身體感受到的要大得多了,這就是為什麼有人寧願求神拜佛求香灰吃,也不去接受專業醫生治療的原因了。

  在接下來的兩個小時裡,大家都是在打鬧和嬉笑中度過的。吃東西的吃東西,玩的玩,欺負我的欺負我,大家都忙著玩樂。
  那我呢?我大半的時間都是花在與奕桓偷偷開的小會議中度過的,因為決定今天就要和羽涵表白,所以我尷尬到連和他四目相對時,我都說不出話來。當然不知情的人只是覺得我今天很奇怪而已。
  「啊!九點半了!糟糕!」筱琪緊張的大叫了起來。他會這麼緊張是有原因的,因為他家教本來就嚴,就算現在她已經上了國三,還是非得在九點半之前回家,我們男生都還好,除了我媽有點嚴之外。而女生家就屬羽涵和筱琪的家裡管的最嚴了,佩瑩算蠻自由的,若紋就不用說了,就算他玩到十一、二點才回家,對他來說也不是什麼大事。
  看到她這麼緊張的樣子,大夥們也玩不下去了,紛紛收拾東西準備回家,佩瑩她雖然很恐怖(對我來說),不過是個對朋友很好的人,他幫忙打電話回羽涵家及筱琪家跟他們的家長解釋,並請他們不要責怪他們兩個。
  過了不久,筱琪的媽媽騎著機車來了,她媽媽要走之前還一直謝我們,雖然不知道我們有幫上什麼忙,不過我們也欣然接受她的道謝,並且目送他們離開。
  「現在怎麼辦?誰要載誰?」佩瑩轉過頭來問我們。因為在場只剩下六個人,我、奕桓和若紋有騎單車來,駿棋要讓他阿嬤載回去,所以當然是我和奕桓載人啦!不過我是一定要載羽涵的那個,那佩瑩呢?只見奕桓使了一個眼色給我,笑了一笑。
  「好啦好啦!算我吃虧。佩瑩,我載你回家好了!MACA家離宇涵家很近,叫他載羽涵回家就好了!」奕桓裝得一副很委屈的樣子,其實是在幫我製造跟羽涵獨處的機會。
  啊?你問我他為什麼叫我MACA喔?其實在學校大家都叫我MACA,而我也習慣了大家這樣子叫我,至於為什麼呢?這說來話長了,下次有機會再說好了。

  其實單車雙載是非常危險的,這我也知道,只是我們這年頭的小伙子們好像都不知道什麼叫做危險,抑或是對自己太有自信,所以我們還是車照騎,人照載,一點都沒受到影響。
  駿棋回家了,我們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是九點四十五分了,羽涵她也開始擔心了起來,她怕她晚回家會被家裡罵。
  「放心啦!我用飆的,一下子就到了!」我拍拍我的單車跟他說。
  佩瑩上了奕桓的車,而羽涵上了我的單車,我們五人三車離開了稻香村,奕桓叫我趕快載羽涵回家,他和佩瑩不用太趕沒關係,我應了一聲之後,就加快車速離開,而他轉向另一條路走了。只是我一心只想快點騎到比較沒人的地方,好讓我可以單獨跟她說話,顯然遺忘了一個人物……
  現在氣氛很好,雖然白天有點小熱,不過晚上還蠻涼快的,我的車速不快,大概就比慢跑快一點,這是因為我要跟羽涵說話,才這樣子的。雖然有點擔心他晚回家的後果,不過我現在也顧不了這麼多了,我已經“盡量”騎快一點了,原諒我吧,羽涵!
  「現在好涼快喔!」這句話是我說的,因為我們兩個實在太安靜了,我怕等等尷尬到什麼都說不出來,所以想突破這僵局。
「嗯……」啥?她就只回這樣子?這樣子我真的不知該如何接下去才好了。所以可想而知,我們又回到剛剛的沉默。不,應該是一直都是沉默的,從她從樓梯上跌下來,撞在我身上的那一刻起,就一直是沉默的。
  「對了,你從樓梯上跌下來,沒有受傷吧?」當然啦!我問這不是廢話嗎?當時他壓在我身上耶,該受傷的是我吧!真是的,游顥偉!你正常一點好不好?用你平常對她說話的方式就好啦!
  「呵呵!我沒有受傷!因為那時候有一個肉墊幫我擋住啦!」她笑了,雖然是在笑我,不過我也很高興,因為我終於打破了僵局。
  「呵呵呵,那時真的好驚險喔,還好我剛好在那裡,不然你就掉下去了!」
  「你還敢說勒,要不是你走的這麼慢,我也不會去找你阿!」
  「對吼!嘿嘿嘿,抱歉抱歉!」
  「我們都這麼熟了,道歉就不必了,只要你明天請我一罐飲料就好了!你一定會答應我的,對吧?」她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向後轉了過去看她,他正用一種異常燦爛的笑臉看著我,我沒做反應,應該是來不及做反應就轉回來了,因為她叫我騎車要看路。

  在回到她家之前,會先經過我們所就讀的宏仁國中,晚上這裡很少有人,連車子也不多,除了平常都在上輔導課的我們。當然也只有星期天,我們晚上才不用上輔導課,所以今晚這裡都沒人來,也沒有人打擾我跟她的獨處,至少現在是這樣子的。
  「羽涵……我有事要跟你說……」天哪,我開口了!
  「嗯?你要說什麼?」我心理想著,沒有比現在更適合表白了,我握緊了單車的手把,正準備說出口時,沒想到我們一直遺忘的人物出現了……
  「喂!你們騎這麼快幹麻?」若紋很快的追了上來,並踢了我一腳。我身上除了腳印外,還有錯愕。
  「妳不是跟奕桓他們走了嗎?」我故作鎮定,不過我真的不敢相信,這不是真的吧?她怎麼突然殺出來?
  「因為大家都分散了,我不知道要跟誰,所以我就跑來找你們啦!怎樣,不行喔?」說完他又給了我一腳。
  天哪!有沒有這麼扯的事阿?這不是只有在老掉牙的連續劇裡才會出現的的爛情節嗎?怎麼可能真的發生了!現在我的心情真是幹到最高點,千萬個為什麼不斷的在我腦海裡迴盪,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了,卻殺出個程咬金!綾若紋你這個殺千刀的,我要殺了你──!!
  「喔,沒關係啊!反正我們也快到了!」羽涵看著若紋說。
  「嗯……」沒錯,是快到了,所以也就意謂著我今天沒辦法跟她告白了,唉……天意啊!
  過了我們學校之後,再過兩、三個轉角就到她家了,她家也是蓋在轉角處,而我家只需要在她家右轉,走個半分鐘就到了,但是諷刺的是,我們之件的關係,並沒有因為住的近而更進一步,反而因為我的優柔寡斷而漸行漸遠。

  「載到這裡就可以了。」我載她到了離她家大約二十公尺的地方就停了下來,因為她不能讓她家人看到她被男生載回家。
  我應了一聲,看著她下了車,跟我還有若紋道別,轉身離去。我偷偷的嘆了一口氣,看著她,而我現在也只能看著她,因為我說不出話來,包括對她說聲再見。
  「對了,你剛剛要跟我說什麼?」她走了幾步後停了下來,轉頭問我。
  我先看了站在我身旁的若紋,再轉過去看著羽涵,搖搖頭,我有點無力的說:「沒什麼事,不重要啦!我改天再跟你說,你趕快進去吧!」
  「喔,好吧!不過你別忘記你欠我的喔!」她有點俏皮的說。
  「欠妳?」我有點驚訝的問。
  「對呀!你欠我一瓶飲料,記得明天要請唷!」
  「嗯!我會記得的,妳放心好了!」
  「好。那bye嚕!」她說完之後,就踏著輕快的步伐回了她家。
  羽涵進去之後,我也騎上了我的單車,轉頭對若紋揮了揮手,而他也上了她的單車,跟我一起右轉。
  一樣的夜晚,看的是一樣的景色,騎的是一樣的路,只是我和若紋的不同,就是在右轉時,她看的是前方的馬路,我看的是後方,羽涵的家。
  「怎麼了?你今天怪怪的,有心事喔?」若紋看著我問。
  我沒說話,只是轉過去笑著搖頭,我覺得我笑的不好看,因為我在苦笑,笑的是現在這種無奈的心情,笑的是現在我現在很想氣若紋,卻又沒辦法氣她的矛盾。而她,她看我一副什麼都不想說的樣子,也識相的不再開口問下去,這是他第一次沒這麼囉唆,然而在往後的日子裡,我也證實了這是最後的一次。
  很快的,我家到了,若紋跟我揮手道別,我也揮了揮手,她走了,我轉過身去,牽著車,進了家門,而在進門之前,我又嘆了一口氣。


*** 事實證明了,人生如戲。 
    而且,不管是再老掉牙的劇情,還是有可能會上演。 ***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