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482 | 回覆: 2 | 跳轉到指定樓層
fj70210
幹部 | 2009-4-17 12:31:57

第一章生與死  1-2 最慘的一戰                                                                                                                 作者:風月流痕


新的一天緩緩到來,但是所有的人並沒有顯現出太大的期待。

因為昨晚的慘重傷亡,以經大大的銳減了聯軍的實力。


『 小伙子風月帶領的爆風軍團共兩百人,無人傷亡。 小白臉西拉克帶領的妖精族共五百三十人加樹人六顆  無人傷亡。

  俺帶領的鋼鐵勁旅共一萬人 弓手三千 法師三千 騎兵一千 步兵三千人 。死傷過半....

  還能動的有步兵一千名 弓手五百 騎兵四百人 法師三千人。薩亞死老頭帶領的團本部精英隊全滅.........    』


聯軍從北營區回到下方的主營區善後,並搜集戰區剩餘下來的物資。

賽頓柯爾睜大眼睛瞪著小兵剛剛呈交上來的傷亡人數表,越說越憤怒的看著。

『他奶奶的!死的都是俺的人。』賽頓柯爾用雙手撕碎手中的報表,然後開始亂發脾氣。

『等等法師長老吉士堡又要跟我說教了... 不過沒關係!我先去罵伯特一頓,過過乾癮!哈哈哈。』

賽頓柯爾從帥蓬裡副官的座位上起身,拿起身旁的巨劍就要往外走。

『不留住他嘛?凱斯特!』坐在牙旁邊的風月,擔心的問著。

『讓他去走走也好!反正也要等到西拉克來之後,才能擬定戰略。』凱斯特一點也不擔心的坐在主位上悠閒的躺著。

『可憐的伯特...』風月腦中想起伯特的被賽頓柯爾越罵越矮小的處境就覺得不捨。

『不管擬定的戰略如何?今晚我一定要出戰!』牙熱血激昂的說著。

『朋友!算我一份。』風月看了看牙後,玩笑般也把話給說明了。

『你們靜下來,好好想一想?死傷過半了,還想硬碰硬,是昨天打的不夠慘嗎?』凱斯特大聲的斥責著兩人。

『昨天都打入決死戰了,敵方主帥都還沒出現。對方還有多少兵力,也還不明白。

你以為我們的糧食還能撐多久? 現在還找不到食物來源的話,半個月內就會斷糧....』凱斯特這時才把軍營裡的現況給說明。

『靠著妖精結界的守護,最後也會死在糧食短缺之中。』風月和牙這時才了解凱斯特的苦心。

『這是軍營最高機密,連賽頓柯爾和西拉克都不知道。我也是翻了薩亞筆記的資料才發覺的。』

『想想....當時聯軍的所有武器、配備和軍糧都是薩亞一手包辦的,現在少了他,倒是有一種落漠的感覺。』

『讓我們禱告一分鐘吧!』身為聖職者的凱斯特開始犯起了職業病。

『以上帝雷克斯•西里德安之名,保佑你在天國的子民...』、『阿彌陀佛、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

『狩獵之神的安撫之下,請讓塵歸地面的軀體能夠靈魂不滅...』同時間,凱斯特、風月和牙,三種不同信仰、不同文化的禱告文開始了...

『凱斯特!看看俺遇到了誰!』賽頓柯爾開心的把粗壯的手臂,搭在西拉克的肩上,硬是快步的把他拖了進來。

西拉克本來想優雅的步入軍營,然後靜靜的把大家的目光吸引到他身上,可是卻被熱情的賽頓柯爾給破功了。

『賽頓柯爾將軍還是一樣的好客!』西拉克苦笑著拿起小兵遞上來的熱茶,用著極度優雅的姿態喝著。

『他奶奶的,剛罵完伯特,轉身就遇到了吉士堡。要不是西拉克及時趕來讓我抽身,吉士堡的炎燒地獄,我可受不了!』

賽頓柯爾一說到興奮之處,就大力的用手拍著西拉克的背部叫好。還差一點害喝茶中的西拉克嗆到。

『有什麼好消息嗎?』凱斯特有趣的看著西拉克。

『我剛剛才從妖精族開完長老會議過來。會議中,我堅持著要長老們鄙棄傳統,讓人類軍團進入妖精的守護結界之中,最後....長老們都同意了!』

西拉克微微笑起的嘴角,隱約的告訴大家,他可是費了好大的勁,才說服那群老頑固的。

『我有我的戰術考量。我主張讓人類會留在主營,妖精紮營在北營,我要引蛇出洞。』凱斯特挽拒西拉克的好意,堅持著自己的安排。

『可是,昨晚的戰況.....。凱斯特,你不該讓支持你的士兵繼續喪命的。』西拉克壓抑住內心起伏的情緒,緩緩的責問著凱斯特。

『說說你的想法吧!凱斯特。大家都想聽看看。』生死經驗值雄厚的賽頓柯爾,隱約知道實情般的詢問著。

『先說出你的內幕吧!。』凱斯特知道,賽頓柯爾會把伯特罵的死去活來,絕對又有聽到什麼新的壞消息了!

『斥候回報,軍隊往前的道路已經崩塌。俺想應該是喪屍的傑作。』賽頓柯爾不屑的說著。

『我的女法師半天內就能把道路修復。只要白天行軍,夜晚讓軍隊進入結界。還是有機會走出死亡大陸的!』西拉克依然不放棄希望的說著。

『警急通報!』負責伙食的軍官答耶,不顧著守衛的阻止,硬是緊張的往帥蓬大喊。

『報告統帥,主營裡的所有糧食,受到昨晚的黑氣侵蝕。以經全都發霉腐敗掉,請問是否立刻派人往北營取出備用乾糧食用。』答耶緊張的對著眾人叫喊。

『還不快去啊!讓俺餓肚子的話,等等就找你練靶!』賽頓柯爾大聲的把答耶哄出去以後,閃亮的眼神開始緊盯著凱斯特。

『看來我太小看你了,冥神之子。』凱斯特假裝生氣的起身,然後趕快把身體往後轉,硬是在逃離賽頓柯爾的眼角餘光後,開始竊笑。

『快說!糧食剩多少?俺可不想餓著肚子打仗!』賽頓柯爾抓狂的起身拿起巨劍,就往地板一劈。

『中計了!』凱斯特開心的奸笑著賽頓柯爾的上當,然後轉身苦著臉對著賽頓柯爾嘆了口氣說:『七天!』

『俺支持凱斯特的反擊計畫!』賽頓柯爾一聽到糧食短缺,立刻從反對票跳到凱斯特這邊,因為對他來說,吃飽飯是比打勝仗還重要的事。

就在賽頓柯爾表態之後,風月和牙也跟先前所知道的一樣,支持凱斯特的計畫。

『聖劍託付者,希望你是對的!若是你死了,森林之母會帶領我們離開...』西拉克看到凱斯特在四票比一票的強大優勢下,只好靜靜的無聲抗議。

『我的計畫是這樣的!』凱斯特總合所有的現況後,開始對分析整個戰略的人員分配。

『目前只知道對方的統帥是冥神之子,也就是牙宿命中的死對頭。我就是想利用這點來吸引對方入營區。』

『昨天他的軍隊打了敗仗,今天一定會帶著更多的軍隊來到。我們就那麼點人,踩就把你給踩死了,還怎麼打!』面對賽頓柯爾的率先發難,

而凱斯特倒是有準備的說:『到時,只好靠我師父的絕招了!』。

『聖靈結界!!』大家異口同聲的睜大眼睛看著凱斯特

『聖靈結界跟你的神喻手札一樣,需要大量的魔力輸出,並且施法中不能移動。以你的能力,能撐多久?』西拉克優雅的慢慢將視線轉向凱斯特。

『只要撐到他認輸就可以。我們所需要的,不是惡戰!而是對雙方都有利的互換條件。』凱斯特堅決的眼神,散發出勝利的光芒,炯炯有神的看著眾人。

『互換條件!凱斯特你倒是挑起我的興趣了。說說你的策略吧!』西拉克和賽頓柯爾有默契般的等待著凱斯特的下一句。

『對方有強大的兵力,並且昨天看過聯軍的戰力後,只要妖精駐守在北營區,他們絕對有優勢條件在妖精救援之前,就把人類滅了!

  所以對方會有持無恐的把主營區給圍起來,然後威脅著要牙出來決鬥,不然就要滅掉全營。但是當他踏入營區後,

  立刻啟動的聖靈結界不只會讓他孤立無援,並且收不到指令的喪屍和弓獵手們,只會傻傻的在原地等著後方妖精的突襲。
  
  而這時被困在營中的冥神之子,就是我和他談判的最好時機。在我方營中強大兵力的輔助下,我相信他會妥協的!!』凱斯特穩穩的把想了一個早上的計畫,完整的說了一遍。

『如果全勝的話,不費一兵一卒就能離開這個鬼大陸,並能完成牙的任務,看來...凱斯特你是對的。』賽頓柯爾伸出右手對著凱斯特比了個大姆指。

『妖精們會在聖靈結界完成後,適時的給予支援的。』西拉克聽完計畫開始熱血沸的說著。

『不過,為了萬一,凱斯特你還是讓風月和牙先隱藏實力的躲起來比較好!昨晚我們的能力幾乎都被對方摸清楚了!

到時有啥意外的話,他們兩人還可以立刻救援,這樣不是很好嗎?』賽頓柯爾還是想為軍隊留點後路。

『報!中午用餐時間到!』達耶來到主蓬對著眾人報告,並且悄悄的對著凱斯特打信號!

『已經中午拉!凱斯特!那晚上我和牙就躲在廚房下棋好了,順便叫伙房兵炒點小菜。爆風就交給吉士堡帶領,贏了在找傳令來叫我們。』風月輕鬆的說完話後,

直拉著牙要去廚房看菜色,還一邊討論著宵夜吃什麼好?

『吃飯!吃飯!凱斯特,沒事我也先走拉。你排好兵陣圖後,在叫傳令兵給我的親衛。』肚子已經餓的咕咕叫的賽頓柯爾,巨劍也不拿的就往蓬外跑。

『看來我也該走了!不過,凱斯特。剛剛我用精靈法術察覺到,地底有一股強大的暗黑能量在流動,希望不會造成今晚的變數。』西拉克警戒的說著。

『因該是昨晚戰鬥後留下來的氣息吧!當時大批喪屍從地底冒出,然後把所有的士兵拖入地底殺害,會殘留下暗黑能量也不意外。』凱斯特不加留意的回答著。

西拉克走後,凱斯特馬上把薩亞要團本部文書精英們統計出來的武器、糧食、建築材料的綜合報告手冊拿出來,慢慢的翻開糧食那一頁。

『剩餘糧食可供萬人大軍食用兩個多月... 』然後慢慢的撕下這頁燒毀,再把書給藏了起來。

『要不是團部文書官全滅的話,我也不須要跟答耶演出這一場戲!軍隊失去文書官的資源通報,加上士兵們長期處於恐懼中戰鬥的話。

只要磨損完士氣與決心,叛變就是唯一的路!現在只有讓愛好和平的妖精改變想法,戰爭才能快點結束...』

凱斯特說完話後,使出魔力感知著下方的暗黑波動,靜靜的回想著聖騎士軍團長-斑德奧士留給世人的那段話。

『沒有永遠的和平,也沒有不死人的戰爭...』凱斯特輕閉著雙眼,等待著夜晚的來到。



到了深夜!紅月的現身,席捲大批染紅的黑雲來襲,伏埋在土中的喪屍也有秩序的,排列成大長方形往營地前來。

而領導前方的主帥冥神之子,也不意外的現身在這批暗黑軍團之中。

『他奶奶的!凱斯特、根據營裡妖精偵查兵的回報,地面的這一團喪屍,起碼有十萬,加上天上那黑壓壓的那一大片,總合都超過二十萬大軍了!!真是個恐怖的數量。』

賽頓柯爾看完偵查兵送來的報表後開始臭罵:『二十萬打五千二,這仗怎麼打啊!』

『昨天都撐下來了!難道今天你要放棄嗎?』凱斯特接過報表後開始問著:『兵力分配的如何!』

『步兵一千人列陣在我倆後面準備伏擊,弓手五百人在營區中段的屋頂上都藏好身影了。

法師和爆風團也在營區後方的準備好了,那哥倆好就不說了,整個營區就他們最悠閒!』賽頓柯爾看著前方的大軍,碎碎唸的說著。


這時,對方的統帥,也已經來到營區門口了!

『無知的人類,你們還想作最後的掙扎嗎?』冥神之子身穿暗紅色的斗篷,銀白色的骷髏紋路,在夜晚紅光的照射下,多了一絲詭異。

『想知道授神之子的話,就一個人走進來吧!』賽頓柯爾扛著巨劍,站在凱斯特的身旁大喊。

『兩個人,就想單挑二十萬大軍嗎?有趣..我陪你們玩!』嘴露邪笑的冥神之子,手拿著冥天魔杖快步的走了進來。

     
『薩爾凱斯特以天父、神父、人父之名,訂下契約。以忠誠誓言與永世謙卑向您換取守護世界的最後救贖!

  仁慈的神啊!你的英靈,請在世人的膜拜之後開始降臨。以聖潔的身軀幻化成阻隔善惡衝突的界線,共享萬世子孫的虔誠信仰。』

凱斯特生澀緩慢的唸出祈禱祭文,並以自身人體十字架的方式,將神喻手札拋向營區上方。

『聖靈結界!!』飛舞於空中的神喻手札,一段又一段的將咒文幻化成五彩的元素符號,大量的往周圍飄散而出。

從神喻手札飄散出來的五彩符號,快速的將整個營區包圍起來,並且由手札裡往天空射出一道又一道的光圈,招喚著先祖之靈的降世。

忽然之間,紅色的月光轉換成銀色的聖潔,並且直直的照落在凱斯特的身上。

大量的先祖之靈隨著銀光通道來到主營區,一邊圍繞著主營飛舞一邊幻化成連接天和地的靈魂鎖鏈。

祖靈之間靠著不停旋轉的力量,或甩或拋的將數千條鎖鏈纏繞成一個大圓柱體後,慢慢的將自身化為無形,完美的中斷了營區內外的連接空間。

『我如你所願的走到營區了,先自我介紹吧!我是冥神之子-達彼菲,不死族稱我為黑暗大賢者。』達彼菲不慌不忙的抬頭欣賞著聖靈結界華麗般的形成,

一點也不在忽自己正處在劣勢之中。

『我是聯軍統帥-薩爾凱斯特,就如同你所看到的,我是聖師繼承者,旁邊的是巨劍將軍-賽頓柯爾。』凱斯特疑惑的回答著達彼菲,並大量的輸出魔力來維持結界的運作。

『他奶奶的!你們兩個還有閒情逸緻在那邊互相介紹。依照我說的,達彼菲你讓我們離開這個鬼地方。

  我們就讓狩神之子-刃狌牙,跟你決鬥。不然,你就等著死在這裡吧!』性急的賽頓柯爾看著冒汗中的凱斯特,就知道結界撐不久了。

『不!這是我渴望以久的遊戲,怎麼能那麼早就結束掉!我說過陪你們玩的,怎麼能食言呢?』達彼菲拿下斗篷上的頭罩,對著凱斯特邪邪的一笑。

『巫妖王!!!』扭曲著臉孔並嚇出滿身大汗的凱斯特,身體無力的攤坐在地上,只剩雙手向上繼續支撐著結界運轉。

『箭陣!弓箭手給我射準點!』賽頓柯爾一聲令下,漫天的箭雨由屋頂上飛射,直直的往達彼菲身上猛刺。

『燃燒一切的幽冥之火啊!貪婪的啃蝕著萬物吧!』達彼菲放出黑色的火燄圍繞著身體四周,完美的擋下了眼前的箭雨。

『劍手伏擊!』賽頓柯爾下令之後,所有躲藏在房屋後方的士兵們,開始不怕死的往前衝。

『不死獻祭-亡者復生!』大量的骷髏在達彼菲手杖綠光的照射之下,開始復甦。

『沉眠於地底的亡者啊,在我的召喚之下,再次起身重溫殺掠戰場的美麗幻夢吧!等待你們前方的,是一場熱血與哀嚎聲交錯的華麗饗宴!』

達彼菲高舉著手杖,吟唱著黑暗祈禱文。強大的綠光,慢慢的讓埋骨於地下的生物,漸漸的重生了。

『昨晚我要喪屍們將士兵們的骸骨都拉到地底,就是為了現在做準備的!』達彼菲雙眼綻放著殺戮的紅光,一場旗鼓相當的戰爭,開打了!

『他奶奶的!兩千名骷髏戰士,兩千五百名骷髏弓箭手,骷髏騎士六百名!跟昨天部隊裡的死亡人數一模一樣!』賽頓柯爾恐懼的打了個冷顫。

衝刺到敵人前方的劍士們,看著人數上大於我方的骷髏軍團,倒也不畏懼的繼續向前砍殺。

只是拿著鏽刀爛弓的骷髏也是本能性的反擊著劍士們的攻擊。

『一千名人類戰士對打五千名的骷髏戰士,還能不畏懼的迎戰。這就是你們所說的士氣吧!』達彼菲站在骷髏的後方,靜靜的觀賞著這場精采的演出。

正當劍士們將劍刺破骷髏們破損的胸甲並埋入胸膛時,毫無知覺的骷髏卻沒事般的學起對方,也將鏽刀刺入敵方心臟。然後在對方倒地之後,在慢慢的把胸膛裡的鋼刀給拔了出來。

『箭陣!』慌亂中的賽頓柯爾,看著劍士一波又一波的突擊,卻都在無法命中骷髏要害的狀態下平白犧牲。

漫天的箭羽,隨著賽頓柯爾手中巨劍揮舞的方向,一次再一次的拋射而出。但是,再多的箭支,插在不痛不癢的骷髏身上,也無法更進一步的抵擋死亡軍團的前進。

『凱斯特!告訴俺!骷髏們怕什麼!』賽頓柯爾慌恐的將雙手按著凱斯特的肩膀,猛力的搖晃。

『骷髏怕火,斬..斷...脖子!。』因為法力輸出過度而臉色蒼白的凱斯特,慢慢的回答著。

『爆風軍團和法師預備!兄弟們準備反擊了!』雙眼燃起希望的賽頓柯爾,亢奮的把凱斯特丟回地上,然後快速的回到戰場。

『把護衛在牙和風月身邊的伯特叫來!我們需要騎士的衝擊。』賽頓柯爾下了個密令給身旁的親衛,然後雙眼看著法師們的攻擊來到。

『炎燒地獄!』吉士堡帶頭發出的高等魔法伴隨著火炎彈的投射,瞬間就燃燒出一片火海,立即的阻擋住骷髏的前進。

因為不耐高溫,穿著骷髏身上的皮甲、盔甲等的防禦裝備,開始在火海中,燃燒起濃濃的白色煙霧。

白煙的出現,倒是阻擋住了骷髏們前方的視線,傻裡傻氣的骷髏,竟然開始脫掉身上的防禦裝備。

『好機會!爆風射擊。』遠方高射而起的七彩光幕,拋射出大量的元素光波,直接在骷髏們的身上爆散開來。

七彩的光波爆裂過後,數千人數的骷髏軍團,瞬間銳減!

『衝刺吧!伯特!別讓我失望了!』賽頓柯爾的雙眼與伯特交錯而過,意味著騎士軍團的重要。

『為了榮耀!前進吧 騎士們!為了即將來到的勝利歡呼!』振奮人心的言詞,跟隨著騎士的出現,聯軍的士氣再一次的拉到最高點。

騎士們也不讓眾人失望般的,在往前幾個衝刺之下,以經掃蕩了不少的骷髏士兵。

『劍士們!跟著俺去幫骷髏們刮鬍子吧!』勝利在望的賽頓柯爾,騎上戰馬,親自帶領著步兵出征。

這時,受到冷漠在一旁的達彼菲,卻是一點也不在忽骷髏軍團的滅亡,反而用著極亢奮的眼神看著聯軍的們的強大士氣。

『飄流於遠古的巨獸啊!你的重生,將為染滿鮮血的戰鬥更添一絲璀璨。我將貢獻戰場上所有的生命糧食,來換取你臉上最後一絲喜悅。

  釋放你的饑渴吧!小乖!在冥神與綬神的默許之下,我迎接你的重生。』

達彼菲左手握著胸前的銀色骷髏圖騰項鍊,直接用上了兩神之間所交換的召喚咒文,卻只是為了讓這場精彩的表演,能夠繼續...

散落一地的殘支碎骨,在達彼菲遠古咒語的祈禱之下,漸漸的拼湊出上古魔獸的圖樣。

巨獸的雙眼爆發出詭異的綠光並張裂出讓人懼怕的尖牙撕吼,伴隨著充當獸皮的皮銀碎甲附著後,更顯現出牠的恐怖猙獰。

『你們來見見我的寵物吧!』達彼菲輕輕的抹過最後一絲微笑之後,開始放任著巨獸攻擊。

『撤退!』賽頓柯爾下令的速度還比不上巨獸奔馳過來的迅速。

看著之前的骷髏軍團,踏著緩慢的步伐前進時。聯軍還有時間來反應戰略。

現在眼看這頭巨獸的速度,卻是讓奔跑中的眾人,漸漸感覺到渺茫的生命,正在一點一滴的流逝。

『啊!』一聲慘叫聲後,所換來的,是一個又一個的士兵在哀嚎聲中,被巨獸小乖所吞噬掉。

『吉士堡!你再不攻擊,俺就直接殺上去!』賽頓柯爾的叫罵聲之後,遠方系的戰力,開始發威了。

數千顆的火炎彈伴隨著元素光波準備在巨獸的周圍引爆,但是只見小乖輕輕的一個接著一個的跳躍之下,每次都能剛好的在法術引爆之前逃離。

當小乖跳離最後一個火炎彈之後,居然還回頭,嘲笑般的對著賽頓柯爾怒吼。

『敢笑俺!你這頭該死的畜生!』被激怒的賽頓柯爾,下了馬往直接往著巨獸的方向奔跑。

『滅天狂斬!』賽頓柯爾雙手緊握巨劍手把,奔跑到小乖的面前,對著巨獸頭部就是一手超神速的百招亂斬。

只是此時的武技,卻只能換來巨獸停留幾秒的混亂。

『怎...怎麼會沒有效!』賽頓柯爾驚訝的看著巨劍上的殘破裂痕,以經震麻的雙手,頓時失去了戰鬥能力!

清醒後的小乖,看到跌在地上的賽頓柯爾後。

貪婪的眼神,對著賽頓柯爾那壯碩於一般人兩倍大的身體,流了一地的口水,撕開裂牙,就準備一口氣吞噬掉。

『風劍無痕』來者揮出數道劍形的風波刀,狠狠的砍入巨獸與賽頓柯爾之間。小乖察覺後,緊張的趕緊跳開一段距離。

『紛月大陸上,神州戰神的首席大弟子風月流痕來到!』風月不放棄任何的作秀機會,拿起打著月牙之光的風靈劍,準備活動筋骨了。

『小伙子風月,你來的正是時候!』已經回復戰鬥狀態的賽頓柯爾,起身拍了拍風月的肩膀。

『巨獸的外表堅硬無比,只有從內部破壞才能致命。』賽頓柯爾在風月耳邊細細的說完話後,起身該他表演了。

『武士正法-斬立決!』小乖回過神來,繼續對著賽頓柯爾衝刺,而賽頓柯爾也不甘示弱,決定用盡全力來挑戰巨獸身體的堅硬度。

朝著巨獸狂奔的賽頓柯爾,不劈、也不砍的,用盡全身的力量,硬是把巨劍插入小乖的頭顱之內。

『噗滋!』流著大量綠色血液的小乖,痛苦的咬著賽頓柯爾的身體,快速的甩動,想盡辦法要把他甩下來。

『風月!現在看你的了!』在小乖的咬食之中,賽頓柯爾靠著巨劍的支撐,硬是不放手。

但是隨著巨獸額頭上綠色血液的增加,牙齒間的咬合是越來越緊密了

這時,賽頓柯爾身上的厚重盔甲,漸漸的出現了數不盡的碎裂痕跡。

『爆風!』風月不捨看到賽頓柯爾的犧牲,拿起風靈劍,直往巨獸頭部跳躍而來。

『來的好!』看到風月的來到!賽頓柯爾雙手用盡最後一絲力量來抽出小乖頭顱上的巨劍,然後被巨獸狠狠的甩了出去。

『射擊!』以劍換劍,再次插入巨獸頭顱上的風靈劍,釋放出了爆風指揮官風月的全部力量。

綠色的風靈元素,大量的從巨獸頭顱隱入到身體裡面。不久之後,受不了擠壓的旋龍風暴,瞬間爆散開來,立刻絞碎巨獸的龐大身驅。

『你們殺了我的小乖!我要你們陪葬!』看著自己辛辛苦苦召喚出來的傑作,居然被剛出場的無名小卒給一招擊滅。

冥神之子-達彼菲,憤怒了!

『活人獻祭-惡靈附身』達彼菲抽離所有注入骷髏裡的冤魂,轉而射入敵方士兵的軀體裡面。

『釋放你們最深層的恐懼,來感受我巫妖王的怒火吧!』雙眼通紅的達彼菲,準備將最極限的恐懼,帶來這個世界。

『啊!』一個又一個的士兵們,不分兵種的全部在冤魂的附身之下,無神的砍殺著身旁的兄弟。

首先發難的是屋簷上的弓箭手們,亂速的飛箭,一支一支精準的射擊在騎士團的戰馬上。

『棄馬!逃離弓手的射擊範圍。』面對五百名弓手漫射於空中的亂箭,不到百名的騎士團已經讓伯特已經失去再戰的決心了。

『前方步兵全滅,弓箭手又在敵我不分的亂射中逐漸瓦解。騎士團也所剩無幾了!』伯特看到賽頓柯爾的現況後,立刻跑到主帥凱斯特身旁

回報著目前慘烈的戰況。

『到底誰才是敵人,在這樣下去的話!我們會全軍覆沒的。』以經支撐結界到極限邊緣的凱斯特,看著剛剛巨獸爆裂時,被碎片炸飛而昏迷不醒的風月,

和因為失血過多無法再戰,目前正被所有醫官急救中的賽頓柯爾。凱斯特有了壯士斷腕的決心了。

『伯特!通知法師團和爆風軍團來前線支援,準備放棄前方所有士兵。』凱斯特發白的眼神,無力的看向遠方的達彼菲。

達彼菲正帶領著被惡靈死屍化的士兵們,一步又一步的向著賽頓柯爾急救中的地點逼近。

『我們來了!』前來支援的三千名法師與兩百名魔劍士生力軍,到是給凱斯特恢復了一點信心。

『我所要的,並不是你們的死戰,而是一步又一步的瓦解你們的士氣。』達彼菲舉起手杖,發出淒慘的紅光,照射在被惡靈附身的士兵。

被附身的士兵們開始在哀嚎聲中扯下身上的肌肉,血淋淋的肉塊,一大塊又一大塊的直接從士兵的手上,往法師團與魔劍士的上空丟去。

眼前無法令人相信的一幕,就這樣真實的上演。而就在敵方士兵們拋下第五十人份的屍塊後,法師們開始膽怯了。

『只要是活著被前方的鬼魂附身,我也要這樣的慘死嗎?那還不如等結界消失後被幽冥弓獵手殺死還比較輕鬆。』此起彼落的話語,

開始出沒在懦弱、膽小、和一些沒上過戰場前線的法師之間聊開。

『啊!』勉強站起來的賽頓柯爾,拿起巨劍直接劈裂一個準備帶頭叛逃的法師腦袋。

『怯戰者!就是這種下場。』勉強起身的賽頓柯爾,兩眼發昏的看著正在安撫法師情緒的吉士堡。

『凱斯特、賽頓柯爾。折磨著你們的軍隊。看著你們勝利在望的眼神,然後逐漸走向崩潰的邊緣!才是我在這場戰爭中,最甜美的果實。』

『這才是最後的高潮!』達彼菲再次使出不死獻祭招喚出更多的骷髏,準備將這群失去士氣與生存希望的人類們,來個最後一擊。

『你們的毀滅,就是我的重生。這就是生與死的界限!』達彼菲發狂的情緒,已經準備將七千多名的骷髏軍團,丟入不善近戰的法師之中。

要一口氣,把眼前兩百名的魔劍士和膽怯戰鬥而無法施放法術的法師們全部都解決掉。

『達彼菲,我覺得是由完美的勝利,掉入絕望深淵的眼神,才是最豐碩的戰果。』狩神之子-刃狌牙,從容的從軍對後方的房屋裡走了出來。

已經穿好全副武裝的牙,雙手套上了狩神所賜與的獵獸爪,身上更是穿著雪豹圖樣的銀身套裝,緩緩的走到達彼菲的軍團之前。

『只要我放棄神之子的繼承!你的努力,一切將會都是白費的。』牙一臉無所謂的眼神,直接挑戰著巫妖王最深層的憤怒。

『由狩神再次選出神之子,然後突破禁忌之門,來到死亡大陸跟你對決。這段漫長的等待時間,就足夠讓渴望戰鬥的你瘋掉。不是嗎?』

牙露出陽光般的微笑,立刻把勝利在前的達彼菲,給推向了無窮無盡的等待之中。

『狩神之子-刃狌牙!我喜歡你的魄力!為了證明我對你的欣賞,我接受凱斯特的條件。不錯!為了等到你得來,我以經在此寂寞了兩百多年了。』

達彼菲由殺戮的紅光轉換為平靜的綠光,並且也召回即將展開攻擊的骷髏軍團。

『解開結界吧!凱斯特。我準備好另一場死戰了!』面對著一場又一場的戰鬥之下,達彼菲沒有疲憊,只有越來越高昂的亢奮狀態。

『面對高高在上的巫妖王直接挑戰,平民的我真是莫大的榮幸。』牙一邊走向凱斯特,一邊諷刺著達彼菲的強大。

『平手就算你贏。一旦你贏了,我親自護送你們到奇幻大陸!輸了,我也會親自參與殲滅你們的每一戰!

我現在有一整套的遊戲規則來讓對決更精采。場地在一百年前我就選好了,跟我來吧!』達彼菲在結界解除的同時,徹離了包圍在外的黑暗軍團,

凱斯特同時也以妖精聖劍指揮著妖精們的停戰與救援。

這時,看到主營裡激烈戰鬥後的慘況,立刻帶人趕來支援的西拉克。

馬上要樹人們使出自然結界來救援倒地不起的凱斯特和重傷中的賽頓柯爾。

『這是我所看過,最慘的一戰!』西拉克聽完伯特與吉士堡的戰況說明後,心中開始慶幸著妖精們的幸運。

原來,包圍在外的喪屍和弓獵手們,只是達彼菲帶來壯聲勢用的。並沒有指揮他們反擊!

妖精們只是無聊的在一波又一波固定時間發射出一定的弓箭與法術,緩慢的消減掉敵人的數量罷了。

評分

已有 2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紫冰心 + 3
翔麟 + 30 + 30

總評分: 名聲 + 33  J幣 + 3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fj70210
幹部 | 2009-4-17 12:34:01

本文最後由 fj70210 於 2009-4-17 12:35 編輯

第二章光與闇  2-1 神子之爭


達彼菲引導著牙進入死亡峽谷裡的亡靈碉堡。

來到亡靈碉堡的前方後,達彼菲緩緩的帶領著牙走到碉堡前的護城河後,獨自一個人走到護城河另一端的大門下。

『我的護衛啊!開啟那笨重的鐵門,歡迎主人的回來吧。』達彼菲拿起手中的魔杖,四射出強大的綠光,一下子就在黑暗中,照出整個雕堡的原貌。

一座由陰森人骨鑲嵌在外圍的城堡,銀白色的鋼骨完全強調出這些骷髏的等級之高。

而碉堡中央聳立而起的是一座高大的冥神雕像,完全的顯現出神之子-達彼菲,對於主神的崇拜。

由冥神雕像瞳孔中的鑽石雙眼吸收到綠光的照射後,轉化出七彩的光芒,甦醒了沉睡地底的守護之魂。

漸漸開啟的大門,只看見裡頭的幽靈守衛,兇惡的雙眼正警戒的看著達彼菲身旁的牙。

達彼菲發現後,馬上使用手杖發出紅色光芒,立刻就消除掉幽靈守衛的強大敵意。

『走吧!就先讓我盡一下地主之誼。』知道牙願意和自己一戰後,達彼菲不但不防備,並且還越來越熱情的把身體往牙靠近。

牙走進碉堡長長的走道後,更發現主廳裡鑲嵌大片高低位子不等的黃金骷髏。

骷髏們鑲進紅色寶石的瞳孔與主廳裡身軀上的黃金光芒,互相交錯在碧綠的石壁之內。

『這些骷髏,是活的!』牙驚訝的意識到這些骷髏們,正在沉睡之中,等待醒來。

『沒錯,只要我打碎地下室裡的靈魂之球的,立刻能復活一萬多具的銀白骷髏加入戰鬥。』

達彼菲一邊欣賞著自己所一手創造出來,世界上最完美的傑作,一邊向著牙炫耀著。

『而主廳裡面共一千具的黃金骷髏,更是我用來剷滅敵軍的最好武器。』達彼菲鬼魅般的對牙一笑,

顯現出的眼神強調著,就算你們聯軍打進雕堡裡,也將是毫無勝算。

『到我的房間吧,最高級的客人,就該以最高級的禮儀接待。』達彼菲意識著周圍的侍衛離開,

要親自接待牙進入碉堡裡的最高領域。

來到達彼菲的房間前方後,達彼菲要牙輕輕的閉上眼睛,準備好好的欣賞一下他個人的品味。

『開門嚕!』達彼菲興奮的拉開房門,映入眼裡的是,一大片歐洲皇家風格的家具擺設。

『這...這真的是死亡世界嗎?』看著眼前貴族氣派的輝煌格調,牙一下子看的呆了。

『進來吧!還記得上一個來我這兒的客人,可是悼亡之王!。』達彼菲的語調,充分的表示出牙的尊貴。

『談談主神的事吧!多瞭解敵人一點,等等的撕殺,才能更賣力。』達彼菲一副悠哉的神態,輕輕的躺在主人專用的沙發上面。

牙緊張的坐在沙發上,接過了侍衛們遞來的點心後(也不知道能不能吃=.=),頓時也輕鬆了一點。

『冥界之神-阿道夫掌管黑暗世界,死亡之神-貝魯格掌管光明世界,他們是兩兄弟。負責把所有死亡的生物送到冥界進行挑選,決定出進入神界、魔界或是返回人界。』

達彼菲看著牙的默默無言,只好先開口來打開沉默。

『從來沒有人敢在冥界挑戰他們倆,除了聖母莉西兒..呵呵!不過這是陳年往事了!』

『死神居然妄想以冥界的軍隊挑戰神界,好用來奪取自己在人界的信仰權,結果被聖母的流星雨打的哇哇叫!呵呵,真叫人痛快。』

『冥界對於自己有了後繼者,而死神沒有的事情。每次談到,總是會開懷大笑一番。』

『魔主闇締司,可是從來沒有限制魔界的眾神來找尋人界代言者的喔!』

『換你了!』達彼菲說完自己的經驗後,直推著要牙發表談話。

『狩獵之神-菲力浦,動物的守護神。也是狼、豹、熊、鷹、虎、犀牛族的戰士守護者。是一種對生命充滿高度熱血神祇。』

『我就是通過守護六族聖物來得到繼承者的。』牙激動的說出繼承神之子時的亢奮。

『我就不同了!當冥神告知,獲選為神之子的人選共有七個巫妖時!我只能早一步的幹掉他們,直街登上巫妖王的寶座並接受神的繼承權。』

『當時,冥神還以驚訝的眼神看著我!那時候,我才知道。冥神的告知,只是想來場小小的試煉,並不是要我們互相殘殺。』

達彼菲看著牙不以為然的說著,並緩緩的起身,準備離開房間。

『牙!我已經等不及來場最完美的對決了!就在冥神-阿道夫的見證下完成吧!』達彼菲對著牙曖昧的一笑,笑的牙全身發冷。

往外走來到冥神雕像旁,只見到達彼菲站在一塊切割完整的圓形大理石格鬥場上,等待著牙的到來。

『對決共分三場!第一場近身搏鬥,先熱身切磋一下。第二場玩召喚術,考驗雙方的指揮能力。第三場生死對決,雙方使出最強武技決戰。』

達彼菲朗誦般的說出自己定下來的條件後,雙眼放出紅光,挑釁的看著牙。

『一樣是那句話,平手就算你贏。第一場和第二場你都贏的話。我自動退出神的繼承權。

不過要是打到第三場!呵呵、巫妖王的咆哮,會直接讓你蒸發的。牙!你準備好開戰了嗎?』

『來吧!』站上格鬥場的牙,已經準備好第一場戰鬥了。

『啟動亡靈裝甲』達彼菲啟動自發性的輔助魔法,抽起地底下大片的不死怨靈注入自身穿著的斗篷上。

達彼菲穿著冥神所賜與的冥王戰袍,在吸入數量眾多的靈魂後,直接把斗篷上的銀白骷髏變成耀眼的碧綠色。

『獸靈之心的榮耀!』身上穿著雪豹銀裝的牙,更是直接把自身獸化。

牙在經過變身的痛苦掙扎中,狩神賜與的雪豹獵甲更是有靈性的跟著變形,不久後,一隻閃著銀色眼珠子的人形獵豹,站立在戰場之上。

『開戰吧!』拿著冥天魔杖的達彼菲與套上獵獸爪的牙,直接在神所恩賜的武裝下大戰。

『野性狂暴』陷入狂暴狀態下的牙,直接把達彼菲看成一塊美味的五花肉,瞬間就飛撲而去。

『黑暗壁壘』達彼菲由魔杖裡射出黑色的光芒,在自身前方形成一道牆壁,硬是擋下雪豹接下來的衝擊效應。

可是,雪豹反而利用爪子在黑色的牆壁上奔跑,加速了襲擊達彼菲的力量。

『白骨牢籠』在達彼菲的吟咒之下,一座又一座的牢籠,從天上、地下、或半空中結合的方式,想要快速的補捉住雪豹的身影。

但可惜的是,咒文吟唱的速度還比不上雪豹閃躲的快速。

『這就是獸靈之眼的威力!你的所有行動,都在我的眼睛之下,呈現慢動作撥放。』把話說出口的牙,

直接用獵爪拍掉達彼菲手中的魔杖,用全身的力量把他壓在地上。

『是嗎!』忽然間,被壓制在牙下方的達彼菲,慢慢的隨風飄散。然後,出現在牙的後方。

『冥王之眼的能力,就是幻術的催眠與黑夜的觀察。』達彼菲邪協的對著牙笑了一笑。

瞬間,達彼菲嘲笑的話語落下之後,眼前的牙直接從原來的地上消失掉。

『是空間跳躍!』達彼菲睜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眼神,居然牙會從自己的面前就這樣消失。

『撕魂獵爪』牙的身影在半秒之後,出現在達彼菲身前,左右交叉的雙手,狠狠的在達彼菲身前的斗篷上,抓下了兩道十字交錯的爪痕。

牙在達彼菲身上抓下的爪痕,直接撕裂達彼菲護身用的亡靈裝甲,威力更是滲透到裡面的冥王戰袍,直接在斗篷上,留下了不少抓痕穿透過後的破洞。

『刺激!痛快!牙、你是兩百多年來,唯一能近身傷害到我的人,包含我那六個巫妖兄弟,也還無法讓我有絲毫損傷。』達彼菲抓起破損的斗篷一角,

仔細的在手中欣賞,對牙的能力,有更深一層的讚賞。

『雪豹獵甲的能力,能夠跳脫出空氣的阻力。直接以流線形的速度,駕馭超越風的神速。』達彼菲身前的亡靈裝甲也實在夠硬了,

牙在抓破裝甲後所換來的不是勝利,而是靈魂被撕碎時的尖叫吵鬧聲與雙爪的麻木震動。

不過,這時的牙,不想等到達彼菲想出新的應對方式,想要一次就分出勝負了。

『嗜血殘暴』牙再一次以獵豹的狀態進入最終狂暴,血紅的眼珠子,燃燒出比達彼菲還要熾熱的雙眼,腦中的思緒則是完全陷入享受瘋狂撕殺的甜美之中。

再一次往前衝向達彼菲的牙,全身所燃燒放射出來的血腥戰意,直直的讓面無表情的達彼菲起了恐懼之心。

『到底他爆發力的極限在哪?』達彼菲將亡靈裝甲的範圍支撐到最大,然後欣賞著正在外圍瘋狂進攻的牙。

越戰越勇的獵豹,在面對亡靈裝甲的抓擊之中,完全的發揮出殘暴的戰鬥本能。

亡靈裝甲才撐大沒多久的時間,外圍就已經出現一大塊又一大塊的碎片裂痕。

這時,獵豹更是加緊時間的往裂痕的接縫處全力攻擊。

『撕魂獵爪』牙全力的一擊,打碎了整個亡靈裝甲,拋物線的方向直落到達彼菲的面前。

『幽冥幻界』達彼菲以魔杖祭起七級的黑暗術語,黑色的光圈完全的包圍住達彼菲的身影。

達彼菲目前也只能以空間魔法來隔開牙的撲殺。

撲了一地空的牙,起身回復人類的身體,轉身微笑的看著身在黑色光圈裡的達彼菲。

『牙、這場熱身賽,你贏了!』達彼菲走出黑色光圈後,宣判牙的勝利。

『巫妖本來就不擅長近身戰,我不過是想要回味一下!當初瀕臨死亡時的興奮感.....』達彼菲說著說著,

就用舌頭舔了一圈的嘴唇,代表自己剛剛享受完這場戰役的甜美。

『走吧!碉堡地下室有通往第二場地的入口。』達彼菲起步帶著回復體力後的牙往另一個地點前近。

走進地下室時,達彼菲還特別帶牙去參觀一下那個滿載萬人的靈魂之球。

讓他親身體驗一下,站在監禁萬人魂魄的牢籠旁,那種強大的壓迫感。

走出地下室裡的通道後,達彼菲帶著牙來到一處充滿森林氣息的大片塊空地旁。

大片空地上,明顯的看出人為的加工建造,牙更在靠近森林的地方,看到一個直徑兩公尺高十公尺的圓型柱體。

『你就在靠近森林上方的圓型柱體指揮你的部隊吧!』達彼菲說完,一樣跳上靠近碉堡的圓型柱體上。

『拿出你的聖物吧!六族的聖靈,將會是你打贏這場勝利的關鍵。』達彼菲胸有成竹的提醒著牙,好像一點也不懼怕牙會打贏這一仗。

『你一樣要召喚喪魂死屍和幽冥弓獵手嗎?』牙一邊問著達彼菲一邊唸起空間咒文,一下子六族聖物就這樣直接出現在牙的手中。

『不,讓你看過兩次的部隊,再出現就沒有意義了!』達彼菲唸起冥魂操控術,召喚起埋藏於地底的遠古軍團。

『塵埋於遠古的罪惡軍團啊!嗜殺狂殺的戰場、期待你們的再度降臨!在我的呼應之下,立刻起身,燃燒那顆旺盛的戰鬥之心吧!。』

達彼菲唸咒途中,持續以手杖所發出的幽冥之光照射地面。

不久之後,地底爆射出黑色的溶漿,並逐漸向裂開的地面擴散。

『是地裂術!』牙看著地上龜裂的痕跡逐漸破碎,最後直接陷入大範圍的崩塌,一道地裂術的咒文從地底吟唱而出,沙啞的進入牙耳朵裡。

群沙飛舞的煙霧散去之後,出現在牙面前的,不再是殘破不堪的落魄骷髏,而是一整批重裝武力上身的骷髏軍團。

排列在前軍的是兩百多名的巨盾骷髏和後方一百多名的巨劍骷髏、中軍由大片的火燄骷髏和骷髏法師所組成。

左軍和右軍是骷髏鬥士和骷髏狂戰士、後軍是占全軍人數過半,穿著超重裝甲的黑暗骷髏騎士。

『悼王之王當初就是欽點這批不死軍團攻入奇幻大陸的。只可惜還沒打到幻域龍城的外圍,就被幻龍王的龍神之怒給震成粉末。

  之後,幻龍還直接飛到不死大陸將悼王之王打成重傷,還威脅只要不死族踏上奇幻大陸一步,就要直接讓死亡大陸下沉。』

『現在這批軍團在龍之氣息的封印之下,以經沒有當初一半的威力了...不過打贏這場仗還是小事!』

達彼菲說完又臭又長的故事後,馬上指揮部隊擺好陣形,準備好接下來的戰爭!

『六族的聖靈啊!虔誠的信仰之徒刃狌牙向您乞求!請讓塵歸地面的靈體能夠再度復生。

  吾以狩獵之神-菲力浦之名起誓!信仰的傳承者還須仰賴你們來完成最後的使命!』

牙嚴肅而謹慎的對著手上的聖物唸出傳承者的祈禱祭文、直到轉動的六種聖物飛射於空中、並以串連而成的光圈,開啟生命通道。

『復甦吧!大地的守護者們!再度到我的面前重生,完成你們剷平罪惡的最終使命!』牙在生命光圈的照射之下、

單膝下跪並低著頭來迎接、光明大陸的守護軍團。

強大並充滿生命力量的怒吼聲從天而降!在光圈潰散之後、展現在眼前與不死軍團對峙的,是一大批的猛獸軍團。

三百名強壯的犀牛刀戰兵拿著大鋼刀站在軍團的最前方對著骷髏們咆哮,中間的是重裝上身仍然戰鬥力十足的的大灰熊、

左方與右方是輕裝甲的獵豹和戰狼部隊、後方是殺傷力強大的雙刀猛虎戰兵和天空盤旋的鷹人飛箭手。

『光明大陸曾經用這批守護軍團擋下血魔軍團的快攻,雖然後來全軍覆滅。

  但是今天在菲力浦的守護之下,一樣有擊潰你的力量!』牙把話說直,就是不想讓達彼菲把自己看低。

『非常好!這才是我理想中的勢均力敵。我所持有的罪惡軍團不過只是死亡大陸的二軍、悼王之王所持有的夢魘軍團才是一軍。

  冥界的軍團,早就被死神敗光了!能拿到狩神的親衛軍團、看的出菲力浦對你的期待!』達彼菲又一次讚賞的看著牙。

『開戰吧!』牙起身站立在圓柱上指揮著鷹人對準骷髏中軍狂射!

『旋光箭影!』綠色的箭枝快速的射出、大片的插入火燄骷髏和骷髏法師的身上。

『哈哈哈!牙,你可能沒看清楚剛剛聯軍打的那一仗、所以忘了!骷髏是不怕弓箭的吧!』達彼菲開口就嘲諷牙的第一道指令錯誤。

『骷髏們!讓我們把箭枝拔起來還他吧!』達彼菲裂嘴的大笑後,接連著是骷髏們骨頭磨擦時所發出格格格的笑聲。

牙完全不理會達彼菲的嘲笑、而是低頭倒數魔法的引爆時間。

就在骷髏法師和火燄骷髏毫無防備要拔出箭羽的時候,小範圍的旋風術法,大量的從體內爆身而出。

接下來,一小隊又一小隊的骷髏中軍們像是連鎖般的,一大片又一大片的在炫風的威力下震碎。

『是魔法弓箭!呵呵,我真的不該低估神的軍團。』達彼菲後悔又懊惱的眼神,為自己的輕敵感到羞愧。

『為榮耀而戰吧!』牙看到骷髏中軍的潰散後,士氣受到鼓舞般的熱血沸騰了起來,立刻打出要游擊戰的訊號。

『牙,我要你的軍團付出死的代價!』達彼菲憤怒的看著炫風引爆過後,珍貴的骷髏法師已經所剩無幾,火焰骷髏也在爆炸的衝擊之下損傷過半。

『用烈火替他們紋上罪惡的記號吧!』達彼菲指引著火焰骷髏們衝刺,並同法師引唱起火焰風暴,罪惡軍團要開始還反擊了。

大量的吟咒術法集結了數量龐大的火之元素,大片的火雲。快術的飄向牙面前的獸團上方。

『燄龍風暴!』數量眾多的的火燄雲海捲下了數十個大型的龍形風爆,最大型的燄龍之風更是直接撞擊在熊族之中。

所幸,牙率領的軍隊都屬於行動迅速的動物,都以最快的速度逃離災害範圍。

而龍風的主力因為選擇了後方,硬是讓避開風暴的犀牛族嚇出了一身冷汗。

『你以為神的主力軍,只有這點本事嗎?』牙的軍隊在受到敵方強大攻擊之後,仍然毫無畏懼的看著憤怒中的達彼菲。

『是寒冰裝甲!』達彼菲看著灰熊們若無其事的在燄龍侵襲之後,爬了出來,身上的裝甲更是發出耀眼的水藍光保護著熊族的身驅。

『全軍突擊!』牙打出了指令要全軍作戰後。衝在前方的犀牛戰士,更是拿起大鋼刀就往拿著巨型武器的骷髏們砍去。

魔法加持過後的鋼刀,重重的砍在骷髏裝甲上後,直接削進骷髏的骨頭之中,而骷髏們也舉起巨劍削掉犀牛戰士的腦袋。

獵豹和戰狼在閃過慢動作的巨劍、巨盾骷髏之後,直接啃咬著後方近戰能力薄弱的法師們。

火燄骷髏更在鷹人的掃箭之下,躲到了戰場的一角。

『祝服魔法武器、抗魔法武裝全套。用最敏捷的動物來挑戰慢動作骷髏。牙,我越來越欣賞你了!』達彼菲還是不動聲色的看著戰場的變化。

這時,足以和巨盾骷髏抗衡的灰熊們也終於上場了,後方的雙刀猛虎戰兵更是賣力的以武術的極限挑戰著左右方的骷髏鬥士和骷髏狂戰士。

看著混戰之中,逐漸敗下陣來的達彼菲,倒也不心痛的欣賞著雙方軍隊在撕殺中的華麗景象。

『牙!看來你們的部隊也快打累了!』看著場上一面倒的戰況,本來應該高興的牙,聽到達彼菲的語落之後,才趕緊用獸魂之眼觀看戰場的變化。

『撤退!』牙用獸眼看到前方的戰場邊緣有一股黑氣,正隱藏著一批戰鬥力雄厚的部隊。

『被勝利衝昏頭的你!現在才查出我的隱藏部隊也太慢了!』原來,達彼菲在一開始就把主力軍中的黑暗骷髏騎士用黑暗隱匿給藏了起來。

『罪惡軍團所倚重的,不是步兵系和法師系的兵種,而是騎兵。為了幫騎兵開路,我大可放棄一切的兵種。』

達彼菲看著牙上當的表情,又開始大勒勒的笑了起來。

『顯現出你們的身影吧!死亡騎士們。』達彼菲解除騎士們身上的咒文,大量的死亡騎士出現在疲倦的獸團面前。

黑色重裝的騎士們,騎乘在火燄馬的身上,拿起長槍,更顯現出其身影的高大。

『騎士們,掃除面前的所有障礙吧!』達彼菲一聲令下,整裝待發的騎士軍團,更是一股作氣的就往前衝去。

這時,戰力已經所剩無幾的獸團們,只靠著灰熊抵擋在最前方,準備擋下敵方即將而來的衝擊。

『旋光箭影!』牙抱著最後的希望,硬是要鷹人想辦法在快速移動的騎士身上貼幾隻弓箭。

但是不管鷹人怎麼射擊、死亡騎士們在高速移動中所引起的亂流,卻連讓鷹人們連一支弓箭都停不下來。

『準備慶祝我的勝利吧!騎士們身上的盔甲、可是有鑲上了隔絕弓箭的小型魔法陣!』達彼菲興奮的盤坐在圓柱之上,閉起眼睛,

準備凝聽著,敵軍接下來的哀嚎聲。

大片的火燄馬奔跑在地上時,放出了大片的火海,準備壟斷獸團的後路。

騎士們在衝擊獸團時,更是使出了火燄馬的戰爭踐踏與手武器上的螺旋槍殺。

漩渦扭動的槍頭,直接穿透灰熊的心臟、火燄馬的戰爭踐踏更是將後方抵擋的犀牛戰士給當場踩死。

解決了第一波的獸團軍隊後,後方第二波的騎士團更是精準的把獵豹和戰狼當烤肉串般的一隻長槍上就捅穿了好幾隻。

這時,拿著雙刀的猛虎戰兵,卻還是不認輸的將雙刀狠狠的砍在死亡騎士的盔甲之上,

可是騎士們穿著密銀所打造而成的盔甲,早在戰爭前就吸滿了最強韌的防禦術法。面對猛虎的雙刀攻擊、也是大大的反彈開來。

看著眼前潰不成軍的獸團,還只剩空中的鷹人還在努力的射出對騎士們不痛不癢的弓箭,牙有了認輸的打算。

『我輸了!收回你的軍隊吧!』牙很不服輸的在地上敲了重重一拳,硬是敲裂石柱的一角。

達彼菲收回以經準備將長槍往天上的鷹人拋射的死亡騎士,牙也在聖物的引導下喚回鷹人。

『牙,準備好最後一場戰鬥吧!你可以直接向我復仇!』贏得第二場戰鬥的達彼菲,陰險的笑容冷冷的看著牙。

牙跳下圓柱體後,兇狠的眼神走向正要跳下圓柱的達彼菲。

『達彼菲,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冥神與綬神共同簽訂的召喚咒文,你以經用在小乖身上了!』

『那招是骸型獸化!沒錯,在聯軍的戰鬥中,我用掉了!』達彼菲輕鬆的對答。

『神的交換咒文,只有在神子交戰前,彼此的圖騰項鍊受到感應時,才能使用!』達彼菲更把牙想解釋的後半段給說了出來。

『所以,現在換我了!』牙左手握著胸前的銀色獸爪圖騰項鍊,唸起召喚咒文。

『跟隨主人爭戰四方的馬兒啊!請用你的忠誠信仰,無懼的背載起強大的騎士,來重溫奔馳戰場的快感吧!』

『主從誓約-共享榮耀 』牙復活起沉睡已久的亡靈騎士。

大批的騎士軍團,開始在牙的後方奔馳,奔跑的快速,連地板都震動的利害。

『亡靈操偶術』達彼菲緊張的召喚出被自己殺死並操控的六個巫妖靈魂,然後一口氣吸入。

『擋下我這一擊吧!』吸入巫妖靈魂的達彼菲,立刻增加了六倍的力量。

達彼菲立刻翻轉起體內蘊藏已久的怒火,然後直接咆哮在牙身後的軍隊上。

『巫妖王的咆哮!』大量高純度的冥火,直接燃燒侵蝕在亡靈騎士身上,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已經有一半以上的亡靈騎士,都吞沒在冥火之中。

『看來最後的勝負以經分出來了!』暴漲的力量,硬是把達彼菲撐的高大三倍,

『光與闇的最終對決,這是場死戰!沒有生死沒有勝負。』牙獸化成獵豹狀態,帶領著剩下來的亡靈騎士,往達彼菲奔馳而來。

『牙!我欣賞你的戰意。』達彼菲拿起魔杖直揮著牙而來。

牙不避也不閃的跳上魔杖,直接對著達彼菲的臉部揮爪而來。

『碰!』兩道藍紫不同顏色的光芒,硬是從項鍊上把兩人彈開。

而彈開兩人的瞬間,達彼菲變回原來的身高大小,牙後方的亡靈騎士也隨風消散。

『看來!主神對我們的努力奮戰很感到欣慰。』達彼菲起身站立後,從項鍊的紫光中感應了冥神的旨意。

『接下來,他們也想上場撕殺一番了!』牙也在項鍊的藍光上,感受了狩神急於降臨在自身的慾望。

『降臨吧!高貴的主神。神子們獻上卑微的身軀,等待你們的來到。』達彼菲和牙同時唸出了祈神咒文,等待著神與神的對決.....


我的無名裡有全文
http://www.wretch.cc/blog/fj70210
回覆 使用道具
duckcats
伯爵 | 2009-4-27 15:35:01

謝謝版大的努力~給你推推!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