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51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2 10:30:45

通往天堂的梯子   作者:icy

作者的話:
俺是個臉色蒼白的女青年,每天不務正業,以瞎編亂造爲樂。

轉自:榕樹下-鬼故事頻道


※ ※ ※

  她在郊區有一棟很美麗的房子,是灰色的,二層,尖尖的頂,好像某個童話裡的城堡。



  但是她從來不去那裡住。



  因為傳說那裡是有鬼的。很小的時候,家裡的老人經常拿這個嚇唬她,說如果她不聽話,就送她到這棟樓裡去住。



  她年歲大了,長輩一個接一個的死掉了,到最後只剩下她。



  快三十多歲了,還是一個人,沒什麼能力,身邊的錢也不多,以後能不能過好日子,她想,就看家裡人留下的財産了。



                 



  就這一棟樓。



  她開始考慮賣掉這一棟樓。



  她是個沒主意的,托了朋友聯繫買主,剩下的時間也無事可做。



  不如去看看,她考慮了一下,畢竟是祖産,她從來也沒去過。



                 



  所以一個周日,她就去了。



  她還沒有見過那麼多的灰塵。



  整個房子裡鋪天蓋地的都是灰塵,灰塵覆蓋了一切的東西。



  然而她還是可以看得出,這裡是住過人的。



  每一樣家具擺設都顯示著,這裡原來是個舒適溫暖的家。



                 



  看到有雕花扶手的樓梯,她忍不住走到二樓。二樓只有三個房間,最大的一間沒有關門,卻關著窗。房子的中間放著一個巨大的花盆。



  盆裡的花早已枯死,一眼可以看到,花根的土裡有一個小鈴鐺。



  她拿出來,拿了紙擦擦,是一個金光閃閃的漂亮的鈴鐺。



  她搖了起來,叮叮噹,叮叮噹。



                 



  這個時候突然有陽光,像是一股疾風吹開了窗子,那間屋子的窗戶呼地開了。



  外面是個陽台,好像有個年輕人站在陽光裡,她詫異,再看時,哪裡有人,那陽台的正中只是另外一個很大的花盆罷了。



  只是個普通的灰色花盆,她仔細看,盆的邊上刻的有字,很深,很大。



  “通往天堂的梯子。”



                 



  她不明所以,打算要走了。



  身後響起“咚咚”的腳步聲來。



  一個瘦弱的身影出現在門口,是一個穿長袍的年輕人,瘦瘦的臉,灰灰的大眼睛。



  “你……”她驚訝。



                 



  “你不必吃驚,”他說,“我穿成這樣是因為我們的劇組正在隔壁的屋子裡排戲,我戲份不多,所以他們要我來這邊看看。隔壁的房主不讓我們拍了,要我們明天就換地方,我們的戲還沒拍完,想想這邊的房子都差不多,所以想問問你可不可以把房子租出來讓我們用用。”



                 



  她點頭,十分好奇,表示想看看拍戲是什麼樣的。



  那小夥子見她答應了,十分高興,說:“太好了,不過他們正在那邊趕工,大概明天才能過來,不如這樣,我的戲將是在這裡拍,你可以先看我演練演練。”她又答應,他這個時候講道:“這個故事發生在六十年前,這裡住著一家四口,一個父親,一個母親,還有他們的孩子。”



                 



  “那是兄妹二人,哥哥英俊,妹妹漂亮。本來一家人和樂融融,相親相愛,不料有一天晚上,發生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她心裡一顫,馬上問道:“什麼事?”年輕人苦笑一聲,樓下開始喧鬧起來,她想下去看,被他攔住了。



  有幾個人急匆匆的走進這間屋子裡來。



  前頭是一對老夫妻,後面一個面貌兇惡的大漢,另一軍官模樣的人,拿著槍追進來。



  “我們不能放過他們。”大漢說,“他們四個人必須死!”軍官一言不發,但是他手上的槍響了。



  大漢也開槍了,頓時整個屋子充滿了血腥味,她駭呆了,這哪裡像是排戲,分明是真真切切的!



  但是那個年輕人,他還在旁邊。



  他這個時候平靜的說:“就算我們不能告發你們,鄰居們也是看得出的,你還能殺光這裡所有的人嗎?”



                 



  大漢猶豫了,但是軍官說:“我已經有一個辦法了,你想知道嗎?我們會把你的屍體藏起來,你跟著失蹤了,警察就會懷疑這一家人都是你殺的,你本來就跟這一家人有過節!現在搶了財寶殺了人跑了,順理成章!”年輕人笑了,她以為他有什麼辦法,但是沒有,她聽到很大的聲響。



  他也已經倒在血泊中。



  大漢把槍口對準了她。



  她渾身哆嗦。



                 



  “慢著!”軍官說,“她只是一個女人,而且看這樣子已經瘋了。”



                 



  大漢拔出一把鋒利的匕首,把年輕人的腦袋割下來。“呵呵,把這無名屍體扔到屋外的河裡,沒有人會知道這傢夥的真面目。”他說著忽然手一滑,那頭顱滾到地上打了幾個轉兒。



                 



  她覺得自己忽然不顧一切的衝了過去,抱了那頭顱奪路而逃。



  那大漢和軍官追上來了,可她腳下不停。



  她竄到樓下的櫃子裡了。



  “這瘋女人跑得真快!快追!”那軍官阻止了大漢開門。“你仔細看這血跡!”他們向那櫃子過來。她好怕好怕,手裡抱著頭顱,閉上眼睛。







  接著做夢一般,她腳下的地板裂開了,她掉下去,下面是漆黑的老式地基。



  “沒有。”她聽到頭頂上軍官失望的聲音,“怎麼會沒有?”大漢說:“現在追出去吧,順便把屍體抬走,估計那個瘋女人跑不遠,如果掉進河裡,咱們也省了一番事。”軍官說:“好!大不了就說是瘋女人殺了自己全家,還割下喜歡的小白臉的頭。”她在黑暗中顫抖。



                 



  然後忽然一下,血腥,兇手,屍體,統統消失了。



  只有那個年輕人站在那裡。



  他在笑。



  “你知道嗎?我一直無法投胎,因為我的靈魂飄回來的時候,找不到我的頭了。”她嚇的後退好幾步。



  他說:“一個靈魂找不到完全自己的屍體,就無法選擇自己來世投胎的地點。我想來世跟你在一起,就必須找到我的頭。”她駭得只剩下哆嗦了。



  他依舊笑眯眯:“所以我的頭在哪裡,你想一想吧!”



                 



  她醒了,躺在最大屋子的床上。



  原來是一場夢嗎?她釋然,卻發現一切不同了。



  屋子還是她來的屋子,只不過灰塵都沒有了,一切乾淨整潔。



  她躺著的床上,還有人為她蓋上被子。



  是誰呢?



  她渾渾然,第二天,在朋友們詫異的目光中,搬到這裡來了。



  以後的每一天,都有奇怪發生。



                 



  每天早上她醒來的時候,早點都做好了,在樓下的餐桌上。



  她吃完上來時,被子疊的整整齊齊,窗戶也打開了。



  她開始很惶恐,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心裡踏實下來。



  她撿到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對不起,沒想到還是嚇倒你。”



                 



  從此她知道自己喜歡這裡,從小到大,從沒有一個地方讓她有如此留戀的感覺。



  但是這裡一定發生過什麼,她沒想到去問。



                 



  雖然沒見過,但她知道一定還有人,或者是什麼東西和她一起住在這裡。也許就是那個青年吧,她知道他對她很好。



  她已經有了滿足和幸福的感覺。



                 



  一天晚上她睡前祈禱,說:“我知道你在這裡,謝謝你一直照顧我。我是一個沒人愛,沒人疼的老女人了,不能給你什麼。不過,我希望能實現小小的願望,你把一切都告訴我,好嗎?”搖了搖那小鈴鐺,她就睡去了。



                 



  她做了一個甜甜的夢,夢到自己是最美麗的青春年華,有個朝氣蓬勃的愛人。他們快樂的在一起幽會了很久。後來她的家人不同意他們的事情,把她關在房裡不讓她出門。她想他,想一下心就會疼,所以開始大叫大吵,抓著他送給自己的小鈴鐺搖個不停。



  別人都說她瘋了。



  以後的一天,他爬上陽台來看她,被她的家人發現了,父母和哥哥正罵他,屋裡卻來了兩個路過的強盜。



                 



  早上的時候她歎氣,為什麼在過去的日子裡,從沒有這樣一個合她心意的,疼她的人呢?



  而夢裡的愛人,就是他。



  難道我是這家的女兒不成?



                 



  她又禱告說:“我不怕你,你出來吧,我願意跟你在一起。”他就出來了,先是薄薄的一層影子,後來就看上去像個完整的人了。




  “我等你很久!”他說,“我找不到自己的頭,不能跟你一起去投胎,只能企盼冥冥之中,轉世的你能來這裡,讓我有再見你的機會。”




  她哭了,說:“我知道,我什麼都知道了,以後我們不分開了。”



                 



  他們像夫妻一樣在房子裡與世隔絕的住下去,他對她呵護備至。



  她第一次覺得做女人好幸福。



  “如果沒有那兩個強盜,沒有那個意外,我們會不會在一起?”她問他。



                 



  他肯定的點頭說:“當然,無論你變成什麼樣子,我都守著你。”






  她說:“如果找到你的頭,你是不是就會馬上離開我,去投胎做人了?”他沒回答,握了她的手好久。



                 



  “不要找我的頭了,我願意今生陪你,來生等你就是。”



                 



  她還是很困惑。



  和他一起的日子,她經常夢到自己的前生。



  她的餘生是在瘋人院渡過的,在那裡她就喜歡巨大的花盆。只要看到大的花盆,她是一定要圍著它唱歌的。



  是的,她喜歡,因為曾經,有一個如此愛她的人,她不要他離開,所以把他藏的任何人都找不到……



  她甚至想起了為他刻下的字。



  通往天堂的梯子,那是他給她講的一個美麗故事,他答應帶她,過天堂一般的好日子。



                 



  天堂,她有時候想,今生跟他在一起多幸福啊!



  可今生,是她的人生。



                 



  終於有一個周日,太陽泛著金光的早晨,她醒來,看他在床邊。



  鬼魂是睡不著覺的,不能投胎的鬼魂擁有的只是孤寂。想到他每晚都在孤寂中看她睡熟,等她醒來,她對他一笑。




  “跟我來。”她說。



  那個花盆在陽台的角落裡,她費勁的拉出來,推下樓去。



  花盆發出一聲巨響,在樓下的水泥地磚上碎了,一堆散落的幹土中,赫然是那個她親愛的頭顱。他看了,哀歎一聲,陽光射過來,他的身影就在光中散了。



                 



  他再也不會出現了,她落淚。



                 



  我愛他,想一直留住他,不想卻拖累他這麼久。



  也許來世,我們還會相見吧



                 



  那一晚她想了很久,寫了封信把這房子和剩下的錢捐給本城的精神病病院,然後給她最大膽的朋友打了個電話。



  她朋友來的時候,她已經死了,上吊。



                 



  去追他了。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