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960 | 回覆: 2 | 跳轉到指定樓層
ben12355
王爵 | 2009-4-22 10:36:40

一●相關書訊
傷心咖啡店深藍色的燈光存在於城市最晦暗的角落,一閃一閃,正向每一個傷心苦悶的人招手…… 失去工作、失去愛情的馬蔕,在最傷心的絕境中,走進了傷心咖啡店。以一杯咖啡的代價,經歷了人生中最混亂卻也豐富絢麗的旅程。她看見了人間最浪漫悲壯的感情,她也看見了世上最孤獨無情的人、掙扎著尋找生命意義的漫遊者,還有無藥可救的暗戀狂,他們都敢於用生命作賭注,換取一個出口,而馬蒂找到的出口名為自由。 小葉、海安、吉兒、素園、籐條、耶穌……一個個充滿個自不同魅力的人們,新一代的流浪文學,構成了《傷心咖啡店之歌》獨特的糜爛華美,在那份徬徨無助的不斷追求下,真諦存在嗎?

二●內容摘錄
在窗外藍色店招牌的輝映下,馬蔕的杯子看起來像天一樣藍,不,還要更藍一點;像海一樣藍,不,還要更藍一點;像在宇宙的深處,幽邃寧靜中,無邊無際的深藍。(p.395)

三●我的觀點
看完《傷心咖啡店之歌》我開始想起了我的生命意義所在。一直以來,我所自恃的長才便是繪畫,但最近我會覺得……說不定我根本沒有繪畫的才能或任何藝術的天份。小時候,我是整個托兒所最年長的孩子,會比其他小了一二歲,甚至三四歲的孩子(我那時約五歲左右)好,也是理所當然的吧?因為會被稱讚,我便以為自己畫得很棒,進而喜歡上了繪畫。 我會認為自己沒有繪畫才能,其實是因為回想從小到大(尤其是國中、小)的寒暑假作業,不是常有同學喜愛把封面、內頁等妝點得色彩繽紛嗎?但我總是白淨著一本作業,什麼特色都沒有。自認為並非行事低調的人,不會為了怕出風頭而放棄有機會美化自身事物的作為,那麼,便是我根本沒有「美」的天份了? 從幼稚園到國中,我持續學著畫,繪畫是我唯一持之以恆學習不輟的才藝。(在這之間,我學過芭蕾、書法、鋼琴、跆拳道等)說不定我這一身畫技,不過是多年練習的成果,根本沒有良好天賦……所以我的畫藝才會如此拙劣不如人,縱使在我最顛峰最努力練畫的期間,所畫出的東西仍比不上同一畫室一個小我六歲的小男孩。 國中時我們的導師曾要求我們寫日記,那是我唯一主動美化作業的一次,在每天的日記,我都會插畫上邊框,或者在頁面角落畫上小插圖,隔天往往會被老師讚揚,我已忘了自己究竟是無聊還是想被老師稱讚而畫那些了。可是後來,國三的課業壓力漸大,日記的寫作,先是被要求別花多餘的時間在插畫,到後來是停止日記的寫記。 上高中加入美術社,我接觸到了油畫和粉彩,但除了一學期少少幾次的社課,並沒有多餘時間練習。甚至在課業漸忙下,我的畫技因缺乏練習而退步。可笑的是父母竟還問我要不要考美術系?在我這先天不良後天又不足的狀況下,怎麼可能考得上?小時候總嚷著想念美術系,父母以沒飯吃為由不支持我所想,長大面臨抉擇,在看見我的選擇後卻又提出離我已遠去的意見……有時候父母心真是反覆的令人好笑呵! 雖然父母的意見常變(當然我自己的想法也總隨著時間和境遇在改變著),但好像有件事,是我從小到大,都沒改變的?爸媽總希望我當名教師。或許是叛逆,於是我也有個想法從小到大都不曾改變,並且隨著年紀增長更加堅持:我絕不當老師或公務員! 數學老師曾在課堂上說過,我們的身體不是自己的,我們身上的每一滴血、每一塊肉,都是源自於他人的付出,所以不能自私!這些話,我懂,也能認同,但一思及此,就會感到好沉重……也許人能改變想法,以此為樂生活著,但總有一份桎梏於心頭,誰說人生而自由來著?(那個盧梭,我真覺得你在妄想!)曾看過本談論關於自殺哲學的書,書中提到則希臘神話,說人永遠無法勝過神,打從人類出生於世的那刻起,要想贏回優勢的唯一可能,就是趕緊死去。 我並非認同自殺,但我卻覺得活在這世上真的有很深的無力感。不能自在而活,必須為了「活著」而活著。什麼公務員、老師,說穿了不都是為了圖個溫飽嗎?有多少人是真正實現了自己的理想的? 在高一升高二的暑假,參加過一個人文營。哲學課後,一位雄女的朋友心情變得極黯淡,問她怎麼了?她只是悶悶回答:人生而在世,根本沒有意義。千百年來多少哲學家思考著的問題,答案見人見智,倘若眼光放眼,人類不過是宇宙間的一粒塵沙,果然沒有意義!並非否定塵沙的存在價值,只是苦於過度渺小的無力。 人生的價值及其意義所在,究竟該如何去定義呢?終其一生,只要人活著,就會為了找尋探索這份既簡單又深奧難解的謎題而不斷努力吧?

四●討論議題
有人說哲學就像在一片黑暗的夜裡追尋一隻黑貓,明知有永遠追尋不得的可能卻還是不停動作著。我思考了許多問題或許也沒有任何獲益和意義,但我仍想去想。這,算是胡思亂想嗎?
h60804t2000
平民 | 2010-6-17 21:31:04

對不起,看完你的心得不禁有感而發
我想,如果活著是在追尋自己活著的意義,那就失去自己了
能否用意義來活著,用自己來證明這世界存在的意義
現在的我,面臨同樣的問題:麵包與夢想
看完書後 , 我總會想 , 耶穌和海安在一次見面時 , 海安是否會想要從高高的樓上跳下去
而如果是海安,他應該會有有一雙別人都沒有的翅膀,無止盡的向下飛翔
而如果是馬蒂,他會有這樣的想法嗎?
而如果是我自己,會重重的摔,我會跳下去嗎?

我可愛的父母,也總是擔心我會餓死街頭
而我只能偷偷的,自己一個人,希冀能攀上讓我能發現自由的高山
想像著自己到達頂峰時,一躍而下的感覺
應該可以把所有扣住我的枷鎖都拋下
宇宙與世界與任何都不再重要,讓我只剩我自己
無止盡的飛,無止盡的墜

謝謝你讓我再次回味一本書的感動
一遍遍的回味,讓我刻劃著那種
想飛的感覺
回覆 使用道具
s45645655
男爵 | 2011-1-24 14:07:57

感謝大大的謝謝分享哩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