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142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lifei200196
伯爵 | 2009-4-13 13:49:32

本文最後由 lifei200196 於 2010-6-18 09:45 編輯





回覆 使用道具
lifei200196
伯爵 | 2010-6-11 02:23:13

金一南 臺灣問題與國家安全


       我們平常講國家利益,什麽是國家利益,很多話又說回來,很多人都在講,我們犯得著爲臺灣化這麽大的本麽,費這麽大勁幹什麽。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三十年河東,四十年河西,我們讓臺灣自己搞去,一百年二百年它又回來了,它跑不掉,不沈的航母它能開哪去。開不掉的,就在這停著呢,早晚都是我們的。現在我們太著急還要影響到我們大陸的經濟建設。說不定打起仗來兩敗俱傷。所以說我們搞我們的,它搞它的,不管它,看它怎麽辦,它也跑不掉。我覺得這點�面,關鍵對國家利益的認識,臺灣問題到底影響到我們些什麽東西。這就是我們要講的第二個問題:臺灣問題成爲遏制中國的核心要素。我們很多人都在講,等到我們強大了,我們再來收拾它,收復臺灣,而現在臺灣已經成爲遏制中國的核心要素,臺灣問題成爲中國建設木桶上的這塊短板。我們想把桶裝滿,倒出來,淹死這幫台獨分子。

      那麽我們今天難處難在哪?臺灣本身就是你的短板,你往桶�倒水,這邊漏水,大量的戰略資源的流失。倒到最後你這桶水也是半桶水。前不久的外交部的李肇星部長,在北京政法委,大約在五月份,他就講過這話,他說“我現在走到哪,別人都叫我講臺灣問題,我怎麽能講臺灣問題。我是外交部長,臺灣問題是我們的內政。我走到哪,人家說李部長,你給我們講講臺灣問題,這個問題讓我很難辦,我外交部長怎麽能講臺灣問題,但是”。
我們平常說中國話的問題都出在但是以後。

      他講:但是,如果沒有臺灣問題,我外交部的人員,起碼可以裁減一半以上。

      我們從這�看到巨大的矛盾 。

     我們跟外交部的同志私下講,能不能給我們透露點情況,建國以來,爲了維持一個中國的原則,我們到底花了多少錢?

      外交部的同志講,公開私下我們都是這句話:第一,我們沒有統計;第二,無疑是個天文數字。

      李肇星就講過,我駐聯合國大使,我有種悲壯感。我們當時很奇怪,聯合國中國是常任理事國,你有什麽悲壯感,從何而來。

      他講我駐聯合國期間一百八十九個成員國,大大小小的人家都統一了,就我們沒有統一。我們不管見了誰,都要腰一彎手一伸,感謝對方對一個中國原則的支援。

      我們今天看電視党和國家領導人會見外賓,頭三句肯定有這句:感謝對方對一個中國原則的支援。感謝怎麽感謝?政治的,經濟的還有別的手段,你總要報答人家。一見面就欠別人情。別人沒有承認中華民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怎麽辦,怎麽還這情分。

      我們平常和外交部同志講,我們的外交官有多少精力發揮中華人民共和國應有的地位及作用,和有多少精力爲了解決臺灣問題。那外交部的同志講:我們首要的問題是不能出現兩個中國。完成這個任務之後剩下多少精力再說多少吧。

      我們今天很多外交官在派駐外的時候,先要打聽我的派駐國有沒有承認臺灣的傾向,要有,給我換個地方,我不要去。如果在我的任上承認了臺灣,那是外交事故,我要承擔責任。要躲開,那地方風險太大我不去。(臺灣)長期的對我們戰略資源大量的損耗。

      前不久外交部的同志說,我們現在不能說這個國家是誰,南美一個小國,公開開價,三億美元,三億建交。我們說先不要談錢,先談建交之後我們經濟合作技術開發,能爲你們帶來多大的經濟利益。先談建立關係有何好處。那邊說不行,我們把話說在前頭,三億美元。當然我們無法過多地指責小國,小國有小國的國家利益。它是有機會就鑽。我們不要指責蒼蠅,關鍵是我們這個雞蛋�面有縫,核心是要把縫堵住。

      小國爲了自己的利益,海峽兩岸跳來跳去。花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錢,花光了再花中華民國的錢。花光了又回來,這種事情屢見不鮮。我們花了多少精力來堵這個事情,長期對我們巨大的牽制。我們受制於人的地方太多。不僅僅是大國,美國俄羅斯拿臺灣問題來扯我們一下,連小國都在扯。

      所以很多人說中國是大國,我承認,但要說中國是個強國,這是我個人意見,我堅決不同意中國是個強國。我們幅員,領土,資源都可以說是大國,但我們不是個強國。很多人都說党和國家領導人都在反復強調,我們永遠不稱霸。那中國不是個強國麽。我說你們有一千條理由,我只有一條,古今中外,沒有一個能夠被稱爲強國的國家,還處於國家分裂的狀態。連統一都解決不了,怎麽能是強國。可能我們要開這個先例。我們要對自己的國力要有清醒的認識。

      我們看到中國正在崛起,經濟增長的勢頭非常快。無論中央提出開發西北也好,振興東北也好,支撐中國未來發展的三大經濟區:長三角,珠三角,環渤海經濟區都在沿海,是支撐中華民族未來核心希望的。當然有沿海得天獨厚發展經濟的條件,但是對我們的安全造成很大的危險。

      我們看中央情報局對我們的評價:中囯共產黨的經濟重心,主要分佈在沿海二百公里地帶內,面對海洋幾乎是根本不設防。從東北沿海經過華東到整個華南沿海,構成國家的經濟重心。這個巨大的經濟重心是在原來和美國友好的情況下建立起來的。該經濟帶的命運決定了中國的生死存亡。

      這是中央情報局的統計。

      那我們自己的統計是,沿海二百公里以內,概念就是在對方的海基巡航導彈的打擊範圍以內,我們集中了國家41%的人口;50%以上的大中城市;70%以上的國民生產總值;84%的外來直接投資;90%的出口産品生産。

      我們中國雖然領土廣大,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土地,但是在沿海二百公里以內的狹長地帶,是國家發展的精華。

      我們再算軟體:大專院校密集;城鎮人口密集;專家學者和工程技術人員密集。這是我們的精華地帶。而在這�只有京津塘環形防禦;甯滬杭的環形防禦;廣深珠澳的環形防禦。 我們的整個防線還沒有連成片。臺灣作爲中國防線的中點斷裂,現在臺灣沒有在我們手�,中點斷裂。

      我們作個設想,如果臺灣在我們手�,我們將以臺灣北部的基隆爲一點,以我們北海艦隊的駐地青島爲一點,兩點之間我們拉一條直線,完成我們海軍航空兵和空軍的戰略佈勢,以這條防線完全屏護我們的東部沿海。這條線長一千三百公里,完全在我們空軍的作戰半徑之內。再以臺灣南部的高雄爲一點,以南海艦隊的駐地榆林爲一點,這條線長一千二百公里,完成我們空中力量的佈勢,屏護我們南部沿海。

      東部這條線的中點是國家最繁華的長江三角洲,南部線的中點是經濟最發達的珠江三角洲。如果臺灣在我們手�,中國的防線不僅僅能向前推進250-350公里,國家安全態勢將有一個整體的改觀。而現在小鷹號航母起飛的飛機動輒進入我們東部沿海。這是臺灣對我們安全的巨大價值。

      一國兩制後中國的安全態勢將有根本性的改變,而中央情報局所說的大陸沿海幾乎不設防,將一去不復返!

      而美國人講的更玄乎,臺灣如果在中國大陸手�,一定會以臺灣爲基地完成海軍戰略核潛艇的佈勢,中國的戰略核潛艇一旦進入菲律賓海,就如同石沈大海。因爲我們戰略核潛艇現在的活動範圍在東部南部海域,活動面積很小。周圍是韓軍;日軍;美軍;台軍。活動區域和規律都被美國人掌握。

      美國人說如果這樣麻煩非常大。

      而我們也和外交部的同志講,如果說中國的戰略核潛艇消失在菲律賓海,那麽你們外交官在聯合國發言在日內瓦發言,就能發現美國人不會中途退席,一定要聽聽中國代表要講些什麽。當我們所有力量都被對方掌握的時候,他聽不聽都是一個效果。

      這是我們說的一個國家在行使自己利益的時候,所必須要有的大棒。一個國家要自立於世界民族之林,光會微笑不行,還要能對別人瞪眼。要對別人瞪眼,腰杆上一定要有東西。腰杆上沒有東西,除了錢包什麽沒有,鼓鼓囊囊還容易被別人搶掉。

     這是我們描繪的理想的境地,臺灣在我們手�,而現在臺灣沒有在我們手�。

    現實情況是金門馬祖地面炮火對我們的威脅,廈門經濟特區完全在金門的地面炮火火力覆蓋範圍以內。上海武漢廣州這一線都在台軍航空火力的威脅�。臺灣去年搞了所謂的漢光十九演習先期反制,陳水扁說不能等著大陸先來打我們,反制的範圍爲上海武漢廣州,包括杭州溫州寧波福州一帶。三大經濟區有兩個都在對方火力覆蓋範圍內。

      這是我們國家在籌劃一個國家安全的時候,如果不解決,安全問題,發展問題,一系列的問題由此産生。

      我們再看日本對臺灣的觀點,日本人講臺灣涉及到的日本兩條生命線,一條是所謂巴士海峽運輸線,一條是臺灣海峽運輸線。日本能源80%以上都要通過兩條運輸線。日本最近也是一個戰略學者叫中西輝正,今年(2004)4月4號講,他說,臺灣對於日本的安全來說是最後的生命線,如果臺灣與中國合爲一體,間隔群島(釣魚島)周邊就將完全成爲中國海,沖繩海域和東支那海將成爲中國軍艦演習區域,此外,來自中東的石油被視爲日本的生命,所有運油船都幾乎經過臺灣周邊,如果臺灣被中國“吞併”,日本的出入口將被北京完全堵死,日本只能對北京唯命是從,日美安保條約也將有名無實。

      我們今天在對日交涉的時候,牌是不夠多的,力量是不夠強的,日本包括參拜靖國神社,教科書,化學武器索賠,勞工。而如果臺灣在我們手�,則必然會處於一個強有力的地位。

     對日本來說,中國完成統一了,臺灣就將成爲梗在咽喉�的骨刺,吃了東西每咽一口都將感覺到痛。這就是爲什麽日本在今天要阻止兩岸統一。統一的兩個麻煩,一個日本,一個美國。

     有很多學者講一定要利用美國和中國在臺灣問題上的共同點,利用美國幫我們解決臺灣問題。我問他們有哪些共同點,這幾位學者說,美國不希望台海發生戰爭,中國也不希望,這就是共同點。就利用這點。

      美國人希望臺灣和平獨立,我們希望臺灣和平統一,南轅北轍,這是共同點嗎? 我們追求和平統一,和平統一不行就武力統一,我們的目的是統一,美國的目的是獨立。 要是和平獨立不行,那就維持現狀。

      維持現狀絕對不是我們的目標,前不久我們有聲明,台海的中線,我方絕不過線,而且我方決不允許對方過線,如果對方飛機過線,就打下來。這聲明表面上看起來很強硬,我個人認爲實際上非常糟糕,誰劃了這條線?對方劃的,當然我們也劃過。我們不能承認中線,表面看起來很強硬,實際上不就是一邊一國麽。我們是統一的,爲什麽要遵守這條中線。
小平同志很早就講過,83年的時候,我們建議舉行兩黨平等會談,進行第三次合作,雙方達成協定後可正式公佈。小平同志又講了句分量更重的話,他說:“但,萬萬不可讓外國插手,那樣只能意味著中國沒有完全獨立,後患無窮”。去年2003年,整整20年,爲了解決臺灣問題,我們請進來一尊神(美國),可請神容易送神難。小布希發言了,森喜朗發言了,法國總統希拉克也說話了。臺灣方面就講,大陸有效地利用了臺灣問題國際化的另外一面給臺灣施加了很大壓力,給陳水扁很大被動。

      我們戰術得益,但是一定要防止戰略失控。

      最近,美國前駐華大使李潔明說現在很好,兩岸態勢發展很好,很健康,穩定(美國處於掌控狀態)第一:大陸的五一七聲明送來,美國看過了;陳水扁臺灣的五二零講話也送來了。你這邊不行,改掉。

      誰給了美國人這個權力。當我們把這個權力交給美國人意味著什麽?

      美國人當前居於主導,兩岸的聲明都送來給我看過了。

      當然這是內部講話我個人意見,臺灣的一個政治評論員在新加坡《聯合早報》今年6月14號,社論�講:中國對美國的介入與干預是採取容忍與利用的雙重態度,從正面看,可在短期內遂行其國家戰略目標;而就長期看,未嘗沒有引狼入室,飲鴆止渴之虞。大陸對此該有所深思。

      臺灣的政治評論員在提醒我們,你們要留神。

      知識可以積累,財富可以積累,但風險不能積累。很多時候眼前問題我們把它過去再說,往後推了問題沒有解決。越積累風險越大。我們(軍事科學院)在講國際危機處理講到減壓閥的問題,要不斷通過小的衝突,化解未來的大衝突,小衝突不處理全部躲掉,最後大衝突不可避免。一定要通過“放氣閥”-小衝突,把危機不斷釋放。火山要爆發,這�悶住那�悶住,最後就是總爆發。我們如果不一步步應對小危機,將來台海一定會有大的危機出現。

      我們講四代領導者對臺灣問題的認識,毛澤東講,臺灣問題不解決,中國不算完全獨立。小平同志講:主權問題不容討論。江澤民同志講,臺灣問題作爲中國一部分的地位絕不允許改變。胡錦濤同志講,決不允許任何人以任何方式把臺灣從中國分割出來。溫家寶同志講,中國人民將不惜一切代價維護祖國統一。

      我覺得這些領導者的話是出於對國家利益的一種深刻認識和維護國家利益的堅定意志。

      我們講臺灣問題今天對我們是嚴重的挑戰,如果在這個問題上出現閃失,我們黨的執政的基礎,軍隊存在的基礎都要受到很大的動搖。這是任何一個政黨,任何一支武裝力量維護國家的主權獨立,領土完整和民族尊嚴是最基本的,義不容辭的責任與義務。如果完不成這些,我們整個基礎都要受到巨大的動搖。

      第三個問題講的是增強軍事力量成爲遏制台獨的首要條件。前面我講的,胡蘿蔔使盡了,必須要和大棒配合起來。美國人講如果沒有大棒的話,胡蘿蔔吃起來也不甜。

      俄羅斯在今年4月22號有一個對中國的評論,《新消息報》的社論,中國幾乎具備所有超級大國的必要條件,取之不盡的人力資源;居於世界第六位的經濟實力;穩定的政治體系;國際舞臺上舉足輕重的地位;自主開發的載人航太計劃,距離夢想的地位只差最後一筆:現代化的武裝力量。

      我們對這個的認識,九六三以後,當臺灣問題越來越緊迫的時候,從內部來看,軍隊的長期現代化的建設被耽誤了一段時間。首先第一點,戰場壓制能力差。我們缺乏先進的海空主戰裝備;第二點,精確攻擊威力小,缺乏精確打擊武器。雖然在連續的科研以後,我們擁有了一些精確制導武器,包括巡航導彈,搞出來以後報給主要領導者,他們看了之後都是很高興的。但是我們缺了個東西,就是地形匹配的資料。必須要有地形匹配的資料,我們才能完成精確打擊。在內陸打地標試驗的時候,不論一千公里還是一千五百公里,東經XX度XX分XX秒,北緯XX度XX分XX秒,地形我們都很清楚。而臺灣總統府的地形,我們能派人拿著尺去那測量麽?不可能。我們需要的資料必須依賴於太空的系統,衛星的資料化的掃描。我們長期依賴美國的GPS系統。我們的國際航空,航海用的都是GPS系統。我們可能依賴美國的系統完成對臺灣的精確打擊麽?根本無此可能。

      前不久中國遠洋運輸公司的一名副總他和我講過,去年4月伊拉克戰爭,我們一條船經過馬六甲海峽,進入印度洋,被美國人攔船檢查,是否有運往戰區的違禁物質,提出總總不合理要求。你美國和伊拉克打,可以把伊拉克外海劃爲臨檢區,日內瓦的戰爭公約是可以的,但你不能把整個印度洋都給劃進去,沒有這麽霸道的行爲。我們船請示國內老總,指示繼續開,不要停。四五萬噸的集裝箱貨輪美國人也擋不住,結果開著開著船用GPS信號突然沒有了,沒法開船就停了。美國直升飛機懸停,軟梯放下,陸戰隊士兵到我們甲板上,船長大副水手甲板集中,他們要全船檢查。當時天氣熱的要命,美國人全船檢查完走了,最後走的陸戰隊的軍官和我們講了句話:感謝你們對我們檢查的配合。直升機走了一會,船用GPS又恢復了。

      什麽叫秩序,這就叫秩序。

      GPS系統美國全球提供免費使用,美國人測算從2002年到2012年十年間僅維護費用250-300億美元。之前要世界各國交錢,後來免費提供。用我的就像吸毒一樣上癮了,離了我就不行了,你就得服從我規定的秩序。你服從我,就讓你再吸一口。我們GPS系統用的很廣泛,城市的車都在用。我們從2001年開始搞北斗系統,GPS靠不住,曾經想靠俄羅斯的GLONASS系統。GPS系統24顆衛星覆蓋全球,完成每一個位置的精確定位,我們和俄羅斯各種各樣的談,扯,要給俄羅斯錢。這種全球精確定位技術涉及到國家的核心利益,2001年江主席和普京簽署了中俄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到現在我們看,安加爾斯克到大慶的輸油管線正式斷了,GLONASS給我們的粗碼比GPS的粗碼還要粗,精碼也不給你。

      我們九十年代中期通行過“搭車”理論,就是不去聲張,想辦法混到西方發展的一輛快車上去,就能快速發展。而今天看到,中國人口這麽多,能混到哪個車上免費乘坐一段?你沒有自己的東西,哪個車都混不上去。現在我們又加入了歐洲的“伽利略”系統,2008年投入使用,先期付給歐盟一億歐元,加入伽利略系統,30顆衛星完成全球定位,精度比GPS還要高。說如果GPS能提供一條街道,“伽利略”就能提供街道上的車庫。但是對台精確打擊,伽利略系統照樣不行。

      我們講巡航導彈的威力,那必須有臺灣本島的資料,巡航導彈的地形系統要起作用,山要爬過去,有樓要繞過去,威力就在於超低空突防,否則巡航導彈以亞音速飛行,速度600-700公里,若以兩千米高度飛行,非常容易被地面防空火力打掉。必須要在作戰地域上空一遍遍掃,城市地貌不斷變化,增加一座建築或者減少,資料都要更新。這不是開完決心會寫完決心書就能解決的問題。要長期的資料積累才能完成精確打擊。

      九八年抗洪,雖然我們部隊按照中央的命令應急機動到了指定位置,但是當時很多部隊都動不了,就是一個軍把車輛全部集中到一個甲等師才能開進,有時還要借用地方的車。九八抗洪是一次簡單的行動,軍隊不用攜行裝備和彈藥基數,只是人去就行。那時我們軍隊暴露出來的問題,遠端輸送問題,到了地點又有新的問題,部隊的野戰炊事供應不上,過去用的挖竈埋鍋,災區全都是水,這就需要現代化的炊事車,總後搞出來現代化的炊事系統,但是由於費用很高,裝備不起,所以搞出來科研成果放著了。部隊到了前方開不了夥,幸虧有當地的大賓館製作了很多盒飯,保證了部隊的伙食。到了抗洪前線喝不上水,災區都是污水,污水淨化裝置總後也搞出來了,部隊仍然裝備不起。地方送來大量的礦泉水。部隊的通訊設備架設聯絡不上,當時都是類比信號,還不是數位信號。地方同志送來一批手機,手機很方便你們打手機算了,一打就通。九八年在地方的大力支持下,我們譜寫了一曲軍民共同抗洪的凱歌。但是很多問題都是立功受獎表彰過去了,有很多問題值得我們軍隊總結的,就是和平時期一次抗洪就這樣,那戰爭時期哪一支軍隊能坐著地方的交通車,打著地方的手機,吃著地方的盒飯,喝著地方的礦泉水完成戰鬥行動?這是講遠端輸送問題。

      第三講戰場生存,包括部隊生存;裝備生存;指揮所生存,最後講電子戰問題,我們大量的類比信號還沒有進入數位化的通信。研製出但是沒有錢裝備。很多北京的同志都知道警衛三師的田明建事件,從北京通縣一路硝煙殺過來,後來在建國門那堵住了。當時軍委就在三座門,和三師聯繫都聯繫不上。

      這些問題牽涉到國家利益的表達,臺灣問題嚴峻後,九六三我們舉行了大規模的演習。來了兩個美軍的航母編隊,演習後美國國防大學一個專家叫皮爾斯伯�對我們的評價:未來戰爭中,人民解放軍要將航空兵器,水面艦艇,水下力量和地面部隊協調起來作戰,仍然是一個難以想象的複雜問題。他發現中國人民解放軍還沒有連起來,陸軍演(習)陸軍的;海軍演海軍的;空軍演空軍的。當然他還是在外面看,我們從內部看,陸軍還是南京(軍區)演南京的,廣州演廣州的。

      一個軍隊沒有連起來,戰鬥力受到很大影響。我們現在有一些單件進口的先進兵器,比如su-27,su-30,還有636(俄羅斯基洛級潛艇)還有“現代級”導彈驅逐艦。我們要連起來,就需要系統。一定要有系統,把單件兵器實現一個總體的力量。沒有這樣的綜合,單件兵器發揮的力量是很有限的。而“連起來”核心的部件是空中預警機。九六年之後預警機成爲我們“殺手鐧”中發展的重點。到這時候我們才發現,要平臺沒有平臺,要設備沒有設備。平臺我們購買俄羅斯的“伊爾-76”。我們同以色列關係不錯,要購買“費爾康”系統。我們用俄羅斯的“伊爾-76”安裝以色列的“費爾康”,組成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殺手鐧”,這非常容易受制於人。

       我們沒有平臺麽?在八零年,民航上海廠就搞出了運十飛機。運十起飛重量103噸,單程航程九千公里,作爲大型遠端戰略運輸機,也能作爲遠端戰略轟炸機。空軍很多同志講,運十要是搞到今天,我們還用什麽“伊爾-76”。八一年小平同志批示:“國內航空主要使用國產飛機”。但民航就是不購買,因爲我能買到波音飛機,和運十比,油耗低安全係數高。當然今天空軍把運十被扼殺歸結到民航不購買,後來我講,實事求是地說,你空軍不是也不購買麽。八十年代我們和西方關係不錯,當時空軍還要買英國垂直起降的“鷂”式飛機,因價高沒有談成。後來買了美國的“黑鷹”直升機,美國還要賣我們E2-C預警機。你看當時我們還搞什麽預警機,能從美國買來。這是我們航空工業發展的一個挫折。

        昨天我在資訊産業部黨組講過,幾個老總都講這個事情,爲什麽我們航空工業和航太工業走了完全不同的路,航太,誰能給你航太技術,自己咬緊牙關搞出來。航空是人家不斷能給我們開個小門縫,能不斷買到點先進的東西,以至於我們航空工業投入遠遠大於我們航太,而搞出來的沒有自己的東西,零打碎敲的給別人做幾個配件。航空投入比航太大,成果比航太小得多。我們自主的力量始終都沒有建立起來。運十因爲民航和空軍都不訂貨被迫下馬。

        九六三之後我們只有買俄羅斯的伊爾-76,這還只是一個傳統技術的飛行器,沒有高技術。和以色列達成協定,花2.5億美元購買八套“費爾康”系統。以色列簽約了,正在給我們裝機,李鵬同志遲浩田同志到以色列訪問,都參觀過安裝完畢正在調試馬上可以投入使用的預警機。我們的計劃是2000年投入使用,2003年實現以預警機爲核心的戰鬥力。

        當我們寄希望於別人的時候,危險就出現了。

        2000年,克林頓政府告知以色列必須終止同中國的合同,說如果給了中國人,連美軍在沖繩的基地都要收到威脅,因爲“費爾康”的探測範圍在270公里以上。以色列人專門和美國人解釋,中國人訂了八套,那七套我都不給了,只給中國人一套,簽了合同必須履行,這是猶太人的契約精神。告訴美國人預警機一套形不成戰鬥力,因爲考慮到人員休息飛機加油設備調試,最少要四架才能不間斷保持空軍的預警鏈不斷裂。美國人說一架都不能給,中國人很聰明,給一架技術都學會了。

        美國最近阻止捷克出售中國“維拉”雷達,維拉雷達被動感應出隱形飛機,告訴捷克中國人模仿能力很強,拿這個藉口阻止。

        美國2000年克林頓政府給以色列最後通牒,如果以色列當年向中國出售“費爾康”系統,美國當年給以色列的十八億美元軍事援助全部停止。

        18對2.5,猶太人的契約精神煙消雲散。

        在安裝調試的飛機上,一個個模組部件往下拆,我們最後飛過去一個空殼子,飛回來一個空殼子。以色列最後多賠1億美元。但是我們2003年形成以預警機爲核心的戰鬥力,目標沒有達到。

        我們只有購買俄羅斯的,可還沒去,價格漲了。俄羅斯人知道中國人買不成了,只能買俄羅斯的系統,儘管俄羅斯的系統性能比以色列的差。

       我們說,中國人就在千難萬難的時候才能出現出路。這時候我們預警機的機組人員提出來,讓我們幹幹試試看。我們領導者但凡有能進口的機會,肯定買別人的。現在實在不行了,以色列不給了;俄羅斯價格上來了。領導說不行你們就試試看。

       普通的工程師,三十來歲,沒有什麽高級職稱,沒有什麽學科帶頭人,更沒有院士的頭銜。他們在以色列跟著學習了一年兩年三年,學習設備幫助設備調試。我們的第一架預警機就是這麽搞出來的。


       第一架預警機,當然只能叫准預警機,連比俄羅斯的性能都差得遠,很難叫做預警機,只能叫做通訊樞紐。在任務分派目標導引上都大不到預警機的能力,勉強地叫做“准准預警機”這樣的地位,但畢竟是第一架,被別人逼出來的第一架。

      我們現在搞第二架,性能比第一架有了大幅度的提升,提升的幅度連我們都難以置信。當別人把我們逼到極致的時候希望就出來了。

      與其寄希望於別人不如寄希望于自己,中國人有足夠的聰明才智,但始終缺乏一往直前,放開手讓我們去幹的勇氣與意志。

      在九九年五月我們大使館被炸之後,國家加大了國防投入,在短期內取得了很多成果,比如今年試飛成功的殲十,馬上裝備部隊。當然在內部講不完全是我們的技術,我們和以色列有合作。su-27是重型制空戰鬥機,殲十是輕型制空戰鬥機。這是一個國家在表達自己意志的時候必須要有的利器。海軍最近幾年加大投入,170艦是我們中國式的“宙斯盾”,用軍艦完成對空對海對陸的聯絡,形成我們的作戰網路。還有我們二炮的大幅度的改進。D-15,D-21由液體改爲固體,固定改爲機動發射。包括海外偵查到的武漢039的改進型。在國家加大的投入後我們迅速的跟上。

      2002年底美國丹佛大學的一個防務代表團到中國訪問,代表團團長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是前美國總統的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退休後是丹佛大學防務研究所所長。上午會談中午在帥園招待,很豐盛,老頭遲到中間很高興,用茅臺向我們副校長敬酒,說我非常感謝你們的盛情款待,你們中國的餐飲世界第一,我們美國的武器也是世界第一,讓我們雙方把這第一保持下去。

       這不是一個準備好的講話,是他隨口說出來的。我們可以讓這美國老頭閉嘴,可以讓他滾蛋,但是我們很難張這口。

       我們在美國學習訪問,看美國人花在兵器上的功夫,精益求精的勁頭和我們花在餐飲上的時間一樣。我們食不厭精膾不厭細,花在餐飲上的時間非常多。我們跟美國人會談的時候提過這個問題,問美國人你們搞新軍事革命,你們把對手甩下來不說,把盟友也給甩下來了。歐洲現在不能與美國的武器系統對接,因爲落後於美國。你們力量遠遠超過了對手,甚至是盟友,你們想幹什麽。


        美國人說我們也不知道爲了什麽,只知道要追求絕對的安全。世界上沒有絕對的事情,但我的安全要是絕對的,還要有危機感的去鑽研武器系統。我們說這是民族思維的差異。
我們運十的上海廠,運十下馬之後,沒有産品,上海廠的蜂窩結構車間,蜂窩結構是航天器材的標準結構,重量輕強度高,廣泛用於飛機的機翼機身。廠子要生存,要轉産。蜂窩結構車間轉産宴會桌一舉扭虧爲盈,因爲廠�發現蜂窩結構可以造非常大的宴會桌,強度高,很多盤子碗擺上去吃飯非常好,最後成爲盈利大戶。

        一個是政策,一個是民族思維的差異。我們發明火藥是驅邪避鬼的,西方用來造武器。發明羅盤是看風水的,墳頭修在哪房屋建在哪,西方用它遠航世界。

        我們在今天建設一個強大的國家,不能僅僅是因爲一個一時的危機搞一下,危機過去停一下。九九五炸館之後我們已經完成了一些力量的儲備,而且還在繼續改進。空一師的裝備部長,他說su-27如果早來幾年,我們完全可以改造它,su-27上裝備的電腦比286還不如,我們完全可以用我們的東西。

        我覺得這是個非常好的狀態,我們引進,一定要吸收,一定要形成我們自己的東西!

        去年,中國的玩具全球40%,成衣30%。前不久我在給外籍學員講課的時候就講,世界推行中國威脅論,我們拿什麽威脅你,50%的鞋子?40%的玩具?30%的衣服?我們頂多是把你們一些高污染高能耗勞動密集型的産業轉移到我們這而已。今天中國經濟總量很大,肌體很胖,骨骼肌肉是不夠發達堅硬的,到了該減肥的地步。依賴的受制於人的地方非常多。如果我們不建立以骨幹企業爲核心的大的産業集團,中華民族你無法自立於世界民族之林,也難以建立一個強大的國防工業體系,這是我們最核心的東西。世界美國日本韓國排一百強,産業集團第一。中國排在前面的是銀行,國有銀行雖然壞賬比較多,但是壟斷型,資産總量依然很大。大的房地産排在前面,我們的茅臺紅塔山排在前面,核心的國家掌握技術專利的集團還很落後,這些集團上不來,連韓國都是三星大宇排在前面。

        國防工業到今天取得一定的發展,但還是不夠的,我們一定要形成自己獨特的技術,殲十的發展逐漸形成我們獨立的力量,這是未來發展的希望之所在。

        我們一方面講力量本身,另一方面使用力量的決心也是力量。力量不僅僅是物質的,還是精神的,表現爲對物質力量運用的技巧和意志。我們內部是個小範圍的講座,我給大家舉個例子。九六三之後,去年(2003)來了個美國人在大陸講學。美國人在我們九六三演習的時候非常緊張,來的兩個航母編隊的司令寫的回憶的文章,那十天之內每天睡兩三個小時,非常擔心與大陸發生衝突,捲入到台海兩岸的武力對峙中。克林頓政府後來首先提出和我們建立建設性的戰略夥伴關係,中美高層一定要溝通,不要誤判,像朝鮮戰場上那樣糊�糊塗就對上。外交部接過來之後加上“致力於”,就是能不能建立不一定,我們試試看。去年來的美國學者講,你們不知道的還有九六三之後,美國人把中國人民解放軍渡江戰役之後的十次作戰行動全部調入電腦,整個推了一遍,推演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作戰特點,指揮特點。推演完得出三點結論,第一,中國領導者戰略謀劃能力很強;第二,他們應變能力突出,多有反常規之舉;第三,他們敢付出代價,全力以赴戰勝目標。他們講中國領導人不按常理出牌不按規則辦事,不好把握規律。根據這點印象,美國人認爲臺灣2000年大選非常危險,因爲3月18號朱鎔基總理講;選擇台獨就是選擇戰爭。陳水扁520就職演說很危險。

       李登輝今年二月份講,戰爭有什麽可怕,無非就是第二次甲午戰爭。我們以爲戰爭權在我們手上,一講戰爭把對方嚇的屁滾尿流,結果我們的對手說大陸是在嚇唬,你打的過我麽?大陸你來試試看。那麽陳水扁怎麽講,他說選舉是對中囯共產黨的“聖戰”,“讓我們這一代學習戰爭,下一代學習文趣”,美國政治家傑克遜講過的話他拿來就用。我們今天不要低估對岸那些鐵杆台獨分子鋌而走險的決心。今天台獨像腫瘤極度膨脹,因爲我們肌體的遏制能力差。當一個國家和武裝集團選擇韜光養晦,你要面臨的是別人小看你,輕視你。呂秀蓮在三五天前講,“兩岸已經進入准戰爭狀態。臺灣立場要堅定,聲音要清楚,尊嚴要捍衛”。就這些人他們在鑽我們的空子。臺灣有個教授跟我們講,他當時問過很多臺灣的大學生,爲什麽要投泛綠的票,不怕投票後兩岸爆發戰爭?你不害怕自己的前程麽?就業前景麽?臺灣的學生兩種回答:一種是,大陸管得著我們麽;第二種是“大陸不會打,在嚇唬我們,我們上小學就嚇唬我們,我們現在上大學了,還在嚇唬我們”。

        九六三演習是八年前的事,八年前的小學生變成大學生了,他們低估了我們的決心,也給我們帶來了災難,逼迫我們不得不動用武力。

        在今天的軍事鬥爭準備,我們說不是我們想攤牌,而是對手逼我們攤牌。對方爲什麽逼我們?因爲他認爲你不會攤牌,這是我們非常大的矛盾。我們太熱愛和平了,太不願意放棄這個經濟發展的黃金時期了,以至於戰爭步步向我們逼近。美國人講,“臺灣劫持了大陸的和平心理”。人質可以劫持,心理也可以劫持。美國人說大陸享受和平發展的機遇,想辦奧運世博會,想發展經濟,但是臺灣抓了這個空子。

        我們對臺灣實行了聽其行觀其言四年,從政策層面可以,但在戰略層面是完全不行的。戰略方面不能只聽和觀,犯了戰略學上的大忌。四年�我們看臺獨在大幅度地發展,我們缺乏備其變。引用法國戰略學者伯弗爾講,“要控制就要應變,最壞的就是觀望。人類不能預見正在發展中的威脅並立即採取對抗行動,則會成爲命運的玩偶”。這是對我們非常大的提醒。

        我們今天筆桿子用到極致了,嘴皮子用到極致了,各種各樣的話都說了,欠缺的是行動,沒有行動的支撐,以至於前不久問一個統派臺灣人對大陸的感覺,他說沒什麽感覺,就是“紙老虎”三個字。我們要讓對手知道是真老虎不是紙老虎。

        我們最近的調整非常明顯,前不久李光耀的兒子李顯龍到北京訪問,李光耀家族和臺灣聯繫非常緊,胡總書記見了他,李顯龍講,這一輪的台海危機你們大陸高度克制,高度冷靜,保持了西太平洋的和平,希望你們繼續克制下去。胡總書記給的回答是:“我看我們的克制也到頭了”。

        李顯龍馬上跑到了臺灣去,我們阻止抗議都不好使,他一定要去告訴陳水扁,他們的領導者胡錦濤親口跟我說的,他們的克制到頭了,你陳水扁一定要小心。新加坡的“星光部隊”還在臺灣接受培訓,趕快要撤出來。一旦打起來我新加坡部隊在�面算怎麽回事。李顯龍是帶著新加坡的國防部長去的,一定要解決這個事。

        這是我們領導者非常好的表示。

        爲什麽美國這一輪壓臺灣壓的非常明顯,明顯地感覺到了大陸有了真正的威懾。一個國家民族威懾的缺乏將帶來極大的災難。我們要和平發展,朋友遍天下,不與任何人爲敵,要求所有的雙方都是雙贏,這些美好的願望沒有力量的支撐,也都是泡影。

       前不久,竟然有人敢拿我們三峽大壩開玩笑,臺灣有人在討論,美國有人在討論,臺灣美國一起坐下來討論,互相切磋,就是說如果把他們三峽大壩炸掉,淹武漢以下兩億三億人,淹多少個工業區。

       當有記者問外交部發言人劉建超三峽大壩的事情,發言人說第一這消息沒有證實,第二如果證實,美國人這是極不負責的態度。我認爲這“極不負責”說的太輕太輕太輕了。我們最近也有不少專家學者接受電視臺訪問,發表文章講三峽大壩沒事。三峽大壩是混凝土重力壩,小型核彈都炸不毀,多批次飛機根本進不來,我們前面防護線非常嚴,而且要繼續加強對三峽的防護。可能的少量的突防,扔下來的炸彈也是在給我們三峽大壩撓癢癢。我覺得這些解釋也是完全不夠的,被動的。當有人拿我們國家的核心財産開玩笑的時候,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採訪我,我說第一,這人是個戰爭瘋子,第二是個傻子,滅頂之災到了都不知道。我們真正的底數在哪?不是三峽大壩如何的設防。不是家�有個寶貝,我家的防盜門防盜窗非常結實你打不破,這不是勇氣。勇氣是我的東西就在客廳�,沒有防盜門防盜窗,你進來碰一下看看,你就是滅頂之災。

        爲什麽到了今天有人敢拿中國的三峽大壩開玩笑,沒有任何一個人敢拿俄羅斯的古比雪夫大壩開玩笑。俄羅斯今天的經濟總量是我們的三分之一弱。俄羅斯漁船槍擊日本漁船,槍擊中國漁船。日本的經濟總量還是中國的四倍多,是俄羅斯的十三四倍以上。我們問日本人,北方四島不是宣稱是你們的麽,從來沒聽見日本漁船朝俄羅斯漁船開槍。日本人講哎呀不行,老毛子非常不理性,跟他們不好打交道。

        我們非常理性,菲律賓軍艦撞沈我們中國漁船,開槍打死中國船長,把中國漁民像沙丁魚一樣放在沙灘上,一個個的

        我們非常理性,菲律賓軍艦撞沈我們中國漁船,開槍打死中國船長,把中國漁民像沙丁魚一樣放在沙灘上,一個個的鑒別審核。我們是禮儀之邦,文化之邦,和爲貴,忍爲上。我們中國人還要忍到什麽時候,這是我們民族的精髓麽?你的文化導致對方直接威脅你的核心財産,你還在非常蒼白地辯解說沒事,你打不進來。如果不建立有力的戰略反擊力量,你在世界上是無法立足的。我們南海艦隊參謀長,原來是西沙水警區司令。他和我講過,西沙1974年收復的時候,越南不斷派漁船過來,要證明西沙是越南的,因爲我有漁船在西沙捕魚。我們抓了十幾條,幾十條船,扣住,請示上面,等了六個小時上面沒有指示,船全跑光了。無法處理,一遍遍來騷擾我們。他說下一次和海軍吳勝利司令講,下次越南船來我自己處理,不和你報告,如果出了問題上面撤我的職,你當不知道。下次扣了船全拖到西沙的永興港,魚全部沒收,船上柴油抽光,食品搬光,把船民集中到船頭,船尾東西全部砸碎,再把船民集中到船尾,船頭東西全部砸碎。……

        我們再回頭來看俄羅斯的核威懾,俄羅斯的核政策:要首先使用核武器,不管任何國家和俄羅斯發生衝突,如果規模超過是個師(旅)以上,俄羅斯就要毫不猶豫地投入戰役戰術核武器。不管任何國家的盟國向俄羅斯的盟國或有安全義務的小國發動戰爭,俄都要對其發動核反擊。意思是你的小嘍囉打了我的小嘍囉都不行,我都要拿核武器直接打你。蠻不講理的,咄咄逼人的核政策,以保證俄羅斯的國家安全。俄羅斯今天的經濟總量中國的三分之一不到,武裝部隊是中國的二分之一不到,國土是我們國家的一倍,俄羅斯的軍費開支也頂多有我們的三分之一,就是用核大棒有效地威懾。

        核大棒我們也有,但是絕不首先使用,絕不對無核國家和地區使用。就是說你進我的屋子,你不拿大棒掄我,我絕不拿大棒首先還擊。我們的大棒就廢掉了。我們爲什麽不改呢?說那不行,這是毛澤東主席和周恩來總理制定的,我們不能改。這又是“兩個凡是”,凡是毛澤東周恩來定的政策都不能改。六十年代毛澤東制訂我們的核政策,因爲當時我們弱小的核力量非常擔心美蘇兩個超級大國聯合扼殺掉。今天不是了,我們的核力量強大了,而且今天蘇聯解體了。我們單獨承受美國非常大的壓力。這樣的情況下我們還抱守六十年代的核政策,很多人在討論台海怎麽阻止日本的介入,討論半天沒有太好的辦法。我說多麽簡單的,就是核大棒。

        中國政府只要聲明,現在核俱樂部八個成員,其他七個都是首先使用,我們的政策要與其他七國一致,這樣就能産生極大的威懾。這就是你敢動我的三峽大壩試試,保證你是滅頂之災。這是保護國家安全的基本的事情。一個國家僅僅靠和平和退讓是不夠的,今天我們把和平提高到了非常高的位置,忘記了和平是手段,不是目的。我們最近有個著名專家講和平崛起既是手段也是目的。我說如果我們以和平爲目的,那我們搞什麽中華民族崛起,國家統一。西方講,小國追求和平,大國追求主導。小國說不要打不要打,一打我的瓶瓶罐罐全都碎了。大國追求主導,美國追求全球主導。我們不能說追求主導,但是要追求安全。安全和和平不是一回事。和平有高質量的和低質量的,高質量的和平才能追求。比如說韓信,他當了胯夫。韓信選擇了和平,沒有和那個流氓爆發衝突,他丟失了安全。後來韓信當了大將軍把那個流氓嚇了屁滾尿流,他實現了安全,但是在鑽褲襠的那一刻,韓信丟掉了安全。當時的情況是和平必須從胯下鑽過去,安全是必須一拳頭把流氓打倒。

        當我們今天把很多問題混雜在一起,以爲和平就是我們最高追求的時候,要對國家安全的重新認識。國家安全包括主權獨立領土完整和民族尊嚴,這是最基本的東西。美國人最近寫的書:《1949年後中國人民解放軍實戰經驗》,說“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威懾,不是從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就有。雖然當時中國幅員遼闊,但被普遍看作是一個柔弱混亂的國家。威懾力量是解放軍不斷在戰場廝殺獲得的”。一支武裝力量的威懾不是在作戰會議�開會形成的,威懾是行動,是戰績的證明。

        日本有學者講:“1949年你們毛澤東說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我們日本人沒有一個信的,我們都笑了,這是個笑話,看看你們中國人,近代以來,幾千個,一兩萬個外國入侵者長驅直入你們的首都,你們就要割地賠款。毛澤東一句話,中國人民就站起來了麽?很可笑。但是朝鮮戰場你們中國居然敢出兵,把我們嚇了一跳,你們敢對美國人出兵?”日本人最怕的就是打敗他們的美國人。“你們竟然對美國人出兵了?!而且竟然把美國人從北朝鮮壓到南面去了?!我們(日本人)才覺得中國人真的和過去不一樣了。中國人看來真的是站起來了”。
我們說中國人站起來了,憑藉的是語言麽?哪怕毛澤東的語言都沒有信,最後憑藉的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行動,讓對手感覺到,看來毛澤東說的是對的,中國人民是真的站起來了。

        在今天的世界上,沒有力量難以立足。這力量既來源於物質,也來源於精神。我們軍隊必須要建立五大能力:地區守備能力;國土防空能力;遠端機動能力;跨海作戰能力和戰略打擊能力。軍隊如果不能具有這五大能力,就無法有效地維護國家的基本安全。這樣一支軍隊不是想統治誰,掠奪誰,佔領哪個地方,而是要維護中國最基本的利益,維護經濟的可持續發展。這些所有的和十六大報告所提出的,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目標與風險成正比,目標是民族復興,目標大當然風險高。如果說是十六大報告�面僅僅提出實現小康,那臺灣就不去管它,朝核危機也不管它。可我們不是,民族的復興目標大,風險也是巨大的。有沒有承受風險的心理準備?我們今天必須做好心理的物質的準備,去迎接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今天講了這麽多內容,沒有講我們的光明前景,這不用我講,我主要講我們達到光明前景之前必須克服的艱難險阻,要邁過的溝溝坎坎。只有做好這樣的準備,我們的前景才不是空的。我今天的課就講到這,謝謝大家。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