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7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4 16:43:47

疾風陣陣,三台摩托車囂張地在街上狂飆。刺耳的引擎聲,像在告訴所有人:他們來了。

    街上的人遠遠聽見聲音,無一不是紛紛走避閃躲。街上的住戶聽到聲音,彷彿聽到了死神的呼叫聲,一個接著一個的將門窗緊緊關上,深怕死神的利爪會抓傷自己。

    不過在街上狂野的三台摩托車並不是死神的坐騎,而只是三個普通人。但在街上的居民眼中,他們無異於死神的爪牙。

    帶頭騎在最前面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一個兔女郎的刺青大剌剌的刺在他的臉上,每當他的臉一動,兔女郎就好像扭了一次屁股。

    剩下兩個人都是約十八、九歲的小夥子,隨意染黃的金髮加上亂七八糟串上的去一堆環,一眼就看的出來兩人是個標準的混混。兩個人不一樣的地方只有一點:一個人穿著棕色外套,另一個則是綠色外套。

    三人在一棟民宅前停下,刺耳引擎聲立止。

    民宅的門緊緊關著。

    帶頭的兔女郎男子不屑地看了緊閉的門一眼,冷冷地對兩名小夥子說:「破門,拖出來。」

    小夥子下車,打開機車的車廂,拿出了西瓜刀、榔頭、大板手……都是重型的工具。

    兩名小夥子十分熟練似的,拿著工具到門前一陣霹靂啪啦的好不吵鬧,只花了幾分鐘,門就在兩人的蠻力下宣怖陣亡,躺在地上被兩名小夥子踩了過去。

    再過一下子,屋子裡傳來男人的尖叫。

    臉上有兔女郎的男子抽起了煙,心不在焉地看著人行道上的水溝蓋。

    一個淚流滿面的男子被身穿棕色衣服小夥子拉扯著衣服,哀嚎著被拖了出來,扔在兔女郎男子面前。穿綠色外套的小夥子跟著慢慢的踱出來,後面是一個穿著小學制服的女孩,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跟著出來。

    欠錢不還的男人,還有他的女兒。

    兔女郎男子把菸扔到地上,狠狠踩熄。

    「都四十幾的人了,還哭?」兔女郎男子一腳將男子踢倒在地,接著將皮靴踩到男子臉上,鄙夷地看著。

    「宏哥……」男子在兔女郎男人的皮靴底下,吃力地說:「真的沒錢……」

    「幹!!」宏哥,也就是兔女郎男子,腳下一個用力,腳下的男人馬上痛苦地大叫。

    「沒錢!就拿命來換!」棕色外套小夥子喝道。

    「不然就把你女兒抓去做鷄!」綠色小夥子瞪著女孩。

    「我女兒她……」男子還想說點什麼,臉卻被宏哥一腳踢的換了邊。

    「沒錢的閉嘴!!」宏哥說,接著陰狠地對兩個小夥子點點頭。

    用刑。

    小夥子拿出了西瓜刀。

    「聽著……」宏哥蹲到男子面前,「你目前還欠我們六千萬,這次就先剁你六跟手指頭,下次要是再沒錢,就連腳指一起剁了!」

    小夥子拎著西瓜刀走到兩人旁邊,女孩仍是在旁邊哭泣。

    男子按住血肉糢糊的臉孔,覺悟地看著西瓜刀,開始後悔。

    後悔不該借那筆錢,當初只借了十萬,想不到一個月後,翻成一千萬,再過不久,變成了六千萬。

    而又為什麼,他們能在光天化日之下用刑?

    男子開始唉嘆。

    不是沒有人去申訴、去報警,而是以前去報警的人,都被一群來路不明的人打成重傷。

    即使不說,大家也都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擺好。」宏哥把男子的右手踩在腳下,對拿著西瓜刀的棕色外套小夥子說:「砍準一點,要是砍到林盃的腳我就給你死。」

    小夥子戰戰兢兢地點點頭,舉起刀子。

    男子閉上眼,絕望跟臉上鮮血混為一體。

    小夥子吸氣。

    刀子落下。


    「幹!」小夥子的聲音。

    「媽的咧……」宏哥。

    男子張開眼,西瓜刀落在右手上,但右手卻毫髮無傷,小夥子目瞪口呆。

    「再來一次。」宏哥腳下用力,男子臉上更加痛苦。

    棕色外套小夥子吸氣,鼓起全身力氣。

    砍下。

    接著一拳。

    宏哥一拳將棕色外套小夥子打倒在地。

    「幹!要你砍個手都砍不斷!連個狗屁都不如!」宏哥破口大罵,腳邊又踹了男子幾腳,說:「你的手砍不斷啊?那我抓你女兒的手來砍好了。」

    男子臉色大變。

    「幹!起來了啦!」宏哥對著倒地的棕色外套小夥子大叫,又吩咐綠色外套小夥子:「去把那個小女人抓來!」

    棕色外套小夥子搖搖晃晃地站起來,綠色外套小夥子往小女孩走去。

    正在讀國小四年級的小女孩從出來到現在,就只是在旁邊哭著。現在,也是自顧自地哭著,毫不理會往他走來的綠色身影。

    大概自己也知道了吧,手指要被切掉了。

    等等。

    「等……」掙扎的聲音。

    綠色小夥子停下腳步,宏哥眼神移到正趴在地上的男子,女孩停止哭泣。

    「你們說……我女兒……」男子趴在地上,咬牙切齒,嘴巴裡混著鮮血說:「她在上星期……因為受不了……自殺……」

    儘管斷斷續續,但還是聽得出來,男子想表達什麼。

    宏哥眼睛移到女孩身上。

    女孩笑了。

    殘酷的微笑。

    兩名小夥子的表情,驚駭。

    咕咚。

    只是霎時,宏哥發現,他的臉不知道什麼時候。

    竟然和地面上男子的臉孔面對面。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