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86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11 15:22:47

輪迴
   姚章華


    又是一年冥紙滿天飛的日子,這讓我想起了陽間的雪花紛紛揚揚。陽間,一個讓我依舊懷念,但是又好像沒有什麼值得懷念的地方……

    「你還好嗎?」我問道。

    「你是誰?我們以前認識?」她滿臉疑惑地反問,算是對我的回答。

    我早就知道她又要這樣回答。這是一個輪迴,或許下一次就會中斷。又或許,永遠沒有盡頭……

    西湖的風光果然名不虛傳。不過要不是趁著進京趕考路過此地的機會,我也不會大老遠來這裡小住幾天。我從客棧裡要了一點酒菜,獨自一人坐在斷橋附近的一個小亭子裡。一邊欣賞湖光春色,一邊自飲自斟。我不太喜歡湊熱鬧,喜歡一個人靜靜地欣賞風景。我總覺得同樣美麗的風景,哪怕多一個人聒噪,在我心裡也會大打折扣。

    「行行好吧,善有善報。我已經兩天都沒吃一頓飽餐了!謝謝,您真是白娘娘轉世!好人有好報、您以後一定洪福齊天……」

    這個剛坐到亭子外的乞丐很會說話,又有幾個路人順手丟了兩個銅錢給他。他於是越發大聲地吆喝起來。我不由得苦笑一下,從錢囊中掏出一錢銀子,走上前去在他眼前一晃,道:「想不想掙?」

    他看到銀子眼前突然一亮,但很快又恢復常態。一邊打量我一邊說道:「這位相公說笑了。我一個乞丐,有甚能耐值這麼多錢?」

    「我喜歡一個人安靜地欣賞湖光山色,你想要吃一頓飽飯。所以我出錢讓你到那邊的酒樓裡吃飯。咱們倆各取所需。意下如何?」我說完便用一副很認真的表情等待他的回答。

    他猶豫了片刻,確定我不是作弄他後,高興地的從我手裡接過銀子道:「讀書人就是毛病多,可是這次我喜歡你的這個毛病。這位公子,謝了!」

    我望著乞丐的背影笑了笑,剛轉身想要回到我的座位,卻發現不知何時旁邊又多坐了一個老和尚。他精神矍鑠白鬚飄逸,右手還豎握著一根看起來份量不輕的禪杖。

    「施主在等人。」老和尚用一種肯定的口氣說道。

    「沒有,我只是在欣賞風景。」我對他的「神機妙算」不敢恭維。

    「等待了千年,今晚你就會看見她了。」老和尚不理會我的反駁,繼續說道。

    「哈哈——」我大笑起來:「莫非這位禪師想說我是許仙轉世,今晚我會遇見白娘娘?難道您是法海,想再阻止我和她相見不成?」

    「貧僧不是法海,你也不是許仙。但你究竟是誰,還得由你自己決定。」

    ……

    戰國末年狼煙四起,嬴政登基短短十幾年,秦國就已經將戰車壓遍七國的大地。終於有一天秦兵突破了齊國大軍的頑強抵抗。齊王想要代表齊國稱臣以保全宗廟,但嬴政的野心又豈止是這麼簡單,他想要的是整個天下的絕對統治……

    當時因為天氣惡劣,父母親難得在一起織網。一隊秦軍突然殺來,村裡的人沒有一點反抗的能力。只能在刀劍下發出痛苦的叫喊。

    我因為追家裡養的狗小黑,跑到了不遠的小山坡上才躲過了秦軍的屠殺。當聽見叫喊聲望向村子時,只看見緊緊抱住母親屍體的父親,正被亂劍砍得鮮血四濺。我一直在山坡上呆呆地看著秦軍搶掠、屠殺然後撤退。直到一股夾雜著濃濃血腥味的海風迎面吹來,我才意識到自己竟然忘記了動彈,甚至忘記了為村子裡的人和父母親流眼淚。我記不起自己把村子裡的人全部掩埋的過程,只記得印象中從沒有看到過那麼多的墳堆聚集在一起。

    然後我就發現小黑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回到了自己身邊。我於是帶著小黑離開村子,一直向前走著,就連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或者說能去哪裡……

    二

    我和小黑僅靠採摘路途上的野果為生,竟然漫無目的地一直向前走了一兩天。又是一個中午時分,又累又餓的我剛想坐下休息,小黑像是突然發現了什麼似的,半奔半等將我引到了一座殘破的小廟裡。我就是在一堆蛛網纏繞的褪色神像旁邊,第一次遇見了和我差不多大,正聚精會神地烤著山雞的她。

    小黑看著油光閃閃的山雞,終於忍不住叫起來。女孩嚇了一跳,「哇」地一聲便本能地拿起插著山雞的樹枝一邊抵擋,一邊盡量往後躲。我承認自己有些惡作劇的心理,故意沒有制止小黑追著那個女孩滿廟堂亂跑。

    「爹爹,快來救我!」聽到女孩帶著哭腔喊出這句話,我突然也想起了自己的父母親。這才衝上前一把抱住了窮追不捨的小黑。

    「好了,你不用跑了。它不會咬人,只是太餓想吃雞而已。」我看著女孩淚眼汪汪的眼睛安慰道。

    女孩逐漸平靜下來。不僅很快不再害怕小黑,甚至還撕了一條雞腿給它。沒想到一條雞腿就把小黑給收買了,它不停地圍著女孩甩尾巴做討好狀,連我這個主人也拋在腦後。我當時又餓又妒忌,於是丟下小黑就要出破廟。

    「你去哪裡?」女孩見我要走,問道。

    我沒好氣地說:「你們兩個都吃得開心,可我肚子還餓著呢!我去找野果子吃去!」
「呵呵,」女孩此時竟然笑了起來:「我當什麼事情生氣呢,原來是想吃雞不好意思說。這個雞腿給你,反正我也吃不了這麼多。」

    我看著雞腿,正猶豫該不該接,她就把雞腿塞到了我手裡。雖然我還差兩年才能算長大,可再怎麼說一個男人總不能讓一個女人施捨吧?我把雞腿還給她,又撕下另外一塊柴一點的雞肉說:「你是女孩子,雞腿讓給你吃。」

    她看著我遞給她的雞腿,半天沒有反應。然後突然忘我左臂上狠勁咬了下去!

    「啊——」看著我手上被她咬出的血,我急忙用力推開她:「你幹什麼!我不過吃一塊雞肉你也不能吃我的肉啊!」

    我這時才發現,女孩的眼睛紅紅的 ,她一邊抽泣一邊解釋道:「爹爹前幾天被秦軍給殺死了……你剛才對我好,明明餓了,還把雞腿讓給我。我自小沒了娘,除了爹爹,從沒有人對我好過……我要永遠記得你,所以我才你手上做個記號。」

    被她這麼一說,我反倒不好意思起來:「應該我謝謝你才是,這雞明明是你的啊。我只能採些野果,沒想到你一個女孩竟然有本事抓到山雞。」

    被我一誇,她也不好意思了:「我也是碰巧,才在這間破廟門口撿到這只受傷剛死掉不久的雞。」

    接下來我才知道,她打算去投靠她爹爹曾經提起過的一個遠方堂兄。而且只要再走一兩天,估計就能到了。我反正也沒地方去,也看她一個女孩子不安全,於是答應護送她到目的地為止。

    可是吃完雞剛上路不久,小黑不分時機地亂叫,竟然招來了秦軍!

    「你往那邊,我和小黑往這邊引開秦軍!」我見秦軍馬上就要追上來,對女孩說道。

    「不行,要死一起……」她還要繼續,被我打斷了。

    「不許瞎說,誰也不會死!」我安慰道:「我會爬樹摘野果你忘了?那些秦軍穿著盔甲不靈活,到時候我隨便往那個樹上一躲就沒事了。小黑跑得這麼快,更是別想輕易抓到。我們太陽下山前,我們在破廟回合!」

    「等一下!我叫孟姜,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呢!」女孩問道。

    「我叫范喜良!」我顧不得許多,答完就跑,然後故意大聲喊叫吸引秦軍的注意:「小黑!快跟上,讓秦軍抓到就別想活了……」

    三

    人道是,西湖歌舞幾時休?雲裳夢影,繞進多少紅塵舊事?今夜月明星稀,正是觀賞夜景的良時,再加上老和尚的那句話引起了我的好奇,我於是也隨大流出了客棧。各人有各人的心境,出客棧的人雖是出處相同,選擇的方向卻不盡相同。我還是選擇了看上去較為僻靜的方向,踏著月光一直向前走著,就連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或者說能去哪裡……

    正在西湖邊上走著,突然看見一個女子縱身一躍,「嘩」的一聲,頓時水花四濺。不好!有人尋短見!我雖是一介書生,也虧得我小時候常曾背著爹偷偷和一群小孩游水爬樹,此時游水的功夫正好能用上。我隨即也躍入水中,將四肢亂蹬的女子強行拉上了岸。

    「姑娘何故如此?」我正要繼續詢問,卻看到了她那雙淚眼朦朧的眼睛。突然一股奇怪的感覺湧上心間,這個人我是不是曾經見過……

    秦軍的喊叫聲就在不遠處。情急之下我縱身翻過了了一戶人家的院牆,尋了一處較隱蔽的地方躲了起來。修長城實在是太艱苦了。長城如此之長,每修完一處烽火台的時間,就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烈日和皮鞭下永遠的躺下。我不能就這樣死掉!雖然我無牽無掛,可是我不甘心就這樣被殺死我家人的秦軍活活折磨死!

    「誰在那裡?快出來,不然我的鋤頭可不饒人。」一個女子警惕的聲音傳來。

    此時秦軍的喊聲已經遠了,我於是緩緩起身解釋道:「姑娘不要誤會,我是修長城的。實在受不了秦軍的折磨,於是逃了出來暫避予此。我這就……」

    我話未說完,她竟然一把抓住我的胳膊,看著上面一個被人咬過留下的傷疤激動地問道:「你叫什麼名字?快說啊,你叫什麼名字!」

    當我說出我的名字時,女子竟然泣不成聲,在我身上猛捶亂打:「范喜良你這個大騙子!你說我們要在破廟會合,我在破廟一直等了你三天三夜你知不知道!你竟然還有臉來見我……」

    我終於想起來了,她是孟姜!那個狠狠咬了我一口,然後說要永遠記得我的孟姜!

    孟姜並沒有找到自己的堂伯父,而是被現在的養父母所收養。他們知道了我和孟姜的事情之後,答應收留我在他們家住。我於是主動承擔起這這戶人家所有的體力活作為報答。這樣的日子雖然平淡清苦,和修長城時的苦日子相比卻是一個地上一個天上。終於有一天,我和孟姜決定成親,然後好好奉養她的養父母。

    孟姜的養父養母無兒無女,一直把孟姜當親生女兒疼愛。我和孟姜成親那一夜,村子裡的人都被他們請來喝喜酒。正當所有人沉浸在喜慶的氛圍中時,可惡的秦軍又來抓壯丁了。我在新婚之夜就被重新抓去修長城。誰也沒想到,我這一去就再也沒有了音訊……

像是有一聲巨響突然將我喚醒。然後我就覺得自己睡了很久的覺,然後開始慢慢醒來。當我覺得自己醒的差不多了,就著急想起來。然後我就開始覺得自己突然變得很輕,似乎沒有費力氣力就站了起來。

    起來後我聽到許多人的喧嘩聲。我轉過身,遠遠看見一個身披麻布孝衣的女子,正和一個身穿錦繡華衣的男人站在長城上不遠處。許多人正好奇地望著他們,就連以前不停揮舞皮鞭的秦軍也放下鞭子觀望著。我終於看清楚了,那女子竟是孟姜!她怎麼穿著戴孝的麻衣?難道她的養父母中有誰過世了?雖然聽不見她的聲音,但是可以確定她正對著那個男人破口大罵,我正想到孟姜身邊去弄清楚發生了事情,卻被一黑一白兩個長舌垂腹的怪人抓住了。

    「你已經死了,還管那些生前的事情做什麼?」黑衣人對我說道。

    我死了?我往自己自己腳下一看,頓時吃了一驚。我不是站了起來,我是飄了起來!我還看到了自己緊閉雙眼的屍體,旁邊是一節倒塌的長城城牆!

    我想起來了,我是在烈日和皮鞭下倒下去的。我只知道我當時很累,很想睡覺,然後就真的就倒在了地上。就連秦軍的皮鞭答在我身上也毫無知覺。我當時只想做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夢裡沒有什麼都行,但是一定要有孟姜……

    我不知道孟姜此時發生了什麼事,可是誰也不能阻止我和孟姜相聚!我掙脫掉他們的手,想要強行朝孟姜飄去。沒想到正在這時,孟姜竟然縱身一躍從長城上跳下山崖……

    四

    「爹爹嗜賭成性,但輸多贏少,不但輸光了家財,還欠了許多債。娘就是生病無錢醫治而死。他平日裡稍不順心就對我非打即罵。這我還能忍受,但是他明日就要將我賣入青樓拿錢還債。我活著沒意思,索性想一死了之。」那女子哭訴著自盡的緣由,可我卻什麼也聽不進去。我想起來了,我什麼想都想起來了。那個和尚說得沒錯,我是在等一個人,一個等待了千年的人!我是范喜良,她就是孟姜!輪迴源自於孟姜那縱身的一躍,輪迴源自於那碗失效的孟婆湯……

    「過往魂靈喝碗湯,前塵往事統統忘。管他乞丐和帝王,百年輪迴夢一場……」隨著不見首尾的鬼魂長龍行進著,我很快便見到一個老婦人在豎著「奈何橋」三字的一塊大石碑傍,支起一口熱鍋正在給每位投胎轉世的鬼魂分發著一碗散發出盈盈藍光的湯。只有喝完了這碗湯的鬼魂才能繼續通過身後的那條長長的鐵索吊橋。

    「敢問這位大娘,喝了這完湯是不是真的什麼都會忘記?」輪到我時,我想起了孟姜。她在哪裡,也在這長長的遊魂隊伍中嗎?

    「那不一定,各人的執念有強弱之分。死的人這麼多,我孟婆也沒有功夫逐一去試藥效。所以總有那麼幾個人會留一點殘碎的記憶到下一世的夢境中。但那是少之又少的人,而且也不會把那短暫的記憶當真。我知道你是誰。你和孟姜女的故事在陰間都傳遍了。好一個孟姜女,感動上天哭倒了長城才看見你的屍體。面對嬴政給的富貴榮華不為所動,竟然投崖殉情。哎,可憐那!」

    「既然如此,那我能不能破例不喝這湯?」我央求道。

    「笑話,不喝怎能隨便讓你轉世?」孟婆隨即笑道:「不能因為你和孟姜女可憐,就隨便破壞這陰間的規矩啊。要不然這三界豈不是要亂套?好了,喝完上路吧。奈何橋樑只一條,輪迴轉世不同道。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難知曉……」

    我無語,默默接過孟婆湯一飲而盡。

    孟姜,今生我欠你的。就算來世無緣補償,下下世我也一定要和你再續前緣……

    「孟姜,你不認識我了嗎?」我顧不得聽她的哭訴,激動萬分地抓住她的雙臂問道。

    「我們在哪裡見過嗎,可我不叫孟姜啊。」她的回答令我很快冷靜下來。可是我知道這不能怪他,孟婆湯的藥效對每個人是不一樣的。她竟然說好像在哪裡見過我,這已經是萬幸了!

    「放開她!」一個年輕男子突然出現,將我從孟姜身邊一把推開。

    「小李哥,你終於回杭州了。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沒想到孟姜緊緊抱住眼前這個年輕小伙子。過了稍許,她冷靜下來後替我解釋道:「別誤會,他是我的救命恩人。都怪我一時想不開,要不是他救我,我恐怕已經下陰曹地府了。這事都怪我爹……」

    怎麼會這樣?我此刻心如刀絞,卻只能眼睜睜看著孟姜在別人懷裡訴苦。孟姜已經完全不記得我了嗎?我等待了千年,才終於等到和她重逢的日子。可是就是這樣的結果嗎?那我輪迴轉世十幾次仍然苦苦的等待又有何意義?

    「施主,你既然是施恩不圖報的人,那就不要打擾人家敘舊了。若不嫌棄,貧僧來和你聊聊佛法如何?」是白天的那個老僧人,他怎麼會在這裡?難道他早已猜到了會有這樣的結果?

    我聽從了僧人的建議,和他一起來到了一處無人的地方。

    「施主,前塵往事如夢如幻。你若是不願再受著輪迴的苦楚,貧僧願助你一臂之力。」

    我沒有回答他。除了沉默,還是漫長的沉默……











又是一年冥紙滿天飛的日子,這讓我想起了陽間的雪花紛紛揚揚。這一世,我又在無意中遇見了她,可是沒想到會是在這樣一個日子。我輕輕來到她的身邊問道:「你還好嗎?」

    「你是誰?我們以前認識?」她滿臉疑惑地反問,算是對我的回答。

    「可能吧,或許前世我們認識。」我已經習慣了她這樣回答,甚至有些喜歡她這樣傻傻的反問。

    「我相信有前世。」沒想到多次毫無變化的重複之後,她沒有像以前一樣不再理會我,而是出乎我意料地抬起頭看著天空說:「因為,我總覺得自己始終記得一個人,可是又好像從來沒有見過他。或許,孟婆湯也有不靈的時候。」

    說完,她笑了。我卻突然間有了一股想要潸然淚下的衝動。可惜身為魂魄的我,此時已經無法掉淚。我突然想起在若干世之前,曾經在漫長的沉默之後,回答一位老僧人的一句話:「這樣的輪迴,我無怨無悔。」

    孟姜,有你這句話,這樣的輪迴,我無怨無悔!這一世的相逢就這樣完結了, 那麼下一世呢,你又會給我怎樣的回答……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吳仁
公爵 | 2009-5-20 21:14:40

{:3_272:}真是感人的隔世情!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