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7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10 10:02:58

我不知道這井是什麼時候開始出現的,也許它從來就一直靜靜的在那個陰森的地方,等著某一天被什麼人發現。有時候我會想,它一定也很孤獨吧。
   ——陳依依

  陳依依注意到那個井有段時間了,她記得第一次看到那個井是在和她男朋友分手的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她一個人在學校的那個滿是雜亂樹木的角落哭了很久,她是第一次哭的這麼傷心,因為這也是她第一次愛的那麼用心。只不過在愛情中間,付出越多的人,往往傷的也最深。

  陳依依在哭的時候,眼前不斷的閃現著那個男人的身影,不斷的回響著他分手時的那句決絕的話:“你要死,你去死好了,死了別來找我就行。”

  陳依依使勁的擦著眼淚,告訴自己不能為了那個男人哭成這樣,可是眼淚還是止不住的往下掉。

  “為什麼我不去死,我其實還真的不如死了算了。”

  “不行,我怎麼可以死,讓那個男人開心,就算要死,也要他和我一起死。”

  陳依依的腦中不斷的閃過這樣的話,就在這個時候,她注意到了那口井。

  在雜亂的野草和樹木中間,有著一口破爛的井。

  那井,真的已經很古老了吧,居然連井沿都破的快沒了。

  ——這井,難道早先便一直在的嗎?我怎麼沒發現?

  陳依依忽然有了一種很壓抑的感覺,那感覺讓她喘不過氣來。

  于是她飛快的跑出那林子,在快跑出林子的時候,她回頭看了看,那口井一直那麼安靜的在那�。

  在黑色的夜景下,顯得那麼孤獨。

  ——它,是不是一直在渴望被什麼人發現?

  就在陳依依跑出去的剎那,她似乎聽到一個聲音飄飄的說:“我聽到了。”

  那以後,每天晚上依依就會去那個地方,看著那口井,她變的和那口井一樣的寂寞,她喜歡對著那口井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就好象是一個好朋友聊天,訴說自己的寂寞一樣。

  有的人開始懷疑依依精神出問題了,可是事實上,她的思考,她的邏輯,沒有任何的問題。

  她依然可以考試考全班第一,依然可以對老師的提問對答如流。

  在白天,她也依然和以前一樣,或者說,和在失戀前一樣,每天和朋友們說說笑笑,吵吵鬧鬧。

  只是在晚上,她不在去上晚自習,而是一個人到那個樹林�,對著那口井,說很多很多心事。

  這樣一直維持了很長時間,但漸漸的,依依又開始變了。

  她開始變的更孤獨,她不再和朋友一起,她變的神出鬼沒,大家都不知道她在什麼地方,在做什麼。

  甚至很多個晚上,她都不再回寢室。

  大家開始擔心她,甚至有的人已經開始害怕她。

  直到,那天,她在那口井旁邊睡了一晚後,在第二天早上被人發現.

  第二天,依依就失蹤了,又過了不久,那個和她分手的男人也失蹤了.

  “沒錯,事實上,那天早上發現依依睡在那�的人就是我,當時我根本就不知道她的事情,我只是無意間路過,看到一個女孩子睡在那亂樹林�。那個女孩子醒來後,似乎很慌張的走了。在她失蹤以後,我才知道她是誰,以及她的故事。”

  張學姐終于講完了這個故事,似乎並沒有多恐怖。

  “故事的結局就是他們倆都失蹤了?”我問。

  “是的,但是不久之後,人們發現了那個男人的屍體,是死在一個枯井�,離奇的是,那個井遠在離學校幾百公�的地方,而且那井�根本就沒有水,但是他的死因卻是溺死。當然,那是在你來這學校前發生的事情。至于依依的屍體,一直都沒有找到。”

  “那,你說的依依經常去的那口井的地方,是不是我們學校傳說中的七不思議的一個?你去過那?那次,或者後來?”

  “是的,那天之後,我還去過一次,但是我從頭到尾根本就沒看到過什麼井。那�以前是有一口老井,但是因為發生學生落井溺死的事情後就被埋掉了。但是在後來的傳說中,由于死過人,又因為那個角落實在陰森,那�逐漸就被說成了七不思議之一了。”學姐似乎對這件事情的始末知道的很多。

  那天學姐說完這些話後就走了,但是我始終覺得,學姐似乎有什麼沒有對我說。

  ——那天,她看到依依那次,真的只是無意間路過?

  幾天後,張學姐也神秘的失蹤了,學校對這個消息進行了嚴密的封鎖,外面的人根本一點都不知道。

  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有一個傳說,說學姐其實已經死了,甚至有人說學姐的死也是因為那口井。

  有個學弟甚至跑過來找過我,他一直說學姐失蹤的那天晚上他其實看到她了,並且,還看到了學姐失蹤的全過程。他說學姐那天晚上一直在那�對著一口井說話,並且說的話越來越奇怪。後來她就開始變的煩躁,開始去抓井上的青苔。

  “我當時就在邊上,我很害怕,所以我就上去制止她,我怕她做出什麼傻事來。”學弟吞了口唾沫繼續說,“但是學姐忽然說她只是對這井很好奇,她說那個井的井蓋好象很結實,然後非要上到井蓋上跳幾下,那力氣很大,我想拉都沒拉住。”

  “但是,你知道嗎?知道嗎?那井,根本沒井蓋。我就這麼看著學姐跳了下去。”

  學弟說的事情,我不知道應該不應該相信,事實上,除了我之外,應該不會有別人相信的。警察也聽過他的話,去過那地方,可是那只有一堆雜草樹木,根本沒有什麼井。

  再後來,我也去過那個地方,同樣只看到一片雜草和樹木,根本沒有什麼井的影子。

  但是那天晚上,我一直做著噩夢,夢�,依依和學姐她們一個個從井�爬了出來,很慢很慢的那種爬,一個接著一個。

  而那口井,就在那亂樹林中。

  依然,那麼孤獨。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