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58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Shinhwa神話
男爵 | 2009-5-6 00:19:14

成剛剛大學畢業不久,在一個邊遠小鎮找了一份報社的工作,對於天生愛靜他來說,這�的工作生活還都比較滿意。唯一不足是報社的這份工作需要加夜班。他常常需要夜�十二點經過一段很僻靜的公路回家。  

這一天夜�,他又走在那條靜悄悄的公路上,路上一個行人也沒有。成心�發毛,拼命的蹬車子,希望能早點到家。可是車子卻偏偏在這時候壞了。他沿著公路找了很長時間,也沒看到一份修車的。就在這時他發現路邊有一條小巷,他以前從沒注意過這條小巷,就好象它是突然冒出來的一樣。他決定進去碰碰運氣。

夜晚的小巷�尤其的靜,靜的讓人能聽到自己的心跳。 以往聽過的關於小巷的鬼故事一股腦兒的湧進了成的腦海,他直感到一陣陣脊背發涼。正當他準備離開這小巷時,忽然空氣�飄出一種奇異的香氣。
他尋著這香氣左拐右拐,來到了一個小棚子前。原來是個粥鋪。棚子�,一個滿頭銀髮的老婆婆正在背對著他,在一口大鍋前忙活。“婆婆,向您打聽一下,這附近有沒有修車的啊?”
“有啊,你坐下喝碗粥,我就告訴你。”
成笑了笑,心說這老婆婆還很有經濟頭腦啊,不過自己又怎麽好和一位老人家計較呢。
“好啊,給我來一碗粥吧。對了,這麽深更半夜的,有人來喝粥麽?”
“我的粥就是專門賣給上夜班的人喝的。”婆婆說著端上了一碗粥。

真想不到,這個小粥鋪那麽不起眼,粥卻熬的這麽香。
那香氣仿佛從鼻腔一直飄進大腦�,成直感到整個大腦都被那奇異的香氣充滿了,迷迷糊糊的。
他嘗了一口,簡直是難得的美味。他一口氣連喝了七八碗,直到肚子再也裝不下才罷休。
“婆婆,算一下多少錢。”
“這頓算婆婆請你吃的,不收錢。”
“那怎麽行呢。”
“沒關係,你是我的第四位客人,應該慶祝一下。”婆婆詭異的笑著。
成按婆婆的指點,七拐八拐,終於找到了一家修車鋪,修好了車。
臨走時,成感到奇怪,就問“爲什麽這車鋪要開在這麽蹩腳的地方,太難找了。”
“你說什麽啊,我們車鋪的前門就沖著公路,我還奇怪你怎麽偏偏從後門進來呢。”修車工說。

成出門一看,果然是自己平時上下班走的那條路,真奇怪,剛開始路上怎麽沒看到呢。
自從那晚,成就迷上了那粥,每次下班都要去喝碗粥,漸漸成了習慣。
要是哪天不喝,就會一整天無精打采的。

一天中午,成和一位同事閒聊,無意間知道自己的這個位子,不久前已經換過三個人了。
前兩個人都莫名其妙的失蹤了。第三個人本來幹的好好的,不知爲什麽也辭職了。
他當時覺得一股寒意襲來,難道說這份工作注定做不常,到底發生過什麽事,三個人了,自己已經是第四個了。忽然,一句話憑空闖進了他的腦海,“你是我的第四位客人。”
怎麽這麽湊巧,難道這一切都和那個粥鋪有關,成忽然想起雖然老婆婆說粥是供應上夜班的顧客,但自己去了這麽久,從來沒有看到其他客人。無論如何,這粥不能再喝了。當天下午,成就請了一個星期的假,早早的回了家。這晚,他沒去吃粥。第二天,只覺的渾身無力,原來這粥象毒品一樣會讓人上癮。好容易熬到了晚上,成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一陣刺耳的喇叭聲把他吵醒了,成睜開眼睛。
他發現自己在一條安靜的公路上,一輛車剛剛從自己身邊急馳而過。
這是怎麽回事?難道他在夢遊。他睡眼朦朧的打量著路上的景物,好象很熟悉。
天哪,成忽然發現這就是他平時下班走的那條路,而且,而且前面不遠就是那賣粥婆婆的胡同了,甚至可以隱隱的聞到空氣�那熟悉的香氣。如果不是被剛才那輛車驚醒,他現在恐怕已經到了。
成頓時全身冷汗淋漓,逃命一般飛跑回家�。成明白自己把事情想的簡單了,他原以爲只要自己堅持不去喝粥就沒事了。這麽說,那兩個人的失蹤一定與這件事有關,說不定他們已經...成馬上不寒而慄。
那第三個人是主動辭職的,他既然能逃過失蹤的厄運,就一定知道事情的真相,現在只有他可以幫助自己。

第二天上午,成就找到第三個人的家,那個人叫張文。大出他所料的是,張文在辭職不久就失蹤了,張文的母親已經一個多月沒他的消息了。張母拿出一本工作筆記,是張文留下的。張文曾向她交代,如果單位有人來的話,就把這個交給他。

一頁頁的翻看,那本筆記和普通的工作筆記沒什麽不同,看的出張文是個對待工作極認真的人,而且寫了一手好字。忽然,一張發黃的紙片從筆記�掉了出來。那是從一本舊書上撕下的一頁。看著上面的內容,成不禁心跳加速,呼吸困難,緊接胃�一陣劇烈的翻騰。“煮屍鬼:有一種鬼專門煮屍體給人吃,她在煮的東西�下藥,慢慢的控制吃的人,最後吞吃那人的靈魂,再把他的屍體煮給更多的人吃,迷惑更多的人。一個人一旦吃過煮屍鬼的東西就永遠沒法擺脫它,唯一的辦法是消滅這個煮屍鬼。制服煮屍鬼最好的辦法是狗血臨頭,而且一定要黑狗血,別的狗血沒有效果。”在張文那本筆記的最後一頁上,寫著“黑狗血”三個字,那字是暗紅色的,仿佛是,幹了的血迹。

小鎮的集市很熱鬧,但是賣狗的很少,好容易找到一家專門賣狗的小店,店主是一位上了年紀的老人,他面目和藹,目光有神,不象一般生意人。店�有黃狗,花狗,就是不見黑狗。“老伯,我想買一隻黑狗,能不能幫個忙?”“黑狗?”那店主皺起了眉頭, “小夥子,你相不相信我這一把年紀?”“老伯,您這是哪的話啊?”“那麽我勸你,如果需要黑狗的話,就趕緊到鎮外去買,咱們這兒沒有黑狗,就算有也是...”老伯沒把話說完就轉身回�屋了。

這麽大的鎮子竟沒有一條黑狗,成不死心,又繼續在集市�轉,終於在集市的一角買到了一隻黑狗,那狗格外精神,毛黑的發亮。

他牽著那只狗慢慢的往家�走,心�總覺的奇怪,爲什麽那老伯說鎮上買不到黑狗呢。還有一件事這些天來一直想不通:張文既然知道制服煮屍鬼的辦法,爲什麽還會失蹤呢。天下起了小雨,正好,讓夾著雨絲的微風梳理一下自己幾天來淩亂的心緒。那狗好象也特別的興奮,不停的在雨中抖著全身的毛。忽然,成發現從那只狗身上流下的雨水都是黑的。一股寒意頓時傳遍了全身,多虧了這場雨,否則,今晚自己的結果簡直不堪設想。他想起那位老伯先前的一番話,心中頓時湧起一股感激之情。

回到家,成把那只幾乎掉光了色的“黑狗”養在家�。緊接著給自己住在鎮外的好朋友打了個電話。
深夜,成和好友小心的走進那條胡同,他們每人身上都帶著一大瓶黑狗血,是朋友特地從鎮外帶來的。
胡同�靜悄悄的,兩人的腳步聲格外清晰,仿佛某種神秘的旋律。
在這詭異的旋律中,那香氣越來越重,成不斷提醒自己要保持清醒。
轉個一個彎角,那粥鋪就出現了。老婆婆的兩隻發亮的眼睛正盯著他。
和以前不一樣的是,她的臉上沒有一絲笑容。
“婆婆,給我們來兩碗粥吧。”成強裝出笑臉和她打招呼。
那婆婆仍然一言不發,盛了兩碗粥放在他們面前,兩眼仍然死死的盯著成。
成只得低下頭去,去望那碗粥,那粥也不一樣了,雖然還是香氣撲鼻,但已經不是米粥,而是顔色怪怪的肉,成用筷子攪了攪,居然撈出一根手指。他強忍著才沒吐出來。
“怎麽了,年輕人,好久沒來吃粥了,婆婆的粥不和你的口味?”
“不不,不是的。”
“那怎麽不吃?”
“這...”成看了一眼身邊的朋友,那傢夥居然吃的正香。
成小聲的咳嗽了一聲,這是他們約好的行動信號,可是朋友卻一點反映都沒有,他眼神呆滯,仍然大口大口的吃粥。一定是那粥,那粥的香氣把他迷惑了。
這時侯,那婆婆又轉身去熬粥了,機不可失,成迅速的掏出那瓶狗血,把它潑了過去。所知,那婆婆什麽反映也沒有,狗血徑直穿過她,都倒進了那口大鍋�。頓時,一股惡臭撲鼻。同時,成的身後響起一個陰冷的聲音:“奇怪吧,那是我的幻影,現在狗血沒了,你也到時侯進去陪他們了。”
成一回頭,婆婆那只瘦骨嶙峋的手剛好卡住了他的脖子。成想掙扎,但是動不了,那婆婆一下下把他推向那口鍋。成的臉緊貼著水面,他清楚的看到,那一具具支離破碎的屍體在鍋�冒著水泡。

忽然,那只手鬆開了,成向後看去,婆婆不見了,她站過的地上留下一灘污穢。朋友站在自己身後,他面色慘白,手�還緊緊的攥著那只裝狗血的空瓶子。“你把狗血倒進鍋�,粥的力量就沒了。”朋友艱難的說完這句話,馬上俯身嘔吐起來。

幾天後,成去拜訪那位老伯,感謝他的好心提醒。
“唉,老伯歎了口氣道,“人年紀大了,知道的事也就多一些。我看你一進來就急急的找黑狗,就知道是做那種用途的。上個月,有一個小夥子也來買黑狗,我怎麽勸他也不相信。可惜了,多好的一個年輕人呀,斯斯文文的,還是在報社工作的呢。”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