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60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雪曼妮
公爵 | 2009-5-2 14:00:30




想到"分手"的時候
認真的想想看
自己會不會在說"分手"這兩個字的時候
失去了一個你深愛的人和深愛你的人

【 失去的從現在才開始 】
她輕輕地回頭,看見他臉上剛毅的表情。

"我們分手吧!"他說。
"為什麼會這樣?"她問。
"沒什麼,失去感覺了。"他冷漠地回答著。
失去感覺了?昨天我們還睡在同一張床上,今天你就說已經失去感覺了?
她的語調有些失去控制。
他沉默地沒再說話,只是燃起一支煙,煙霧一圈圈地飄在她泛著淚水的臉頰。
她試著維持最後一絲尊嚴。"希望你不會後悔"
她在空中劃出一道髮弧隨即轉身離去,顫抖的肩膀與步伐,淚水終於忍不住流下。
她多希望他能留下她,告訴她他只是一時衝動,他不能沒有她。
可是他沒有,他不說二話,連腳步也沒有移動,只是別過頭去不看她的背影。
同居了二年,換得這種下場,她無法理解到底自己是那�做錯了?
每天噓寒問暖,還不忘留給他應有的空間,難道是留置的空間太大,
使他迷失了方向,迷失了對等待他回家的那個女人感情。
她無力地走在街頭,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她也迷失了自己,因為徬徨因為失望。
二年前,當他們還只是一對戀人的時候,他對她無微不至的呵護是多麼地令人感動。
他總是在她上班的大樓下等著她下班,帶著她去吃晚餐,再陪她去任何她想去的地方。
只要她想得到,他就為她實現。
直到他發現她仍然是許多男人眼中追求的對象後,他堅持他們必須同居,
他不想太早結婚,但也不想失去她,所以,他決定讓她日夜都在他身旁。
事實上,當他提出同居的建議時,她有些遲疑,一向她自由慣了,
只是遇上這個男人後,她發現被細心愛護的感覺很好。
而他也正是自己理想中好先生,好丈夫,所以她沒有考慮很久便答應他。
同居後的日子,他對她百般地好更是讓她徹底對外在的自由死了心,
她覺得這個男人給她的便是夠了,所以,她改變自己,
不再接受其它追求者的禮物或邀約,她學習做個專心的小女人,
下了班便趕緊回家做好晚餐等著他回來,她也逐漸成為一個無微不至照顧他的女人。
可是她沒想到,真的沒想到,二年後的今天,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他提出分手,
這和她所預期的未來差太多,她無法相信,也無法理解,她這麼好,
為什麼他會說“失去感覺”,多大的諷刺啊!
到底是什麼讓他失去了對她的感覺?她愈走愈百思不解,
唯一她安慰自己的是至少她沒有求他,求他回頭,也許這是她僅有的堅持。
手中的煙差不多要熄了,他站在路口沒有勇氣去看她的背影。
其實他是傷心的,可是他無法承認,也不知如何承認,
這一陣子他是夠亂的,連一點喘息時間都沒有,只是面對她,這是最殘忍的決定。
"希望你不會後悔"她走前的最後一句話,深深地刺在他心上。
他在熄煙之前就已經後悔了,今晚他失去了他最愛及最愛他的女人。
他怎麼不後悔。
都怪他糊塗,都怪他太糊塗,他沒辦法想像這段時間他到底是怎麼了,
一向他是冷靜而且有計劃的,可是郤栽在那個小女生的手裡。
那個小女生“小宜”是他公司�企劃助理,不隸屬他的單位。
她是個八面玲瓏型的女孩,面容皎好,身材火辣,平日的穿著頗為入時,
也不會避諱過於開放。進來公司後一直是許多男同事的焦點。
會和小宜有所接觸是因為一次會議中,他毫不留情地在議程中質疑小宜的工作能力,
一向他是中規中矩的一級主管,無法接受下屬過於含混的工作態度。
小宜其實也算是個認真的女孩,就是常常愛四處找同事串門子,
導致這一次推案的企劃書錯誤連連,連他都沒辦法隱忍不說。
所以在會議中他將企劃書重重地摔在會議桌上,
駁斥某個人的工作態度不佳,剎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小宜身上,
只見她一把眼淚一把鼻涕,他見她哭了起來才止住不再多說。
下班後,小宜來找他,向他深深地致歉,並保證將來不會再發生相同情況,
他原諒她,也為當天會議中的怒斥道歉。這是他們第一次交談。
第二次交談是在公司的Party上。
這個不算小的集團公司,所有員工擠進飯店大廳�還真的有些擁擠。
他一向不喜歡這種場合,可是主管不參加公司Party怎麼樣也說不過去,
所以他選擇坐在角落,一個人喝著雞尾酒,不想加入舞池�那場混局。
突然燈光暗了,主持人推出三層大蛋糕,看來重頭戲要開始了。
董事長上台致詞完隨即就要開香檳切蛋糕。
不知是怎麼回事,今年董事長竟要他上台和總經理一起切蛋糕。
眼見所有員工都朝他坐的方向看過來,他拍了拍坐皺的褲子,走上舞台。
總經理含笑在台上等著他,並大聲稱讚他是今年公司業績最好的部門經理,
在他們合力切下蛋糕那一剎那,舞台強光剛好打在他臉上,
他因反應過度而讓切蛋糕的刀子掉在地上,他嚇了一跳,站在旁邊的人也都嚇了一跳。
這時,一個人趕緊撿起地上的刀子交給他。
他低著頭看著那位替他解圍的女職員,意外郤瞥見那女職員低胸禮服內隱隱若現的乳溝。
他有些看傻了,等女職員將刀子交到他手上,他發現是小宜,
小宜看他未回過神來便對他使了個眼色,他驚覺到自己的失態,想起自己仍在舞台上。
真是丟人他坐在台下兀自想著。
腦中仍會不自覺想起剛才無意間看見的春光。才想著想著小宜就走到跟前。
他刻意避開視線不去看她的胸,在微暈的燈光下再加上雞尾酒的發作,
他覺得她的臉看起來也真美。
他忘了他們到底談了些什麼,只知道他們竟然成了Party的逃客。
小宜大膽地邀他去夜遊,說是到外面透透氣,而他也給自己這樣的理由讓她上了他的車。
他們一路駛向濱海公路,一路上沒有什麼車輛。
小宜有意無意地重覆說著她似乎有些醉了,在她搖晃著身體時,他又看見微露的乳溝。
這回他沒有含蓄地盯著那對乳房,他在路邊熄了火和她親熱起來。
在那時他的心裡眼裡只有這個嬌滴的女孩,他忘了別的。
他是後悔的。
他後悔早在今天之前。在那晚他發現小宜還是處女之後他就後悔了。
這和他想像的不同。本來他是可以玩玩的,
可是在那之後小宜三天二頭就進他的私人辦公室找他,他沒辦法拒絕,
她只是個少不經事的小女生,而他應該是比較清醒的一方,可是來不及了,
他犯下了大錯,他使她由女孩變成女人,這是他無法漠視的良心問題。
他虛應著小宜的總總接近理由,心�想著也許小宜會漸漸發現他並非真心。
但是,一切都不如他想的那樣,甚至更糟。
小宜告訴他她懷孕了,她有了他的孩子。他傻了,這不是他想要的結果,他該怎麼辦?
他不愛小宜,這是可以確定的。可是他沒有勇氣要求小宜拿掉小孩。
這不是他會做的事,可是,他要如何面對她,另一個同居的女人,真正心愛的女人。
最後他選擇離開那個與他同居兩年的女人,
他逃不過對小宜良心的譴責,尤其她又懷了他的孩子,所以,
他給了另一個女人一個很爛的理由
"他對她失去感覺"天知道他有多愛她。
她是那樣的好,好得無可挑剔,只因為他的一夕荒唐,
使得她所有的好都變成“失去感覺”後的泡沫。
她早已習慣他倚賴她的生活,走了三個小時,"現在是幾點了?"
她想著。也許她該慶幸她還有心情去想現在幾點了。
這個夜晚,她沒有為他點燈,沒有為他沏茶,沒有與他溫存,
只因為他給了她未知的未來及現在圍繞在身邊的夜風。
她哭了好久,彷彿這條街上只有她一個人似地恣意流著滿臉的淚,
她不怕別人笑,這是她傷心的夜,她有權利這樣發洩情緒。
只是,沒有人看得見她的心傷。
為了他,她所做的改變是無可細數的,她以為自己經營得很好,
以為自己很了解他,結果郤落得這樣的下場。
她沒有勇氣再去面對他冷漠的表情,她早已習慣他擁她入懷與她分享每天的點滴,
她早就習慣身邊這個男人的所有,郤也在一夕之間失去這個男人的所有。
想到這,她是無比地悵然。
夜風好冷,她瑟縮著身子坐在堤防岸上,這是最接近他們住的地方的一道堤防。
她喜歡這裡,因為他們常常牽著手來這裡散步,
他會輕摟著她的腰,不時對她耳邊細語,他們總是一遍遍來回走著。
他們曾說過這裡就是他們的天涯,閑靜不與人爭,
也就是這樣一段感觸,她又走到這片天涯來找他的味道。
此時的她是相當悲觀的,她多麼希望在這片天涯可以看見他急忙得跑來尋她。
可是夜更深了,晚風吹在身上好冷,他始終沒有出現。
他不會來了,再也不會來看我及看我們的天涯了
她將頭彎進曲起的雙腿中,眼淚又不自主地掉了下來。
她幾乎瀕臨崩潰,祗要她一回想過去的種種,她就有椎心刺骨的疼痛在心上溢散開來。
那是一種對自己的絕望。
她望著前端黝黑的海,也許她應該選擇另一種方式回應他的無情。
她擦去臉上的淚水,取下左手無名指上的戒子。她深深地望著掌中那枚他送的戒子。
這戒子是今年她生日時,他在她枕頭上擱了一個紅色禮盒,
裡面就是這枚戒子和一張粉紅色小卡片。
他在卡片上寫著:
如果妳願意一輩子陪著我,請在明天早晨讓這枚戒子停留在妳美麗的手上
他向她求婚,用最含蓄的方式向她求婚,
是的,本來他們就要結婚了,可是怎麼也沒想到他竟會提出分手。
想到這她又哭了,眼淚一滴滴落在掌中。
她記得收到戒子的第二天清晨他發現她手上戴著他送的戒子,他的喜悅是不可言喻的。
他不斷地親吻她的手,彷彿他害怕這份喜悅會消失一般。
也許她真的該走了,即便是如此地衝動,衝動地要他連後悔的機會都沒,
衝動地連她自己都沒有思考她的走會帶給誰另一種心痛。
她望著海水,也許會很冷吧!再冷也冷不過現在的心情了。
她脫下了鞋子,將他送的戒子放在左腳的鞋�。
"這是我唯一可以還你的"她說完這句話,一躍而下。
他狂也似地奔向堤防上的現場,他徹底未閣眼等著她回家。
他想告訴她他後悔了,告訴她所有發生的事,他要與她一起面對他闖出的禍。
他相信她這樣的好女人一定會原諒他,他相信。
可是,沒想到她郤沒回家,他等了一個晚上,她郤給了他這樣一個回答。
現場警車,警員混亂著,地上放著一具白布覆蓋的屍體。
早晨樓下管理員急忙的上樓告訴他她出事了,他頭也不回地往堤防方向奔去。
他狼狽地跪在地上掀開白布,看見她浮腫的臉,凌亂的頭髮,
他不可抑制地放聲大哭,眼前這個女人是他心愛的女人,他郤害了她。
他摟著她的身子,一旁的警員寂靜地看著這一幕,
突然間他看見不遠處她鞋子內的那枚戒子,他終於明白自己究竟傷了她多深,
連個合理的解釋都沒給她就提出分手,她是多麼地絕望啊!
否則她怎麼會選擇在他們許下的這片天涯卸下那只求婚的戒子,
又怎會選擇這種方式來讓他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
他俯在她身上,嚎啕大哭地幾近暈厥。
原來他失去的從現在才開始。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