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421 | 回覆: 2 | 跳轉到指定樓層
fj70210
幹部 | 2009-4-19 13:33:17

     ~兵變~               夜襲               作者:風月流痕

           
亮眼的榮譽失去了它的光澤,微暗的灰塵模糊了它的形狀

榮耀的過往讓我閉眼往身後拋去,淚水洗不回它原來的光彩

皮帶上的扣環照不出當初美好的一切只照出我為你憔悴的神情與孤立的身影

軍人的守則,應作的本份在這一瞬間幾乎開始逐漸離我遠去,

隨風飄散離開我的世界,只留心中最後對你一絲一毫的不捨與懷念

混亂的思考,逆向的思唯,聳恿我為你走出這片阻隔相見淡化思念的地區

原本我就不屬於這裡,軍人的身份拆散了多少的怨恨,離去了多少的眼淚

多少人因為受不了壓力而在此留下了最後的身影,又有多少人跟我一樣在營區的某片牆邊徘徊,

只等心中的決定!來滿足幻想的渴望,以告別現實的殘酷呢?

多年來無願無悔的付出就要這樣隨記憶剝落掉,只留心中幾許不甘與無奈嗎?

不,這不是我要的結果,我只想回到你的身旁陪你到老,到我倆年老,兒女長大成人、

各自成家、了無牽掛時,能攙扶著你的手走進飄滿落葉的樹林裡,看著群葉飛落塵埃

回憶起過去的點滴甜蜜與湧泉相思,想起以前我倆交往時的一切,想起我曾在你的身旁

陪你看過日出日落,多少的日子裡你的傷心只想得到我的依靠,我的衝動只有你能平息。

想念架起一座浮橋,帶領你我相見,那時在你的眼神中看不到別的人影,我的內心容不

下第二個座位,那時是多麼的美好∼*

回憶中的我微露出的笑容被頑劣的風看見,吹起黃葉片片翩翩飛舞,飄下的花葉貼落在你

的身上,彷彿你身上穿上了一件大自然的婚紗,而我也回到當時結婚時的的情景,點唇說出了心中絕對:

『葉鈴我愛你,要是還有來生,不用考慮,你還會是我最美麗的新娘,直到永久。』

之後內心等候著你的回答,"葉鈴你是否能像我愛你一樣的愛我"

直到你說出了我的等待,我心中的沉石此時才失去了蹤跡,多年來的努力,

還是減滅不了我倆的愛戀,值得了,一切都值得了,我還能要求什麼呢?

有一個跟我愛她一樣愛我的女人願意伴我一生走到終點,我還能等待什麼呢?

雙手撫過她的臉頰親吻著她的臉,容貌雖然隨記憶的飛逝留下了皺痕,

雙腳因走過歲月的足跡從健壯逐漸步向衰弱,但是我倆之間的情感永不退卻,

溼熱的溫度代表我倆的決心,是"不變的愛"

風兒高興的在我倆周圍吹撫圍繞,吹起落葉繽紛,似乎下了一場葉雨,為我們的幸福給予最大的祝福

夕陽的餘光照射進入我倆的視線,是牧師眼神的肯定。

因為我做到了我的承諾,用我全部的心力做到你的要求,最後得到的是你不變的忠誠,光耀這一刻。

一切的幻想在瞬間散去,下課休息的時間在區隊長哨音下結束。

只聽到區隊長拉開洪亮的嗓門大喊:『五中隊,繼續操課,飲料喝完的記得壓扁丟入

垃圾桶內,聽到瞭嗎? 瞭不瞭?』

之後是一波波從人牆邊傳來的回音:『瞭!』

回音停止後分散的人潮開始集中整出隊形來,我也從幻想中被拉回了現實

走回建測隊形的隊伍中,聽著這節這練習的項目為何?

區隊長看著大家都以經就定位後,點頭肯定的著:『這節課來練習刺槍術,上刺刀!』

大家右手轉握著刺刀雙眼緊叮刺刀的刀柄,跟著刺刀的拿出與裝上都未成離開過其視線

而我在拿起刺刀的一瞬間感覺到刺刀的寒冷,餘光反射的光芒讓我想起了你說過的話

『你是個好人,希望你能找到更好的伴侶。』

『很抱歉,我無法等你到退伍了。』

茫然的眼神空白我的思緒,複雜的心情混亂我的情緒

讓我進入了深沉的思念,舉起刺刀的手逐漸緩慢升起,裝上刺刀座後

彷彿在反光的刀身中看到你的身影,正準備開口對我說出傷痛的話語

我反射性的閉上眼睛,不敢看著你的雙眼,我很怕我看到的是另一個人的人影

雙手跟著區隊長的命令往外刺,發洩我的情緒,讓我能夠暫時忘了你的影像

但卻總是又在下一秒想起你,抖動的雙手用力的握住槍拖槍身,用盡全身的力氣往前刺

揮灑著我的汗水,讓我的心跳能夠調回思念前的節奏,釋放我的悲傷

微弱的風狂起,吹過我的身驅,風的吹撫冷卻了我的體溫,降低了對你的想念

卻也帶走了我的眼淚飄向遠方,刺槍術的動作還在反覆的練習中,我在這時才了解

中隊長說過『要發揮刺槍術最大的威力,須要假想一個敵人在你的正前方,

而他擁有掀起你情緒化的本事,讓你堅定的眼神帶領著你的怒火,以風速般的步伐與鋼

鐵般的意志摧動你的雙手握緊槍枝向前衝刺,沒有任何畏懼,沒有任何逃避

只能有一個念頭,就是結束敵人的生命。』

我現在真的是身感其受,我的敵人是一個虛幻,我從沒見過的人,他將會是我的動力

『只要殺了他,葉鈴就能再回到我的身旁,我不會再存活在想念的回憶之中』

『只要讓他消失,我們之間將不會再有阻礙,我就能葉鈴雙眼中找回愛我的眼神』

『對,只要殺了他』

『只要殺了他,我將找回我失去的一切。』

混亂的言語與逆轉的心思,讓我反覆不停的背頌這幾段話

潔白的雙眼染上了血絲,腦中所想的全是結束他人生命的念頭

手中的步槍加快的揮動,有如指揮著漆黑的野獸向前攻擊,勇猛的刺刀變成野獸的利爪,

向我心中的敵人啃食,直到對方發出的哀嚎聲音來觸動我的喜悅,滿足我的神情。

一時之間,我變成了練習場上最認真的一個人,全場宣染在我憤怒的氣氛中,他人逐漸退出我一尺之外,

看這我兇猛的眼神之下掛著微邪的一笑,無人敢與我對視一眼,彷彿害怕他們成為我下一個攻擊的目標,

全部沉迷在我的氣勢之中,只剩中隊長還不知情的以讚賞的目光對我豎指肯定我的認真。

晚間,輪到我站槍前哨,帶著小武裝,手拿著裝上刺刀的65K2步槍

站在寢室前的廣場是看守著沉睡的槍枝,它們將不知道,幾分鐘後,我將恩賜一

隻猛獸再度甦醒,陪伴著我去打一場愛情的戰爭以回復它們過往的榮耀

我知道,它們要是知道我的意途將會懇求我帶領著他們出征的

惡意的念頭伴隨著旁人的離去逐漸發酵,我看準了無人的時機挑了把最尖銳的刺刀擦亮了映臉的鋒面,

我在刺刀上看到了佈滿傷痕的蒼桑,有如我被淚水侵蝕過後的臉孔,失落的情緒不由得我看清楚面容的哀傷

只能快速跑到高聳的圍牆邊,躍身越起,跳上高牆,以免被思潮淹沒的我回頭痛哭,領悟失去你的痛苦。

扳著牆邊的手支撐不住我的重量,麻木的雙手開始傳來疼痛感,但內心的傷痛超越了一切的困難,

有如看不見前方的障礙死命的的爬起起,環狀的鐵圈在我左腳落下時割傷了我的小腿,

眼前的我看不見身體的傷痛,左腿流出的鮮血比不上我情緒的憂傷,腳上的傷痛比不上我的心痛,

無事般的提起我的左腳,跳下高牆,向前奔跑

狂奔,在漆黑的夜裡狂奔,只有狂奔才能釋放我的情緒,就算終點的盡頭是罪惡,我也無悔的向前邁進

而目前的我只想奔跑在這無聲的夜裡,享受這僅有的孤寂,來了解你當時無人陪伴時的心情

冷風呼嘯而過在我耳邊嘲笑我的軟弱,無法放棄以經抓不牢的事實

滿天的星光照寒我的刺刀,冷光閃亮我的周圍,手中的罪惡威脅我要嚮往過往殺戮榮耀

但我只想在奔跑的疲憊找回自己的存在,不想去理會其他事物的吵鬧

只想以呼風吹過汗水時的寒冷來抖擻回復我的精神,讓我還能繼續前去到我想前往的出口,尋找你的方向

到了你居住的市區後,我背起了槍隻,丟棄了榮譽象徵的頭盔,穿上了雨衣來掩飾我的身份,走到你回家必經之地,躲藏著等待你的出現

等到你毫不知情的走過我面前後,我才滿臉憂愁的走了出來,站在你背後對你說出了當時在海邊兩人一起許下的誓言:

『葉鈴,我陳風恆,癡情的柔風只為你吹頌,不變的恆心只為你轉動,

你為何捨去我的依賴,甩開我的肩膀,說出一句離別,轉眼將我推開呢?』

葉鈴先是驚訝了一下之後不敢轉身看著我的臉孔,調整好情緒後,背著我,冷淡的對我說:『恆,你還不放棄嗎?

葉 從樹上隨風落下,飄浮於五光十色的世界,隨星光閃耀,鈴 因風的吹撫才能展現它甜美的聲音,

但葉兒有落下的一天,鈴聲也有停止的一天』

葉鈴嘆了一口氣後,我聽到她的語氣以經改變,不再是冷淡無情,冷靜的緩慢對我說

『當花葉不再搖擺飄搖,鈴聲不再隨著風兒姿意轉動,就是我倆結束的時後』

說完轉身看著我的眼睛,我看到她臉上的淚水以經覆蓋而過她的面容,濕潤了她

的秋水兩岸,可是我看到的不是傷心的淚水,而是解放的喜悅,臉上的淚滴彷彿

夜晚花葉上的露珠,是那樣的潔淨透明,看不到的任何一點傷感的成份,反而在

雙眼內看到了另一種的甜蜜與另一人的溫柔,深深的引發了我內心深處的憤怒,出現了想摧毀某物的傷心

但是看著她慢慢的露出的笑容,平息了我的怒火,看著她擦掉了臉上了雨滴說出接下來的話:

『謝謝你來找我,不然我真怕我沒有勇氣去面對你,但事情還是要解決的,我好怕,我

怕我會從你放假那天開始躲著你,怕被你找到我詢問著我想逃避的問題,但事情還是要

面對的,幸好是你來找我,我真怕我會一直逃避下去。』

我意會的舉起手準備說話卻被你的眼神打段斷了我的言意,停止我的動作後,你接著說:

『不要打斷我,我怕我會繼續選擇逃避,因為你對我太好了,我不想傷害你,但是這些

話我要是不說,往後的日子你也會來求解我的答案,我知道你愛我很深,但有些事一旦

變了,就改不回來了,就像你接到兵單時一樣,當兵是你改變不了的事實』

說到我心中痛處時,我的眼眶溢出了淚水:『我知道當兵這件事會是我永遠的痛,可是

沒想會是你離去的理由,並拿我無法守護你身旁的鐵證來壓我,以前的你不是這樣的,

你怎麼那麼狠,不留半點停留的餘地給我。』

我明白的想出了補救的辦法,拍著胸脯對你下出了保證『我向你保證只要是放假的時間

,我一定陪伴在你身旁,我會在軍中抓住每一個休息的時間,打電話給你,一定會讓你

感覺就像我在你身旁一樣,不要離開我的身邊,回到我的身邊吧!』

看著我的癡情,你再度流下了淚水雙手摀住你的眼睛不敢看著我的眼神

低著頭對我說:『太遲了,,在我無助時,他適時的切入陪伴在我周圍,

雖然他沒有你好,比不上你的任何一點,但是我在心情不好或需要陪伴時,

他總是一通電話就到我的身旁聽我訴苦與陪我解悶,這是你目前所做不到的事情。

而我想說的是,如果你還在的話,我該如何決定?,但是現在我確定了我的所愛。』

我傷心的回問:『是誰?,是我還是他?』

你放開了你雙手下定決心的深吸一口氣後對我說:

『是他,我對你感覺以經消失了,風鈴的傳說以經走入過去,

我無法陪你邁向未來,我倆共同的道路已經劃下一道裂縫,而我從那個裂縫走到了另一條

道路上。』

你嘆了一口氣後又說:『走吧?我們以經是兩個世界的人了,希望未來我倆都能過的幸福,快樂。』

此時的我以經燃燒著背負絕望的火把,甦醒了手中的黑暗,拿下槍背帶,亮出了耀眼的刺

刀,裝到刺刀座上,我的眼神以經轉變,刺刀的光芒被我嗜血的浪潮吞沒,以經沒有任何

事務能改變我的決心,只有用血的祭典來滿足我手中的惡獸才能稍減我的憤怒,我的身

心進入了發狂的狀態,態度不再溫柔,理性以被殘酷的字眼摧毀,張口向天發出了我的

怒吼,周圍的溫度因我而降溫,半尺內的草皮逐漸凍結,等待我瞬間爆發的衝動

我冷冷的問著看到我的模樣以經晃神的葉鈴:『他在那裡? 從我身邊奪走我一切的人

所要負出的代價是"死"』

葉鈴還在晃神之中,不相信我會用這種口氣跟她說話

得不到回答的我發怒了,大聲的重複上一句話:『告訴我,他在那裡?』

我以經在崩潰的邊源,需要一個人的倒下來平息我的憤怒,而我卻不知道那個人會是"她"

葉鈴不加思想的衝向我的刺刀,我緊急的把槍往後收,卻檔不住饑惡以久的野獸勇猛的

向前刺擊。最後,鮮紅的血液流向我的手臂,清醒了我的神智,我的雙眼恢復了原有的視線

眼前所看到的是你握著我手中的步槍倒入我的懷裡,在倒下前對我說著:

『對不起,我不知道我的任性會傷害你那麼深,總是向你予取予求的我,

這次終於得不到你肯定的回答,對不起,這是我的錯誤,我不希望我的事情

讓別人去負責,當時我並沒跟他說我有男朋友,而是一心的想要得到他人的依靠

對不起,我不想因為我的幾句就讓他消失在我面前,但也不想看你在我面前崩潰

只好讓我來結束這一切』

抱著你的身體,我無言去面對這一切,失去了你,等於失去了我活著的希望

『葉鈴,你好傻,你不知道我的生命中不能沒有你嗎?,你以經讓我迷失了未來的路

我以後要怎麼走下去,以後還有誰能進入我心,得到我的愛情,答案是沒有

你知道嗎?是沒有,沒有人能夠像你一樣讓我如此疼愛的 失去你等於失去了跳動的心臟

為何你要那麼殘忍,連到最後還要傷害我,讓我的雙手沾染上你的鮮血

讓我一輩子悔恨自己的行為,讓我知道自己是多麼的愚蠢,才會走上這條不歸路』

我雙手握起了因血的洗禮而耀出紅光的步槍,抵向自己的喉嚨,

以經崩潰的我撫摸著你的頭髮,聞著你的髮香,無神的說出最後的話:『就讓我再愚蠢

一次吧,葉鈴, 你並沒有作錯,錯的是我,是我不能陪伴在你身旁讓你依賴,才會讓你
  
尋求他人的懷抱 要是我不去當兵的話,這些事也許就不會發生,你還記得當初在海邊

我說過的誓言吧!』

『我現在再補上一句,"我的誓言不用等到退伍才能實現,我會在你身旁實現的你的夢想

,滿足你的需求,不論天堂與地獄我將會永遠伴隨你左右保護著你,呵護著你,就算我

追尋不到你的足跡,也不會放棄讓你走向孤獨的。』

說完話後便閉上了我的眼睛,默唸著這一句話『葉鈴等我,我不會讓你孤單的,等著我的

到來吧!』

揮動著沾滿罪惡的刺刀刺入我的喉間,奪走了我的力量,疲憊的倒在身旁

沸騰的熱血從我的喉間噴出,染紅地上的花草變成血紅色的地毯

我彷彿看到了腦中的景像,想起了我說過的誓言

『葉鈴,看到了吧,是佈滿紅玫瑰的地坦,大自然的美麗景色點綴著我們的禮堂

滿天的星光是祝福我們的人群,未來的旅途,不管到那裡,我會陪你一直走下去,

可惜少了一位牧師讓我替你帶上戒指,但我相信我的保證絕對比牧師的話還要有用。』

『等我吧,葉鈴,不要走太遠,我怕我的腳步會跟不上你的行蹤,等我.......』

漫天的烏雲掩住了銀月的光環,冰冷的空氣停止了一切的動作,蟲鳴、鳥聲、搖葉

在這時間完全消失,波草不再隨風搖曳,花朵失去了它的光澤

只剩風兒在我倆周圍遊走,緩和這最後一刻的寧靜,

僵硬的身體無力享受心靈的安靜,只能等著傾盆大雨而下,帶走倆人的體溫。

滂沱的大雨,是步出禮堂的掌聲?還是洗滌一切的哭泣?

我看是掩護真相的安慰吧...

最後的淚水,汗水俺蓋過冰冷的血液、隨著雨水的流逝,結束了這一切


我的無名裡有全文喔
http://www.wretch.cc/blog/fj70210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翔麟 + 30 + 30

總評分: 名聲 + 30  J幣 + 30   查看全部評分

  捷克論壇最新活動,歡迎點選,即可進入參加http://www.jkforum.net/plugin.php?id=activity
回覆 使用道具
fj70210
幹部 | 2009-4-19 13:37:59

個人吃飯吃重口味 看片看重口味
所以寫文章也是重口味的

大家不覺得,陳風恆的那段誓言:
『陪著你走進幸福的禮堂不再只能想像,牧師的祝福是我努力實現的方向。
  佈滿紅玫瑰的地毯是我們幸福的芳香,未來的旅途要我倆一起創造夢想。』
和結局裡大自然的葬禮很貼切嗎。

謎之聲:人生是殘忍的,夢想是幻滅的....
回覆 使用道具
duckcats
伯爵 | 2009-4-27 23:21:37

恩..感想..該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放手吧..~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