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43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9 10:16:28

作者: Nani


---------------------------------------------------


會住在這棟老舊的公寓這麼久,不是沒有原因的。



原因之一是因為父母不習慣住大樓房,也許是說老人家比較害怕寂寞,也不喜歡空盪盪的房子。



原因之二,則是因為對面那個女孩子的身影,讓我捨不得離該這窄小的公寓。



畢業這家一搬,可能再也沒有見到她的機會了。

  


我暗戀對面那個女孩子很久了,只是我一直俗辣的不敢有所表示。



即使我已經是過快邁進四十大關的男子,即使我有一張算起來還算不錯的臉蛋,即使我家的經濟狀況算起來不錯,即使…




可是這都是後天的環境,先天的殘障,讓我永遠只能站在我的陽台偷看對面的她。



我整整的偷看了她三年,應該說是,從她三年前搬來我們這社區的公寓後,我就一直注意到她;我永遠只用我的上半身出現在陽台,藉著陽台擋住我一隻萎縮的腳。



有時侯我看的發愣,驚覺她突然打開窗戶,我就得做賊心虛的躲著。時間久了,我想她應該是發覺我了,慶幸的是,她應該看不出我的腳有問題。所以,我還可以再做一陣子的白日夢。




可惜白日夢通常不長久。在一次我下樓拿信時,她似乎早有預謀,忽然跑到我後面,遮著我的眼睛,她的手很小,聲音也很細,一開始,我真的沒想到是她…



當然也沒辦法掩飾我的腳了!



「猜猜我是誰???」



「喂…小姐…別開玩笑了…我的腳不方便……」通常在別人惡意玩笑,或者鬧著玩時,我都會祭出這項”殘障”的理由來裝可憐。



「啊……」遮住我雙眼的手放開,還加上了一聲噓嘆…「啊…對,你的腳………」



我轉頭一看,沒想到是她,我有點自卑的往後退,抓著信就想跑上樓,沒想她卻一把拉回我,賊賊的笑著「你偷看我很久了厚………」她自信的笑著,那笑容是從來不曾出現在我臉上的。



「我……………對不起……」連正眼也不敢瞧個一眼,我抽開被她抓緊的手,「我以後不會再看妳了…」我轉身,才踏上一層階梯,就聽到她輕聲的說著…



「我想認識你!我從剛搬進來時,在陽台常偷看你…很久了,我很想認識你…」



我被她的用詞嚇傻了,從小到大,就算女人注意到了我的臉,注意到了我的家世,就算我的外在條件再好…她們都會因為我的腳,而丟下一句,「我可不想一輩子被你鎖的死死的…!」

 


我們後來從朋友,漸漸變成了男女朋友。她對於我的腳,就像很久前就知道一樣,一點也不再意。我不曉得她為什麼她會跟一般女生不一樣,總之,我們就像一般熱戀的情侶一樣,過著一般情人過的生活。




我很滿足,前些日子,我們甚至開始談論起婚姻大事,她也開心的答應了。




這些日子的甜蜜,想起來我的嘴角都會微漾。

 


不過,怎麼樣的甜蜜,都蓋不了陽台外的那個”人”所給我的恐懼。



---------------------------------------



我們前些日子終於要結婚了,應該是說,我們已經開始籌劃以後的生活了。



我很高興的抱著她,使盡力氣的抱著她轉圈圈,也像一般人會做的事一樣,親吻。



門鈴突然響起,我放下她,讓她去開門。



「不曉得是誰……」她嘟著嘴,輕跳的跑去開門。
 


我則坐在床沿等她。



可是實在去太久了,門外雖然不時傳來笑聲,可是她開個門竟然開個十時鐘,是跟人聊起天來了嗎?



我跛著腳,慢慢的從主臥室走到客廳,因為沒穿脫鞋,我想她並沒發現我的聲音…



「喂!你小聲點啦……」她噓的一聲對著門口的人唸著「要是被他聽到……」



他?是指我吧?



「不會啦…喂!妳是何時才要給我答案啦!」



「厚,你是等我結婚後再說會怎樣啊?」



「你難道不會在意他的腳嗎?」那人又壓低聲問著。




「怎麼不會?」她嘆了一口氣,我跟著心一沉「可是我有別的原因啊…這沒辦法的事啦!」她推走那人「你快回去啦!等會被他發現就慘了!拜拜」關上大門,我驚覺她就要回來了,於是走進身旁的廁所…



這該死的女人。




那時的我這麼想的,可是我到這幾天才知道,誤會是可以殺死人的。



------------------------------------------------------------------------------



我跟她都有吃宵夜的習慣,就算她讓我知道,她似乎是為了什麼原因才跟我在一起的,我還是照樣帶著她去吃宵夜,因為我在等…




她一如往常笑著談論著公司的事,我突然想到,應該是問清楚那天來的人是誰才對…



「前幾天我在妳家,來找妳的人是誰?」回途的路上,我握緊她的手問著。



「他哦…」她低下頭,好像裝的很無辜「他是我大學的男朋友啦………」




「哦…」我低頭悶哼了一聲,腦子裡上演著連續劇裡謀殺親夫的劇情,而且是跟著舊情?




人共同犯案的情節,這年頭,什麼人都有…



晚上快十二點了,我們並肩走回家,回她家,我家?



走到路口,有一條鐵軌,雖然老舊,卻是南迴鐵軌的一段…




我盯著她的後腦,突然一股莫名的怨氣,我埋怨世上有她這樣完美的人,而我卻是在襯托她的完美…



我用力的推了一下她,也是是太用力了吧…



「啊!」她叫了一聲,整人跌坐在鐵軌上…




「幹嘛突然推我…好…痛……」她想爬起身,想抓著我的手,我卻以走離鐵軌…



「妳自己知道!」我與她的距離隨著我走遠,漸漸拉長。




可是我終於發現不對勁了,我已經走了好一下,以她的腳程,應該是該追上了…



該不會遇上壞人了吧…




我們的距離漸漸又隨著我往回走而拉近,也漸漸隨著遠處似乎漸漸駛近的火車而加快…



終於又回到鐵軌處,我不可思議的看著她的腳,被卡在鐵軌的細縫裡…



這是上帝給我的機會嗎…




「拉我起來呀……彥凱…我的腳卡住了……」她求繞般的說著……不過似乎沒發現火車要來了…




我走向前,看著她,顫抖著雙脣「妳不是看不起我的腳嗎…為什麼還要跟我結婚…?」我幾乎失去理智的問著。




「我沒有…我沒有…」看著她已經飆著淚水,我得意的笑著。突然,她的臉一下死白,微抖的聲音,她說「火車來了,是不是???」



「對啊……」我向後退了一步,退到鐵軌後。



「拉我起來啊!!!!!!!!!!!!!!!」她尖叫似的吼著,眼睛瞪的好大。



「不要…………」



「為什麼?我做錯什麼了?拉我起來啊……」





我轉身,假裝火車通過的聲音太吵,而聽不到她的呼救。然後,拿起手機……「喂…聖心醫院嗎…我這是xx路的鐵軌上,有人被火車……」





陽台的玻璃被抓的發出令人發麻的聲音,我慢慢的轉過頭,緊鎖的落地窗,窗外是一片淺淺的血色…



她似乎仍然不肯離開…



回憶這段最令我懊悔的時刻時,陽台外那人似乎又開始呼喊著我…



開門啊…



-----------------------------------------------------------------------------



急救後,她沒死,因為被壓到的只有腳,只不過,她現在也跟我一樣了。



我坐在她身旁,看著她,不,應該是說,等著她醒了。
 


我才坐著打盹沒多久,想到得打個電話通知一下家裡的兩老。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一個有點眼熟的人走進病房,拍著我的肩。




「我是素伶大學時的朋友…你好…」那人謙虛的問侯著,我盯著他,這不是上次來找素伶的人嗎…什麼朋友…



「你好…請坐………」




「唉…」他坐下,便是一聲嘆氣「這下你們兩人都是……」停下話,他突然覺得不該提這話題了吧…



「都是殘障人士嗎?」我輕笑著。



「呃!抱歉!我無意……」



「沒關係!」




「不過,這下,素伶真如了她的意了,這下你也許再也不會再意你的腳了,她也不用擔心你會自卑了…」




「什麼意思?」




「素伶想幫你動個腳部的手術,這個手術,會讓你的行動比較方便!可是你應該也知道吧?從你們一開始交往,她就很少提起你的腳,怕的就是你自卑,以為她會在意,其實她真的很愛你,很想跟你在一起的,只不過她希望你更幸福。」



「那天你來找她,是為了手術的事嗎?」




「呃!既然你也猜出來了!那我也不用隱瞞了!素伶想說結婚後,你總沒理由自卑了吧!她想那時再跟你提這件事…沒想到現在…」



我不敢相信的看著他,又轉頭看看素伶,原來,我誤會她了…



等她醒來,我一定要好好的跟她道歉…



----------------------------------------------------------------------------



但是她一直沒醒來,應該是說,她醒來時,發現自己的腳斷了,人活的好好的…



那一天,她在病房外面的陽台,自殺了。



她是死了。



可是又好像一直存在著。



因為這幾天,我不停的夢見她,夢見她拖著被壓爛的腳,緩緩的爬到我床沿…



「救我…救我……救我呀……」



常常我半夜驚醒,醒來時,就似乎看到她睡在我身旁,那一隻被壓爛的腳,血染紅了我的床…



直到昨天,我終於受不了,起身想到陽台抽根煙…



我拉開鵝黃色的窗廉,看到她,雙手貼著窗戶…直盯著我…



她一雙被血染紅的腳,貼在窗戶,我一陣噁心…轉身不敢直視…



「我要進去…讓我進去…讓我進去啊……」




我往後退,想拿起椅子往窗戶砸…不對,我又檢查了一下窗戶,沒錯,鎖的好好的…



不能砸,砸開了她就進來了…



我坐到床沿,發現窗戶就像要被推開一樣…她就要進來陪我了…



我該去開窗戶嗎?



或者,我該逃開嗎?



我該讓她進來嗎?還是說…



我逃的掉嗎……





彥凱…



把窗戶打開呀…



讓我進去啊…




                                                        END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