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7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10 10:29:32

夜深了,資深網蟲張抒懷還賴在電腦前熬戰。現在是五一節期間,爸媽都回老家走親戚去了,他可以在家裡盡情上網了。這樣的好機會,當然要利用到盡。爸媽對網絡並不感冒,卻堅決反對他上網。倒不是因為他喜歡看黃色系列,而是因為他一上網就看恐怖系列,兩眼直勾勾的,像要鑽到電腦裡去。他們怕他看出心理毛病。  今天晚上月黑風高,正給看恐怖系列提供了好氛圍。唉。偏偏有好酒無好餚。網上的鬼片他全都看遍了,各個靈異網站他也全光顧過了。上面的內容,唉,全都是在瞎咋呼。一點都不嚇人。他想找到一個能讓他一進去就渾身起雞皮疙瘩的網站。他睜著疲勞的眼睛,在網上搜尋著新的恐怖網站。呸!怎麼全是去過的?還冒出來幹什麼?  咦?一個叫幽冥渡的網站的鏈接蹦入他的眼簾。幽冥渡?看起來很有趣!去看看。他飛快地點擊了這個鏈接。刷的一下,螢幕一片漆黑。接著冒出幾團幽藍的鬼火,鬼火中還隱隱約約映出幾張痛苦的扭曲的面容!絲!一陣過電般的感覺走遍他的全身。他心裡已經有點發毛了。吱呀——吱呀——音箱裡傳來朽木搖晃摩擦的聲響,一個小船型的圖案在螢幕中心慢慢放大,像是從遠處駛來的一樣。  漸漸地,小船的圖案佔據了四分之一大小的屏幕,船上站著一個……唏!好可怕的女鬼!她一襲白衣,既沒有披散頭髮,身上也沒有血跡,臉也清清楚楚地暴露在外,但讓人一看就知道是鬼。慘白的臉上有一雙幽藍的眼睛,泛著彷彿來自異世界的詭異目光。音箱裡傳來了一個女人的陰慘低語:「這裡是通往地獄的渡口,你要告別人間嗎?」好糝人的聲音。他渾身的寒毛都立起來了,可是臉上還帶著微笑:他知道這是讓他選擇是否註冊會員。果然,從小船底部彈出一個對話框:是否註冊為會員?他出了一口氣,點了「是」。一陣徹骨的涼意破竹般襲來,他忽然覺得自己做了件無可挽回的可怕的事,就像真的打開了地獄的大門一樣。  他給自己取了個名字叫紅翼罪人。剛要進入主頁,忽然一陣狂笑,一個掛著腐皮爛肉的骷髏大張著嘴直衝過來,似乎馬上就要撞到他臉上。他本能地向後一仰。根本不可能撞到臉上的,他也知道。可就是情不自禁。骷髏定格在屏幕中央,枯黃的牙齒上下打戰,一個像從地底下傳出來的低沉男聲傳來:「歡迎紅翼罪人脫離人間。」他的背上出了一身毛汗,心臟也狂跳不止。天哪,好猛!  骷髏消失後才是真正的主頁。有圖片區,故事區,視頻區,還有論壇。他一項項地看著,心臟越來越難以負荷。故事區裡的故事不能用可怕不可怕形容。太真實了。聽著就像那些事就在他身邊發生一樣。他甚至覺得馬上就能看見故事裡的鬼怪出現在他的面前。圖片裡的鬼怪徐徐如生,似乎馬上就要動起來。更可怕的是,他們似乎全在盯著他看。不管他怎麼變換角度都是如此。視頻裡的鬼怪就更可怕了,直勾勾地盯著他,似乎馬上就要撕開屏幕走出來一樣。他死死地盯著屏幕,怕他們真會走出來。背上涼颼颼的,又覺得鬼怪已經從屏幕裡溜了出來,就站在他身後!他大口喘著粗氣,滿頭都是汗。他受不了了。暫且去論壇裡避避吧。  論壇裡的會員們水平也不低。他們談起鬼話來相當專業,就像真在地獄裡走過一遭似的。其中有一個叫深水浮屍的傢伙引起了他的注意。深水浮屍說鬼魂上是有電子構成的,地獄其實是個無形的電磁空間。有了互聯網之後,由於和地獄的構造相仿,許多無處可去的幽魂都棲息在互聯網上。他覺得很有趣便跟貼問他:「你怎麼知道?」沒想到馬上就有回復:「因為我就是其中之一。」他以為對方在開玩笑,也幽默了一把:「哎呀呀,同道中人,我也是其中之一,還是個吸血鬼哩!」也許是因為說話投機吧,他們成了朋友,互送QQ開始聊天。  他們開始瘋狂地聊起鬼知識來。從古聊到今,從東方聊到西洋。深水浮屍果然知識淵博。快天亮的時候,張抒懷有些迷糊了,鬼使神差似的,他問了深水浮屍這樣一個問題:「聽說淹死鬼的怨氣很大,找不到替代就絕不升天,是嗎?」「有的是,有的不是。如果是因為別人的過失而死的,它就一定要把那個人置於死地才甘心。」「怎麼做呢?淹死鬼不是只能呆在水裡嗎?」「是啊,就只有一直等,等到那個人再回到它斃命的水邊。」「那希望豈不是很渺茫?」「是啊。不過現在好了。有了互聯網,淹死鬼就可以在網上找仇人了。」張抒懷的大腦刷地麻了一下。不知怎麼的,他很不舒服,便和深水浮屍道了別,下網了。  他爬到床上蒙頭就睡。雖然屋外已陽光明媚,他的夢鄉裡還是一片黑暗。隱隱約約的,他眼前泛起幽幽的藍光,水?那是……什麼?啊!好像是一個……人!還是個小女孩!她四肢張開,僵硬地懸浮在水裡,長長的頭髮海藻似地抖動著。他忽然感到身體徹骨冰涼。自己也在水底?咦?那女孩呢?他的身體忽然像被鐵箍一樣的東西箍住了,低頭一看,竟是一對已經泡腫的手臂!  他大叫一聲從床上翻了下來,滿頭滿臉都是冷汗。現在已是正午,雖然天地間一片坦蕩,他的心還是因為害怕而狂跳不止。他按著胸口坐了一會兒,神思稍定,從冰箱裡隨便拿了點吃的,又打開了電腦。咦?幽冥渡怎麼成了首頁了?他不記得自己有把它設成首頁啊?算了。既然來了,就看看好了。他隨手點開了論壇的鏈接。深水浮屍又在裡面。還發了張貼尋他。「我靠,」他笑罵了一句:「還真粘我呢。」他又和深水浮屍用QQ聊了起來。他絲毫沒發覺,他的寬帶貓其實是關著的。  他對深水浮屍說:「你昨天講的淹死鬼的事還真猛,我都作噩夢了,你怎麼知道得這麼清楚??」「因為我就是這樣的淹死鬼啊。」他身上的寒毛「刷」的一下立了起來,雙手發抖,這一瞬間連鍵盤都無法按了。不知為什麼,他現在已經不覺得深水浮屍是在開玩笑了,  深水浮屍緊跟著來了一句:「你想看淹死鬼嗎?」「好……好吧。」他竟有些猶豫。平時他對這些東西可都是如饑似渴的。圖片發來了。他強打精神一看。頓時被嚇得心頭一片冰涼:照片裡有一個小女孩躺在河邊的泥地上,身體已被泡脹了至少一倍,頭被泡得像籃球一樣大,臉上泛著青灰的顏色,眼睛只剩下了一條縫,而這兩條縫裡,似乎正溢著兇惡而又漠然的光,直直地朝他看過來!  他腦子裡「嗡」的一聲,「啪」地一下關掉了電腦。他癱在椅子上,冷汗刷刷地流了下來。他想起來了!全想起來了!那可怕的往事,鮮活地展現在他的眼前:十年前,他只有十二歲,和一個叫李芙的女孩到河邊玩。李芙不小心掉到了河裡,在水裡上上下下得掙扎著,向他求救,他卻因為害怕而逃掉了。  李芙就這樣被淹死了。她被打撈上來的時候他也在場。她的身體也被泡得這麼腫,她的眼睛,本來人死後已經沒有感情了,可他就覺得她在充滿怨恨地看著他!就像這照片裡的屍體一樣!當時他受到了巨大驚嚇,當場失憶了。因為沒人知道他見死不救,他沒有被追究責任,也再也沒有想起來這件事。沒想到多年後的今天,他竟以這種方式想了起來!  他不敢再上網了,「啪」地一下關上了電腦。關上電腦後才朝寬帶貓看了一眼。看到寬帶貓沒亮,他以為自己已經在無意中關掉了,絲毫沒有懷疑。  對他這種資深網蟲來說,不上網簡直像讓酒鬼不喝酒一樣。他很快就出現了「犯癮」症狀。以往一旦出現這種情況他都會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衝向電腦,今天卻硬是忍了下來,機械地吃著東西,分散自己的注意。  晚上,他頭一次九點鐘就上了床,沒敢關燈,把被子緊緊地裹在身上。因為一閉眼眼前就出現李芙那張浮腫的臉,他就睜著眼盯著天花板。後來疲勞過度,睜著眼就進入了夢鄉。「嘩——嘩——」夢裡怎麼會有水聲呢?迷糊之中,他彷彿看見一個白衣女人划著船向他慢慢靠近,船頭上坐著一個小女孩,好像是……   「啊!」他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坐了起來。仔細一聽,果然有水聲,還是從他放電腦的屋子發出來的!他衝進去一看,發現自己的電腦竟然打開了,還是在QQ 的界面上!音量被開到最大,屏幕上正播放著一個視頻:幽藍而又渾濁的水底,一個小女孩正在水裡懸浮著,掙扎著,散亂的黑髮蓋住她的頭臉。那水聲,就是她拚命打水發出來的!  又是深水浮屍發來的。他拚命穩住顫抖的手,錯誤百出地打著字:「你想幹什麼?」深水浮屍所答非所問:「你再看看那張照片吧。」張抒懷再看那張照片,像被人當頭重擊了一錘,腦中一陣陣地發暈:照片裡的屍體變了!照片裡的,赫然是李芙!  「你是從哪弄到這張照片的?」他顫抖的雙手把鍵盤打得「啪啪」作響。  「這就是我的照片啊。」  張抒懷魂飛魄散。他從驚厥中反應過來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關電腦。他拚命地按著主機按鈕,可電腦仍然照舊。  深水浮屍又發來一句話,讓他立即癱倒在地上:「我終於找到你了,我好高興,我馬上就來找你!」  「卡卡卡!」他坐在地上,牙齒不由自主地打著戰,全身發麻,動彈不得。  拖——拖——門外的樓道裡傳來了一種奇怪的聲音,就像有什麼被水浸透了的重物在地上拖行似的。他的頭髮「刷」地一下直立了起來,彷彿看到李芙那泡脹的屍體,拖著長長的水跡,正朝他家門口爬過來,臉上凝固的,正是那默然而又兇惡的神色!  拖——拖——那聲音越來越近了。接著,他聽見了「吱呀——」一聲。門好像被打開了。  幾天後,張抒懷的父母回來時,發現張抒懷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地盯著電腦。而電腦早已進入了屏保狀態,醜陋的幾何圖案紛亂地滑動著。  張抒懷瘋了。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