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83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4-29 10:42:52

許願樹    作者佚名


  該死,又迷路了。


  我轉動方向盤倒車,坐在後排的衛局長和思秘書毫不理會我的氣憤情緒,兩人在後座

上聊得正歡,巴不得這條路無止境地延長下去。下午我們三個人出差辦完事,思秘書不知

從哪裡打聽到這附近有一棵許願樹,建議過來遊玩許願。街邊買來的盜版地圖印得不清不

楚,我們非但沒找到許願樹,還把方向也迷失了。

終於在一個三岔路口,我們找到一個養蜂人問路。


  「你們的地圖畫錯了,難怪找不到,我賣給你們一張,三塊錢。」那養蜂人朝我笑,

一張老臉皺得像朵乾枯花。我隱隱有種受騙的感覺,但為了能離開這個迷魂陣,還是遞給

她三塊錢。老人把一張殘破報紙塞到我手裡,上面用粗鉛筆畫了幾條表示道路的線條。「

你們要去許願啊,記住,正的不靈反的靈,你們許什麼願望都要反過來說。」她討好的笑

笑,露出發黃的門牙。


  「為什麼?」思秘書探出頭來問。


  「你沒聽說嗎?去年那棵樹旁邊的湖裡淹死人了,聽說那個死人魂魄不散,寄住在願

望樹上。」老人解釋。

「真可怕。」思秘書嚇得臉都白了。


  「你要是害怕,我們就不去了。」衛局長善於察言觀色馬上討好她說。


  我開車,順著老人的地圖指引駛向市區。後坐的兩個人不再說話,我從後視鏡中看到

衛局長緊緊握著思秘書的手,一下把她摟在懷裡,我趕緊把目光移開假裝什麼也沒看見,

根據多年的經驗,我知道接下來會有一些兒童不宜的事情發生。


  天色陰沉下來,過不了一個小時,黑夜即將來臨。


  「快看,那是什麼?」我突然發現前面矗立著一棵很高大的樹,筆直地立在深藍色的

湖邊。

「許願樹。」思秘書叫道。「我們不是回市區嗎?怎麼開到這來了。」


  衛局長也吃了一驚。


  汽車在樹下停住。我跳下車,一種莫名的恐懼向我襲來,我想他們兩個也感覺到了,

思秘書露出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說:「可能它希望我們許個願才離開。」


  「那我們就許個願吧。我不要永遠有錢。」衛局長說道。


  「我不要永遠美麗。」思秘書說完把目光轉向我。


  「我要永遠留在這裡。」我說。


  汽車又開動了。我默默祈求心願成真,盡快離開這裡。衛局長坐在我身旁,仔細研究

老人給的那份地圖,要是明天趕不回去,有幾份合同就沒法簽了。他問:「思秘書,我們

的火車是上午10點開嗎?」


  「你怎麼問我,票不是在你那兒嗎?」思秘書反問他。他這才想起票在自己的錢夾裡

,摸摸皮包卻怎麼也找不到錢夾。這下我們都慌了神,我打開車內燈,他們兩個人把每個

小角落都翻個了遍還是沒找著。


  衛局長擦擦鼻頭的汗,「剛才還在的,怎麼一下就不見了。」


  「難道掉在車外了?」思秘書問,她的俏臉蛋剎時變得鐵青。下午衛局長一直坐在車

裡,只在許願樹下離開過汽車。我把車停在路邊。


  「為什麼停車?」思秘書神經質地叫起來。我說:「我不想浪費汽油。」把頭轉向衛

局長,「我們現在是回去找錢包還是繼續往前開?」


  「讓我想一下。」他點燃一支煙用力吸。車票丟了沒關係,可錢包裡有一張銀行卡是

這次出差人家送給他的,裡面有十幾萬人民幣,說什麼也得找回來。但那棵許願樹實在很

邪門,搞不好會惡鬼纏身。


  就在這時,車內燈「�絲」閃了一下。思秘書嚇得直嚷嚷快開車。


  「吵什麼?電路接觸不良,有什麼好怕的?」衛局長吼道,好像故意跟她唱反調,叫

我把車開回許願樹那兒。


  「我不回去,那裡有鬼。」思秘書大叫。


  「不回去,那你下車在這裡等我們。」衛局長示意我停車讓她下去。


  外面月光暗淡,樹影迷亂,偶爾能聽到輕微地不知名動物跑動的聲音。思秘書怕得要

命,哪裡敢下車?她伏在後座上嗚嗚地哭。我調轉車頭,向許願樹駛去。回程用去十分鐘

時間,誰也沒說話。到了樹下,我和衛局長打著火機,找了半晌也沒見錢包蹤影。樹葉沙

沙響,我扭了扭發酸的脖子,向樹上望去,只見許願樹上陰影重迭,好像有一片裙子似的

東西在飄搖。我忍不住定定看著那東西,猜想那是不是真的。要是真的就太恐怖了,我越

看越覺得有個女人掛在上面。突然肩頭被人拍了一下。


  「我們回去吧。」衛局長說。


  「啊。」我禁不住大叫。


  「你怎麼了?」他問。

「你剛才拍我,嚇了我一跳。」我說。


  我們倆回到車內。思秘書膽顫心驚地問:「剛才你看見什麼了?為什麼要叫?」


  我沒好氣地說我見鬼了。沒想到這句黑幽默又引得她低聲哭泣起來。


  我們回城區,預計一個多個小時的路程,走到天黑黑還是沒能離開這片樹林。思秘書

的神經幾乎崩潰了,大概是受剌激過了頭,她雙手抓著車門,朝窗外大喊大叫,招喚她聽

說過的所有神仙來保佑她。我們都由著她喊,在死寂的樹林子裡,她的聲音可以傳得很遠

,說不定會吸引當地居民來解救我們。現在就算那個養蜂人出價100元賣地圖,我也會毫

不遲疑的掏錢。我們希望在路上能遇見什麼人,更懼怕遇見不是人的東西。

一隻野貓猛地竄過公路。我本能地避開它。車子開到路邊,速度很快,幾叢樹葉刷刷

打在車身上,思秘書躲閃不及,臉上被抽出幾道血痕。她又找到新的理由哭起來。剛開始

我沒放在心上,後來聽她嚷嚷說癢,回頭看去,只見她的臉腫得像豬頭一樣。


  「可能是皮膚過敏。」衛局長判斷。


  「不是的,是許願樹在做怪。是那個鬼魂纏上我們了。」她不住地抓臉,一道道血痕

浮現,使她變得異常恐怖。看著她的怪臉,我有一種想極力擺脫她把她丟下車的強烈慾望

。衛局長的眼神也和我一樣,雖然這個女人幾個小時前還美得讓他想入非非,可眼下她實

在太詭異了,也許真的被溺死鬼纏上身。


  在一個拐角處,我停住車。

「為什麼停車?」思秘書在後面掐著我的肩膀猛搖。


  「沒有汽油了。」我說,用力掙開她的手。


  「那我們怎麼辦?我不想死在這裡。」她又轉過身想抱住衛局長。沒想到他像避麻風

病人一樣躲開她。


  「我們下車吧。也許附近有人家。」他說。我心知肚明,答道:「好像我剛才看到遠

遠的一點燈光。我們去看看。」


  「我不下去。」思秘書縮在座位上發抖。「不去你就留在這裡,看那個鬼會不會來找

你。」衛局長嚇她。


  果然,她馬上從車上跳了下來跟著我們。我們兩個人走得飛快,她穿著高跟鞋,走不

了多遠就摔了一跤,我們好似得了信號,同時衝向汽車,關上門,我發動引擎。


  「你們這兩個騙子,不得好死。」她撲到車門上破口大罵,又拚命拉住車窗玻璃,見

我們是死了心地拋下她,於是破口大罵:「別以為你們走得出去,陳司機,你忘了你的願

望了嗎?你永遠也別想離開這裡。」


  她的身影消失在黑暗裡,幾分鐘之後連呼叫聲也聽不到了。


  車內一片寂靜。我盯著前路,腦袋裡轟轟烈烈迴盪著她最後說出的幾個字,心想我就

不信這個邪。


  「唉。」衛局長歎了一口氣。「你還好吧?」我問。「我有點想吐,你停車。」他說

。我停下車。他打開門說想呼吸些新鮮空氣,下了車,逃也似地鑽進了樹林裡。看來思秘

書的話對他產生了作用。


  好吧。就剩我了。我咬咬牙,發動引擎。汽車再度向前急駛。我真笨,怎麼早沒發現

呢?密密麻麻的樹林上架著電線,公路是縱橫交錯的,電線卻只有那麼幾根,我只要沿著

電線走就可以闖出這個迷魂陣了。我大罵自己遲鈍,又為這個新發現鼓舞著,加大馬力向

前路衝去。


  黑鴉鴉的樹木漸漸變矮,路的兩旁出現了我印象中沒有見過的長茅野草,那麼,我是

闖出來了。我大笑,一時間眼淚迷糊了視線。我抹去淚水,突然看見電線斷了,最後一根

電桿木佇立在那裡,頂端空無一物,那是一根廢棄的電桿木。我的心好像一瞬間停止了跳

動,想剎住車,可已經來不及了,汽車碾過長茅草地,像一匹脫韁的野馬,衝進湖裡。


 湖邊有一棵許願樹。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