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4018 | 回覆: 2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a23231212
伯爵 | 2009-5-1 19:11:29

「ㄟ... 別睡了,有人來報到了!」 我身旁的同事叫著我。

「喔... 讓我在睡一下嘛!好無聊喔!整天悶在這裡! 」

「不行啦!快去開鐵門啦!」

「喔..好啦!」

我心不甘的將屁股移開了溫熱的椅子,拿了一串鑰匙去開鐵夾門。我是一個獄警,每天我所要做的工作就是待在這個無聊的監獄,監視犯人,並負責一些突發的狀況,今天又來了一位新犯人,所以我又得幫他安排個牢房了,真是麻煩!

拿起了點名簿,看了一下犯人的資料,我楞了一下,只見犯人的編號下寫著兩個字─「死刑」,不過我並不是為這個驚訝,因為我們這裡清一色都是關著將要赴刑場的犯人,這我習以為常了。

我驚訝的是,犯人的年齡寫著「十七」歲,這我便相當的少見,可以說在我任內一次也沒看過。

果然,只見兩位押送的獄警中,我微微看見了一張年輕的臉龐。

「這是5207嗎?」 我問著押送的人。

「對!現在把他交給你了。」

「好的!辛苦你們了!」

接過這位犯人,我便帶著他進去找空的囚房,他腳上的鏈條聲,在這近凌晨1:00的囚房長廊裡,顯得格外的清晰、刺耳。但是看著資料,我對他十七歲就被判死刑的背景相當的好奇,帶他進囚房前,我將他留了下來聊聊天。

「5207,我看著你的資料上寫著你的年齡只有十七歲,是真的嗎?」起初他並不太想理我,但最後他開了口。

「死刑都是真的了,上面寫的年齡還會假嗎?」

他的眼神似乎告訴著我,不該問他那麼笨的問題。

「我這個獄警,平常悶在這裡,無聊時就是喜歡聽犯人講他們的背景,你呢?你想跟我聊聊嗎?」 我小心的問著他,深怕這問題又讓他覺得很笨。

「你真的想聽嗎?我想你會聽煩,我的死刑來的太悲慘,聽了,等一下會影響了你的人生觀!」他說。

「不會啦!再悲慘的人生我在這裡都聽過啦!」

「唉...好吧!反正再怎樣都是死刑,死前留下自己的故事也不錯。」

看他答應了,我帶他到我值班的桌子前坐下,在燈光的照射下,我這才真正看清楚了他的長相,原來他是如此的清秀,一個長的乾乾淨淨的男孩子,相當的斯文、有氣質的樣子,這讓我對他的背景又有了更強烈知的慾望,因為我們這裡關的大部分都是一臉壞人長相,其他的大概也都獐頭鼠目、小頭銳面吧!反正一看就知道那些應該是會來這裡的啦!

「你準備好要說了嗎?」 我又小心翼翼的問。

「嗯!給我一根煙好嗎?我上癮了。」

「嗯...等一下,我拿給你。」

點著了煙,他吐了個煙圈,接著便是一陣的咳嗽。

「咳... 咳... 咳... 我還是不習慣抽煙,我果然接近不了任何的壞習慣,呵...」 他邊咳邊說。

「不會抽煙還跟我要煙幹麻!真是的!」 我為我那根陣亡的煙嘆息著。

「呵... 我只是想試試看抽煙是怎樣的感覺嘛!」

從剛才到現在,我終於看到了他露出了笑容,是如此的天真、稚嫩,這樣的一個男孩子,為什麼會來到這呢?

「好吧!快說吧!等一下被典獄長發現我留你在這可是不好的」 我催促著他。

「你真的要聽嗎?唉... 好吧!」 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他終於說了。

「我出生在一個充滿書香氣息的家庭,家裡除了父母親跟我外,我還有一個小弟,也因為我家這種獨特的氣息,從小我跟我弟便被教導著做人之道,整天更是與知識為伍,父母親不斷的讓我跟我弟得到最好的教育,一心一意想要教導我倆成為人上君子,擁有無上知識,將來好可以光耀門楣;但這個願望在高中之前只是成功教育了我,對於我弟,似乎是不太有用。他每天不是打架就是惹一些瑣瑣碎碎的事,我父母親對他都相當的頭疼;相較之下,在父母的眼中,我乖了許多。在成長的路上,我一路不負期望的拿下了各項比賽的獎狀,在班上更是名列前矛,也因此,父母親都相當的疼愛我,相較之下,我弟便像是父母親眼中的一顆惹人厭的眼屎一樣,討厭但又揮之不去,於是便冷落了他。


老實說,我跟我弟的交集並不多,或許是等於零吧!因為我倆的作息時間不同,通常我睡覺時,才剛是他開始玩樂的時間,一天當中我們碰面的時間不多,更別談我跟他說話的時間了,通常一天是不超過十句話的;我們有手足關係,更是同一血緣的兄弟,但是我想我跟他的關係只比我和陌生人更好一點而已。不,或許是差不多吧。幼稚園、小學,到現在的國三,我一路讀上來並沒有太大的挫折,相對的,我的成績反而常常讓家裡的人嚇一跳的好,所以家人總對我特別好,但對弟弟卻漠不關心。

很快的,高中聯考來臨,而我也被期望能考上我們那邊的第一志願「×中」,當然,以我當時的能力,×中對我來說只是囊中之物,但我也花了很多功夫與時間去準備,每一夜我都熬夜到凌晨才上床就寢,因為就算是十分有信心,我也不想讓意外來拜訪我,讓家人失望。

一天一天過去,終於到了考前一天,我今夜想早睡,以應付考試時所需要的體力;但當我正準備熄燈時,我的門外響了幾聲聲響。

「叩叩叩!」

我的直覺告訴我,可能我的父母親想來看看考前我的情況如何,前來關心一下,當我上前應門時,「弟!原來是你,我還以為是老媽。怎麼,這麼晚了還不睡,睡不著嗎?」


老實說,我嚇了一跳,只差我應門時沒直接叫他一聲「媽」。

「這個給你!」 只見他神秘兮兮的從背後拿了一樣東西給我。

「哦... 什麼時候良心發現啦!還那麼狗腿拿這牛奶給我喝。」

我又嚇了一跳,平常跟我毫無交集的弟弟,竟然在這時候送上一杯熱呼呼的牛奶給我,真是讓我受寵若驚。

「沒啦,看你明天都要考試了,總需要多一點營養吧!」

「嗯,我知道,謝謝啦老弟,我一定會喝光的。」

「那你喝完早一點睡吧!我也要去睡了。」

「好,你去吧!」

從弟弟手上接過熱呼呼的牛奶,我一口氣便喝光了它,之後便上床睡覺去了。

此時躺在床上的我覺得我就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雖然我沒有女朋友關心我,但我卻有我這個老弟關心我,我想還有大家的祝福下,我一定可以高中的。

不久,我遊走於夢鄉。

隔天,帶著大家的祝福,我踏進了考場,第一堂考的是國文,文科我雖並不專長,但我仍然很有把握的寫完。

第二堂考的是數學,正是我的專長科目,等監考老師下令可以開始寫時,我便一題題很有把握的解出答案;但是時間過了一半時,我開始覺得有點不對勁,我的肚子有點疼的感覺。

「可能是緊張的關係吧。」 我心裡這樣想著。

但是疼痛越來越劇烈,我再也忍受不住,請監考老師允許我去上洗手間,無奈劇痛難耐,我得一直待在廁所等疼痛消除;但當我再趕回來考試時,我的考卷已經被收走,這堂考試我已經失去了後半堂。

我煩惱自己為何會出這樣的差錯,平常模擬考不是都已經考到麻木了嗎?為何現在會緊張?我十分責怪自己。

之後的考試受了之前的心情影響,成績只能說平平。終於,成績公佈出來了,我只考上了一間普通的高中,我的心情極其低潮,家人的期望也從天堂落下了地獄,一切都落空。

考的不好,我十分的責怪自己,看著身旁的同學都高中,我卻考出這樣的成績,我萬分
的自責。但是爸媽並未責怪我,只是給我加油打氣。

「沒關係啦!可能是緊張的關係才肚子痛嘛!我們再來一次不就好了,別傷心,爸媽都
支持你。」

有了家人的鼓勵,我漸漸走出了低潮,決定明年再來一次,而這次我絕不讓家人失望。

往後的一年裡,我仍然是相當賣力的讀書,用功的程度比起去年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為我不能再辜負所有關心我的人的期望了。

一年的時間很快的便過去,眼看考試的日子又近了,我想這次在我萬全的準備下,一定不會再出錯了。

和去年一樣,第一堂考國文,我仍然是相當有把握的寫完,但是當又到了第二堂的數學時,我卻不由自主的想到去年的情景,我的肚子又疼了,雖不太疼,但這感覺已足以讓我把考試給搞砸了。

成績單再度遞到我手上,我的心裡已經有了一個譜,我想我又成了考場上的一個無名棄屍。

我絕望了,我最後選擇了一間五專就讀。而小我一歲的老弟呢?他已經儼然成為×中的一份子了。你說憑他的資質,這怎麼可能?當然有可能,因為我弟是自願就學方案的第一屆,雖說我弟都不讀書,但他總是利用他在學校的惡勢力來嚇唬同學,威脅用功的同學考試一定要幫他作弊,也就因此,我弟在畢業時因為成績優異,進了×中。

經過這件事後,家裡出現了大轉變,爸媽從此對我不再關心,他說他們對我失望透頂了,反而是對我弟噓寒問暖,我被踢入冷宮。

問我恨不恨爸媽如此現實,我想我不恨他們,只恨我自己。

從此各走各路,弟弟去讀他的×中,我讀我的五專。本來還相當羨慕弟弟可以去讀我心目中的學校,但這樣的日子一久,我也漸漸不再傾心於×中,我想我在我這專科學校闖出一番名堂才是最重要的,說不定將來還可以跟大學畢業的弟弟平起平坐。

這樣的日子過了三個月,有一天我期中考試剛考完,中午便回到了家,但我一進門,卻看見我弟弟也在家。

「你現在怎麼在家呢?不是應該在上課嗎?」我問著他。

不問還好,問了他卻給我這樣的答案:

「翹課嘛!不想上就不要上呀!我的自由!」

「怎麼可以這樣呢?×中是所好學校,得來不易,應該好好上課才是。」我罵他。

「唉唷!你以為你心目中神聖的×中真的是很神聖、很不可侵犯嗎?別傻了,你看過我們學校的學生打架、喝酒、抽煙跟看 A書、A片的嗎?這所學校對我來說只是狗屁!」

「你講話好聽一點,怎麼可以這樣批評自己的學校呢?」

「你神聖來神聖去的,怎樣?批評你心目中理想的學校你不高興是不是?呵...有本事你來讀呀!」

「我... 沒辦法!我會緊張肚子痛。」

「白痴!你真以為你那是緊張肚子痛呀?真笨!那是因為我在你身上動了手腳。」

「什麼?你話說清楚一點!」

我察覺到事情的不對勁。

「還記得考前的牛奶吧?我在裡面加了瀉藥,你說?你肚子會不會疼呀,哈哈!」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做!」 聽到這裡,我已經怒火中燒。

「為什麼?哼!,從小到大,爸媽都只關心你,對我根本不聞不問,對你卻無微不至,你想我心裡該如何承受?為了報復這筆帳,讓你考不上×中已經是算小的了;只是沒想到,你隔年肚子竟又窩囔的痛了起來,哈哈...
我看你永遠只能在我腳底下,怎樣呀?』

聽到這裡,我已經不能克制自己的情緒了,我只想將我眼前,這個用陰險手段奪走我夢想的人給幹掉,於是我不發一語,直接拿起了放在地上的童軍棍,我...想殺了我弟!

「ㄟ!你在幹麻!你想殺你的親弟弟嗎?」

「I don't care!」我說。

我拿起棍子猛揮,東打西打,只想把眼前的一切東西都消滅掉,當然,也包括我弟!

我幾乎失了神,一陣亂棍之後,很快的,我打中了一樣東西,聲音蠻清脆的,像是骨頭
破裂聲。

「哥!別再打了!是爸爸呀!快停啦!」

怎麼可能!我明明打中了我弟,為何他還可以叫我住手。等我回神過來,我傻了,因為我打中了剛進門的爸爸,而且還是打到頭部,很快的,老爸倒了下去。


「快叫救護車,叫救護車呀!』

弟弟極聲呼喊,而我只是拿著童軍棍楞在原地。

爸爸被緊急送到鄰近的醫院急救,雖然在醫生極力的搶救之下,無奈是頭部受到重創,在轉了幾間醫院後仍然是持續的惡化,不消幾日,醫生便吩咐我們可以準備見最後一面、料理後事了。

我和我弟被媽媽帶進病房,看著頭部包滿紗布躺在床上的爸爸,我心中實在有萬分的歉疚,我... 不敢正視病危的爸爸。

「爸....對不起!我當時實在是太衝動了,才會來不及停手,我知道這一且已經太遲,可是... 可是,嗚嗚... 嗚...」

弟弟在一旁卻是不發一語,因為他知道這一切的始作庸者就是他,我想他的愧疚不下於我。

「來...你們兩兄弟過來...」

爸爸叫著我倆靠近他身旁,拉起了我跟我弟的手牽在一起。

「哥哥..爸爸並沒有怪你,我知道你們兩兄弟處的並不好,但這一切我想都是我們造成的,我太重視你們的課業,以課業來衡量你們的品行;我錯了,因為我忽視了你們心中的想法.....咳...咳....」

「爸....」

「爸爸快走了,我要你知道,我並不怪你,只是我希望在我走後,咳...你們...咳...兩兄弟.可以處的好一點,並幫我好好照顧<不雅字>,知道嗎?」

「知道... 我一定會的!」

弟弟仍然不發一語,只是他的臉頰早已佈滿了淚痕。

見完了最後一面,不久後爸爸即病逝,在爸爸走後,我也因為殺害直系血親的罪嫌,而被警察給帶走了;在少年法院的判決裡,殺了爸爸是唯一死刑。於是,我來到了這裡。」

「怎樣?我說完了!夠感人嗎?」 5207問著我。

聽完他的故事,我心中不由得一陣哽咽,更為他弟弟的舉動感到不可思議。

「你恨你弟嗎?」我問他。

「我....唉....」他嘆了一口氣。

「當時我很恨,但現在我已經沒感覺了,事情既已發生,我想只有勇敢的去面對他吧!再責怪誰都是於事無補的了。』

「嗯... 也對!」

此時走廊上傳來幾聲腳步聲,為了怕是典獄長來巡視,我趕緊將他帶回牢房。

「聽了你的故事很值得,很高興有這個福氣。」

「ㄚ... 趕緊回你的崗位吧!」

在之後的幾天中,我都會偷空與他聊天,聊著聊著,我跟他的關係還快變成了.朋友?不知道這會不會破壞了規矩。

但是時間過的相當的快,5207的行刑日眼看就是明天,但他卻是毫無恐懼的樣子。

「你明天就要槍決了,你不怕嗎?」 我問著他。

因為一般死刑犯在死前常會掙扎,大哭或大鬧,平常在外耍狠的老大哥,進來這也會非常的怕死。

但他,一個十來歲的小孩子,卻出奇的平靜。

「沒啥好怕的,怕還是要死,不怕還是得死,那到不如省點力氣不去怕,不是嗎?」

「那你有想要吩咐我幫你做的事情嗎?比如說後事,我們已經是朋友了,我真的不忍心看你就這樣去了...」

「嗯...這倒是沒有,不過我到想請你幫我拿一樣東西給我,可以嗎?」

「你說說看吧,我盡量幫你。」

「我這一生到現在最想要的就是當×中的學生,但我想是不可能的了,所以,我想請你幫我拿一套×中的制服給我,好嗎?讓我穿一下就好...』

「沒問題,我現在就去拿!」

趕著下班,我一頭跑進了5207的家,向他弟弟要了一套×中的制服,還包括了書包。

隔天一上班,我便親手交給了他。

「謝謝你,這樣我就沒有遺憾了!」

「嗯...」

為快死的人做一點事,我想也是功德一件吧!


凌晨
03:25,長廊傳來了一陣急劇的腳步聲,我想是來帶走5207的獄警吧!

果然,他們向著我過來。

「5207要槍決了,把他帶出來吧!」

「喔... 等一下!」

我心不甘情不願的帶他們到他的牢房,因為我不想他死。

「5207,快出來吧,該來的還是要來,要行刑了。」

我叫了一聲,可是他並不理會我,只是安靜地蹲在黑暗的牆角。

「你不是說你不怕的嗎?快出來了,不然我們要進出抓你出來了。」

他還是不理我。

「別管了,進去抓人!」

兩位獄警進入牢房要硬拉他出來,但當他們用手電筒照到他身上時,只聽到其中一位獄警喊了一句話: 「快急救!」

我聽的霧煞煞,不知道他在叫什麼。

但一起進去的另一位說著: 「不用了,他已經死了。」

死了?怎會這樣?當我踏入一看,我看見他全身已經換上×中的制服,一個人蹲坐在牆角,雙手圈住著腳,而頭埋在雙腳之間。不一樣的是,他脖子上多了一條帶子。

上吊,他自殺了。他利用我為他借來的書包,將書包的背帶拆下,一端綁住牆壁上方通風口的鐵管,一端纏繞在自己的脖子上,雖說不好自殺,但還是因為窒息而死。

我想他是快樂而滿足的,因為他用了他的表情告訴了我。
----------
「嗨...5207,今年已經是我第三年來看你了,你墓頭上的草又長了許多,我會幫你清一清的。最近比較忙,不能常來看你這個朋友,你知道我為何忙嗎?說起來都是因為你,那次私自給你×中的整套制服跟書包,還讓書包變成你的自我解決工具,我被典獄長罵死了,還因此被革職。不過你不用自咎啦!我現在還是有工作,我到了一家業務公司上班,現在是一個小小業務員,這樣也好,反正我已經受夠了監牢裡的空氣了,換個口味也不錯。」

「在來看你之前,我去了你家看了一下,你弟現在很乖唷!幫著<不雅字>媽賣著日本料理,我還讓<不雅字>請了一堆東西,真是不好意思!吃的好飽。你放心,你弟弟乖了許多,現在很體貼<不雅字>媽,個性變了許多,我想你應該不用再擔心了吧!」

「我的朋友,我走了,明年我仍會來這看你,幫你除去墓頭的雜草,我們永遠都是朋友,哪怕你在我心中只有一個代號 ─ 5207」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收起 理由
淘氣射手 + 5 感人好文

總評分: 名聲 + 5   查看全部評分


很簡單的動作,可以鼓勵PO文的大大!!

按一下=>
<=本人正在申請好市民徽章,請大家幫忙,點左邊感謝標誌,就可以直接加摟,請大家幫忙!謝謝
回覆 使用道具
zxc789878
伯爵 | 2009-6-9 17:36:46

好感人呀!!
看ㄌ都快哭ㄌ
回覆 使用道具
yeongann
男爵 | 2009-6-11 14:46:46

{:3_305:}
真感人∼
這是真實的故事嗎?
回覆 使用道具
捷克魔豆
公爵 | 2009-8-10 19:07:57

很感人{:3_305:}
但如果沒有<不雅字>這個東西會更好........
{:3_311:}
回覆 使用道具
es87114
子爵 | 2009-8-20 15:31:07

感謝大大的分享~
回覆 使用道具
hbkeeee
見習騎士 | 2009-8-20 20:57:27

<不雅字>是啥阿我不懂
回覆 使用道具
曉月清風
男爵 | 2009-8-24 11:09:51

好感動阿{:3_305:}

還好我爹娘不太在乎我跟我弟的成績-ˇ-
回覆 使用道具
Powered777
子爵 | 2009-8-27 21:11:40

衝動
誤事{:3_306:}
回覆 使用道具
tkbantai777
伯爵 | 2009-8-28 04:01:22

滿感人的
重點是現今社會未滿18歲是不能判死刑的
  感謝大大的分享
回覆 使用道具
jessy10205
男爵 | 2010-1-20 09:12:27

好文~(流淚
呵呵~
同時具父母,
兄弟的情感問題~
不過~就個人了解~
目前死刑是不是都是停止執行呀~
回覆 使用道具
aska888
公爵 | 2010-1-28 23:17:45

感謝您的分享
回覆 使用道具
gqf001
騎士 | 2010-2-8 18:05:06

一般 ,没什么特别突出的主题
回覆 使用道具
g87054
鄉紳 | 2010-2-19 14:29:29

好感人喔
謝謝你的分享
回覆 使用道具
flyhearts
男爵 | 2010-3-14 18:40:12

推一下~~滿感人的一篇
回覆 使用道具
ada9922
男爵 | 2010-11-11 15:38:47

感謝大大的分享
回覆 使用道具
kevin4000000
男爵 | 2011-1-28 21:21:51

感謝大大的分享
回覆 使用道具
TTTTDDDD
伯爵 | 2011-1-31 15:30:59

感謝大大的分享
回覆 使用道具
茶禮王
公爵 | 2011-2-6 15:36:15

整個就是有點感人~
畢竟會讓人聯想到最近的年輕殺手 ( 廖X豪 )
人,只要在十字路口上走錯了方向就再也沒辦法回頭了~
所以!!
必須要三思呢!!
畢竟人生只有一次,所以必須好好珍惜呢!
回覆 使用道具
maxda
勳爵士 | 2011-2-10 16:16:02

一个很感人的故事,我相信这是个真实的故事。生活就是这样爱和人开这样的玩笑。
回覆 使用道具
吳逗
鄉紳 | 2011-2-11 19:51:52

<不雅字>到底是啥東東阿{:1_209:}?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