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467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7 10:11:21

我是一個輔導長(類似心理輔導及管理的角色在單位內是排行第三的職位)
民國78年調到金門,單位是獨位連隊,那時還在戒嚴時期金門還有宵禁,
連隊編制有99員,軍官有七員,其餘士官兵92員,由於單位是炮兵單位,
連長及副連長均十分有上進心,常常都是在房間研讀準備考研究所的書籍
基本上連隊的管理都落在官拜中尉(編制上尉)小連輔導長的身上,由於
單位屬於經常戰備的戰鬥單位,因此,並沒有分派到構工的任務,(當時
一般連隊都要負責一些大大小小的工程構工)也因此連隊任務十分單純,
平時就是戰備訓練、體能鍛練、裝備保養等等,而連隊在在下的帶領下,
也十分正常,在當時這是粉難得的單位,可以說這樣的正常生活,就是等
於"幸福"。
     獨立的連隊,所居住的是獨立的坑道(別說不知道,那就是可以防禦核
生化攻擊的設施),平常的幸福生活是沒什麼可以說的,但是往往人在福中
,往往不知福,而禍福相依。
      在一次月明星稀的夜晚,晚上0210時許,我忽然覺得怪怪的,於是去查衛
哨,連隊大門雙哨衛兵,竟然窩在一起,我看到這種情形,十分生氣,因為連
隊的門神角色,負責全連的安全,怎麼可以出現這種違反紀律的情事,我驅前
怒喝,衛兵竟然沒有發現我的到來,當然連口令等等都沒有問,再一看兩位衛
兵竟然臉色慘白,抱著57式步槍渾身發抖。
     平常我對士兵是粉好的,但是如果是違反軍紀,那我絕對是予以嚴辦,絕不
寛待地,但是看到他們兩位這種情形,我想一定是有原因的,於是在予以安撫之
後,張德功竟然發抖的說:「輔仔,就在之前上哨不久,0130時左右...忽然覺得
有一陣陰風.....然後有一團白色的....好像霧氣...飄過來...之後發現有一個士官長
出現在眼前...可是他穿的和我們的衣服不大一樣...跟我們說站衛兵不要聊天......
連小黑(我們連隊養的狗每到晚上都會上哨警戒的忠狗)都發抖的跑開....我們問
一下口令,竟然發現剛剛那個士官長....不知怎麼就不見了....」李得勝也接著說:
「再沒多久,又發現左前方的樹後面有一大團白霧,遠遠看到好多人影在晃,我們
還以為有別的連隊在演習,我就上前一點看......竟然發現那些人穿的軍服和我們都
不一樣.....身子還有點透明....我們才發現...輔仔...我們是不是看到不該看到的東西
阿?.....現在是夏天....可是我們都覺得剛才好像好冷的樣子.....」
      為了安定軍心,我鼓起勇氣往他們說的樹林走去,卻沒有發現什麼,平常張德
功和李得勝兩個也不是調皮搗蛋的人物,應該不會為了摸一下小魚,撒下漫天謊言
,於是我安撫一下他們,又告誡一下二者:「不要亂傳這種事,等會就好好繼續執
行警衛勤務有事直接向安全士官報告,傳達給我就好!輔導長明天會查明後處理。」
      返回寢室,心想明天一定要好好處長這事,不然人心浮動就難搞了。一夜無話
,天明後,向連長報告此事,連長是信基督教的,根本就不理會這事,反而把兩個
衛兵叫來訓了一頓,兩個士兵雖然覺得委屈,但是也不敢多言,畢竟也只有他們兩
個踫到這事,也只有自認倒楣。
      等到入夜,晚上安全士官向我回報:「報告輔導長,有個新兵站哨突發急病,
昏倒抽慉...」我立即指示安全士官向連長報告,並指示駕駛備車送指揮部醫官
處急診,醫官在一連串急救後,向我說:「輔導長...這個士兵身上一切正常,
可偏偏神智不清...反而戴上我給他的念珠人就安靜地睡了。」這個醫官平常我
就有聽說他是吃長素念佛的,待人也很親切,雖然官拜少校,對我這個小中尉也十
分禮遇,接著他又說:「最近連隊有沒有發現什麼情事?你最好查清楚小心一點。」
  我平常也沒什麼宗教信仰,但對鬼神仍是有敬畏之心,於是留下看護,告辭醫
官後,直接返回連上,向連長報告,連長:「這事我是沒有意見,全權教輔導長你
處理。」我也沒處理過類似案件,但都是連隊弟兄,也只有承擔這一切,於是找來
另一位哨兵,他說:「輔仔,之前和那個新兵執勤時看到一團霧,隱約有看到幾個
人影,於是叫新兵前去查問口令,卻見到那一大團霧氣把那新兵包起來,之後他就
倒了...輔仔再這樣下去沒有人敢站哨了...好像不只我有看到這種情形,連
上有好些人都有發現這種狀況...」我也只能安撫他說:「我了解了,這事輔導
長會好好處理的。」回到安全士官處,教待安全士官近期衛哨執勤先以老兵為主,
白天再以新兵擔任,卻看到小黑夾著尾巴躲有安全士官桌子後面,安全士官答說:
「最近小黑粉怪,不再上哨了,一到晚上就躲到安全士官桌子下,也不知怎地。」
我也覺得怪怪的,一看時間也四點半了,看來甭睡了。
  天亮後,醫官通知那位新兵已經回復正常,已叫看護帶回連隊,我向醫官道謝
,可就在掛完電話,安全士官回報:「報告輔導長,看護帶昨天那位新兵回連上途
中,那個新兵經過衛哨後,就發瘋似的跑到伙房旁邊,跳到井里了!」我也荒了,
立即前往查看,跑到井邊,發現連士官長已經叫人用繩子吊人下井救那個新兵,還
好拉上來後發現那新兵還有氣,馬上送花崗石醫院急救。叫來看護他急道:「輔仔
那個新兵和我回來一個上都正常,也不知怎地,走到大門後,就發瘋似的直接衝到
這井邊...我連拉都拉不及,他就跳下去了。」我也只能安撫大伙,叫大伙散去
吩付士官長連隊按正常操課,接著再前往花崗石醫院,經與醫官了解這名新兵的狀
況後,留下兩員看護,我回到連上與連長討論此事,也沒辦法解決,這名新長來連
隊快一個月了,表現一切正常,怎麼就這樣抓狂?令人費解...。當晚安全士官
回報,又發現大門衛哨有異常現象,我馬上趕過去,經了解又發現白霧現象...
為了安撫大家不安情緒,我向連隊說:「今晚輔導長從1200時起,陪大家站哨
,我倒要看看還會不會有什麼事!」晚上星夜粉美,我卻無心欣賞,陪著衛兵執行
勤務,一夜無事。
  我在集合場漫步,看著星空,總覺得這事難辦,也無心再睡了,看忙了一晚,
天也微亮,剛好肚子有些餓,走到伙房,看到伙房組長指揮伙房兵正在煮早餐,於
是叫伙房組長先拿一個饅頭給我,過了一會伙房組長恭敬地拿了一個饅頭給我,還
貼心地煎了個蛋夾在饅頭里,我邊啃邊和組長聊了聊:「組長伙房最近還好吧?」
伙房組長:「報告輔導長,一切正常,就是有個新兵廚藝還要再多練練。看輔導長
好像一夜沒睡?您辛苦了。」這個伙房組長也是個聰明人物,我記得他社會經驗也
挺丰富的,好像餐廳、菜市場、葬儀社都幹過,於是我把近期發生的事跟他說了個
大概,看他有什麼看法。組長:「是有聽說到晚上站衛兵有人看到一些東西...
輔仔也知道我以前幹過的事...我覺得可能連上有人不小心觸犯到什麼了吧..
」我也不知要說什麼了,啃完饅頭精神也來了,於是在早點名後我吩付各個班長及
互助組組長回報近期發生的不尋常的事,沒多久彈葯士回報:「報告輔導長,上星
期執行彈葯庫清理環境割除雜草,有個新兵把三號彈葯庫旁邊大花崗石下有一些小
木牌拿走了幾個...」我叫彈葯士帶我去看,看到大花崗岩下,一個用水泥建的
類似小牌樓,里面有數十個小木牌東倒西歪地,散了一大片,於是我令人通知伙房
組長前來,伙房組長看了這驚訝地說:「這里怎麼會有那麼多的神主牌?」
  於是我叫伙房組長按禮俗把那個新兵拿去的小木牌及這里的一干小木牌(經清
點有43個木牌)依大禮祭拜歸位,並由連長率連上士官兵代表一同祭奠。隔日那
位新兵竟不葯而癒,連花崗石醫院的醫官都十分訝異。
  同年八月份,金防部辦了一個八二三老兵重回戰地之遊,有三個老伯來到我們
連隊,並向我們說那個三號彈葯庫大花崗石在當初夸下來壓死了43個人,到此刻
,我才清楚原來近期連隊出事的原因就在這...。
  我在金門兩年時間期滿調回台灣,自從發生這事後,連上再也沒有再發生什麼
事情了,但是連上從此每逢初一、十五都會由伙房組長,備妥香燭向那43位先烈
祭奠。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qwer1590
準男爵 | 2009-5-12 07:48:00

那些先烈要是沒有被發現,在那邊也會很孤單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