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57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翔麟
大親王 | 2009-4-4 18:29:59

無垠的溫柔渡過那麼多漫長的時光,天瀾蕩漾著無邊的視線,綻開盛夏裡驕陽般的希望。待到葉落盡之際,不可挽回的那些深情往事,隨波於所有傾覆的葉藏進柔弱無骨的秋水,涓涓地從過去流到現在,還有未來。


        同樣走過無知,卻擺脫不了懵懂。同樣雕刻過帶著纖塵的流年,並且一直繼續著。年少輕華,浮雲向著蒼穹祈禱,流光劃過深埋地底的模樣,卻也喚不醒溫情的目光。
        入夢了,天黑了,所有的諾言已送給夕陽,消逝在地平線的那方。覓不到,尋不著。
        結局過了才明白如果。如果憂傷被風帶走,吹到草原,吹到山峰,吹到丘陵,吹到海的明天。附之於明明滅滅的歡喜與悲慟。


        隔夜恍若隔世,在匆匆中了卻三生,三生石上的情緣,匆匆斷點,斷開了淚的視線。徘徊在孤單對幸福的憧憬。縹緲如北國的霧靄,飄渺如南方綿綿的雨季。哪裡可以?依依惆悵,如繭花拂過歲月的掠影。
        走過旅途結局又是原點,兜兜轉轉,一個圓圈。如果淚與夢也有斷層,那它會是黎明,如果痛與季節也有交疊,那它會是落葉。
        驀然回首,情意闌珊,眼角落紅一樣的悲傷,深深地為這個溫情年代溫存著一串剪影,深深地記得華年裡冬日一樣的瞳眸,虛幻得如同黑夜裡的悲鳴,盛開如花,凋零亦匆匆。


        天際微涼,東方魚肚泛白。一滴一露一蟬鳴,一點一愁一深秋。月落冷無聲,無盡滄桑與夢穹。砧手拂花,一張停留在花季的臉,如靜水中的芙蓉,憂郁且蒼涼。歌舞影動聲啾,揮揮手,落英成陣,忘卻寸寸溫柔如殤,粉淚盈盈。唯有記憶深處的那抹湛藍,嵌入滾滾湧動的生命的光輪,照耀著未知的世界,艱難跋涉。
        影隨風動,而今何處有過日光傾城?干淨得如同晨曦裡風中的殘燭,不帶半點感情與塵埃。不曾想過歲歲年年花開花失語,朝朝暮暮夢醒夢伊始。那個裝滿荊棘的行囊還是背在肩膀,輾轉流離在逃亡的夾縫。不想承認亦不面對,流逝的,失卻的,與生遺忘的,流言的,落幕。


        誰想,悄悄走,靜靜守候?今生有個陷阱,來世才有出口。天明夢不醒。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