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47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7 11:25:16

第一章 序
    自從盤古開天辟地以來,中華混沌初開,萬物都在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其中有一個部落位於黃河中遊,部落首領誇父一心想帶領部落走上繁榮昌盛之路,隨著物資的逐漸匱乏,

    迅速滋生的人口讓誇父憂心忡忡,因為聽說遙遠東方是一望無際的海洋,無法逾越,

    誇父決定向西遷徙,追隨太陽的足跡,去尋找新的空間。

    誇父率領了一批部落青壯年作為探路者,在漫長的路途上,沙漠、戈壁、高原、河流,終於一個個擊垮了誇父的部族。

    最後,孤獨的誇父也走到了路的盡頭,極端口渴使他很快將失去自己的生命。

    在生命的最後關頭,誇父壯志未酬,偉岸的身軀化為中華大地的主線:左手平伸成北部天山、陰山、燕山最後入與渤海;

    右手彎曲置於胸口,成為喜馬拉雅山脈環繞中華腹地;

    身體成為昆侖山、祁連山、秦嶺、太行山,如一條昂首巨龍,蜿蜒於華夏神州。

    北部中部南部的三條巨龍伸展於中華大地,如潛龍、如飛龍、如怒龍、如騰龍,萬千形態,不一而足,

    造就出無數形勝、勢絕的風水寶地。

    誇父倒下後,一縷英魂不散不滅,轉而聚為一顆赤丹,遊走於自身所化的名山大川、風水龍樓,

    自此,聯同 塵珠、避塵珠一起構成了中華三大聖珠,時聚時散,激勵著一代代的炎黃子孫去尋覓蹤跡。

    不知過了幾世幾劫,有一修習黃老吐納之術的道家老人,夜夜盤膝靜坐,在無欲無求的空明境界中搜尋自身的內丹,

    某一夜,細雨中偶觀天象,恍然中哈哈一笑,突然明白了自己要追尋的一切,都在昆侖山中的龍之源頭。

    老人從此遍遊華夏名川,順著昆侖山的龍頭,

    徜徉於每一個藏風聚氣的龍樓寶殿,終於給他尋到了中華三大聖珠的蹤跡,羽化升仙之際,留下了一本秘藏《天之髓》,

    詳細敘述了自己入山尋龍、觀風望水的秘訣,也留下了追尋三大聖珠的唯一遺憾,就是未能一睹赤丹的真面目。

    又不知過了幾世幾劫,經過後人增補的《天之髓》再現人間,不過主要目的已經從入山尋龍、觀風望水變成了搜尋名山大墓的手段,

    不只添加了許多諸如分金定穴、金盤觀山、天星風水、龍樓道藏的理論,更是細分為發丘、摸金、搬山、卸嶺的四大盜墓流派。

    北方多山,龍盤虎踞形勝華夏,南方多川,藏龍臥虎勢絕天下。

    北派的發丘有印,摸金有符,搬山有術,卸嶺有甲,各擅所長。

    南派的則要對付眾多的河流湖泊、巫術盅毒,兩大派係相輔相成,共同演繹出一場藏墓與盜墓的無數詭異篇章,

    留下許多迷雲重霧,固有慘烈的人神爭奪,亦有大自然譜寫的壯麗詩篇,

    而我們的故事,卻要在二十世紀三十年代說起,從燕山腳下的一個普通村莊開始…………。
第二章殺人牆

    常言道:風高放火時、月黑殺人夜。自古就是蟊賊出沒的好時辰。

    此刻的時辰還沒到黃昏,天已經象一個黑漆漆的鍋底,扣在楊家祠堂的上空,

    遠處不時傳來低沉的轟隆轟隆的雷聲,天就象快要塌下來一樣,

    讓每一個楊莊的人都心驚膽顫,上了年紀的老人就說:這是天在哭,楊莊要出事了…。。!

    三十年代的燕山腳下,楊莊無論如何算不上一個起眼的村子,村前是一連串緩緩起伏的山坡;

    村後背靠著燕山的一個山峰,自古相傳叫做守山,因何得名倒是不得而知;村子左右都是一片良田沃野。

    在這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莊子上,楊姓是第一大姓,而楊家祠堂則是莊子上最大的一幢建築。

    祠堂起初並不叫祠堂,村上一些老人直到現在,還是把它叫做楊家大院。

    聽老人們講,清代嘉慶年間,山匪為患,在一次清軍平叛的戰鬥中,楊莊被潰敗的散兵和山匪反復洗劫,

    十室九空,家家戴孝,戶戶哀聲,

    最慘的就是楊家最大的楊老爺子家,全家老幼婦孺,無一幸免,全部慘死於刀兵之下。

    戰亂過去後,楊家大院�怨氣衝天,夜夜哭聲不斷。

    莊上人個個心驚,無奈之下,經過楊氏族人一致同意,把楊家大院改成了楊氏祠堂,單獨擺上了楊老爺子一家的靈牌,

    春秋致祭,香火不斷,同時也作為莊子上楊姓祭祀的場所,

    自此楊家大院的怨氣才慢慢消散,楊老爺子一家也逐漸被一代代的人所淡忘。

    以往這時辰還滿莊亂竄的閒漢們,一個個都不見了蹤影,村口閒磨牙的人群,很早就已經紛紛作鳥獸散,

    人人心�都被烏黑烏黑的天色壓抑著,沉甸甸的難受。

    暴雨還沒有落下來,不時有大樹樣的閃電撕開夜幕,然後是霹靂一聲巨震,象在耳邊炸響,

    讓每一個人都豎起耳朵,緊張萬分,除了此刻正在楊家祠堂外等候的兩個人,這兩個人都不姓楊,是外姓人遷來的,

    綽號大歪牙和瘸子李,一貫遊手好閒,膽大妄為,本來名字反而沒有人還記得了。

    對於大歪牙和瘸子李來說,今天的天氣簡直是老天有眼,兩個人臭味相投,整日喝酒賭博,早已口袋空空,

    不約而同瞄上了巍峨壯觀的楊家祠堂,一拍即合,經常偷偷溜進去摸一把。

    今天這樣的天賜良機,大歪牙和瘸子李當然不肯錯過。

    倆人伏在隱蔽的牆壁死角,靜靜等待暴雨的來臨,眼下的耀眼閃電把他們逼的不敢亂動,

    一旦貿然行動給守祠堂的人捉到了,那可不是鬧著玩的,對於膽敢盜竊祠堂的外姓毛賊,村�的私刑可是極其殘忍血腥的。

    天早已經黑透,隨著一聲炸雷在天邊炸響,閃電照的整個祠堂鬼影幢幢,

    大歪牙再也忍不住恐懼,“瘸子…要不…咱回吧…這天氣太…太…詐唬人了…”

    想到祠堂�傳說的邪乎勁,大歪牙只覺得腿肚子轉了筋一樣,就連勸瘸子李的話音都一抖一抖。

    拉倒吧!又不是第一次幹了,少給我羅�巴嗦的!”瘸子李其實一點都不瘸,只是邋遢的很,兩只鞋穿的總不是一對,

    走起路來感覺一高一低,像是瘸了而已。

    話音未落,只見大歪牙楞楞的盯住自己身後,張大了嘴,恐懼的整個五官都扭曲成一團!

    瘸子李被驚的頭皮一炸,有道是:上的山多終遇虎,難道老子今天真要陰溝�翻船了?

    正想拔腿就逃,卻被大歪牙一把攥住手腕,

    急劇顫抖的聲音象快死的人:“瘸子!你他媽快看!那堵牆,那堵照壁牆!上面是不是有個人?!”

    瘸子李不自覺的扭頭一看,大駭之下,魂不附體!

    大歪牙所說的照壁牆,是古時大戶人家在門內修建的一堵白牆,四方高大,上有屋檐,

    明著看是把內眷和外院的生活圈子分割一下,其實,也有個阻擋屋外邪祟妖氣直衝進廳堂臥室的意思。
   
    這片照壁牆,大歪牙和瘸子李經常見到,從來也沒有把它當回事,甚至還偷偷的撒過尿在上面。

    而現在的�上,被閃電的白光刺的雪亮耀眼,一閃一閃,

    只見�的中央部分,一個身穿清代裝束的女子,正在慢慢往下彎腰,兩手前伸,

    影子從牆�一直延伸出來,好像馬上要破壁而出,一點點的接近大歪牙和瘸子李藏身的角落!

    瘸子李強做膽大,拎出懷�的酒瓶子朝�上狠狠砸了過去,砰的一聲悶響,酒瓶象皮球一樣彈了回來,

    再看那女影,像是被什麼驚醒一樣,頓了一頓,帽子上面綴的首飾微微搖晃,瘸子李感覺到腳脖子給什麼冰冷的手套住,

    猛的一緊,直往��滾過去。

    瘸子再也顧不得面子,一把抓住大歪牙的衣服:“大牙……拉住我……快!救我!……”

    一聲輕輕的咯咯笑聲,冰冰的在瘸子李脖子後吹了一口,瘸子渾身一麻,覺得有點涼有點放鬆,那雙抓住腳和脖子的手好象離遠了?

    怎麼回事?眼珠子不受控制的向下面看去,卻見自己的身體一點點給擠了出來?!越來越涼!越來越麻………………。

    魂不附體的大歪牙,眼睜睜的看著瘸子慢慢變空,只留下松垮的衣服�一張人皮,人皮�面的身體一點點從腳底被拽了出來,

    那發著暗紅色的沒有皮膚的肉體說不出來的恐怖惡心,甚至看的到突突亂跳的肌肉,

    大歪牙傻傻的瞧著慘白的肉體一直被拖進了牆�,再也忍受不住,撕心裂肺的一聲慘叫,連滾帶爬的逃出了祠堂!

    大歪牙的奔跑慘叫把整個莊子折磨了一夜,膽大的後生聽的仔細,他一直翻來覆去只是叫:“牆!牆!牆殺人啦!”。

    天亮時候,有人發現他已經倒斃在村口的污水溝�,再看到祠堂�瘸子李的死狀,空空的人皮象個破口袋一樣攤在地上,

    村�的老人只說了一句:“造孽啊!真死的太慘……。”

    從此,楊莊再也沒有人敢在夜間去祠堂了,哪怕是白天路過也要饒開走,就連看守祠堂的人夜晚也回家去住了。

    楊世勇那年剛好十八歲,正是血氣方剛,初生的牛犢不怕虎,一心想獨自揭開這件離奇的事情,好在莊子上揚名立萬,

    他專門選了一些月黑風高的黑夜,伸手不見五指,一個人在瘸子慘死的地方蹲守,卻總是不見有什麼異常事情發生。

    正在心灰意冷之際,終於有一天夜晚霹靂電閃,雷雨傾盆而下,給他守到了真相,當看到那個清代裝束的女子在照壁上緩緩彎腰,

    似乎馬上就要破壁而出的時候,著實給嚇了一跳,不過,他畢竟是有備而來,短暫的驚慌後,

    很快開始仔細打量這個清代裝束的女子所做的動作。

    經過仔細觀察,發現那個清代裝束的女子其實只是淺淺的一道影子,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

    過一會就重復一次緩緩彎腰,這又是唯一的一個動作,其它什牆麼也不做。

    苦思冥想,終於給他瞧出了一絲端倪。

    原來,這個女子每次都是隨著一個大的霹靂電閃開始出現,一出現就固定的往一個方向彎腰,雷聲一小,也就逐漸黯淡直至消失不見。

    楊世勇想來想去想不通:這個女子彎腰要幹什麼?牆的左下角究竟有什麼?是不是天上的神人啟示我這�有什麼寶貝?

    那天不怕地不怕、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性格佔了上風,強脾氣一衝,回去拿了把鋤頭就來挖,

    沿著清代裝束女子手指的方向使勁往下挖,好在這個恐怖的禁地,這雷雨交加的時辰是萬萬沒有人會敢來的。

    挖了將近一個時辰,薄薄的一層土下面全是沙子,已經下去了一米多深,還是一無所獲,楊世勇心想;

    再挖最後三下,再沒有東西就收拾家夥回家!

    第一下,挖上來的都是沙子,�面有一堆白花花蠕動的蟲子,

    第二下,鋤頭上沾上一些黏黏糊糊的東西,雨水都衝不掉,

    第三下,鋤頭被一個巨大的吸力吸住,再也抽不出來,楊世勇一發狠,一使勁,差點連自己也給吸了進去!

    楊世勇頓時不敢再挖,鋤頭也不要了,爬上來呼哧呼哧直喘氣,幹脆白天多叫幾個人,一起再來挖吧!

    費勁的把挖出來的土和沙子填回去,楊世勇累的一動也不想動,蹲在坑邊瞧瞧天,

    快要亮了,雨卻沒有停的意思,又是一個霹靂電閃,楊世勇揉揉眼睛,簡直不敢相信,

     原來牆上的清代裝束女子的手�不是空空的,而是拿著一個………。

   第三章黑劍

    閃電持續的時間很長,楊世勇瞧的明白,清裝女子手�是一個長長的四方盒子,

    正在費力的往牆角下面的地上插,再拼命想瞧清楚點,

    可惜影子已經到了地面,盒子�是什么實在不得而知。

    天慢慢的放亮了,楊世勇不想再耽擱,草草的在牆上作了個記號,疲憊的回家倒頭就睡。

    而此時的村子�,卻象開了鍋一樣的沸騰,許多男人女人都拿著鋤頭棍棒,

    吵吵嚷嚷著要去祠堂拆了那堵牆,因為許多人夜�都聽到了奇怪的聲音,

    是祠堂�一陣陣的咯咯咯、呵呵呵鬼笑聲。

    常言道:赤衣兇,笑面屍,鬼笑莫如聽鬼哭。

    就是說遇到死屍穿大紅色,沒雜色的喪服,或是死人臉上帶笑,都是大兇之兆,

    因為鬼哭在很多地方都有,有人會把狼嚎誤當做鬼哭,

    那倒也無妨,最怕的就是聽見鬼的笑聲,只有厲鬼兇鬼才會發笑。

    當很多人都聽到鬼笑時,往往那個地方要出一些大的災禍,

    加上最近兩個外姓人的死狀極慘,人們認定了是祠堂�的照壁牆在作怪!

    不到午時,祠堂�已經聚集了大部分的村漢,聽從年老的族長吩咐,

    到午時陽氣最旺的時候,一起動手,拆了這大牆,還有些女人準備了許多穢物,

    包括黑狗血、黑公雞頭、黑驢蹄子,一旦有什麼異物,管他神仙還是鬼,都照死�打!

    真是人靠群膽,眾人的七嘴八舌中,午時很快到了。

    等到被吵醒的楊世勇匆匆趕來時,在族長的指揮下,照壁牆的頂檐已經撬了下來,

    眾人才發現,牆的�面是空的,只不過牆壁很厚,結實的臨清磚砌了三層,楊世勇不著急了,反正事已至此,拆吧!

    拿了一根鋼釬,楊世勇按照早上做的記號,用力的往�鑿,

    果然,磚後面是空的,和自己想的一樣,伸手進去,左掏右摸,

    一個長方匣子給拽了出來,古色古香的,匣子外面黑黝黝的,刻著黑色的不到頭三角雲紋,

    沉甸甸的不知道是哪朝哪代的古物。

    村民一見挖出了古物,興趣來了,圍上來你摸一下,我摸一下,也沒搗鼓出打開匣子的機關在哪,

    族長還是見多識廣,過來仔細一看:“不錯,我小時侯見過這種三角雲紋,以前村�也挖出來過,

    全都給官家收走了,聽講是戰國時候燕國國王的東西呢!”

    一聽是國王的東西,楊世勇也來勁了,拿起匣子使勁晃晃,叮當做響,�面是金屬的東西,

    很沉,找了個細的鑿子,一點點的撬,砰的的一聲,匣子一分兩半,�面跌出來把黑黝黝的古劍,還有本羊皮的小冊子。

    仔細端詳黑色戰國古劍的劍身,隱隱的有紅色液體在流動,好象劍身�藏著什麼東西一樣,村民們害怕了,別是什麼妖物吧!

    回想起地上那瘸子李空空的人皮,有的人已經不寒而栗,開始往人群後縮去。

    伴隨著黑劍上的液體流動的越來越快,耳邊也越來越清晰的聽到嗡嗡的雜聲,

    楊世勇不再遲疑,一把抓起小冊子塞進懷�,拉著還在發呆的幾個村民,使勁往後退去,

    嗡嗡聲越來越響,劍身上衝起了幾縷細小的水珠,有生命力一般時聚時散,

    最後一顆顆迸裂,散出好大一片紅色水霧,籠在大夥的頭上。

    水霧越來越濃,詭異的顏色沾在裸露的手臂上,擦也擦不掉,流光溢彩琥珀殼樣的圓潤好看,

    楊世勇躲在人群後,沒有象其他人一樣目瞪口呆的傻看,而是掏出羊皮的小冊子仔細來看,

    還好,寫的不是那文言文,是有點白話的的一個倉促記錄,

    大致意思是說:楊莊從古到今都嚴守著一個秘密,就是莊子下面埋藏著古燕國國王的大墓,

    這個燕國國王就是委托荊軻刺秦的那位國王。

    荊軻臨走時的一曲風蕭蕭兮易水寒,悲壯的離去同時,

    也留下了自己一直隨身的寶劍給了燕王做為永久的紀念,也做為萬一刺秦失敗後,天下英雄復興六國的一個象徵性標志。

    燕王死時把這把黑劍一起隨葬到了地下,三國時候被曹操的發丘中郎將楊民榮從墓中盜了出來,

   楊民榮當時已即刻橫死,這把劍最後卻流落到楊家大院的楊老爺子手�,經過楊老爺子鑒定,

   斷定是遠古時期的一塊海底磁鐵所造,只是不知道什麼原故,磁鐵的磁性已經消失殆盡,

   在後來山匪與清軍橫行的年代�,古劍朝不保夕,楊老爺子讓女兒把黑劍重新藏好,

   女兒就寫下原由連同古劍一起藏進了照壁牆內,冊子�還特別注明,黑劍除了鎮壓大墓的守護之神外,

   還是進入燕王寶藏的必須之物,只是燕王墓太過於驚險恐怖,楊老爺子自己一直不敢輕舉妄動,

   在冊子末頁也就特別奉勸楊氏後人,千萬不要挖掘照壁牆下面的燕王墓穴。

    冊子的最後一頁,估計是楊老爺子的女兒心有不甘,

    大致描繪了燕王墓穴的構造:燕王在地面使勁往下大約挖了四五十丈深,把挖出來的土全部運走遠處,

    中心用整個的石板構築了四方墓室,外面都用流沙掩埋,沙子做過打磨和藥物處理,多少年都不會潮溼結塊,

   有膽敢盜墓的毛賊,一不小心,盜洞就會被流沙掩埋,活活悶死毒死到�面,就算闖過了流沙,

   從側面往下深挖數十丈迂回打入墓室,也會被不知名的守護之神殺死,吸乾血肉!

    王墓的上面不設封土堆,不建明堂,沙墓的周邊方圓幾十�的範圍內,挖掘了很多深達數十丈的豎井,

   為了防止工匠預留逃生通道,燕王入殮後沒有把工匠一體殉葬,而是集中起來殺死在外面,做了個假的陪葬墓草草掩蓋掉。

    楊世勇看的頭皮發麻,一個人死後的墓穴居然可以這麼大動幹戈,�面究竟埋藏了什麼無價之寶?

   好奇歸好奇,眼前的發生事情已經越發讓人猜不透了?

    短短的一會工夫,黑劍的水霧越來越濃,整個照壁牆都映的紅紅的,黑劍把平生喝飲的人血都一點點噴吐出來,

    水霧一再擴大,而大夥卻都如癡如醉的渾然不覺!就在楊世勇的一愣神間,照壁牆突然轟隆一聲巨響,矮了半截,

    陷進去的部分還在慢慢下沉!

    族長一直站在大夥的最前面,此刻象大夥一樣驚駭莫名,

   楊世勇知道了黑劍並非不祥之物,也就不再害怕,幾步上前,抓起黑劍,使勁的揮舞,盡量讓紅霧籠罩在每個人頭上,

    不知道管不管用,根據楊家小姐的說法,應該是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吧!

    黑劍握在楊世勇的手�,嗡嗡聲更強更嘈雜,照壁牆一點也沒有停止下沉的跡象,整個祠堂上空烏雲密布,

    大團大團的烏雲凝結成一座雲山,一條黝黑的雲帶盤山扶搖直上,欲結了幾千年的地氣將要猛然釋放,

     天空中也給出了奇異的天象,預示著大動蕩的來臨。

    照壁牆下沉過程中,幾條血紅色的肉線悄悄藏在噴涌而出的流沙中,忽明忽暗的向外伸展,

   不明就�的村民看著細膩熒白的沙粒,好多都彎腰撿拾,誰知道細膩熒白的流沙�面,暗藏著的紅線一接觸到裸露的皮膚,

   變的猩紅惡臭,轉瞬間整條手臂都被血紅肉線吞噬,只剩下幹枯的皮膚和骨骼,慘叫聲此起彼伏,

   很多被紅線走到肩膀以上的村民都直接栽倒在地。

    楊世勇手�的黑劍見到血紅色的肉線,嗡的一聲大震,幾乎脫手而出,劍上的雨霧暴漲幾倍,

    紅光籠罩了絕大部分的村民,肉線對這個紅色水霧頗為忌憚,處處躲避,而村民也都趕緊向楊世勇身邊靠攏,

    驚恐的盯緊周圍四處遊走的肉線。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