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47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今晚打老虎
伯爵 | 2009-5-2 12:32:15

冬夜,寒風蕭瑟,在還不算太晚的時間,路上行人已經寥寥無幾,偌大的街道更顯得淒涼冷清。

冬夜裡的寒風,冷冽且強勁,吹得男子有點舉步維艱。

低著頭,男子瑟縮起身子,稍為把脖子上的圍巾往上拉了拉,企圖讓圍巾能順便替乾燥到脫皮的臉上肌膚,帶來一絲暖意。

一陣冷風刮起,一張張丟棄在路旁的報紙也隨著冷風飛舞了起來,恰巧其中一張報紙,往男子臉上飛了過來,強勁的冷風使報紙緊緊得貼著男子的臉。

或許是因為天氣太冷,男子不願把手從口袋裡伸出來,拿掉臉上的報紙,只是臉往右一撇,試圖用這樣的動作把報紙甩掉,這樣看似不經意的動作,卻使得男子接下來的命運,起了決定性的變化。

先來說說男子將臉往右撇和往左撇有什麼不同。

當時男子的臉如果往左撇而不是往右撇,就不會剛好看見自己的右後方約兩步的距離站著一個人,更不會有接下來的交談,甚至爭吵。

偌大的街上,很多時候,人和人之間縱使連一公分的距離也沒有,也是正常之極,但這通常是鬧區裡的尖峰時刻才有的事,在這種深夜時分就顯得有點怪異了。

甩開報紙後,男子臉上浮現出一種不悅的表情,繼續往前走去。

男子注意到,自己走,身後的人就跟著走,自己停,身後的人就跟著停,始終維持著相同的距離,男子心想就算是冷也不應該一個陌生人靠這麼近吧,同時低聲咒罵了幾句。

又這樣走了一段距離,身後的人依舊跟著,此時男子心中的不耐煩已經到了極點,轉頭過去對身後的人道:「請離我遠一點。」語氣雖然並不是十分惡劣,卻也清清楚楚的表達出自己的不滿。

身後的人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著實嚇了一跳,睜著銅鈴般的大眼,張大了口,良久無法言語,臉上滿是驚訝的神情。

這個人的反應遠遠超出了男子的預料。

男子轉身挺了挺原來瑟縮的身子道:「有什問題嗎?」

接著仔細的打量了一下眼前這個人,眼前的這個人是名年約五十的中年男人,一張看似風霜的臉爬滿了皺紋,泛黃的雙眼佈滿血絲,張大的嘴裡全是牙垢,或許是距離太近的關係,男子似乎還從中感到一陣陣腐敗的味道傳出,使人隱隱做噁。

沈默了約莫幾秒後,一種詭異之極的笑容隨即替代了中年男人臉上原本莫名的驚訝。

男子稍為怔了怔,眼前的這名中年男人,長像雖然算不上特別,也許在街上隨便捉,也有一百幾十個的。

但會令男子為之一怔的原因是,中年男人的眼裡透露出一種悲哀,一種生無可戀、死不足惜的悲哀,這種悲哀卻又在一瞬間被詭異之極的笑容取代。

「你看得到我?」中年男人像是在確定什麼一樣,又看了一下四周,冬夜的街上,除了自己和男子,並無他人。

「廢話。」男子有種被戲弄的感覺,聽了不禁心中有氣。

中年男人笑而不答,只是一昧的盯著男子看,看得男子有點頭皮發麻。

「有什麼事嗎?」男子提高了聲音,像是在幫自己壯膽。

「呵,沒什麼事。我只是在找替身。」男子露出了略帶詭譎的笑容道。

「少胡說了,找什麼替身。」聲音是更大了,卻也更顯出男子心中的怯意。

「哎,算你命大,待會前面不遠處,會有一台老舊的冷氣掉落,而那台掉落的冷氣本來會剛好砸在你頭上,但時間一被耽擱......。」忽然中年男人語氣一轉,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道。

「馬的,說什麼屁話。」男子聽得有些憤怒,握緊了拳頭。

「一定是太心急,跟得太近,才會被發現,都怪我不小心。」中年男人看著地上,像是在喃喃自語。

隨著中年男人的眼光,男子也往地上看去。

路燈的照射下,男子清楚的看到,地上除了自己的影子和一些亂七八糟的垃圾外,什麼也沒有

抬起頭,街道冷清依然,哪還有什麼中年男人的身影。

剎時,陣陣的恐懼佔據了男子的心。

當下轉身就要離去,恐懼感卻讓男子的雙腳不聽使喚,像是被牢牢的釘在地上般的動也動不了。

良久,男子心中的恐懼漸漸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對剛才中年男人那番話的疑惑、不安。
男子拉緊身上的大衣,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強壓心悸,往前大步走去,。

走沒幾步,“砰”的一聲巨響,一台冷氣,就這樣重重的砸在男子眼前約十公尺處。

這台從天而降的冷氣,震得男子魂不附體,彷彿隨著這聲巨響,靈魂也被敲出了體外一樣。

巨響在午夜裡顯得格外清楚,沒多久就有警車尋線來到現場。

警方到了現場,只發現一名男子頹坐在地,兩眼無神、呆若木雞,只有口裡不斷重覆唸著:「還好被我看見了,還好被我看見了。」這在旁人耳中完全毫無意義的話。

一個月前的深夜裡,一名年約五十的中年男人,疑似積欠地下錢莊大筆債務,無力償還,從十三樓處跳了下來,傷重不治,地點就在這條街上。

男子知道,是自己救了自己一命。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