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42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雪曼妮
公爵 | 2009-5-2 13:21:19

「你..你趕快放我下來!好多人在看了!」燕羞紅著雙頰,急慌的對我說。
「我絕不會鬆開雙手的,我要一生一世抱著妳,就算妳不再美麗、年華老去,我也不會改變現在的心情。」我露出深情的雙眸凝視著燕。
「嗯∼」燕聽到後泛著幸福的笑容羞低著頭,輕柔的出聲回應我的情,讓人感覺世間最幸福,已在我懷中。
  半年後的某一天,燕突然冷冷的對我說:「翔!我們分手吧!我已經愛上別人了,對於你的深情,我現在一點感覺都沒有,所以我不想再勉強自己和你在一起了!」
  「我..我不相信!妳一定是在騙我,妳一定有什麼苦衷,對吧!燕!妳說出來,我們一起去面對,一起去承受,好不好!燕!」我忍住心中的震驚與悲痛,試著將燕挽留。
  「呵..你還真傻!明明已經說得那麼清楚了,你卻還不願面對現實!你現在仔細聽好,我已經愛上別人了,我已經變心了,我更在暗地�和其他男人發生過關係了,你現在聽清楚了吧!我不是個好女人!我是個水性陽花的爛女人,我只把你當成消磨時間的玩具,我..」在燕還未說完時,我激動的舉起右手來,想給她一個耳光,可是手卻硬生生的停在空中,揮不下手。
 「怎樣!打不下手啊!你再不打就沒機會了喔!算了!我現在要走了,我的男朋友還在等我,不跟你耗了,你就忘了我吧!忘了我們所有的回憶!還有記得喔!不要再打電話給我了!以免浪費你寶貴的青春,再見了..翔..」燕最後說著我的名時,是在她轉過身後輕聲的說,以至於我並沒有發覺。而燕更在步離公園後,壓抑不住眼角的淚水,溢出了雙眸,可是心痛的我,完全沒有發現燕真正的感覺,所以我們自此之後,失之交臂、各分南北。
  與燕分手後,我每天都沉迷於奢靡頹廢的生活中,想藉此忘掉燕對我的無情和冷漠。可是每當夢醒後,卻感覺胸口只是更加的痛,心只是更加的難受。然而,這卻是無止盡的折磨,只要我心中依然深愛著燕,我就無法擺脫現在的生活,所以,我決定讓自己痛到不能感受。
  不知不覺中,已到了隔年的聖誕夜,雙眼空洞無神的我,漫無目的走在台北的街頭,突然間,背後被人拍了一下,於是我自然的轉頭看過去,卻發現燕的弟弟傑,氣喘喘的站在我背後,彷彿為了找尋著我,不知跑遍了多少個街頭。
「有什麼事嗎?」我冷冷的對他說,因為我怕自己又想起燕。
「你..你快跟我到醫院來!」他緊抓住我的手,想立即帶我走。
「你到底要做什麼!先說清楚!」我甩開了傑的手,冷酷的說著。
「我姊..她..她..」傑欲言又止的說到一半。
「你姊的事應該與我無關吧!」話一說完我便要離去了,因為我的心中已浮現她的笑靨,我怕自己對她更加想念。
「你..你怎麼這麼說!我姊要不是為了你,她現在怎會如此的痛苦傷心,我..我真是看錯人了,我以為你現在還深愛著我姊,想不到..我真是錯的離譜,算了,我自己去醫院好了!」傑說完便轉身要離去了。
「等一下!你把話說清楚,為什麼我被你姊甩掉後,你姊會痛苦傷心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趕快告訴我!」我抓住傑的右肩,語帶疑惑的追問他。
「本來我是不應該告訴你的,但是我姊她..她..嗚..她這兩天已是最後期限了!所以..我才不得不告訴你!」傑突然哽咽了起來。
「傑!你說清楚些好不好!不要讓我聽的摸不著頭緒,到底怎麼了!」我希望傑能趕緊說清楚。
「我姊她..她在一年前,發現自己竟得了癌症,可是她卻不想讓你知道,因此,她想出了一個令自己心痛的決定,讓你能忘了她去尋找另一片天空,所以她說了一個很差勁的謊言和你分手,可是你卻沒發現她心中的難受,所以,你們的愛就此分隔,直到今天!」傑拭去淚水後,激動的告訴我。
「什麼!這..這怎麼可能!」我不可置信的看著傑。
「而醫生今天跟我們說,我姊可能..可能熬不過這一兩天,所以叫我們盡量完成她的願望,可是我姊只是含著淚水,沒有任何的要求。可是我們心中都曉得,她最想要的,就是..就是..」傑哽咽的說不出口。
「到底是什麼!」我心急如焚的叫他快說。
  「就是..在這最後的時間�,她最愛的你能陪在她身邊!你..你知道嗎?我姊她對你的愛從來都沒有改變過,直到如今,她夜夜都淚濕雙眼的為你傷心難過,她的苦、她的痛,看在我們家人眼中,是多麼的難受,你知道嗎?」傑露出悲痛的神情,含淚對我說。
 「燕她..嗚..她現在在那裡,你快帶我去看她,傑!快帶我去看燕!拜託你..嗚..」我忍不住哭了出來,想到燕在心中默默承受的,比我不知多上幾倍的痛苦與折磨,讓我立即想奔向她身旁,將她緊擁在懷中。
 「翔大哥!你等一下看到我姊時,要有心理準備,她經過化學治療及每天吃藥抑制病情後,已變的和以前大不相同!你千萬不要露出太驚訝的神情,免的傷到我姊的心。還有,我姊她現在已沒有力氣說話了,只能用表情回答她的反應,要記得喔!」傑再次拭去眼角的淚水,仔細交待我,於是我和傑立即來到燕的病房外,我在深呼吸一下後,才鼓起勇氣走進了病房。
 走進病房後,我看見燕躺在病床上,頭髮已完全的剃光,身上更插著許多藥物治療的管子,我忍不住露出悲痛的神情,想著她竟如此痛苦與堅強。燕在看到我出現後,臉上立即露出驚訝的表情,可是她彷彿沒有力氣別過頭去,避開我的視線,所以我不捨的凝視著燕,走到她的身旁坐了下來。
「燕!妳怎麼那麼傻!妳..怎麼那麼傻啊!」我不捨的摸著她的臉,燕聽到後兩行眼淚潸潸而落。
「燕!妳知道嗎?沒有妳的日子,每天都是折磨,因為妳在我的心中,是勝過任何,所以當我失去妳時,簡直讓我無法承受。雖然現在或許有些晚了,不過,讓我陪在妳的身旁,愛妳直到最後一刻,好嗎?」我含著淚水深情凝望著燕,讓燕的淚水,控制不住般的濕了我的雙手。
「燕!妳現在還有什麼願望,可以跟我說,我一定會幫妳實現的!」燕聽完後,眼神微微望向窗外,似乎在暗示我,她想出去看看台北的天空。於是我詢問她母親能否讓我抱著燕出去醫院走走,可是她母親似乎不肯答應,於是燕露出祈求的神情,含淚看著她母親,終於,她母親答應了燕的最後請求。
「燕!今天是聖誕夜喔!妳看那邊,佈置的好漂亮喔!妳看那人,打扮的超好笑的,哈..」我抱著燕在台北的街道走著,勉強自己露出笑容對燕訴說,而燕也勉力露出笑容回應我,雖然我已為燕穿上厚重的衣服與外套,但是感覺她竟還是非常的輕盈。
「燕!我一直在想,我們以後在天母那買一棟房子,然後小夫妻倆先快活個兩年,再生兩個小baby,最好是一男一女,男的像爸爸!女的當然最好像妳!一樣的溫柔體貼、善解人意,妳說好不好啊?」燕露出微笑看著我。
「哇!燕∼妳看!下起雪了!」當我抱著燕走到新光三越百貨門口時,天空緩緩飄下了保麗龍做的小雪球,讓我不禁喜悅且興奮的對燕說,因為我想到燕的夢想,是到日本去滑雪、堆雪人。
「燕!台北也下著雪耶!那我們就不用到日本去滑雪了,哈..」我想逗燕開心些,可是卻發現燕輕閉著雙眼,彷彿在我懷中靜靜沉睡了。
  我忍不住泛出了淚水對燕說:「我絕不會鬆開雙手的,我要一生一世抱著妳,就算妳不再美麗、年華老去,我也不會改變現在的心情。燕!妳聽到了嗎?嗚..我絕不會放開雙手的..絕不會的..嗚..燕!妳趕快..趕快張開眼睛看,台北下起雪了,燕..嗚..燕∼」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