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48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雪曼妮
公爵 | 2009-5-2 13:49:53

整整十六個年頭了,我終於可以開口說話了。
但是妳卻來不及聽我對妳說,埋藏在我心裡多年的一句話...

---------------------------------------------------------------------------------
小倩是一個長的不美、帶點可愛、很善解人意的女孩。  

我記得在我三歲那年,她和我成了鄰居。

打從幼稚園小班起,一直到高一的下學期,不管是天晴的陽光還是陰冷的雨夜,有我的地方就會有她。

我從一出生到我十六歲那年,我看遍了全省的醫生。

但是都找不出我無法開口說話的原因。

檢查報告說我的聲帶沒有問題是正常的,但是我就是不說話。

小時候起,同齡的小朋友就把我當成是怪物,背地裡叫我:『啞巴小澤!』,我也習慣了這種稱呼。

也由於如此,我不喜歡跟人交朋友。

我把我自己完全封閉起來,一直到小倩的出現...

---------------------------------------------------------------------------------

記得那天,小倩她們家剛搬來我家隔壁。

她和她媽媽來我家,說是要認識一下新鄰居。

第一次看到小倩的時候,我的眼神對她是充滿敵意的。

因為我知道,又多了一個人會叫我:『啞巴小澤!』。

不過...事實證明我錯了。

不知道是不是所謂的緣份,她竟然和我上同一所幼稚園;更巧的是同班也就算了,她還坐在我旁邊。

當下課休息時間的時候,小倩總是問我一起去玩。

但是,我都對她不理不採。

有一次放學,在回家的路上,我被其他幾個小朋友欺負。

是小倩報告老師之後,讓我寫了第一張字條給她,也開始了日後紙條溝通的友情。

我還記的我的第一張紙條上寫著--

「小倩!我不會對妳開口說:『謝謝妳!』;但是∼我會用寫的...」

幼稚園畢業,國小六年,依然是同校同班。

不過,她沒有坐我旁邊了。

但是,我跟小倩的友誼是越來越好。

早上一起上學,升旗週會時,有時候檢查手帕衛生紙,我若是忘記帶,小倩總是能拿出第二份給我,讓我逃過被老師罰站的一劫。

下午下課後,小倩是我們那一路的路隊長。

有時候懶得寫功課,小倩還會去告訴我媽媽;然後我被逼著寫功課,心中當然是不甘願。

此時小倩會出現在我面前,對我說:

「小澤!我功課已經寫好了,我幫你一起做吧...」

每當月考完後,只要我有哪一科低於八十分,就會被媽媽追著打。

是小倩拿著手帕幫我拭去淚水,是小倩拿著我最愛吃的麥芽糖來逗我笑。

但是,我還是無法對她說聲謝謝...

上了國中後,我跟小倩不同班了。

因為是男女分班。

記得國二那年,新來了一個訓導主任。

親自抓到我正拿著紙條給小倩。

他以為是情書,硬是當場搶過去看,紙條裡寫著:

「小倩!我們下課去吃冰好不好?」

簡單的幾個字,讓我被訓導主任數落了一番,讓我被同學嘲笑著。

心情不好的我,是小倩拿來一盤紅豆牛奶冰,讓我臉上露出一絲的微笑...

但是,我還是無法對小倩說一聲:「謝謝妳!」

國三畢業那年,小倩考上了第一志願,穿起了綠色的制服;而我卻差強人意的讀了一所私立高中。

不同校也不同班,但是我跟小倩還是一起上學搭公車,放學一起去補習。

這幾年下來,小倩似乎成了我的代言人。

她知道我想說什麼,她知道我的心情感受。

但是,我還是無法對她說一聲:

「我愛妳!謝謝妳!小倩...」

---------------------------------------------------------------------------------

高一下學期的某日,我永遠記得是星期二的早上,我依舊在公車站前等小倩。

公車來了,我上了車;但是坐在我旁邊的人不是小倩。

心裡很訥悶,小倩怎麼了?

昨天聽她說今天有考試,怎沒搭上公車上學?

我到了學校後,打了電話給小倩;但是沒人接電話。

就這樣子,我過了一天沒有小倩在身旁的日子。

心中有點失落感...

終於放學鐘聲響了,我急忙搭上回家的公車。

在小倩家門口,我遇到了小倩的媽媽,我寫了張紙條:

「小倩怎麼沒去上學?」

我才發現,小倩的媽媽眼睛是紅的帶點悲痛。

我連忙又寫了一張:

「小倩人在哪裡?」

她媽媽用嗚咽的聲音對我說:

「小倩等一下會回家,你再來看她吧...」

過了一會兒,我聽到救護車的聲音。

我連忙出來,看到小倩躺在擔架上,被醫護人員抬進家門。

過了一會兒,小倩媽媽來叫我去看她。

我來到小倩的房裡,她對我微笑著。

她看起來好憔悴,我遞過一張紙條給她寫著:

「小倩!妳生病啦?沒關係!我會照顧妳,等妳病好,我們在一起去巷口吃麵哦...」

沒想到,這張紙條竟是我寫給小倩的最後一張。

小倩接過紙條,沒有開口回答我。

倒是她媽媽哭著說:

「小澤!小倩就快走了,她有家族遺傳的壞血症,本來她根本活不過十二歲。是因為你,讓她又活了四年...」

這時,我無法相信我所聽到的。

小倩媽媽拿了一個紙盒子和一本日記給我。

那紙盒裝的是從我第一次寫字條給小倩後,她都一直留著我寫給她的紙條,而日記是小倩的日記。

我翻了翻,看了看;滿滿的日記裡,小倩記錄了我跟她所有的快樂悲傷的歲月...

這時,小倩說話了。

似乎用她生平最後的力量說出一句話:

「小澤!我好想聽聽你說話的聲音...」

小倩,妳知道嗎?我在心裡說,妳聽得到嗎?

我好想對妳說:

「謝謝妳!」

但是,我卻無法出聲;我好恨也好急...

就在小倩閉上雙眼的那一刻,一個令大家陌生的聲音:

「小倩!不要走!不要離開我,我愛妳...」

我終於能出聲了!

十六年來,從我出生起,我的第一句話。

但是,小倩有聽到嗎?

我相信有的。

因為小倩是帶的笑容離開這世間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