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4506 | 回覆: 119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4 14:53:46

本文最後由 翔麟 於 2009-4-24 15:20 編輯

星光下面的生活
從一開始,她就堅持著自己該堅持的
甚至是在他人眼裡有些可笑的堅持
一步一步,摘取著最高的榮譽
享受著得來不容易的友情,愛情.

評分

已有 2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紫冰心 + 3
煞氣一點點 + 18 + 18 感謝分享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21  J幣 + 18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4 14:54:31

戛納影後李方然剛一走出機場的VIP通道,就被外面的記者給嚇著了,那秀氣的眉毛也微微皺了起來。

助手大劉急忙說:“方然,我們這方面絕對沒有走漏消息的,你先別著急,我馬上就去看看。”
後面緊跟著的經濟人林緩點點頭,示意大劉趕快去處理。

他們一行剛從電影節回來,李方然擔任女主角的電影《綠春》摘得了最高榮譽金棕櫚獎,而她本人也無可爭議的再度在國際電影節上封後,距離她上次威尼斯憑借《李清照》封後,差不多剛好一年。

於是,李方然在25歲的時候,成為了雙料影後,如今,她唯一欠缺的就是奧斯卡的獎杯了,而她還年輕,一切,都有可能。

看著自己前面站的筆挺的小姑娘,林緩再次感嘆自己的好運氣,能給這樣的藝人做經濟人,是很多人一輩子的夢想,而他林緩,絕對是個幸運者。

大劉這個時候已經跑回來了,他興奮的拽住林緩:“林哥,沒事,我就說嘛,我們都特意換了機票了,外面那群怎麼可能知道,原來今天和我們同時到機場的有一個韓國的組合,他們是衝著那組合來的。”

李方然撲哧笑了:“大劉緊張的都出汗了。”說完,還調皮的吐吐舌頭,衝林緩眨了眨眼。

大劉委屈的看了眼方然:“誰讓方然你剛剛那麼嚴肅啊,笑都不笑一個,我當然緊張了,你可是我老板。”

方然的心情明顯比剛剛好多了,她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嘿嘿一笑:“呵呵,我以為國內的影迷也知道了我今天回來啊,你知道的,他們要是知道我回來一定會在普通通道那裡等我,可是我今天走的VIP啊,等不到我他們一定會難過的。”

林緩拍了她還繼續摧殘頭發的小手一下:“喂,影後大人,注意點形像好嗎?看你這樣子就和路邊的小女孩沒什麼兩樣。”

方然不服氣的嘟嘴,做了個鬼臉,一行人開始向外面走出去。

其實林緩說錯了,像李方然這樣的女孩,不管站在那裡都絕對不會和路人一樣。

1米71的身高,剛剛到肩的頭發常常被愛美的小丫頭折騰成各種顏色,單眼皮,櫻桃小嘴,挺直的鼻子,還有那像牙一樣的皮膚,怎麼看都是個清秀小佳人。

李方然被很多媒體稱為平民影後,草根王後,因為她家庭出身平凡,從來沒有學過表演,走進這行完全是機緣巧合,要不是廣大觀眾的喜歡和支持,她絕對走不到今天。

但是,偏偏就是這個來自中國普通家庭的小姑娘,電影節上一身酒紅色禮服一登場就引起了轟動,那白皙的肌膚,那迷人的雙眼,那微微上翹的嘴角,無一不透著高貴典雅。
外國的媒體甚至親昵的稱她為:“中國小公主。”

有外國影評記者在第二天的報紙上寫道:“方然李全身散發著高貴迷人的味道,從頭到腳都是精美的藝術品,沒有瑕疵,東方的神秘氣質在她身上表現的淋漓盡致,她是真正的中國公主。”那語氣儼然已經是李方然的FANS才有的。

但是此刻,在機場,這種獨特的明星氣場卻真正讓這三人嘗到了苦頭。

剛一出大廳,李方然就看到了左前方的人潮,還有瘋狂的FANS,被記者和保安包圍在中心的,是幾個年輕的男孩,很拽很COOL,方然和助手大劉對視一笑,就准備越過去。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4 14:54:46

突然,預料之外的事情就這麼發生了。

在那群FANS中有一個就這麼湊巧的向李方然那邊看了一眼,就這一眼,那人就大喊了起來:“天,是李方然!”

嘩——時間似乎一下子停止了。

那些人愣住了,記者愣住了,李方然他們也愣住了——這樣也能被認出來?

三秒鐘過後,所有的記者都瘋了!

天,是李方然回國了。

一時間,就和有人指揮一樣,原來圍在那韓國組合前面的人就剩了小貓兩三個,而方然這頭,是長槍短炮,閃光燈,話筒,饒是大劉和林緩再怎麼阻擋都攔不住。

“方然,這次突然回國是因為什麼?”
“方然,能談下這次得獎的感受嗎?”
“方然,能不能對支持你的人們說幾句話?”
“方然——”
“方然————”

在林緩哀求的目光下,方然只好摘下墨鏡,笑著對記者說:“謝謝大家的關心,我這次提前回國是因為公司的工作安排。”
“當然,我一直很感謝大家的支持,也包括你們這些記者朋友的關心和鼓勵。”
“哦,這個自然,過幾天我會專門配合公司做發布會,詳細說明這次電影節的情況。”
“謝謝。”

干脆利落的回答了幾個問題,李方然終於在助手的保護下逃上了來接自己的保姆車。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4 14:54:58

風潮傳媒的辦公室,唐海關了機場的直播節目。
“吶,李老大回來了,大家都打起點精神來,該找她談什麼的都想好了,別又敗下陣來,太給我們大老爺們丟人了。”

“唐總,您說的好聽,李老大的脾氣您又不是不知道,她不想做的事情,您就是和她耗上一晚上都沒用。”演藝部的經理哭喪著臉,發愁自己手裡的幾檔節目怎麼跟李方然開口。

廣告部的經理冷哼了一聲:“得了吧,老兄,你還算好的,我這裡和她談廣告那才叫個難呢。”難也得談,誰讓商家就認李方然呢。

“切,你們有我慘,想說著幫她出張唱片,談了三年她就是不答應。”唱片部的頭就更郁悶了。

唐海瞪了他們一眼,向後面的椅子上一靠:“你們別一個個先說喪氣話,不管是方然,還是其他藝人,你們都得給我降住了。”

“沒有方然,還有吳菲她們嘛,怎麼著到手的節目和廣告也得給我留在自己家裡,不能讓給其他公司。”

演藝部的經理撇嘴,真覺得自己的總經理長期呆辦公室呆到傻了:像李方然這樣的寶貝,幾十年都遇不到一個,是你說換一下就能換的?你想換,還得看看節目組答應不,看電視的觀眾答應不呢。

當然,這話他也就只敢在心裡說。


一進到車子裡,方然就大笑:“天啊,我覺得剛剛就和打仗一樣。”
這可是第一次沒有任何保護和安排的被記者突襲,真是驚險。

林緩沒好氣的白了小丫頭一眼,整理好自己剛剛被拉扯的有些變形的衣服。

大劉則直接多了:“方然你還笑,剛剛人那麼雜,我都緊張的快尿褲子了,你說你真要出個什麼事,我非得被你的影迷扒了皮不可。”

“切,我的影迷可都是很乖的。”方然有些撒嬌的嘟囔著,就是不喜歡人家把那些影迷說的如此暴力。

大劉和林緩無奈的一笑,林緩更是聳肩:這丫頭,護影迷和護犢子一樣的。

“好了好了,今天早點回家休息下,讓郝姐做點好吃的給你補下,然後明天去公司談工作。”

說起來林緩還真心疼方然,在國外這些天都沒怎麼吃好,人也有些瘦了。

方然哀叫一聲,把臉埋進一旁的坐墊裡:“不要啦,那些人一定是要逼著我去上節目,接廣告的。”

然後抬頭,雙眼裡竟然有了淚花:“林哥,你就忍心看著他們欺負我這樣一個弱女子啊?可憐我一年忙到頭,就換來一個這樣的下場——”

林緩終於忍不住又給了李方然一個白眼:“我說李大影後,小生知道您演技好,可是也不用在我們面前顯擺了,明天還不知道是誰欺負誰呢。”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4 14:55:10

終於把小祖宗送回家後,林緩才松了口氣,他瞟了眼癱在後座的大劉,抽了口煙,煙霧繚繞中出聲了:“大劉,據說明天公司要給小丫頭再安排個助理。”

大劉一下子坐了起來,滿臉驚訝。

“你不要緊張,沒有要換你的意思,只是再增加一個助理而已。”林緩繼續抽煙。

大劉好歹跟著林緩三年了,他敏感的覺察到事情沒那麼簡單。
“林哥,沒出什麼事情吧?”

“傻子!”林緩瞪了大劉一眼:“你也不想想,方然當初的經濟約是五年,現在眼看著時間不多了,公司這個時候派人來,還能有什麼意思——”

大劉摸摸腦袋:“可不是有我們——”

“笨蛋!”林緩又忍不住罵了:“我們跟著丫頭三年,早就被當成丫頭這邊的人了,再說小丫頭的脾氣你也不是不知道,真要走,肯定不會扔下我們的,所以說,公司壓根就沒指望我們幫著看人。”

再說,他和大劉是真心把方然當朋友的,只要方然要走,他們也絕對不會攔著。

他吐出一口煙:“這年頭,凡事多長個心眼比較好,從明天開始,你好好看著丫頭,千萬別讓那新助理給整出什麼麻煩來。”

一時間,兩人都不說話了。

半晌,大劉猶豫的問:“林哥,方然不會有事吧?”

林緩這次是真不客氣了,轉頭就給了大劉一下:“你個臭小子,你以為方然是什麼人?現在的方然可是國際影後,要動她哪有那麼容易。”

大劉向後一倒,繼續睡覺:“早說嘛,害的人怪緊張的。”

林緩苦笑,緊張嗎?是啊,畢竟從方然入行就是跟著自己了,在他的心中,方然永遠是當初萬人海選的那個青澀丫頭,需要呵護,需要珍惜,就和自己的妹妹一樣。
這頭,李方然剛一進家門就被一屋子的東西嚇住了。

照顧她生活的郝姐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婦女,她把做好的飯菜放好,就抱怨說:“方然啊,你可是不知道,這幾天你們公司來送東西的人是一天三趟往這裡跑。”

方然蹲下身子看了眼禮物上的卡片,笑了。

“是影迷送的,說是祝賀我封後。”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4 14:55:22

“你那些影迷啊,真和買東西不要錢一樣,什麼都給你送,昨天還有人送了一箱子草雞蛋過來,說是讓給你補充營養。”郝姐指指桌子上的西紅柿雞蛋:“吶,我今天趕緊就給你做上了。”

方然走過去聞了下:“果然是香,姐姐你的手藝是越來越好了。”

郝姐一下子被逗的開心了:“那還不趕快去洗澡,我這還有個湯就好。”

方然點頭,准備去洗澡了。




李方然的出現,依然是那麼引人注目。

因為是回公司,所以她和以前一樣沒有化妝,穿著米色休閑長褲,上身是白色的新款風衣,頭發松散的披著,一陣風一樣從走廊掠過。

剛到轉角,就看到和自己同期進公司的吳菲了。

“呀,方然,好久不見了。”今年是有20歲的吳菲很是機靈,立刻就親熱的抓過方然:“你這大忙人怎麼想起來回公司了?”

因為一起封閉訓練過三個月,李方然和吳菲的感情還不錯,於是她也露出了微笑,親昵的捏捏吳菲的鼻子:“當然是上頭有事情找啊,說起來忙,那有你忙,我前幾天又看到你的新歌MV了。”
吳菲和方然的專心於演戲不同,這三年在公司的打造下,她涉足了主持,歌唱等很多娛樂領域,也算是有些成績了。


一提起新歌,吳菲明顯有些興奮了:“覺得怎麼樣啊?方然,給些意見嘛。”

方然不好意思的聳肩:“你知道的,我對唱歌可是一竅不通。”想了想,又補充說:“比過MV拍的不錯。”

盡管看到新MV的時候,方然有些感慨吳菲那明顯有些生疏了的表演技巧,可是現在,她不想當著眾人直接說出這樣的話。


方然和吳菲又聊了幾句,就匆匆告辭了。

“菲姐,那就是李方然嗎?”一直站在吳菲後面的幾個新人圍了上來,用看甚一樣的目光看著遠去的人影。

吳菲點點頭,精致美麗的臉上早就看不到剛才的笑容了。
“是啊,她就是李方然。”
她哼了一聲:“今天算你們幸運,平日裡她幾乎是不來公司的。”

有一個男生小聲的抱怨:“菲姐你剛剛也不給我們引見下。”李方然哦,這種傳奇一樣的人物真見到了卻沒打招呼,真是遺憾。

吳菲雖然比這幾個新人年紀小,可是接受“菲姐”這種稱呼倒也坦然,教訓起他們更是理直氣壯:“認識了也沒用,你們以為李方然會照顧你們嗎?”哼,果然是新人,什麼都不懂。

正要繼續說下去,她的經濟人黃姐趕了過來,拉著她去開會了。

風潮公司的會議室不算大,一張圓桌的四周有幾排椅子,藝人們隨意的坐著,三三兩兩的聊天。

上面的幾個主位明顯是空著的,大家都很識趣,知道什麼該碰什麼不該碰。

突然,門拉開了,本來嘈雜的會議室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4 14:55:34

走進來的,是個二十多歲的女子,眉目如畫,端的是清秀雅致,臉上沒有笑容,行走的時候,自有一種尊貴的氣質。
眾人一下子都認出了這人正是公司的金子招牌李方然。

盡管屋子裡坐的都是明星,可是李方然的出現,宛若皓月當空,任你多明亮的星也立刻暗淡了下來。

方然當然沒有心思去思考大家沉默的含義,她隨意的坐在了靠近藝人位子的主位上,從隨身的衣兜裡掏出游戲機打起游戲來。

唐總出現的時候,方然正好破了一關,心情甚好,於是抬起頭笑著和老板打了個招呼。

接下來,是每次開會都會說到的一些事情,新人的培訓計劃,下半年的資源分配,多半的事情都和李方然沒有關系。

到快結束的時候,唐總一個眼神過去,演藝部的經理終於開口了。

“李老大,這裡有個頒獎典禮,希望你去做下頒獎嘉賓。“

方然拒絕的話還沒說出口,經理就又開口了。

“方然,你這次可一定要幫幫我,人家主辦方都說了,只要能請到你,就把最佳新人給我們的組合,你知道,現在新人要出來有多難,他們太需要一些獎項了。”

方然微微轉身一看,公司今年新推出的一個偶像組合正用期待和哀求的目光看著她。

這個組合平均年齡不到18,幾個男孩也很努力,要是出不來確實有些可惜,方然雖然倔強,但是並不是不通情理,她想了想,點頭,順便還說道:“只此一次,下不為例啊。”

一看事情順利談下來了,演藝經理終於松了口氣,同時把一個祝你好運的眼神給了廣告部的仁兄。

結果,那人還沒開口,方然就說了:“老規矩,廣告的事情你們先和林哥談吧,等有把握了再來找我。”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4 14:55:46

林緩一回到公司,就急忙奔到了李方然的休息室。

果然,休息室的沙發上躺著已經睡著了的影後大人。

雖然已經是九月,可是中午的天氣還是很炎熱,方然早就脫掉了外面的風衣,穿著白色的吊帶蜷縮在沙發上,邊睡覺還邊砸吧嘴,不知道夢到什麼好吃的了。

林緩輕笑,撿起一旁的風衣,幫她蓋在身上,然後轉到窗戶前,拉下百葉窗,遮住陽光。

等到李方然睡醒的時候,看到的就是林緩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不知道在翻閱什麼。

“醒了?”

方然優雅的伸了個懶腰,揉揉眼睛,然後再隨意的用手梳理了下頭發。

“恩,有事?”早上的會議確實讓她比較疲憊,可是沒想到一睡就睡了這麼長時間。

林緩把手上的東西遞給了方然:“看看吧,陳導希望你接下這個戲,算是給他個面子。”在圈子裡有個奇怪的情況,一般演員只要在電影上小有成就後,就不會再接電視劇了,更何況現在的李方然有兩個影後在身,身價更是不同。一般導演根本就不會來這個口。

可是陳天導演不同。

嚴格說起來,陳導可以說是方然的恩師,當年,就是他從一大堆人中一眼看中了李方然,用一部電視劇把方然捧成了全國人民都知道的當紅女演員,也為方然推開了演藝圈的大門。

隨後,不管外界對方然有多少惡評和諷刺,他總是力挺方然,甚至曾經對采訪自己的記者明確的表態:“李方然就如同最珍貴的古董瓷器,不管你看到的外表是什麼樣的,都影響不了她驚人的價值。”

這樣的一個人,方然很難拒絕,而且林緩也有信心,只要看了劇本,方然是絕對不會拒絕的。

果然,那頭的方然已經興奮起來了。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4 14:56:02

“是寫秋瑾的嗎?要我來演秋瑾?”她的眼睛亮閃閃的,顯然已經對這個覺得情有獨鐘了。

林緩點頭,指指劇本:“這個是陳導馬上就要開拍的20集的連續劇《秋瑾》,那邊的公司指明要你做女一號,陳導沒辦法,找我過去商量,我想著你可能會喜歡這個角色,就先幫你答應下來了。”

做經濟人,對自己的藝人要是這點基本了解都沒有,根本就不用混了。

方然高興的上前就給了林緩腮幫子一口:“林哥你太好了,我會在嫂子面前給你美言幾句的。”

得了吧。她大小姐只要平平安安的就算是為自己的家庭安定積德了,林緩第101次郁悶的想。話說林緩的寶貝老婆可是方然的鐵杆FANS,鐵到什麼程度呢?方然感冒了,是老公沒照顧好,方然不高興了,是老公沒照顧好,總之,一切以方然為中心發展家庭生活不動搖。


平日裡其他人的老婆總是抱怨自己的丈夫工作忙,但是林緩家就不一樣。話說去年大年三十方然還在外地拍戲,林緩想著一年了,怎麼著也得抽點時間回家陪陪老婆嘛,就一個人溜回家了。

結果一進家門老婆就哭了,說他沒良心,怎麼能把可憐的方然一個人丟在劇組呢?二話不說,穿好衣服,和林緩一起奔劇組——照顧方然去了。

用林家嫂子的話來說就是:“老公,可千萬別嫉妒啊,方然就和我孩子一樣,我放心不下。”

每當聽到這話,林緩就滿頭黑線:有和女兒同年的媽嗎?

方然顯然是很滿意劇本,她戳戳林緩,把走神的他拉了回來。

“林哥,男一號定了嗎?”

林緩用一種有意思的眼神看著繼續蜷縮在沙發上的方然:“今天是怎麼了?你以前可是從來不關心這些的?”

對於方然來說,搭檔是誰並不重要,好劇本才是首要的。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4 14:56:14

方然聳肩,嘴角微微上翹:“就是覺得奇怪嘛,能讓陳導如此緊張的戲,裡面不會一點門道也沒有吧?”

聰明!林緩輕聲說:“男一號是方子坤,現在一線當紅明星,至於門道,是在男2號。”他故意壓低聲音,神秘的說:“這電視是海天娛樂投資的,而擔任男二號的是海天韓董的寶貝兒子韓飛,今年只有17歲的一個小帥哥。”

方然了然的點頭,重新倒回沙發上:“哦,反正和我們沒什麼關系啦。”投資方想捧誰就捧吧。

反倒是林緩生出了一些感慨:“如今這世道啊,那麼多新人出不來,但是韓飛呢,有個好爸爸,就能找到影後和當紅男星護駕,真是幸福啊。”

方然一臉鄙視的看著林緩,一點都不被他所打動:“林哥,你想說什麼就直接說吧?”

林緩馬上變臉,諂媚的笑著說:“方然,看在你哥我也要做個好爸爸的份上,年底的紅包可不可以多發點?”

我就知道!

方然抓起抱枕就扔過去:“我要跟嫂子告狀啦!”

海天娛樂辦公室

韓啟光親自把咖啡端給安然坐在辦公桌前的男人,笑問:“今天怎麼有空過來?”

男人有著精致到近乎美麗的容顏,即使是男子看他,也有些精神恍惚。

喝了口咖啡,男人說話了:“最近剛好搬家休假,所以來看看小飛。”

一說起寶貝兒子,韓啟光就搖頭苦笑:“那小子,現在根本就不聽我的話。”他抬頭看著男人:“他最崇拜你了,有時間你幫我說說他。”

男人聳聳肩,算是應承下來了。他隨意的往書桌上一瞄:“這就是這次和小飛搭檔的演員?”剛就聽韓飛很興奮的說要拍戲了,據說其他的演員還都很厲害。


韓啟光把資料夾給男人扔了過去:“這個是女一號,影後李方然。”

男人低頭,看了一眼照片:照片中的女子沒有化裝,顯然是生活照,她調皮的衝著鏡頭微笑,嘴角輕揚,有點冷,但是卻又有著溫暖的感覺,雖然這種差異很矛盾,卻又出奇的和諧。

“怎麼,對她有興趣?”韓啟光很少看到男人這麼專注的觀察一個女子。

男人搖頭,喃喃的說:“只是覺得她很干淨。”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4 14:56:26

“她倒的確是這個圈子裡少有的干淨人。”韓啟光點頭認同:“不過聽說打她主意的倒也不少,你們那圈子裡就有幾個。”

他慫恿的說:“你要真看上了就早點下手吧。”依男人的身份,玩一兩個女明星也不算過分。

男人冷哼一聲,起身就准備走:“免了,我對娛樂圈的金絲雀沒興趣。”

盡管這只金絲雀是如此的蠱惑人心。


保姆車內

大劉崩潰的看著一旁很是自得其樂的李方然:“方然,你真的不打算戒掉如此變態的愛好嗎?”

李方然頭都沒有抬,無言的表達著自己的決定。

林緩同情的看了一樣大劉,安慰他道:“你就讓她看吧,反正也打擊不到她。”
方然也在一旁揮手:“放心放心,我是抗倒伏型的。”

能讓兩個大男人都無奈的當屬方然的這一變態愛好了——她喜歡讀自己的新聞。

不管是正面還是負面,李大小姐都能讀的津津有味。

對於評論她演技的,她是讀的分外仔細,有的時候讀完後很認真的在想,有的時候讀完後笑的眼淚都流了出來。

記得有次見記者,方然很是認真的當眾糾正那記者說:“昨天我出席的那個發布會穿的是紅色,不是綠色。”

拜托,你說人家那記者前天剛對著一個綠衣女子和某男星進飯店的照片說是你,你今天說你是紅衣服,這也太不給人記者面子了——如果你忽略方然嘴角的壞笑,你可以認為她是無意的。

事實上,方然很喜歡搞怪,和某些娛樂記者的較量,似乎讓她充分體會到了與人鬥,其樂無窮這句話的含義。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4 14:56:36

她總是能記得記者們上次都報道了自己什麼新聞,記得你新聞中的滑稽點,記得你編造了那些緋聞,然後在下次見面的時候很哀怨的抱怨記者:“認識這麼久了,下次傳我緋聞可不可以不要用我一年前的照片?”
當然,對很多借著方然炒做的新聞,她倒也看的開,還反過來對林緩說:“記者也不容易啊,不發這種新聞,就沒外塊拿吧?”
近一年,除過某些學院的專家還時不時酸方然一兩下,娛樂記者其實已經很少專門找方然的麻煩了,因為知道方然的這個怪癖。

當方然他們到達片場的時候,已經中午11點了,他們今天來,是專門和其他主演見面的。


這是影後李方然和當紅小生方子坤的第一次見面。

方子坤今年三十歲,被圈內人戲稱為“坤哥”。

能在娛樂圈混到“哥”字輩,自然有他的一套辦法,他20歲出道,跑過龍套,做過替身,後來據說是靠著某位女性導演的“提拔”,終於發展成了今日影視歌三棲的大明星,其中的苦楚不能為外人道也。
但是,他也確實有這份本錢,人長的帥,體格好,重義氣,能吃苦。

方然第一眼看到方子坤,就明白了這個男人為什麼被稱做緋聞發電機。

即使是對待還是很陌生的方然,他也紳士的拉開椅子,請方然先坐下,和方然說話的時候,一直坦蕩的盯著方然的眼睛,沒有回避和猥瑣。

方然對他的第一印像確實很不錯。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4 14:56:51

“方先生對這次的合作有什麼想法嗎?”林緩開口問方子坤,對外,一向是他來代替方然來做一些細節上的溝通的。

方子坤很是客氣的笑了:“不敢當,在李小姐面前,我可不敢妄談什麼,還需要李小姐多多指教呢。”

方然也笑了:“大家以後一起加油就好,指教什麼的我才是不敢當呢,和你比起來,我在娛樂圈還是個小學生。”她輕輕的挑動著眉角,風情立現,不是刻意的挑動,是那種天然的蠱惑。

方子坤有些愣住了。

要說以前不認識李方然,那絕對是謊話,在這個圈子裡,李方然的大名可以說是無人不曉。
一夜成名的神話固然是她引人關注的源頭,可是,讓娛樂圈人好奇的是她的低調。

李方然幾乎從不參加圈中的聚會,也很少和圈中的一些娛樂大人物交往,這樣的李方然,是個異類。

不客氣的說,要不是她自己爭氣,接二連三的在國際上獲獎,否則恐怕早就被人打壓了。

而今日一見,卻讓方子坤有些明白了李方然被很多影迷追逐的原因。

這個女子,美麗純粹的和水晶一樣。在美女一抓一大把的娛樂圈,李方然絕對不能說是大美女,甚至只能說是清秀。

但是,她就是有本事把你的目光引向她,帥氣,灑脫,嫵媚,眼波流轉間靈氣逼人,只是這幾分鐘,李方然給人的感覺已經變了好幾次,如同水晶一樣,只要有陽光,就可以折射出各種光彩。

這樣的方然,你絕對聯系不到她得獎影片《綠春》中那個在絕望中尋找希望的愛滋少女,你也絕對想不到她曾成功演繹出了滿腹才華的李清照。

但是你一恍神,又覺得個個都是她,堅毅,清麗。

方子坤想到了陳導說起李方然時的感慨:那個女孩,渾身都是戲啊。

他心中一動,抬頭的時候,再也不敢小瞧面前的女子。

兩個人視線交彙,自然是讀出了彼此的認同。

“那麼,以後合作愉快了。”方子坤主動伸手示好。

方然當然不能拒絕,她也大方的伸出手握了下。

“以後還請多照顧我們家方然啊。”林緩在一旁幫腔,沒辦法,方然早上沒休息好,情緒不是特別高,話也變的更少了,關鍵時刻,寒暄的責任就落在了他這個經濟人頭上。

方子坤此刻心思卻完全在那剛從他掌中滑落的小手上了。

那白玉一樣的小手手涼涼的,滑嫩的和孩子的手一樣,讓他舍不得放開。
怎麼辦,他好像被李方然迷住了——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4 14:57:07

相比和方子坤的見面,和韓飛的見面就簡單多了,大少爺一樣的韓飛興奮的抓住李方然,就和個小弟弟一樣唧唧喳喳,後來被經紀人帶去趕通告的時候還拼命的揮手告別,天真滑稽的樣子讓一向在外人面前裝COOL的方然都忍不住大笑。

“方然,你這次可算是給我長臉了。”陳導招呼方然坐下,一點都不掩飾自己對方然的贊賞。

李方然羞澀的一笑,吐了吐舌頭,小聲說:“我還怕老師你要批評我呢。”她想了一下:“其實還可以表演的更好一點的。”

陳導笑著搖頭:“你這孩子,不要把自己逼的太緊。”他親自給方然倒了杯茶:“來,嘗嘗我這茶葉,是韓董送的,據說很貴。”

方然小心的端起杯子,小心的喝了一口,眼睛立刻亮了,她有些驚喜的嚷:“果然不錯呢。”說完立刻又嘗了一口。

看著眼前秀氣喝茶的美麗女子,陳導微微一笑,果然,李方然還是那那個李方然啊。

第一次見李方然,是在給電視劇《絕代雙嬌》選角的現場,而李方然,是陪著朋友來報名的。
那個時候的李方然,剪著一頭短的出奇的男孩頭,喳喳忽忽的和周圍的朋友說笑著,唯一比周圍女孩出色的,就是她那1米71的身高。

這對於演員並不是個優點。

做演員的都知道,女演員個子越是嬌小玲瓏,越是容易入鏡,也容易找到配戲的男演員,反之,就會給導演造成很大的麻煩。

但是,陳導卻是一眼就看准了當時還不滿22歲,沒有任何表演經歷的李方然。至於李方然自己,恐怕都不知道為什麼在那麼多人中導演選擇了她。

其實,是當時她低頭的一個微笑,就因為那不經意間低頭的一個微笑,打動了正焦急找尋女主角的陳導。

主角的照片被在報紙上曝光後,所有的人都覺得陳導瘋了,有記者甚至用:陳導挑花眼,女主笑煞人這樣的標題來諷刺劇組,更有網友直言:我們明明有那麼多美麗的女演員,為什麼要選一個不男不女的人來演?

當三個月封閉訓練結束,陳導看到定妝之後的李方然時,心裡唯一的一點猶豫都沒有了。

李方然一身白色古裝,站在那裡,輕輕的攏了下落發。

陳導覺得那一刻,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古龍筆下的蘇櫻,書中的蘇櫻並不是美女,之所以讓人覺得美,是冷傲聰慧的氣質,古龍甚至說她“一舉一動都靈透了,找不出一點毛病”。

這樣的女主角,太難找!

而陳導卻實在是太幸運,只是站在那裡,就靈氣逼人的李方然,絕對當的起古龍筆下那個絕代芳華的蘇櫻。

沒有意外的,電視劇果然紅了,同時紅了的,還有劇中所有的新人,例如李方然,例如扮演鐵心蘭的張心遙。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4 14:57:17

方然一時間風頭無人能及,她成了一個奇跡。

只要是她出演的電視劇,收視率就會長紅,只要她出演的電影,票房一定沒問題,她代言的商品,影迷就去搶購,甚至是她出現的雜志和報紙都會脫銷。

娛樂記者把這種情況稱為:李方然現像。

然而,就和太陽上注定有黑子一樣,伴隨著這些光環的,是各種的非議,侮辱,甚至是惡毒的漫罵,有一段時間,你打開娛樂論壇,會產生一種李方然是全民公敵的錯覺。

當然,這也確實是錯覺,事實上,方然的FANS集中建立了她的專門論壇,他們在這幾個論壇上關注她,討論她,關心她。

而外面的風風雨雨,除過世人的偏見和娛樂記者的推波助瀾外,更多的是來自於競爭對手的背後操作。

畢竟,一個太走紅的李方然,擋住了太多人的路。

想到這裡,陳導再次感嘆,面前這個依然純淨的李方然,若是沒有一身傲氣和倔強的毅力,絕對是走不到今天的。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4 14:57:31

晚上的慈善宴會是早就已經定好的行程,方然早早就去做造型了。

出道這三年來,方然名下有著好幾個慈善基金的宣傳大使頭銜,每年她也會固定捐出一筆錢來給紅基金。

“方然,今天要不要換個新鮮的?”造型師ALLEN建議說:“你這麼年輕漂亮,應該多點嘗試嘛。”

方然看看鏡子中的自己,不算漂亮吧?她懷疑的看了ALLEN一眼:“我說 ALIIEN,你該不會故意整我吧?”

ALLEN一看方然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他啞然失笑:“方然,相信我,你絕對是個大美女。”真正的美麗可不是只靠一張臉蛋就可以的。

他迅速的行動起來:“放心,我一定給你做個讓所有人大吃一驚的造型出來。”

慈善宴會是什麼?

對很對人來說,它其實就是一場眾人雲集的爭奇鬥艷,交際應酬。能參加的人,都可以稱做“先富起來的那部分。”他們捐錢捐的如此奢侈,捐出一百萬,一次宴會就浪費三百萬的邏輯也確實讓普通人想不通。

同時,在宴會上還能看到各色明星粉墨登場,倒也是慈善宴會的一景。

張心遙偎著華陽地產的少東謝添,笑的很是甜蜜,一身水紅色的露肩晚禮服,把人襯的嬌嫩無比,很是可人。

記者們當然不可能放過如此好料了,更何況當事人也並沒有避諱的意思,如此高調的出場,就意味著謝大少想向世人宣告他群芳譜上的名字又增加了一位。

一位中年貴婦看著遠處招搖的張心遙,冷哼了一聲:“這些女明星還真是xiajian,就知道勾引有錢人。”憤恨的語氣讓人馬上想到關於這貴婦丈夫包養小明星的傳聞。

她旁邊一個年輕一點的女人倒是有些同情的看著張心遙:“王太太也不要這麼說啊,其實我以前還是很喜歡看張心遙演的電視劇的。”她嘆息:“其實以她今日的名氣,根本就不缺錢,不知為何要和謝家那位搞在一起?”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4 14:57:42

不管是那個階層,那種身份,八卦似乎都是女人的天性,她的話音剛一落,就立刻有人接了過去說:“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聽人說是張心遙想找謝家幫她投資拍電影。”

中年貴婦不屑的瞟了那邊一眼:“她們這種女明星,看到有錢的男人哪個不是和蒼蠅見了蜂蜜一樣?都是想找個人白養著自己唄。”

正想要繼續說下去,突然,剛剛還在張心遙那邊拍照的記者群發生了騷動,一個個衝鋒一樣湧到了門口。

在對著門口一陣猛拍之後,記者漸漸的讓出一條道來,但是大家還是舍不得放下手中的相機,甚至有記者的臉都變的紅彤彤的,不知道是受了什麼刺激。

從那條讓出來的通道裡,緩緩走出來幾個人,走在前面的,是一個穿著旗袍的女子。

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膚,穿著旗袍的李方然宛若三十年代的上海美女一樣嬌媚,頭發被造型師巧妙的盤了上去,用一根淡紫色的玉簪固定。

紫色繡花旗袍穿在她身上,平添了幾分神秘高貴的感覺,不管是那貼身的裁減,還是那精致的刺繡,都說明了這衣服的價值。

那白玉一樣的雙臂,那纖細的腰身,那性感的腳踝,更是讓在場的人心中一癢。

主辦方的負責人急忙迎了上去,親自把李方然他們三人帶向位子。

“原來那個就是大名鼎鼎的李方然啊。”謝添饒有趣味的盯著落座的李方然,瞬間感覺身邊的女人有些索然無味了。

張心遙聽出來了謝添口中的意思,她嗔怪的看了謝添一眼,語氣更是酥軟:“怎麼,她有我漂亮嗎?”

要找到像謝添這樣即年輕又有錢的人是很不容易的,怎麼能輕易的放手呢?她張心遙可不是笨蛋。

“哈哈,論起風騷媚人,自然是心遙你更勝一籌了。”他安撫的拍拍張心遙的臉蛋:“走吧,和你的好姐妹打個招呼吧。”

說完,就帶著不情願的張心遙向方然那邊走去。


其實這頭的李方然一落座就發現了和自己相隔幾個桌子的張心遙了,正想去問候一聲,被林緩攔住了。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4 14:57:52

“別過去,方然。”林緩小聲說:“看到張心遙旁邊那位了嗎?是有名的花花公子謝添。”
林緩在圈子裡這麼多年,什麼事情不知道?他敏感的察覺到了謝大少看方然的眼睛並不單純,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最好是不要有交集比較好。

方然仔細一看,果然心遙旁邊有個年輕的男人,她微微皺眉,猶豫了下才問:“那個人風評很不好嗎?”那麼心遙為什麼和他混在一起呢?

大劉也看到了那邊的情況,他不屑的撇嘴,然後轉身告訴方然:“那家伙和很多女明星都有一腿的。”

這麼一說,方然就更有些擔心了,她正要說什麼,就看那兩個人竟然向自己走了過來。

謝添一靠近就笑著伸手:“李小姐,初次見面,請多指教了。”他的手伸出來,才發現李方然的注意力並不在他身上,也沒有要和他握手的意思,反倒是一直看著他身邊的張心遙。

“心遙,好久不見了。”

方然和張心遙從一個劇組走出來的,當時比方然大一歲的她對方然頗為照顧,這份情誼方然一直不能忘記。

張心遙的眼睛裡閃過一絲高興,但是臉上還是客套的笑容:“是啊,我最近接了好幾個戲,一直比較忙,也沒顧上向你道賀。”

“原來兩位是好朋友啊?”謝添裝著恍然大悟的樣子插話進去。

方然這才把目光轉向了謝添:“你好,我是心遙的朋友李方然,不知道這位先生是——”
人長的還算周正,可是目光卻略顯輕浮,不知道心遙看上他什麼?

“謝添,華陽地產的董事,李小姐要是想買房的話可以找在下。”謝添把名片遞了過去。

方然接過名片,隨意的掃了一眼,就給了一旁的大劉。

“謝謝,目前我還沒有置產的打算。”現在的三居室住她和郝姐兩個人就已經夠大了,買房子不是浪費嗎?

周圍的人明顯的感覺到謝添的臉抽動了一下,林緩更是暗笑:這估計是謝大少第一次被拒絕的如此徹底吧?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4 14:58:03

正在這個時候,宴會開始了,謝添只好坐了回去。

剛一落座,張心遙就小聲說道:“你不要對方然下手!”語氣中竟然有著緊張。

謝添笑著摸她的裸背:“怎麼,擔心失寵?”這女人轉性了?以前可不敢這麼對自己說話的。

“你——”張心遙紅了眼眶,她壓住心頭的火氣,心思轉了幾轉:“人家當然擔心啦。”
算了,相信有林緩盯著,李方然不會出什麼事情的。

瞧瞧,這就是女人,謝添心中不屑的想:只要有錢,她們就和小貓一樣隨你逗弄。他看著不遠處的李方然,不覺得她會是個例外,這個世界上是人都有弱點,只看你能不能找到而已。


好不容易熬完宴會,一坐上車,方然就退下腳上的高跟鞋,對林緩抱怨:“ALLEN一定是故意的啊,明知道人家穿不慣高跟鞋,還給我配了一雙跟這麼高的,害的我都不敢大步走,就怕出糗。”她揉著自己被摧殘的厲害的腳丫子,真想立刻殺過去找罪魁禍首算帳。

正在幫方然整理東西的大劉一聽就樂了。

“方然,你還知道ALLEN是故意的啊?你說你平時走路那裡有淑女的樣子了?今天要還和平常一樣,不白糟蹋這麼漂亮的旗袍?他當然要給你找雙不能跑不能跳的鞋子約束著你了。”

說話間,公司給新配的助理孟亮上車了。

剛一上車,他就把手中的東西遞給了方然:“方然,這是剛剛謝大少讓帶給你的。”

方然一愣,剛趕在洋溢在臉上的笑容漸漸的不見了,她冷冷的看了助理一眼,低頭打開手中的盒子,裡面赫然是剛剛謝添在剛剛的宴會上買下的一套鑽石首飾,據說價值50萬。

一旁的林緩早已經黑了臉,他衝著孟亮就發彪:“小孟你也算是在公司做了四五年的人,做事情怎麼還不知道輕重?誰給你的權利替方然收東西的?”TMD,就知道公司不會安排什麼好鳥。

大劉接過東西,臉色也陰沉了下來。
回覆 使用道具
翔麟
大親王 | 2009-4-24 14:58:15

孟亮這才發現自己似乎是闖了大禍,他小聲辯解:“以前我跟著黃姐的時候,只要有禮物就要收下的——”

“你是笨蛋麼?”大劉也終於忍不住了:“方然是方然,黃姐是黃姐,你什麼時候見方然和那些公子哥打過交道?”

看看低著頭的孟亮,已經恢復過來的方然開口了:“算了,今天也已經晚了,大劉,東西先放你那裡,明天一早你幫我找快遞送回去。”
輕撫額頭,方然這次是真的感覺有些累了。


唐總接到華陽謝添電話的時候,正准備和老婆親熱。
“哈哈,唐總,沒打擾你吧?”

唐總懊惱的從自己年輕美貌的老婆身上爬下來:“沒有沒有,謝少打電話找我,一定是有什麼要緊的事情吧?”

這謝添時見到自己可是很不屑的樣子,這次主動打電話還真不知道所為那般。

“唐總您這次還真說對了,我確實是有要緊的事情要麻煩你一下,不過對你們公司來說也是好事一件。”

唐總在電話這頭不屑的哼了聲:真當自己是傻子?雖然說沒怎麼打過交道,但是也知道這小子絕對不是什麼善茬。

“謝少有什麼話還是直說為好。”要不還不知道你怎麼算計我呢。

“哈哈,那我也就不客氣了,我們公司下半年投資了一部大制作的電影,想讓你們那位影後小姐來演女一號。”

唐總先是愣住了,隨即在心中冷笑:就說有什麼事情呢,原來是想打李方然的主意啊。

“謝少,這恐怕不行啊,方然下半年的檔期已經滿了,除了幾部投資方指明要她出演的電影,還有幾部主旋律的電視劇也等著她呢,這不,最近馬上就要去陳導的劇組了。”

他能感覺到電話那邊的人似乎很是惱火,過了半晌,才客套的說:“既然如此,就不打擾唐總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