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82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4-30 15:19:13

每天清晨上班,總會在公車上或者行人道上遇到各種形形色色的人。

一天裡究竟和多少人這樣的擦肩而過,數也數不清。你永遠也不會記得剛剛走過的那些人長的是甚麼樣子。對他們的背景、出生、從那裡來、往何處去,更是一概不知……

但很奇妙的,每天就是有這麼多我們不懂得底細和來龍去脈的人,在人海茫茫中和我們匆匆相遇,然後一過既休。也許一生人之中,就只有那麼一次見面的機會……

要是說我為甚麼會認識你,又或者,為甚麼你會在這裡讀我的文章,那麼,我只能告訴你,緣份這回事呵,是存在的。至少,以前我是和我每一個我想認識的女生說過同樣的話。

有沒有試過和一個素昧平生的陌生人搭訕?

沒有?嘿嘿……就讓我來和你分享改變我人生的一次恐怖經驗吧!這個故事的名稱,就叫《陌生人》。

來KL工作已經三年了。三年的時間匆匆而過……

生活逐漸變得枯燥,單調和乏味。

一年復一年,一日復一日的從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都在同一條路線上,等車,搭車,上LRT,然後下車,轉車。對一個滿懷壯志的年輕人來說,世上,也許沒有東西比在三年內,不停地重復做著同一個步驟來得沉悶,可悲吧?

為了生計,日子就是在這樣的無可奈何中過去的。

不知曾幾何時,我已經不如往昔剛畢業一般,每日朝氣蓬勃的去上班。以前總是在上班途中謹慎的盤算著一日之計,如今只會心不在焉的在車上東張西望。然後,我開始無聊的留意起週圍的人。

常遇上同一個人

有時候在上下班途中,總會遇上一些較熟悉的面孔。我說較熟悉並不是說我認識他們。只是這些人,你會經常不時的遇到,不管時間,地點。

比方說,今天你遲到了,可是在後座的公車上,你還是會發現他坐在遠遠的前頭,好像他也遲到似的。又或者你今天加班,晚了點回去,當你拖著疲憊的身軀站在月台上等LRT的時候,你又看見他孤伶伶的一個人站在對台,也是在等候著晚班的列車。

呵呵,好不寂寞。

甚至,週末,當你悠閒地坐在冰冷的咖啡座一角,看著窗外來來往往的人群,突而其來的,你又發現他神色匆匆的提著公事包,趕時間般的在熱鬧的街道走過,然後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很奇妙吧?可是近幾個星期來,我就經常遇上這麼樣的一個人。

你可以說是巧合,但就是這樣,他每天陰魂不散的在我周圍出現。幸好,他好像沒有發現到有我這個人在冷眼旁觀他的一舉一動。他年齡呢看起來約三十八、九歲。典型中年人的身材,額頭有少許的皺紋,略胖但體格高大,帶著一副眼鏡。

他好像整天都穿著同一套衣服去上班,一件不是燙得很整齊白色恤杉。還有那一套陳舊的黑色西褲,給人一眼看起來,有少許寒酸、潦倒的感覺。

好像今天早上,天還未破曉,我又在寒冷的公車上遇見了他。

又是那個表情,一幅無精打彩,睡眼惺忪的模樣。然後車還未到總站,他已匆匆忙忙的趕了下車。雖然每天都遇上同一個人,可是再怎麼說,這都是小事一件,我自然不會放在心上。

我懶洋洋的回到了辦公室,靜靜的在角落裡頭做著的那令人煩厭、一成不變的工作。 但今天心情有點特別,因為已到了週末。三年來的鬱鬱不得志,我已學會了偶爾用酒精來麻醉自己。 所以為了發洩心頭的壓力,通常到了今天我都會和一班朋友相約去喝酒,狂歡一晚。

夜晚十一點多,已近凌晨。人已喝得醉醺醺的。

第一次問候對方

我勉強的趕上了最後一輛LRT,從WANGSA MAJU 回PJ。冷清清的車廂裡,一個人都沒有。我靠在冰凍的車座上,看著遠方KL的夜景,搖晃的車身,似乎把遠方的點綴燈光變成了天上的星星。我半迷糊的閉上眼睛,想躺一會……

約莫數分鐘,只聽得叮噹一聲,LRT到了另一個站,跟著車門打開了,一個人走了進來。沉重的腳步聲,在我面前停下,然後是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的聲音。

我睜開了眼睛,想看一看是甚麼人進了來……是一個中年人,帶著眼鏡。臉上掛著精疲力盡。目無表情地望著窗外。哎!?我心想,怎麼這麼有緣,又是他!

一向來,每次我遇上他,都是在遠的距離,沒有一次是這樣接近的。酒精使我變得平易近人。我向他笑了笑,說聲:“嗨!星期五還做得這麼夜嗎?”

結果他的反應,很駭人……

他先是怔了一怔,然後眼睛突然睜大,嘴巴張開,跟著向左右裂開,笑了起來,笑的時候臉上的肌肉更是一動一動的,我可以感覺到他很興奮,可是,只是一句問候的話,這也未免太誇張了吧?

“你在跟我說話嗎?你在跟我說話嗎?”他一邊說,一邊衝了過來坐在我身邊,我對他的過份熱情,顯得忸怩不安。我只好一邊坐直了身子,一邊說:“是啊,是啊……”“小兄弟,你好啊!我們來談談吧……”

他似乎很渴望與人傾訴,也完全沒有理會我的反應,就自顧自的說了起來。

“私營化真離譜,過路費一起再起……”這是一段陣年的政治憾事,我也頗為認同,只好不住的點頭稱是。然後,然後他也就樂此不疲的說下去……

LRT的路程,從WANGSA MAJU 到我要到的終站,需時約45分鐘,在這不長不短的45分鐘裡,他就這樣向我說了足足45分鐘,從國際醜聞政治斃病工作煩惱同事紛爭妻子揮霍兒女叛逆說到了房屋貸款汽車保養甚至還提到了拉圾處理的問題。

最終他給我的感覺是,這個人……很煩!非常煩!

他似乎滿腦子都是些糾纏不清的煩惱,一派憤世嫉俗的,不關他事的東西他也拿來煩!一到站,我就敷衍他說:“我們下次再談啊,下次再談啊!”然後迫不急待站起身來逃難。

誰知,我想也想不到他居然這麼厚臉皮跟著我衝了出來。在月台上一邊拉著我說一邊說:“小兄弟,我們談得好投機啊,繼續談下去吧!繼續談下去吧!”

我再也按捺不住,我向他吼叫:“你很煩啊!你回去吧!回去你自己的家吧!”

他變得和我一模一樣

他怔著了,像是傻掉了。然後眼睛睜得極大,我的話似乎惹火了他,他臉上青筋暴現,他大聲說:“煩?為甚麼你們都說我煩?我這麼辛勤工作,有時候甚至一個禮拜工作七天,為了甚麼?我對國家貢獻這麼多,為了甚麼?我對妻子兒女貢獻這麼多,為了甚麼?為甚麼你們要說我煩?為甚麼?”

我被他可怖,憤怒的表情嚇得呆了,也一時說不出話來……

他跟著咬牙切齒地大聲說:“你以為你很好嗎?你以為你很好嗎?你以為我年青的時候是這樣的嗎?你看看我!你看看我!”他捉著我的手,先是莫名其妙的震動起來,跟著很快的延續到全身……

只見他身子的脂肪慢慢縮小,臉上的皮膚漸漸拉緊,顏色也漸漸的在變!跟著頭髮,牙齒脫落,也迅速的長出新的來……

天!在數秒之間,我好像站在鏡子前面,他變得和我一模一樣!

“哇!”的一聲,我一時受不了這樣的驚嚇,就這樣昏了過去……

之後,LRT的工作人員救醒了我。他們一臉不解的問我發生了甚麼事。因為在閉路電視上,他們看到的是我一個人在自導自演。

我沒說甚麼,那天回去了之後,我就大病一場。

臥病的那段時間,我想了很久。問過一些宗教學者,給我的答案不外是我碰到了骯髒東西。一個對諸多事不滿,又鬱鬱不得志的鬼魂。

但有一位心理學家給了我一個匪夷所思的解釋。

他說,我看到的是自己本身潛意識裡的投影。換言之,我看到的其實是我自己。這也說明了為甚麼我會看到“他”在同樣的時間上班,也在同樣的時間下班,在休閒時侯,我也因為放不下了工作,所以也自然而然的看到“他”在忙碌地走動。

生活上的壓力和緊張,在加上見證了各種生活上的煩惱,自己的或非自己的,在滿腔不滿又不能暢所欲言之下,我的潛意識裡認定了在這樣下去,我就會變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一個像“他”那樣的人……

老實說,當時,我已想得很清楚。 管那個“他”是甚麼,他最後給我的警告,始終是一個揮不去的陰影。我一病好了之後,就馬上辭去了工作。為了能使自己多接近大自然,我決定到海邊去幹活。

遠離這個讓人精神不平衡的城市。一個喫人的地方。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