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438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3 09:14:58

網路情緣   作者:雪凝
轉載自:龍騰世紀書庫-雪凝靈異作品集


※ ※ ※


  在這個科技發展到達了巔峰的網絡年代﹐電腦已經成為人們生活的一部分。



  雖然電腦的用途甚廣﹐但對我來說就只得上網一個用途。



  我很喜歡上網﹐應該算是沉迷於網絡世界。



  大家都說網上應有盡有、從不缺乏﹐只要透過網絡﹐無論多難找、多罕有的資料都可以找得到﹐但為什麼我卻找不到我想要的﹖



  對我這個從未戀愛過的人來說﹐真的很希望可以在網上找到一個男朋友。



  這些代表科技發達的產品能夠替我找到他嗎﹖



  已經十二時多了﹐又是一個無聊的晚上。



  我仍舊的在網上蹓躂﹐我知道這樣根本就是一個浪費時間的舉動﹐但是如果Offline﹐又有甚麼好做呢﹖



  突然我發現自己ICQ的List上出現了一個名字──“鬼”。我對這個名字很有興趣﹐所以便看看“鬼”的ICQ Info.



  “鬼”好像知道我正在看他的Info似的﹐竟然馬上發出了Message﹕“十二時多了﹐還不睡﹖”



  我迅速地輸入﹕“閣下是誰﹖”



  看來“鬼”打字速度也相當快﹐因為我馬上看到“鬼”的回覆﹕“我是鬼﹗”



  反正也睡不著﹐跟他談談打發一下時間吧﹕“‘鬼’﹐你好﹗我是人。”



  差不多同一時間﹐電腦螢光幕上出現了一句Message﹕“我是認真跟你說的﹗我真的是鬼﹗”



  “我也是認真跟你說的﹗我真的是人﹗”



  “你不信相我是鬼﹐那就算了。反正不停地告訴別人自己已死﹐並不好受。”



  “是嗎﹖未知閣下深夜到訪﹐所為何事﹖”



  “因為我要殺你﹗”



  如果是平時﹐我收到如此無聊的話題﹐一定不會作任何回應﹐但今晚實在太悶了﹕“原來閣下是Killer﹗”



  “你不害怕嗎﹖”



  我倒想看看自己會怎樣死﹕“我只是有興趣想知閣下會用甚麼方法殺我。”



  “哈~哈~有趣的女孩﹗我現在改變了主意。暫時不想殺你﹐只想跟你說說故事。你有興趣聽我講故事嗎﹖”



  “反正沒事做﹐說來聽聽。”



  然後“鬼”開始說他的戀愛故事﹕“在我大學二年級時﹐曾經喜歡過一個女孩。有一天﹐女孩來找我並說想和我拍拖﹐所以我們便在一起。但我一直也不知道﹐原來那個女孩已經是我好朋友的女朋友。



  在我們熱戀一星期後﹐我在圖書館門外看見我的好朋友跟那個女孩吵架﹐女孩看見我馬上走過來牽著我﹐並對我的好朋友說﹕‘你看不到嗎﹖這是我的新男朋友﹗你別再煩我﹗你再纏著我﹐只會令我更加討厭你。’



  還未弄清楚發生甚麼事﹐我的好朋友已經向我一拳轟過來﹐”



  就在我聽得入迷的時候﹐傳來了媽媽的聲音﹕“明天不用上學嗎﹖還不睡覺﹖”



  媽媽話一說完﹐便收到“鬼”的Message﹕“怎麼你還坐在電腦前﹖真的不用睡覺﹖還是你覺得不用理會媽媽的說話﹖”



  什麼﹖他怎會知道媽媽剛才的說話﹖大概只是巧合吧﹗雖然我還想聽故事﹐但為了避免媽媽繼續囉嗦﹐我只好放棄﹕“我明天早上還要上學﹐所以要Offline了。”



  “那麼我明晚再來。”



  “等等﹐我的真名是琪琪。我可以知道你的真名嗎﹖”



  “陳永樂。”



  就是這樣﹐我們成了網友。初時我真的是一心一意地聽永樂說故事﹐但不知何時開始﹐我每次也佔據了大部份時間去告訴永樂我當天發生過的事﹐一些雞毛蒜皮的家常便事。我沒有理會永樂是否有興趣聽﹐只是自己會忍不住不停地告訴他。



  對我這個每天都要早起趕回校的高中生來說﹐過了晚上十二時仍然在網上蹓躂﹐只可以是偶然發生的事。而永樂每晚上線也在十二時後﹐加上我“說”的時間總比“聽”的多﹐所以永樂說故事的時間相對變得越來越短。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故事仍然未說完。永樂終於知道了那個女孩和他好朋友的關係。在友情和愛情之間﹐他選擇了愛情。他並沒有為失去了這位好朋友而可惜﹐他覺得只要可以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其他的事已經不再重要。



  後來﹐事情傳開了。永樂背負著搶奪好朋友情人的罪名成了眾矢之的﹐但他仍然維護著女孩﹐不管是面對朋友們的冷嘲熱諷﹐還是其他同學們的指指點點﹐他也沒有對女孩發過半句怨言。



  大概過了三個月後﹐女孩突然對他冷淡起來。後來﹐永樂知道了女孩當時正跟另一間大學的男生交往。



  三個月就移情別戀﹖變得真快﹗我把剛喝了一口的咖啡放下﹐然後輸入﹕“你怎麼會知道﹖”



  “有一次﹐我親眼看見他們在一起﹐只是我不想離開她而已。”



  “所以你不肯和她分手﹖”



  “其實大家都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但並沒有正式說清楚﹐應該算是無疾而終。”



  跟永樂接觸了一段時間﹐我發覺自己竟然有少少喜歡上他﹕“她可以有一個這麼好的男朋友在身邊﹐我真的很羨慕。”



  “其實……我正在你身邊看著你。”他又想告訴我他是鬼。



  “如果你真的在看著我﹐那麼我正在做什麼﹖”



  他沉默了一會﹐然後回答我﹕“你知道嗎﹖關了燈來看電腦是很傷眼睛的。”



  “……”



  他怎會知道我關了燈﹖想著想著突然感到背後傳來了一陣寒。也許是心理作用吧﹖但我真的感到越來越冷。我把外套穿上了﹐但仍然未能令自己增添半點溫暖﹐難道真的正如他所說……



  ※????????????????※????????????????※????????????????※????????????????※



  如果永樂所說是真的﹐該怎麼辦呢﹖害怕當然是有﹐但我已經習慣了跟他相處﹐如果永樂真的是鬼﹐我也相信他是一隻沒有惡意的鬼魂。



  看來我真的有點發傻﹐大概不會真的有鬼魂在ICQ跟我交談吧﹗但真的有這麼多的巧合嗎﹖他已經不只一次說出類似的事。



  當我一邊Chart ICQ﹐一邊喝咖啡的時候﹐他隨即會傳出Message﹕“別喝太多咖啡﹐累了就睡吧﹗”



  有一次﹐我穿著裙子卻把雙腿交叉盤坐在椅子上﹐他便說﹕“你可否坐得斯文一點﹖”



  也許永樂正在對面的大廈窺看著我﹐所以才會對我的行動了如指掌。我實在不想再在這個問題上作任何猜測﹐已經深夜三時﹐應該要睡覺了。但在下線之前﹐我忍不住問了一句﹕“你會否喜歡一個從未見過面的人﹖”



  他這樣回答我﹕“會的﹐我很易喜歡一個人。其實愛是因為找到了一份愛和被愛的感覺同支持﹐所以如果在internet的人可以給我﹐那就會喜歡上對方。”



  真的會﹖那麼會喜歡我嗎﹖永樂繼續說﹕“故事未講完﹐要繼續聽嗎﹖”



  “我要睡覺了﹐下次再講吧。”



  第二天晚上十二時﹐永樂繼續說著他的故事﹕“女孩疏遠我半年後﹐突然又對我熱情起來。我知道她是因為跟別的男朋友分開了﹐所以才回來找我。不知道為何﹐我又再一次跟她在一起。



  可惜的是﹐女孩並沒有因此而感動﹐反而變本加厲﹐結果她一次又一次的離開我。她每次跟別人分手後﹐都會返回我身邊一段時間﹐當她找到了新情人後﹐又會把我棄之不理。”



  “為甚麼你不離開她﹖”真是大笨蛋﹗大蠢才﹗對了﹐我乾麼如此憤怒﹖這是跟我無關的事呀。



  “我把所有情感都放在她身上﹐已經不能收回。”



  真的會有這麼情深的人嗎﹖我慢慢地輸入了﹕“我~想~見~你~”



  他再一次告訴我﹕“我已經在你身邊﹐只是你看不到我。”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竟然輸入了﹕“你在我家中﹖就在電腦附近﹖”



  “你真的想知﹖”



  “是﹗”



  我傳出了這個Message後﹐馬上有一把陌生的男聲從我身後傳來﹕“現在你正穿著一套淡藍色的校服﹐電腦上正放著一本小說﹐一本你還未看完的小說。唉……都跟你說過很多次了﹐關了燈看電腦是很傷眼睛的﹗”



  我轉身一看﹐甚麼也沒有﹐整間屋只得我一個人﹐我嚇呆了。屋內漆黑一片﹐只有電腦發出的微弱光線。一剎間﹐我覺得有一種陰沈恐怖的感覺在屋內漫延著。



  這時﹐電腦螢光幕上出現了他的Message﹕“你現在應該相信吧﹖”



  初時﹐我一直告訴自己一切也是巧合﹐世界上並沒有鬼﹔後來﹐我又告訴自己﹐即使永樂是鬼﹐我也會同樣地愛他。但現在看來﹐我錯了。



  第二天晚上﹐我習慣地坐在電腦前等他出現。舍不得他﹖還是想知道故事的結局﹖大概兩樣也有吧﹗我真的很想再見他﹐但同時又害怕極了﹐所以我決定把全屋的燈也亮著了。



  也許他昨晚看見我嚇得面色發白﹐看見我連電腦程式還未執行完成就關掉了電腦﹐看見今晚我把全屋的燈也亮著了﹐看見這一切一切﹐他已經不想再來打擾。他毫不保留地跟我交朋友﹐可是換來的卻是失望﹐大概他以後也不會再出現。



  晚上十二時﹐永樂準時出現﹐他若無其事的繼續說著故事﹕“最後﹐我無法再忍受女孩又離開我﹐所以我把她斬死了……然後跳樓自殺。”



  我看見他再次出現﹐一份興奮的感覺馬上流遍全身。但可惜的是﹐那種感覺馬上被驚懼所取代。原來還是不行﹐我不能跟鬼有說有笑地交談﹐我雙手抖震著輸入﹕“我不想再聽你的故事。”



  然後我再一次聽到他的聲音﹕“你很害怕吧﹖我倒是首次看見你把全屋的燈也開著了。”



  說罷﹐全屋的燈也關掉了﹐只剩下電腦的微光。我害怕得快要哭出來﹕“別這樣﹗我不想跟鬼打交道。”



  這時﹐一名男子突然出現在我家中。他站在電腦旁邊問我﹕“不想跟我打交道﹐你又會等我出現﹖”



  我只能看到一個類似人的物體站在電腦齘附近﹐但卻看不清他的容貌﹕“每晚上網只是我的習慣﹐並不是為了等誰。”



  永樂二話不說就把我抱入懷中。由於被他緊緊抱著﹐所以我看不到他的臉。



  因為事出突然所以來不及推開他﹖還是因為我喜歡他所以沒有避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並不抗拒他。



  我在永樂的懷中問他﹕“我以為你不會再來﹐我以為自己永遠也不能再跟你相聚。為甚麼你會再回來﹖”



  微風從我背後的窗口吹進來﹐永樂沒有回答﹐只是輕輕把我放開。這時我終於看到他的臉﹐但那根本不可以算是一張臉﹐只是血肉蒙糊的一團東西﹐沒有五官、也沒有輪廓﹐只有頭發連著那些毀爛不堪的皮肉和不停滴出的血水。



  我嚇呆了﹐彷佛一切也隨著驚悚而停頓。心跳停了、呼吸停了、風靜止了、時間也停止了﹐一切都呈現在靜止的狀態上。不知過了多久﹐也許只是過了一分鐘﹐我再次感覺到有微風從窗口吹進來。



  我重新感到自己的心跳、呼吸﹐然後整個人癱瘓地依靠著窗戶。奇怪的是﹐窗框不知甚麼時候已經打開了﹐我預期的依靠落空了﹐整個人失去平衡﹐從窗口掉了出街外。



  在我失去意識前﹐隱約聽到永樂在說﹕“因為我必須要找一個替身。”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williamwu123
大公爵 | 2009-5-4 11:36:35

thanks for posting,thank you.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