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42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9 10:15:11

你有沒有在淩晨三點洗澡的習慣?其實這個習慣的確很不好,甚至很不安全。直到現在,我在家�想碼下這個故事的時候,我還是有種很寒冷的感覺,那感覺深入骨髓,甚至依然可以隱約覺得旁邊有一個濕漉漉的人。現在是淩晨三點,我沒有洗澡,我只是想碼下這個故事……
 
 我們學校在每年的七月份都會有一個短學期,短學期的目的說是在學校�自主學習,但是真正能學到的東西卻很少。

  而且在那樣的天氣,人們更關注的是怎麼降溫,而不是怎麼學習。

  所以,我們短學期的是其實就是在每天上課以後窩在寢室�上網,一上就到半夜。

  而我,不知不覺就養成一個習慣,那就是在淩晨三點洗澡,然後睡覺。

  至于,這個故事,是這樣發生的。

  我記得那天應該是七月中旬的一個晚上,那時候短學期剛剛結束,大部分人都已經回家了。

  我們寢室也只剩下我一個人,因為有個策劃要趕,所以還留在學校。

  那天,我又一次碼了一天的字,當我從電腦前起身的時候才發現已經是淩晨三點了。

  淩晨三點其實並不算晚,因為短學期期間,我幾乎每天都通宵的。

  所以當我看到時間的時候,只是笑了笑,然後就走去浴室洗澡了。

  淩晨三點浴室,燈卻忽然壞了,怎麼都亮不了。

  于是只能在黑暗中摸索進了浴室。

  水很冷。

  淩晨的水很冷也很正常,這樣冷的水,到是讓剛才還很困的我清醒了一點。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我卻很清晰的聽到了樓上浴室也傳出了水聲。

  ——難道,這麼晚了,樓上的人也才洗澡?

  也許是一個和我一樣的夜貓子吧。

  我這麼想,然後不再理會,繼續任冰冷的水沖刷著。

  可是,樓上的水聲忽然就停了。

  一下就停了,本來那重疊的水聲,忽然就只剩下我這個浴室的水聲了。

  有一種詭異的安靜。

  水還在不停的沖著身子,有點冷。

  忽然,連著每層樓的下水道的水管發出了一種奇怪的響聲。

  好象是什麼很大的東西,順著水管,一點點的滑下來。

  還發出“吱吱”的響聲。

  就在我驚魂未定的時候,那個聲音也忽然停止了。

  但是,我卻忽然有了一種奇怪的感覺:

  這水,忽然變的好冷!

  這浴室�,也好象,忽然多了一個人。

  只是,太黑了,實在太黑了,我什麼都看不見。

  但是脖子後面的喊寒氣卻越來越重。

  我猛然回頭——什麼都沒有,只有那水,依然冰冷刺骨的當頭澆下。

  ——冷。

  第二天,當我從電腦前起身的時候,下意識的看了下時間:

  又是剛過三點,怎麼那麼巧?

  我有點猶豫,但是還是抵擋不住洗澡的誘惑啊。

  這麼炎熱的夏天,真的沒有比洗澡更舒服的事情了。

  在一片漆黑的餓浴室中洗澡,很安甯。

  如果沒有什麼詭異的事情發生,的確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

  可是我剛那麼想的時候,樓上浴室突然又傳出了水聲。

  ——樓上的人,又在這個時候洗澡?

  我忽然有點毛骨悚然。

  所幸的是,那晚,沒有那種“還有一個人”的恐怖感覺。

  水管也沒發出什麼怪聲。

  只是,就在我關上水龍頭的時候,樓上的水聲也忽然停了。

  以後的幾天,每天都是如此。

  雖然一開始有點奇怪,但是漸漸的,我也就覺得無所謂了。

  那樓上的水聲,總是會在我淩晨三點左右洗澡的時候響起。

  事實上,這沒什麼好奇怪的,這個學校,和我有同樣習慣的人也多的是了。

  不知不覺中,東西趕完了,也是該回家的時候了。

  管寢室的大伯也來檢查門窗有沒有關好。

  我提著箱子出去以後,大伯隨手就管上了門,然後笑咪咪的說:“你是這幢樓最後一個走的。”

  “最後一個?不會吧?昨晚樓上那人還和我在同一時間洗澡的啊!”我奇怪的說。

  大伯奇怪的說:“不可能,樓上早就沒有人了,我封條都已經封上了。”

  我依然不敢相信,于是大伯帶著我走到樓上,走到那間我們正上方的寢室。

  那封條依然完整的貼在那�。

  沒有任何破損的痕跡。

  老伯看著我:“現在你相信了吧?”

  “可是,這幾天,不,准確的是將近一個禮拜以來,每天晚上三天左右的時候,這�的人總是會和我在同一時間洗澡。那水聲,我聽的很清楚,不可能是幻覺。”我更加害怕。

  老伯想了想,然後撕開了封條,帶我走進了那寢室。

  寢室�滿是塵埃。

  “都回家了,走了有一個多月了。”老伯一邊看一邊說。

  的確,這個樣子,的確不可能有人住的。

  可是,怎麼會……

  我走進那個浴室,也是一片灰塵,根本沒有昨天剛用過的痕跡。

  “你相信了吧,這次?”老伯准備關門了。

  我點了點頭,看到那個水管的蓋子口,有許多殘留的頭發的痕跡。

  “他們,都回家了嗎?”

  我一邊走出去,一邊問。

  “是的。” 老伯關上門,“以前,大約幾年前,這�到是有一個人沒回到家的。”

  “哦,怎麼說?”

  “哎,那個小夥子,在回家的路上被人殺了,還被分了屍,那個頭,到現在還沒找到。”

  “那你知道他死的那天是幾號嗎?”

  老伯邊走,邊想了想,說:“好象是7月20號。”

  我卻一直怔怔的站在門口。

  “那7月13號,那不正是我第一次遇到那怪事那晚,而今天剛好是20號,一個禮拜之前,的確是7月13號。”

  我的心忽然亂了起來。

  我追上老伯,問道:“那,他死之前是不是住在那寢室?”

  老伯奇怪的道:“當然是啊,那小子每天都玩電腦到淩晨,死前一個禮拜也幾乎每天都這樣的,可惜那個下午,同寢室的人說他回家了,卻一直沒能回家。”

  “等等,大伯,你是說20號,你是說下午?”

  “是的?怎麼了?”

  我看了看手表,下午3點20分。

  ——會不會,就是這個時候?

  我小心翼翼的走到門口,可是就在我走到門口的時候。

  浴室�,突然——傳出了水聲!

  那天,我當然沒有和老伯再進那個房間。

  只有恐怖片�的那些傻主角才會走進去。

  我匆匆的回到家�,然後找到了那個對鬼神很有研究的朋友。

  朋友聽了我的描述後說:“幸好你們出來的早,後來也沒有再進去。那個家夥因為屍體不完整,所以一直不能投胎,他這是在找替死鬼啊。七是個忌數,也是個祭數。你和他一起洗了七天的澡啊!”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