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77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翔麟
大親王 | 2009-4-18 23:09:49

本文最後由 翔麟 於 2009-6-13 14:09 編輯

澄瑩的愛戀,手心溫暖的呼喚,最後的繾綣是我用哭泣勾勒的紀念。
那個躲在被窩裡寫詩的男孩,那段用快樂填充的時光,那時天真倔強的許諾,都漫過喧闐,靜靜地沉入無法留存的記憶。
   時間殘忍地剖開青春幼嫩的外殼,將滿是腥穢的墨汁注入其中。透明的液體在雙眸中流轉盈溢時被怨懟擊打地四處飛濺,漸漸地模糊了視線。
   去年聖誕,平安果闃然的祝願,你將果皮削下送還,說這是你對我不變的依戀。我將果皮輕輕吃下,說這是我對你深愛的漫延。
   喜歡你將頭枕在我的臂彎,嘟起小嘴在我耳邊溫柔地呢喃;喜歡你淺淺的笑靨,像初冬的暖陽,用散亂的光線串起滿足;喜歡你用手整理我凌亂的頭發,把滿滿的幸福漫灌到我的體表。
   忘記,是荒誕的游戲;回憶,是傷口撕裂般的痛楚。
   當列車緩緩離開這座城市,當我的身影被拉長的近乎殘損,當你的臉模糊成逝去的流雲,我站在被雨打濕的街口,蜷曲著身體,絕望……
   冥暗的夜慕下,依舊涼風颯颯,肩膀殘留的溫度迅即渙散成寒冷。我走在我們曾經走過的街,看著熟悉的街燈光線幽暗地漫溢整個路面,我感覺到一種蒼白無力的疼痛在歇斯底理地刺穿我的身體。
   縫綴,拼湊,鑲嵌,傷絕的等待,劃過憂郁的淚痕。
   漾溢霧凇的晨暉,灑落大片的蔭翳。我想要的遮蔽,悄然無聲地混濁成瀲灩。隱匿在傷愈後殘缺的鱗屑,轟然泯滅。
   你向往的地方,不是我的天堂,縱使胸口擎住悲傷,卻忘卻不了粼粼的過往,我守候凌晨兩點的月光,浮生旖旎著凋亡……
   嘶啞的號啕,湮滅在惶遽的夜。結局為何突兀地讓人難以接受。不曉得拿什麼續寫未盡的思念,只感覺麻瑟的情緒被擾亂的無處遁藏。
   你是否會感受到我的悲傷?或許,這只是一個荒唐的臆想。我僅剩的堅強,傾刻間崩陷進支離破碎的漩流。
   星星群起忭躍著,隱約哼唱著久違的古調。像在安哄著受傷的孩子進入夢鄉。當我們再一次對立在平安夜喧囂的街,當我們已經褪去一身浮華歸於安然,當我們的耳邊同時響起聖誕歌,當這一切連夢中都無法覓得。時間在角落嘲笑我呢,它說,你好傻……
   成長時要殘忍地拔除骨縫中的尖刺吧,那些堅韌的骨刺會把青春咯得很疼很疼。但我們總不忍心忘卻某些紀念,或者說是越想忘記就越發清晰,於是疼痛一直延著關節,脊髓漫遍全身。最後還要在昏厥前靜靜地翻著日記,害怕永遠地沉睡在沒有你的夢魘中。
   有一種花叫永遠,它長在人心田的最裡邊。當你滿心歡喜地等待它開放時,它會搖晃著花莖散落一地花粉。當一切冷卻後,當你再也不相信永遠時,它卻絢麗地綻放了,艷冶的色彩深深刺痛雙眼。
   你說愛情只存在於小說中,現實中的,不叫愛情,它叫溫暖的傷害。就像玫瑰的刺,神聖地刺穿身體,在血肉模糊時還要微笑著說:“情人節快樂……”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