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8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3 09:00:10

「你願意為我去死嗎?」我挑著精緻的眉,把自稱愛我的男人壓在了身下,

男人躺在我的沙發床上,魅情的點著頭:「當然。」




我笑了,將塗著豔紅色口紅的嘴向上彎成了月牙。

將手解開他身上所有的衣扣,然後,格格的笑著。

沒有誰會再比我的身材更勻稱,男人自認為他見到了世上最美的女人,

男人更以為他讓我見到了世上身材最健碩的男人。



我伸出了修著尖長的指甲,看著他,輕輕的從他的耳根到他的臉頰滑過,留下一道白色的印痕。

男人,即便是有些痛,但在此刻都裝作是性趣罷了。

他一手將我的手指搶過,伸出舌頭,添觸著我指甲。


我有些厭惡,但轉而一笑:「別這樣,你會中毒的。」

男人舒了一口氣,充滿短胡鬚的下巴帶動周圍的肌肉笑著:

「真的?我都願意為你去死,還怕中你的毒嗎?若是能讓我中你的毒,我還巴不得呢!」


我沒有言語,只是坐在他的身上笑著看他的表情,他也笑著看我,兩個人仿佛在較著勁,

他以為我在戲言,而我卻在看他即將要經歷痛苦的表情。




過了一會兒,他笑容便僵在臉上,轉而恐怖又痛苦的看著我,

是啊!他的舌頭,他的舌頭已經化在了他的嘴�。

我大聲的笑著,用手摸著他的鼻子,男人嗚嗚的叫著,像一個獵物無助的叫著,

噢,他本來就是一個獵物,我的獵物。



我快樂的擁抱著他,然後,又將臉湊近他的眼睛旁,

因為我要讓他看見,世上最美的女人到底是什麼樣的!

是什麼樣的?是灰青著臉,再露出我的獠牙。這就是世上最美的女人。



他懼怕的驚叫著,因為沒有舌頭,他再也無法發出他那最有男人磁性的嗓音。

我笑著低下頭,用唇吻了他的脖子,這讓我感到了他最有力的頸動脈在哪里。

一口咬下去,像一頭猛獸,然後,喝了一大口他的血。

估計,男人這會兒快瘋了,因為他看見了我身後的那一群吸血鬼,

正在敬候著他的新鮮的血液。



男人的血,我喝一口便足矣,一手拋下男人的身體,一手拿起了身邊的砒霜喝了一口。

男人悶哼了一聲,轉而變成了一聲緊似一聲的慘叫。

是啊!因為他的身體正在被一隻只貪婪的吸血鬼添食著。

我笑,將砒霜一飲而盡,算是洗了洗口中的血腥味。

-------------------------------------------------------------------------------------------------------------------------------------

我是惡毒之女,負責為吸血鬼王子們收集新鮮的血液。

我是吸血鬼王的義女,我並不是吸血鬼,因為我比吸血鬼有著更高的血統。

我雖吸人的血,但並不像吸血鬼那樣的貪婪。

我不怕陽光這讓我有充裕的時間與那些獵物幽會,我的全身充滿著毒素,

因為我的食物都是那些可以即刻致人於死地的毒藥。

我愛這樣的身體,因為它讓我永保青春,它讓我美麗飄然。

我輕狂的笑著,世上最美的女人,只不過是一個七八十歲的老女人而已。




門鈴響了,我看了一眼,一甩手示意哪些鬼奴們到別處去收拾這堆爛肉。

輕挑著高跟鞋,一邊抹去順延在嘴角的血漬,一邊走向了客廳。



又是一個男人,但這個男人我認識,熟都不能再熟了。

別看他年輕,我依然知道他的蒼老年齡。

不過,我不太歡迎他。

我皺了一下眉,又笑了:「呵呵!別了幾十年了,沒想到你今天會來。」

我坐在了沙發上,用尖尖的指甲示意男人過來坐。



一隻吸血鬼奴開了一瓶紅酒,拿了兩個杯子過了來。

男人笑了,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翹起了二郎腿,

沒想到,他的這副吊了鋃鐺的模樣還是沒有變:「老太婆,沒想到這些年不見,變俏了啊!」


「呵!」我冷笑了一下,倒了杯紅酒給他。他將酒沖著窗子看著。


「糟老頭,看什麼看!是酒啦!人血不會給你的!」

我不耐煩地說:「真沒想到,你一個人還真敢進我這鬼窩子!」

「我老早就聽說你認吸血鬼作義父,成了惡毒之女,看來是真的?

今天可讓我好個找才找到你。」男人湊近我的臉問著我。



我挑著塗了深灰色眼影的眼睛看著他:

「怎樣?喝砒霜當紅酒,拿蛇毒當可樂,我喜歡。噢!對了,你的小情人呢!她怎麼沒來?」

我嬉笑著看他。


他笑著輕輕的在我的耳邊說:「我把她殺了!」

我嗤的一下放鬆了神情,媚著眼睛:「你早該把她殺了,你若不殺她,我都不會讓她好活。」

「你可真惡毒,惡毒之女還真是人如其名啊。呵呵!」

他輕狂的笑著:「不過,惡毒之女再怎樣也只是稱呼,你是我老婆。

別了幾十年,這樣容易相信人的智商還是沒有變!」他看著我,我卻開始瞪著他。



「是嗎?」我有些怒了。

他也不甘示弱的點了點頭:

「當年就為了我的那個你所謂的情人,便認了吸血鬼作父親,天天為他喝毒酒,

  天天為他殺人,天天為他養這些吸血鬼,你被他耍了知道不知道。傻丫頭。」


「這位先生。」我嚇住了他,憤恨著看他,好一會兒,

漸漸的,轉而又笑了:「請問你還有別的事情嗎?」


他也放鬆了下來,前塵往事放在一邊,他也笑了,一如進門時的樣子:

「老婆,我聽說,如果惡毒之女喝了自己深愛著人的血,就會死。是真的嗎?」


我沒有說話,繼續看著前方,已經不想跟他吵了,因為在幾十年前就已經吵夠了。

他見我沒出聲,繼續問:「那你還愛我嗎?」

「呵!」

我冷笑了一聲:「愛你?可能嗎?怎麼,幾十年沒見,來了就問這種問題。想讓我死嗎?」

「噢!不!」

他一口否決:「我是在想,如果你愛我,喝了我的血就會死。那麼,如果我也喝了你的血呢?」

「必死無疑!」我堅定地說。

「那我們倆誰先死!?」他睜大眼睛問。

「喲!」我輕蔑的笑:「當然是你先死,我又不愛你,我是不會死的。」

「那麼肯定?」他有些不相信:「我們打個賭,怎麼樣?以我們的性命當籌碼,以我們的血當賭注!」

「怎麼?你不想活啦?」我反問。


他一笑:「活了八九十年了,也沒覺得有多大的意思,只是想弄清楚一件事情,你到底愛不愛我。反正喝了你的血,橫豎都得死,就讓我看看,你喝了我的血到底會不會死,我要明白,你到底是不是真的不愛我了。」

「呵呵!」我點了點頭:「好啊!我們就賭一把,用我們的血作賭注,但是,你死定了。」



男人看我答應了,起身就走,當走到了門口,轉過身來,又笑了一下:

「明天的這個時候,我們各自拿著自己的血來賭,呵呵!老天還真是蠻照顧我的,

幾十年前的那場大病,沒讓我死,反而讓我因禍得福,越活越年輕。

到了現在,還可以死在你的身邊,還能讓我看到你年輕的樣子,

看到你的翹屁股和豐滿的胸部,足矣,人生的樂事啊!」



話聲消失了,門關上了,我苦笑了一下,是樂事嗎?應該是災難吧。



-------------------------------------------------------------------------------------------------------------------------------------



月光透著窗子射下來,他走了,留下了獨自坐在沙發上沉思的我。


深夜,我打開地下室的門,把收集來的新鮮血液裝到了六個瓶子�拿給了吸血鬼奴們。

不同於往日,我為自己留下了一瓶。

我把吸血鬼奴們趕出了我的屋子,讓他們回到吸血鬼王那�去,順便把那些血液帶過去,

然後,自己鎖上了門,獨自一個人坐在漆黑冰冷的屋子�。



喝下一口砒霜,猜吸血鬼王今夜會來,因為,他一定會感到今天的不對勁,

我掐準時間,猜他午夜兩點准到,為什麼,因為三點天亮,只有一個小時的時間,

他為他的王子們派送我收集來的血液之後,剛好兩點會到這�來。

我猜的沒錯,午夜兩點,他真的來了。



「女兒!」他的聲音是空靈的那種讓人搞不清他的什麼地方。

我坐在沙發上抬起頭,輕喚了一聲:「父親!」


我並不對鬼王抱有任何的仇恨,甚至對他抱有感激,我覺得他是一個好吸血鬼,

只是他們為了生存,而不得已讓自己去害人。



不一會兒,只見吸血鬼王坐在了我的身邊,

他除了有一張蒼白的臉以外,我覺得他並沒有什麼可怕。

他留著長鬍子,去遮住他尖得有些過份的下巴,深陷的眼溝讓你知道他已經是一個老鬼了。

他伸出手抱住了我,我就勢躺在了他的懷�:「父親,您來了,真好!」


「女兒,今天這是怎麼了?」鬼王問。

我伸出手去:「父親,請還女兒那枚戒指。」

那是我與男人結婚時,他送給我的戒指,自從當上惡毒之女後,就一直留在鬼王的那�。




「怎麼?你丈夫來了?」鬼王有些驚訝,我點了點頭。

「父親,女兒要離開你了,謝謝這麼些年您一直在幫女兒來救我丈夫的生命。」我感激的說。


鬼王歎了口氣:「有什麼謝的,這些年來女兒也為父親做了不少事,父親不稱職還把女兒弄成了這個樣子。」


我捂住了鬼王的嘴:「父親,請您不要這樣說,這是女兒心甘情願的,只要我丈夫能活著,我做什麼都可以。真的!」



鬼王愁怨的摸著我的頭髮,他說:

「還記得幾十年以前的你,叩響我的門的時候,我就發覺女兒是善良的,

   你本不能成為惡毒之女的,因為,惡毒之女的手上要充滿鮮血的,

   父親真的沒有想到,你為了你生病的丈夫,竟然以這些作為代價。」



我笑了:

「只要丈夫能活著,能健康的活著就好,父親,今天我見到他了,

   沒想到,父親竟然也讓他永保了青春,女兒太高興了。

   可是,父親,你覺得女兒是不是太自私了,要用那麼多人的生命來唯系我丈夫的幸福。」



鬼王拍了拍我的頭:

「可能吧!吸血鬼原本都是自私的,總要犧牲一個人來唯系自己的生命。

   也許以後吸血鬼都會消失的,因為現在誰也不情願這樣的去傷害人類,

   比如說我的那幾個兒子。唉!」



說完,鬼王拿出了我的戒指,放在了我的手�:

「女兒,父親得走了,天快亮了。

   陽光不屬於我們吸血鬼的,善良的女兒,看來惡毒之女的稱號對於你來說是不合格的,

  但父親很高興,父親會想你的。」


我哭了,向著遠去的鬼王招著手,這是最後一面我知道,

因為,我深愛我的丈夫,喝了他的血,我必死無疑,與他的這次賭注,我註定會輸。




我知道我的丈夫此次找來就是想讓我死的,他也很聰明,

因為從幾十年前我作為平凡的女人帶著他去求醫的時候,他就知道,我愛他是那樣的深,

喝了他的血,我確實會死的。我不怨,因為我知道,他喝了我的血他也會死,

我完全知道他這次打賭的意圖,他不想讓我害人,他願意陪我一起去死。



我讓我的男人活到了現在,我的自私驅使我去殺人不允許我回頭,罷了也就罷了,

我的一個信念就是只想讓我的丈夫活著。


幾十年來,我不想讓我的丈夫再回到那個生病的樣子,我不會讓他死,

即便是我死了,也要讓他健康的活著。



我在沙發上喝了一天的砒霜酒,直到太陽下了山,他來了。

門開了,見他拎了一瓶子血液趕了來,手腕上纏滿了紗布,

笑嘻嘻的,感覺像是拎了一瓶子洋酒。


我換了一身禮服,從房間�拎出了一瓶昨天那個死在我手�的男人的血,

緩步,微笑走到了他的面前,那是一種對待生命的沉靜,我是,他也是,

我們,都抱著必死的決心,所以才這樣的坦然。




--------------------------------------------------------------------------------------------------------------------------------------------------




我笑:「怎樣,準備好死啦!」

他也笑:「是呀!怎麼樣,我們開始吧!你當真不愛我了嗎?」

我點了點頭:「當然。」



互倒了一杯血在杯子�:「若是你死了,我沒有死怎麼辦?」我問。

他笑:「那你就看著我死吧,反正,我老早就該死在你的面前。乾杯!」


兩個杯子相碰撞,發出了一聲清翠的響聲,我們都笑著將杯中的血一飲而盡。

他嗆了一口:「哇!沒想到你的血怎麼這麼的腥,這麼的鹹。」

「呵!血本來就是又腥又鹹的。」我冷笑。

「是嗎?你都習慣這種味道了是不是?」

他問,摸了摸肚子:「看來,這幾十年的砒霜你算是白喝了,怎麼一點勁也沒有啊!」



「是嗎?」

我輕蔑的看著他:

「看我,也沒有什麼反應,我根本就不愛你,這回你死心了吧!你可以走了,

   趁著你的藥還沒發作的時候。我可不想讓你這糟老頭子死在我的家�。」



他搖搖頭:

「我聽說,愛得越深,發揮的藥效就越快,也許你還愛著我,只是沒有那麼深了。

   我就不相信,當年我生病的時候,你急成了那個樣子,四處求醫,今下就一點感覺都沒了。」

他又摸了摸肚子:「奇怪!你的血不是有劇毒的嗎?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啊!不會是殺人於無形吧?」



我笑著,又閉上眼睛,然後,猛的將手扶到了沙發背上,他的血開始在我的身上發作了,

我想我的腳開始要化作水了,但是我不能讓他看到我的樣子,不能。我要忍著:

「對啊!呵,殺人於無形。你就那麼想讓我愛你嗎?就是想讓我死還是怎麼著?」



他搖了搖頭,又翹起了二朗腿:

「當然不是,看來,我這回是死定了。

我得想想有什麼想說的。快到九十歲的人了,怎麼不也得有點臨終遺言吧!」



「有話就快點說。」

一股絞肉的痛向我襲來, 我皺緊了眉,指尖嵌入沙發背上,額頭上已經佈滿了汗水。




不過,還好他沒發覺,我看著他笑了,看來他也是抱著必死的心態:

「老婆,就是想告訴你,等會我死了,你就把我往沒人地方一扔就行了,什麼挖墳立碑啊!

   不用。反正咱倆也沒孩子,你就充分發揮你的惡毒之心,就扔,沒事。

   活了這麼多年頭了,一直在二十幾歲呆著,也知足了,還有,

   你不愛我不是嗎?就把我的血索性也吸了算了,這樣你就可以少殺一人了不是?」



我喘著粗氣,竟發了出聲音,呃制著喉音,硬擠出了一句:「是嗎?」

他發覺我有些不太對,趕忙轉頭,然後,看著已經大汗淋漓的我:「你這是?」

他顫抖著把手伸向我的身體,又看著我從禮服下流下的那些股混濁的液體。



「別碰我!」我強忍著痛,扭過頭,然後,強裝一笑:「你的血可比砒霜帶勁多了。」

他不敢相信的挽起我禮服的裙擺,震驚的看著。



「化了是嗎?你的血剛喝下去我的腳趾就化了!呵呵!」我一邊喘著粗氣,一邊笑著。

他顫動著雙手,看著。



我又笑:「我死以後,你就儘管走就是了,不用,不用把我扔出去,你什麼也別管。

因為我是有劇毒的。」


屋子�充斥著一股子強酸味,我依舊喘著粗氣。



他閉上了眼睛,再也沒有任何放蕩的表情,摸著自己的肚子:

「那我呢?我為什麼沒有死?難道,我喝的不是你的血?」



我笑:「我的血,你喝了,連話也說不出來。」

我的胃泛了一下,一股子血自口中嘔出,看來我的下身已經沒有了。

我喘著粗氣:

「這,這很正常。心愛人的血,會把我的肉體融化的。呵呵,這次,這次的賭注,你,你贏了。」




我將手臂從沙發上無力的拿下,留下一灘汗液,身子因沒了支撐一下子攤在了沙發旁。

他抱住了我:「老婆。」

我微白著嘴唇,點了點頭。



「對不起……」他說著:「對不起……我不想讓你死,但我又不想讓你再害人。」

我點了點頭,輕輕的說著:「我知道……」



「老婆,我也是真的想死,因為沒了你,我覺得活著根本就沒了意義。

   幾十年前,我是真的沒有變心,直到現在,我真的沒有愛過別的女人。

   我只愛你一個人,一直都是。」



我笑著點了點頭:

「我知道,是我錯怪你了,你是愛我的……不過,別抱著我,我有毒,會,會害了你的。

  雖然,我十分的想死在你的懷�,但我知道,自我成為惡毒之女就不能…….不能………

  回頭了。」我流下了淚,好像有很常時間沒有哭了。




「叮!」的一聲,我手上的那枚戒指掉了下來,因為,我的手指化了,化成了水,

  我微笑的看著我面前的他,他也哭了,淚流在我的臉上,滑落了下來,我知道他也愛我,

  因為他的那個小情人是我為了遮掩真相而故意誣衊他的,沒辦法,為了他能活下來。


  我也自知罪孽深重,我活著,只會給別人帶來更大的災難,所以,我並不怪他。

  但我想即便是我死了,我的義父也會好好的帶他,我相信。




我的淚水盛滿了我的眼睛,終於溢了出來。

我想我的心臟快停止運作了,我終於,終於快死了。

他悲戚的含著淚,許久,看著我,看著我無力的嘴唇。

突然轉而一笑:

「老婆,你耍賴,你換了我們的賭注,這回不算,你得補上。你都喝了我的血,我也要。」



說完,他將他的唇貼在了我嘴上,他狂熱的吻著我。

我說過,若是他喝了我的血,他是連話也說不出來的,更何況,他吻著我。

於是就在我的面前,他即刻倒了下去。




當那夜的月光照進客廳時,鬼王來了,他收起了在地上液體中的那枚戒指,

然後,摸著我丈夫的頭:「小夥子,你有一個好老婆。」

輕輕的,他手一揮,我丈夫的身體也消失了去,留下的只有那枚與鬼王手中同樣的戒指。

鬼王搖搖頭,拾起戒指,放入我的戒指旁,然後,緊緊的握在了手�。

可能是為了紀念我們倆個吧。

可是,鬼王並不知道惡毒之女與丈夫之間的這個賭注,那結局呢?我們平手。

------------------------------------------------------------ END -------------------------------------------------------------------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