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989 | 回覆: 2 | 跳轉到指定樓層
fj70210
幹部 | 2009-4-14 17:03:19

序                                                                                                                       作者:風月流痕



星耀三百年:上帝-雷克斯•西里德安進行時空旅行,把神界主權交給創世神-羅克斯汀。

                           羅克斯汀將人界七塊大陸的統治權交給雷神鎢烯領導。



星耀四百年:雷神鎢烯對於眾神在人界的不良行為,過度放任。

            並且鎢烯不聽他人意見的專制獨裁,引起星耀大陸的極度反彈。

            在聯合請願無效之下,一場人神之戰開打了。


星耀四百三十年:星耀大陸的聯軍慘勝,雷神鎢烯把統治權交還人類,諸神足跡止於神話。

星耀四百五十年:不服輸的眾神合力簽下諸神誓約,將星耀大陸塵封於人神交界的迷空幻境之中。

                但是在轉換星耀大陸於迷空幻境的途中,卻異外發生空間逆流。

                逆流空間所產生的黑洞,解開了魔界前往人界的通道封印。



星耀五百年:魔界之主-血魔闇締司,率領血魔軍團侵略人界大陸,並揚言神界是下一個目標。

            這時恐慌的眾神才逼不得以的前來開打神魔大戰。


星耀六百年:創世神-羅克斯汀重傷退出戰線。眾神所帶領的天使禁衛軍也節節敗退。

            神軍剩於不多的戰力,勉強也只能死守紛月、秋風、亞里斯三塊大陸,咬牙苦撐。


星耀六百一十年:亞里斯大陸上的聖騎士軍團長-斑德奧士捨身與血魔闇締司同歸於盡,三塊大陸也在旅法師-亞司達的聖靈結界幫助下,區隔開神魔在人界的統治權。

                這時,眾神為了感謝亞司達的功勳,尊稱為光明大賢者(聖師)。善神-歐紋更是成為亞司達的大弟子。

               


星耀七百二十年:亞里斯大陸掀起傳說,只要復原七塊大陸的原貌,就能再度封閉魔界之門。

                這時,唯一在人界,並且知道復原星耀大陸方法的神祇。只有禁忌之門的另一頭,奇幻大陸上的幻龍王而已。

                得知消息後,聖師的二弟子薩爾凱斯特,正踏著邁向傳說之路,往黑暗世界出發。

評分

已有 4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dstdst + 1
紫冰心 + 3
fujj + 10 + 10 感謝分享加分獎勵!
翔麟 + 30 + 30

總評分: 名聲 + 44  J幣 + 4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fj70210
幹部 | 2009-4-14 17:04:25

本文最後由 fj70210 於 2009-4-14 17:06 編輯

1-1 最長的一夜                                    

  
在前往死亡峽谷的路上,刃狌牙若有所思的坐在聯軍特別裝潢過的豪華馬車上。

想起當時,跟隨著聯軍來到世界另一端,是為了神子之間的宿命對決。

沉重的心情讓他忍不住拿起一本雜書來遮掩住臉上抽動的情緒。

而這時、他腦海裡想的,卻是當時繼承神之子時,狩獵之神所說的那段話....

                      狩獵之神

『吾在人界的後繼者啊!宿命的傳承是諾言與信任的完美互動。』

『你的忠誠信仰,將獲得吾一切的能力傳授並授權你建立吾在人界的威信典範。』

『但傳授你最終的神之戰技前,你要先通過一場宿命的對決......』


刃狌牙反覆的想著狩神的這段話,並用右手拿起胸前掛鏈上的獸爪圖騰,一邊看著,

一邊回想著腦中最後畫面裡的意思。

『目前只知道,對方的胸前也掛著跟我一樣的項鍊,只是外表的圖案,是一個人型骷髏頭。

身份是冥神的後繼者,其它的方面,包括武器、能力、長相、全部都沒有線索!』

刃狌牙雙手緊緊的發抖著胸口的銀色獸爪胸飾,用盡全力握到全身發抖冒汗後,才逐漸的放開雙手。

『又找銀爪出氣拉!』薩爾凱斯特順勢的跳上馬車,坐在刃狌牙的對面。

『想當初,為了從稱號公會上拿到開啟禁忌之門的鑰匙,還動用到你們伊洛冒險團的名氣來給公會施壓。』

『才勉強拿到"傳說締造者"的稱號,來到諸神放逐的黑暗邊境尋找奇幻大陸上的幻龍王。』

『卻在整個軍團通過空間隧道時,受到空間扭曲。來到死亡大陸的邊域。』薩爾凱斯特低頭嘆了一口氣後說著。

『凱斯特,別嘆息了! 幸好沒掉入安息之海,不然一大片送葬黑鴉和深海幽魂,可是會瞬間讓你的軍隊歸零的。』刃狌牙微微露出一點笑容來消遣凱斯特。

『呵呵呵!現在身處在暴風雨中的寧靜,也不是一件好事!以經都第三天了。連個鬼影子都沒看到。』凱斯特危機四伏般的警戒著四周,

很怕一不小心就會被偷襲般的轉動著視線。

『牙!說說你來這裡的目地吧。當初伊洛帶走整個冒險團時,我記得你是自願跟我們走的。』凱斯特閒聊般的問著刃狌牙。

『這次我會協助,是為了宿命的對決!這是冥神與狩神之間的戰爭。贏了冥神之子!我將是狩神在人界的代言者。 輸了!我將歸於平凡,失去一切!』刃狌牙如釋重復般的

把積藏心中以久的秘密對著凱斯特公開。

『我會幫你留意的!』凱斯特聽完牙的話後,臉色難看的火速離開馬車。

『全軍戒備!等妖精族跟上後,立刻紮營!』凱斯特走到部隊前頭,遠遠的看著堅持帶樹人行軍的妖精們,明顯落後的那一大截。

『冥神之子? 難道這幾天的平靜只是被安排好的假像!』凱斯特想著自己正一步一步的踏進對方的陷阱中,有種很不爽的感覺。

『團長,現在是白天,紮營的話!部隊無法在夜間行走,會影響行軍速度的!』軍師薩亞好心的提醒著。

『點完人數後,向我報告!』凱斯特冷冷的丟下幾個字後,轉身往隊伍的前方走去。


『軍團總人數:爆風軍團共兩百人 指揮官風月流痕帶領。
  
  妖精全族五百三十人 樹人六顆   共五百三十六人 由妖精王子西拉克帶領。

  鋼鐵勁旅共一萬人 弓手三千 法師三千 騎兵一千 步兵三千人 由賽頓柯爾將軍帶領。
  
  團本部精英隊一百人                                         無人傷亡.......』

軍師薩亞看著凱斯特冷靜的坐在主帥的位子上沉思,不打擾的繼續唸下去。


『紮營的戰略分佈圖,根據地形落差予以兵力部署,在剛剛派出去的斥侯小隊回報後的地形圖表示,

  在寬廣森林中,所發現的紮營地區,分怖在斜坡分割成的上下兩塊平地。

  主營區可以由鋼鐵勁旅裡的短兵系、步兵、弓手和團本部精英隊為下斜坡平地,

  北營區由爆風軍團與鋼鐵勁旅裡的遠戰系法師和衝擊系的騎兵為上斜坡平地。

中間長斜坡約幾百公尺的岩石地面,剛好提供了騎兵有利的衝擊地形,可以在危急時救援主營。』


『妖精呢?』凱斯特慢慢的從思緒中醒了過來,回應了軍師,表示他有在聽。

『妖精族有樹人守護,已經隱身在森林之中了,不過妖精王子西拉克表示,妖精聖劍的亮光,可以召喚他們的來到。』

凱斯特安靜的聽完軍師薩亞口述的數據表後,緩緩起身。

略有言詞對薩亞說著:『看來,今天的守夜只好拜託賽頓柯爾將軍了。』

『擔心會有夜襲嗎? 凱斯特!』賽頓柯爾提著巨劍-滅斬,往主帥的軍蓬裡輕鬆的走來。

『將軍,軍法嚴厲。部下不能攜帶武器見軍團長。』軍師薩亞立刻拔劍擋身在凱斯特身前。

『大戰將即,這點小禮節就算了!』凱斯特看到賽頓柯爾後,壓力稍減,輕鬆的用手撥開薩亞的攻勢。

『說說你的想法吧!我想你也去問過牙了吧?』凱斯特忽然理解賽頓柯爾前來的原因。

『看你一個主帥,興高采烈的走到牙的馬車上,然後愁眉苦臉的下來,立刻要全軍紮營。

還忽然點名傷亡人數,以俺多年來的行軍經驗,看來,不是敵眾我寡,就是中了陷阱埋伏。』

凱斯特和賽頓柯爾有默契般的笑了一笑。

『俺已經傳令下去,要俺的軍隊嚴加戒備了!你只要安心的踏著你的步伐前進。

帶領我們前進到奇幻大陸去找龍王泡茶,就可以拉!統帥...』賽頓柯爾一副老生長談的模樣消遣著凱斯特。

『如果是你來當統帥,我壓力就不會那麼大了。』凱斯特用著一種"都是你害的"眼神,笑笑的看著賽頓柯爾。

『統帥,如果沒事的話,俺去守夜...! 俺去守夜....!』賽頓柯爾快步的走出主帥蓬。

然後用一種非常舒暢的表情,在心裡竊笑:『整個鋼鐵勁旅有一半以上的軍官都是欠你好幾條命的忠誠死士,都願意為你而戰。

你不當統帥誰當啊!俺都征戰幾十年了,難得有個閒缺,還是享受一下清靜的日子比較好!』


入夜以後,黃昏的夕陽,換上了銀輝照耀,明月的潔白,緩緩的映入聯軍的營地中。

而今夜,是聯軍首度紮營的一天,前三日趕路的疲憊,將士們都累了,睡的特別舒適,連鼾聲都特別豪爽。

此起彼落的聲響,有如交響曲般的節奏感,一聲一聲的傳入值班弟兄的耳中。

『那麼好睡要死啊!聽的我也好想睡一下!』阿三半失眠狀態的打了個哈欠,然後又低下頭去,準備等等下哨時能睡個大飽。

『因該不會有人來巡哨了!不過天還真黑呢?奇怪!剛剛不是萬里無雲嗎?』阿三從堅守內營的哨口走到門外疑惑的一看,

忽然間,發覺有東西拉著他的左腳往暗處拉。

『誰啊!換哨時間還沒到!........是誰啊?』阿三轉身後驚恐的看著拉他腳的人,是個半埋入土中,

頭骨潰爛,全身風乾狀態,披頭散髮,雙眼冒著綠色精光的喪魂死屍。

『有怪物!...阿阿阿!!!』眼中冒著綠光的喪魂死屍,聽到阿三的叫喊,雙眼立刻轉換成嗜殺的紅光,嘴裡呼出一口噁心的黑氣。

將雙手反向刺入阿三的胸膛,一招"葬身碎魂爪"以在運轉之中。

『碰!』強大的力道,立刻將阿三撕成兩半,滿地遍灑碎肉的血塊,揭開了夜襲的序幕。

染滿鮮血的紅月,首先是震驚了守護在營區外圍的弓箭手們。

『去報告將軍,天色有異!請求增援。』守營的小隊長,緊急的派出傳令往營中求援。

不久後,一隊約百人的劍士小隊快跑到弓手小隊長身邊。

『怎麼了,小毛!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嗎?』劍士大隊長察理,不解的看著這個剛升職不久的小毛頭隊長。

『月亮忽然變成紅色的,而且,旁邊的烏雲很怪!』弓手小隊長小心翼翼的解釋著天氣的異變。

『月亮又不是故鄉的月亮,你以為還在亞里斯大陸啊!而且,烏雲也很正常啊,連續三天的好天氣了,來點烏雲涼爽點不是更好嘛,大伙對不對!!!』

全隊的劍士和弓手開始大聲的笑著小隊長大驚小怪。

『一定是你升官那天喝的不夠,要找我出氣是吧。沒關係!我床下還有兩桶伏特加,等等下哨,我倆去乾一杯!』察理爽快的搭著小毛頭的肩膀往營外邊走邊說。

『我也知道,沒有人想要守夜,三天沒睡我也很睏啊!等等一人一桶,解解悶!好不好!』察理往著走在後方的士兵喊著,然後全隊開始起鬨要把小毛頭隊長灌醉。

就在這時,天上的雲動了。

一隻無聲無氣息的『追音奪命箭』,從空中快速的往下擊中正在大喊大叫中的察理。

被貫穿脖子的察理,驚訝的看著黑氣箭慢慢的腐蝕中箭的脖子四週,大片大片的溶解脖子週邊的肉塊,然後漸漸化成黑氣消失。

直到頭部完全與身體分家之後,察理還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

『敵...襲...!!!』看著黑氣箭貫穿察理的小毛,大聲的對著後方部隊的警戒哨喊著。

只是下一秒,小毛就成了追音奪命箭下一發的標靶。

飄浮於空中的幽冥弓獵手,追尋到小毛的聲音後,熟練的右手搭上闇黑氣息化成的羽箭,硬狠狠的將追音奪命箭射出,

黑絲拖尾的羽箭拋物線的插入小毛的聲帶,結束了哥倆好的生命。


『出事了!』聽著響亮的戰鬥號角在營區裡響起,凱斯特快速的床上起來,簡單的穿好主帥的軍裝後,

踏出房門,來到帥蓬的坐位旁,等著將士們的報告。

『團長,敵人出現...啊!』薩亞滿身大汗的跑到蓬裡報告,只是這一個大喊,以經被天上的弓獵手鎖定了,

咻的一聲,奪命的羽箭,又一發的處理掉報密的關鍵人物。

這時,使用『冥王之眼』觀看著整個軍營的達彼菲,使用著靈魂鎖鏈控制著喪魂死屍和幽冥弓獵手,大量的包圍主帥營,準備用人海戰術來一次成功獵殺。

『賽頓柯爾、風月、牙、西拉克、你們沒事吧!』危急之中依然先關心同伴生命的凱斯特,忘了自己才是敵人鎖定的主要目標,

回到房裡拿起神喻手札和聖十字項鍊,憂心的眼睛望向門口,快步的走去。

『哇啊啊啊~~~崩!!』喪魂死屍從門口的前方破土而出,雙手大力的往凱斯特抓去。

只見凱斯特敏捷的閃過用巨力拍破石塊的喪屍雙手,眼中沒有絲毫的懼怕,穩重的拿起右手的聖十字項鍊,就往喪屍的額頭貼去。

『十字驅魔術!』隨著凱斯特左手翻開神喻手札裡的咒文微唸,浮光韻動的符文記號立刻散出強大的光芒,隨著右手的十字媒介,強硬的注入喪屍額頭。

不到一秒的時間,白光溶解喪屍全身,直到蒸發後的白霧隨風飄散。

奔出主帥蓬後的凱斯特,掛回胸口的聖十字項鍊,撥了一下雜亂的金髮。

在月光的照色下,凱斯特略顯帥氣的臉孔,在深黑色金線繞邊的軍裝映稱下,更有一種說不出的神秘。

『抓到了!』大片的喪魂死屍破土而出,露出上半身的不死身軀,雙手死命的抓住正要快速跑往賽頓柯爾軍蓬路上的凱斯特。

心急的凱斯特看著腳步無法移動,而天上的幽冥弓獵手更是一大片一大片的聚集過來,在生死與情義之間的取捨,忽然之間他怒了!

『聖光驅邪術!』凱斯特微閉雙眼後,雙手往左右攤開形成一個大字。

這時,在落地前飄起的神喻手札,輕浮於凱斯特的胸前,引導著聖十字放出蘊釀以久的神聖光芒,貫穿四周阻礙前進喪屍軍團。

之後,凱斯特的身體慢慢飄浮於半空之中,雙腳緊閉,行成一個正型的人體十字架。

『聖十字的審判!』張開雙眼的凱斯特,看著手札上的咒紋符號,無咒瞬發的境界,爆發自身所有的聖潔之力,往上下左右無限延伸,

在夜空中形成一個超大型的十字記號,四射的光圈,燒盡營區內所有低飛的幽冥弓獵手與埋伏下方的喪魂死屍。

『你們現在知道為什麼,死亡之谷要聖職者領軍了吧!』用盡一切力量的凱斯特,氣喘喘的惡罵著周邊淨化後剩餘的白色蒸氣,

直到出了一口鳥氣後,才又回想起般的往賽頓柯爾軍棚走去。

『他奶奶的,你們這種身手也敢來偷襲爺爺我,你們連當孫子幫俺搥背的力氣都不夠...』賽頓柯爾碎碎唸的聲音倒是讓站在門口凱斯特安心不少。

看著賽頓柯爾快速的揮舞著巨劍,疾風般的遊走於喪屍們的四周,還一臉很不屑的叫罵著。

『一個一個打太悶了,現在給你們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別說俺只會欺負人,全部一起上。』一個夠狠的賭注,賽頓柯爾打了個無趣的哈欠後,

準備跟約二十多具的喪屍們來個梭哈了!

這時以經被"滅斬"狂風掃落葉般,斷手斷腳的喪屍們,對這個大反撲的機會,可是求之不得啊!

向來都是硬漢風格的賽頓柯爾,靠著壯碩於其他年輕將軍兩倍大的肌肉,四十多歲的年紀照樣用單手揮舞著巨劍,開始在個人舞台中放出光彩。

『怎麼全都埋回土中了,難道這個世界的規矩,打輸就能逃嗎?哈!哈!哈!』賽頓柯爾對著地板笑了笑,然後假裝往門口的反方向走去。

忽然間,喪屍們大量的往地面跳起,準備來個疊羅漢,用身體來壓制賽頓柯爾的攻擊。

『來的好啊!』賽頓柯爾有準備的,在喪屍跳起之前,先一步的往上一跳,強力的武技,完全展現在喪屍面前。

『迴天滅斬!』賽頓柯爾張大眼睛判斷了一下喪屍們下兩秒的移位後,開始在半空中,雙手移握劍把,用超越神速的力量,扭轉著巨劍往四面八方旋舞。

兩秒後,落地後的賽頓柯爾,抖一抖身上的汗水,又快速的往上一跳,就在這起落之間的強風吹送,讓喪屍們的身體出現明顯的分裂線,

然後不解的喪屍們看著本來完整的身體開始血塊般的崩裂,直到碎肉舖平了地面,賽頓柯爾才緩緩的落下。

『慢了一秒,真是不能不服老啊!』賽頓柯爾槌了槌雙肩後,闊步的往門外走去。

『來點輕鬆的好了!』賽頓柯爾出門後,揮劍擋了擋漫天飛舞的黑氣箭後,接下來就是一道又一道的真空劍氣波往上方送去。

這時,騎上馬匹往上坡北營區前去的凱斯特,已經用妖精聖劍探出妖精們靠著樹人的自然再生結界,完美的擋下喪魂死屍和幽冥弓獵手攻勢後,

快步飛奔的騎馬往爆風軍團前進。

到達營區後,卻發現營區裡守夜的人員,並無任何被襲擊的跡象。

『可惡。之前使用聖十字的審判!浪費了太多的魔力,還不知道我剛剛發出的攻勢可以爭取多少時間,要快點找到風月支援才行。』凱斯特用手勢要哨口的軍官安靜,

然後快步的跑到風月流痕的指揮官蓬裡。

只聽到風月和牙正在和騎士大隊長悠閒的談論著馬經,談到最後居然還吵了起來。

『我說嘛! 要讓公馬跑快一點的方法,就是讓母馬跑在前面,然後公馬就會死命的追....』風月理直氣壯的辯論著。

『不不不,我說要讓士兵哈很久的小姑娘騎在好馬上面,然後讓騎著劣馬的士兵追,這樣不但可以練馬,還可以練人的專注力!』

騎士大隊長伯特,專業的指導著風月。

『我說,不如讓伯特騎在發情中的母馬上,然後跑給一大群公馬追,不但可以練馬,也可以顯現出你的軍隊陣容。』牙也一邊提出見解,

一邊和風月在旁笑了起來。

『可惡、你們兩個是諷刺我說,騎兵部隊都是豬哥!你們不服氣的話,等等一人選一匹馬,看誰跑的快!』氣紅臉的伯特轉身就往門外走去。

『好啊,那風月,你準備看著我讓他的馬和他打架,然後我們再笑他。』牙暗示著伯特,自己德魯伊的身份可不是假的!

『統帥!』伯特走到門口,看到凱斯特後,立刻單膝下跪敬了個騎士禮儀,然後尋問原因。

『凱斯特,你的臉那麼難看。難道是...主營出事了!』牙和風月立刻閃過伯特和凱斯特,走出門後要哨兵軍長回報現況。

『剛剛才得知主營受襲,大片黑壓壓的烏雲掩蓋著主營區,並且主營內沒有奇怪的聲響與燈光。』哨兵軍長快速的回報。

『是死亡之谷的警戒兵:喪魂死屍和幽冥弓獵手。我在狩神與冥神之戰的遺錄上有看過。』牙用著非常恐懼的眼神往北營下方看著。

『喪魂死屍擅長埋伏於地面,使用葬身碎魂爪撕裂敵人。幽冥弓獵手暗藏於空中,追音奪命箭可以奪殺一切發出聲音的萬物。』

牙小心翼翼的解說完腦中的記憶圖文後,準備好讓凱斯特的全軍反擊了。

『我去集合法師和爆風軍團開戰,伯特準備好你的騎兵救援。牙和凱斯特你們佈陣吧!』身為北營最高領導的風月,嚴詞以對的向大伙發號命令。

『風月,我的好兄弟。遠戰系的兵力,就讓你負責了!』看著風月帶著一班傳令兵往營區四方奔走,凱斯特把百分百的信任給了風月滿分。

『哨兵,對著主營吹起撤退號角。』凱斯特指示著守營的軍官,吹響號角。

『喪屍們無法在岩石地面的斜坡裡躲藏,我要他們全死在山腰上。』凱斯特狠狠的看著下方。

『伯特、等等就看你的表現了。』以經召集好人馬並列出隊形的伯特,帶領部隊走在前方,對著統帥凱斯特,拔劍宣誓。

『為了榮耀!』反映著紅月光芒的鋼劍,通紅的劍身,整排的染色在銀鐵的盔甲之上,寂靜的殺氣瞬間湧出。

『爆風軍團與法師團準備完成,等待指示。』風月帶領著整團軍隊,站在營區的至高點。

指揮官風月站在人數共一排一百人的魔劍士前方,高舉著風靈劍,使出月牙之光對著凱斯特打訊號。

而在爆風軍團後方的法師也不甘示弱的用法杖打出照明術予以回應。

這時,以經撤軍往北營路上的主營全軍,半路上還是在奔跑的喘息聲中,一個又一個的被幽冥弓獵手從空中往下射的大片箭雨給襲擊。

『他奶奶的,殺也殺不完,俺不玩了。』賽頓柯爾一身熱血的快步跑在撤軍的最前方,指揮著士兵跟上。

『要不是馬匹全被死屍啃個精光,俺也不用跑的那麼累。』一向喜歡騎馬打仗的賽頓柯爾開始在逃命的路上碎碎唸。

『距離差不多了,風月,指揮權交給你。』看著下方撤軍而上的士兵以經遠離爆風軍團的射程範圍,凱斯特把指揮權交給風月。

『爆風!』風月的一聲命令下,所有的魔劍士,雙手緊握著胸前的魔法長劍,開始吟唱著各式各樣的屬性魔法術語,

然後聚集所有的魔法能量於手中劍身的握把之上,七彩的元素光芒,漸漸的在魔劍士手中長劍持續不安分的舞動著。

『射擊!』聽著指揮官強而有力的嘶喊,所有人隨著風月手中月牙光芒所指示的方向,開始放射。

強大的元素光芒隨著劍身軌道向上方漫射,拋物線的方向,直直墬落在撤軍弟兄們後方的喪屍和弓獵手之中。

一時之間,各式的元素能量在接觸到其他物體之後,散裂成無數的光點,定點引爆。

大量的魔法碎片跟著強大的爆炸衝勁,毀滅周圍的所有敵人。

『七種元素組成的能量光波,直接抹殺掉考慮屬性相剋的念頭,並且要是遠方的軍隊以為是法師軍團在搞鬼,

  派來的弓箭手又能瞬間被魔法武器加持的魔劍士瞬間擊潰。』牙看完爆風軍團射擊畫面的時況轉播後,開始讚賞著風月的團戰實力。

這時,法師團也不願讓爆風軍佔上風的氣勢壓過,帶頭的大魔導師吉士堡,開始指揮著法師反擊。

『炎燒地獄!』吉士堡一手高等魔法,跳過吟唱時間直接施放,大量的火燄直接爆燃在追兵前方的土坡上,然後不斷的向下方延燒。

而緊接在後的法師們更是隨手一發的火球術、火炎彈、炎風暴、不斷的襲擊著全身燃著火焰又不斷往上爬的喪屍們。

一片火海的人為景觀,就這樣充斥在兩營之間的交界點上。

『爽快!騎士們!為榮耀而戰吧!』看到敵軍的殘敗而陷入亢奮狀態的伯特,準備讓壓軸上場了!

『獸靈之眼的無懼!』、『神聖之光的武器加持!』牙和凱斯特站在預備好衝擊隊形的騎士團面前,開始放出大範圍的輔助法術。

『報告主帥,撤軍任務完畢。』賽頓柯爾狼狽的跑到最後一個士兵的身旁,狠狠用腳踢進營門後,大聲的對著凱斯特報告。

『衝刺!』伯特興奮的帶領著騎士團往前掃蕩著戰敗的殘軍,銀色的光芒反映出騎士們的勇敢與無畏。

幾個衝刺之下,除了先前已經被爆風軍團和法師團化為焦土的屍塊外,其餘的全都命喪騎士手中的銀劍之下。

『成功了!』凱斯特看著主營下方的喪屍開始畏懼走上斜坡的路段而開始撤退逃跑。

『不,這是天空與地面的完美聯軍,我相信那個人,不會讓我們太好過的。』牙的話冷冷的潑了凱斯特一桶冷水。


『黑夜是我的領域範圍,白晝才是你的!這就是生與死的界線。』達彼菲拿出冥神所授予的冥天魔杖,

開始召集所有的幽冥弓獵手與喪屍團,準備來一場最後的大屠殺。

『咻!.....咻咻! 』漫天的黑色羽箭漸漸的把腐蝕的黑氣注入騎士的銀盾與盔甲之中,一個接一個的騎士跟著馬匹倒入了焦黑的泥土之上。

『撤回北營!快點!』著急的伯特,看著騎士團的損傷開始上升後,緊急的集合全軍回營。

這可是整個鋼鐵勁旅裡的王牌軍隊,要是一次倒光!第一個找伯特算帳的,因該就是賽頓柯爾那把巨劍吧。

騎士團完全無法抵擋追音奪命箭的絕對傷害,因為幽冥弓獵手總是有辦法把箭射入胸甲與頭盔所守護不到的脖子上。

可是這次的攻擊,意外的是。弓獵手並沒有用出大量的時間來瞄準,而是大目標的亂射。

代表著敵人準備用數量上的優勢,來個絕地大反撲。

『報! 大片的烏雲正快速的往這邊聚集!』、『報!騎士團徹退之後,喪屍開始瘋狂的前進!』、『報!風月指揮官傳來消息,

法師和魔劍士需要休息時間恢復魔法能量!』哨口的軍官們連續回報三個壞消息,已經快把凱斯特的頭給炸開了!

『劍士和弓箭手們,還能動的,全都給俺起來!你們不是上來這邊睡大覺的!』賽頓柯爾大聲斥喝著主營上來的殘兵敗將們!

『劍士們快排好隊形,準備死戰!弓箭手們,能射一個是一個!盡量幫法師們爭取時間!』賽頓柯爾趕鴉子上架般的,

把已經被恐怖的喪屍給嚇傻的弟兄們,通通趕回第一線作戰。

只是剛剛逃命時幾乎都是用爬的爬上來的士兵們,現在還是發抖到連劍和弓箭都拿不穩,還能剩多少戰力呢?

『讓我去解決一切。只要我死!對方不要命的攻擊就會停止。』刃狌牙看著快潰散的聯軍,有種慚愧的感覺。

『他們是為我來的!我感覺的到"他"』刃狌牙摸著胸口發燙的銀爪,覺悟一切的眼神恍惚的往營口走去。

『是朋友,就給我留下!伊洛不是讓你來自殺的!』凱斯特拉住牙之後,重重的揍了他一拳。

『妖精族正趕來!我們還是有勝利的機會!』凱斯特僵硬的臉孔對著左臉頰黑青的牙露出微微的一笑後,回到第一戰線準備最後的攻勢。

『這一群軟腳蝦,能殺幾個喪屍就不錯啦!』風月帶著一百人的魔劍士,面有難色的看著賽頓柯爾訓話中的殘軍後,轉身看到凱斯特立刻走了過去。

『我特別留了一百人給你,這些都是戰場精英。剩下的魔力還夠一次武器加持,就交給你了。』風月不捨的眼神好像在告訴著凱斯特:『別死光了!』

『好兄弟!我會留幾個"精英中的精英"回報你的。』凱斯特閃過風月準備飆淚的眼神後,最後的戰爭開始了!

『報!喪屍距離營區剩兩百公尺。』、『報!黑雲距離營區一百公尺。』、『報!未見妖精族身影。』哨口傳來的訊息,把大家絕望的心情推向了谷底。

『這是為了生存而戰,想活命的給我多砍幾個擋箭的。』賽頓柯爾帶領著剩下來的一千名步兵、和五百名的弓箭手,排好陣勢,準備來場生死大戰。

『全軍幫騎士團開路,能拖幾分鐘是幾分鐘。』凱斯特的叫喊聲之中,混雜著風月和那一百魔劍士的高昂殺氣。

『為了凱斯特而戰!』風月的叫喊聲瞬間把眾人的士氣,拉到了最高點。

『殺!!!』震天的殺氣,響徹了雲霄。

『碰!』就在大家要衝刺出去的前一秒,前方的地面居然開始翻滾,所有人全都納悶了!

『大地女神的慈悲!』嬌聲的妖精女法師,漸漸的從森林後方出現。

這時,翻滾中的地面,滾動著地表裡的岩石,如雪球般的往下坡滾去,直接砸死不少閃避不及的喪屍。

空中的幽冥弓獵手察覺異樣後,開始盲目的對聯軍亂箭掃射。

而妖精神箭手們卻早一步在森林中往空中射出羽箭,漫天飛舞的光之銳箭,,一隻又一隻的插滿在空中的黑雲之上。

『自然之神的眷顧!』守護妖精的六棵樹人們,也圍繞在法師、魔劍士和營區的門口,使出大範圍的治癒法術,恢復聯軍的戰鬥能力。

『光之壁壘!』樹人們散到營區六個角落後,吟咒形成光之結界,包圍守護著整個營區。

妖精王子西拉克,這才慢慢的帶領著妖精劍士走入營中。

『尊貴的聖劍託付者凱斯特,感謝你對妖精的信任,就讓我以安全來回報你吧。』

『妖精的神箭手以經包圍著整片森林,開始對黑雲掃射,喪屍也會在妖精女法師的精靈法術的逼迫之下節節敗退的!』妖精王子西拉克始終微笑的說著。

喪屍在妖精女法師的包圍下還想以人海戰術來個最後一擊,忽然之間全都隱入土中。

潛伏在土裡,快速的往女法師的方向移動,想把敵人全部都拖入土中解決。

『安息者的長眠!』在女法師吟咒之後,前方的土壤開始流沙般的向下流失,並且持續擴大的範圍,以經把整片的喪屍軍團給吞沒。

『大地之神的憤怒』流沙般的土壤開始集結成不同顆粒大小的尖角石塊,然後在漩渦之中撞擊、切割、粉碎一切大於它的任何物體。

不久之後,數萬軍團的喪屍們全都葬送在這片沙瀑之中,成為一堆發臭的爛泥巴。

妖精神箭手將自身的氣息隱入森林之中後,完美的閃過弓獵手的精準射擊,快速的跳躍在樹枝之上的妖精們,開始對著黑雲遊射。

在察覺不到聲音叫喊與喘息聲的幽冥弓獵手,頓時失去了目標,在黑壓壓的森林之中視線根本看不到任何的蹤跡。

在人類北營又受到樹人結界的保護之下,只能漫無目地的對森林亂射。

但無目標的射擊又會讓嗅覺敏銳的神箭手安全的躲過那黑暗氣息凝重的奪命箭。

而妖精們邊跳邊射擊的天賦,又會讓弓獵手們無法早一步躲過銳箭的來襲。

『箭雨!』加持聖光的銳箭漫天飛舞。,又一次的準確的貫穿弓獵手的頭部,然後淨化成白煙。

就這樣,幽冥弓獵手們,一箭又一箭的消失於妖精們的遊擊戰之中。


受到樹人治癒後的聯軍,現在終於知道妖精們,為何堅持要樹人行軍了。

天然的結界師,又有大地的能量補給。不用像一般的法師,沒魔法能量後,隨便一位村民都打不過的好。

難怪妖精們整族都以森林之母為中心生活,這就是最大的好處。

法力經過滋潤後的法師和爆風軍團,也開始了另一階段的攻擊。

『西拉克,你怎麼知道我們守不住的?』凱斯特把那團魔劍士調回法師團後,和風月、牙、賽頓柯爾四人追問著妖精王子。

『因為本來包圍在自然結界外面的喪屍和弓獵手,開始往綠光的方向快速移動後,我立刻解除警戒出來查看,

卻異外發現,那是營區的方向。所以我一擬定好戰略,馬上趕了過來。』西拉克優雅的說著。

『妖精法師的精靈術語和神箭手的氣息隱匿,本來就是喪屍與幽冥弓獵手的剋星。』西拉克毫不擔憂的說出妖精們的強大優勢。

『呼,差一點就要全軍覆沒了。幸好你有趕來!』凱斯特、風月、牙、賽頓柯爾擦了擦冒滿全身的汗,放鬆完壓力般的癱坐在地上。

『今夜、是我在這個世界裡,最長的一夜!』凱斯特首先開口說出了心中的感想。

『同感!』風月、牙、賽頓柯爾回想著這一晚的驚險歷程,可說是生死交錯。

黑夜後的黎明,掃除了黑雲的騷擾與喪屍的陰影。

陰險的冥神之子-達彼菲,漸漸的把身影攤在太陽之下。

白銀骷髏鍛造成的紅色斗篷蓋住了其蒼白的臉孔,手拿冥天魔杖的右手放出黑暗光芒來緩和陽光的刺眼。

『第一批在死亡大陸存活的人類,我會記住你們的。黑暗大賢者-達彼菲,不會放棄任何復仇的機會。』

『還有你!狩神之子。用近我十萬大軍還是無法逼出你的現形,是我最美麗的錯誤。』

達彼菲邪邪的對著軍營一笑,就像獅子咬死獵物前的最後讚賞....


我無名內有完整版的小說(昨天剛拼寫完),希望大家欣賞完給個感言吧^^
http://www.wretch.cc/blog/fj70210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翔麟 + 30 + 30

總評分: 名聲 + 30  J幣 + 3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duckcats
伯爵 | 2009-4-27 15:33:50

版大厲害喔!寫短篇小說!加油!加油喔{:3_330:}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