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58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雪曼妮
公爵 | 2009-5-2 14:07:00



當我從抽屜裡拿出一顆小小的牛奶糖時,身旁的心就開始嚷嚷:
「又是牛奶糖!到底是誰暗戀妳啊!」
我白了她一眼,把牛奶糖的包裝紙打開,將牛奶糖放進口中品嚐。
「亂講!說不定只是夜校生留下的。」
「騙誰啊!這樣的情形已經持續一個月了耶!依我看啊!肯定是哪個人喜歡妳,知道妳喜歡吃牛奶糖,就天天放一顆在妳抽屜,不過他也真夠厲害的,居然都沒人發現他,神不知鬼不覺的。」心用很曖昧的眼光看我。
「隨便妳怎麼說囉!」
其實我真的很想知道是誰放的,一開始以為是夜校生留下的,到後來認為是放錯位置的,但這一個月中,我有換過座位,沒想到還是有牛奶糖留在我的抽屜,看來那個人很熟悉我的事情。
不過那個人並沒有留下隻字片語,想利用筆跡追查也不行。難道要請警察局調查牛奶糖上的指紋嗎!?
「喂!妳想會不會是那個轉學生啊?」
心突然神秘兮兮的靠了過來,在我耳邊說。
「咦?」
「因為他不也是一個月前轉來的嗎?剛好時間吻合啊!」
心暗暗的指向隔我四排的帥帥轉學生。
「妳別亂猜測了!我和他又不熟,之前也沒見過面。」
「一見鍾情啊!」
我無奈地翻翻白眼,佩服心的偵探精神。
「早安!兩位美人!」
隨著亂不正經的問候和摟住我和心的毛手,不用抬頭看也知道來者是誰。
「早啊!琴。」
我和心異口同聲。
「琴,今天有點晚哦!」
平常琴都比我們早到的。
「都怪今天的早餐太好吃了!我捨不得離開餐桌。」
「妳哪一天的早餐不好吃!」
琴她媽作的菜可以媲美五星級大飯店的菜,超級好吃的。所以我和心總是三不五時到琴她家去品嚐美食,祭祭五臟廟。
「喂!今天有沒有愛的牛奶糖啊?」
琴的笑容和心一樣別有深意。
「當然有!不過已經被瑜吃掉了。」
「不知道是誰剛開始還說來路不明的東西不能吃,結果還不是吃得很高興!」
琴嘲諷的語氣讓正在含著牛奶糖的我心虛地低下頭。
「不吃白不吃嘛!要是有個像堂本剛或是元彬的大帥哥對妳們投懷送抱,妳們會不會拒絕?」
「不會!」
「那還說我!」
「呵呵!」
她們兩個頓時笑得跟花痴一樣,我就知道拿她們的偶像作文章一定能達成我的目的。
「同學,只剩妳們的數學作業沒交,今天是最後期限。」
轉學生走到我們三個面前,面無表情的交待,說完就走人。
「數學作業?」
「數學…」
「啊!我還沒寫啦!」
我連忙翻出數學課本和作業簿,哎!這陣子太混了,忘了有作業這回事,而且數學是我的致命傷。
「喂!寫第幾章啊?」
我問和我一樣沒寫作業的心和琴。
「白痴哦!第三章啦!」
「啊第三章教什麼?」
「教…教極限啊!」
「極限…極限是幹嘛的啊?」
「瑜!」
心和琴很有默契的一同丟下筆,顯然很無力。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是數學白痴嘛!幹嘛那樣看我!妳們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
午休時,我們到圖書館寫作業,因為在教室不能討論功課,一出聲就會被打秩序分數的糾察員扣分。
「我覺得不是那個轉學生。」
琴邊寫邊提出她的看法。
「可是時間很湊巧。」
心仍然堅持己見。
「他太酷了!而且聽別人說他根本對女生沒興趣。我想也是,連我們二年級裡最漂亮的白韻庭向他告白,他也不理採,他哪有可能會放牛奶糖在女生抽屜!」
「那是悶騷!懂不懂?他是處女座的,一定是外冷內熱!」
身為當事人的我嘆了口氣,任由她們兩個無視我的存在,對牛奶糖事件大談闊論,低頭努力算著數學習題。
「不過,他真的蠻帥的耶!」
「是啊!他一轉來就倍受矚目,迷死一大堆女生。」
「瑜,被他看上是妳的福氣耶!」
「心,不要胡言亂語好不好!又不曉得是不是他!」
「簡單嘛!找一天早點到學校去揪出兇手啊!」
「對呀!妳就比那個人更早到學校,躲起來偷看究竟是誰天天放牛奶糖在妳抽屜。」
這個方法不錯,可是,要多早到呢…
我平常都是六點半起床,七點半左右到學校,據我所知,那個轉學生大概是七點到校,而班上最早到學校的阿里是六點半到,我有次請他到學校就看一下我的抽屜裡有沒有牛奶糖,結果他說他來時就已經看到牛奶糖了。
也就是說,那個人比阿里還早到學校,如果我要偷看就要在六點半之前行動了,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多早,難道要我三更半夜到學校守室待人嗎?
「瑜,快寫!別發呆了!」
琴看不下去了,出聲打斷我的沉思,我回過神看了一下錶,猛然一驚。
「哇咧!快下課了!怎麼辦,我還有五題沒寫!」
「妳好自為之,下午第二節是數學。」
「哎喲!我知道妳們最好了!教我寫啦!」
美其名是教,倒不如說是抄。
心白了我一眼,很用力的一眼。
「心,琴,拜託啦!我會來不及的!等一下是歷史,不能上課寫作業,而且這五題好難哦!」
她們嘆了口氣,然後很夠義氣的答應了。
放學後,我拒絕了心她們要吃臭豆腐的邀約,到了市立圖書館。
每個星期我都會固定到學校附近的市立圖書館借書,看書是我的嗜好,牛奶糖可以一天不吃,書不能一天不看。
拿著上次借的書到櫃台還了之後,我將書包放在置物櫃,走入一排排書架之中。穿梭在書海之中,不經意看到一道身影,那個人,有點給他熟悉…是轉學生!?他也來這裡啊!
他站在隔我一個書架的地方,正聚精會神翻閱一本書。
我瞇起眼看了一下那本書的封面,哇!是村上春樹的,沒想到他對那種書有興趣,我實在看不太懂村上春樹寫的東西。
心說一定是他,可是我不覺得耶!琴說的沒錯,那個冷酷的傢伙哪有可能做這種事。
我拿了張小嫻的新書,繞到另外一邊去。
我總覺得有人在看我,抬頭四處找尋那道眼光的來源,卻沒有結果,一移開視線沒多久,那道視線又盯得讓我渾身不自在,搞得我加快選書的動作。
我抱著書放到櫃台上,拿出借書證遞給櫃台人員。
「密碼?」
「1003」
我說出我的密碼,但還有一個人和我同時說出同樣的號碼。
我和那個人對看一眼,一看,我差點昏倒,是他!轉學生!
其實這是巧合,負責幫我辦理借書事宜的小姐和幫他辦理的小姐同時問客人密碼,然後我們就剛好一起說出自己的密碼,就那麼剛好,我跟他設定的密碼一模一樣。
他不發一語地別開視線,我也聳聳肩,不以為意。
「真是嚇我一跳,居然會有這麼巧的事。」
櫃台小姐一邊把書的條碼刷入電腦,一邊說,她把書遞給我,我對她笑了笑。拿了書,我沒忘記到另一邊的櫃台前,將書本後面的到期卡蓋上歸還日期章,然後把書放入書包裡,走出圖書館。
又想起剛才的事情,天下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我和那個轉學生,借書密碼竟然想同,怎麼會呢!這是我的生日數字,我記得心說過他是九月生的,1003對他有什麼意義呢?
哎喲!我在想什麼,他的密碼怎麼設定是他的事!我管人家那麼多。
接下來,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
我是騎腳踏車來圖書館的,然後固定把它停在市立圖書館前的停車場,車子把手上繫了一個小小的黃色小雞布偶,這就是我的愛車,可是,現在,它、不、見、了!
我瞪著原本單車固定停放的地方,再繞了整個停車場,睜大眼睛努力搜尋我的單車。可是幾番尋找之下,還是徒勞無功。
我開始急了起來,天啊!它跟了我五年了!現在居然下落不明!而且我明明有落鎖啊!誰那麼沒天良把它A走啊!太可惡了!
慌張、焦急,我手足無措的在圖書館四周漫無目的地走著。希望能夠找到心愛的單車,一直到天黑了,還是沒找到。
最後,我蹲在社區公園的圍牆外,埋頭痛哭。
那台腳踏車應該很感謝它的主人,這麼重感情,為它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而且還蹲在地上,不顧發麻的雙腳和滿天飛的蚊子。
「妳蹲在這裡做什麼?」
然後,我聽到一個悶悶的聲音,聲音頗耳熟。
我低頭抹抹眼淚抬起頭,一看,又是那個轉學生。
「妳…妳怎麼了?」
他好像沒看過女生哭,表情有點不自在,聲音還是悶悶的。
我忍住眼淚,用哽咽的語氣回答問題:
「我的腳踏車不見了。」
他沉默了一會兒,接著說了一句話,那句話讓我嚇了一跳
「我幫妳找。」
「你…」
「妳的腳踏車什麼顏色?」
「深藍色。」
「什麼樣式?」
「很普通…前面有籃子…把手上有小雞布偶。」
「牌子?」
「捷安特。」
「在哪裡不見的?」
「市立圖書館的停車場。」
「妳有上鎖嗎?」
「有…」
我拿了衛生紙擦眼淚,然後跟在他後面走。
「妳趕快回家,我幫妳找。」
他轉過身,要我回家,臉上還是沒啥表情。
「可是…」
「不然我送妳回去…」
「不用了!謝謝你…其實你不用幫我找。」
「沒關係,妳快回家。」
我看他淡漠的臉上有認真的情緒。
「找不到就算了,我可以再買,反正也騎了五年…嗯…拜託你了,再見。」
看他往市區走去,實在很不好意思讓他幫我找腳踏車,可是他那麼堅持。
我揉揉因為拼命哭而酸澀的雙眼,再望了他的背影一眼之後轉身回家去。

隔天早上,我一下樓就聽媽說:
「昨天晚上,大概十點半吧!妳班上的男同學牽腳踏車來還妳,可是妳很早就睡了,他要我別吵妳,是個好男生呢!他幫妳把腳踏車找回來了,妳要好好謝謝人家!」
腳踏車?!
我立刻衝到車庫去看,腳踏車果真完好如初的在我面前。
不會吧!他真的幫我找到了!
「我看他好像和人打了一架,也許是為了妳的腳踏車吧!我看他那個樣子不像是壞學生。」
媽顯然對他很有興趣,一直把話題繞在他身上。
「他是我們班的轉學生,很多女生喜歡他。」
「他喜歡妳?」
媽語氣曖昧,眼裡閃著笑意。
「媽!」
我抗議著
「好啦好啦!對了!這是他幫妳買的新鎖,小心點!不要再丟車了,記得還人家鎖的錢。」
「哦。」
我接過新的鎖,出門上學。
一到教室,我就看到他的額頭上貼了一個OK繃,左臉頰有淡淡的瘀青。
他真的和別人打架啊!?為什麼?真的是因為我的腳踏車嗎?
「瑜,妳不是說他幫妳找腳踏車嗎?然後呢?為什麼他會受傷?」
心一看我來就抓著我問
「他…他幫我找到腳踏車了。」
「真的?!哇!我就說他對妳有意思嘛!」
「神經!我覺得他只是看在同是同學的份上吧!」
「妳不要這麼妄自菲薄嘛!」
「我幹嘛要有自信!」
我一如往常從抽屜中摸出一顆牛奶糖
「他一定是為妳和別人打架!」
「妳又在亂說了!他只是太好心了。」
心不愧是雙魚座的浪漫小魚,連這麼平凡的事情也能說得這麼感性
「哎喲!現在更加確定是他送妳牛奶糖了!」
「妳那麼興奮,乾脆妳也弄丟一輛腳踏車,叫他幫妳找啊!」
我給了心一個建議,她那副表情好像丟車的是她不是我。
「不!他只為妳找腳踏車。」
我決定去找琴聊天,再和心聊下去,我會精神失常,果然理性的我不能苟同心的感性。

一離開校門,我就看到他的身影走在我前方,我跑步追上了他。
「那個…同學…昨天謝謝你幫我找到腳踏車。」
要跟這位沉默寡言的男生說話,還真是需要勇氣
「不客氣。」
「呃…那個鎖多少錢?」
「399」
我從皮夾拿出399元給他,他看了我一眼,默然收下。
「你怎麼找到的?」
「有人偷妳的腳踏車。」
那他還能找到真了不起!只是我的單車這麼舊也有人要偷?!
「你和偷車的人打架?」
我的目的其實是想知道他為什麼打架
「他不想把車還妳。」
「拿不回來就算了嘛!幹嘛打架!傷成這樣不值得!」
「妳生氣了?」
我瞪了他一眼
「我跟你又不熟,你不必那麼認真!」
「不熟…妳真的不記得我了?」
他突然停下來,神色複雜的看著我
「咦?」
不記得他?他是誰?不就是素昧平生的轉學生嗎?
「妳不記得了嗎?妳十年前學騎腳踏車的時候,是一個男生教妳騎的。」
十年前…好遙遠啊…學騎腳踏車……
我瞪著他的臉,一幕幕模糊的記憶一一回到到腦海
十年前,有一陣子我每天放學就到公園練習騎腳踏車,可是一直學不會,跌得鼻青臉膧的,可是倔強的我還是沒有放棄。後來有個男生說要教我騎…每當我跌痛哭泣時,他就會拿牛奶糖給我吃,他每次都很溫柔地安慰我,他總是說:
「妳不要哭,給妳一個牛奶糖。」
每天我們都在公園見面,後來我終於學會騎腳踏車,我學會的那天,他似乎比我還高興,而且送了我一盒牛奶糖。
可是,隔天我到公園找他,卻找不到他,聽說他搬走了,之後,我再也沒見過他了。
就因為他每天給我一顆牛奶糖,使我喜歡上牛奶糖甜蜜的滋味。
難道說……
「你是那個男生?」
我驚訝萬分的指著他大叫
「我轉學過來,一看到妳就認出妳是十年前的那個女生,妳都沒變,十年前我聽其他小朋友都叫她小瑜,而妳就叫小瑜,所以我就每天放一顆牛奶糖在妳抽屜,看妳會不會想起來…沒想到還是我自己招供一切。」
他的眼底閃過笑意。
我聽他說完,一時之間不能想信心的胡言亂語竟然成真。
「你…牛奶糖原來真的是你放的。」
仔細一看,他還真的有當年小男生的影子。
「每天六點到學校真的很痛苦,要好早起床,只為了放一顆小小的牛奶糖。」
「放完之後你躲到哪裡去了?」
「早餐店。」
「你真是保密到家了!佩服佩服。」
走著走著,聊著聊著,我發現他真的是外冷內熱的人,他還蠻多話的。
不久,我家到了。
「對了,那個密碼就是妳的生日,別懷疑。」
他居然看出我的疑惑…
他說完,就跟我SAY GOOD BYE,瀟灑離去,留下站在原地發愣的我。
生日…我的生日…他的密碼是我的生日……
我感覺我的臉開始發燙,心跳也不由自主地加快…天哪!我是怎麼了?!


實在不曉得該怎麼面對他!
站在教室門口,我猶豫了許久才慢慢走進教室。
原以為昨日一切攤牌之後就不會再有牛奶糖了,沒想到我還是從抽屜裡摸出一顆牛奶糖,只是今天還附加一張字條:
『給妳一顆牛奶糖,妳能不能給我一顆心?』
我看完紙條,馬上臉紅,而且足足呆愣了三分鐘。一回神,我立刻轉頭看向他,他和我四目相接,我在他眼裡看見了真誠與溫柔。
我拿出筆,在便條紙上寫了字,然後拿著他給我的牛奶糖和便條紙走到他面前,把紙和牛奶糖放在他桌上,他看看我再看看那張紙:
『給你一顆牛奶糖,你能不能也給我一顆心?』
他看完,抬頭看著傾著微笑的我,說:
「沒問題。」
我們相視一笑,笑到讓別的同學都用異樣的眼光看我們。
感謝牛奶糖,讓我們心心相印!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煞氣一點點 + 10 + 10 沒有每一個多給分~算一次給分的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