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9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12 09:36:37

你知道……

女人的頭髮裡藏著……






妖怪嗎?





嘻嘻嘻……
*****


他一向很喜歡長頭髮的女孩,相信大部分的男人都跟他一樣,對長髮的女孩懷有說不出的浪漫情愫。

這份憧憬來自小學時的音樂課,漂亮的音樂老師留著一頭烏黑的長髮,在陽光的閃耀下優雅地彈著卡農,還是什麼其它跟長髮的氣質相映的音樂。

他就是這樣愛上長髮女孩,他的每一任女友都有頭符合標準的頭髮。

所以當他上大學後,第一件事就是注意誰是這個學校最美麗的長髮女孩。可惜這所學校中,符合長髮標準的女生是有,但美麗的標準還差一點。

他在大學的第一個女朋友就是這種半調子。

這個女孩叫沛琪,文學系,一流的女校畢業,上大學後決定要享受青春,不再讓書本支配及壓榨自己的生命。於是便努力學習如何打扮及引人注目,她明白自己不能算是一眼就讓人驚艷的美女,只好突顯自己外貌上唯一的優點,一頭直達腰部的烏亮長髮。

她在大學的第一個男朋友就是這樣交上的。

他叫瑞宗,經濟系,一流的高中畢業,瑞宗第一次看見她時,像著魔一樣盯著她的頭髮,接著在她毫無防備之下要求交往。而她不知怎麼的,連思考都忘了就Say Yes。

兩個月內,她沒了童貞,那無所謂,她並沒特別為了誰保留著,瑞宗很溫柔,是理想的第一次對象。每次做愛後,他喜歡在全然的黑暗中擁著還陶醉著的她,愛撫著她狂亂的頭髮,說:「妳的頭髮好美,好柔好細好香……」之後他總是能靠著這樣的撫摸,跟她再來一次激情。

有時沛琪真的懷疑其實他根本就只愛她的頭髮。她也曾開玩笑地問:「若是我把頭髮剪掉短了,那你會怎麼辦?」

他笑著,語氣輕鬆地說:「那我們只好玩完了。」

沛琪知道,他並不是在開玩笑,他是認真的,只要她一沒了這頭長髮,也就會失去他。於是,她更努力、更加倍地愛護著她的長髮,近幾乎偏執。

每天沐浴後,她會坐在鏡子前挑剔她的頭髮,拿著小剪刀細細修剪分叉,再用護髮產品及熱毛巾小心呵護乾性髮質,就像某種儀式,當她完成了這繁複的手續後,就好像又更加確認了瑞宗的感情。

但最近,謠言四起,她的室友信誓旦旦地說親眼見到瑞宗擁著一名長髮女孩進了電影院,狀似親密。

起初她並不相信,瑞宗捨不得她難過的,她確定這個學校沒人比她的頭髮更美了。

但她還是有點擔心,只好找機會探口風。

「瑞宗,」沛琪心神不寧,若再不問清楚,她就會被自己滿腦子的胡思亂想給弄得坐立難安,「我……嗯,有件事,是這……這樣的,我聽說……」

「妳聽說什麼?」瑞宗依然面帶微笑,絲毫看不出來心虛的模樣。

「嗯,我室友上個星期去看電影,她……」

「她該不會看到我跟一個女孩去看電影吧?」他帶著笑音,沛琪則吃驚不已。

「你怎麼知道?」
「因為我真的有帶一個女孩去看電影。」他像在宣布什麼大不了的事,輕鬆自在。

「她是誰?」沛琪盡量讓自己感覺輕鬆,說不定那女孩只是瑞宗的妹妹還是朋友,她雖然在乎,但強迫自己不那麼在意。

「妳心裡很清楚她是誰不是嗎?」

「我,我不知道。」

「好吧,我把話說清楚了,我想跟妳分手,」他聳聳肩,繼續道:「那是別校的女孩子,一開始我就只把妳設定在過渡時期的女朋友,但我們還是渡過一段美好的日子,對吧?雖然要分手了,我想我們可以和平地分開,我可以跟妳要紀念品嗎?這是我的小習慣,希望妳不要介意……」

他接下來的話,沛琪統統聽不到了,她的心思只停在他所說的分手這件事上頭。

兩天後,沛琪就失蹤了。
*****



「斷髮魔?」她抬起一邊臉,看著她的好朋友,心裡有點不耐煩,但沒有表現出來。下堂課要兩個小時後,大一的課程安排得不很緊湊,這種中間的時間常在哈啦中渡過,「什麼斷髮魔?」

「嗯,最近出現了專門剪頭髮的怪客,這個月來已經第四起,全找長頭髮的女生下手。」她朋友抓著自己一頭半分叉的半長髮,像是擔心著,「趁女孩落單時,抓住她們的頭髮然後一刀剪下,動作很快,連掙扎都來不及,頭髮就不見了,兇手也跟著消失。」

「哦……」她聽著,下意識摸了摸剛剪不久的頭髮,不久前她的頭髮還是一頭烏絲。「好詭異,要頭髮做什麼?」

「天曉得,以前古代長頭髮是很值錢的,剪掉的頭髮可以做假髮,」她朋友聳聳肩,她一點概念都沒有,只要不是要她的頭髮就好。「說到這個,小葉妳幹嘛要把頭髮剪掉?妳不是留了很久?」

「沒什麼,」她又摸了一次頭髮,淡淡地說:「頭髮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是長是短又有何關係。」

「那是妳捨得,要是我留了十年的頭髮,一定可以吸引很多男生來追,說什麼都不剪,但長頭髮也是要看人留的,尤其是妳這種夢幻型的美少女。剪掉了真可惜。」

「哼。」小葉沒說什麼,只是輕哼了一聲,接著離開座位,不想再跟她朋友閒扯下去,她的心情不是很好,尤其談論到她的頭髮。

不久前,另一個男生也這樣讚歎著她的頭髮,用一種接近崇拜的口吻愛慕著她。

就在她答應他去看了一場電影之後的兩個星期,就有謠言耳語傳來,那個叫瑞宗的男孩有個女朋友,是個長髮飄逸的才女,這讓她很受傷,原來那男孩崇拜愛慕的是她的頭髮,跟她的人一點關係都沒有。

於是,她把留了多年的長髮剪去,接著把它編成辮子,用力丟給他,當做分手記念,之後她再也沒看見過那男孩了。

想著想著,她又習慣性拂頭髮,也再次感受到空虛的失落,當時賭氣把頭髮剪了也讓她難過幾天,畢竟她曾小心呵護著,卻被一個討厭的傢伙給摸過,可惡。

她歎了口氣,想到斷髮魔,剪了人家的頭髮要做什麼呢?頭髮只有留在頭上才好看啊,剪掉了有什麼用?

或許是個戀物癖?像有的男人愛絲襪、有的愛內褲、也有人愛剪下來的指甲,斷髮魔或許就是愛頭髮才會去襲擊落單的長髮女子。

就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手機響起來。

「喂?」

「是我。」

她心撲通一聲,「瑞……瑞宗。」她怎麼想都沒想到他會打來。於是深呼吸讓自己鎮定,「怎麼了,有什麼事?」

「唔……沒什麼,只是想打給妳。」瑞宗的聲音怪怪的,好像哭過?有點沙啞。

「怎麼了嗎?有什麼事?」她口氣有點擔心,覺得他打來似乎不太尋常,雖然他們交往並不是很久,但當初小葉也是喜歡他的。

「妳給我的頭髮……」他頓了一下,接著說:「我把它拿去做了一頂假髮,我覺得這應該是要屬於妳。」

「假髮?」

「嗯,妳不該剪掉的,傻瓜,我並不是因為妳的頭髮才喜歡妳,我喜歡妳的全部……」

「啊……」她忽然有點感動,從分手到現在,他一通電話都沒有,但是他這時的表白讓她的心忍不住輕顫著。

「我沒來得及說,是我的錯,我跟以前的女朋友已經分手了,妳可不可以再給我一次機會?」他繼續用那種腔調說話,她開始不知如何是好。

「我……考慮幾天好嗎?」其實她已經投降,她也搞不清楚之前可以這麼決裂,為什麼他才一打來就軟化態度。

「嗯,我等妳,這星期六妳來我家,不管妳要不要跟我復合,這頂假髮我都希望妳能收下,它屬於妳。」

「嗯……好的。」她收了線,發呆了好久。
*****



曾有人說他的行為很變態,他一直不能認同。

每個人喜愛的東西不一樣,有的人喜歡絲襪,有的喜歡內褲,還有人喜歡剪下來的指甲,他只是超出常理地喜歡長頭髮而已。

他哼著歌,開始他每天都要做的事,把各種不同的長頭髮給一一梳理好,不管是一束或一頂,他都要小心地梳過,並且按時清洗、吹乾。這些長髮可是他透過很多管道取來的,當然有些不是很正當啦,但他也沒傷害過誰,只是要了她們的頭髮。

頭髮拂過他的臉時的感覺總是能讓他勃起。可惜他現在沒有女朋友,只能邊聞著剛洗過的頭髮邊自瀆。有時候還會想起小學時的音樂老師,或許他真的有點變態也不一定。

最近他最愛的收藏則是一頂烏亮的直長髮,它靜靜地披在假人頭上,在燈光照射下,發出柔亮的光澤。

他輕輕捧起那頂頭髮,並且把它戴起來,頓時他原本的頭髮就隱藏在這長髮之中,看起來就像是他忽然之間有了長頭髮,那樣自然且……美麗。

他脫去全身的衣物,讓自己赤裸著,只戴著假髮,開始欣賞起自己了。過了一會之後,忽然他想起,今天是星期六,該是要把這些頭髮拿去全部清洗一次了,才轉身就看見她站在門口。

小葉一臉不可置信,她在大門叫了好久,手機也打不通,只好直接進門,她曾來過一次,但只是坐在客廳等著瑞宗進房換衣服,從來沒進過他房間。

所以她剛才還著實找了一下才找到他的房間,打開門後的景象簡直讓她嚇得說不出話來。

「你……」

「小葉!」他臉上出現驚慌,她怎麼會在這裡?她什麼時候站在那裡的?「妳怎麼來了?」

他的表情及他的樣子都在告訴她,他完全不知道她今天要來的事情,難道她那天接的電話不是瑞宗打的?

不,不可能,一定是他,雖然聲音有點不同,但那電話一定是瑞宗打的,可是……可是……她腦中一團混亂。

「你好噁心!」她退後一步,「不要靠近我!」

瑞宗這才記起他還全身赤裸,他走到椅子邊,拿起衣服穿上,小葉還像是不能回神似地定在那裡。

「小葉,妳怎麼會來?」他沒有把頭髮拿下,看起來就像變了另外一個人。一個她根本就陌生的人。

「是……是你打電話叫我來……說、說你用了我的頭髮做了一頂假髮……」

不對勁!小葉心裡升起一股怪異莫名的恐懼,怎麼回事?瑞宗是怎麼回事?他為什麼會赤裸著,並且戴了頂女人的假髮?她覺得想吐!好噁心!

「妳不用露出那種表情,」他並不急著為自己的行為解釋,反正她等一下就要死了,「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些癖好。」

她又退了一步,她並不想留下來聽他的謬論,但腳就是動不了,她的震驚遠比她想像來得重。

「我只是太喜歡女孩子的長頭髮了,」他朝她走近,那頭飛揚的長髮像帶有魔力地飄動著。他一直走到她面前,她連動都沒有動一下。「所以當妳把頭髮剪下來給我時,我真的……」他的手撫上她的臉,嘴唇輕輕靠近,「真的好高興……」

「不要!」她在他的唇即將壓上的瞬間找到自己的力量,用力一推。

可惜他像是早就知道她會反抗,及時抓住她的手,並且將她甩進房內,迅速落了鎖。

「我的前任女友……不,前任女友是妳,前前任女友為了討我歡心,每天都會很小心很小心地保護頭髮,可惜……她的長相只及妳的一半。」他繼續說著,並且愛撫著頭髮。「跟她分手後,我要了一點紀念品。」

「紀……紀念品?」小葉抖著聲音,想起那個斷髮魔,「你……是你……你剪了那些女孩的頭髮?」

「只是頭髮,」他嗤了一聲,「又不是她們的命。」

小葉看著這房間裡全都是一束一束或一頂一頂的頭髮,整個房間全是黑壓壓的一片,尤其是那一頂頂的假髮都像是被削了一半的人頭掛在牆上,數量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多,幾乎佔了這房內的空間。

「可是妳不同,妳知道了我的秘密,就跟我的前前任女友一樣。」他聳聳肩,多麼輕鬆自然,像是在說什麼好看的電影那種口吻,「我跟她說分手後,她竟然自己跑來了,剛好就看見妳剛才看見的事。」

「啊……」小葉的心頭涼了一大半,瑞宗是什麼意思?「我、我不明白……」

「妳當然明白!」他突然吼叫,扯自己頂上的假髮「這就是她的頭髮!而妳的,」他指向另一個假人頭,那是她的頭髮,現在已成了一頂假髮,「就在那裡,我不知道是誰打電話給妳,或許是妳自己在裝神弄鬼。」

他再度走向她,但她卻退無可退。他的雙手掐上她的脖子,「不管怎麼樣,妳都不能活著走出去。」

「不……」她掙扎著,把自己的雙手扣在他的手腕上,想掰開他緊扣在自己頸上的蠻力,「不……要……」

瑞宗的力氣實在太大了,她……努力睜著眼,她不要這樣死去……不……

他正專心於奪取她的生命,他頂上的那頭濃濃密髮,從他的兩邊耳邊伸出了一雙細白的女人手臂,而那長髮竟像有了自己的生命一般揚起,隨著那透明白晢的手臂撫上了他的臉,將他整個頭一圈一圈地包起。

「什麼……!」他發覺時已經來不及了,那帶有生命的頭髮及勒住他頸子的手將他拖離了小葉,她一被放開束縛,就冷不防地昏死過去。
*****



「這就是事情的經過?」警察問。

小葉點點頭,她現在正在精神病院的病房裡,醫生判定她焦慮性精神官能症,會出現幻想及不安,但警察不相信。

她不怪警方不信,連她自己都不相信,但她的確是看見了,從那頭髮裡伸出的女人的手救了她,也制裁了那可惡的變態。她知道那是被那個變態殺掉的前任女友,由警方口中得知她失蹤好一陣子了。

「唉,好吧。」不管問幾次,她的說法一直都沒變,警方也不認為一個小女生能把體格及力氣都比她大的男人給弄成那樣。

簡直只有四個字能形容:碎屍萬段!

那個大學生的屍體像是被用極細極細的刀刃切割,全身幾乎找不到大於一吋的皮膚面積,更詭異的是,那屍身上的傷口都有著毛髮,從傷口裡「長」出來的頭髮,覆滿了全身,只要想起來就夠讓人不寒而慄。

「那我下次再來。」

小葉點點頭,她瘋了嗎?那天看見的景象都是假的嗎?還是她在作夢呢?

一場真實又逼真的惡夢……

她低頭,摸著自己的頭髮,一夜之間變長的頭髮……如果是夢,那……她現在還在做夢嗎?為什麼現在她是長髮呢……?

『妳知道……打電話給妳的人是誰嗎……?』

小葉倏地睜大眼睛,有個聲音在她頭頂響起!

「誰?」她顫著聲音,感覺全身的毛細孔張大,有股惡寒自頭頂灌下,「誰……?」

『是我……』小葉的臉頰兩側的頭髮中伸出了一雙又細又長的女人手臂,『打電話給妳的……是我……』

「啊……」

那雙冰冷的手臂抱住她的脖子,有股氣息從後面吹拂,『妳知道……為什麼我要救妳?』

小葉張大口,呼吸急遽,那雙手正輕撫著她的臉,「不……不要……」

『因為,妳的命是我的……在妳身上失去的,也要在妳身上討回來才是……』那手臂收緊,狠狠地勒住了小葉的脖子。

「不───!」


嘻嘻嘻……



女人的頭髮裡藏著……




妖怪



一頭有著殘酷、黑暗、深怨……   名為『嫉妒』的妖怪……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