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7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4 15:57:26

無聊的期中考試,我百般無聊的用右手撐著頭,開始觀察在黑板上方的那隻璧虎。

        真可惡,整張的題目全都看不懂,我辛辛苦苦背下來的一堆統計公式竟然全都沒考,反而考了一堆狗屁題目。

        老師走到我的座位後面,開始看著我。

        很討厭,有時候明明自己的眼睛並沒有看到後面的老師,卻能夠感覺的到他的嚴厲目光,這種感覺實在夠討厭的了。

        忽然,一隻右手拍上我的肩膀,還伴隨著老師的搖頭及嘆氣聲。

        媽的!我也有讀書阿!誰叫你考這些狗屁東西阿!為什麼不考我有背的啊!太可惡啦!

        氣憤中,我本想在桌上用鉛筆寫些發洩的話,沒想到我卻寫下了三個字。

        「你好嗎?」

        為什麼?我明明是想寫其他三個字的阿,為什麼會跑出「你好嗎?」這三個字?

        「可以交卷了!」老師突然喊了一聲。媽的,終於解脫啦,我急忙拿起那張在我眼中是一堆鬼話符的考卷,衝向講台,把桌上的「你好嗎?」那三個字丟到九霄雲外。

        「你都不會寫啊?」老師望著前來交卷的我,他的眼神中有著嘲笑、諷刺、還有著一點點的同情。真討厭,我幾乎是交了一張白卷,我只好點點頭,又換來老師的一陣搖頭嘆氣。

        我急忙的收了書包,心中想的只有回家,至於那三個字呢?管他的。




        「我很好,你呢?」

        這五個字大辣辣的寫在我的桌上,就在「你好嗎?」三個字的正下面,我傻眼,這是誰寫的?

        這五個字看起來是用鉛筆寫的,而且字體相當端正,不過又帶著點揮霍瀟灑,就像一個隨性的書法家......

         不對,離題了,這五個字是誰寫的?是其他同學嗎?應該不是,我們班不會有人這麼無聊,還是夜間部的?恩,這個理由算是比較合理的,不過也不對阿?我記的我們教室並沒有給夜間部的用阿?

        那會是誰寫的?

        煞那間,我想起了哈利波特裡的故事劇情,就是「湯姆瑞斗的日記本」,難道這就是「湯姆瑞斗的課桌椅」?

        我又在下面用鉛筆加了一行字。

        「我也很好。」

        我寫完後,馬上兩眼緊盯著桌面,期望會有下一行字自動跑出來。

        可是我落空了,搞屁啊?難道我的桌子上面沒有「那個人」的存在嗎?還是只是我哈利波特看太多了?

        我再度丟下那些字,繼續在課堂上做著我的白日夢......




        「是嗎?你有好好唸書嗎?」

        隔天早上,桌上又多了九個字,我不禁傻眼。

        這不可能!我昨天是值日生!我是最後一個走的!我都確認過了!不可能會有人在我的桌上寫下東西的!也絕對不可能是夜間部寫的!我們的教室根本沒有給夜間部的使用阿!

        到底是誰寫的?

        這個問題不斷的環繞在我的心中,老師在黑板所寫的數學公式全被我當成糞水給衝下馬桶去了。

        「期中考考的有點不好。」

        在回家前,我確定了所有人都回家後,再加了一行字。

        到底是誰寫的阿......




        「加油點!小貿子!我對你有信心!」

        看到再度寫上去的這一句話,我心中的震撼已經不是言語可以形容的了。

        那種震撼感就像你看到陳金峰從澄清湖棒球場把球轟到新莊棒球場的感覺一樣!可怕啊!

        他竟然知道我的小名是小貿子!那是我還在嬰兒時期的外號阿!

        天啊!寫下這些話的人到底是誰?為什麼知道我在十幾年前的外號?

        「你是誰?」

        我加了這三個字,這傢伙到底是誰阿......





        「我是小通啊!小貿子!」

        又加了一句話。

        小通?我不認識什麼叫做小通的阿?我從幼稚園、國小、國中、到現在的高中,好像都沒有一個同學叫小通的吧?

        我頭上的問號又增加了不少。

        好吧,那我只好娤傻了。

        「原來是小通阿!你現在在哪裡讀書啊?」

        我只好把這個小通當成朋友來看待了......




        「小貿子!我現在不能讀書啦!算了,明天記得來找我阿!我以後不能在跟你聊天啦!」

        看到這幾個字,我感覺我頭上的問號已經快把我給壓死了。

        去找他?怎麼找?我根本不認識他阿?




        「阿貿,明天我已經幫你跟老師請了假了。」正在洗碗盤的老媽說。

        「請假?為什麼要請假?」我拍了拍吃飽的大肚子,正在悠閒的看著手上的聯合報。

        「你這孩子真是的......」老媽用一種責備的語氣對我說:「明天是小通伯的忌日耶!怎麼可以不去祭拜呢?」

        小通......小通......阿!!

        我想起來了!小通伯是一位以前住在隔壁的鄰居,他在我幼稚園時就過世了,我只記得他常常來我們家裡跟我玩,跟我爸媽聊天......

        明天?明天不是......阿......

        我想起桌上的那些字,感覺像觸電了一般,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

        那麼說,那些字是......




        小通伯的遺照擺在前方,我跟老媽拜了一下,也跟小通伯的家屬們互相寒喧了一下。

        我抬起頭看著小通伯的遺照,他也望著我這裡,用他那溫柔、安祥的眼神......




        「老陳,你幹麻啊?」

        「唉呀!主任!你不懂啦!學校有鬼的啦!」警衛老陳氣急敗壞的說著。

        「學校哪來的鬼?你作夢嗎?」主任略開玩笑的說。

        「哎呀!主任,我跟你說啦!」老陳神秘兮兮的說:「最近幾天我夜巡的時候阿......都會在一間教室裡看到有一個老人......賊頭賊腦的不知道在幹麻......」

        「那你有看到他到底在幹麻嗎?」主任笑說。

        「有啊!他好像在一張桌子上不知道寫些什麼東西,等我靠近的時候,他就不見了的啦!一定是鬼的啦!」

        「行了行了。」主任不耐煩的說道:「那你有確定那張桌子上寫些什麼東西嗎?」

        「這......我沒有注意看吶......」

        「那你下次看清楚了再說吧!」

        「是!是!我下次一定會看清楚那個老人到底在寫些什麼的!」老陳信誓旦旦的說著。

        只是,他以後再也沒看到那個賊頭賊腦的老人了......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