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924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chenyongkun1110
子爵 | 2009-5-8 17:51:40

本文最後由 chenyongkun1110 於 2009-5-11 14:46 編輯

清怡上完晚自習已經十點半了,回到宿舍喝口水的功夫其他室友也陸續地上晚自習歸來,因為十一點宿舍就要熄燈了。 

  阿琳是這個宿舍最能侃的,她繪聲繪色的地講剛才在自習室從別人那裡聽來的趣聞軼事。這是她們一般度過睡前半小時的主要方式――阿琳講她聽來的趣聞軼事,然後其他人被逗樂。

  阿琳今天聽到的消息十分有趣,說是在昨天晚上,不,是今天凌晨1點有個男生居然砸碎了樓下的玻璃門衝到718宿舍,原因是在昨晚上他被718一個女的給甩了。“結果你們猜怎麼著?”講到這裡阿琳神采飛揚,一般阿琳在講到事情的高潮的時候都會這樣,而這時候大家也一般會暫且放下手裡玩弄的指甲刀或是挖耳勺一類的東西豎起耳朵聽個仔細,於是阿琳便又顯出一副得意的樣子,“那個男的居然在宿舍裡大哭了起來,還說要從樓頂上跳下去,可還沒機會上樓頂就被樓下保安給拉走了”,大家一陣哄笑後便一片黢黑。

  可能是剛才回宿舍的時候被風吹得著涼了,清怡一躺下便開始咳嗽,咳得很厲害,感覺就好像有一只螞蟻在自己的喉嚨裡"游山玩水",想大聲咳但又不敢,生怕吵醒了熟睡的姐妹們。就這樣清怡一直沒睡著。

  過了午夜時分,外面的風刮得格外大了,氣流怒吼著摩擦樹葉發出了如海潮般的響聲。清怡愈發睡不著。在輾轉反側後借著樓道裡從門上面窗戶遺漏下的微弱燈光看了看表,已經凌晨一點了。她想起方才阿琳講得趣聞笑了笑覺得溫暖了很多。

  這時,門外傳來了微弱的聲響,像是有人在用鑰匙開門或是用什麼東西撬門,感覺就在她們宿舍的門外。清怡心情頓時有點緊張,不會宿舍今晚也有人把其他男人給甩了吧。一轉念想又笑自己有點庸人自擾,那一定是風刮出的響聲,一定是。

  聲音在持續了若干分鐘後終於停了,清怡更有理由相信那是風的所為。

  但不久後她就又有點懷疑自己的判斷了,因為那門開始劇烈地晃動並伴隨著細微的叩門聲,到最後干脆就演變成了巨大的有節奏感的敲門聲,而且估計是個男的在敲,因為這麼大的響聲需要一只有力的手和門猛烈撞擊才能產生。清怡真的害怕了,她拿被子埋住了自己的頭,看來這一夜只能這麼過了。

  “誰呀?”阿琳睡得混混沌沌被這巨響給吵醒了很不爽,便條件反射似的朝門外問了這麼一句。清怡聽到阿琳的聲音覺得勇敢了許多,把腦袋微微探了出來。

  “我!”居然有個聲音回答了,這個聲音低沉平淡到分不清是該出自一位女生還是一位男生的口中。清怡又把頭縮了回去,並且把被子卷得更緊了。

  “是誰呀,這麼晚了”阿琳爬了起來,一邊撓撓雜亂的頭發一邊自言自語一副抱怨的樣子准備去開門。

  吱吱,生鏽的門樞扭轉時發出了錐心刺骨的聲音。清怡探出了頭,她也想看看門外是誰,不過她首先發現的是原來還有其他人也在關注此事,宿舍裡的其他姐妹們也都在緊張地向門外探頭,那情景就像聽阿琳講到趣聞的高潮一樣。原來她們也早已被門的巨大響聲吵得不能入寐。

  阿琳把門打開了,門外空空如也。阿琳伸出頭看看樓道,一派荒涼的肅殺,除了外面風的吼聲。

  “奇怪,明明有聲音的。”阿琳關上了門,一面歪著腦袋狐疑一面仍在撓她那無章的頭發,她在打個哈欠後,倒床不久便又有了細微的鼾聲。

  那之後,風聲依舊,但門卻再沒了動靜。又熬了一會兒,確定的確沒了聲音,清怡心安了不少。

  折騰了半夜,她也有了一絲困意,准備睡去。這時,門又響了!且愈發的狂暴,似乎外面有只被老虎嚇瘋了的驢子死命地踢打著門。還是阿琳膽大,她又一次打開了門,門外仍舊是一片虛無。但那之後門老實了很多,不再發出巨響,清怡也趕在天亮之前小睡了一會兒。第二天生活依舊,大家也沒有提起昨夜的事,似乎根本就未發生過亦或是那是她們心中的夢魘不願再提起。

  晚上十點半,大家都依偎在床上,有的看書有的在修指甲,只是大家都在不停地打著哈欠。今天大家特別沒有精神,要不是阿琳又在滔滔不絕地講她聽到的新聞,恐怕大家早已經睡著了。

  “唉,你們昨晚上誰聽見敲門聲了嗎?”阿琳突然說了這麼一句。清怡正在打著哈欠看書,忽聽她這麼一句話哈欠打了一半就沒了,書也一不留神掉在了地上,其他姐妹們也頓時沒了困意。但大家都不發言。

  “昨晚上我聽見有人在敲門,然後去開門,可門外面什麼人也沒有”,阿琳只顧自己樂呵呵地講事完全沒注意到周圍的氣氛已有些異樣。

  “我還以為鬧鬼了呢,原來不是,你們猜是怎麼回事兒?”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阿琳身上,而且比平時都專心,大家都想聽聽究竟。

  “原來昨晚上隔壁的小燕喝多了酒,半夜醉醺醺地回來想吃點解酒藥卻發現宿舍裡沒有水,所以想到我們宿舍借水,敲了門後突然想吐然後就到廁所裡吐去了。”

  原來是這樣,大家心裡一陣釋然,氣氛也就不似剛才一般沉悶了。阿琳乘興又說了一件趣事,大家笑後燈滅睡覺了。

  半夜,風又大了,樹葉被刮得沙沙作響。喀嚓一聲巨響,窗外一根大樹被攔腰折斷,剛才搖頭晃腦的大樹頃刻間就躺在了地上像頭死豬一樣一動不動。清怡被驚醒,原來是做了場噩夢啊。清怡上了趟廁所,又躺在床上抬手借光看了看表,表上清楚地顯示:一點。

  幾乎與此同時,門開始了來回晃蕩,只是合上的門鎖使那晃動很局促,但同時頻率也很快。那感覺就像有一個人死命地拉門來回逛蕩。

  “誰?”清怡也學著昨晚阿琳的口吻來問。

  “我”聲音渾厚而深幽,應得走廊盡頭一陣回聲。

  清怡戰戰兢兢地打開了門,門軸發出了撕裂心肺的吱啦聲。門外依舊是了無人影,除了風的狂笑...
回覆 使用道具
laksat
勳爵士 | 2009-5-27 13:29:50

thanks alot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