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85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4-29 10:40:33

作者:夏日冰心
轉載自:文學博客網


※ ※ ※

  今天是我23歲的生日,拒絕了生日蛋糕和Party,獨自一人背著背包離開了這個城市,沒有告訴任何人我要去哪。



  從小到大,所有見過我的人都說我是個花一樣的女孩兒,其實他們不知道,我的前生就是一株海棠樹。



  我一直記得,一直,因為是佛祖賜我今生,為了一份緣。我從沒告訴過任何人,我知道沒有人會相信,而且,這和他們有什麼關係,我和他們又有什麼關係,我的心一直都留在五百年前,我根本也就是個五百年前的人。



  我不懂他們,他們更不會懂我,他們永遠也不會用五百年去等一份愛,他們連五年甚至五個月也等不了。



  如果他們知道了,一定會以為我是白癡或是瘋子,他們是無法明白我的,因為他們不懂什麼是愛,他們從來就沒有真正愛過。當然,可能他們也是這樣認為我的。



  輾轉十幾個小時,我終於到了那個小鎮,它居然沒有怎麼變,除了人。我熟悉這兒的一切,比這兒的任何人都熟悉,因為我曾在這兒住了五百年,而且一直在。



  你有一點兒糊塗了,是嗎?



  好吧,讓我換個說法,五百年前,我是這兒的一株五百歲的海棠樹。



  我按記憶中的路走回了那個院子,我又站在了那株海棠樹前,它還在那兒。



  鎮上的人都說它是一株神樹。老人們都從長輩那�聽過也都告訴自己的兒孫,那是一株一千歲的海棠樹。



  當然,他們誰也沒見過這株海棠開花,因為它已經有五百年不開花了。沒有人知道為什麼,除了我。



  五百年前的那一夜,我哭了整整一夜,我的淚乾了,所以我的花瓣也都落光了,從此再也沒有開過花。



  現在,我的思緒又回到了五百年前,和我的心重合在了一起。



  那時,我剛剛有了靈性,有了人一樣的七情六欲,我一直很快樂,整天想著修成正果做神仙,還想在化身成人的那一天,用花瓣作一件裙子,多美啊!



  可是,自從他出現,一切都變了。



  我所在的是一位員外的別院,他什麼時候住膩了大房子,想尋清淨了,就會來這�,不過他幾乎沒來過。院子不大,十來步見方,而我就在院子的中央。



  那一年,鎮上來了一位書生,說是上京趕考的,因為前面的路被暴雨衝垮了,暫時過不去,他便到員外家借宿。



  員外是個豪爽又愛才的人,自己無兒無女,見書生一表人材又滿腹經綸,便認他作了義子。



  因他要溫書,就讓他住在了這清淨的別院。



  他來的那一天,我看了他一天,我沒想到男人也可以長得如此好看,他穿著白衣站在風中的身影是任誰想忘也忘不了的。



  他似乎很喜歡我,每天都要在我身邊待上一兩個時辰,還時不時地對著我吟詩。



  我覺得幸福極了,心�也不再想著別的事,只盼永遠這樣過下去,當然,我更希望早日可以修成人形,可以與他朝夕相處。



  還記得有一晚下暴雨,他關窗時看見我被打得落了滿地的花瓣,竟然拿著傘跑出來為我擋雨。我當時只盼時間就停在那一刻,我們倆再不分開。



  一個月後,路修好了,他上京去了。自他走後我便日日想著他,夜夜念著他。


  我每天都注意外面的動靜,盼望聽到他的消息,更盼望聽到他回來的腳步聲。



  但是,他再也沒回來,倒是員外一家搬去了京城。



  因為他中了狀元,更因為他被公主相中,成了皇上的乘龍快婿。



  鎮上的人都說他有情有義,知恩圖報,說他孝順,也有人說員外好福氣,年過半百得一佳兒。



  他讓所有的人又敬又愛,他成了人們心中最完美的人。可這個完美的人偏偏忘了我。



  我好想知道他現在怎樣了,可是,偏偏我還沒成正果去不了。



  這時,一隻蝴蝶飛到了我面前,說他願意代我去看看他,我點點頭,他便飛走了。



  一個月後,蝴蝶回來了。



  “你看到他了嗎?”



  蝴蝶點了點頭。



  “那他怎麼樣了?”



  他似乎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停了老半天才說:“他現在和公主在一起,住在駙馬府,那�很大很大。”



  “那他……”我的心跳得很厲害,“他那�有海棠嗎?”



  我終於問了出來。



  蝴蝶愣了一下,擡眼看著我,嘴張開又合上,我的心懸了起來,他低下頭,緩緩地搖了搖:“只有牡丹,公主喜歡牡丹,他很愛公主,所以種了滿園的牡丹。”



  刹那間,周圍寂靜無比,而我的心萬念俱灰,他忘了我,他愛公主,或許,他從來就不曾喜歡我的。



  是啊,我真傻,我忘了我不過是一株海棠樹。



  而我卻早已把他種在了我的心�,我是那麼想和他在一起,無藥可醫。



  就在那一天的夜�,我的花瓣都落光了。



  我不吃不喝,刻意低著頭,拒絕陽光對我的安慰。我什麼也不想了,只是站在那兒等著枯萎。



  不知過了多久,就在我已氣若遊絲,覺得自己快死了時,佛祖來到了我面前。



  “你怎麼了,海棠?”



  我淒苦地搖搖頭。



  “你為何痛苦?”佛祖問。



  “我愛的人不愛我,他離開了我,他愛別人。”我歇了一下,“我愛他,可是我卻不能和他在一起。”



  佛祖看了看我,又問道:“你說你愛他,可是,你真的愛他嗎?”



  “當然。”



  “那麼,海棠,我來問你,你懂得什麼是愛嗎?”



  我看著佛祖,很肯定地點了點頭。



  “那麼,好吧,海棠,如果你能為愛等五百年,我就讓你轉世為人,找回你的愛。你願意嗎?”



  “我當然願意。”我用顫抖的聲音回答。



  佛祖點點頭,轉身離去。



  從那天到今天已是五百二十三年,我自己也不知道這五百多年是怎麼過來的,總之,我活著的所有動力就是等待今天的到來。



  可是,為什麼,我從早晨等到現在,已是夕陽斜照,他怎麼還不來?等等,這是他嗎?這是他的聲音,是他。



  他站在了我面前,我等了五百多年終於又見到了他,可是,可是,他卻拉著另一個女孩的手,他正在對著她笑。



  “你知道嗎?這是一株一千年的海棠樹。”



  “真的嗎?一定是你在騙我。”她笑著。



  “怎麼會,是真的,這個鎮上的人都知道。”



  “可是,我不喜歡海棠,我只喜歡牡丹。”



  “我知道,我帶你來看只是想告訴你,我希望我們倆能永遠在一起,像這株海棠一樣長久啊!”



  她笑得好開心,一臉的幸福。



  而我,再也支持不住了,整個人跌坐在牆角,淚如雨下。他們說說笑笑地離開了,我依舊在牆角一動不動。



  突然,有個人站在了我面前,我努力地抬起頭,是學長。



  大學時高我一級的學生會主席,從我一進校時,就對我多多關照,總在我最需要時出現在我面前。



  “你怎麼了?”他關切地問。



  我搖頭不語。



  他將我扶起:“太晚了,先找家旅店住一晚吧。”



  小鎮的夜寂靜無比,我在床上輾轉難眠。



  我拼命地去想這是為什麼,卻又沒有力氣去想,直到佛祖又來到我面前。



  “你懂了嗎?海棠。”



  我拼命搖頭。



  “我為什麼不能和他在一起?”我問。



  “你想和他在一起,可是,你真正愛過他嗎?”



  我驚訝又迷惑地望著佛祖。



  佛祖望著我緩緩地說:“我來問你,海棠。當年,他高中榜首,在朝廷為官。於公,可為天下百姓謀福,於私,可有一番大作為。你可曾為他感到歡喜?

  後來,他娶公主為妻,待以真情,又不忘義父收留之恩。你可曾為他的重情重義而感動?等他有了兒孫後,個個嚴加教誨,使他一家上下人人心胸坦蕩,全心為國為民,被萬民稱頌,你又可曾衷心讚許?”



  我只能搖頭。



  “這就是了,海棠,所以說你不愛他。你的愛是要他與你在一起,伴你左右,讓你開心。這不是愛,因為,自始至終你都沒有考慮過他,你只考慮了你自己的感受,不是嗎?”



  我點頭:“可是,我又怎會等他五百年?”



  “你不是為他等了五百年,你是為你自己等了五百年。而且,海棠,你太過執著了,愛是緣,是緣就要隨緣,你懂嗎?”



  我啞口無言。



  “真正的愛是付出,而不是得到。真的愛一個人,你會為他的幸福而幸福,為他的痛苦而痛苦。甚至會幫他去尋找他愛的人,只為了使所愛的人快樂。

  不可思議嗎?如果你這麼認為,那是因為你沒有真正愛過一個人,如果你真正愛一個人,你就會情不自禁地這麼做了。世人往往認為這種人很傻,其實他們不知道,這種人是最快樂的。

  因為他們不想得到,所以他們不會為失去而痛苦,他們只想為所愛的人付出,而他們總有這種機會。”



  我無語,細細將前事想過:“我懂了,我現在已不再痛苦了,謝謝佛祖,可是,我現在應當怎麼做呢?”



  佛祖說道:“書生與公主恩愛有加,許下七世夫妻之約。而且,他本就是你生命中的一個過客而已,就像從你身邊吹過的一陣風,事到如今,想必你已能夠釋懷。”



  “是的。”我回答。



  “那麼,你可記得五百多年前,我許你今世為人時曾說的話?”



  “記得。”



  “你可知現在在你隔壁的學長是誰?他就是那只為你飛了千里路找書生的蝴蝶,在你還是一株小小的海棠時,他就愛慕你,愛慕了你一千年,他最大的心願就是每天看你一眼,看到你快樂地笑。

  書生出現時,你沈浸在幸福�,他為你高興。書生走了,你傷心不已,他則為你又傷心又擔心。

  你想知道書生的消息,他便飛千里路為你打探,你可知道一隻蝴蝶飛千里路有多難?後來,你不吃不喝,他落在你腳邊不吃不喝。海棠,現在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嗎?”




  我整個人怔在那�,任由淚水奪眶而出,直到學長的敲門聲將我叫醒。



  “你沒事吧,怎麼眼睛紅紅的?”他問。



  我搖頭:“你怎麼來了?”



  “你沒說一聲就走了,連生日宴會都沒去,我給你打了好多電話又沒有人聽,我急死了,就請假出來找你了。”



  “那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我聽你的電話留言,說你要暫時離開這個城市,去尋找丟失的東西,我想起你大學時說過等你畢業後會來這�找回你的愛,所以就來試試看,沒想到真的找到了你。”



  “這�不好找,是嗎?”



  “還行,多打聽打聽就找到了。”他故作輕鬆地笑了笑。他比我離開時憔悴了許多,我想這幾天他一定在到處找我,吃不好,睡不好。



  我望著他,這個陪了我一千年,愛了我一千年,為我飛了千里路,而且今天依然在守護我的人,而我,居然從沒有真正注意過他。我真是白癡透頂,差點兒為了一個過客,錯過真正愛我的人。



  他被我看得不好意思,臉紅起來,竟然這樣好看。



  “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我問。



  他的臉更紅了,猶豫著,一分鐘後,他終於對我說:“我愛你。”



  說完,他有些不安地看著我,我知道他是怕我拒絕,更怕我今後不理他。



  我怎麼會!



  他又想說什麼,我打斷了他,“那還不帶我回去?”我笑道。



  他呆住。



  我向他點頭。



  他一臉驚喜,擁我入懷。



  在這個故事中,我沒有等到五百年的他,卻找回了我一千年的愛。




【全文完】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