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81 | 回覆: 2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10 10:06:20

陳露和陳溪是相依為命的兩姐妹,她們的父親早在十幾年前因病去世了。


體弱多病的母親把她們帶到了雙十年華,一早出去買菜,被一輛小貨車撞了,當場斃命。


兩姐妹很相愛,世上能夠依賴的只有彼此。


她們住在一棟有幾十年歷史的老樓。


前幾天,陳露買了一輛踏板摩托。


因為附近的賊很多,她們住在三樓,不能把摩托像單車一樣扛到三樓去,只能在樓下租個小車房了。  


這棟樓有十幾個五六平方米的小車房,集中在一樓樓裡,樓梯口的後面。


一條長長的走廊,兩邊全是小車房。長廊只有一頭開門,裡面本來裝有幾個路燈,可燒壞後一直沒人去換,因此在白天裡都顯得異常黑暗,到了夜裡更是伸手見不著指頭。


騎摩托的在夜裡進出還能靠車燈照亮,騎單車的只能一手扶車頭一手抓電筒。


關於這條陰森的走廊有一些恐怖的傳聞。比如說有個少女在一晚手持電筒扶著單車進去,電筒往最裡面一晃,少女忽然看見有一群懸在空中的身影爭先恐後地,朝最後一間小車房的門口擠,男女老少都有,嚇得少女扔下單車就往外跑。


因為小車房只剩下最後的一間了,陳露和陳溪只能挑它,很便宜,一個月才二十塊錢。


兩姐妹和小車房的主人都聽過那個傳聞,小車房主人很害怕,只把鑰匙交給陳露,不肯跟著去。


兩姐妹的心裡也忐忑不安,只能拿世上根本沒有鬼這一類的說法來給自己壯膽,乘中午的時候,去查看那個小車房。


斑駁老朽的木門一打開,一股腐朽的氣味便挾著刺人的陰風撲了過來,陳溪忽然感到胸口震了一下,情不自禁後退兩步。


陳露以為她害怕,就說:「溪溪,你要是覺得不自在,就站著給我壯膽吧,我進去看一下。」


陳溪點了點頭,說:「姐,你要小心!」


剛進了門的陳露回過頭來笑笑,不知道為什麼,陳溪覺得那個笑容忽然變得有些詭異,姐姐的臉上有些泛綠。


她的胸口又跳了一下。


片刻之後,陳露出來了,她的眼神有些迷茫,使勁晃了晃腦袋說:「頭昏昏地,大概裡面空氣不流通,地方不錯,放三輛摩托都行呢,就是有些髒……現在沒時間了,溪溪,晚上我們一起來打掃打掃!」


到了晚上,在飾品店上班的陳溪臨時加班,只好打電話告訴了姐姐,並且很認真地提醒她不要一個人去打掃小車房,等她回來,第二天早點起床去打掃。


陳露卻笑著說:「你姐才沒那麼膽小呢,放心了,我把強光燈都帶去,不會出事的。」


陳溪還要勸,陳露說:「忙你的吧!」


電話掛了。


陳溪一個晚上都心驚肉跳,身在店裡身在家,越想越不安心。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了,她騎著姐姐買的摩托一溜煙兒衝回了家,也不把車推大批小車房去,就放在樓下,急急跑上樓。


打開門就直喊姐姐,不見應聲,剛想去臥室找,抬頭一看,頓時倒吸一口涼氣,失聲喊道:「姐,你不要命了?」


透過小廳朝陽的窗戶,陳溪看見姐姐面朝裡地坐在陽台的磚圍上,從來不喜歡披頭散髮的姐姐此時卻垂著頭,任由不受束縛的一頭長髮披蓋了整張臉。


她把雙手夾在腿間,一動不動,像與淒迷的夜色融為一體,看起來很恐怖。


陳溪知道那磚圍因為年久失修,磚頭鬆動,人坐在上面,很可能一挪身體就掉下去!


而陳露似乎沒聽到妹妹的驚呼,仍一動不動坐著。


陳溪衝了出去,一把將姐姐摟了下來,兩個人跌倒在地上。


陳溪又感到胸口一陣跳動,懷中的姐姐掙扎起來,一把推開了她,目光流露出一種猙獰。


陳溪驚恐地喊:「姐!姐!你怎麼了,我很怕啊,你不要嚇我!」


陳溪的喊聲帶出了哭腔,陳露一怔,猛地晃了晃頭,像是清醒過來了,喃喃地說:「溪溪,我遇見一個怪事……」


陳露沒有聽妹妹的勸告,一個人提著水帶著拖把和強光燈去打掃小車房。


開始還沒什麼異常,只是耳邊有一些吱吱吱的怪聲,陳露以為那是勞作不慎引起的耳鳴,不以為意。忽然,強光燈「叭」的一聲,熄了,整個小車房頓時變成了黑暗的世界。


就在這時,陳露的耳朵裡飄進了一個熟悉的聲音,那麼急促,是死去的媽媽喊的話:「露露快跑,不要……」


這個聲音很快不見了,好像被黑暗所吞噬。


陳露下意識地想跑,詭怪的事情發生了。


四週的黑暗好像擁有了實體,變成了粘稠的糨糊,一個盡兒地朝陳露身上湧。


陳露的神智越來越迷糊,恍恍然感到自己歪歪斜斜地飄了起來,噁心想吐。粘稠的糨糊般的黑暗吱吱有聲地鑽進她的毛孔,令她感到週身腫脹而疼痛。


不知道過了有多久,陳露又發現自己的雙腳牢牢實實地站在地上,只是黑暗依舊,但沒了粘稠感,她尖叫一聲,踉踉蹌蹌地跑出去。


她要跑回家,跑的過程中,神智又一陣迷茫。


清醒過來時,就看見妹妹跌坐在自己對面,驚恐地看著她。


陳露說完了,驚懼莫名的陳溪也說了剛才的事情。兩姐妹握著手啜泣起來。


過了一會兒,陳露問陳溪有沒有把摩托推進小車房,陳溪搖頭。陳露從地上爬了起來,說要把摩托推進去,別被賊給偷了。


現在已經害怕至極的陳溪抓著她的手不放:「姐,我們不要那個小車房了,不要摩托了,我只要你,我又怕你出什麼事!」


陳露說:「別怕,可能這陣子我工作太累,出現幻覺了,七八千塊錢買的摩托呢,怎麼能不要,你要是怕,就呆在家裡,姐一個人去行了。」


「不!不行!我跟你一起去!」陳溪立刻站了起來。


兩姐妹一個推車頭一個推車尾地,把摩托推到了小車房門口,車頭燈照亮了整扇木門。


退車頭的陳露剛把門打開,推車尾的陳溪就擠了過去,說:「姐,讓我來把摩托推進去!」


陳溪把摩托推進了小車房,她感到胸口一跳一跳地,有些抽緊。


她睜大眼睛上下左右地張望,破敗的石灰牆,還織著蛛網的骯髒的天花板,水桶和拖把丟在一邊,有的地方已被打掃乾淨。


在車頭燈較強烈的燈光下,屋裡的情景倒不算特別恐怖。


陳溪定了定神,猛地關上了車頭燈,周圍立刻一片黑暗,黑暗中的陳溪聽得見自己的心跳聲。


她很害怕,但為了證實姐姐剛才經歷的是不是幻覺,決定豁出去。


她在黑暗中呆了一會兒,欣喜地說:「姐,姐!我沒事,看來你真的是產生幻覺了!」


她弄亮了電筒,昏暗的燈光下,小屋就變得陰森森地。


陳溪急急退了出去,忽然呆住了,她用電筒在黑漆漆的走廊裡照來照去,不見了姐姐。


陳露好像憑空消失了。


陳溪猛地一個轉身,電筒的光芒照進了小車房裡。


陳露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鑽了進去,抱著膝頭蹲在牆角裡,迎著那團橘黃色的光,她緩緩抬起頭。


長長的黑髮披散在臉頰兩邊,一張本來潔白的臉龐竟然籠罩一片陰綠的光,兩隻眼睛黑乎乎地,像被眼睫毛完全遮蓋住了。


陳溪嚇得大叫了一聲,剛要衝進去,門忽然「砰」地一聲,自己關上了。


陳溪急忙去推門,門卻紋絲不動。


陳溪喊著:「姐姐!姐姐!」


她湊近已經朽得裂開縫的門板,往裡面看,也盡力把電筒的光照進去。


這一看,她全身的血管都像湧進了冰冷的水。她看見無數鬼魅的身影向牆角的姐姐擠擁著。


那些身影有些在地上趴著,有些在牆上貼著,有些在空中懸著,身影與身影甚至相互交融。


忽然,門逢那邊閃出一張面孔,慘白而半透明地懸在空中,能透過去看見那邊的情景。


陳溪失聲喊道:「媽媽!」


那張面孔,正是她死去的媽媽。


陳溪哭著喊:「媽媽,你救救姐姐呀,你救她!你也要害姐姐嗎?」


那張面孔淒然地笑著。


陳溪一急,猛地一蹬木門,門竟然被蹬得四分五裂。


陳溪衝了進去,電筒四下亂照,裡面除了蹲在牆角的姐姐,什麼也看不見。


那幫鬼失去的蹤影。


陳溪氣憤地喊:「你們出來呀,都衝我來,你們不能傷害我姐!我爸我媽都死了,就剩姐姐照顧我,誰也不能搶走她!……媽,我看見你了,你怎麼也跟這幫鬼混在一起,你就不愛我和姐姐了嗎?姐!姐!」


陳溪哭著,轉身去抱陳露。陳露昏過去了,她的身體竟然變的很輕,被陳溪一下子就扛到了肩上。


陳溪扭頭就跑。


陳溪扛著姐姐跑出了走廊,把她放在地上,看見她從頭到腳都散發著一種詭異的綠光。


陳溪直叫姐姐,陳露老是不醒。


忽然,陳溪的耳朵裡鑽進了一縷急切的聲音:「溪溪,我是媽媽,媽媽一直都是愛你和姐姐的呀,但媽媽阻止不了那些鬼侵犯你姐姐……現在你姐姐的身體裡鑽進了很多鬼,包括媽媽,它們要吸取你姐姐的元氣,會讓你姐姐魂飛魄散,但這些鬼怕你,怕你胸口的那枚菩提刺青。現在你要趴在姐姐身上,與她胸口抵胸口,緊緊抱著她,菩提的神力可以驅除她身上的鬼……」


陳溪立刻翻身壓住了姐姐,緊緊抱住她。


陳溪感覺到胸口劇烈地跳動起來,顯然是菩提在發揮它的神力。


這枚刺在陳溪胸口的菩提,是在她幼年時代,一位雲遊四方的老尼姑見她五行不健,容易受到外邪的入侵,而刺在她胸口以保一生無恙的,沒想到現在竟可以救姐姐。


陳露忽然醒過來了,雙眼圓睜,見不到眼白,兩隻黑珍珠一樣的眼珠膨脹得要鼓出眼眶來了,她劇烈地掙扎起來,臉上的神情猙獰而痛苦。


陳溪把下嘴唇都咬出了血,死死用四肢按住姐姐,任她把自己的肩頭啃出了血。


陳露的反抗漸漸弱下來了。


陳溪又聽見媽媽虛弱地說:「溪溪,那間小車房的陰氣最重,所以我們這些陰魂不散的鬼最適合呆在那裡,媽媽也喜歡在那裡呆著,因為知道自己的兩個寶貝女兒就住在上面,感覺好欣慰……現在在神力的摧毀下,所有鬼都會灰飛煙滅了,唉,我們本就不應該存在於這個世界了,只不過都因為有些牽掛,對一些人或一些事戀戀不捨,才化作了鬼魂……媽媽走了,你和姐姐以後要相親相愛,好好過一輩子……」


「媽!媽!」陳溪悲傷地喊著,她忽然看見從自己身下向四面八方源源不斷地爬出去許多身影,男女老少都有。


那些鬼,爬出去後都扭著頭怨恨地看她,逐漸化作了一團煙氣,消失於茫茫的夜空。


陳溪看見了媽媽,她也爬到了兩尺遠的地方,扭過頭來看自己,流露的眼神是無限的關愛和不捨。


她也漸漸地消失於夜色中。


陳溪哭著喊:「媽!媽!別離開我們好不好?」


陳露清醒過來了,恢復了原來的樣子,急忙問道:「溪溪,你看見媽媽了?哪裡?她在哪裡?」


「姐!」陳溪死死摟住了陳露:「媽媽走了,永遠離開我們了,真的走了!她要我們相親相愛,姐!姐!嗚嗚……」


兩姐妹在骯髒的地上摟著哭。四週開始走過來一些好奇的人。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10 + 10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吳仁
公爵 | 2009-5-24 01:17:18

真感動!真是姐妹情深母女情深阿!{:3_339:}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6 + 4

總評分: 名聲 + 6  J幣 + 4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跌倒鐵盒
大公爵 | 2009-5-24 04:31:48

2# 吳仁


親情是最不懂的去珍惜的
可是失去了之後
往往也是最痛苦最難過的{:3_360:}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