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47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雪曼妮
公爵 | 2009-5-2 13:25:19

姍抱著幾本厚重的原文書在社團辦公室裡走著,一邊留心屬於學長的校友會社辦所在。

「脫手脫手!!」大老遠的,就聽到一陣歡呼聲,來自某位玩接龍的仁兄。

「齁,怎麼又是你贏,你運氣太好了!」牌桌上的玩家不免嘟噥,「我都拿到『紅仔標』,要贏才有鬼!」

「不管不管,一點一元,脫手雙倍喔!」世斌不免喜不自勝,「呵、呵、呵……」

玩家們再怎麼不甘願,也得乖乖的把籌碼算一落,遞到世斌面前。

「學長。」輕柔的聲音自門口揚起,「找到你了。」

世斌一驚,望向門口甜美的姍姍,趕緊匆匆忙忙的放下正數著的籌碼,跑到門口去。

「學妹……妳怎麼來了?」世斌有點尷尬於剛剛的場面被姍姍看見。

「我來還你筆記的。」姍姍說著,從手上那疊書裡,抽出一本乾淨而整齊的筆記本,「真是謝謝你了,學

長,要不是你的筆記做的那麼棒,我這一科一定完蛋的!」

「沒有啦,順手在上課寫寫的而已!」被稱讚的世斌反而是微紅了臉,「能幫上妳的忙比較重要!」

「不要謙虛,學長,誰不知道全系裡的筆記天王就是吳世斌呀!」姍姍笑起來真好可愛喔!「尤其是學長筆

記裡的Memo,做的真是棒。」

Memo,不過是五彩繽紛,各式圖樣的便條紙;以前世斌在上課時,總把一些特別重要和需要特別釐清的概

殊提醒用。

但是,他筆記天王的名諱可不是憑空得來的,多少大考小考之前,只要瀏覽過他所寫的Memo,要拿下七十

分甚至不成問題!!

這也就是為什麼那麼多人爭相跟他借筆記的原因了!但是某一年,有個同儕將他的筆記本弄濕,弄破了之

後,他幾乎是狠下心腸,再也不將心血外借,即使系上學弟妹哀鴻遍野,他還是硬下心腸。

不過呢,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嘛,當大一的甜美學妹,姍姍出現之後,他的笑顏逐開,連筆記還是他親自打

電話無條件借出的咧。而且整潔的姍姍,每每歸還他的筆記總是毫髮未傷,他一點也不需要擔心。

不過呢,也只借給姍姍,其他人他還是一貫態度──No!

「呵呵……學長,你贏了喔!」姍姍露出俏皮笑容,「這樣是不是應該要分點紅啊……」

「啊……當然、當然!」世斌興奮之情形於色,「妳等我一下,學妹。」

世斌回到桌旁,面對一桌校友的『詭異神色』加上『有意微笑』,他只是以眼色使著『你們不要鬧喔!』,

然後把剛剛贏的一落籌碼先裝進口袋裡,再拿過背包。

「我等一下再回來跟你們戰!」臨走,世斌還不忘先放戰帖,「看看鹿死誰手!!」

姍姍輕笑著,看世斌活潑的和校友們打鬧,她就覺得他們真的是很可愛;世斌學長是她的直屬學長,人長得

普普通通,在偌大的淡江校園裡,絕對算不上是帥哥,但是卻有份特殊的書卷氣,在系上也總是名列前茅。

一開始她就聽過他『財金系』筆記天王的封號,待看到他的人,她才知道名確符實;但是她一直認為世斌是

那種死讀書加書呆子型的;經過幾通電話聊天之後,她才知道,學長是個充份享受大學生活的人。

上課專心聽講,勤做筆記,回家時一定不忘再花一點時間,看過一次今天所上的課程;其他時間呢,他說:

玩,就專心的玩;社團,就要用心的去參加,做任何事他都很認真,所以學長並沒有因為所謂的名列前茅,

而放棄了其他休閒活動。


學長真的對她很好,不但主動借她筆記,甚至也會教她她不懂的課程,有時她要是來不及等接泊車上山,只

要一通電話,學長也是立刻騎摩托車下來接她。

有這種學長,她真的覺得十分的幸運……幸運。

「走吧,學妹,我請妳去吃飯。」這可是他難得的機會呀,「等一下我再回來跟他們廝殺。」

「啊……不必啦,學長,我開玩笑的,你請我喝一杯珍奶就好了。」聽到學長要請吃飯,姍姍反而覺得過意

不去,「分點小紅,讓我沾沾喜氣就好。」

「噯喲,我已經連贏幾天了,那幾個……」世斌還故意回過頭掃了校友會裡的人一眼,「老將殘兵……根本

不是我對手!」

「好好好,我們是老將殘兵!你們快點去吃飯,不要再抬槓了!」世斌的死黨推了他們倆一把,「再回來看

鹿死誰手不是嗎?」

「鹿死誰手?」另一個牌搭子應話了,「我看我們的常勝軍已經死在溫柔鄉裡囉……」

唔唔唔──!!世斌一見狀況不對,趕緊陪著笑臉就把姍姍拉了出去!這群死混帳,竟然在姍姍面前洩他的底!!

不知道姍姍有沒有注意到,她只是恬靜的看著他,說聲恭敬不如從命後,便問他要帶她去哪裡吃;大學城

呀,就去吃水餃好了……

*********************************************************************************************
「學妹,最近的課還行吧?!」兩人面對面坐著,「有不懂的記得隨時來問我喔!」

「沒問題,這樣好用的東西在身邊,我不可能不用的!」姍姍舀起一粒水餃,細細吹著。

「喂,學妹,這樣聽起來,學長好像是東西耶……」學長故意嘟嚷著,「這樣子,學長心會碎的……」

「啊,真的嗎?」姍姍說這話時,還裝的一付天真無邪,「那學長,你心碎之前,可不可以先把所有的筆記

借我?!」

呃!?世斌不免圓了眼,也笑了出來;他不是不知道,姍姍恬靜的背後,不失她的活潑調皮性格,她只是給

人的感覺很甜美文靜,但是底子裡還是很皮的啦……不過呢,他想沒有特殊場合,恐怕她是沒有瘋的機會。


「啊,對,學長,你的便條紙都在哪裡買的呀?!」姍姍突然想到,「我也想要買,我覺得你買的都很漂亮

喔!」

「啊?我是在我家那裡買的……學校並沒有大小剛好又好看的……」世斌放下筷子,就打開背包,「喏,這

本給妳好了。」

世斌遞過一疊長方形的便條紙,純白的紙左方爬滿著綠色的藤蔓,上頭墜了幾個果實;而右下角的部份,則

有一個像彼得潘的綠色可愛小精靈。

「好可愛喔!」姍姍高興看著便條紙,「我就是想買便條紙,想把學長寫的重點也一樣寫在便條紙上,貼在

我的筆記上。」

「可以呀,這本就送妳囉!」世斌大方的把一整本都給了姍姍。

姍姍猶豫了一下,她總覺得今天一天都在跟學長要東西似的,這樣子一點禮貌也沒有……側了頭想了一下,

姍姍動手撕過一小疊紙,然後再把整本歸還給世斌。

「我拿這樣就可以了。」姍姍小心翼翼的把那一小疊收進背包裡,「其他的,再請學長幫我買。」

「不必啦,全部給妳就好啦!」姍姍在客氣什麼呀!

「沒有,我想要有不同圖案的嘛,所以那樣就夠了!」姍姍又露出迷人的笑容「謝謝你了,學長。」

呃呃……不客氣不客氣……見到姍姍的笑靨,世斌又紅了臉,趕緊低下頭,面對那碗熱呼呼的湯餃。


唉,姍姍真的好可愛,他越看她就越喜歡她……但是,這樣的美女追求者一 定不在少數,經過他打聽的結

果,不要說友系了,就連同班的幾個男孩也都在追求她呢……

他的『學長』身份,不知道什麼才可以擺脫呢?

用餐完畢,姍姍已經沒有課了,住在台北市的她以通車為主,所以她就準備回家;臨走前她想到要跟世斌借

另一科的筆記,所以又跟著他回校友會的辦公室。

世斌把筆記都鎖在校友會的櫃子裡,因為系上與他高中同校的並不多,而那些高中同校的,又沒參加校友

會,所以他放的很安心;想著姍姍要借的貨銀筆記, 一邊尋找著……他記得是粉紅色的筆記本呀……

「找到了!」世斌抽出一本筆記本,就趕緊遞給姍姍,「慢慢寫,反正我沒修了。」

「謝謝學長!」姍姍又是嫣然一笑,「那我先走囉!」

那嫣然一笑又迷住了世斌的心房,但是那句『謝謝學長!』,卻又再度把他拉回現實;學長,他只是學長。

甫出社辦門口的姍姍,就看到一台接泊車正準備開啟,所以她飛快的衝到車站,也順利的搭上車子;上了

車,先整理一下手邊的東西後,她便準備翻開剛剛的筆記……

咦?國際財務管理?啊啊……學長拿錯了,這是他們現在在上的課呀!!

車子早已不知開到哪裡了,姍姍只得嘆口氣,原本下午想要整理筆記的,看來也只有明天再說了!閒著沒

事,她也是翻著筆記本看著,一邊讚嘆世斌的筆記寫的真的是很整齊又很精美。

裡頭一張張便條紙,再度著明著重點所在……再度……嗯?突然一張便條紙飄了下來,一張並沒有黏上筆記

本的便條紙……姍姍彎身拾起,還在納悶那是不是學長沒有整理的地方……


『怎麼辦?她好可愛,每次看著她笑,我就會覺得很幸福 ,她的頭髮又黑又亮,而且總是帶著恬靜的美。


 我現在筆記抄的比以前都認真,以前我是為了自己而抄,現在我是為了她。妳知道嗎?姍姍?妳知道嗎?


 我,好喜歡妳,好喜歡好喜歡妳。』


                                                                                                                           學長!!



姍姍簡直是傻了,她顫著手看著那張『意外』的便條紙,這是學長上課時隨手寫下的嗎?這個字跡她不會認

錯的,她已經看過他多少筆記了?這美麗的字絕對是出自學長之手……而且這張便條紙──純白的紙左方有

著綠色的藤蔓,上頭墜了幾個果實;而右下角的部份,則有一個像彼得潘的綠色可愛小精靈。


學長……喜歡她……學長喜歡她……學長真歡她!?

Yes!!姍姍不免面露喜色,右手一握拳,簡直就想立刻唱起歌,跳起舞來!!

她也喜歡學長,而且早就很喜歡他了!所以才會動不動就找他,也欣然接受他的筆記;學校上下山的接泊車

有多少啊,再怎麼等也不必等超過十分鐘,她何必每次都用手機請他下來載她呢!?

呵呵……奏效了!

姍姍拿起手中的筆記本,滿臉盡是幸福之情,她好想對世界大聲喊著、叫著,把她內心底的喜悅都叫出

來!!抱緊手中的筆記,她彷彿也聞到了世斌學長的味道。

嗯……姍姍端正看著筆記本,不知道學長什麼時候才會發現他借錯筆記了?

不知道他記不記得他曾隨手寫了那一張紙條,不知道他又記不記得……他把那張便條紙放在裡頭了呢!


呵呵……那麼……她就拖個幾天再還他好了!

*********************************************************************************************
「啊啊啊啊───!!」一陣近乎慘絕人寰的叫聲在社團辦公室裡迴響
著。

「怎……怎麼了……」牌搭子嚇的撲克牌都掉了,隔璧社團的人也衝進來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賜事。

「我……我的筆記本!!」世斌顫抖手上拿著一本粉紅色的筆記本,「我的國際財管筆記本啊!!」

「鎮靜一點,世斌,到底怎麼回事?」死黨趕緊湊了過去,「你的筆記本生病了嗎?!」

「去你的,跟我開什麼完笑!!」世斌把粉紅色的筆記本放下,雙手開始搓著頭髮,「事情大條了、大條了……」

幾個社員趕緊把圍觀在門口的人打發散去,臉丟成這樣,以後他們校友會不紅才有鬼;他們把門關上,然後

再仔細的問世斌發生了什麼大事。

「筆記本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我借錯本給了學妹……」世斌已經近乎歇斯底里,「我把我早上上課的筆記本借給她了……」

齁──校友們一陣沒好氣的哀聲。

「你有沒有搞錯啊,借錯筆記本也值得你這樣大呼小叫的?!」肖仔!「這件事比你的筆記本出車禍還不嚴重!」

「事情不只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世斌突然抓住死黨的衣服就把死黨甩來甩去,「早上……早上我寫

了一張便條紙夾在裡面啊!」

「啊?」死黨眨了眨眼,「……你該不會自己隨便塗鴉……寫了……寫了……」

「……沒錯,我是寫了。」世斌兩眼已茫然,呈現極度痴呆狀,「我寫我喜歡她呀……」

喔喔,這件事的確比他的筆記本出車禍要大一點!

幾個校友開始聚在一起討論,其實呢,視筆記本如命的世斌,每次下課一回到社辦,總把筆記本好好的放進

櫃子裡,就怕放在書包裡會折到似的,所以才會有今天這等鳥事發生。

「往好的方面想呀,說不定你那個學妹發現她借錯了,就不會去翻了呀!」

死黨開始催眠世斌,「明天她就會拿來還你了。」

「啊?……是嗎……」

「對啦對啦!又不是她有在修的科目,誰會去翻裡面呀?!」大家這次可是異口同聲的集體催眠。

呵……呵呵……也對也對,他可是牌七常勝軍,擁有絕佳的幸運程度,所以絕對不會那麼註死,讓學妹去看

到那一張小小的、未黏上的便條紙。

對,沒錯,如果那張紙黏上筆記本的話,姍姍就絕對不會看到。

可惜的是,它飄了下來。

***********
沒有。

沒有……沒有。

「世斌呀,你臉怎麼是青色的呀?!」死黨悻悻然的走了進來,「今天吃素啊?」

「沒有!!」世斌突然跳了起來,再度抓住死黨的衣領前甩後推的,「已經三天了,學妹沒有把筆記本還給我!!」

「啊啊啊……你……你……你……先放手!!」死黨好不容易擺脫掉這種搖晃,「她沒拿來還你?」

「對,沒有!!她沒來找我、沒拿來還我,這三天學妹根本是無消無息!!」

世斌開始緊張了,「她是不是已經看到便條紙了?覺得我意圖不軌,就不想理我了!」

「有可能喔!」牌搭子二號理所當然的應了聲,旋即被其他人拖到後面去處理。

「……你怎麼都往壞處想呀!有可能是……是……是……」連死黨也想不出個好理由,「可能是她沒空啊

……你何不自己找她去拿呢?!」

自己找她拿?!世斌睜大了眼,眼珠子就差沒掉下來。

「把她要借的筆記本拿去,就說你搞錯嘛!」死黨使力的擊了世斌的肩,「自然一點,順便察言觀色,就知

道學妹有沒有發現了!」

「可是……可是……」世斌神色依舊慌張,連手都一樣抖個不停。

哇啊啊啊……為什麼……他筆記天王靠著完美的便條紙聞名於系上、取悅於學妹……竟然就因為那麼一點小

小的錯誤,加上自己粗心拿錯筆記本,還有……


忘了毀屍滅跡的疏忽,所有一切,竟然也就要毀於一張微不足道的便條紙上面了!!


學妹要是真的看到那張便條紙了,又不來找他……那代表什麼意思呢?是不是代表她認為他是一個『另有所

圖』的傢伙?!學妹呀……就算不做男女朋友他也無所謂的,只要……只要做學長他真的就滿足了!


「我恨……我恨死便條紙了!!」這下可憐無辜的便條紙,即將慘遭池魚之殃。

叩叩。

輕巧的叩門聲起,世斌依舊在歇斯底里的想挖出背包裡的便條紙以洩恨,完全沒注意到叩門的人。

「世斌……你學妹。」死黨一聲呼喚,讓世斌嘎然住手。

「嗨,學長!好像很熱鬧耶!」姍姍甜美的笑靨頓時又漫了開,「你們在玩什麼嗎?」

「……唔……沒有!」大概是本能的關係,世斌頃刻間恢復正常,「……那個學妹,前幾天我借妳的……」

「學長,你拿錯本子給我了。」在世斌未說完前,姍姍已經祭出一本粉紅色的筆記本,「我要借貨銀的!」

「……喔喔喔,對對,我正要跟妳說這件事!」世斌捏了一把冷汗,趕緊拿另一本筆記本給姍姍,「這本才

是……這本才是……」

接過那本錯誤的筆記本,感到回到手上感覺真好,世斌的心中突然穩定下來,心底彷彿放下了N塊大石頭。

「啊,對我稍微翻了一下那本筆記本……」姍姍接著又開口了──

什麼!?翻、翻了!?世斌猛的轉過身,佈滿了血絲的雙眼帶著哀憐,看著姍姍。

「發現二年級的課好難喔!」

呼∼世斌鬆了一大口氣,幸好……幸好她不是說看到了那張便條紙……等一下學妹一走,他一定要立刻毀屍

滅跡!!

「那就先這樣子了,我有事,我先走,學長。」姍姍對著學長擺擺手,然後就要離去了。「謝謝學長喔!」

姍姍一轉身而去,世斌就趕緊死命翻著筆記本,就要找出那張罪魁禍首;突然想起那張紙是沒黏上去的,所

以顧不得什麼惜筆記本如命了,世斌索性把筆記本倒翻過來,開始上下抖動,希望那張該死的便條紙可以快

點掉下來……

咻∼便條紙果然應聲而落,落下了桌。

世斌趕緊衝過去拾起便條紙,就是這張他寫著的便條紙,幸好沒讓學妹發

現……發現……

『學長,我也喜歡你。

 我不止喜歡你的筆記,更喜歡你的人。不過,我最、最、最喜歡你那張有綠色小精靈的便條紙了

 因為,那載滿了你的真心…… 而這張,有我的真意。』

世斌傻了眼。

他未再多做思考的,緊握住便條紙,就迴身衝了出去。

姍姍!!

便條紙末尾,還加了段話:

『你如果立刻出來追我,我一定會給你最燦爛的笑容。』

男子慌張的衝出社辦,在明亮的社辦門口,他找到了揚著燦爛笑容的長髮女

孩。

她的手上,夾著的,正是他遺落在筆記本裡的,真心。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