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76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3 08:40:57

為什麼很多恐怖片的場景都要選在狂風暴雨的黑夜裡?

        因為那種氣氛很恐怖,真的很恐怖,讓人感到毛骨悚然。

        想體會那種感覺的話,只要在颱風天的夜晚裡自己一個人跑出去晃一下就行了,順便體會一下我現在的處境。

        我現在坐在一台八人座的休旅車的後座裡,車子外頭是狂風跟暴雨,偶爾巨大的雷聲還會透過車子跟我們打招呼。

        坐在駕駛座的是一個有著如泡麵般捲髮的傢伙,基於他的髮型,就先叫他阿捲吧!坐在副手座的,是個光頭的傢伙,就先叫他阿光吧。

        其實阿光本來不是光頭的,他本來留平頭,後來不知道看了什麼東西,說也要在頭上剃個什麼圖案,看起來比較帥,就一個人拿著剃刀跑到浴室裡了。等他出來後,他就變成光頭了,根據他的說辭,他是因為一直修飾才在不自覺中把頭髮給剃光的,真是有夠笨。

        而至於坐在後座的,就是小弟我,此刻的我,正全神專注的看著路邊,希望能看到一塊路牌。

        你猜的沒錯,我們迷路了。

        「喂!阿捲!根本沒路牌啦!」我對著開車中的阿捲大喊。

        「別吵!我要開車啦!」阿捲努力瞇起眼睛要在大雨中看清楚前方的道路,才不會突然撞上一隻大山豬。

        「我好像有帶地圖耶!你翻翻我的包包看看!」阿光吃著手上的那一大袋波卡,轉頭對我說。

        媽的!那袋波卡不是我的嗎?

        我拿起阿光的破包包,開始翻了起來,不久就從裡頭掏出了一張折起來的紙。

        「阿光!你是說這個嘛?」我揮著手上的紙喊著。因為雨聲跟雷聲實在太大了,就算我們是在車內還是得稍微用喊的。

        「對啊,就是那張紙,」阿光看著我手上的東西傻笑,「那就是我買的地圖,快點查查看我們在哪裡!」

        我攤開那張紙一看,大怒,我把那張地圖狠狠的擲向阿光,破口大罵:「幹!這是世界地圖耶!來露營帶什麼世界地圖啊!」

        阿光果然是笨蛋,怪不得會把自己頭髮給全剃了。

        阿光這傢伙竟然只是舔了舔手上的波卡碎屑,說:「世界地圖上看不到台灣嗎?」

        噢,阿光!我真服了你了!要不是看在多年好友的份上,我早就把你給丟出車外讓你自生自滅了!

        「前面好像有人。」瞇著眼睛的阿捲突然說道,現在的他看上去活像個澎恰恰。

        「真的耶。」阿光也瞇上了眼看著前方的道路,看起來跟邱毅差不多。

        「前面真的有人啊。」我跟著他們瞇起眼睛,我不知道我瞇起眼睛的樣子看起來像什麼,大概像瞇起眼睛的金城武吧。

        「快停下來問路啊!」阿光喊。

        在阿捲的龜速操控下,車子慢慢的停到了那個人的旁邊,阿光拉下車窗,問道:「嘿,小姐,可以請問一下這裡是哪裡嗎?」

        是的,在路邊的人是個女人,而且不是普通的女人,是一個男人看的都會凍末條的類型。由於我坐在後座,所以我只能夠大致看到她的臉。

        路邊的女人頭髮很亂,披頭散髮,活像個剛跟老公打完架的瘋婆子,可能是風雨吹的吧。但她的面貌卻很美,有如雕像一樣標致的五官排在她的臉上,很漂亮。

        「不好意思,我也迷了路。」女人嬌滴滴的聲音傳進車裡。我差一點飛上天去了,她的聲音好甜啊!

        「是嗎?」阿光盯著女人說。

        「是啊,能夠讓我搭個便車嗎?」女人問。

        「當然可以!」阿光爽快的答應,「那就請妳做我的旁邊吧!」阿光這傢伙說話好像都沒經過大腦,他坐的可是副手座欸!現在在駕駛的是阿捲,難不成他要讓這女人開車?當然不行,也就是說......

        「小姐,妳來後座坐吧,」我拉開了門,「這個光頭說話都不經過大腦,請妳別在意。」

        女人呵呵一笑,輕盈的上了車,坐到了我的旁邊。

        我這時才看到女人全身的裝扮。白色的洋裝、白色的胸罩、白色的內褲。

        為什麼我會知道她的內衣褲的顏色?

        因為在風雨的幫助下,她那白色的洋裝已經變成完全透明的了,她的內衣褲清清楚楚的就現了出來。開車後,阿光這傢伙還不時的轉過頭來偷看。

        「小姐妳要去哪?」開車的阿捲問道,他現在還是瞇著眼睛。

        「都行,看你們要去哪。」女人輕輕拉了拉她的洋裝肩吊帶,性感的身體隨之抖了一下。

        幹,我好像勃起了。

        「小姐,這麼晚了,妳怎麼會一個人在路邊?」阿光轉過頭來問,他的眼神全放在女人的胸部上頭。

        「因為我是鬼啊。」女人悠悠的說。

        「小姐,別開玩笑啦,妳這麼漂亮一個人,怎麼可能是鬼?」阿光笑著說。

        「鬼通常不都是漂亮的小姐嗎?」女人語帶挑釁。

        我才不會受到她的挑逗呢!

        才怪,我現在確定我真的勃起了。

        「那妳真的是鬼囉?」阿光不怕死的繼續問。

        「差不多,」女人說,「我是狼人。」

        「狼人啊......」我若有所思的說,順便望了望窗外,「今晚是滿月呢......」

        接著我聽到「啪擦」一聲,回頭一看,我馬上嚇的尿了出來。

        那女人已經脫掉了她的衣服,性感的跳著鋼管舞......

        不對,才不是這樣。

        女人的確是已經脫掉了衣服,不,應該說是被撐破的,現在的女人,已經變成一個全身白色的大狼人了。

        我剛剛所聽到的「啪擦」聲,正是她剛剛把阿光的頭給咬下來的聲音。阿光那顆光溜溜的光頭,正在他的嘴巴裡呢!

        狼人上下顎一個咬和,阿光的腦袋馬上粉碎,腦漿跟血塊噴的我全身都是。

        「操!!」阿捲大罵。他也聽到剛剛那個聲音而回頭了。

        阿捲這一回頭真的很糟糕,因為這樣一來他就沒有在看路了,他一沒有在看路,我們很有可能就會撞上正在逛馬路的綠巨人浩克。

        果不其然,狼人才剛把阿光的頭咬個粉碎,車子就撞上了路邊的一棵大樹。

        「轟隆」一聲,車子受到一陣撞擊,我的頭撞上了前面的座位,很痛。在看看狼人,整個身體塞進了副手座的安全氣囊裡,剛剛的衝擊力太大,狼人整個衝到前頭去了。

        阿捲呢?他一樣在跟安全氣囊戰鬥著,只是狼人把副手座的安全氣囊弄破後,就生氣的瞪著旁邊的阿捲,他八成認為阿捲是造成車禍的主因。

        「靠!看三小啊!」阿捲不知道嗑了什麼藥,竟然膽大包天的跟旁邊的大狼人嗆聲。

        「吼!」狼人一個巨吼,右手一揮,接著我就看到有個物體掉到了我的大腿上。那是阿捲的頭,狼人剛剛那一揮把他的頭給打下來了。

        「幹!!」我大喊,隨即拉開旁邊的門,拔腿跑了。

        我不停的跑,不要說我不管朋友,他們都死了。

        我一直跑,一直跑,直到我看到一台警車。

        「得救了!」我在心中吶喊。

        那是一台停在路邊的警車,警車旁站著兩個人,兩個胖嘟嘟的警察。

        「喂!救命啊!」我邊跑邊揮手大喊。

        兩名警察注意到了我,其中一個好像差點就拔了槍。

        「呼......呼......」我跑到他們面前,大聲喘氣。

        「小子,怎麼啦?見到鬼似的?」一個留著兩撇八字鬍的警察問。

        「不是啊,比鬼可怕啊!」我揮手大喊,「是狼人啊!」

        另一個臉比較乾淨的警察「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他就是剛剛差點拔槍的那一個警察。

        「拜託啊?狼人?」臉比較乾淨的警察說:「小子,我們可是在執行勤務欸!別來鬧我們!」

        「我說的是真的啦!」我指著我跑來的方向,「不然我帶你們回去看我那兩個朋友的屍體啊!」

        「屍體?」臉乾淨的警察挑起了一邊的眉毛。

        我把剛剛發生的事大致說了一遍,差點連我勃起的事情也告訴他們了。

        「張三,你說如何?」臉乾淨的警察對著八字鬍警察問。

        「我想我們還是去看看好了,」八字鬍警察,也就是張三,說:「你看這位小朋友連尿也嚇出來了,還是走一趟吧!」語畢,他便坐上了警車。

        「喂,小子,坐後座。」臉乾淨的警察對我說。

        「李四,你開車吧。」張三坐上了副手座,接著拿出一包波卡。我傻眼。

        張三,李四,這兩個警察是怎樣?

        「小子,你們的車子在哪啊?」李四發動了車子。

        「呃......」我答不出來,我剛才根本是不知方位的到處跑。

        「小朋友,你不告訴我們你們的車子在哪裡,那我們要怎麼去抓狼人?」張三一邊轉過頭問我,一邊把波卡往他的嘴裡塞。這傢伙若是認識阿光,可能會跟他成為一對拜把兄弟。

        「先沿著路一直走吧......」我說。

        張三揮了揮手,李四點了點頭,車便開了。

        張三跟李四,莫非這兩名警察是賞善罰惡使者?還是只是我武俠小說看太多了?

        開了一段時間後,李四突然問我:「是不是那個?」

        我看過去,雖然現在還是下著大雨,但還是看的出來那是一台撞了樹的休旅車。我回答:「沒錯,那就是我們的車。」

        李四把車開到休旅車旁,張三則是拿出手槍,檢查著。

        「看上去沒東西啊?」李四看著快撞爛了的休旅車說。

        「狼人可能躲在別的地方,等我們,」張三舉起手槍瞄了一下,「我們可能只要一下車,就中了他的埋伏了。」他可能電影看太多了。

        「下車吧!」張三氣勢凌人的說:「讓我們看看這位小朋友口中的狼人!」說完,張三打開了門,下車了,李四接著也下了車,而我還在猶豫。

        下車吧,反正身邊有兩個帶槍的警察,狼人一定會先攻擊他們兩個,等他們死了我再逃也不遲。

        「狼人!出來吧!你已經被包圍了!」張三對著休旅車大喊,我差點笑出來。

        張三對李四使了一個眼神,李四隨即靈活的移動到了休旅車的側邊,小心翼翼的檢查整台休旅車。

        「沒人!」李四把槍收進槍套裡,走了出來。

        在李四走過來的那一煞那,我看見了,那個全身白衣的女人,此刻正站在李四的後面,滿身鮮血淋漓,只是她現在身上並沒有穿衣服。

        「啊!!」我指著李四背後,淒厲的大喊。

        「幹麻?」李四望了望背後,瞧見那女人,也跟著嚇到了,「哇!!」李四驚訝的連退數步。

        「她就是狼人啊!」我指著那女人大喊。

        「玟姐,妳出場時不能不要搞神秘嗎?」張三嘆了口氣,說了一句讓我莫名其妙的話。

        「呵呵,」女人笑著,「張三,李四,好久不見啊?」

        「妳連骨頭也吃了?」張三伸長脖子看著女人的後面。

        「當然,不能留下證據啊。」

        「妳一個人吃了兩個,不怕太撐?」李四笑道。

        「我是幫你們著想耶!你們也不想想,都那麼肥了!我本來還想把他也吃掉的!」說到最後一句時,他們三人的眼神全都移到了我這裡。

        幹!我懂了!他們是一夥的!那兩個警察也是狼人!

        「只留給我們兄弟一個,玟姐,妳也太殘忍了。」李四貪婪的看著我。

        「剛剛說過了,是幫你們減肥啊!」玟姐笑著說。

        「算了,有得吃就好。」張三一說完,便開始渾身顫抖,李四也是一樣,不到十秒,張三跟李四就變成了兩隻全身棕毛的狼人了。

        我看著兩隻凶狠的狼人朝我衝來。

        我奮力說了我生前最後一句話。







        「我一定要讓你們通通便秘!」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赤屍藏人
伯爵 | 2009-5-14 01:23:43

很專心的欣賞您的故事....,到後面!   噗..,哇,哈∼∼∼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