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72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今晚打老虎
伯爵 | 2009-4-25 18:34:13




有人說:「宿舍中的鬼故事最神祕的地方,就是沒有知道它怎麼開始的,還有,它怎麼流傳的。」

其實很簡單。

因為一直有那個神祕的第六個人存在。

他,不,應該說他們,從來就沒有離開宿舍。

他們一直都在,一直都在。





你曾經打過撲克牌嗎?如果你玩過撲克牌,那你一定玩過橋牌,也玩
過大老二。

那你一定也聽過,一個叫做「抽鬼」的遊戲。

所謂的抽鬼,就是所有的玩家都分到一份牌,然後以順時針或逆時針
的方向,每個人向自己右手或左手邊的玩家抽一張牌。

將抽到的牌和自己原本的牌組合,凡是組成一對的牌,就可以丟入牌
堆裡。

最先把牌丟光的人,就是這場遊戲的贏家。

因為撲克牌是由四種花色組成,所以幾乎是所有的牌都可以組成一對
,然後丟棄。但是有一張牌是例外。那一張牌就是,小丑。

「小丑」是撲克牌中的第五十三張,最孤單而詭異的小鬼。

而「抽鬼」這個遊戲,就是比賽是誰最後拿到這張「小丑」。

誰最後拿到小丑,誰就是輸家。

沒有人願意抽到小丑,就連暫時拿到「小丑」的人,也希望別人趕快
抽走它。

「小丑」牌如其名,就像是一個被所有人怨恨,討厭的鬼牌。

念高中時候,我們宿舍裡有一群人,因為喜愛撲克牌而聚在一起。

記憶中,那是一個非常瘋狂的年代,對於撲克牌的狂熱,甚至可以忘
記吃飯與睡覺。

每天晚上到了十一點,宿舍教官巡邏結束之後,我們幾個人就會聚集
在某人的寢

室裡頭,拿出收藏的撲克牌,稀哩嘩啦的開始聚賭。有時候玩到一點
兩點,有時候玩到通宵。

對那時候的我們來說,撲克牌像是有種奇妙的魔力,讓我們每個人對
它如痴如狂。

由五十三張牌組成的遊戲,千變萬化,再又加上對手心態的不同,使
得整個遊戲變得詭異莫測。

無數的可能性,這就是所有賭博性遊戲,最迷人的地方。

那個年代的我們,就是深深陷入這樣的刺激裡,無法自拔。

大部分的人,聽到撲克牌,麻將這些遊戲,都難免想到賭博,鉤心鬥
角,使詐玩陰謀。

其實對我們來說,撲克牌除了腦力較勁之外,它還有排解寂寞,增進
感情的意義。

因為大部分的時間,我們都會一邊玩牌,一邊聊天。

聊天的內容更是包羅萬象,例如學校的教官哪個最狗屎?聊哪個老師
教的最爛!甚至是交換考試題目的情報。

也會聊家裡的瑣事,八卦的新聞,還有政治的肥皂鬧劇。

三不五時,我們也說點恐怖的故事,刺激一下深夜的氣氛。

想想看,十一點之後,宿舍強迫熄掉大燈,我們幾個人,僅靠著幾盞
微弱的小燈,窩在小小的角落談天說地。

手上的牌還晃著幾陰漞t的陰影。

這氣氛,的確是幽暗的很。

不過深夜玩橋牌,的確有些神祕的地方。

例如我們如果人數不足,玩起三人橋,越到半夜,那個沒有人的第四
家,牌就會

越強,強到讓我們張目結舌。這時候我們通常會互看一眼,然後草草
結束牌局,匆匆的回去睡覺。

我們雖然膽大,對於有些無法解釋的事情,還是心存畏懼,敬而遠之


不過就在那天,發生了一件我永遠也忘不掉的怪事。

真的是怪事。

這天晚上,十一點一到,教官前腳剛走,我們幾個人馬上又聚在我的
寢室,約好一起打牌。

因為剛考完試,所以這次來的人比較多,總共有六個人,六個人對撲
克牌來說,

是個麻煩的數字,因為幾乎沒有遊戲,可以一口氣提供六個人對戰。

就在大家七嘴八舌的時候。

不知道是誰,提議玩「抽鬼」。

「抽鬼?!」我心裡不知道為什麼,嘀咕了兩聲。

可是今天人數太多,無可奈何。

所以我也來不及反對,抽鬼就抽鬼,那就發牌吧。

發牌者是我的室友之一,小豆。

他把小丑插入牌堆裡,俐落的洗牌,然後發成六份牌。

我拿起了放在自己前方的那一份,哈哈,小丑不在我這裡。

抽鬼這個遊戲,最刺激的地方,就是你不知道你會不會哪天一個不小
心,抽到那張該死的小丑。

所以抽排的時候,拿到小丑的人,神色要自若,沒拿到的小丑的人,
則要故意露出奸笑,讓對手心慌。

這是這場遊戲虛虛實實,也是最引人入勝的地方。

這時候,你就會看到每種人打牌的不同反應,有的人表情如老僧入定
,喜怒不形於色,這種人是牌道高手,極難對付。

而另一種相反的人,他們表情豐富,狂喜狂悲,偏偏又是真真假假,
這也是不可輕犯的狠角色。

在場六個人,每個人表情都不一樣,形成了一圖非常有趣的畫面。

像是我的室友之一,阿狗,就是個標準的演員,他打牌的時候,話特
別多,用意

是干擾其他人,有時候還會故意示弱,或是虛張聲勢,常常一場牌打
下來,他說的話比打得牌多。

我們常常笑阿狗,是用「嘴巴在打牌」

我的另一個室友,小豆,則是一個乖乖牌,你看到他愁眉苦臉,一定
是拿到壞牌

。看到他滿臉笑容,那不用懷疑,他可能真的拿到四支ACE。

另外其他寢室的,像是大華,則是霹靂火爆形,越玩會越激動,我們
只要一看情形不對,就要把他架起來,押解回他自己的寢室。

另外一個人,胖子,是我一直不甚了解的角色,他的說話簡潔,喜怒
不明,下手乾淨俐落,有時候被他生吞活吃了都不知道。

而我,有人說我最奸詐,因為我打牌強調眼觀四方,耳聽八方,加上
全盤考慮,所以我通常不是輸的一方。

六個人的牌局,搭配完全不同的幾種性格,在此刻幽暗的寢室,緊張
的氣氛,正慢慢的升高起來。

這場抽鬼遊戲,在接近十二點的時候,進入了高潮。

在大家面前,成為一對而丟棄的牌堆已經高高疊起。

每個人手上的牌都不多了,都只剩下稀稀落落的兩三張。

這個時候只要一拿到「小丑」,是沒有機會可以脫手的,也就是說,
就等於要直接認輸了。

氣氛越緊張,抽牌的時候,大家的表情也就越多變,有的微笑,有的
嚴肅,有的面無表情。

老實說,這時候連我,也看不出小丑在哪裡。

幽暗的寢室,靜默的六個人,正彼此揣測對方的心意,不時露出詭異
的微笑。

這時候,最愛講鬼故事的阿狗,突然開口了。「關於『抽鬼』,我聽
過一個可怕的傳說...」

「什麼傳說?」我剛抽了一張牌。(還好不是小丑!)

「阿狗又想說鬼故事來嚇大家了,想讓大家沒辦法集中注意力!」

阿狗神祕的說,「這是真的喔。」

「這是關於抽鬼的恐怖傳說.....」

大家互望了一眼,眼神裡頭的恐懼一閃而過,馬上七嘴八舌的嚷了起
來。

「阿狗你很爛欸!」

「現在氣氛已經夠可怕了!你還說鬼故事!」

「我們正在緊張的時候...」

「你這隻無藥可救的畜生!」

阿狗伸出食指搖了搖。

在陰冷的燈光下,他臉上的笑容,顯得古怪。

「我聽賭場的阿伯說的,抽鬼這個遊戲,一定玩到結束。」

「喔?怎麼說?」

「一定要玩到結束分出勝負...然後確確實實把『小丑』丟回牌堆裡
才行。」

「不然會怎樣?」

「這張『小丑』會開始作怪!」阿狗用奇怪的聲音繼續說著,

「因為它以為遊戲還沒結束,它會繼續它的抽鬼遊戲,一個輪一個,
誰抽到小丑誰就完蛋....」

這時候我突然發現,坐我隔壁的小豆打了個寒顫。

小豆平常最怕鬼故事了,可是阿狗偏偏愛說鬼故事來嚇他。

「嘻嘻嘻...」阿狗詭異的笑著。「尤其....」

阿狗突然對小豆尖叫,

「尤其是手上拿著鬼的人!」

「哇!!」小豆哇的尖叫,嚇的手上的牌撒了一床。

「哈哈哈哈哈!!」阿狗大笑起來,「就是有人這麼好騙!」

「呵呵...」「嘻嘻嘻嘻...」大家看到小豆嚇到的樣子,都忍不住笑
了起來。

只有我皺起了眉頭,因為小豆伏在床沿,看不到他的臉,不知道是不
是在哭?

「小豆...」我輕輕拍了拍他的背。「阿狗嚇你的啦,別太在意...」

「沒事...」小豆抬起頭,驚魂未定的臉,

緩緩的....強裝起微笑。

突然間,我毛骨悚然起來。

因為小豆的微笑,

讓我想起了「小丑」的笑容。

是這麼忿恨,是這麼悲傷,明明抹上了白白厚厚的粉,還是掩不住裡
頭的情感。

我連忙打起精神,斥責阿狗。

「說這麼多廢話,阿狗要不要抽啦,換你了勒。」

「當然要阿。」阿狗咻的一聲抽起一張牌,大笑起來,

「哈哈!歹勢小豆,沒抽到『小丑』。」

又玩了幾回,大家的表情越來越緊張,小丑的去向成謎,沒人有把握
,自己會不會抽到小丑。

「媽的,這次的抽鬼好奇怪,玩這麼久還沒分出勝負?」

大華喃喃念著。

終於,輪到阿狗抽牌了,他要抽的是小豆的牌,看小豆雙眼緊閉,把
手上的三張牌緊緊的抓著。

阿狗食指在三張牌上來回游動著。

游動著。

「嘿嘿...我要抽哪一張呢?」

小豆雙目緊閉,空氣彷彿凝結。

就在一切靜止的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一聲大叫。

「教官來了!!」

「教官來了?!!」大家同時站起身。

一陣慌亂中,大家把牌迅速藏到身體裡,手腳俐落的阿狗,把牌堆推
進棉被裡。

十秒後,我們六個人唸書的唸書,上床的上床,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


又過了三分鐘,我們發現門外根本沒動靜。

「靠!根本沒有教官來!」

「那個賤人唬我們!」

「下次不要被我們贓到!」

「算了!算了!,繼續吧。」

確信只是虛驚一場後,我們六個人又坐回床上,繼續剛才沒有結束的
牌局。

玩了幾回,胖子突然露出古怪的表情,

「我覺得怪怪的....你們手上的『小丑』還在嗎?」

「什麼意思?」大家也發現了情況不對,「小丑不見了?」

「不在我這裡阿。」

「也不在我這...」

「小丑不見了?好好的一張牌怎麼會不見了?」

阿狗突然臉色鐵青,叫大家把手上的攤開,並且仔細搜尋整間寢室,
但是...

小丑牌,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

「這場抽鬼,沒有玩完。」阿狗喃喃的念著。「沒有玩完...」

每個人都緊閉著嘴,面色凝重的找這張鬼牌,小丑。

可是它就是這樣,毫無道理的消失了,在剛剛那團混亂之後,它神祕
的失蹤了。

「大家冷靜一點,剛剛最後一個拿到小丑的是誰?」我問。

大家看來看去。

大華先說話了,「我本來有拿到,可是後來被胖子抽走了。」

胖子說,「我是抽走了沒錯,可是後來又被阿狗拿走了。」

阿狗點點頭,「後來兩回以後又被你抽走了。」

我點點頭,「我是有抽過,可是後來又被小豆拿走了阿。」

「嗯...」小豆歪頭想了一下,「我的小丑也被抽走了。」

「我有抽到,可是我忘記是哪一回合了。」

「等等...我剛剛好像沒抽到鬼。」大華也說。

「等等...」我沈吟的說,「所以這張小丑最後誰拿到的,沒人知道
?」

「不知道...」

我們互望了彼此一眼,心中的恐懼不斷的擴大。

阿狗突然慌張的喊起來,「我剛剛說得那個傳說...這場抽鬼一定要
玩完阿。」

「不然我們就糟了,尤其是最後一個拿到小丑的人。」

阿狗近似尖叫,「這是真的啊!」

我們六人,同時沈默下來,空氣繃緊的讓人窒息。

噹噹.....

不知不覺,午夜的鐘聲指向一點。

大華首先打破沈默,「一點了,我明天還有課,我要先去睡了。」

「對阿,反正最後小丑一定不在我的手上。」

「什麼鬼傳說,我才不相信阿狗,他最喜歡唬扯了。」

以大華為首的三個人,他們紛紛離去。

只剩下我,阿狗,和小豆,因為我們本來就住在這一間寢室,所以我
們只能相對苦笑。

「先睡吧。」我嘆了口氣,「等明天天亮了再找,會比較好找。」

躺上了床,我做了幾個惡夢,在床上不斷的翻轉。

在半夢半醒之間,我聽到了阿狗的聲音

「欸,剛剛大喊教官來的人,是誰阿?」

「管他是誰?」我忿忿的說,「欠揍的傢伙,竟敢玩我們。」

「我剛剛去外面問過,他們說根本沒有聽到有人喊教官...」

「什麼?」我嚇了一跳。

「而且那個傳說,是真的喔...」阿狗的聲音,聽起來在發抖。

「我阿伯家裡真的在開賭場,他說這件事是真的...」

「閉嘴!」我吼到,「快點睡覺!」

黑暗中,阿狗還喃喃念著,

「那個聲音是在十二點整喊的....午夜十二點...」

我全身一陣發毛。

只有小豆,異常的安靜,彷彿已經深深的熟睡。

從那次以後,我就不再玩「抽鬼」這個遊戲了。

不僅如此,我甚至遠離了這群牌友,開始專心的唸書,只想把那天晚
上的一切忘記。

我們六個人,一直到這個學期結束,都沒有在一起打牌,就算見面打
招呼,也絕口不提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那張神祕消失的小丑,到底到哪裡去了?」

不知道為什麼,這個疑問在我心頭始終無法消失。

好好的一張牌,怎麼會憑空消失?

是誰拿走了?

還是真的有小丑,自己把牌偷走了?

一個月後,這個漫長的學期終於結束了。

考完了最後一科數學,我們興奮的把自修從三樓窗戶丟出去。

引起所有同學們的一陣歡呼。

而住宿舍的同學們,也開始收拾行李,準備回家避暑。

而我深埋在我心裡,以為永遠都無法解開的「小丑」之謎,竟然就在
離開宿舍的前一天,有了新的轉機。

那天,小豆來找我。

「嗨,小豆。」我埋頭整理我的衣服,頭也沒抬的跟他打招呼。

「我有件事要跟你說...」小豆很囁嚅的說。

「什麼事?要我回家幫你帶名產嗎,沒問題。」我笑著說。

「不是不是...」他彷彿下了很大的決心,「我....知道是誰拿走了
那張小丑。」

「阿?是誰?」

「阿狗!」

「阿狗?你別開玩笑了!」我不以為然,「他那天晚上這麼害怕欸。


「他是裝出來的。」小豆咬著牙,「他是騙人的!」

「不可能。」我打斷他的話,「我相信阿狗不會開這種惡劣的玩笑。


「我知道他會,他尤其想嚇我!他知道我最害怕這個,所以故意說的
這麼恐怖!」小豆激動的說。

我憐憫的看了小豆一眼,阿狗和小豆的關係我不是不知道,一個喜歡
欺負人,一個容易被欺負。

他們倆個是冤家。

「你不了解!」小豆激動的說,「阿狗平常怎麼欺負我的,你難道都
不知道?」

「好啦好啦...」我有點不高興,「沒有證據就不應該懷疑別人,雖
然阿狗平常不對...你也不可以這樣懷疑他啊...」

「好,連你都不相信我!」小豆很生氣,門一甩跑掉了。

「唉...」我嘆了一口氣。

閉上眼睛,我只想把那晚上的一切,給徹底的忘掉。

這一個月以來,發生了這麼多事,讓我不自覺的歸心似箭。

回家前的最後一個晚上,我躺在床上,睡不著。

隔壁床的阿狗早就已經熟睡,剩下如雷的打呼聲,

而小豆始終沒有回來,生氣的他不知道去哪裡解悶了。

終於,我也逐漸的進入夢鄉。

我夢見了自己回到熟悉的海邊。

跟幾個幼年時候的好友,脫光衣服,跳到海裡,在陽光與海水的滋潤
下,痛快的享受夏日的海洋。

突然間,有東西抓住了我的腳踝,我怎麼樣都掙脫不開,

它抖了抖,開始用力的把我往下拖,越拖越深。

我被抓入深深的海裡,我的手拼命揮舞,可是我的嘴仍然呼吸不到空
氣,好辛苦...救我...救我...

我把頭往下看,看是什麼東西在作怪。

這一看,我心涼了半截。

因為我看到一張臉。

一張小丑的臉。

在朦朧的海裡,它似乎正在冷笑。

就在同一個時候...

「哇!!!!!」

一聲阿狗尖叫,把我從惡夢中驚醒。

旁邊的阿狗突然連滾帶爬,從床上摔了下來。

「小...小丑...小丑...」

我起身,全身被冷汗浸透,「什麼小丑?」

「在我的床上...它在我的床上...」阿狗尖銳的喊著。

我往阿狗的床一看,全身雞皮疙瘩都豎起。

那張失蹤的小丑牌。

此刻正安安正正的,放在阿狗的床上。

紙牌上,跳舞的小丑,在陰冷的月光下,更顯得淒厲。

「哇啦啦....」

我們兩個打開門,一前一後的衝了出去。

終於,我們逃到了大華,胖子他們的寢室,才喘了一口氣。

「你們在幹嘛啦?三更半夜瘋瘋癲癲的。」大華已經上床了,而胖子
正在看漫畫。

「小丑...小丑...」我們喘著氣...

「慢點說,慢點說。」胖子還是那副老神在在的模樣,

「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小丑牌....出現了!」我們驚魂未定的說。

「它出現了!」大華從床上整個跳起,「什麼時候的事情?」

「就在剛剛...我們的寢室...」

胖子放下手上的漫畫說,「帶我們去看看...」。

「我們不敢...」我跟阿狗同時說。

「去看看又不會死。」胖子堅持,

「難道你們不想知道到底是誰偷了這張牌嗎?」

在胖子與大華的堅持下,我們還是來到了寢室,對案發現場進行勘查


走在夜色沁涼的宿舍走廊上,我被驚嚇得的心情已經慢慢平息。

剛剛月光下,那張詭異的小丑牌,出現的太過突然,讓人不禁寒髮直
豎。

可是,既然它已經出現,就表示這個謎題露出了曙光。

偷小丑牌的人,到底是誰?

它放在阿狗的床上,是要嚇阿狗?

還是另有目的?

我們一行人,慢慢的走到了寢室門口,剛才驚慌的痕跡還在,來不及
關上的門,此刻正輕輕的搖晃著。

我緩緩的推開門,木頭啞啞的聲音響起。

深夜的此時,一切都靜的可怕。

黑暗中,只聽到阿狗慢慢的說著。

「它就在我的床上。」

「太暗了,我把燈打開。」我走到阿狗旁邊,按下他的檯燈開關。

啪的一聲,寢室綻放出微弱光芒的剎那,

突然,我發現了有些釭漱ㄨ麉l。

是什麼不對勁?

這份不對勁的感覺,來自我旁邊的人,阿狗。

是的,就是阿狗。

他動作突然停住了,我甚可以感覺到他連呼吸都瞬間停止了。

人在什麼時候,會突然停止一切動作,包括呼吸?

那就是當這個人,突然受到可怕驚嚇的時候。

我彷彿感染了他的恐懼。

慢慢的把臉朝向他視線的方向,

慢慢的....

瞬間,我也停止了呼吸。竟然不見了。

那張月光下的小丑。

「還有誰可能進來寢室?」

我們裡頭,最冷靜的還是胖子。

「小豆...」直覺想到的人,就是小豆。

「所以說是在你們跑出去的時候,小豆進來把小丑牌拿走?」

「這是唯一合理的解釋。」

「那把牌放在阿狗床上的人,很有可能也是他小豆囉?」

「應該是。」

聽到這裡,我忍不住替小豆辯白。

「可是...我所認識的小豆...不太像是這樣的人啊。」

「嗯....」胖子問我,「最近小豆有沒有跟你過奇怪的話。」

我想了一下,「有,他今天下午跟我說,他知道小丑牌是誰拿的。」

「誰?」他們三個人異口同聲的問。

「是阿狗。」我苦笑,「小豆說阿狗是為了嚇他,才拿走小丑的。」

「鬼扯!」阿狗大嚷起來,「小豆在撒謊!」

胖子沈吟的說,「其實這也是不無可能。」

「你說什麼!」阿狗握緊拳頭,吼到,「我怎麼可能拿!」

「剛才你們跑來找我們的時候,先跑出去的是誰?」

「我...」我舉手回答。

「這就對了...」胖子咳了兩下,「阿狗跟在後面動了手腳。」

「收起小丑牌,不用多少時間的,趁著你第一個衝出去的時候,

阿狗就趁機把小丑收起來了。」

「靠!」阿狗激動的罵了一句髒話,「我連逃命都來不及了!」

胖子搖搖頭,「目前你們兩個,甚至我們五個都有嫌疑,現在當務之
急是把小豆找回來。」

「對,小豆是所有謎題的關鍵。」我們都同意的點點頭。

阿狗站起來,「馬的,我去找,我知道這嬲種會躲在哪裡。」

說完,他開了門就想衝出去。

我連忙拉住他的手,「等一下,現在三更半夜你想去哪找?」

「我知道他在哪,馬上就回來。」阿狗正在氣頭上,「他每次被欺負
都會躲在一個地方。」

「還是不要...」我還沒說完,阿狗就衝出去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很不對勁,彷彿阿狗一離開團體,就不會再
回來了。

可是我來不及阻止他,他就這樣離開了。

於是,我們只好待在寢室裡,一邊討論當天發生的事情,一邊等阿狗
回來。

可是,我們就這樣等了三個小時,阿狗竟然都沒有回來。

深沈的夜色,彷彿把阿狗整個吞噬了。

就這樣失去了他的蹤影。

「怎麼搞得?」大華顯得很緊張,「阿狗去哪裡了?」

「很奇怪,真的很奇怪。」胖子閉上雙眼,似乎在沈思著什麼。

「什麼很奇怪?」我問。

「我一直在想,我們那一天,到底是幾個人在玩這個遊戲。」

「六...咦?五個人吧...咦....」

胖子臉色沈重,

「我記得是六個。你,我,大華,阿狗,小豆,還有誰?」

「誰?」我呆呆的想著,「那一天還有誰?」

「我以前沒看過他,我以為是你們的朋友。」胖子說。

「我受不了了!」大華站了起來,「我要回家!」

「什麼...」

「回我家有夜班的車,我要趕回家。」

「可是事情還沒解決...」

「我不管阿狗小豆去哪裡逍遙了,也閉O他們合夥起來玩我們,

我不想管了,我只想回家。」

「現在就走,太沒種了吧。」我不太高興的說。

「誰管你!」

大華甩上門,離開了寢室。

「唉...」我和胖子互看了一眼,嘆了一口氣。

「現在該怎麼辦呢?」「我不知道...」

「我看我們還是去睡覺好了...」

突然,我寢室的木門又嘎滋一聲打開。

一個人,臉色蒼白的站在我們面前。

「啊....大華!?」

「大華...你...你怎麼又回來了?」

大華臉色蒼白到了極點,慢慢的舉起右手,

手上一個長方形的紙片。

在月光下,閃閃發光。

「小丑!!!」

我跟胖子同時退了一步。

沒錯,那張神祕的小丑,竟然又到了大華的手上。

「我剛剛整理行李,突然掉出了這張牌....」

大華看起來像是快哭出來了。

「誰放的?」

「我怎麼會知道?我怎麼會知道?」大華張著嘴巴,不停的喘氣。

「會不會是阿狗?」

「但是阿狗放完了牌,人到哪裡去了?」

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謎題越來越複雜,不能了解的事情也越來越多
了。

「我有個奇怪的假設,你們聽聽看。」胖子皺著眉頭,深思著。

「說說看...」

「我們那一天玩抽鬼,小豆先拿到小丑,誰抽他的牌?」

「阿狗.....」

「所以小丑牌出現在阿狗的床上,那當阿狗抽完之後呢?換誰抽阿狗
的牌?」

「大華....」

胖子苦笑,「所以『小丑』從小豆,到阿狗,現在在大華的手上。」

「不可能!」大華臉色整個變了,「我要回去了,不陪你們發瘋了。


說完,大華把牌一丟,像發了瘋似的離開了。

看著地上那張小丑,詭異的笑容,詭異的舞蹈。

我心頭一陣戰慄。

「哼,又走了一個。」胖子哼了一聲。

「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你不用擔心。」胖子淡淡的笑了,「因為大華玩完,輪到的是我。


我訝異的看著胖子,

「難道你一點都不怕嗎?」

我對胖子其實認識不深,只是個牌友。

記憶中的他,不愛講話,打牌起來尤其冷靜,是個不動聲

色的高手,沒想到他在此刻,能夠這麼神色自若。

胖子把手插在口袋裡,來回的走著。

突然看著我,露出笑容。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我們來打牌吧。」

「咦?」

「我們來打牌,其實我們這幾個人裡頭,就屬你和我最厲害,

「別這樣說。」我彷彿感染了胖子的自信,不再六神無主。

「那玩什麼好呢?」

胖子笑了起來,「呵呵...那就抽鬼吧。」

「抽鬼!?」我睜大眼睛看著他,難道你還被抽鬼嚇的不夠?

「當然是抽鬼,因為我們那場還沒分出勝負。」

「可是兩個人怎麼玩?」

「我們要六個人玩。」胖子說,「快點,把小丑收進牌堆裡。」

「好...」

我一手夾起了,那張連日來讓我們寢食難安的小丑牌,塞進牌堆裡,
快速的洗牌搓牌。

也閉O太緊張了,像我這樣經驗老到的洗牌手,竟然失手,啪的一聲
,整堆牌在手中散開。所有牌落了一地,我心中吃了一驚。

胖子皺起眉頭,「別怕,再洗。」

又洗了兩次,小丑似乎不肯進入牌堆裡,屢次作怪。

不過終於還是完成了洗牌手續,發成了六份。

「接下來怎麼辦?」

「我們替他們四個玩,一定要趕快讓這場遊戲結束。」

「啊?」

「快點,我感覺到時間不夠了。」

「嗯。」

兩個人玩六個人的遊戲,我幫小豆,阿狗抽牌,而胖子則替另外兩個
人玩。

玩著玩著,我突然覺得背脊一陣發冷,彷彿後面站了一個人,一個黑
影,正凝視著這場遊戲。

讓我雙手發抖,幾乎要放棄遊戲。

此時胖子低沈的聲音傳來,彷彿在訴說著一個遠古的故事,

「抽鬼這個遊戲,源自歐洲,是一種儀式。」

「為了撫慰與封印作亂的鬼魂,讓數個人利用抽牌的方式,將小丑不
斷的流轉,最後封入小丑牌裡。」

我只覺得背後的黑影越來越近,壓迫著我的呼吸,讓我心臟越跳越快
...

「後來變成了一種遊戲,人們可以藉著抽鬼,在歡樂的氣氛裡,達到
一種祈福的形式。」

「沒想到弄巧成拙,引出了真的小丑。」

牌局終於到了尾聲,我甚至可以感覺到,整個牌局的周圍,籠罩著無
數的黑影,

黑影不斷發出雜亂的聲音,那是混合了怒吼,吵架,交談,甚至是溫
柔私語,的種種聲音。

黑影不斷的扭曲暴亂,似乎只差一步,就可以踏入這個結界,把我和
胖子撕毀。

胖子依舊冷靜,只是呼吸越來越沈重。

「也閉O小豆長時間被阿狗欺負,跟小丑的心情契合,終

於把它給引了出來。」

「不管怎麼說,小丑都是一個非常悲傷的角色啊。」

終於,我抽到了最後一個對子,兩張J,用力丟在牌堆裡,

「胖子,我結束了!快點換你!」

察覺到牌局即將結束,

周圍的黑影發出爆炸似的尖叫,不斷的流動掙扎,聲浪一波波在空氣
中爆炸。

我甚至感覺到,黑影正緊緊著扼住我的喉嚨。

「我剩下最後一張小丑。」胖子大吼,「我,輸,了。」

說完,他用盡全身的力量,把那張詭異的小丑,扔進牌堆裡。

斯.....彷彿一道清風吹過我的全身,把一切黑暗與憤怒都帶走。

我閉上雙眼,享受這前所未有的輕鬆。

慢慢的我睜開了雙眼,清晨的第一道曙光,就在此刻,破窗而入,懶
洋洋的撒滿我的全身。

「沒事了,終於沒事了。」

我頹然的坐在地上,沈沈的睡去。

不知道我睡了多久,當我睜開眼,小豆正站在我的旁邊,滿臉的眷?


「對不起,是我把小丑藏起來的,我是為了報復阿狗老是嚇我,這次
我決定要嚇嚇他。」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他大哭起來。

「沒關係,沒關係。」我輕輕摸著他的頭。

「一切都過去了。」

這一切,原來都是夢嗎?

不過,夢醒之後,小豆阿狗大華,

他們三個人就再也沒有回來了。

有時候我甚至會懷疑,在我的生命裡,其實並沒有出現過,

愛哭的小豆,愛惡作劇的阿狗,還有暴躁的大華,這三個人。

胖子也在下學期轉學了。

他臨走之前,留話給我,

「以後如果想要連絡我,就打這隻電話,找一個叫做萊恩的人。」

不過,就在我逐漸淡忘這一切的時候。

我也升上了高中三年級,準備考大學,忙的焦頭爛額。

一個夏日晚上,我依舊伏在書桌前唸書。

突然幾個學弟敲門,問我,

「嘿,學長要不要休息一下,我們要玩牌。」

「不玩了。」我搖搖頭,微笑說,「我封牌了。」

「是喔。聽說學長很厲害欸。」學弟們發出惋惜的聲音,

「那學長好好用戊寣C」

目送他們離去,我轉過身繼續解我的物理方程式。

突然間,我彷彿想起了什麼。

站起身,悄悄的,我來到學弟的寢室前面,聽到裡面正在說話。

「怎麼辦?我們有六個人,要玩什麼好?」

「抽鬼吧!」

「....好吧。」

然後裡面發出稀稀索索,發牌的聲音。

我苦笑了一下。

轉身離去。

突然,我停下腳步,一陣冷氣從腳底升起。

因為那個提議「抽鬼」的聲音,讓我想起一個人。

阿狗。

我終於明白,我們那天神祕的第六個人,到底是怎麼來的了。




有人說:「宿舍中的鬼故事最神祕的地方,就是沒有知道它怎麼開始的,還有,它怎麼流傳的。」

其實很簡單。

因為一直有那個神祕的第六個人存在。

他,不,應該說他們,從來就沒有離開宿舍。

他們一直都在,一直都在。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baby~可愛 + 10 + 10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